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六章舍身事魔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强大的力量从体内迸发出来,**不退反进,以更高的速度飞戳进去,猛地刺入令人尊敬的苏瑞修女的处女嫩穴里面,将她小心保存了三十余年的处女韧膜,轰然刺破!

    那处女膜极为坚韧,即使是艾尔华这样强大的战士,也要费了好大力气。才用**狠狠地冲破纯洁厚膜,向着里面猛烈刺进去。

    就在处女膜被破的那一剎那,在两个当事人的耳边,都彷佛响起了处女膜的破裂之声。

    苏瑞的心上就像被大锤击中一般,呆若木鸡,清澈泪水从美日中奔流而下,洒落到葳儿圣女前方的草地上面。

    她的脸色已经痛得惨白,而**还在飞速向里面插去。在破开坚韧的处女膜之后,前方再无阻碍,让它可以直下千里,在疾冲的惯性之下,轰然刺到最深处,直到**根部被嫩穴夹住,艾尔华的胯部重重拍击到她的性感粉臀上时,这样的猛烈冲击才达到了终点。

    美丽的老处女,纯洁的子宫被**猛烈撞中,让她的心都像要被撞出来,樱唇中发出一声绝望的悲鸣,美目中热泪奔流,为自己被破的处女膜、苦守三十余年的贞洁而洒一掬伤心之泪。

    在她的前方数步外,葳儿圣女美丽的面容也变得惨白,看着这位在处女宫多年的苏瑞姐妹如此下场,心中伤痛至极,眼中也忍不住盈满了泪水。

    苏瑞就跪在她面前几步之外,被缚在身前的双手按在草*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地上,而艾尔华也跪在她的身后,**深深地插在她的体内,两个人用这样奇异的姿势,对葳儿圣女进行着礼拜。

    被他们跪在面前,葳儿圣女却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刚才她大声喊着让艾尔华停下,却被他听而不闻,还是强行夺取了自己助手的处女贞操,这对她是一个强烈的打击。

    看着苏瑞惨白的脸色,已经痛得俏脸扭曲,让葳儿圣女感同身受,悲愤地高呼道:“快住手!你不要欺负她,想要的话,就来我这里,我愿意以身相代!”

    艾尔华停下**,将**插到苏瑞体内最深处,享受着被她处女蜜道紧夹的快感,爽得叹息道:“圣女殿下,你是说住鸟吗?可惜我现在不想干干你,就算你努力收敛你的精神力量,我也消受不起,还是等我将来变强之后,凭借自己的力量干上你,这才是真正的有志气!”

    这位志向高远的少年英杰,一边说着,一边低头欣赏苏瑞修女的美体,看着她**的下体,嫩穴花瓣还是粉红色的,穴口嫩肉紧紧夹住**根部,爽得厉害,一缕鲜血从被撕裂的**里面流出,在雪白大腿上映出殷红的鲜艳痕迹。

    被紧窄蜜道夹得这么爽,艾尔华忍不住轻轻**起来,**摩擦着娇嫩肉壁,让他爽得大呼小叫,语无伦次地赞叹道:“好棒……这位姐妹你真是太棒了,果然不愧是处女宫的,连这里都练得这么紧……”

    他的赞叹声听在苏瑞的耳中,心里如刀割般痛楚,虽然恨得想要诅咒他,可是俏脸已经痛得扭曲,骂声也是断断续续,语不成声。

    旁边那些修女也都吓得面白唇青,尖声惊叫着,愤怒恐惧地咒骂着这邪恶魔徒,竟然敢对苏瑞姐妹做这样的事情。

    她们一边骂,艾尔华一边干,在老处女紧窄的蜜道紧夹之下,爽得龇牙咧嘴,浑然忘却了身边的一切,只顾自己卖力狠干,直插得苏瑞珠泪滚滚,娇躯无力地扑倒在草地上,却还被迫要獗起雪臀,让艾尔华肆意**。

    干了好久,艾尔华爽了一阵之后,终于停下来,擦把汗喘了口气,看看身下的老处女,惊道:“对了,光顾自己爽了,没让你**,还真是麻烦!”

