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章美丽犬奴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啊!啊!”

    美丽的圣女殿下,激烈地尖叫着,雪白柔嫩的娇躯骑在男人的身上,用力耸动,让粗大的**在娇嫩**里面迅速**,摩擦着**潺潺的蜜道肉壁,带给她更强烈的快感刺激。

    海蓝色的长发,在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映照下,散发着大海般的晶莹波光,随着她玉体激烈的耸动,长发也如波浪般起伏,充满着奇异的美感。

    这是在都城里,王宫中的一个宽敞卧室,布置精美华丽,尽显王家的豪华气派。艾尔华躺在那张巨大的床上,兴奋地微笑着,不时举起手来,狠狠地打在水瓶圣女的娇嫩**上面。

    叭叭的脆响声中,雪白如玉的粉臀上面迅速多出一个个鲜红的掌印。水瓶圣女颤抖得更加剧烈,娇喘息息地咒骂道:“爱尔莎你这坏东西……”纤腰却在用力挺动,让大**更快速地在体内穿插,大量的蜜汁从花径里面流淌出来,浸湿了艾尔华的**阴囊,以及大腿和身下的大片床单。

    “果然是**如开瓶啊,圣女殿下你可真是越来越淫荡了……”艾尔华赞叹道,听着她娇弱的咒骂声,随手一个耳光挥出去,重重地打在她的脸上,让美丽玉颊立即肿胀起来。

    水瓶圣女尖叫一声,痛得珠泪滚滚,顺着洁白玉颊流淌下来,滑过脸上鲜红的指印,一直洒落到艾尔华的胸膛上,击得泪花四溅,如碎玉般溅出凄美的水花。

    在剧烈的痛楚之中,已经惯于挨打的水瓶圣女,在兴奋中达到了**,下体的蜜道剧烈抽搐痉孪着,雪白纤美的玉体颤抖不止,柔嫩粉臀拼命地向下面坐去,狠命磨着艾尔华的胯部,让**直插到最深,给予她最大的满足快感。

    **感觉到她蜜道的紧窄抽搐,痉挛地压榨着自己的**,艾尔华在剧爽之中,也忍不住喷射出精液,同时用力拉住她的柔滑玉臂,将她的身子拉倒在自己身上。

    脸上肌肉抽搐着,艾尔华张开大嘴,低头狠狠一口,重重地咬在她晶莹圆润的左边**上面。

    齿痕深深地印在白玉般的美乳上,水瓶圣女剧烈地尖叫着,晶莹泪水在美丽的眼中奔涌而出,洒落在艾尔华的头发上面,娇躯更加剧烈地颤抖,圣洁蜜道痉挛扭曲,拼命地缠绕压榨着艾尔华的粗大**,大量蜜汁从玉体内部喷出,洒向正在跳动着喷射滚烫精液的粗大**。

    这两个现任的圣女殿下,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享受着**中的眩晕快感,蜜汁与精液交相喷射,将水瓶圣女的玉体下面浸染得一片狼藉。

    许久之后,射完了所有存货的艾尔华疲惫地喘息着,松开紧咬的牙齿,将口中的鲜嫩**吐出去,让水瓶圣女可以嘤嘤哭泣着,从他身上翻倒滚落在床上,软绵绵的粗大**从嫩穴里面无力地抽出,里面积存的大量液体奔流出来,将他们身下的床单浸得透湿。

    艾尔华躺在床上,无力地喘息着,手掌被水瓶圣女的玉体压住,捏住她的柔滑嫩乳,轻松地揉捏,一时间轻松疲惫,进入了无边的平静之中。

    许久之后,他抬起手来,在床头上系着的一根绳索上轻轻拉了两下。

    卧室门无声地打开来,一个身穿女仆服饰的美丽女子,幽幽地站在门前,望着床上那一对俊美男女,绝美的脸庞上露出了羞涩悲苦的神情。

    栗色的柔密长发从香肩上垂下去,在她的螓首上,戴着纱质的洁白环状头饰,正是女仆专用的样式。而身上所穿的朴素衣裙,虽然也是女仆的武样,却很暴露,将她的酥胸都露了出来,几乎就要露出玉峰尖端处的**。

