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章 真纯恋情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在双子宫圣女殿下的卧室中,出身于同一家族的两对美丽的孪生姐妹,都在艾尔华的身边,面临着同时失贞的威胁。

    作为姪女的露提与露娜,这两位美丽少女被他的催情力量所袭,在她们一对美貌姑母的目光注视之下,痛苦兴奋地吮吸着他的舌头与**,被艾尔华的**插得翻着白眼,不知在兴奋快乐与痛苦窒息中经历了多长时间,终于感觉到艾尔华虎躯剧震,将大量的精液射进露娜的美妙小嘴里面。

    这对孪生小姐妹已经被干得泪流满面,哭泣抽噎着将口中射进来的精液咽下去。而露提虽然口中没有精液,还是在神思昏乱中,做着相姐姐一样的动作,咽下艾尔华的口水。

    射精结束后,艾尔华畅快喘息,撕开身下少女的修女长袍,伸手到里面去,同时握住她们姐妹的柔滑**,暗自比较手感,却是完全柑同,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

    将湿漉滑腻的**从少女樱脣中拔出来,艾尔华顺势将她失神喘息的姐妹按在自己胯下,**塞进她的嘴里,兴奋地对她进行樱口破处的快乐行为,感觉着少女脣舌的柔软滑嫩,哭泣****的生涩动作更让他兴奋不她们的姑母,早已震骇得呆住,只顾悲愤地流着眼泪,娇喘息息地看着这一幕,**也忍不住在流出汁液,玉体的热度,艾尔华都能感觉得到。

    抬起头来,看着这两位年轻美丽的修女,她们成熟性感的**充满了诱惑,艾尔华也不想压抑自己,随手将两个年轻修女都搂在怀里,左亲右吻,啧啧两声,轻松地夺去了她们的初吻。

    依莎和茜莎惊醒过来,愤怒地流泪痛骂,贝齿紧紧咬住他的肩膀,却还是咬不动他的皮肉,却被艾尔华抬起手来,将她们从床头上解下来,并快速撕去她们身上的衣服,用的力气之大,让她们无法抵挡。

    很快,两位美丽修女雪白纤美的**,就暴露在艾尔华的面前。乳波臀浪,曲线柔美,都让艾尔华眼睛泛红,再也顾不得许多,立即扑了上去,刚从露提樱口中拔出来的粗大**,噗地顶在她姑母的处女嫩穴上面,**上还带着她纯洁的口水,向着裂缝中渗入。

    两个年轻修女都在震惊地尖叫,她们的姪女也被震醒,抬起头来放声大叫,红润樱脣里面还在向外流淌着精液,看上去**凄美至极。

    即使是迷妮圣女,也在悲伤地看着这一幕,无助地流着眼泪。依莎一丝不挂地跪在艾尔华的身边,头部用力撞击着他的身体,悲愤哭泣着,泪水滴滴洒落在他的身上,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抱紧自己的孪生妹妹,粗大**藉着口水的润滑,狠狠地向里面顶入,分开娇嫩花办,顶开穴口嫩肉,大力插进去,让紧窄的嫩穴被**撕裂,处女膜也被一冲而破。

    就在其他三位美貌修女的眼前,清楚看到茜莎的嫩穴被**撕裂,鲜红的创口在**口处出现,殷红热血喷洒出来,噗地将靠她胯部最近的露娜面庞射得一片桃花盛开。

    而与此同时,依莎也与茜莎同时发出惨叫,痛苦地倒在床上,修长**紧紧夹住,痉挛颤抖,下体传来的剧痛仿佛将身体撕裂了一般,即使她的身体并没有受伤,可是感同身受的痛苦还是让她玉容惨白,樱脣颤抖,连咒骂声都发不出来了。

    艾尔华按住身下的美丽修女,痛快狠干,粗大**在她的处女嫩穴里面畅快地**着,奸得她们姐妹一同尖叫呻吟,哭泣流泪。而在他的身后,那一对小姐妹也在哭泣尖叫着,螓首用力撞在他的屁股上面,却对他造不成伤害,反而加大了他插入**的力度,痛得她们的姑母尖叫哭喊,声音都变得嘶哑。

