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章 逃出魔窟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桃露丝圣女正在激动狂乱地享受**欢乐的时候,曾经是她属下最亲密助手的菲纶,却悲伤无助地哭泣着,无奈地承受艾尔华的再一次奸辱。

    成熟美艳的女子,被迫趴跪在坚硬的地板上,高高翘起雪白柔美的臀部,承受着艾尔华后面进行的猛烈**,贞洁的花径被粗大**用力摩擦着,如着了火一般,疼痛与快感一齐涌来,让她痛苦兴奋地哭泣着,不住地扭动雪白娇躯,迎合着他的**,柔滑香臀紧紧顶在艾尔苹的胯部,让他把大股的精液射进玉体里面去。

    这个时候,蕾莉安正在兴奋感动地**着桃露丝圣女的**,甚至将舌尖舔弄着她饱经蹂躏的菊蕾,轻柔吮吸,表达着对她从前悲惨生活的抚慰怜惜。

    和她一样,美丽的伯爵夫人也跪在艾尔华的身后,**着他的后庭,让金牛宫前任和现任两位圣女殿下的菊花,都有来自同一家族美女的甜美口水进行滋润。

    被她舔着后庭,艾尔华心情更好了几分,**的**沾满精液**,刚从菲纶的**中拔出来,只向上移了一点,就顺势插进了菊穴里面,让这朵金牛宫的美艳菊花绽开在圣女卧室里。

    这间屋子,正是桃露丝圣女原来的卧室,在这里干着她最宠信的助手,艾尔华感觉很不错,于是把菲纶按在地上猛干菊穴,在她雪躯深处射了一发,又兴奋地插进她的嘴里,**直入咽喉,噎得她直翻白眼,在喉间**猛烈**下窒息晕去。

    艾尔华在她嘴里射精,大部分精液直接射入食道里面,作为她的物质食粮,意犹未尽,将伯爵夫人也抱到床上,分开**,**噗地直入蜜道深处,畅心顺意地大干起来。

    就在蕾莉安与桃露丝圣女畅美交欢的时候,她那年轻的母亲正躺在桃露丝圣女的床上,被金牛宫现任圣女狠干,所享受到的极乐快感并不比她少。

    无尽的欢乐之中,南北双方的金牛宫圣女,在相隔千里的距离下,同时达到了**,抱紧怀中容貌肖似的美丽女子,剧烈地颤抖着,将灼热的体液射入到对方的口中。

    寝帐中,两名绝美女子相互拥抱着,幽幽娇喘,享受着**的余韵,同时还抱住对方甜蜜拥吻,柔滑舌尖相互挑逗舔弄,心中的感觉甜美至极。

    可是一股胀痛感从酥胸涌来,桃露丝圣女娥眉微蹙,琼鼻中发出难受的哼鸣声。

    正在用少女坚挺**挤压着她酥胸的蕾莉安回过神来,将樱脣从她脣上移开,低下头看着那对胀大的雪白暴乳,在**上,有几滴纯白奶汁涌了出来。

    面对蕾莉安疑惑的目光,桃露丝圣女无奈苦笑道:这些天一直都在胀得厉害,而且还有些会流出来…

    明白了圣女殿下的窘境,蕾莉安美丽的眼中渐渐蓄满了泪水,想到她这些天都要承受胀奶的痛楚,少女心中就痛得厉害,默默地低下头,樱桃小嘴温柔地将胀大的嫣红**含进去,柔滑香舌在**上轻舔着,轻柔吮吸,感觉到一股甜美的乳汁流进口中,充满着令人兴奋的气息。

    桃露丝圣女惊讶地瞪大了美目,低头看着柔顺少女,感觉到乳汁从**中流过,轻松的畅美感觉涌来,让她泪盈满眶,玉臂抱紧蕾莉安轻轻啜泣,柔软丰满的暴乳贴在少女琼鼻上,让少女有窒息的感觉。