    苏瑞年纪这么大,自然知道什么是**,无力地跪伏在地上,扭过头来,俏脸贴着草地,恨恨地咬牙,嘶声道:“你这邪徒,让我**?休想!”

    艾尔华被她这么一激,不服气地叫道:“谁说的?你看我能不能做到!”

    他现在操控魔电龙枪的本领已经越来越熟练,虽然魔电龙枪最近催情能力不太稳定,可是只要他用心催动,上面发出的催情能力还是极为强大,甚至比以前还要强得多!

    刚才的魔电龙枪没有催情能量,所以干得苏瑞龇牙咧嘴,痛苦不堪,艾尔华决心改过自新,立即催动催情力量向着**顶端涌去,同时用力挺动胯部,让粗大**在苏瑞的干涩花径里面奋力**,利用处女血为润滑剂,干得越来越快。

    苏瑞美目中流淌着热泪,樱口喃喃咒骂着,下体痛得钻心,彷佛被刀撕裂了身体一般。

    突然间,一股强大的热流从**中流进了她的身体,越过干涩肉壁,一直传到她的心中,让苏瑞“啊”的一声肚了出来,里面竟然含有几分愉悦兴奋之意。

    旁边的修女们正在齐声痛骂艾尔华的邪恶,突然听到这一声,都瞪大眼睛看向苏瑞,不敢相信她被男人干了,还能这么快活。

    苏瑞羞得满脸绯红,转头流泪骂道:“你这魔徒,使的什么邪法,让我……啊!”

    又是一股强大的催情力量涌入体内,将她口中的话堵了回去,苏瑞情不自禁地放声尖叫,被那强烈的快感刺激弄得几乎疯狂,头上的长发也像是要直立起来,表达着她心中狂乱的兴奋与**。

    艾尔华抱住她的雪白躯体,暴烈**,粗大**在紧窄蜜道里面飞速穿行,摩擦着她未经人事的处女嫩肉,让她爽得美目翻白,无法抵挡魔电龙枪的催情攻击,轻松地败下阵来,在第一次被奸时,就享受到了激烈的快感。

    她的尖叫声变得柔媚动听,带着几分娇弱,颤声娇吟,翻白的美目无神地看向前方,下意识地与葳儿圣女的目光对视,看到了她眼中那痛心伤感的神情。

    像冰水兜头浇下,跟随她许久的苏瑞迅速地清醒过来,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境地,想到自己正在被这少年奸淫,竟然还能叫得这么开心,不由羞得泪珠滚滚,扭头狠狠骂道:“该诅咒的魔徒……啊!”

    艾尔华又是一下狠撞,将大**飞速撞进她的体内,让她心脏狂跳,口中的骂声也被止住,只能流着泪眼,怒视着艾尔华,期盼能用目光杀死他。

    她的娇躯趴在地上,被艾尔华从后面强行插入,**摩擦着她纯洁蜜道的每一个部位,甚至菊蕾也被艾尔华的手指插进去,强行按摩揉弄,而旁边还有姐妹们在目瞪口呆地观看,让她痛苦至极,羞愤得恨不能当场死去。

    艾尔华虽然是干着她,心中也十分不爽。葳儿圣女只用一眼就打破了他魔电龙枪的强大功力,让苏瑞修女清醒过来,这是不是说,她的本领还是要比自己强?

    想不到一个喝了自己尿的圣女还能这么拽,艾尔华心中大为不平,回头喝道:“把她们两个带过来,让她们去舔她的下体!”