    穿着这样的衣服,二十八岁的绝色美女甚感羞耻。可是王子殿下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虽然她是尊贵的伯爵夫人,从前身边也有许多女仆服侍,现在却还是要沦落到这样悲惨的境地,成为王子殿下身边的侍女,或者称为性奴更合适一些。

    抬起长长的睫毛小心地偷看着他健美的身体,见到那令她又爱又恨的大**垂在胯间,她的心里怦然跳动起来,却不敢多看,盈盈拜倒在地,将额头贴在地毯上,屏息静气,不敢出声。

    艾尔华倒是很平易近人,和气地招呼她过来,用唇舌打扫干净自己的下体就可以了。

    尊贵的伯爵夫人眼含热泪,默默饮泣着爬上床,跪伏在艾尔华的两腿中间,张开娇艳红唇,满怀屈辱地将他湿漉漉的大**含到朱唇中,默默地吮吸起来。

    香舌温柔地在**上面舔弄着,卷起一滴滴的精液,吸到她洁净的口腔中,小心地咽下去。随着精液进入胃中,她的美丽玉颊也迅速变红,明亮的大眼睛也变得水汪汪的,悄悄地抬起睫毛,看向艾尔华的目光中充满了**。

    看着她含鸟偷看自己的娇美模样,艾尔华的心里不由一动,**跟着充血变硬,在她的樱桃小嘴里面膨胀起来,一直顶到咽喉软肉上。伯爵夫人不敢怠慢,慌忙运用这些天刚学会的深喉技巧,努力服侍着艾尔华的**,直到快射精时,艾尔华才喘息着将她的螓首拉起来,向着旁边呶呶嘴,指示她去舔水瓶圣女。

    虽然失去嘴里粗壮有力的**,让伯爵夫人感觉到惋惜,可是她还是不敢违令,娇喘吁吁地爬过去,轻柔地扶住水瓶圣女的纤柔**,吻上了她的娇美花瓣。

    温暖的嘴唇碰触到敏感的部位,水瓶圣女轻轻地呻吟着,圣洁玉体又一次颤抖起来,将大量的蜜汁喷射出来,混合着体内积存的精液,流入到伯爵夫人的口腔里,让她娇喘着,一囗口地咽下去。

    心中的屈辱羞惭和隐约的兴奋让伯爵夫人的娇躯在微微地颤抖,正在心神大乱的时候,突然下身一凉,裙下的内裤已经被艾尔华一把拉下去,露出了雪白修长的纤美**。

    她的女仆短裙,被艾尔华拉到腰部以上,挺着**凑近她雪白娇嫩的下体,**贴在花瓣中央,轻轻压住穴口嫩肉,优雅地微笑道:“尊贵的雷恩伯爵夫人,我是否能有这个荣幸,进入到你的身体里面?”

    高贵美丽的伯爵夫人,敏感部位感觉到他的**的坚硬与温暖,正在心中大乱的时候,听到他这样的问题,不由心中落泪,却也不由自主地点着头,雪白丰润的**向后顶去,让**撑开穴口蜜肉,缓缓进入到温暖湿润的蜜道里面。

    艾尔华畅快地微笑着,双手抓紧她穿着漂亮女仆服的身体,胯部狠狠一挺,在伯爵夫人的喘息尖叫声中,插入了她的身体,大肆**猛干起来。

    边干着,一边命令她继续舔弄吸吮水瓶圣女的下体花瓣,把里面的汁液都喝下去,艾尔华看着她性感迷人的娇躯趴在床上,在自己的冲撞下颤抖耸动着,忽然想起她女儿交欢时的模样,美丽面庞上那坚强屈辱的表情,十分可爱,让他的**又胀大几分,更加猛烈地在她的蜜道里面**奸淫着。

