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章性爱杀机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青翠草地之上,久经蹂躏的桃露丝圣女美丽的脸庞上充满杀意,玉手已经抬起,蕴含着巨大的力量,在瞬间将速度提升到极致,朝着艾尔华的心脏直击而去。

    在圣女之泪的帮助下,她的实力在刹那间陡然提升数倍,纵然还未回复原有的强大实力,但要击杀射精时防御松懈的魔徒,已经足够了。坚强美丽的圣女殿下,柔韧花径在颤抖痉挛着,紧紧套弄吸吮着英俊少年的**,承受着他喷射进来的滚烫精液,眼中却带着冰冷的杀意,用尽所有力量,向着这以最亲密姿势与自己结合的少年发出雷霆怒击,只想将他当场击杀在自己身上,再不能将**插进下一个女子的体内。

    她的玉手,携着巨大的力量,迅若雷霆地击到艾尔华的胸前,只要能拍实了他的胸膛,足以将他射精时猛烈跳动的心脏当场击碎,再无一丝生理。

    天空中,夕阳已经西沉,落日的余晖洒在这美丽圣女完美的玉体上,极端的美丽在她身上散发出来,让他们亲密交合**射精突袭刺杀的画面,如油画一般,充满了残酷与圣洁相融合的强烈美感。

    轰然巨响声中,桃露丝圣女的玉掌接着雷霆万钧之势,猛烈地轰击在艾尔华的左腕上,将他的手臂当场打断,身体也向后飞射,嘴唇张开,朝着她喷射出一口鲜红的热血。

    凭借着射精时突然涌起的危险预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艾尔华勉强将左臂护在胸前,挡住了桃露丝圣女的雷霆怒击,但左臂也被击得骨折,连同手臂后面的肋骨也当场断了三根。

    身体向后飞射,正在射精未止的**在这过程中被拔了出来,朝着圣女殿下的美妙花瓣,射出新的一股精液,噗地射到她的如玉小腹上,连同雪白大腿根部,也被精液射中,一片湿润。

    与此同时,身受重伤的艾尔华也在张嘴狂喷鲜血,殷红的血流从口中喷射出来,在空中化出诡异的形态,朝着她高耸的酥胸暴乳射去。

    **抬起来,在空中跳动着,激烈地喷射着精液,大股的灼热械体在空中穿过般红血流,噗地射到她的美丽容颜上面,而鲜血却喷中了她的雪白酥胸,让波涛汹涌的**被鲜血覆盖,充满了残酷的美感。

    桃露丝圣女原本平静痴迷的面庞,已经是布满杀机,怒视着这刚刚还与自己亲密交欢的英俊少年,玉手在草地上一撑,纵身向前扑去,誓要当场击杀魔徒,彻底斩草除根。

    艾尔华的身体在空中向后飞射,左臂骨折处痛得钻心,看着手臂下弯的程度,自己也不知道里面的肋骨断成了多少截,却也无暇去管,只顾大口喷着鲜血,心中念头疾转,思虑着逃生的途径。

    桃露丝圣女为什么会突然情醒,而且实力提升这么多,对自己陡下杀手,他已经来不及多想,只是在身体被击飞出去的刹那之间,用力伸出双腿向下踩去,刚一接触到草地,便纵身后跃,希望能逃避开桃露丝圣女的追杀。

    但桃露丝圣女却如雌豹般疾追而来,美丽面庞上充满了杀气,眼中的凌厉杀机,如刀锋般令人心寒颤栗。

    大步前冲之中,她的雪白玉手握紧成拳,疾速向前击去。力量之强,速度之快,甚至撕裂空气,发出刺耳的裂空之声。

    艾尔华口中喷射着鲜血,右臂勉强提起来,用尽余力挥拳抵挡着她击来的铁拳。轰然一响声中,他的身体又一次被击飞,内腑受到剧烈震动,口中喷出鲜血的速度更是激烈至极。

    虽然是眼前发黑,艾尔华还在将力气运足到双腿上,踩着青草,疾速向后飞退。而眼前的美丽圣女,却也在大步狂奔,疾追而来,玉拳凌空劈来,接着强烈的斗气,重重地击向他的身体,纵然他拼力挡住,还是忍不住要喷出鲜血,内伤更是加倍沉重。