    樱脣香舌**着圣女殿下的**,吮吸着美味乳汁,蕾莉安心神飘荡,仿佛又回到了牧场中的美妙时光,虽然时常被艾尔华奸辱,可是偶尔能喝到牛奶的感觉,真的很令人怀念。

    她的脣舌**过洁白柔滑的**,让桃露丝圣女的娇喘渐渐急促,俏脸染上绯红之色,却是敏感的酥胸被她脣舌刺激,不由动了情。

    听到她的娇喘声,蕾莉安眼中露出笑意,洁白玉手悄悄地抚上健美**,向着嫩穴里面缓缓插去。

    桃露丝圣女激烈地娇吟起来,被她熟练的指奸动作弄得神魂飘荡,颤抖着将玉手摸向她的嫩穴,并拢葱指向里面插去,兴奋地享受着相互指奸的畅美滋味。

    蕾莉安兴奋欣喜地与美丽圣女相奸,同时紧紧吮住她柔滑娇嫩的**,用力喝着美味乳汁,就像小时候在喝着母亲的奶汁一样。

    这个时候,兴奋中的她绝对想不到,她那年轻美艳的母亲,也被金牛宫圣女咬住了**,用力吮吸,而且粗大**还插在她出生的通道之中,**用力撞击着她居住过的子宫,将大股的精液射到里面去。

    美丽的伯爵夫人颤声哭泣着,修长美腿夹紧他的腰部,对他能将身体扭成这样的弧度感觉到不可思议。

    艾尔华下体插在她的紧窄**里面,弯腰低头咬住**,只觉口中美乳柔滑娇嫩至极,口感极好,不由多咬了几口,用力将它含到嘴中深处,像蕾莉安小时候吃奶的样子,将嘴里填得满满的。

    蕾莉安在交欢中兴奋流泪,口中吮吸力道越来越强,逐渐将暴乳中的乳汁都吸吮进去,自己也被玉指插得到达**顶点,颤抖娇吟着,流着泪将最后一滴乳汁兴奋地咽下。

    清醒过来时,她们的手都已经被对方的蜜汁所浸湿,含羞相对微笑着,紧紧拥抱在一起,甜蜜拥吻,下体花瓣兴奋摩擦,快乐无极。

    桃露丝圣女的左边**被吮尽乳汁,一阵轻松快活。可是右边**还是沉重胀满,让她脸颊绋红,却不好意思提出让蕾莉安再去吸吮。

    有趣地看着她害羞的模样,蕾莉安俏皮地一笑,伏下身再去吸另一边的**,同时灵活的小手再次伸到她的**中间,却是换了一只手,用另一只玉手来享受圣女殿下玉体的美妙滋味。

    她还是想不到,就在她喝奶喝得高兴的时候,她的母亲正仰天躺在金牛宫圣女的卧床上,樱桃小嘴里插着一根粗硬**,被现任圣女的奶汁灌满,不得不大口大口地喝卜去。

    艾尔华兴奋地趴在床上,下体在伯爵夫人口中快速**,无数次地兴奋奸淫着她,直到将她樱桃小嘴和**、菊道里面都射满了精液,才畅心顺意,再无它念。

    干完之后,艾尔华一身畅快,躺在床上歇息半晌,让伯爵夫人把自己身上舔得干干净净,穿上衣服走到门口,随口吩咐道:把她看好,有空牵着她出去散步,要是渴了就喂她尿喝!这些天,伯爵夫人颇受他宠信,常常让她带着一些犬奴去散步,即使是迷妮圣女,也被她牵着狗炼,在庭院中散步过。

    菲纶已经醒了过来,听着艾尔苹的话,眼中流淌着悲愤的泪水,仇恨地瞪着艾尔华,恨个得将他活活吃掉。

    艾尔华理都不理她,迈腿从她**身体上跨过,出门扬长而去,让她的悲愤无可发泄,又将仇恨的目光射向了伯爵夫人。

    若在以前,像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漂亮贵妇,她可以轻易打倒,不费吹灰之力。可惜自从被擒之后,就被小魔女灌了某种怪药,让她身上曾修练过的武技荡然无存,现在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实际上,那种药是小魔女炼制秘药的另一个副产品,用来对付力量强大的战士不行,可是对她这样力量不强的普通修女,倒正好合适,而且还可以随时解除,十分好用。

    伯爵夫人拖着交欢后疲惫至极的美妙娇躯,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眼中的仇恨目光,苦笑了一声,走出去站在门口,目送着艾尔华远去了。

    又等了许久,她悄悄地将门关紧,去床上的衣服里面,摸出了一粒丸药,转过身来面对着菲纶,弯腰将药丸塞到了她的口中。

    菲纶惊讶地看着她,不及思考,那药就已经融化在口中,化为一股热流,迅速流经周身血脉,让她的气力在逐渐地恢复。

    菲纶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一丝不挂的舆伯爵夫人**相对,看着彼此身上都沾满了男人的精液,心中羞惭愤怒,却又有几分疑惑不解,强捺住立即出手击杀伯爵夫人的冲动,冷冷地问:为什么要给我解药?

