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章狐族少女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圣安王国北部的北邙山中,高高的险峰之上,悍匪寨主的卧室里面,率军前

    来征剿山贼的爱德华王子,骑在被擒的女匪首的身上,手伸到她的长裤里面,摸

    着她的**,茫然不知所措。

    她的香臀柔滑细腻,手感极好:而香臀中央的尾椎骨处,生长着的那条尾巴

    ,毛茸茸的,手感也是好得厉害,就像摸着一只可爱的小猫咪一样。

    不过这样的手感,出现在身下美女的身上,艾尔华却并不觉得有趣。他只是

    惊愕地看着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美丽的女匪首,俏脸涨得通红,虽然嘴里塞着内裤不能讲话,却用要杀人般

    的凶狠目光怒视着他,彷佛要用目光将他碎尸万段一样。

    看着她凶狠的目光,艾尔华倒是平静下来,继续在她柔滑香臀上摸索着,推

    断这根尾巴的模样。

    被初次见面的男人摸着屁股,柏琳娜怒不可遏,琼鼻中唔唔地怒哼着,拼命

    扭动身体,在床上扭成奇异的姿势,不让他的手摸到紧要的部位。

    艾尔华正在心急之中,看她这样不合作的态度,恼怒起来,用力一扯,将她

    的长裤撕裂,手从前面拿出来的时候,裤子已经破得不成样子,甚至遮掩不住私

    处。

    艾尔华的手上下翻飞,在空中以疾速挥舞,在他的利爪之下,柏琳娜满身衣

    衫如蝴蝶般片片飞舞,飘落到床下。

    不过转瞬之间,这美丽凶悍的女匪首,浑身衣服都被撕得干干净净,将未曾

    被男人见过的雪白娇躯,彻底暴露在艾尔华的眼中。

    艾尔华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将她翻过来,看向她**的臀部,浑然不顾两人

    才是初识,还没有达到可以互看下体那样亲密的程度。

    眼前看到的一切,让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在这美丽女子的雪白**上,长

    着一条大大的尾巴,雪白柔细的毛发在窗外吹来的清风中飘动着,散发着晶莹的

    光泽。

    艾尔华跪坐在床上,双腿紧紧压住柏琳娜的修长**,让她脸朝下趴在床上

    ,愤怒地喘息哼鸣,而他则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奇景,一言不发。

    窈窕美丽的娇躯,尽都展现在眼前。她的肌肤白嫩柔滑,如初剥鸡蛋般细腻

    ,纤腰盈盈一握,丰臀隆起,白里透红,一切都是那么完美,就连臀部生长的这

    条雪白狐尾,也都显得那么美妙可爱。

    他的手握住长长的狐尾,只觉它在手中蓬松柔软,还在挣扎扭动着,努力想

    要脱离开他的掌握。

    艾尔华握紧手中狐尾,抬起头来,愣愣地看向身下的美女,轻声问道:你

    是狐族?

    全身**的美丽女匪首,身体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却并不回答。

    并不仅仅是嘴里塞着内裤的关系,她努力保存的秘密被这个初识的男子发现

    ,让她大为愤怒,恨不得活活咬死他,哪还有心思回答他的问题?

    但她的表现,已经证明了艾尔华的猜测,让他点头叹息道:怪不得,怪不

    得会这么狐媚!只不过你的武技这么强,倒是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他伸出手来,握住她柔嫩丰满的**,将她的窈窕玉体翻过来,又扯出她嘴

    里面的内裤,问道:你们狐族,不是专以媚术见长吗?为什么会到人类这里,

    做个山寨头领?

    美女寨主内裤出口,干呕了两声,愤怒地叫道:呸!谁说我们狐族只能靠

    媚术活下去,我偏要靠武技横行天下杀人放火,要你来管!

    艾尔华惊讶地微笑着,仔细打量着她的脸,开始明白了她的来历。

    狐族究竟算是人类的一支,还是兽人的一支,各方面说法都不同。不过在这

    人类占据压倒性优势的大陆上,狐族的数量越来越少,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因为和人类实力相差太大,现在的狐族,都躲得远远的,到远离人类的地方

    居住。圣安王国好久不见狐族的身影,只有人在传说,她们都是美艳至极的女子

    ,而且骚媚入骨,能让人神魂颠倒,不由自主地听她们的话,直到被迷得将所有

    一切都乖乖奉上,没有了利用价值,才会被这些狐族女子一脚踢开,去另寻凯子

    不过这些传说,是否可信,都是一个问题。而且这位狐族美女偏爱武技,以

    超强的武力建立起这个山寨,时常下山掠夺,依靠暴力生存,倒是一个典型的暴

    力女,狐族中的另类了。

    艾尔华也曾派人搜集过柏琳娜的资料,都说她在几年前突然出现在北邙山,

    召集了大批部下,抢掠过往客商,手段凶狠,而且部下对她都很拥戴,倒没有人

    说她善用媚术什么的。

    想到这里,艾尔华惊异地微笑着,抬起手捏住她雪白莹润的下巴,调笑道:

    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个暴力女,这么另类的狐女都被我碰到,倒也真是有趣……

    有趣吗?还有更有趣的呢!柏琳娜冷冷地说着,突然腿一曲,膝盖狠狠

    地向他的胯下撞去。

    艾尔华光顾欣赏她的美貌,没留神挨了一下,只听一声闷响,卵蛋被玉膝重

    重击中,所使力气之大,足以将铁棍撞弯。

    柏琳娜美丽的脸庞上,现出凶狠快意的神情。不管她会受到什么样的残酷折

    磨,这个胆敢羞辱她的敌人,终于被她撞成了阉人,这是她最快活的事情。

    艾尔华的脸上现出痛楚的表情,双腿用力一夹,将她的一对修长**紧紧夹

    在当中,狠狠地坐在她的玉足上,按住她的**让她不能乱动,这才喃喃呻吟道

    :好痛!你经常这么对男人的?