    迷妮圣女跪在地上,头上依然戴着那顶漂亮的剑兰花冠,只是玉颈上多了一个华贵的项圈,正在思虑艾尔华说的“她、她”究竟是在指谁时,突然看到艾尔华的目光在瞄了水瓶圣女一眼之后,又向着自己转过来,不由心中一跳,立即升起极度不祥的预感。

    果然,小魔女迅速领会了他的意思,兴奋地娇笑着,转身飘飞回来,一把揪住她们两个圣女脖颈上的黄金狗链,牵着她们向这边飘来。

    在最近的修练之后,小魔女的力气已经变得很大,不是这两个娇弱少女可以抵挡的。剑兰少女也不敢反抗,只能含泪在地上爬过去,就像一条漂亮的小狗一般,手足并用地爬向葳儿圣女的身边。

    而水瓶圣女却很不服气,噘着小嘴瞪视小魔女,口里嘟嘟囔囔,对她这样的粗暴行为十分不满,甚至开始诅咒她,希望她有一天来到生命女神面前,诚心地向生命女神忏悔她的罪行。

    “叭!”狠狠一记鞭子打在水瓶圣女的身上,将她打翻在地上,在痛楚的尖叫声中,绝美面庞撞到草丛里,口中不由自主地咬上了一口草叶。

    她身上的衣服,被皮鞭抽破,雪白柔滑的肌肤现出一道血痕,看上去触目惊心。

    水瓶圣女费力地从草地上撑起身子,瞪大美丽的眼睛,看向小魔女,吃吃地叫道:“你敢打我?”

    小魔女娇小的身躯飘飞在空中,脸上带着兴奋的微笑,手中紧紧握着一根黑色的皮鞭,却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抽出来的。

    快乐地看着水瓶圣女,她一抖手中皮鞭,威吓道:“快去舔她的下身,不然就打你个半死!”

    虽然身上很痛,水瓶圣女还是紧咬牙关,恨声道:“不要!我绝不去做这种事!”

    旁边艾尔华看得有趣,出声道:“把鞭子给我,我来劝劝她!”

    小魔女兴奋地娇笑着,挥手将鞭子丢给他,用力拉着水瓶圣女玉颈士的黄金狗链,将她拖到艾尔华的身边,然后就松手放开两条狗链,笑咪咪地上看好戏。

    艾尔华接过鞭子,随手挥了挥,左手紧紧抓住苏瑞的胯部,右手挥鞭指向水瓶圣女,威吓道:“快去舔!”

    “不要!”水瓶圣女倔强地摇着头,坚决不肯听命,心里已经决定要和这坏爱尔莎抗争到底。

    艾尔华瞪起眼睛,兴奋的目光在里面闪烁,右手挥起皮鞭,在空中划过一道黑色的弧线,重重地打在蓝发少女的娇躯上。

    “啊!”水瓶圣女大声尖叫起来,身上多了一道血痕,痛得珠泪滚滚,扑倒在地上,呜咽痛哭道:“坏爱尔莎,你真的这么对我?”

    艾尔华虽然看得可怜,却有一股性虐的快感在心底涌起,咬牙叫道:“是!你快点去,不然我不光要打,还要当着这么多修女的面干你,上下前后三个洞都要干!”

    水瓶圣女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一想到要当着这么多修女被他干上,那可真是丢死人了!

    旁边的迷妮圣女也听得发呆,却被艾尔华扭过头瞪了她一眼,喝道:“快去舔她下面,不然现在就奸爆你的处女膜!”

    一听这话,迷妮圣女吓得手足冰冷,立即手足并用地爬向葳儿圣女,跪在她的胯下,颤抖地伸出香舌,舔向她的下体花瓣。

    远在南方千里之外,她的姐姐正躺在中军帐里面的香榻上,昏昏沉沉地休息着,却也能感觉到她现在做的事,视线之中,可以看到一朵粉红色的美妙花瓣在眼中渐渐放大,而自己的舌尖就像真的伸出去一样,伸得如此之长,使得舌根生疼。

    颤微微的舌尖轻柔地舔到了嫩穴上面,柔滑的触感传来,两位圣女殿下都是娇躯剧颤,目光相互对视着、都极为羞惭。

    葳儿圣女微垂美目,看着自己胯下稚嫩美丽的面容,虽然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平静,心中却还是羞惭至极,处女纯洁的下体被姐妹亲吻舔弄,这样的打击对于她这样的纯洁少女来说,确实太过剧烈了一些。