    夕阳西照之下,在碧草如菌的牧场上,美丽至极的桃露丝圣女赤露着雪白玉体,一丝不挂地在草场上狂奔,追杀着刚才还在与她合体交欢的英俊少年,这情景,如此地残酷凄美。

    狂怒的火焰在她美丽的眼中迸射出来,玉手握紧成拳,接着巨大的力量,如雷霆般猛烈地向他狂击而去。而她健美的雪白美体上,暴乳跌荡,柔嫩酥胸上喷洒着他喷出的鲜血,雪白鲜红,令人触目惊心。

    大步狂奔之中,雪白修长的**中央,美妙的花瓣里面,一股股的精液从圣女**中流淌出来,记录着他们刚才的疯狂爱恋,与现在必欲置对方于死地的残酷追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轰然巨响在牧场上不断响起,斗气猛烈地轰击在一起,让艾尔华受的伤更加沉重,口中喷射出的鲜血,更形残酷。

    桃露丝圣女的一双玉臂,如狂风暴雨般疾击而来,让艾尔华只能拼力抵挡,同时疾速后退,如飞般掠过草丛,却无法避开**美女的追杀。

    “轰”的一声巨响声中,桃露丝圣女双拳猛烈轰击而来,艾尔华只有一只手能够抵挡,重伤之下又转了稍缓了些,被桃露丝圣女玉拳轰在左肩上,当场将肩骨轰得粉碎,整个人被击飞出去,远远地落在草丛里,发出一声闷响。

    桃露丝圣女美丽的眼睛里烈火熊熊,丝毫不想给他喘息的机会,纵身疾跃,如离弦利箭般向他飞射过去,一心只想置他于死地,将他杀死在草丛里,以洗雪自己多次被奸、饮精喝尿的耻辱。

    艾尔华剧烈地喘息着,奋力在草丛中撑起身子,看着那曾在自己胯下温顺至极的美丽圣女,如夺命煞神般疾冲过来,眼前阵阵发黑,已经无力抵御她的搏命一击,只能绝望地叹息一声,心里想着,难道自己的生命,就要葬送在这养奶牛的牧场上吗?

    夕阳已经落到地平线下,一丝不挂的美丽圣女疾速飞射,雪白窈窕的玉体散发着晶莹的光泽,眼中的杀机怒火,似比太阳的光芒更加炽烈。

    半空中,剧烈的轰鸣声响起。疾风狂卷,乌云聚集,大片的冰锥从乌云中飞射下来,疾速射向地,将桃露丝圣女的**娇躯笼罩在里面。

    美丽圣女的眼中射出令人心悸的寒光,仰天怒吼一声,挥拳向上击去,斗气奔涌中,将天空中落下的大片冰锥击得粉碎,脚步不停,疾速冲向前方的艾尔华。

    马蹄声突然响起,在远处的牧场上,两匹骏马飞驰而来,为首一匹骏马上面侧骑着一位绝色美女,英武粗豪之中隐含着妩媚风骚的气质,柔顺长发分为三部分,正中的柔发为纯白色,两边的长发却是乌黑发亮,气质奇异迷人。

    在她的身后,马背上驮着一个美貌修女,三十五、六岁的模样,被捆得结结实实,桃露丝圣女认得那正是自己过去在金牛宫时的副手非纶,宫中大小事务都是她在管理,两人情谊深厚,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却被捉了来,一直来到这牧场上。

    侧骑在第二匹骏马上面的,却是岑瑟儿圣女。她在马上挥舞着双手,口中疾速念动着咒文,召唤着天空的冰锥,铺天盖地向桃露丝圣女打去。

    尽管桃露丝圣女在努力抵挡,冰锥落下的势头却越来越是猛烈,如狂风暴雨般劈在她的身边,有几根冰锥疾速射来,击破了她的防御,将她的雪肩玉臂划出道道伤口,鲜血从伤痕中进流出来,让这绝美的裸女,更充满了壮烈凄美的意味。