    一边回忆她女儿的紧窄蜜道,一边干着蕾莉安出生时滑过的通道,艾尔华的思绪流转,想起上次抢光了她们家的财产时,自己躺在仓库的金币堆里,一边看着金币从指缝中流下,一边痛快狠干这对美丽母女时的畅快心情。

    那次攻下雷恩伯爵家的城堡,确实赚了不少,可是比起这一次出征北邙山,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所有山贼组织几十年来聚集的大量财富,除去赏赐战士们的以外,剩下的都已经被作为军费充公,而且他们仓库中的那些货物,更可以在卖掉之后,获取巨额的利润。

    帮助他们销赃的奸商,一个个地被逮捕抄家,获取的财富可谓金山银海。现在那些奸商正在替爱德华王子卖命,组成商队向北方去,所携带的货物都不用现买,光是艾尔华从山贼和奸商仓库里面没收来的货物,就足够他们组成几支商队用的了。

    负责商路通畅的,是柏琳娜率领的护路军,里面的成员大都由山贼组成,当然还有许多艾尔华的忠实部下监视着他们。不过,只要柏琳娜不反叛,那些山贼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对于柏琳娜,艾尔华还算放心。因为她是狐族,没有什么贞操观念,被他强奸了也不会很难过,何况她是愿赌服输,从今以后把自己卖给了他,换取艾尔华对她武技的指导,也算划得来。

    背叛自己对她没有什么好处,而且她也没有什么更好的人可以去投靠。从王都以北,都是艾尔华的势力范围,德里王国的那位女王陛下更是不可能支持圣安王国的叛逆,这一点尽可放心。

    在两国当政者的支持下,柏琳娜将护路军分布在重要的商道上,对于沿途各地的盗贼团伙严厉打击。在这方面,她是绝对的行家,各地的盗贼团伙被这位着名的山贼首领率军攻去,在猛烈的攻击之下迅速被击溃,逮到的盗贼不是被迫加入了护路军,就是干脆被吊上绞刑架,送他们上了天国。

    这次艾尔华回到都城,没有带上她回来。商路刚刚打通,许多事情都要得力的人手去做,有柏琳娜的效力,会让他省许多麻烦。这么好用的手下不用,那才是傻瓜。因此艾尔华将一应事务交给柏琳娜,并派遣亲信手下做护路军的副统领,自己率军回师,重新掌握王城中的政务,开始为建立新的纺织工业而努力。

    艾尔华皱着眉头,仔细考虑着建设中的纺织工业的每一个细节,胯部不停地向前冲击,速度越来越快,直到下体突然传来极度兴奋的感觉,精液喷射而出,朝着伯爵夫人尊贵美丽的**深处射去。

    在精液喷射出的那一瞬间,艾尔华脑中一片晕眩,突然映出蕾莉安那坚贞倔强的美丽容颜,不由更加兴奋,抓紧她母亲的纤腰**,快乐地将精液射在她居住过的子宫里面。

    伯爵夫人紧紧地吻住水瓶圣女的花瓣,颤抖地用力吮吸,一边下意识地吞咽,一边兴奋地哭泣,在快乐的**之中,将纯洁的泪水洒落在水瓶圣女的下体上面。

    水瓶圣女也被她吸得玉体颤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抱紧她的螓首,牢牢地按在自己嫩穴上面,口中颤抖娇吟,海蓝色的阴毛和洁白小腹堵住她的琼鼻,几乎将可怜的伯爵夫人闷死在自己的嫩穴上面。

    射精过后,艾尔华浑身畅快,跪在伯爵夫人的身后,抚摸着她的滑嫩**、修长美腿,舒服地叹息道:“我现在真想你女儿……等一会儿,我们带上迷妮圣女殿下,一起去看她吧!”