    但为了杀死魔徒、重建圣女修道院的大业,她还是咬牙坚持着,看向迷妮圣女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理解和抚慰。

    看着她温暖的目光,剑兰少女心中痛苦不堪,恨不能大哭一场才好。

    可是剑兰少女却不敢哭出来搅了艾尔华的雅兴,只能含着眼泪,一下下地舔弄着葳儿圣女的下体花瓣,温柔地在花瓣里面的嫩肉上**着,迷乱的快感随着她的动作,在两位圣女殿下的心中弥漫开来。

    事实上应该是三位,远在千里之外的玫瑰少女也在剧烈地喘息着,躺在香榻上翻来覆去,心脏跳得厉害,几乎要从樱口中蹦出来。

    葳儿圣女下体那奇异而美妙的味道,弥漫在她的口中,就像亲自品尝到了一样。一片恍惚之中,她不由自主地伸出香舌,就像自己的妹妹那样,轻柔地舔弄着空气,就像在舔着葳儿圣女的美妙花瓣一样。

    即使是心智坚强,葳儿圣女的眼神还是变得飘忽不定,美丽的大眼睛有些水汪汪的,脸颊也微微胀红,只是努力咬紧贝齿,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一滴露珠抑制不住地从圣洁的花径中涌出,就像“圣女之泪”一般,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灿烂的光芒。

    迷妮圣女含着眼泪,将它**下去,豁然间只觉天地一片开阔,心明眼亮,就像吃了灵丹妙药一般,心情大为开朗,隐然有看破一切的飘然之感。

    圣洁花瓣流出来的圣女之泪,对双子宫的圣女产生了影响,驱除着她身上的邪恶气息,那是她吃了多少次精液,圣洁玉体上不由自主沾染上的。

    但就算她心智清明,也无法抵抗对失贞的恐惧。与葛妮圣女那与生俱来的亲密感情,绝不能抹去,为了能保住贞操,等着葛妮圣女前来拯救她,她还是只能含羞忍辱,做艾尔华命令她做的任何事情。

    她已经猜到,艾尔华是在等着捉到她姐姐之后,把她们姐妹二人放在床上一起破处。虽然恐惧着这样的未来,却也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可以期待着姐姐打败魔徒,让她在失贞前被救出,这样还能够快乐地跟姐姐生活在一起,把过去的痛苦经历彻底忘却。

    这样思考着,她默默地舔弄着葳儿圣女的下体,舌尖探入嫩穴入口处,温柔地搅动着,让穴口嫩肉一阵**颤抖,而葳儿圣女的玉颊更加红润,只能紧咬住樱唇才能保持不叫出声来。

    在迷妮圣女的身后,葳儿圣女恍惚的目光中,艾尔华却在挥鞭痛打水瓶圣女,一边打一边还在快乐地奸淫着苏瑞修女,挺起**在她紧窄蜜道里面大肆**,快乐地享受着**被紧夹的乐趣,以及同时痛打圣女殿下的快感刺激。

    水瓶圣女倒在地上,被打得呜呜哭泣,而苏瑞则已经挺起娇躯,放声**,满脸绯红,在剧烈的快感之下无法保持平静,尖叫声淫浪至极,让旁边的修女们都听得脸红耳赤,羞惭惊恐,掩面悲泣。

    刚才还是葳儿圣女在帮助她保持心情平静,不被魔徒的催情力量所侵袭,但现在葳儿圣女已经自身难保,被舔得娇喘息息,自然没有余力来帮助她,魔电龙枪的强大力量奔涌而来,迅速笼罩住了她的身躯,让她尖叫呻吟,兴奋的泪水已经弥漫了俏丽的脸庞。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体内的春情比那些少女还要强烈得多,在魔电龙枪的猛烈激发之下,彻底爆发开来,下体的**不停地流淌着,混着处女血,将雪白修长的大腿染得大片殷红。