    蹄声急促响起,那个她不认识的绝美女郎挥舞皮鞭,催马飞奔而来,却是北方护路军的统领柏琳娜,因为回王都述职,在路上遇到了岑瑟儿圣女,因此好心地帮她带着不听话的修女,一同来见爱德华王子。

    在柏琳娜的背后,被捆在马背上的美貌修女瞪大眼睛,凄厉地叫喊道:“桃露丝圣女殿下,你果然还没有死。”她本是金牛宫中最重要的修女之一,与桃露丝圣女情深谊厚,多年来感情一直很好。自从艾尔华接收了金牛宫之后,就将她闲置起来,不让她管事,但是她住在金牛宫里,还是看到一些让她疑惑的蛛丝马迹。

    尽管对爱尔莎圣女的崇敬蒙蔽了她的眼睛,但是自从圣女修道院分裂时,有谣言从各宫修女中传出来,说是桃露丝圣女还没有死,是被爱尔莎关押起来,甚至还有人说爱尔莎圣女本是男人,因奉了那魔神的命令前来颠覆圣女修道院的。

    各种流言到处传播,让她不知道哪一句才是真的?这些天来,她心里一直在痛苦地斗争着,最后终于下定决心,要亲自去找出真相,如果桃露丝圣女殿下真的还活着,那就更有帮助圣女殿下的必要了。她是金牛宫的修女,不像其他几宫的修女那样要被关押起来,行动比较自由方便。在她的不懈努力下,终于从桃露丝圣女和爱尔莎圣女先后用过的卧室里面找出了几件秘藏的情趣内衣,却是艾尔华悄悄让人做好,闲着没事打扮自己性奴用的。

    这样的淫邪物品让非纶眼前发黑,终于相信那些关于爱尔莎圣女的流言,从此暗中串连,希望能将那些被关押的修女们解救出去,然后再查找真相,寻访流言中还未死去的桃露丝圣女。

    可是就在她带着其他各宫修女准备逃亡的时候,却被岑瑟儿圣女发现,带兵围住了她们。非纶与修女们索性大闹起来,占据了一所院子顽抗,誓死不肯从里面走出来,要看一看哪个士兵敢于强行拉她们出去。

    幸好天秤圣女带着大批信奉魔神的少女赶来,接收了所有事务,将她们强行拉了出来,捆得结结实实。小魔女也接着赶来,下令将非纶这闹事的祸首带去交给爱尔莎圣女处置。

    岑瑟儿圣女因为事务繁忙,有两天没有见到艾尔华,**里面早已痒得不堪忍受,趁机提出自己带非纶去牧场上,在路上遇到了柏琳娜,就一同向牧场赶过来。

    牧场上,桃露丝圣女正在疾速飞奔,听到非纶的凄厉嘶喊,不由心头剧震。

    抬起头来,看到熟悉的副手非纶被捆在马上向这边带过来,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望向这边,美丽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惊喜悲愤、痛苦凄伤的复杂情感,让她恍然想起,自己现在正一丝不挂地大步奔跑,下体还在向外流出男人的精液,这副模样被亲密的副手看到,实在是让她羞惭得无地自容。

    尽管心智坚定,她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迈开**大步奔行的动作也不由放缓了一些。

    在这一刻,一股精液随着她身体的震动从敞开的花瓣中流淌出来,在雪白娇嫩的大腿根部现出奇异的光彩。

    非纶已经是成熟女子,就算没有见过这情景也可以猜出真相,再看看正从草丛中奋力爬起来的艾尔华,面孔依稀仿佛,正是爱尔莎圣女的模样,下体却晃动着一根粗大**,上面沾满了精液蜜水和处女鲜血。

    看到这令人震恐的情形,非纶什么都明自了,不由张开樱唇,向天发出悲愤凄厉的尖叫。

    尖叫声传到桃露丝圣女的耳中,让她眼眶发热,羞辱委屈的泪水几乎要流出来。但她随即就坚定了心意,不再多想其他的事情,疾速冲过去,挥起玉拳,凌厉击向艾尔华的脖颈,只想一把将他的咽喉打碎,然后把他的头揪下来。

