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章无处女宫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圣洁美丽的葳儿圣女,被反缚着双臂,牢牢地捆在牧场山丘顶部的旗杆上,身上一丝不挂,雪白柔美的娇躯暴露出来,在清风的吹拂下散发着凄美的光芒。

    坡度平缓的山丘上,清晨的碧草还带着露珠,在她的面前,处女宫上百名修女,都已经被牢牢地捆缚着双臂,跪在青翠草地上,痛苦地抬头看着受难的圣女殿下,清澈纯洁的泪水在她们美丽的面庞上流动,洒落在雪白的修女长袍上面。

    上百名美丽修女,同时跪在山丘上的美妙情景,壮观瑰丽。一手导演这壮丽场景的艾尔华却是满面怒色,一丝不挂地站在葳儿圣女前方,怒视着她坚强平静的美丽容颜,挺立起来的**都被气得发抖。

    天秤宫与巨蟹宫的两位圣女殿下,一左一右地站在葳儿圣女的两侧,冷漠的目光看向她的脸,心中蕴涵怒意。

    在仔细讨论之后,她们和艾尔华共同认定,桃露丝圣女之所以能够恢复神智逃出牧场,葳儿圣女一定在里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而蕾莉安很可能是在其中穿针引线,才有这一次的事情发生。

    她们前去责问葳儿圣女,却被她毫不掩饰地一口否认,并说与旁人无干,都是她和桃露丝圣女、蕾莉安商量好了计画,如果要报复,就报复她好了。

    听到真的是她们定下了这可恶的刺杀计画,两位圣女都气得发昏。而艾尔华更几乎吐血,自己费那么大力气把桃露丝圣女抓来,又调教得差不多了,现在却被她放走,而目还险些要了自己的老命,这样的罪行,怎么能不严厉惩罚?尽管葳儿圣女自求惩罚,可是对这身份特殊的圣女,他却无法杀也不想打,不然身上留下伤疤,将来干起来会有很多遗憾。

    既然如此,那就在她心上留下伤痕,让她知道定下这可恶计画的后果。

    经历了治疗和休息之后,艾尔华已经恢复了精神和健康,于是愤怒地从圣女修道院中挑选了一百名修女,将处女宫属下的修女席卷一空,带着她们来到牧场,让她们亲眼看一看处女宫圣女的处境。

    处女宫中,包括内宫外宫所有修女,本来是有纯洁处女一百一十一人,上次却被艾尔华破处十人,再加上被缚的葳儿圣女,这里还有一百名处女,被艾尔华一网打尽,都带到了这里。

    看到艾尔华的健美**之后,这些修女终于可以确定她们一直猜测的事实,悲愤的泪水从美目奔涌出来,痛苦如毒蛇般噬咬着她们的心,不仅为了圣女修道院所受的劫难,更为了她们最敬爱的葳儿圣女殿下。

    看着圣洁崇高的葳儿圣女殿下一丝不挂地被绑缚在旗杆上,圣洁美丽的躯体暴露在所有人的眼中,更与那赤身**的魔徒相面对,受着这样残酷的侮辱,虔诚的修女们心胆俱裂,恨不能当场死去才好。

    艾尔华心中的愤怒也很厉害,咬牙走过去,一把揪起一名清纯美貌的少女,嗤地撕裂她的修女长袍,抓住她柔嫩纤腰美臀,顶在自己下体处,向着葳儿圣女怒喝道:“你想杀我,就让你看看想杀我的下场。”

    **坚定地前挺,胀大的**随怒地顶在少女娇嫩的菊蕾上面,顶开美妙菊花,**向里面陷一点。

    葳儿圣女平静的面容终于忍不住变色,如水般的清澈目光看向艾尔华,轻声说道:“制定计画的是我,和她没有关系,你不要……”

    她这样清澈的目光,对于愤怒的艾尔华已经起不到作用。他咬着牙冷冷一笑,不等葳儿圣女说完,腰胯已经向前猛地一挺,双手用力抓住少女美臀,在她清脆的尖叫声中,**顶开娇嫩肉环,冲入菊蕾里面,鲜血从嫩菊中奔涌出来,将纤美**和洁白的修女长袍染得一片嫣红。