    艾尔华能够感觉到,她的嫩穴越来越紧,夹得他剧爽至极,而他越来越快的猛烈**更让双方感觉到极大的快感,终于忍耐不住,伸手紧紧抓住她的纤腰玉胯,**狠狠地刺到深处,将滚烫的精液,猛烈地喷射到她饥渴的子宫里面。

    颤抖的手臂伸出去,艾尔华丢开皮鞭,一把搂过水瓶圣女,将她按得躺在苏瑞修女的身上,低下头狠狠吻住她的樱唇,牙齿颤抖着,一口咬破了她的舌尖,用力吮吸着那美妙的圣血,从中感觉到一丝丝的圣力流到自己舌上,美味之极。

    恍惚之中,他已经忘却了一切,只顾努力吸吮少女的圣洁味道,下体同时暴射着,在紧紧套住的**里面跳动不停。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射完了所有的精液,神魂不定地抬起头来,发现可怜的苏瑞已经爽晕在草地上,而水瓶圣女则抬起手来,轻轻捶打着他的胸膛,嘤嘤哭泣着,颤声叫道:“坏爱尔莎,你真的敢喝我的血……”

    艾尔华一阵阵头晕目眩,喘息着随口说道:“不错,我要吸……快去舔她下面,不然叫你当众喝尿!”

    水瓶圣女听得脸色发白,海蓝色的漂亮长发都吓得快要竖起来。

    她的小嘴虽然喝过艾尔华的精液,却还没喝过尿,看着那些姐妹被迫喝尿时的惨状,早在害怕,现在一听艾尔华这么说,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地乱跳,只想着要是真的当众喝尿,在这些普通修女们的面前,可要把脸都丢光了!

    为了不落到这般悲惨境地,水瓶圣女只能含着泪在草地上向前爬去,心里安慰自己,反正迷妮圣女殿下也都当众舔过葳儿圣女殿下了,自己再去做,大概不会被那些处女宫的修女们笑话吧?

    在那边,剑兰少女正在忘情地舔弄着,跪在葳儿圣女的胯下,抬起美目,泪眼汪汪地看着她美丽的容颜,一丝奇异的情愫暗暗产生,彷佛从未发现过葳儿圣女殿下是如此美丽动人,充满着强烈的魅力。

    远方的葛妮圣女却焦躁不安,扭动着曲线优美的娇躯在榻上翻来覆去,强烈的嫉妒心情在心中涌起,让她的头发变成了明黄色,散落在香枕上面。

    剑兰少女与葳儿圣女对视着,舌尖深深进入到她的嫩穴里面,感觉着一滴露珠从花径深处落下,滴到舌尖上,表达着葳儿圣女对她的情感,让迷妮圣女心中温暖苦涩,晶莹泪珠不由从眼中落下,清澈明亮得就像舌尖土的露珠一样。

    耳边突然传来艾尔华喘息的声音:“迷妮圣女殿下,去舔后面!”

    这声音让她回过神来,含泪回头望去,却见艾尔华已经换了一个少女,压在另一名修女身上,喘息着发下命令,而水瓶圣女正在向她爬过来,眼神坚定,表达着“我绝不舔后面”的强烈情感。

    艾尔华身下的修女,才刚刚十五六岁,比苏瑞修女小了一半还多,平时都是被她带着的,就像她的晚辈一样,看到苏瑞下体流着血晕倒草地的惨状,吓得脸色惨白,哭泣叫闹不休,努力挣扎,甚至还要抬脚踹艾尔华,却被艾尔华一把按翻在草地上,撕破衣裤,狠狠一**插在娇嫩花瓣里面,把穴口嫩肉顶开,痛得她放声尖叫,泪水流过玉颊,洒在青翠草地上。

    旁边的修女们哭叫着想要上来帮忙,却被琪娜娜公主守在她们面一刚,一人一个耳光,狠狠打翻在草地上。

    实际上,刚才艾尔华能够不受打扰地干上苏瑞,她也是功不可没。艾尔华赞许地看了她一眼,挺腰下沉,**狠狠剌进嫩穴之中,将处女宫修女的处女膜,一枪刺透!