    艾尔华站在草丛中,费力地喘息着,右臂拼命地举起来,奋尽最后一丝力气,猛烈击向前方,拳锋处斗气奔涌,与桃露丝圣女的玉拳碰撞在一起。

    两股强大的斗气猛烈撞击,发出轰然巨响。艾尔华的身体像断线风筝一般,朝着后方飞射出去,在空中划过弧线,重重地落向地面。

    一匹战马闪电般地驰来,马上英武狐女伸出手臂,用力将他接住,顺势抱在怀中,瞠目怒视着桃露丝圣女,大声喝道:“贱女人,刚跟男人干完,就想要谋杀亲夫!”

    桃露丝圣女听了这话,心上就像被巨锤痛击一般,满脸通红,羞怒欲死,也不多话,迈开大步,就向她飞速冲去。

    天空中的冰锥骤雨,在刚才停了一下,突然又铺天盖地落下来,将她整个笼罩在里面。

    桃露丝圣颤然知道那是岑瑟儿圣女施展的冰系魔法,立即挥拳轰击,将落下来的无数冰锥击得粉碎,脚下不停,依旧迈步疾冲,踏过青翠草地,闪电般地向前冲去。

    艾尔华倒在柏琳娜的怀里,费力地喘息着,左半边身子已经麻木,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

    在他的目光中,看到那美丽女子飞奔而来,动作优美矫健至极,让他想起从前在奥运竞赛场上的女运动员,心中突然升起自豪感,仿佛真的干过了那些漂亮的女运动员一样。

    看着她胯下流出的精液和身上到处布满的精液痕迹,艾尔华知道自己这位性奴比从前电视上见到的那些女运动员都要美丽无数倍,而且奔跑的速度之快,要远超所有的奥运选手。

    只可惜这位近乎完美的性奴突然发难反叛,让自己就要失去这个美丽性奴了。

    在电光石火之间,他的心中胡思乱想,闪电般地掠过这些念头。

    与此同时,桃露丝圣女已经冲到马前,玉拳疾挥,挟着巨大的风声向他击*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来。

    柏琳娜立即擎出钢刀,闪电般地向她劈落,却被桃露丝圣女一拳轰在刀背上,震得柏琳娜虎口开裂,刀身几乎脱手。

    桃露丝圣女虽然也被震得胸中气血翻涌,却丝毫不停顿,右手一拳随即轰去,沉重的力道砸在柏琳娜的钢刀上面,将她轰下马背,勉强站立在草地上,努力保持着不失去平衡而摔倒。

    艾尔华的身体也被柏琳娜撞到,和非纶一起从马背上滚下去,倒在草地上面,再无力爬起。

    桃露丝圣女正要上前追杀,却被柏琳娜举刀挡在面前,白光涌来,在她的身上,突然笼罩上了厚厚的冰层,将她整个人冻在里面。

    骏马冲来,带着岑瑟儿圣女飞速地向这边接近。她的马术不及柏琳娜,虽然心急如焚,却还是不能立即赶到这边,刚一进入到魔法施放距离,马上施法攻击,将桃露丝圣女冻在冰块里面。

    艾尔华躺在地上,看着冰块中的美丽圣女,一丝不挂的性感迷人玉体散发着冰冷的光辉,就像一件极美的艺术品,散发着凄艳残酷的美感。

    冰块里,桃露丝圣女的脸上现出愤怒的神情,强大的力量从她的身体内部奔涌出来,突然双臂用一棒轰然巨响声中,坚冰碎裂成无数晶莹碎块,桃露丝圣女的玉体从里面纵身冲出,挥拳向柏琳娜击去。

    柏琳娜娇喝一声,掌中厚背钢刀漫天挥舞,布下防御刀圈,漫天白光将自己和艾尔华护在刀刀之中,让桃露丝圣女无从攻击。

    桃露丝圣女眼中现出悲愤的神情,狠狠地看了艾尔华一眼,突然纵身飞跃,闪电般地跳上柏琳娜刚才所骑的战马,打马飞奔,朝着自己的来路疾驰而去。

    这一行动出乎众人意料,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她纵马驰去的背影,对她倏忽来去的风姿震撼不已。