    少女的菊道紧窄至极,菊蕾外辱的肉环抽搐紧夹着,牢牢夹住艾尔华的**,让他在剧爽之中,心中怒火稍平,却被少女娇美玉体所诱惑,咬牙向里面插进去,**渐渐进入少女纯洁的玉体,直插到底才停下来,粗重地喘息着,享受着少女紧窄至极的菊道狠夹的爽快感觉。

    爽了一阵,他抱着少女转过身来,得意地将交合部位给葳儿圣女看。

    一阵剧烈的悲愤袭来,葳儿圣女瞪大美目,清楚地看到那根粗大**插在茜丝修女的粉嫩菊蕾里。鲜血从被撕裂的嫩菊中流下,将艾尔华的**和阴囊染红。

    看到这样的情景,葳儿圣女几乎当场晕了过去。茜丝是她的贴身侍女,一向受到她的怜爱和照顾,现在却在她的面前被魔徒当众奸破后庭,这样的打击,让葳儿圣女头晕目眩,娇喘声也变得急促起来。

    葳儿圣女本是圣洁处女,所有的性知识差不多都是这些天在艾尔华那里看来的,却也只是一知半解,刚才看到艾尔华将**插进去,被茜丝的身体挡住视线,只以为她被刺破了处女膜,正在为她哀伤,谁知道她现在还是处女,只是后庭被艾尔华干破了。

    这样的打击更为巨大,葳儿圣女气得眼泪汪汪,已经保持不住心情的平静,看向艾尔华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悲愤之色。

    看到她这样的眼神,艾尔华心头大爽,暗自骂道:“谁让你跟人合谋要杀我,还放走了这么好的性奴,不教训你一顿,你不知道大爷的厉害。”他很解恨地咬牙微笑,紧紧抓住少女**,手指深陷在柔滑臀肉里面,将被缚双手的少女推开,**费力地从紧夹的嫩菊里面拔出来,一边拔一边爽得大呼小叫,眼泪都快要爽得流下来。

    他身前的少女在**抽出时,被**摩擦着破裂的菊花,鲜血流得更多,却是在痛得大呼小叫,泪水奔涌,洒落在碧绿青草上,和露珠混在一起。

    其他的九十九名修女也在悲分地尖叫大骂,看着这位小妹妹的悲惨遭遇,又痛又怕,哭泣声不绝于耳。

    艾尔华兴奋地欢笑,将染满处女鲜血的**顶在少女嫩穴上面,熟练地挑开花瓣,**顶住穴口嫩肉,将它撑开,一点点地插进去,在少女悲痛的哭叫声中,突然发力,一举轰破了她的处女膜,直插到底。

    就像菊道一样,少女嫩穴也被粗大**撕裂,鲜血迸流,将雪白粉嫩的大腿根部染得一片鲜红,凄艳至极。

    看着自己贴身的修女接连被破处两处,葳儿圣女眼睛都红了,樱唇颤抖着,触动得说不出话来。

    待看到艾尔华又将**抽出,抓住少女柔顺青丝,将**粗鲁地塞进樱桃小嘴,直插到咽喉最深处,替她最后一个处女美洞破处的时候,圣洁坚定的葳儿圣女殿下,晶莹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艾尔华一边狠干茜丝的美妙小嘴,一边抬眼看葳儿圣女的泪珠,兴奋地大笑。终于能干得这想杀自己的圣女哭出来,这一爽可是不轻,让他几乎当场笑晕过去。

    不过,身为魔电龙枪大魔王,不让身下修女得到**就自己晕倒,实在有损威名。艾尔华兴奋地连干了几十下,才恋恋不舍地将粗大**从美目翻白的清纯少女嫩喉中拔出来,拨转她的身体,重新入了嫩菊之中。

    又猛干了几十下,痛得少女痛哭尖叫,他又将**拔出嫩菊,插入嫩穴,在这三嫩美洞之中,幸福地享用着她的身体,默默地催动黑暗力量,让催情的热力向着娇嫩美穴里面奔涌而去。