    这处女膜同样是坚韧强悍,让艾尔华得用比平常多几倍的力气,才能将它刺破。这让他心中警觉,大概处女宫修女的共同特质,就在于此吧。

    在可怜少女凄厉的惨叫声中,剑兰少女已经跪到了旗杆后面,含泪将葳儿圣女的玉体翻转过来,用纤美玉掌掰开她柔嫩的雪白臀肉,默默地伸出香舌,向着她的后庭舔去。

    远在南方的葛妮圣女,心脏都几乎要停止跳动,只能瞪大眼睛,睁睁地看着视线之中,一朵美丽的菊花正在绽放,并向着自己的脸庞不断地接近。

    她闭上美丽的眼睛,却无法阻止心中传来的图像,只能痛苦地感觉到柔嫩舌尖碰触到了粉嫩的菊花,强烈的刺激让她当场晕了过去。

    心中怀着对姐姐的歉疚,迷妮圣女含泪舔弄着葳儿圣女的后庭,纤手不时在她柔滑**和娇嫩大腿内侧摸索着,刺激着她的性感区域,彷佛能让她快乐,自己也会快乐一样。

    这样做,能减轻葳儿圣女殿下心里的痛苦,让她因为这样的刺激而暂时忘却可怕的现实,迷妮圣女默默地想着,舌尖深深地顶入菊穴里面,香唇覆盖住美妙的菊花,温柔地舔弄吮吸起来。

    而在葳儿圣女的前面,水瓶圣女跪坐在草地上,用力舔吸吮弄,灵活的香舌在嫩穴里面到处轻舔乱顶,让蕨儿圣女心里乱跳,在前后夹击之下,都几乎要疯掉,娇喘声更加剧烈。

    快感一**地涌来,冲击着她纯洁的心灵,面对着同为圣女的两位姐妹的香舌攻击,葳儿圣女美目中泪珠涌起,轻轻地抽噎着,努力咬住樱唇,不让自己快乐的叫喊声从口中泄漏出去。

    在她的面前不远处,她属下的清纯少女却已经**连连,在艾尔华的暴奸和诱导之下,什么淫声浪语都叫出来,颤声娇吟着搂紧艾尔华的身体,哭泣央求他把**插得深一些,再用力些,好让她能得到更激烈的快感。

    听着她娇声哭泣叫着“亲哥哥,好哥哥,插深些,人家那里好痒”的淫荡言词,处女宫的美貌修女们都惊讶恐惧至极,瞪大眼睛看着这位虔诚纯洁的小妹妹,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她的小嘴里面吐出来的。

    只有悠悠醒转的苏瑞没有看她,只是趴在地上默默地流着清泪,刚才晕去前享受到的**快感,她永生永世都无法忘怀。听着那位稚嫩姐妹的哭叫声,忽然心里感觉到对她十分理解。

    艾尔华兴奋地暴插着那清纯可爱的少女,直到让她在激烈的淫喊中剧烈颤抖,在**的畅美滋味中晕去,才尽兴地将精液射到她纯洁的雪躯里面,作为送给她的热情的礼物。

    他抱着她的娇小**颤抖喘息半晌,疲惫地将**的**从紧夹的嫩穴里面拔出来,黑暗力量向着魔电龙枪涌去,很快就恢复了雄风,抬起头来寻找下一个猎物,如恶虎扑食般向着一名清丽少女扑过去。

    凄厉的嘶叫声、悲愤的咒骂声和挣扎扭打的声音响成一团,里面还夹杂着打耳光的声音。琪娜娜公主兴高采烈地拦在那些修女的面前,一个个的耳光打过去,在她们俏丽的脸蛋上留下鲜红的指痕,这样的行为,让她快乐得无以复加,比起和艾尔华**,又是另一种爽快。

