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章相恋逃亡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尔华跪在牧场碧草上面,用力挺动胯部,狠狠地暴奸着身下被牢牢捆住的非纶,**在这成熟美貌的修女菊穴里面快速**,每一下都带出鲜艳的处女血来,让她的下体被染红,臀下渐渐形成一片血泊。

    与此同时,他还在迅速地默念咒文,从手心中召唤出一个个的治疗光球,不断地放在自己的左臂和肩膀上面。

    在他的身边,小魔女与柏琳娜在帮助他按住左肩臂膀,努力固定住碎裂的骨骼,让他的疗伤更有效果。

    另外一些圣女与贴心的性奴们也都赶来,跪在他的身旁,围成一个圆圈,呆呆地看着他,眼中都有悲愤之色。

    桃露丝圣女居然从牧场中逃出去,一旦她出现在众人面前,所谓爱尔莎圣女的谎言就会被揭穿,那些信奉生命女神的信徒们,都会对爱德华王子产生怀疑,进而影响到南北双方对峙的实力对比。

    更何况,她本身就是强大的战斗圣女,作战经验丰富。只要她能够恢复实力,并挥军北上,甚至有可能收伏金牛军,对北方的政权产生极大的威胁。

    艾尔华努力治疗着自己碎裂的骨头,只觉左半身痛得钻心,让他龇牙咧嘴,虽然下体还在紧窄菊穴里面,却并不是像从前那样,因为剧爽而龇牙咧嘴的样子。

    非纶趴在他的身下,樱桃小嘴被一条内裤堵住,无法发声,只能默默地流着眼泪,承受着艾尔华的痛奸,发挥着他的止痛剂的作用。

    幸好被她紧窄花径和处女菊道夹得很爽,让血液中产生了晕眩舒服的因素,艾尔华才没有痛得昏过去,一边用**吸收着她体内不多的圣力,一边咬牙道:“今天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既然她逃了出去,只怕就会有麻烦。该怎么补救,你们有什么建议?”

    小魔女跳了起来,脸色郑重地叫道:“我去追杀她,一定要把她抓回来。”

    被她的动作牵动到了伤势,艾尔华痛得闷哼一声,咬牙往左臂放了一个治疗光球,恨声道:“多带些人去,那女人的实力恢复了好多,不一定能轻易逮到她。再说她已然逃走,一定会想办法隐藏身份,寻找隐密道路逃走,不一定能抓得到她。我们还得另想办法,万一她真的逃到了南方,或者在众人面前现身了,该怎么办才好?”

    天秤圣女点头应声,惶然道:“我已经下令军队去追杀了,所有关卡都在戒严,让他们准备捉拿两个同行的女子。可是她若是现身在南方,说出真相,对金牛军发出召唤,让各军士兵与平民们一起反对我们,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

    下体一阵**的兴奋感涌来,艾尔华晃了晃左臂,只觉左手已经可以活动自如,便伸手将非纶口中的内裤抽出来,不等她发出声音,就将**从她的菊穴里面拔出,狠狠地插进她的处女樱口里面,**顶开咽喉软肉,在她的处女食道里面剧烈地射着精,享受着被处女小嘴吮吸紧咬的舒爽滋味,一边还在舒服地呻吟,断断续续地道:“关于这个问题,我倒是有个办法,艾薇尔你先去追杀她,如果抓不到的话,就把你的幻术应用一下吧。”

    夜幕笼罩的深山之中,阴暗的密林里面,一个健美身影在林中疾速奔行,沿途洒下圣洁的幽香,里面带着隐约的乳汁香气。

    滚密的金发在风中飘动,桃露丝圣女脸上带着坚毅悲愤的神情,紧紧拥抱着怀中美丽少女的柔媚**,两个人身上只披着一匹布,遮掩着她们完美无瑕的雪白美体,将她们牢牢地缠绕在一起。