    现在的魔电龙枪,经历了多番变迁,再加上他的无数次练习,已经可以收发由心,不光可以随心软硬,催情力量也是可放可收。如果不催动,就和平常**没有什么分别,可若催发了魔电龙枪的真正力量,对胯下美女的冲击力却是狂涛巨浪一般,让她们难以抵受。

    初经人事的少女,在**方面还是一张白纸,哪里抵挡得住他这老手的猛烈轰击?被他带着催情力量的**没插几下,就呜咽哭泣着呻吟起来,里面隐含着的兴奋快乐,让葳儿圣女听得美目发直,心中升起悲愤的不祥预感。

    剩下的近百名修女,也都瞪大漂亮的眼睛,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这奇异的情景,平时虔诚纯洁的茜丝姐妹居然在发出奇怪的叫声,让她们听得身上发热,心中乱跳,还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她在做些什么。

    有些成熟的处女宫修女,心中想了一想,明自了茜丝为什么要这么叫,不自羞得玉面通红,啐了一口,然后愤怒地对艾尔华进行咒骂,诅咒这邪恶魔徒早下地狱。

    艾尔华正干得起劲,对她们的骂声也充耳不闻,**被少女紧窄至极的嫩穴夹得剧爽,在她的处女蜜道里面狠干了无数下,终于忍不住抱紧她的纤美娇躯,狠狠地插到最深处,进行猛烈的喷发。

    在疯狂奔涌的催情力量冲击之下,少女本来已经爽得尖叫呻吟,现在更被滚烫热精飞速射到纯洁子宫上面,烫得她放声尖叫起来,清脆兴奋的声音远远地传开,让旁边纯洁的修女们都脸上失色。

    少女纯洁的蜜道剧烈地痉挛颤抖起来,猛烈挤压着粗大**,兴奋地压榨吸吮着里面的精液,让紧密交合的两个人都得到巨大的快感。

    艾尔华头脑一阵昏沉,却努力保持着最后一丝冷静,**在喷射的过程中,有纯洁的圣力从娇嫩蜜道上奔涌而来,一直涌到魔电龙枪里面,渗入他的体内。

    艾尔华眼睛通红,嗬嗬地低吼着,抱住少女温软娇躯颤抖许久,才将最后一滴精液射进她的纯洁子宫里面,渐渐回过神来,唇边露出了一丝快意的微笑。

    在无数次的实战锻炼之下,又经历了重伤恢复之后,就像凤凰浴火重生,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魔电龙枪越来越好用了,即使是这样的年纪幼小的稚嫩修女,也能有更多的圣力被吸收进来,混进他的体内黑暗能量之中,被它们侵蚀同化,增强着他的实力。

    射精之后,两腿有些发软。艾尔华松开手,让**后娇躯绵软的少女无力地倒在地上,湿漉漉的**从处女嫩穴中抽出,将**顶端洒下的精液滴落在少女纯洁无瑕的**上面。

    在四面涌来的咒骂声之中,晕眩地抬起头来,看着缚住的葳儿圣女,艾尔华心中怒火又一次燃起,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摇摇晃晃地走到旁边一个修女面前,低头向她看去。

    那个修女,年纪已经有三十出头,很成熟美貌的样子,声音温柔动听,可是现在却在用这悦耳的声音痛骂着他,在所有修女之中,数她骂得最为激动,泪水都在骂声中痛苦地奔流出来,将高耸的酥胸处衣衫浸湿。

    艾尔华微一吸气,黑暗力气涌向下体,**立即挺立起来,让他可以跨上一步,迅速捏住美女的玉颊,噗地一下将**的长枪刺入温暖洁净的樱桃小口中,直捣咽喉,将她声带中发出的咒骂声浪活活堵了回去。

    美女樱口被破处,泪水悲愤地奔流出来,皓齿狠命地咬住**,想要将它咬断,或是阻止它的前进,却被艾尔华狠挺腰胯,弄得牙齿都松了,**还是坚强地插进咽喉软肉里面,狠干起来。

    她那位清纯姐妹的蜜汁与处女鲜血,顺着**流进口中,被她含泪咽了下去。

    艾尔华在她的嫩口之中,狠插不休,直干得她窒息晕倒,才将**拔出来,撕开她的修女长袍和洁白内裤,将**顶在了她娇嫩的**上面。

    其他的修女看到这位深受她们敬爱的年长姐妹即将受辱,都红着眼睛爬起来,要冲上来跟艾尔华拼命。可怜她们的纤足都被绳索捆住,系在地面的木柱上面,再怎么用力,也无法挣开。