    这一次,艾尔华没有催动黑暗力量,只是凭着兴趣爱好狠干不休,痛得两位美丽修女死去活来,而那两个不懂事的小姪女还在狠撞,最后还带着满心的悲愤伤感,张开樱口,拼命地咬住他两边屁股,希望能咬下一块肉来。

    **本来已经被紧窄至极的干涩花径夹得剧爽无比,又在少女贝齿的刺激之下,艾尔华终于达到了**,粗大**用力插到最深处,顶在子宫上面开始猛烈喷发,将纯洁虔诚的修女子宫,用滚烫的精液彻底灌满。

    他一边射,一边爽得大声呻吟,感受到蜜道在痉挛颤抖,紧紧挤压着自己的**,爽得无以复加,在**快感之中,晕眩地抱住依莎的玉体,低头狠狠咬在柔滑玉峰上,在雪白嫩乳上面留下深深的齿痕。

    下体相**同时传来的剧痛,让两位美丽修女呻吟尖叫,娇躯剧烈颤抖,蜜汁却不由自主地喷射出来,洒在艾尔华的**上面。

    在茜莎体内射精之后,出于对她孪生姐妹的兴趣,艾尔华又翻身将依莎压住,双手抓住她雪白柔滑的美胯**,用力抬起,让她用屈辱的母狗姿势跪伏在床上,仍然挺立的粗大**顶在菊蕾上面,也不做什么前戏,藉着精液和蜜汁的润滑,狠狠地插了进去。

    美妙菊花就这样被粗暴撕裂,射出了凄美的血箭,又一次射到露娜的清纯面庞上。她的两位姑母同时发出震天动地的尖叫哭喊,前庭后穴,接连被粗大**破处,每一处都是痛得钻心,两相打击之下,简直要让她们晕死过去。

    在艾尔华看来,这还是对她们进行了照顾,没有把一个美女接连破处两次,而是分着来的。可是对她们来说,姐妹连心,现在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对方被破处的痛苦,双子宫修练了多年的功法已经成为习惯和本能,在这样近的距离内,想要遮罩感知也做不到。

    美丽修女痛苦地收缩着菊蕾,妄图将**夹断;艾尔华却被紧窄至极的菊道夹得剧爽无比,兴奋地大呼小叫着,狠命干她的嫩菊,**和柔嫩菊道进行着最亲密的接触,快乐地在紧窄菊道爽了无数下,最后支撑不住,将粗大**深深插入雪白玉体里面,在美女的最深处,射出自己滚烫的精液。

    干完之后,艾尔华还不肯停歇,一鼓作气地抱住那一对稚嫩美丽的小姐妹,将她们从床头上解开,剥光剩下的所有衣服,将她们两个同时压在身下,沾满了精液的精大**顶在她们柔嫩无毛的下体,也不管碰到的是哪一个洞,使劲地插了进去。

    就像意料中的那样,这一对小姐妹同时大声惨叫起来,痛得涕泪交流,脸对睑地紧贴在一起,同时放声大哭,彼此的泪水交融,再也无法分清彼此。

    下体像被小嘴咬住般,被不知哪一个嫩洞夹得爽死,艾尔华兴奋地抱住她们柔嫩粉滑的**,腰部耸动狠干,爽得六神无主,昏昏沉沉。

    她们的姑母强忍着剧痛,嘤嘤哭泣着爬起来,试图阻止他的淫行。可惜她们虽然被从床头上解开,手臂却还是被反绑着,无法推开他,而头撞牙咬,对艾尔华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反而让他更加兴奋,在两位美丽修女咬住自己屁股和肩膀的时候,无法抑止地虎躯剧震,将滚烫精液射进不知名的处女嫩洞里面。

    他射精之后,意犹未尽,用依然挺立的**在柔嫩少女下体乱戳,顺利地找到了一个紧窄嫩洞,也不多说,狠命戳进去,然后惬意地听到两位稚嫩少女在大声惨叫,显然又被破处了一回。