    背上,桃露丝圣女悲愤地掉着眼泪,为自己的刺杀行动功败垂成而难过。

    这次攻击,本来是选于艾尔华在她体内射精时突然发动的,是他最虚弱没有防备的时刻。可是这魔徒的强大实力与警觉都超出了她的预料,即使是在这样好的机会下,还是没能当场击杀他,让他有机会逃掉,并在她的追杀中一直撑到帮手的到来。

    虽然不认识柏琳娜,可是看她的武器,也不算太差,至少能拖住自己,让自己无法杀掉艾尔华。

    而岑瑟儿圣女也在催马赶来,如果让她接近,两女联手,桃露丝圣女明白自己只有败亡一途。

    作为叱咤战场多年的战斗圣女,桃露丝圣女明知事不可为,只有当机立断,立即纵马逃走,希望能逃到南方去,与其他圣女联合,重新构建挥军北伐的计画。

    更重要的是,她心中已经有了蕾莉安的身影存在,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她留在此地,被那邪恶魔徒继续淫辱,那会让她心里流血,无法接受。

    虽然如此,可是想到自己含羞忍辱,再一次被那少年在自己体内射精,最后却落得这样收场,还是让她悲愤遗憾,泪水都不由从眼中迸流出来。

    她健美至极的美体,一丝不挂地骑在马背上,纵马远去的背影充满了奇异的美感,让后方的众人都看得有些发呆。

    艾尔华最先猜出了她的计画,气得头晕眼花。失去这么好的一个性奴不算,临走时还要把自己打成重伤,就算能治好骨折,这口气又怎么出?狂怒之中,他站在非纶的身边,未曾受伤的右臂用力撕扯着她的衣服,扯掉下体衣衫,三两下就撕破了修女长袍和洁白内裤,将被捆住的美貌修女按倒趴跪在地上,挺起**,狠狠地向她的粉臀雪股间刺去。

    刺耳的惨叫声在草场上响起,成熟美貌的非纶被**分开花瓣,顶开穴口嫩肉,用力插了进去,纯洁花径被残酷地撕裂,处女鲜血迸流出来,流过雪白美腿,将碎裂的内裤修女长袍染得一片鲜红。

    纵马疾奔的桃露新圣女听到她的惨叫,忍不住回头望去,凭借圣女的强劲目力,清楚地看到艾尔华摇摇晃晃地跪在她的身后,用力将**从她的雪股间拔出来,上面还沾染着鲜红的血痕。

    紧接着,他狠狠地抓住非纶的纤腰,**又一次疾插向她,带着随怒气势贴近她的美体,让非纶的惨叫声再一次凄厉响起。

    悲愤的泪水,同时在非纶和桃露丝圣女的眼中奔流而下。

    桃露丝圣女即使是隔得这么远,还是能凭借自己丰富的经验推算出来,艾尔华这一次的侵袭,却是把非纶的后庭处女也同时攻破了。

    愤怒的烈火在桃露丝圣女心中燃起,让她几乎忍不住要拨马回头,和那魔徒拼个死括。可是她终究还是咬紧樱唇,挥鞭打马,朝着远方飞驰而去。

    在桃露丝圣女的身后,凄厉的惨叫声一声声地传来。在她圣洁的心中,油然出现一幅画面:艾尔华挺着**,在非纶的前后两个处女洞中交互**,每一次插入和拔出,都像刀割一样,让非纶痛得钻心,因此才会叫得这么凄惨。

    想到此处,桃露丝圣女的心也像刀割一样,仿佛又一次被艾尔华在心上破处,却只能悲愤地流着眼泪,纵马向远方驰去。

    她丰富的性经验让她做出了正确的推断,正如她所想的那样,艾尔华正用右臂按住非纶,愤怒地暴奸着她,粗大**有意将她**和菊蕾伤口撕裂得更大一些,来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他的左臂无力地吊在肩上晃动着,左肩也因骨折而变形,却还是在这样愤怒暴奸着反叛的修女,如此的悍猛,让柏琳娜都不禁为之变色。