    艾尔华事先叫人在这里打了上百木柱,果然收到了奇效,得意地巡视了那些修女一眼,腰部狠狠下沉,**刺入纯洁**里面,嗤地刺破了保存多年的陈年老膜,一直插到最深处,**狠狠地撞在蜜室子宫上面。

    未经人事的花径被粗大**撕裂,美貌修女嘶声尖叫,从昏迷中痛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艾尔华那张英俊面庞上带着兴奋的微笑,将她按在地上,暴奸猛干,痛得她放声哭喊,泪水布满了漂亮的成熟脸庞。

    艾尔华按照刚才的方式,干了几下,突然拔出来,狠狠地冲向后庭,出其不意地轰破她的美菊,让这位修女姐妹的眼睛瞪大,嘶叫声更是惨烈。

    被她的菊道紧夹着,艾尔华爽得要死,在草地上按住她大干特干,催情力量奔涌过去,在两个洞中传入美女体内,让她无法抵抗,剧烈爽叫着达到了**,浑然忘却了世间的一切。

    所有修女都在呆呆地看着她,只见成熟端庄的库娃姐妹跪在草地上,后庭菊穴里面紧紧夹着男人的大**,雪白修长的美腿在草地上僵直地挺立着,俏脸仰起,朝着天空发出震耳欲聋的淫荡嘶喊,让修女们都快要听得晕过去。

    艾尔华畅快地在她的菊道里面射着精液,双手撕破她酥胸前的洁白袍服,伸进衣服里面捏扁**,在她的耳边低笑道:“处女宫的修女好淫荡啊,被干菊花,也能爽到**。”

    即使是在**之中,他的声音还是直接传到了库娃的耳朵里面,让她流出了羞惭悲愤和兴奋的眼泪。

    而葳儿圣女就在他们前方,看着艾尔华将**插到库娃的菊道里面射精,更是悲愤得金发都要直互起来。

    看着艾尔华一个个地替她的属下修女破处,环顾着满地被缚的处女宫修女,葳儿圣女心中已经明自了他的意图,知道从今天之后,所谓的处女宫中,将不舍再有一个处女最可恶的是,这魔徒如此邪恶,竟然都是一女三破,每一位姐妹都被他破处三处,不留半个处女,以此来作为对她的报复和打击。

    一想到这里,葳儿圣女就再也按捺不住悲愤的心情,泪水汹涌奔流,布满玉颊。

    艾尔华爽快地大笑着,欣赏着这行刺主谋的泪光,眼睛在她窈窕诱人的完美**上狠狠看了几眼,兴奋地在库娃修女的菊穴里面射出更多的精液。

    黑暗力量涌向下体,射精后的**保特着兴奋的直立状态,硬邦邦地从库娃修女的凄艳美菊中拔出来。带着前后两洞的处女血,又一次插进前面的嫩穴中,胡乱**几下,将精液抹在纯洁蜜道里面,作为对她的抚慰。

    干完之后,他从葳儿圣女身上恋恋不舍地收回视奸的目光,迈开发软的双腿,走到一个年龄身材和气质都与她相仿的少女身前,抓住头发,捏开玉颊,将**塞了进去。

    纯洁坚定的少女,互即开始了激烈反击,香舌精准地顶在马眼上面,奋力抵抗它的入侵,在这样奇异的初吻之中,渐渐被坚定挺进的**打败了柔滑香舌,**一直入侵,插到咽喉里面,让她只能悲愤地流着泪,承受已经被破掉一处处女的惨痛事实。

    艾尔华站在她的面前,前后晃动臀部,奸着她的温润玉口,目光却在望着一丝不挂的葳儿圣女,心里想像着是在奸淫她的樱口。

    葳儿圣女的清澈泪水也在流淌,透过泪幕看着他的目光,猜出了他的心意,不由愤怒地啐了一口。

    她的怒意,却让艾尔华感觉到快乐。总算能打破她平静的面具,这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了。