    无尽的快乐时光,就在双子宫圣女卧室中持续下去。艾尔华兴奋快乐地挺动腰部,不停地在处女柔嫩蜜洞中**射精,一个个地替她们破处,接连破了四回,连射了四次精液,这才心满意足,知道这两位美丽少女,是再也无法称处女的了。

    娇柔美丽的稚嫩少女,嗓子都已经哭得哑了。下体嫩洞一个个地被**撕裂,鲜血流淌出来,将圣女殿下的卧床都染得大片鲜红。

    艾尔华拿出玉瓶,将处女血收集进去,然后再起雄风,按住那两个正在哭泣安慰姪女的年轻美女,**挺起刺去,噗地一声刺入嫩洞,**了两下,感觉到是已经破处过的,啐了一口,拔出来向紧挨着它的那个嫩洞插进去,这一回却是对了,那紧窄的感觉,让他可以轻易分辨出处女嫩洞的本质特征。

    狠命前顶,将**塞进去,听着这一对成熟美女的尖叫声,艾尔华快乐地挺动腰部,在紧窄至极的嫩洞中进行着快速**,直到兴奋到极点时,才将精液射到玉体最深处。

    迷妮圣女蜷缩在自己温暖的卧床上,眼中流淌着清澈的泪水,悲伤地看着自己的贴身侍女被一个个地刺穿处女膜,后庭菊蕾也被**插破流血,染红了她和姐姐睡过的大床,让她的泪水也和那些修女一样,洒落在洁净的床单上面。

    这一夜,艾尔华抱住这两对半孪生姐妹,没命地狠干,接连破处了四次、八次还是十二次,他自己都记不清楚,只记得自己在每个美女的每个蜜洞中都射精了不止一回,直到迷妮圣女骑在他胯上,美丽菊花含住他的大**飞速套弄,让她自己在兴奋快感中扭动着娇躯,淫荡尖叫时,那两对孪生姐妹都在用伤心的眼神看着她,绝望地流着眼泪,一同在震惊痛苦中晕去为止。

    x

    大军前行,威势喧天,无数脚步踏在地面上,激起万丈烟尘,弥漫天地之间。

    桃露丝圣女骑着高大雄骏的战马,在无数甲士的簇拥卫护之下,纵马前行,走在队伍的中央,美丽的面庞一片冷漠,仿若高耸的冰山一般,令人不敢仰视。

    为了这次出征北伐,她已经对部下这支新建的金牛军倾注了所有心血。

    在北方,双子军在葛妮圣女的率领下,连战连捷,将一个个不肯服从的贵族城堡接连攻破,渐渐逼近了爱德华王子的实际控制区域。为了防止她孤军深入,桃露丝圣女必须立即率领军队,前往接应,准备一左一右,成两翼军势,向着北方侵入。

    军事的目标,首先是扩大统治区域,让更多的臣民归于南方六宫统治之下;另外就是找寻机会,希望能一举攻克王都,将魔徒斩杀,救出所有被俘的圣女和修女,重建圣女修道院的辉煌。

    虽然心中充满了斩杀艾尔华的渴望,并对葳儿圣女等人充满痛惜,但桃露丝圣女还是不愿贪功冒进,并多次向葛妮圣女传讯,劝告她放慢进攻速度,不要中了敌军的埋伏。

    她率军一路北行,沿途之上,当地臣民纷纷前来迎接,看到万军之中,桃露丝圣女殿下威严英武的模样,都不由赞叹膜拜,心中深信这位圣女殿下绝对是真正的桃露丝圣女,不然的话,还有谁能这么英武美丽,拥有一代宗师的武者之风?

    这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过艾尔华,如果看到他假扮的爱尔莎圣女,一定会相信他才是真正的生命女神的使者,而南方那些都是叛逆。在圣洁气息上,艾尔华丝毫不输与任何一个真正的圣女。

    承受着无数百姓与将士们崇拜敬畏的目光*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桃露丝圣女表面冷酷,心中却是一片苦涩。自己现在这副模样虽然表面风光,可是谁又知道,她曾经历过那些屈辱难耐的生活,曾卑贱地吸食艾尔华的精液和尿液来解饥渴,过着那样下贱屈辱的日子?