    非纶凄厉地尖叫哭泣着,花瓣菊蕾被撕裂,娇嫩肉壁在**剧烈摩擦下,痛得她死去活来。而创口还在不断地增大,让她的下体被鲜血染红,已经是趴在血泊之中。可是更让她痛苦的,则是桃露丝圣女离去的背影。她并不怨恨圣女殿下纵马逃开,只是看着圣女殿下光溜溜的身子,想到圣女殿下曾受过的奸虐凌辱,就让非纶痛不欲生,感受着**在自己体内猛烈**,心里明白,可怜的圣女殿下一定也尝过这种滋味。

    草场上,桃露丝圣女打马飞奔,将非纶的凄厉尖叫丢在后面,悲愤地流着热泪,一路冲向前方,在她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绝美少女,一丝不挂地站在草丛中,默默地等待着她。

    美丽少女的脸上,充满了坚定的表情,隐约有一丝期待,还有些绝望与凄凉,在疾风吹过的草丛中站立着,乌黑的发丝在风中飘扬,遮住绝美的清丽面庞,这情景充满了凄凉的美感,让桃露丝圣女眼中发热,滚烫的泪水奔涌而出。

    骏马疾速驰去,在牧场上划过矫健的身影,冲向可爱的坚强少女。

    马上美丽的圣女殿下侧身伸出手臂,在骏马疾驰而过的瞬间,一把将她拦腰抱起,用力拖到马上,将她美丽纤柔的娇躯抱得紧紧的,仿佛是在抱着一件最珍视的宝物一样。

    坚强美丽的少女眼中含着热泪,纤美玉臂紧紧地抱住她的健美娇躯,温软樱唇喷出满含幽香的气息,颤抖的吻在桃露丝圣女的娇艳红唇上面。

    在这生死一瞬的时刻,她再也无法掩盖自己的心意,就这样冲动地吻上了自己最爱的圣女殿下,清澈纯洁的泪水已经忍不住从明眸中奔涌而出,染在两张绝美容颜上面。

    桃露丝圣女也在悲愤地流淌着热泪,心中的歉疚奔涌而起,让她紧紧拥住怀中少女的美妙**,热烈地亲吻着她,将香舌探入到她的樱口里面,用力吮吸香津,与她进行激烈的热吻。

    骏马狂奔,马上一对绝色美女**着美妙的身体,就这样紧密相拥,酥胸**紧紧地贴在一起摩擦着,热烈的狂吻着对方,疾风吹过她们的肌肤,带来奇异的快感,在风中留下美妙的画面。

    这样的美景,只有一瞬的时间。骏马冲破疾风,疾速驰向牧场的边缘。在那里,高大的篙笆和树木上面,挂着长长的布匹,遮挡着外面驻军士兵的视线。

    桃露丝圣女的右手坚定地举起,催马疾速冲向布匹,玉手闪电般地在空中挥动,随手扯下长长的布匹,将自己和怀中少女的**裹住,从颈到脚,不让一丝春光外泄,免得被人看到**,让自己更加羞赧,无颜见人。

    骏马冲破篙笆,穿过树林,向着军营飞驰而去。

    军营里面,负责防守牧场的士兵们听到急促的马蹄声,都被惊动,从营房中奔出来,翻身上马,拦在她们的前方,大声呼喝,询问她们是哪里来的,有没有通行手令。

    桃露丝圣女抬起明眸望向那些士兵,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魔徒般的黑暗气息。

    在被魔徒少年奸淫了无数遍之后,她对这样的气息渐渐熟悉。在琪娜娜公主的身上,她也见过类似的气息。眼前的士兵们虽然身上黑暗气息并不浓厚,却也能让被奸辱过的圣女看出,他们都是魔神的信徒。