    看着她娇嫩的樱唇,艾尔华的**更加坚挺,兴奋地狠干着身下清纯少女的紧窄小嘴,催情力量从**透过口腔和咽喉肉壁,疯狂奔涌进她的体内,让少女的喘息渐渐急促粗重,眼神也迷乱涣散,樱口从抗拒到接受,最后在心中燃起的欲火催促之下,开始迫不及待地用力吸吮,拼尽最大的力气吮吸着,让紧窄湿润的樱桃小嘴紧紧地套在粗大**上面,丁香小舌在上面缠绕舔弄,柔滑美妙至极。

    艾尔华当然是被吮得很爽,在这初次**无师自通的美丽少女兴奋热情的吮吸之下,一泄千里,将**的快乐精液,猛烈地喷射到她的口腔香舌上面,甚至还将**颤抖地插进嫩喉之中,向着食道里面注入滚烫的精液,温暖着她的身体。

    精液里面包含的大量催情力量,直接进入到少女的身体里面,让她兴奋地哭泣流泪,娇躯剧烈地颤抖着,琼鼻发出娇媚狂喜的哼鸣,笼罩在修女长袍下面的雪白美腿紧夹着,大股的蜜汁从处女小洞里面流淌出来,将洁白内裤都浸得透湿。

    艾尔华爽够之后,倒在地上,有气无力地仰起头来,看着身后的葳儿圣女,对着那美妙倒影叹息道:“果然是处女宫的纯洁修女啊,光是干小嘴都能干得**!”

    听到这话,葳儿圣女一口气上不来,几乎晕过去。幸好白羊圣女看她可怜,从姑母的身后怯怯地走过来,小心地替她抚弄酥胸顺气,才没有让她被气哽死。

    葳儿圣女含泪看了她一眼,虽然明白她的好意,却只希望她不要管自己,让自己死掉算了。

    原来的她,还有刺杀计画作为支撑,让她有活下去的动力。现在桃露丝圣女被击伤逃走,艾尔华虽然受了重伤,却凭借魔徒的特异体质迅速恢复,还在她面前暴奸处女宫修女,意图消灭宫中所有处女,让处女宫变得名不副实,这样悲惨的巨大灾难,她死也不愿意看到。

    可是现实终究还是现实,她在晶莹泪光之中,清楚地看到艾尔华从地上爬起来,撕开那少女的衣衫和内裤,得意地将少女娇躯举起来,让**的嫩穴暴露在处女宫所有处女的面前,以显示处女宫的淫荡。

    这样的事实,让修女们为之失声,气满填胸之中,连话都说不出来,更不用说再继续痛骂他了。

    落得耳根清静的艾尔华躺在地上,强健的手臂握住少女纤腰,将她按在自己胯上,**的花瓣顶住沾满口水的**,双手用力向下一压,嗤地刺破处女膜,**直没至底。

    少女痛得尖叫一声,苏醒过来,低头看着自己已经被破处,又痛苦地大哭起来,悲痛欲绝。

    艾尔华兴奋地将催情力量透过魔电龙枪,打入她的处女肉壁中,让清纯少女在刚刚破处之时,立即兴奋地淫叫起来,再怎么努力也抵挡不住那么强大的黑暗力量,只能一步步地向堕落深渊接近。

    抱着这位酷似葳儿圣女的美丽少女,艾尔华与她变换各种姿势交欢,得意地在葳儿圣女面前展示自己的性技巧,以她属下修女为替身,狠干暴奸,心里想像着就像是在干葳儿圣女一样。

    少女的菊花也没有逃过劫难,被他一奸到底,可是催情力量的作用,让她在破菊时就达到**,兴奋地尖叫呻吟,淫喊声传遍各个修女的耳中,让许多纯洁修女都无法喘息,悲愤地晕眩过去。

    艾尔华又一次痛快淋漓地在她的嫩穴里面射精,作为对她的优待,然后将**爽晕的少女丢到草地上,自己拖着软绵绵的身体在草地上爬行,一直爬到一个晕倒的修女身上,二话不说撕开衣服,沾满处女血的**嗤地插进处女嫩穴中,让她在痛楚中睁开眼睛,看着艾尔华温柔的笑容,悲愤地嘶叫起来。