    伯爵夫人很注意地看着她,目光热切,听到她这么问,颓然坐倒在地板上,眼中流出悲伤绝望的泪水,颤声道:我只想请你带我一起逃走,让我去找我的女儿!

    你女儿,她在哪里?

    伯爵夫人悲伤地流淌着清泪,幽幽地将女儿协助桃露丝圣女一同逃走的消息告诉了她,并诉说了自己的思念,现在的她,自从儿子突然去世之后,就只剩这一个亲人,每天对女儿的思念无可抑止,却还要在想着女儿的时候,被艾尔华强行淫汙,这种日子她再也过不下去了!

    虽然现在依靠着艾尔华的宠爱,对她的管束比较宽松,可是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能越过长长的路途,一直走到千里外去找寻女儿呢?因此,只有依靠这名武技强悍的战斗修女,来满足自己的梦想了。

    菲纶也曾听说过艾尔华遇刺受伤的消息,那时心中虽然大快,却只可惜他没有被桃露丝圣女殿下杀掉,现在知道帮助圣女殿下逃走的竟然就是她的女儿,不由对她们母女的印象大为改观,一时间将她当成了同一战壕的战友,对她充满了友爱之情。

    看着饱经蹂躏的伯爵夫人,菲纶心中的委屈悲愤一齐涌起,忍不住一把将她柔滑性感的玉体抱在怀中,默默饮泣,彼此肌肤上沾染的精液、蜜汁互相涂抹融合,在冰肌玉肤上扩散开来。

    这两名被淫汙被蹂躏的美女,拥抱在一起幽幽哭泣,低声商议着逃亡的计画,最后还是只能找到一个可行的计画,菲纶虽然大为不甘,可是在残酷的事实面前,还是只能含泪接受,就像她最敬爱的桃露丝圣女也曾屈身事魔,即使恢复了大部分实力,也还是要默默忍受魔徒的淫汙践踏一样。

    伯爵夫人穿上女侍的清凉服装,一副俏丽美艳的模样,拿毛巾拭去脸上的精液,虽然走路还是有些不稳,却已经掩盖住了被蹂躏奸淫的痕迹。

    而菲纶却默默地跪伏在地上,脸上带着悲愤屈辱的表情,咬牙承受着伯爵夫人拿狗圈套在自己脖颈上的行为,被她牵起狗炼,向着门外拖去。

    就像一个去遛狗的女仆一样,伯爵夫人牵着她在庭院中悠然散步,而菲纶还要含羞忍辱,承受着往来的信奉魔神的少女的围观,低头向着前方爬左。

    她们一直走到后门处,在这里守门的是几个魔神教会的少女,看到伯爵夫人牵着她走过来,都欢笑起来,围住菲纶打趣嘲笑,指着她脸卜和身上残存的精斑询问她刚才爽不爽,让她脸颊火红,羞愤至极,几乎就要跳起来,挥出铁拳,将这些可恶的魔徒当场打死在笔下!

    伯爵夫人心中害怕,慌忙拉紧她脖子上的狗炼,陪笑着向那些少女解释,是主人下令,让她带着狗奴出去走走,以消磨她身上的野性。

    在少女们看来,她所牵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修女,并不是圣女那样的重要人物,因此带出去走走,也算不了什么,何况伯爵夫人这些天正受宠爱,若能和她交好,说不定能被她引荐,让自己也能爬到艾尔华的床上。

    少女们围着她们笑闹够了,也就放她们过去,自己围在门前,叽叽喳喳地羡慕她们能够得到宠幸,兴奋地商量着该怎么吸引艾尔华的注意,让他能够多干她们几次。

    菲纶如母狗般,四肢并用地爬出大门,虽然玉膝被石板磨出了血痕,却还是忍辱含泪地越走越快,在匆忙赶路的伯爵夫人牵引下,一直向着前方爬去,渐渐消失在少女们的视线之中。

    在伯爵夫人美丽的面宠上,有欢喜,有悲伤,有兴奋,有恐慌,有期待,有迷惘,各种表情纷乱杂陈,心中也是纷乱不已。她却不敢多想,只顾快步向前,牵着一丝不挂的美貌犬奴,朝着茫茫的前方奔去。