    虽然是完美无瑕,可是在洁白玉体上面,还残留着点点斑斑的精液以及少女菊蕾流出来的处女鲜血。因为是在逃亡之中,行动仓促,她们甚至来不及停下来进行洗浴,带着满身的精液就这样连夜奔行,在健美长腿奔跑的过程中,时而有精液从花瓣里面流淌出来,染在白嫩的大腿根部位置,随着奔跑带出的风速流动,渐渐干涸,残留在绝代美人的隐密部位。

    桃露丝圣女大步奔行着,只觉胸中似有烈火燃烧,让她只有透过这样的疾速奔跑,才能发泄出心中的悲愤委屈。

    在冲出牧场之后,她纵马冲破军营。沿途之中,那些魔徒士兵本领低微,没有人能够拦得住她,让她顺利地杀出重围,一直向着深山的方向驰去。

    因为知道小魔女的实力,并对她的追踪本领怀有戒惧,桃露丝圣女在来到山下密林中时,就放弃了那匹骏马,让它顺着大路一直向前奔驰下去,自己下马步行,进入深山,借着密林的掩护,一直向西南方目奔行。

    她的动作敏捷有力,即使是在骏马难行的崎岖山道上,也能轻松地跃过阻碍,一路翻山越岭,连夜赶路,迅速地远离王都和牧场,让后面的敌人难以追上她。

    坚强的少女温柔地依偎在她怀中,感受着她酥胸前柔滑暴乳紧贴着自己的身子,脸颊微红,将螓首轻依在她的肩上,微微地娇喘着,享受着被圣女殿下拥抱照顾的美妙滋味。

    有的时候,她也在轻声自诉,希望桃露丝圣女将她丢下,免得耗费体力,不能迅速逃到南方,却被桃露丝圣女低声喝斥,禁止她再说这种话,两个人继续陷入沉默之中,在圣女奇快的奔行速度之下,向着南方冲去。但桃露丝圣女终究不像以前那样身体强健,没日没夜的纵欲交欢,让她圣洁的身体受到了损害,而且在逃走之前还经历了激烈交欢与交战,现在连夜赶路,奔得快了一些,还是让她有些疲惫,发出轻微的娇喘。

    嗅着她鼻中发出的带有幽香的温热呼吸,蕾莉安抬起头来,看着高贵美丽的圣女殿下,琼鼻中穿着一个金环,环上所系的金链缠在玉颈上,这奇异的情景,让她看得有些难过。

    刚才在战斗的时候,桃露丝圣女一直都是将金链在玉颈上绕两三圈,就这样带着金链进行战斗。

    现在急于赶路,躲避后面敌人的追袭,也没有来得及将它解下来。蕾莉安徽垂美目,幽幽地道:“圣女殿下,如果你累了,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吧!”她现在不再说让桃露丝圣女放弃她,将她丢在林中自生自灭,是因为明知道说了也不会得到同意的。

    现在这个提议,却得到了桃露丝圣女的认可,她轻轻地喘息着,放缓了脚步,四面张望,希望能找到一个休息的地方。

    远处传来了水声,让她精神一振,脚下加速用力,朝着水声传来的方向奔去。

    穿出丛丛密林,她抱着怀中少女娇柔美体,站在树林外面,张首望着眼前的风景。

    高高的山峰上,有泉水流淌出来,汇聚成河流,顺着山岭向下奔流,在悬崖峭壁处形成了巨大的瀑布,如白练般从高空中挂下来,轰然击在岭下的岩石上,发出剧烈的轰响。

    这一对美丽女子,身上波着宽大的布匹,光滑的躯体紧密相拥着,站在密林外面,看着这一片险峰瀑布美景,被这塞大的场面震撼,脸上都现出神往的光芒。

    在瀑布下面,遍布鹅卵石的河滩后方,一座小小的木屋矗立在距离瀑布不远处,看上去像是年久失修的模样。

    桃露丝圣女的脸上现出戒备的神色,怀中抱着美丽少女的光滑**,悄悄地向那边接近,来到木屋外面侧耳倾听,然后推门进去,见到里面空空荡荡,并没有人居住。

    看起来,这里从前是有人住过的,但现在已经被人遗弃不用。

    桃露丝圣女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能有这么一间木屋,虽然设备简陋至极,蕾莉安也可以不必露宿林中了。