    很快,她的尖叫就变成了淫喊,艾尔华不顾一切地催动着黑暗力量,涌入她的体内,在短时间内让贞女变成荡妇,在自己胯下狂喜地摇晃着雪白娇躯,让葳儿圣女看看她宫中修女的淫荡程度。

    嫩穴、蜜菊、樱桃小嘴,一一地被他的**刺破。艾尔华兴奋地在这碧草如茵的牧场上狠干着美貌的修女,胸中因遇刺而积满的暴虐戾气。

    在这样狂烈的痛奸中,随着一**的精液发泄出去,狠狠地射到纯洁修女们的处女三洞里面。

    在愤怒与**纠缠之中,黑暗**已经被彻底引燃,艾尔华不顾一切地狠干着,渐渐沉入到极度黑暗的**之中,忘却了外界的一切,只顾不停地狠干,**狠狠地在无数处女**里面**,狂猛吸收着修女们体内的圣力,让他体内积蓄的圣力,达到前所未有的更高程度。

    太阳渐渐落山,艾尔华仍然在牧场草丘上抱住一名陌生修女的美丽身体,暴插狠干着,让那修女在兴奋**之中,发出激烈的淫喊,响彻在黑夜的牧场之上。

    在深重的夜色之中,小魔女带着圣女们,手中举着火把,围在艾尔华的周围,默默地看着他将那一个个的修女按在地上,摆成一个个的奇异姿势,用不同体位暴奸着她们,将大量的黄金精液射进她们窈窕美妙的玉体里面。

    她并不阻止艾尔华的奇异举动,反而是在劝阻各个圣女不要轻举妄动,应当静观其变,等待着魔王陛下从黑暗的**中醒来,因为魔神秘典之中,曾经记录过类似的情形。

    四面的堕落圣女们,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能够隐约感觉到艾尔华的身上有着强大的能量在流动,让她们不由自主地感觉到敬畏,并深深地被他所吸引。

    琪娜娜公主拿着玉瓶,兴奋地在哭泣的修女们身边爬动,时而在深夜中悄悄地打着哈欠,小声地念起咒文,将她们三处被破处的美妙洞孔中流淌的精液吸收进去,当然还包括其中两处被干破的处女鲜血。

    葳儿圣女被捆缚在旗杆上面,眼睁睁地看着悲惨的画面,圣洁泪水渐渐流干。在她的面前,处女宫的纯洁处女一个个地消失,渐渐地向着“无处女宫”接近。

    艾尔华抱住怀中纯洁的娇躯,没命地狠干着,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在一个个的处女嫩穴和嫩菊樱口中射精,在美丽修女们兴奋狂热的淫叫哭喊声中,孜孜不倦地进行着对处女宫修女破处的工作。

    无法计数的漫长时间涌去,当他疲惫至极、倒在山丘上的时候,天空中艳阳高照,将炽烈的光芒洒在他的健美裸躯上。

    这一大片山丘,一百个木柱上面,百名纯洁修女倒在地上,默默地悲伤饮泣着。她们的洁白长袍都已被撕碎,有的被撕光了身上所有衣服,有的只裸露出了下体,嫩菊紧穴中却也在流淌着精液和处女血,并不比那些被撕光了所有衣*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服的姐妹幸运。

    艾尔华闭目休息良久,缓缓地睁开眼睛,望着天空烈日,渐渐恢复了神智。

    伸手在山坡上撑起身子,他坐在厚厚的青草上面,望着山丘上大批美丽修女流血哭泣的壮丽场景,回忆着此前发生的一切,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在短时间内完成了“百人斩”的破处大业。

    缓缓回过头,他带着胜利的目光,望向一丝不挂、在清风中瑟瑟颤抖的**圣女。现在的处女宫,仅剩下她一个处女,而且小嘴都被他的**侵占过,最多也只能算一半的纯洁了。

    这就是放跑金牛性奴阴谋刺杀自己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艾尔华欣慰地微笑着,目光放肆地在她洁白坚挺的**处女**上巡视着,进行着对这位纯洁圣女的视奸游戏。