    这个时刻,她那美丽坚强的女儿,正骑在桃露丝圣女殿下的玉体上面,剧烈耸动颤抖着雪白粉嫩的娇躯,湿润的美妙花瓣激烈摩擦贴合着,和圣女殿下一起达到了兴奋的顶点,仰起玉颈高亢娇吟着,幸福甜蜜的泪水齐涌出来,流过她们绝美的容颜,散发着晶莹剔透的迷人光芒。

    大军快速奔行,越过茫茫原野,朝向前方的军营冲去。

    每个人的脚步,都踏着同一鼓点,有节奏地踏在地面上,每一步踏在地上,都引起轰然剧震,让大地都剧烈地颤抖起来。

    凶悍暴烈的气势,从这支军队中发出,直冲云霄。军营中的士兵们,紧紧握住手中刀枪,看着前方狂奔而来的双子军战士,手足都在微微发抖。

    他们不过是当地贵族征集的私兵,夹杂着少部分的王国正规军,战斗力量并不十分强悍。现在看到双子军如此威势,都不由震撼恐惧心也随着大地的每一次震动,在猛烈地狂跳不休。

    双子军的最高统帅,美丽冷酷的玫瑰少女侧骑着高大战马,怒视着北方,感觉到后庭菊道在火辣辣地疼痛,让她几乎坐不稳马背。

    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艾尔华刚刚在她妹妹的菊花里面狠狠地**了一夜,顺便干了她双子宫中的一对姐妹花,让她们作为陪侍的少女,用她们纯洁的处女蜜道来代替迷妮圣女的嫩穴来满足自己,而那对纯洁善良的小姐妹,为了她们敬爱的圣女殿下不受淫辱,不得不含泪屈从,满足他的一*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切淫辱命令。

    就在玫瑰少女的眼前,可以借用自己妹妹的眼睛。清楚地看到艾尔华**着健美身躯站在她的卧床上,而那一对纯洁稚嫩的少女,正含泪跪在他的胯下,用她们那柔嫩滑腻的樱桃小嘴吮住**,亲吻**后庭菊花,舌尖屈辱地向肠道里面用力伸进去,给予他温热舒服的感觉。

    纯洁少女的娇躯上面,到处残留着精液和蜜汁的痕迹,而且处女嫩穴和菊蕾都在流着处女鲜血和精液,染在圣女殿下洁净的卧室大床上面。

    这一对容貌完全相同的美丽姐妹,为了她们敬爱的圣女殿下,心意相通地服侍着艾尔华,这一整夜都是配合默契,让艾尔华干得极爽,在她们身上射了好多发,让迷妮圣女的压力减轻,菊道和小嘴里面虽然还是积满了精液,可是体力没有像从前那样被彻底榨干,在整夜激烈的交欢之后,居然还有力气坐起来默默哭泣,并向自己的姐姐致以歉意。

    葛妮圣女当然不会怪她,心里只是痛恨艾尔华,想起自己从前也喝过他的精液,更是脸如火烧,悲愤至极,挥军攻击着敌人的营地,还在北望王都,期盼着哪天攻入都城,将这贼子碎割而死,以洗刷自己和妹妹、本宫修女所受的巨大耻辱!

    在双子军的南方较远处,新金牛军也在挥军北上,力图快些赶上双子军,以为左右两翼,共同进击北军,收复失地。

    桃露丝圣女身穿精良盔甲,纵马向前奔行,率军越过大道,一直向着北方挺进。

    在她的身边,新被任命为侍从女官的蕾莉安静静地微笑着,如空谷幽兰般散发着优雅的魅力,随着她催马前奔,时而玉颊微红地偷看她一眼,目光中蕴满情意。

    而所有将士,都心中允满着对桃露丝圣女殿下的敬畏,在这位伟大的统帅带领之下,大步前行,护拥在她的周围,发誓要用生命守护圣洁伟大的桃露丝圣女殿下,并为这位虔诚纯洁的圣女殿下战斗至最后一滴血。