    少女清纯的面庞上,也现出欣喜的微笑,纤柔玉臂仍然环抱着桃露丝圣女的腰肢,仿佛不忍离开她一样。

    感受着她娇嫩的**肌肤摩擦着自己的身体,桃露丝圣女玉颊微红,迈步走到,低头看一看,见这张床虽然简陋,倒也还干净,像是不久前有旅人睡过的一样。

    这里没有别人,只有她们两个。接下来,就是要去洗澡,将身上沾染的淫秽尽都洗刷干净,来庆祝她们能够从被淫虐的屈辱处境中逃出来,就像获得了新生一样。

    她随手掀起身上波着的宽阔布匹,将它扯开,丢到床上,准备用它作为床单和被子,今天晚上就这么凑合着过上一夜,明天再想别的办法。

    雪白柔美的美体暴露出来,这一对绝色美女站在屋里,在窗外射入的月色映照下,完美的娇躯散发着莹润的光芒,几乎令天上的明月都为之失色。

    蕾莉安依然靠在她的怀中,被她的手臂抱着柔滑**,微垂螓首,看着她雪白丰满的高耸玉峰,紧贴着自己的身体,**上还拈着艾尔华喷出的鲜血,一滴洁白乳汁从**中渗出来。

    散发着奇异的桃露丝圣女也不由自主地在欣赏着她的少女娇柔美体,纤美娇躯充满着优美的曲线,手掌能够情楚地感觉到她**的柔软滑嫩,而少女最隐密的部位也暴露在她的面前,可以清楚地看到少女柔嫩的花瓣张开着,还在微微地颤抖。

    暖味的情愫在屋中迷漫开来,美丽少女玉颊羞红,俏脸贴在她的雪白暴乳上面,耳中仿佛能听到两个人的激烈心跳声。而圣女殿下的灼热目光仿佛有实质一般,落在她的私处,让少女花瓣都渐渐发热,娇躯颤抖得更加厉害。

    她们的身体都在渐渐地发热,呼吸急促,脸颊红润,在沉默之中,心中都充满着奇异的**。

    就在桃露丝圣女几乎忍耐不住的时候,少女的娇躯颤抖得更加剧烈,下体娇嫩花瓣在颤抖之中,将一丝液体从体内挤了出来,染在嫩穴和大腿根部,现出淡淡的金光。

    桃露丝圣女娇躯剧震,目光如被磁石吸引,牢牢地盯住那黄金色的精液。

    这样的精液,是那那少年独有的体液颜色,再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射出这样的精液。

    就像一桶冷水从头浇下来,桃露丝圣女的心也堕入冰宫般,欲念立即消退,心中充满了悲愤,嫉妒的怒火如毒蛇般噬咬着她的心,让她的玉体微微地颤抖起来。

    少女委屈的哭泣声,在屋中幽幽地响了起来。她也看到了自己下体花瓣,知道那里流出的是什么,也知道圣女殿下为什么会突然变了脸色。可是她是被迫与那邪恶王子交欢,因此才会在体内留下他的精液的啊!

    桃露丝圣女心中也并不是责怪她,在自己的体内,**与菊道里面都残存着他的精液,甚至口中还带着精液的味道,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这可怜少女呢?可是她心中终究难过,抱着美丽少女,迈步走出木屋,默默地向着瀑布走去。

    在瀑布之中,两个绝美女子相对站立着,让清亮的水流从头上浇下来,将她们一丝不挂的完美体打湿,洗涤着身体的淫秽,期待着将难耐的淫辱经历也都一起洗去。

    心中的痛苦终究还存在,美丽少女在瀑布水流中低着头,默默地饮泣着,想着这些天被淫辱凌虐的残酷经历,还有自己失陷在魔徒手中的母亲兄弟,痛苦至极,想着自己现在逃走,他们不知道要受什么样的残酷折磨了?