    就算是现在,她在没人的时候,还是自己偷偷躲到寝帐里面,进行快乐的**活动。虽然每次清醒之后,她都痛苦悔恨地流泪,可是一旦进入寝帐,她又忍耐不住,颤抖的玉手伸向了自己处女嫩穴,开始新一轮的**活动。

    摩羯圣女设计的魔法阵,虽然将她的处女膜修补好了,可是却因为葛妮圣女的原因,让她体内积存的黑暗力量没被彻底驱除,还加入了新的黑暗力量,现在随着日子的过去,它们又在泛起,冲击着她被淫药改造后敏感至极的玉体,让她无法抗拒淫欲的诱惑,只能含泪屈辱地进行着**,一次又一次地沉浸在**快慼中,不能自拔。

    虽然现在是身穿精良重甲,骑在马上,桃露丝圣女还是忍不住玉颊发烧,想起自己**时放**喊的**,只觉无地自容。胯部**中,又在隐隐发痒,在她的眼前,浮现出艾尔华那可恶的笑脸,仿佛在得意地对她说:看,怎么样,就算你逃走了,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现在我是在借用你的手,来奸淫你,怎么?不爽啊!

    凝目怒视着空中那张虚浮的面孔,桃露丝圣女几乎咬碎银牙。可是在大军之中,她也不能发泄出来,只能紧紧咬牙,率军前行,同时还要夹紧双腿,不让蜜汁流出来太多。

    行军整整一天,桃露丝圣女下令扎营,终于可以从那威严的主帅形象中解脱出来,匆匆躲到自己的寝帐里面,脱了裤子,就要动手行淫。

    为了不被人发现,她首先当然要将所有人都赶得远远的,不让任何人接近。而且布置消音结界这种小事,并不是什么强力魔法,她作为一代圣女,当然能够轻松施展出来。

    急匆匆地脱下身上所有衣甲,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胸前**已经开始溢出乳汁,为了不让乳汁弄湿了衣服和被子,她什么都不能盖在身上,一手抚乳捏弄,另一只手则颤抖地伸向了下体,覆盖在已经在饥渴流水的娇嫩花瓣上。

    圣女殿下兴奋的尖叫娇吟声,在帐中响了起来。无数道快感从下体流入心中,让她兴奋莫名,淫叫声更加娇媚嘶哑。

    这座寝帐,就是她的淫乐王国,可以让她尽情地享受**的欢愉,忘却了世间的一切,只顾不停地追寻着那美妙的快乐感觉。

    她的淫乐,无休无尽。唯一残存的理智,只是让她的玉指不在**中插入太深,免得将新生的处女膜都刺破了,而圣洁的阴蒂,已经被她的指尖揉得充血发硬,蜜汁不住地从嫩穴里面流淌出来,将白嫩大腿根部部浸湿大片。

    就在她沉浸于无尽的快感中的时候,一个穿着军服的身影,出现在寝帐的门口。

    美丽的少女,轻轻地走进寝帐,看着床上兴奋扭动着的雪白玉体,悲伤的泪水从她的面颊上流淌下来,将高耸酥胸处的军服浸湿。

    正如她猜想中的一样,圣洁高贵的圣女殿下,也和她一样,抑止不住心中的渴望,开始对自己进行这样的**行为。

    这些天里,她被桃露丝圣女派到别处去,心里早就有所疑惑,怀疑是圣女殿下想把自己遣开,免得惹起心中情感波澜。

    一个人住在别处的军营里,做着枯燥的联络官的工作,蕾莉安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常常被**所困扰,夜里拥着衾被,想念着桃露丝圣女无法入睡。

    **这种事,艾尔华也曾亲手地教给她,这花样少女并不陌生。而她的身体,虽然没有被淫药改造,可是喝了那么多的精液,总该在体内积存一些,在夜深人静时发作起来,总让她心中焦渴,唯一解除困扰的方法,就只有**一途了。

    就在昨夜,她自行**时,突然想到桃露丝圣女,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也许她最爱的圣女殿下,此时也正在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用这样的方法来解除心中的饥渴煎熬?