    伯爵夫人好不容易才挣脱了水瓶圣女的玉手,将沾满蜜汁的美丽面孔从她的嫩穴上面抬起,突然听到这话,不由幽幽啜泣起来。对女儿的思念,以及对女儿即将又一次遭受蹂躏奸淫的痛苦恐惧,让她心中百感交集,脸贴在床单上面默默地哭着,螓首被水瓶圣女的雪白美腿紧紧夹住,栗色的柔美长发仍然搭在水瓶圣女的小腹上,在花瓣上沾染了更多的蜜汁与精液。

    突然,奇异的刺痛从后庭传来,高贵美丽的伯爵夫人大惊失色,立即抬起头来向后看去,却见艾尔华正将手指插到她的紧窄菊蕾里面,满脸兴奋地叫道:“原来你这里还是处女……对了,你女儿也是,等哪天天气好心情好的时候,我替你们开苞,让你们做同一天开苞的亲密姐妹吧!”

    这样的话,如同五雷轰顶般,剧烈轰击到了伯爵夫人的心里,让她几乎被震晕,一头栽倒在水瓶圣女的胯下,晶莹的泪水滑过布满蜜汁的美丽面庞,一直洒到殷湿的床单上面。

    ※※※※※

    宽阔明亮的牛棚中,充满着温柔旖旎的气氛。

    青春美丽的黑发少女,身穿雪白的纱衣,跪坐在厚厚的稻草上面,清丽面庞上带着迷恋的神情,手中拿着一个样式精美的牛角梳子,正在为桃露丝圣女梳理头发。

    金牛宫旧日的圣女殿下,依然是一丝不挂,雪白性感的娇躯上充满宏大、壮丽之美,美丽容颜上还带着处女的娴静,以及一丝丝的痴迷,静静地跪坐在她的面前,并不说话。

    在她琼鼻之中,挂着一个小小的金环,上面还带着一颗珍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映出莹润凄美的光芒。

    金色的长链,从金环上延伸出来,另一端却系在墙上的粗大铜环之中,就像锁着一头牛一样。

    圣洁美丽的桃露丝圣女,这时候当然是已经恢复了神智,不再像一头牛一样,拥有极低的智力。而且在圣女之泪的帮助下,她的心智坚强无比,从前的经历虽然痛苦,却已经不能再将她打倒,逼得她精神崩溃,只能靠把自己想像成为奶牛来逃避现实。

    坚强勇敢的心,此时只剩下一个目标,那就是打倒和杀死邪恶的爱德华王子,解救出所有被俘的圣女姐妹和纯洁虔诚的修女,让圣女修道院的荣光,重新辉耀在大陆之上!

    在那之后,桃露丝圣女已经决意赴死,作为自己失去贞操的惩罚。虽然那并不是自己的过错,但既然失去了贞操,就不能再做生命女神座下的圣女,只有神圣的天国,才是自己唯一的归宿!

    在这样坚定的心意之下,她决意忍辱负重,把这奶牛的身分延续下去,直到寻找到破绽,一举击杀魔徒为止!

    现在,虽然牛棚中只有她们两个人,为了不露出破绽,桃露丝圣女还是尽可能地不说话,就连眼珠都能长时间地不转动一下,这需要极强的毅力,而现在的桃露丝圣女,并不缺乏这一项特质。

    她这副模样,让蕾莉安看得心酸,却也只能含泪为她梳头,尽自己的所能,让她过得好一些。

    原本坚贞倔强的少女,此时却是柔情似水,清澈温柔的目光注视在她的脸上,默默地梳理着她黄金般的灿烂长发。

    温柔的气氛在牛棚中流动,这一刻,青春少女为被淫辱的圣女殿下梳理长发的画面,是如此凄伤优美,令人叹息。

    在牛棚的门口,出现了一个修长的身影,潇洒飘逸,站在门外看着这感人的一幕,踯躅不前,却是被这一幕感动,不忍进来。

    耳中听到他的脚步声,蕾莉安转过头去,手中依然持着桃露丝圣女的浓密金发。

    在她的视线中,看到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奸淫凌辱自己和圣女殿下的爱德华王子,正在含笑感动地看着自己。