    葳儿圣女默默地看着这一幕,美丽眼睛里面不可抑止地流下泪水,越过洁白玉颊,洒落在身下水瓶圣女的海蓝色长发上面。

    现在的她,一丝不挂地被两位圣女姐妹舔弄着下体,而处女宫中的修女们也一个个地被奸淫,她却丝毫无法阻止,心灵的痛苦与身体的兴奋一齐涌来,让她面颊红润,泪流不止。

    她的视线越过草地上那一对激烈交欢的男女,望着桃露丝圣女,可以看到桃露丝圣女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彷佛要忍不住出手击杀邪恶魔徒了一样。

    葳儿圣女努力瞪大眼睛,纯净的目光透过泪幕,努力将坚定忍耐的心意传达到桃露丝圣女的心中。有那邪恶魔女在,现在绝不是发动突袭的最好时机。

    桃露丝圣女眼中隐隐燃烧的烈火渐渐黯淡下来,无言地低下头,一动也不动,重新恢复了乖顺奶牛的模样。

    她的变化极为细微,只有葳儿圣女和蕾莉安这样的知情者才会注意到,而其他那些美女大都陷于兴奋与快乐之中,只顾看着艾尔华与葳儿圣女这两边的激烈情状,哪还有心思来注意这头极乖的温顺奶牛。

    艾尔华大发神威,接连给五名美貌修女破处,把她们都干得哭泣呻吟,**连连,在**快感之中兴奋地晕去,自己也累得气喘吁吁,从一名少女的雪白**上翻身滚落,躺在草地上呻吟道:“我不行了!快拿牛奶来,给我补充营养!”

    正在替剩下那些修女掌嘴的琪娜娜公主兴奋地答应一声,欢笑着跑过去抓起草地上的金链,示威地瞪了蕾莉安一眼,牵着桃露丝圣女就向艾尔华那边拉过去。

    在她嘲弄的目光下,蕾莉安呆住了,看着自己深爱的桃露丝圣女殿下被拖走,心都像要被撕裂一样。

    琼鼻中套着金环,桃露丝圣女被拉得一阵痛楚,赶忙像一头奶牛般,四肢并用地快速向前爬去,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爬向那淫辱过自己的健美少年。

    琪娜娜公主牵着她,一直拉到艾尔华的身上,让她从艾尔华的身上爬过。硕大的雪白**从酥胸向下垂去,一直拖到艾尔华的脸上。

    当敏感的嫣红**碰触到艾尔华的嘴唇时,桃露丝圣女的心就不由激烈震颤,而艾尔华张开嘴,用力含吮着**、吸食鲜奶的时候,她的心更是忍不住像要滴血一般。

    虽然从前也曾有过这样的情形,可是现在她已经恢复了理智和强大的力量,却还要勉强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在这些圣女和蕾莉安母女的面前,屈辱地被他吸食乳汁!

    这一时刻,她感觉到**中被他吸去的不再是乳汁,而是自己心脏碎裂流出的鲜血!

    圣女之泪的作用,让她保持着表面的平静,尽管心中如惊涛骇浪一般,脸色还是恍惚迷离,**中的乳汁,滚滚奔流,向着艾尔华的口中涌去。

    艾尔华大口大口地吃着,感觉到这乳汁如此美味,爽得要死,让胯下**也直立起来,在高营养超保鲜极口乳汁的滋养下恢复了雄风。

    出于对这美丽奶牛的感激,艾尔华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光滑玉体,帮助她摆正姿势,如雪的四肢在他的身体两边分开来,修长美腿跨在他的腰部两旁,自己挺起**,摸索着向她两腿中间的美妙花瓣接近。

    在没有人看到的位置,桃露丝圣女垂下头看着青翠草地的美丽眼睛里,瞳孔突然开始迅速放大,扩张到令人惊骇的程度。

    当着这么多姐妹的面,这邪恶的魔徒,竟然还要当众奸淫她,让她承受这无可忍耐的强烈耻辱!

    尤其是,她现在已经恢复了部分实力,作为一个强大的战士,又怎么能够忍耐得住,不让自己发起突袭,一举将他击杀在自己身下!