    因此,她在今天扎营之后,立即赶来见桃露丝圣女。负责守卫的士兵们见她谎称有紧急军情,又知道她曾与圣女殿下一同从北方逃回来的,不敢阻拦,放她过去,因此看到了这令人震惊的一幕。

    美丽脸庞上流淌着清澈泪水,蕾莉安默默地向着床铺走过去,沙沙的脚步声,传到了桃露丝圣女的耳中。

    即使沉醉在**的欢愉之中,身为强大战士的警觉还是让桃露丝圣女立即睁开眼睛,染满蜜汁的手掌向床边的佩剑摸去。

    她的玉手只伸了一半,就停下来,瞪大美丽眼睛,惊骇地看着床边的蕾莉安,少女的清丽面庞上,已经泪流满面。

    桃露丝圣女翻身坐起,一双玉足踏在床边的鞋上,抬头看着美丽少女,失声道:蕾莉安,你怎么来丁?话一出口,她才发觉自己身无寸缕,手指上还沾染着乳汁和蜜液,不由得玉体剧震,羞得无地自容,脑中一片昏昏沉沉,被这突然到来的羞耻震得呆了。

    身穿军服的美丽少女,默默地流着眼泪,盈盈跪倒在她的面前,向前倾过螓首,如鲜花般娇艳的红润小嘴轻柔地吻在了同样娇艳的花瓣上面。

    温暖柔软的感觉从花瓣上面传来,桃露丝圣女如遭雷击,瞪大美丽的眼睛,低头看着胯下的美少女,不知所措,只有如潮水般的快感,不停地向自己奔涌而来,迅速地将她彻底吞没。

    清纯少女跪在圣女殿下的胯间,轻柔地吻住她的美妙花办,就像在吻着情人的嘴脣一样,丁香小舌从樱脣中吐出,温柔舔弄穴口嫩肉,将花径中流出的蜜汁一滴滴地吸吮进口中,满怀柔情地咽了下去。

    桃露丝圣女的玉手抬起来,颤抖地按仕她的螓首,嘶声道:不要,蕾莉安,啊,不要…

    虽然在这样喊着,可是当美少女的柔滑小舌温柔舔弄着穴口嫩肉时,强烈的快感冲击着她的理智,让她的手无法将少女推开,反而颤抖地抱紧少女,悔恨激动的热泪流过面庞,洒落在美丽少女的青丝上面。

    跪在自己最爱的圣女殿下胯下,蕾莉安施展出绝世箫艺,就像是从前在品箫那样,用香舌轻柔舔弄着嫩穴,动作越来越来越熟练,给予圣女殿下的快感也越来越强。

    这绝美的少女,如小狗般舔弄着圣女殿下的嫩穴,让桃露丝圣女禁受不住,抱紧她颤抖哭泣着,语不成声,而少女的香舌舔弄得越来越快,让桃露丝圣女忍下住尖叫娇吟,那样快乐的感觉,是自己**绝对比下上的。

    清脆悦耳的尖叫声在统帅寝帐中响起,桃露丝圣女紧紧抱住美少女的螓首,紧夹玉颊的双腿间,蜜汁急速喷射,将她口中、睑上喷得到处都是。

    颤抖了许久,**过后的桃露丝圣女无力地倒在床上,羞惭的泪水抑止不住地流淌出来,洒落在洁净的床单上面。

    看着圣女殿下曲线柔美的健美**,少女美丽的面庞上露出一丝微笑,站在床边平静地脱下衣服,直到身无寸缕,才温柔爬上床去,分开桃露丝圣女修长**,雪白纤美的娇躯压到了她的身上。