    在他的手中,牵着三根黄金长链,系在三个绝美女子的脖颈上。

    他的身后,美丽的迷妮圣女戴着剑兰花冠,跪伏在地上,四肢着地地向前爬行,满脸屈辱恐惧的神情,就像一条宠物犬般,跟着他爬进了牛棚。

    另一位圣女殿下,却是天真活泼的水瓶圣女。她却不肯像迷妮圣女那样屈辱地跪地爬行,虽然玉颈上戴着长长的黄金链条,却仍是昂着头跟随他走进牛棚,口中喃喃骂着:“坏爱尔莎!”时而举起粉拳,狠狠地打在艾尔华的肩膀上面。

    而在她们的身边,一个绝美女子也四肢伏地,跟随在艾尔华后面,低头爬行着。

    她身上穿着暴露的女仆衣裙,身材窈窕纤美,充满着成熟女性的风情,身温柔的风韵,让人见而难忘。

    蕾莉安美丽的眼睛,立即瞪大,里面射出悲愤痛苦的光芒。

    因为她认得,那个像宠物犬一般在地上爬行的,正是她的亲生母亲,高贵优雅的伯爵夫人!

    蕾莉安剧烈地喘息着,晶莹泪水从眼中滚滚落下,努力咬住贝齿,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看到母亲受到这样的屈辱,她的心就像刀割一般,恨不得自己当场瞎掉,也不愿意看到这样悲惨的情景。

    那个英俊潇洒的少年,站在牛棚门前,看到她已经注意到了自己,便不再犹豫,轻轻迈开步伐,漫步走进牛棚中,动作优雅随意,却隐含着韵律,随意踏出的每一步,都像踩在蕾莉安的心上,让她的心也为之震颤。

    以优雅潇洒的步伐,艾尔华漫步走到蕾莉安的面前,手中依然牵着三名宠物,另一只手如行云流水般地轻柔掀开衣袍,露出斗志高昂的下体,温柔地挺胯,粗大的**顶开温软樱唇和光洁贝齿,进入了少女洁净的口腔之中。

    蕾莉安默默地跪坐在地上,樱唇香舌机械地吮吸舔弄着艾尔华的**,敏感地从上面品尝到了自己母亲蜜汁的味道,就像前些天艾尔华带着她们母女一同交欢时常常尝到的滋味一样。

    在她的身边,桃露丝圣女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看到这青春美丽的少女屈辱地含住了艾尔华的**,让桃露丝圣女脸如火烧,杀意在心底迅速燃烧起来!

    玉手悄悄地紧握成拳,桃露丝圣女眼中怒火熊熊,几乎忍不住要立即出手,一拳轰烂艾尔华的下体,让他再也没有淫具可以对可爱的蕾莉安行淫!

    在悲愤之中,还有隐隐的心痛,在圣女殿*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下心中泛起。看着青春美丽、坚贞可爱的蕾莉安要被迫受这样的侮辱,用她贞洁纯净的樱桃小嘴吮舔魔徒的**,心中的酸苦让桃露丝圣女无法忍受,恨不得立即动手,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也要拼上一拼,绝不能让可爱的蕾莉安继续受辱!

    就在这一刻,黑发的坚贞少女口中含着**,幽幽地看了她一眼,里面满含着乞求和抚慰,还有淡淡的恐惧。

    她并不是害怕自己会在事败后被杀,而是担心桃露丝圣女不能一举击杀艾尔华,导致功败垂成,让他继绩逍遥在天地之间,做下更多的恶事。

    这目光如冷水兜头浇来,让桃露丝圣女轻轻地打了个冷颤,狂热的心变得冷静,默默地跪坐在干草上,一动也不动。

    确实,如果现在动手,并不符合计画。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比原来相差太多,若是面对面地动手,就连一丝机会都没有。唯一的希望是趁艾尔华最虚弱的时候突然出手,若是现在冲动起来,只怕所有的牺牲和努力,都将化为泡影,没有一点价值。