    她的呼吸微微变得急促,在这一瞬间,感应突然变得极为敏锐,将思感向者四方扩展而去。

    在周围的人群中,不单一个极为强大。除了身下的艾尔华之外,旁边不远处的小魔女,同样也强大了令人震惊的地步。

    如果现在突下杀手,以这魔徒少年的强健身体和恐怖的实力,未必能置其死命。只要稍微抵挡一下,小魔女冲到近前,她必然会被当场击飞,再无出第二招的机会。

    葳儿圣女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让她能够清楚感觉到她眼中的期盼与抚慰。这让桃露丝圣女心中一阵酸楚,同时升起圣洁虔诚的情感,为了圣女修道院的复兴大业,让她只能紧紧地咬着牙,泪水缓缓地在眼眶中转动。

    正在吸食美味乳汁的艾尔华被眼前晃动的雪白暴乳挡住了视线,只顾挺起腰胯,粗大**在娇嫩柔滑的大腿内侧滑过,渐渐碰触到熟悉的圣洁花瓣,**在穴口嫩肉上温柔地按摩着,渐渐顶开嫩穴,向着湿润的蜜道里面插进去。

    碧草如茵的山丘上,充满着一片奇异的气氛。葳儿圣女和蕾莉安都满含热族看着她,心中如烈火燃起,为她的自我牺牲而痛楚崇敬不已。

    蕾莉安的母亲,美丽的伯爵夫人也在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震惊恐惧,娇躯也在瑟瑟地发抖。而处女宫的修女们更是悲恐异常,看着这位传说已经死去、实际上却被魔徒拘禁凌辱的桃露丝圣女殿下,几乎要痛苦地晕厥过去。

    与她们相比,艾尔华却是快乐至极,一边吸吮着美味的极品圣乳,一边挺动腰部愉快地在圣女嫩穴里面插插,享受着温暖柔滑的紧窄蜜道,被圣女殿下把**套得极爽,让他忍不住加快了**的速度,吸吮乳汁的力量也更加大几分。

    桃露丝圣女的**被他含在口中舔弄,下体蜜道也被魔电龙枪的催情力量所感染,早已被淫药改造得敏感至极的玉体忍不住颤抖起来,樱唇中也不可抑止地发出了柔媚的娇吟声。

    虽然当众发出这样的呻吟声让她很羞惭,可是为了不暴露出自己已经恢复神智的秘密,她还是只能顺从本能,就像一头只会吃草和**的奶牛一样,在**袭来时,就要做出欲火攻心的模样才对。

    她这样的表现,以及艾尔华胯下的**不断在她两腿间**的动作,表明了她被男人干得很爽,那妩媚风骚的娇吟声就是证明。看到这一幕,处女宫的修女们都震惊至极,张口结舌地望着圣洁的桃露丝圣女殿下,恍如身在梦中,把自己已经**和即将**的事实都忘记了。

    兴奋的娇喘呻吟声,在牧场山丘上剧烈响起。艾尔华抱紧她健美性感的玉体,狠狠地**着,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桃露丝圣女终于抑止不住,扑倒在他身上放声尖叫的时候,**的快感,猛烈地降临到这一对金牛宫圣女殿下的身上。

    美丽圣洁的桃露丝圣女,眼中流着清澈的泪水,一双藕臂紧紧地拥抱住身下的少年,健美修长的**拼命地夹紧他的腰胯,丰满**用力向下狠坐着,让粗大**插到最深处,剧烈地跳动着,向着圣洁子宫喷射出滚烫的精液。

    在不远处,圣洁坚贞的葳儿圣女也在流淌着清澈的泪水,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她的胯下,两位圣女正在剧烈地舔弄着,让美妙花瓣与后庭菊蕾同时受到强烈的刺激,**的感觉猛烈冲击而来,让她只能奋尽力气咬住樱唇,阻止自己发出淫荡的叫声,可是花径中的蜜汁却是阻挡不住,如清澈露珠般奔流而下,洒到水瓶圣女热切吸吮的樱口之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