    美丽圣女感觉到身上的异样,下体花瓣被另一朵柔嫩花瓣压住摩擦,快感潮涌而来,惊慌地睁开眼睛,看着迷醉轻吻着自己的美少女,失声叫道:蕾莉安,不要,我们不可以这样…

    信奉战神的美丽少女,在心中魔意的驱使下,做出了亵渎圣女的行为,却在欲心如炽下颤声娇吟道:圣女殿下,我再也忍耐不住了!这些天里,我天天想你想得睡不着觉…

    桃露丝圣女那健美有力的躯体,现在却身软如绵,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转过脸去,默默地流着眼泪想道:真想不到,我居然被蕾莉安强奸了…尽管下体传来的快感让她晕眩,可是身为圣女的尊严让她不能甘于忍受,身体里面突然涌出一股力量,猛地翻身将蕾莉安压在身下,开始了对她的猛烈进攻。

    蕾莉安正奸得她好爽,猝不及防地被压倒在床上,睁大美丽眼睛,惊讶地看着她涨红的绝美面庞,随即感觉到她的柔润花瓣在猛烈地摩擦着自己的嫩穴,比自己奸她的力量要强得多了。

    这两位绝美女子,在床上翻云覆雨,尽情享受着相爱交欢的快感。分离后的痛苦思念,化为无尽的激情,让她们哭泣狂吻着,相互交合欢爱中,将自己所有的爱恋都倾付到对方身上。

    所有的黑暗力量,都在炽烈的欲火中爆发开来,桃露丝圣女美目泛红,剧烈地娇喘着翻过玉体,压在少女娇躯上面,纤美玉指按在张开的嫩穴上面,用力插进去,在少女的娇弱淫喊声中,进行快乐的**活动,同时还在用樱口吻吮住她的阴蒂,舌尖用力舔弄,让快感如潮般涌向美丽的娇弱少女。

    不管从前有多么坚强,在圣女殿下的身下,蕾莉安就像一只可怜的羔羊,只能任她蹂躏。快速的玉指插弄,让蕾莉安颤抖哭泣,尽情享受着被圣女殿下彻底征服的美妙滋味。

    她如花蕊般的美妙樱脣,颤抖地吻上桃露丝圣女的花瓣,甜蜜热吻着,用力吮吸里面的蜜汁,舌尖向里面挺动舔弄,让桃露丝圣女在指奸她的时候,也能感受到极度的快乐感觉。

    两位绝色美女,就这样以六九姿势热烈交欢,桃露丝圣女的眼中兴奋地流出了清澈泪水,颤声娇吟道:蕾莉安,把手指插进去!

    一边说着,她颤抖地低下头,用力吮住少女阴蒂,玉指在嫩穴里面直插到最深处,让蕾莉安脑中轰然巨震,再也想不到别的事情,只顾下意识地听从她的命令,两根水葱般的修长玉指并拢起来,压在嫩穴口处,用尽力气向里面插去。

    在昏乱之中,蕾莉安清楚地感觉到手指尖碰触到了一层薄膜,却因为那新生薄膜太过脆弱,被她的玉指用力戳破,而紧密闭合的花径也被玉指撕裂,鲜血流淌出来,洒落到她的玉颊和樱脣上面,流入口中。

    品尝着圣女殿下的处女鲜血,蕾莉安震恐地瞪大眼睛,颤声尖叫道:桃露丝圣女殿下,你、你…

    桃露丝圣女痛得美丽面容都已扭曲,却仍凄然微笑着,柔声道:是新长出来的。蕾莉安,我的处女身,被你拿走,我很高兴…说着这样自欺欺人的话,她满眼含泪地用力吻上了脣边**,舌尖顶入穴口嫩肉里面,用力挺动舔弄,心里努力让自己相信,蕾莉安确实是夺走自己处女贞操的第一人。

    蕾莉安感动得珠泪滚滚,对于桃露丝圣女的爱恋,让她不顾一切地吻上了她的处女**,激动哭泣着,将里面流出来的处女鲜血和美味蜜汁,都用力吞咽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