    寒光在美丽双眸中闪过,桃露丝圣女紧紧地咬住了牙齿。这些魔徒竟然已经建立起了军队,在大陆上拥有的势力之大,超出了她的想像。

    信奉魔神的士兵们在大声的询问没有得到回答的情况下,看出了这美丽女子眼中的敌意与杀机,立即举起武器,呐喊着向她冲过来。

    大批的骑兵纵马疾冲,铁蹄踏得大地都在在颤抖。

    蕾莉安却依偎在桃露丝圣女温暖的怀抱里,心情平静祥和,隐约的快乐在心底涌起,想着只要能和圣女殿下在一起,就算是死,也没有太大的遗憾了。

    桃露丝圣女愤怒地瞪大美目,纵马飞驰而去,眼前一柄长枪挥来,却是那些士兵中的小队长已经纵马冲来,挺矛疾劈向她的肩膀,想要将她砸下马背,生捕括捉,向魔女殿下献礼。

    他们都是琪娜娜公主秘密发展的魔神信徒,有些人是为了生活能更好而信奉了魔神,还有些是从远方来的魔徒,都秘密尊奉小魔女为主,口中号称是信奉生命女神,实际上却供奉魔神,并在琪娜娜公主的口中得知小魔女是魔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对她崇敬至极。现在被编为正规军,奉命守在牧场周围,虽然对小魔女与爱德华王子的关系有各种猜测,却也不敢说出来。

    但有衣着奇异的女子从牧场中冲出来,他们却是职责所在,绝不能轻易放过。那骑兵队长挥矛杆砸去,正要将她砸昏,突然看到面前美女眼中射出寒光,让他心中一颤,还未看清楚她的动作,就被她一把握住矛杆,劈手将长矛夺了过去,闪电般地反矛疾刺,噗地一声,将他的咽喉刺透,仰天倒地。

    许久未曾经历过战斗,现在刚一逃出,就刺杀了一名魔徒,桃露丝圣女心中嗜血的战意涌起,挥舞着长矛,向着那些士兵冲去。

    长期被艾尔华奸辱凌虐,让她的心中充满戒备,即使是面对着这些普通士兵,也不愿意把自己圣洁的身体露给他们看。长长的布匹覆盖在她和蕾莉安的身上,被她从中撕裂一块,在布匹上露出一个洞,玉臂从里面穿出来,紧握长矛,漫天挥舞,噗地一声,将另一名冲来的骑兵剌倒,惨号着摔落下。

    士兵们愤怒地咆哮着,挥舞兵只纵马疾冲,誓要将她砍翻,以惩罚她杀害自己同伴的罪行。

    桃露丝圣女却是丝毫不惧,眼中的寒光杀气,足以令人胆寒心丧。

    剧烈的金铣交鸣声在军营中急促响起。

    桃露丝圣女厉声呼喝着,纵马向前飞驰,手中长矛使得神出鬼没,噗噗一阵乱响声中,数名士兵被刺透了咽喉,面无人色地捂住脖子,歪歪斜斜地从马上摔落地面。

    激烈的战斗之中,兵刀相撞声、凄厉惨叫声一同响起,漫天的血雨腥风,四面飘散。

    蕾莉安依偎在桃露丝圣女的怀抱里,美丽的面庞上带着迷离的神情,俏脸贴在她的胸前,听着她心脏的跳动,心情一片平静。

    口中激烈战斗,血雨腥风,丝毫影响不到她。只要能和圣女殿下在一起,她就已经知足了。

    她的手臂轻拥着桃露丝圣女的**玉体,娇嫩的少女**贴在性感诱人的柔滑暴乳上面,**相融,让坚强少女的脸上涌起绯红之色,娇喘声也变得有些急促。

    能这样亲密地拥抱在一起,她很快乐,可惜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下体花瓣与菊蕾中还在流淌着精液,手指轻触圣女殿下的花瓣,也能感觉到精液从里面流出来,让她们的身上都有着艾尔华留下的印。

    耳边传来的惨叫声与金铣交鸣声让她惊醒,她轻轻摇头,努力不去想这些事情,抬起美目看着正在为自己浴血奋战的圣女殿下,优美的红唇边隐约升起了一丝纯洁的微笑。

    现在,圣洁美丽的圣女殿下正在为了保护她而努力战斗,这让她快乐,忍不住悄悄抬起樱唇轻轻吻在桃露丝圣女雪白修长的玉颈上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