    x

    在赶了一天的路之后,桃露丝圣女命令大军扎营休息。属下的将士立即服从了她的命令,停下脚步,在荒野中热火朝天地大干起来。

    寝帐很快就搭建起来,桃露丝圣女所居的营地中,所有工兵都被驱赶出去,守在营门外,不奉令不得进入。

    在寝帐里面,受无数将士崇拜拥戴的桃露丝圣女殿下端坐在宽大沉重的椅子上面,以它作为自己的帅座,面目威严凝重,默默地思考着下一步的军事行动计画。

    她的身上已经除去了沉重的盔甲,却仍穿着整齐的军服!!只是上身而已。

    健美的身体裸露出了一半,雪白柔滑的肌肤散发着莹润的光泽,桃露丝圣女赤着下体坐在帅座上,凝眸沉思,美丽面庞上尽显主帅的威严。

    在她一对修长健美的**中间,坚强美丽的纯洁少女幽幽地跪在那里,低下头轻柔亲吻着她的美妙花瓣,优美樱脣边带着幸福甜蜜的微笑,仿佛是在亲吻情人的嘴脣一般。

    用这样的姿势表示着臣服与爱恋,坚强少女跪在她腿间亲吻着圣女秘处,将里面流出的每一滴汁液都用柔滑舌尖卷起来,**进口中,幸福地咽下去,默默品味着里面隐含着的甜美奶香。

    桃露丝圣女威严的面具,渐渐融化,在蕾莉安激烈的香舌进攻之下,仰起头来,发出颤抖的娇喘呻吟,玉体突然绷直,双手颤抖地抚摸着她的柔滑长发,大量的蜜汁从第二次破处不久的**中喷射出来,涌入少女柔嫩樱脣里面,让她聿福地喝下去,并且用力吮吸,将蜜道中吸成真空状态,每一滴蜜汁都被吸出来,成为了她最爱的美味之一。

    **过后,桃露丝圣女向后倚靠在椅背上,娇喘息息,玉颊绋红。而跪在她两腿间服侍着她的花样少女却还意犹未尽,爬上来轻吻着她的柔滑面颊,纤手颤抖着摸上她的高耸酥胸,隔衣揉弄了几下,娇喘着将她的上衣也都剥去,低下头,兴奋地吻上**,将嫣红的**含入口中,幸福地吮吸着,重新享受到了吸吮乳汁的甜美快乐滋味。

    这些天里,她一直都在吸食桃露丝圣女的美味乳汁,舍不得停下来。桃露丝圣女胀奶的痛苦从此得到解除,一身轻松之下,对她的怜爱更多更浓,两人如胶似漆,一旦到了无人的地方就疯狂地拥抱接吻,尽情享受着美妙的同性欢爱。

    桃露丝圣女眼神迷离,玉颊绯红,轻轻地娇喘着,两边的丰满暴乳都被蕾莉安吻吮过,里面的乳汁被她喝去了一小半,暂解了胀奶的不适感,可是心底的欲火却在她的柔滑香舌舔舐下,重新燃烧起来。

    颤抖地坐直身子,桃露丝圣女一把将蕾莉安揽在怀中,站起来横抱着她娇柔妩媚的少女**,迈步向床榻走去。

    一边走,她还在一边低下头,轻吻蕾莉安的玉颈柔颊,四片樱红香脣温柔相接,激烈地亲吻在一起,柔滑香舌相互撞击舔弄,快乐地吸吮着对方的香津甜唾,沉醉于美妙的欢爱之中。

    轻轻地将蕾莉安放在床上,解开她的衣衫,露出了娇柔纤美的洁白**,看着少女含羞的兴奋眼神,桃露丝圣女悄悄地咽了一口口水,也不及多说,立即爬上床,向着那诱人至极的可爱少女扑过去。

    在寝帐大床上,她们翻云覆雨,颠鸾倒凤,激烈地快乐交欢,恨不得融化在对方的美丽身体上面。

    在她们纯洁的心中,充满了兴奋美妙的**,再也想不到别的事情,也不愿再多想。

    至于将来,她们也只愿想到斩杀了艾尔华,重建圣女修道院为止。至于那之后的事情,她们不敢想!或者在做完这件大事之后,她们也就没有以后了吧。

    心中带着一同殉情的隐约渴望,这一对美丽至极、天下少有的杰出女子,在军营的中心疯狂交欢**,让心中最激烈的渴望与爱恋,化为兴奋的淫喊,声嘶力竭地发出,在空气中散播开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