    母亲跪在魔徒身下吮吸**被奸得后庭流血的凄惨场面重新出现在脑海里,蕾莉安不敢想像母亲这一次要受到什么样的折磨凌辱,会不会被那邪恶王子捉住放在锅里,直接煮了吃肉?头脑一片混乱,就像要发疯一样,让她不敢再想下去,在清澈水流中轻轻移动着玉足,来到桃露丝圣女面前,屈膝跪了下去。

    清丽面庞上带着虔诚崇敬的神情,纯洁少女跪在桃露丝圣女的胯下,抬起玉手,温柔地替她清洗着身上残存的精液血迹,仰起头来,看着她雪白修长的**中间,那微微开启的粉红色花瓣,心神迷醉,几乎就要轻轻地吻上去。

    她及时阻止了自己亵渎神圣的想法,纤手抬起来,在圣女殿下的**上轻拂着,借着上方冲下的清澈水流,情洗去雪白柔嫩的大腿根部所残留的精液,玉指渐渐碰融到花瓣上,温柔地情洗着它,将上面的精液一点点地情洗干净。

    桃露丝圣女站在瀑布水流之中,健美玉体充满了高贵圣洁的气质,低头看着这坚强的少女跪在自胯下温柔服侍着自己,感动与温柔情感已经将心里填满,缓缓伸出玉手,将她拉了起来,轻轻地揽在怀中,抚摸着她柔嫩的身体,替她情洗去身上的淫秽。

    健美有力的玉手,探入少女的胯间,温柔地抚摸着花瓣,借着清亮水流将上面的精液洗净,娇嫩的大腿根部被她的手指拂过,让美丽少女都忍不住轻轻地颤抖。

    葱指按在菊蕾上面,轻柔抚摸,将干涸的血迹在水流中拂去。

    蕾莉安徽蹙娥眉,后庭菊蕾终究还是初破瓜不久,被她摸得有些疼痛。

    但她却并不呻吟,轻轻地咬住樱唇,默默地抬起手,抚摸着圣女殿下的丰满酥胸,将那高耸的玉峰上面血迹精液都清洗掉。

    记得黄昏前在草地上,艾尔华曾在这里进行淫秽的乳交行为,并将精液射在圣女殿下的乳峰和脸庞上面,蕾莉安想起那一幕,就不禁心中酸楚,嫉妒与愤怒的情感一起涌起,娇躯微微地颤抖着,伸出手臂,轻轻地拥住了身前健美柔滑的玉体,清丽面庞贴在桃露丝圣女的身上,默默地饮泣着。

    天空中,隐约现出一缕晨光。

    在清晨的光芒之中,险峻的山峰下面,宽阔的瀑布从高处奔流倾泄下来,清澈的水流击在岩石上,水花四溅,晶莹美妙之极。

    在瀑布中,一对绝美的女子相互拥抱着,被晶莹水流打在头上,冲刷着她们雪白柔美的玉体,这情景如此感人。

    心中的痛苦与温柔情感一起涌起,她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感觉到心贴得如此之近,让她们的心都仿佛要融化一样。

    如熊熊烈火在心底涌起,桃露丝圣女的玉颊渐渐变得红润,呼吸也急促起来,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欲念,伸出玉手,将少女娇柔美丽的美体抱了*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起来,搂在怀中,迈步向岸上走去。