    她眼中的烈火迅速变得黯淡,静静地看着蕾莉安,目光温柔痛苦,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在眼前被敌人淫辱,而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这样的悲愤难过,几乎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

    如果不是圣女之泪的平静作用,她已经忍耐不住了。葳儿圣女的圣力已经透过圣女之泪浸入了她的体内,帮助她平抑心中狂乱的思潮,心情变得冷静理智,即使是在看到这样悲惨的场面,她依然一动也不动,表现得就像原来的奶牛一般。

    她背对着门外进来的人,使艾尔华没有看到她的表情,再加上蕾莉安的小嘴又灵活又殷勤,温柔欢快地吮在他的**上,让他被吮得六神无主,按住坚贞少女的螓首,兴奋地呻吟着,努力挺胯,让**在她的樱桃小嘴里面插得更深一些。

    在他的身后,伯爵夫人跪伏在地,看着这一幕,泪水已经模糊了美丽的眼睛。

    可是为了自己一家能够活下去,尽管看到女儿被淫辱,她也只能默默抽泣,膝行到艾尔华的身后,伸出柔美玉手,温柔地替他除下裤子,颤抖的樱唇缓缓向着艾尔华的后庭接近,温软滑腻的舌尖轻轻地舔在艾尔华的菊花上面,深深地吻着它,和自己的女儿一起,服侍着他下体的前后两部,舌尖用力顶进菊道里面,努力让他得到更多的快乐,以此来讨他的欢心。

    迷妮圣女跪伏在地上,依然是用惶然的目光看着这一幕,而水瓶圣女却出人意料地安静下来,眨着长长的睫毛,美丽的大眼睛悄悄地打量着桃露丝圣女,却紧紧地闭着樱唇,什么也不肯说,免得不小心泄露了她们刺杀计画的秘密。

    牛棚中,坚强美丽的青春少女手中依然握着圣女殿下的黄金长发,牛角梳子还停在金发上面,却已经无力再替她梳理,只能闭上眼睛,默默地吮吸着口中**,清澈泪水如断线珍珠般从玉颊边洒落。

    静美的画面,依然在持续。一丝不挂的桃露丝圣女,坚强勇敢的青春少女,和另外几名美女、一名俊男在牛棚中一动也不动,将这优美的画面继续演绎下去。

    灵活的小嘴和舌头在下体上殷勤服侍着,在这一对美丽母女的舔弄吮吸之下,艾尔华终于达到了**,手掌用力按在蕾莉安的后脑,将她的美丽容颜紧紧地按在自己胯下,**一直顶到最深处,开始了猛烈的喷发。

    在这一刻,他能感觉到身后美丽的伯爵夫人正在掰开他的臀瓣,丁香小舌努力地在他的菊道里面伸到最深,舌尖用力挖弄着,直到他的剧烈颤抖涌来,让她知道自己女儿口中正在发生什么事,纯净的泪水从美目中滚滚落下,滑过玉颊,洒到艾尔华的屁股上面。

    艾尔华畅快淋漓地猛射着,直到蕾莉安的樱桃小嘴积不下这么多的精液,从唇角流淌出来,他才结束射精,头晕目眩地站在蕾莉安的面前,喘息着分开双腿,口中轻轻地发出了命令。

    蕾莉安眼中射出悲愤的目光,却不敢违逆他的命令,只能小心地吐出**,含着满口的精液,伏下娇躯,从他的胯下钻过去,纤手轻柔地抱住伯爵丈人的娇躯,沾满精液坑樱唇轻轻地印在她如花蕊般的娇艳朱唇上。

    在刚才,她已经不小心喝下了部分精液,现在却还要听从艾尔华的命令,将口中含的精液给母亲喝,这让她悲愤痛苦至极,几乎将牙咬碎!