    在他的身前,一个清纯美貌的少女侧卧在地上,哀伤地哭泣着。她的修女长袍被撕碎了下面一半,嫩穴和菊花在流淌着精液与处女鲜血,嘴里也在向外流淌着精液,清丽面庞和樱唇上还残留着精液的痕迹。

    她是在这一次破处大战中,艾尔华干过的第一百个修女,琪娜娜公主还未来得及拿玉瓶收走她的处女血。

    艾尔华微笑着,翻身爬起来,从后面骑上了她的柔弱娇躯,**毫不客气地刺进她的**里面,进行快乐的**运动。

    尽管用了那很长的时间,干了那么多美貌修女,其间什么也没有吃,甚至没有喝水,只喝过一些少女初蜜纯洁眼泪之类的健康饮料,艾尔华却并不疲倦,还是这样神采奕奕。

    在他的体内,积存了大量的圣力,都是从这些处女宫纯洁修女身体里面吸收来的。这些至纯至洁的圣力,在黑暗力量的运作下,在他的体内循环往复,渐渐被黑暗力量同化,并不断地发挥出支撑他身体动作所需要的能量。

    一个娇俏可爱的粉红头发少女走上山丘,手中小心地端着一大杯洁白甘美的乳汁,慢慢地走到艾尔华的面前,跪下来微笑欣赏着那少女哭泣流泪的美态,柔声道:“主人,这里有一杯牛奶,是我从前挤好存下来的。你一直没有吃东西,先喝杯牛奶吧。”

    嗅着那熟悉的甘美**,艾尔华眼泪都忍不住要流下来。

    那头美丽性感的性奴奶牛,就这么脱缰逃去,不见了踪影,小魔女到处追踪也找不到她,害他以后没有美味牛奶可喝,这是何等大的损失!想想也是意料中的事,桃露丝圣女作战那么多年,战斗经验丰富,防止敌人追踪的经验应该也差不到哪去?到南方的各条道路虽然不多,但要是穿山越岭,越过山脉逃向南方,又让小魔女到哪里抓她去?

    颤抖的双手伸出,极为珍视地接过杯子,艾尔华轻轻啜饮了一口性感奶牛留下的美味乳汁,心中怀念着她窈窕美妙的玉体,在床上、草地上的绝美风情,感触的泪眼看着琪娜娜公主,哽咽道:“真是多亏你有心了……可是我的奶牛……”说到这里,眼泪唰地流了下来。被人夺去奶牛的痛苦,化为了悲愤绝望,让他抬起头来,怒视着旗杆上的葳儿圣女,恨不得立即冲上前去,把她下面的两个处女洞干得流血流蜜,在自己身下哭泣淫叫,让她的处女宫再没有一个处女

    琪娜娜公主很同情地窃笑着,散发着幽香的樱桃小嘴凑到他的耳边,幽幽地道:“主人,我刚才问过水瓶宫的那个贱人了,她承认她早就知道桃露丝圣女要逃走和刺杀主人,连掩饰都不掩饰……哼,我早就觉得她这些天不太对劲,好像在等着主人死一样……”

    艾尔华眼睛立即瞪大,怒火从心底燃起,一直烧到顶门上,头发都几乎要着起火来。

    他满眼怒火熊熊,跳起来喝道:“那个贱人在哪里,快给我带上来!”在疾速跳起的动作中,粗大坚硬的**在身下清纯修女的嫩穴中一带,将破裂的凄美花径中的创口撕得更大,本已凝结的处女血又奔流出来,让那可怜少女发出娇弱的惨叫声,扑倒在地上,粉拳捶打着草地,放声大哭。

    艾尔华已经顾不得去管她,粗大**挺立在灿烂阳光之下,在怒火燃烧中,放射着明亮的碧绿光芒,随着他转身的动作,豪迈地挥舞开去,将上面所带的精液洒落到琪娜娜公主的俏脸上以及她手中的杯子里面。

    琪娜娜公主却不在意,低头看着纯白色的牛奶中混着黄金色的精液,兴奋地微笑着,端起杯子,将那残剩的小半杯牛奶高兴地喝了下去,就像品尝珍品一样,细细地品味着那美妙的滋味,想起这杯饮料的提供者之一已经逃去无踪,不由惋惜地发出了幽幽叹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