    经过相互细致的情洗,她们的玉体已经被洗得干干净净,肌肤洁白娇嫩,酥胸**和雪白娇臀上却还残留着艾尔华深深的齿痕,与纯洁无瑕还有着一点距离。

    迈步走在清澈河流中,桃露丝圣女急促地娇喘着,抑止不住地低垂螓首,轻吻在少女柔软的樱唇上面。

    蕾莉安徽闭双眸,却颤抖地伸出藕臂,搂住她的玉颈,热烈地回吻着她,丁香小舌灵活地钻进娇艳朱唇中,与她进行着亲密的舌吻。

    桃露丝圣女的心在狂热地跳动,玉足踏出脚步,软绵绵地似踩在云彩上一样,低头热吻着怀中美丽少女,在心神迷乱之中,不知不觉地走到河岸边的木屋里,随手关上门,来到床边,轻柔地将少女纤美**放到床上,低下头,温柔地欣赏着她的美态。

    在床上,铺着长长的布匹,被选起来作为床单使用。而可爱的少女,满脸绯红地躺在床单上面,蜷缩着玲珑有致的雪白娇躯,看上去娇媚至极。

    桃露丝圣女心中的火焰温暖地燃烧起来,映亮她的心房,无可抑止的渴求,诱她缓缓爬上床榻,用温柔的动作将蕾莉安拥在怀中,轻柔地吻上了她的樱唇。

    蕾莉安轻轻地喘息着,美目迷离,柔顺地回应她的吻,轻柔蜜吻中,彼此交换着唾液,纤美玉手也在对方滑嫩玉体上迫切地抚摸着,直到她们紧密地相拥在一起。

    桃露丝圣女玉颊绯红,娇喘着压在她的身上,颤抖地分开了少女修长洁白的美腿,自己的玉胯温柔地贴上去,四片湿润花瓣,轻轻贴到了一起,那美妙的融感,让这两位绝美女子都发出了**的娇吟。

    温柔快乐的情感从身体一直传到头脑之中,桃露丝圣女低低地呻吟着,玉胯开始磨动,美妙花瓣在少女娇嫩**上研磨着,紧紧地贴合着,穴口嫩肉黏在一起轻柔摩擦,滚滚的情意随着快感一同涌上她们的心房。

    这两位美女的阴蒂相互碰融,酥胸也紧贴在一起,嫣红**轻轻碰在一起,在娇喘声中温柔摩擦,让她们最纯洁隐密的六点相融摩擦,快感一**地涌来,娇喘呻吟声与轻柔蜜吻的声音,在小屋里轻轻回荡。

    欲火渐渐越燃越烈,桃露丝圣女无法按捺住自己的**,用力压住身下美丽少女,各处雪白肌肤都在紧贴着,热烈地狂吻着她的樱桃小口,下体的小嘴紧贴研磨,速度越来越快,让少女激烈的尖叫声响了起来,柔媚万端,充满了颤抖的喜悦之情。

    轻轻闭着美目,蕾莉安的心中也有烈火在燃烧,喜悦兴奋一起涌来,为自己终于得到圣女殿下的宠爱而惊喜羞涩。

    这是她们第一次正式地**,从前的亲热都是被艾尔华逼迫,只有这一次,她们已经逃脱了他的魔掌,可以在这爱的小屋中尽情**,不必惧怕被别人发现。

    桃露丝圣女的美丽眼睛,已经在兴奋中变红,压住身下少女,肆意地蹂躏着她,玉指并拢,深深地插进少女嫩穴中,飞速地**着,玉指摩擦着少女娇嫩蜜道,让她在兴奋中快乐尖叫,在**里幸福地晕死过去。

    桃露丝圣女兴奋地微笑着,胯部又一次压住在**中醒来的少女,美妙花瓣用力摩擦着她的嫩穴,在兴奋的顶峰上一次次地**,欢乐得快要在被此的拥抱中死去。

    美妙的花径在**之中,颤抖痉挛着,将里面残存的精液挤压出来,黏合在四片花瓣中间,成为了她们**时摩擦花瓣的润滑剂,里面所包含的催情成分,更让她们兴奋,增添着**的快感,让这一对美女摩擦**的速度变得更快,在**的快感中,一同快乐地飞上云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