    她那美丽的母亲,同样是心中悲伤,温柔慈爱地抱住自己饱受蹂躏的女儿,流泪轻吻着她的嘴唇,将她唇边的精液舔干净,默默地咽了下去。

    这一对美丽至极的母女,流着泪相互接吻,交换着口中的精液,默默地分开咽下。而伯爵夫人嘴唇上的味道,也传到了蕾莉安的口中,让她悲愤屈辱,却也只能默默忍受。

    在艾尔华的胯下,剑兰少女默默地**着他的下体,将那里舔得干干净净,心里暗自难过,知道远在南方的葛妮圣女也在看着这一幕,而且能够分享到她嘴里含着**的感觉。

    灵活的小嘴**着艾尔华的**,让他满意地微笑着,轻拍她的螓首给她发下了新的命令。

    在旁边,蕾莉安已经将三分之一的精液喂给了伯爵夫人,倔强地含泪转过头来,轻柔地吻上了迷妮圣女的樱唇,缓缓地将精液渡过去。

    剑兰少女瞪大美目,一时间六神无主。被这个陌生少女吻上了自己的嘴唇,就这么多了一个有亲密关系的人,让她心灵大受冲击,却也只能拥吻着蕾莉安,默默吮吸着蕾莉安口中的津液和精液,心乱如麻,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这初次见面的少女。

    艾尔华微笑看着这一幕,看她们都互相吻得意乱神迷,伸出手去,抓住蕾莉安黑玉般的长发,将她拖到桃露丝圣女的身边,命令她们互吻,把所有的精液都舔净吃下,就没有事了。

    蕾莉安瞪大美丽的眼睛,看着面前的桃露丝圣女,虽然脸在向她接近心中却十分为难。

    桃露丝圣女的脸上依然是迷离恍惚的表情,虽然心中流血,却还是贴上她的玉容,像一头听话的奶牛一样,舔上了她的樱唇。

    四唇相接,少女温软的嘴唇触到她的嘴上,桃露丝圣女的心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瞳孔骤然放大,看着眼前的美丽少女,心神恍惚,阵阵晕眩的感觉袭来,让她无法思考,只能轻柔地吻住少女的嘴唇,将少女口中的液体一点一点地吸过来,默默地咽下去。

    蕾莉安的心里也同样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被自己深爱和崇拜的圣女殿下这么吻住,兴奋与甜蜜一起袭来,让她几乎忘记一切,只是轻拥着桃露丝圣女的玉体,与她甜蜜地热吻着,彼此交换着口中的精液与唾液,在意乱神迷的亲吻之中,两个人都忘记了口中正在交换的液体是什么,只顾亲密热吻着,直到口中精液都分食干净,还在蜜吻不休。

    圣女之泪的影响,让桃露丝圣女一直保持着痴迷平静的外表,能够不被人看出破绽。只有水瓶圣女一直在悄悄地看着这一幕,咬紧嘴唇不肯出声。

    蕾莉安正吻得热泪盈眶,将所有的柔情爱意都付于这一吻之中,突然颈上“喀”的一声,冰冷的感觉涌来,让她错愕地抬起头来,樱唇与桃露丝圣女的朱唇之间,有一根透明的长丝相连,在阳光下现出晶莹的光泽。

    抬起纤手,摸摸颈间,能感觉到那是一个冰冷的项圈,正是给狗用的。

    蕾莉安悲愤地抬起头来,怒视着艾尔华,对于他给自己的屈辱难过至极。不用看到自己颈间套的是什么,只要看看他手中的四根黄金链条,就知道自己也戴上了项圈,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

    正如这冰雪聪明的少女所想的那样,她颈间的项圈也是用黄金打造的,与她母亲脖颈上戴的狗项圈是相同的样式,分毫不差。

    艾尔华满意地欣赏着她戴上项圈的美态,随口称赞着她戴了项圈更加漂亮,迈步走到墙边,从墙上铜环中扯下牛缰,转身向牛棚外面走去。

    手中牵着五根金链,后面的绝色美女们也不得不跟着向外爬去。即使是已经恢复了部分实力的桃露丝圣女,也只能像一头牛一样跟随着他,四肢着地的向外面爬,感觉着琼鼻中被金环扯动带来的痛楚,恨得几乎要咬碎玉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