    看他这么轻描淡写地叫痛,柏琳娜倒惊讶起来,瞪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置信

    地问:你没有什么事吗?

    废话,当然没有事!艾尔华生气地叫道:难道非得撞碎了卵子,你才

    高兴吗?

    柏琳娜惊愕的目光向他的下体打量去,这才想起刚才咬他的时候也是这样,

    看来他的邪门功夫不光练了**,连睾丸也都练成金刚不坏的金刚丸了。

    艾尔华现在是赤着下体,骑坐在她的小腿上,而她则是一丝不挂,露出了雪

    白**的娇躯,被结结实实地捆缚住手脚躺在床上。两人肉袒相见,与不久前的

    敌对关系相比,关系的变化实为奇妙。

    艾尔华皱眉忍痛,仔细打量着这美丽的狐女。没穿衣服的狐女,他还没有见

    过,先看个够本再说。

    她的肌肤柔滑白嫩,身材窈窕性感,扭曲着身子躺在床上,充满了曲线美感。

    既然是狐女,骨子里当然有着入骨的媚意,只看着她扭着水蛇腰躺在床上的

    美态,就让艾尔华欲火中烧,**不由自主地挺立起来,指向她绝美的面庞。

    二十多岁的美丽狐女,既性感又妩媚,充满着女性的魅力。而她还是一个武

    技超群的匪首,娇躯在窈窕妩媚之中,还有着健美的感觉,配着她喜欢使用暴力

    的表现,别有一番奇妙气质。

    艾尔华向上爬去,压在她的身上,手不由自主地抬起来,抚摸着她柔密的长

    发,心里明白她是狐族,这黑白相间的头发大概就是她们家族的标志。

    手指抚过玉颊香颈,柔滑香肩,感觉到狐女肌肤的柔滑如丝,艾尔华心神俱

    醉,浑然不顾她正在愤怒地大骂着自己。

    雪白丰满的玉峰,被他放肆地捏在手中,细细把玩。狐女的**,可以称得

    上是暴乳,肌肤白里透红,细嫩至极,捏在手里感觉很爽,让他又有了乳交的欲

    望升起。

    手继续在她娇躯上游走,抚摸着平坦的小腹,一直摸到胯下。

    在光滑玉腹下面,生长着的柔密阴毛,却是纯白色的,伸手摸到上面,柔软

    光滑,充满了温暖柔细的触感,就像只可爱的小猫一样。

    艾尔华兴奋地摸着她的咪咪,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忽然产生了可爱的感觉。

    低着头,仔细欣赏着她的下体,手指滑过细毛,捏揉着粉红色的花瓣,抬起

    头来看着柏琳娜,笑咪咪地说:原来,你是——白毛女!

    柏琳娜怒道:你才是!快把手拿开,死开一边去!

    一边说,一边突然扭动身体,把精虫上脑的艾尔华掀下去,抬起被捆住的玉

    足,狠狠地踹在艾尔华的脸上!

    艾尔华闷哼一声,整个人被踹飞出去,摔落地上,头撞到地面,脑中嗡嗡作

    响。

    一不留神,被她偷袭,艾尔华心中大怒,跳起来喝道:老虎不发威,你当

    爷是病猫!

    刚才那一下他就先忍了,现在又被她踹到脸上,虽然没有穿鞋,玉足还散发

    着淡淡的幽香,可是终究是挨了一下狠的,让他忍耐不住,将身上的衣服都脱下

    来,一丝不挂地跳到床上,抬脚踩住柏琳娜的光滑小腹,怒喝道:让你看看大

    爷的厉害!

    柏琳娜闷哼一声,被他踩得气血翻涌,奋力一滚,从他脚下挣脱开来,尽管

    双手被反绑,还是跪起身来,用头狠狠撞向艾尔华的小腹。

    螓首甩动之下,柔美长发在风中飘起,洁白乌黑的颜色在空中飘过,充满着

    奇异的美感。

    艾尔华微一闪身,随手一推,将她推倒在床上,自己也跪在她的身边,抬起

    手来,狠狠一掌打在她的柔滑**上面。

    啪的一声脆响,雪白香臀上面现出一个鲜红的掌印。柏琳娜倒被打愣了

    ,半晌才怒道:你敢打我这里!

    艾尔华正在咧嘴怒笑,突然眼前白影晃动,那根雪白蓬松的大尾巴毫无先兆

    地抬起来,在他脸上狠狠地拍了一记。

    在被俘之后,美丽的女寨主手脚都被捆缚,只剩下这一肢,在狂怒之下,就

    拿出来击向敌人,艾尔华没有防备,被拍在脸上,只觉毛茸茸的,柔细白毛钻入

    鼻中,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柏琳娜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眼中厉色再现,狐尾扬起,狠狠拍向他的头,

    虽然打不昏他,至少也要出口气。

    对于这样的暴力女,艾尔华只有一个办法对付。手一伸,紧紧握住狐尾,不

    顾它的扭动挣扎,将毛茸茸的狐尾握在手中,顺势将她的柔滑玉背按住,让她只

    能扑倒在床上,脸贴床单,愤怒地大骂。

    山贼惯用的粗口,让艾尔华听得恼怒,立即跪到她的身后,抱住她柔嫩光滑

    的雪臀,粗大**顶到她的两腿中间,怒喝道:狐性好淫,我看你肯定不是处

    女了,就是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处女,让我先干了再说!

    他揪住狐尾一提,露出了下面的粉嫩菊花蕾,**狠狠前挺,顶在菊蕾上面

    ,握住尾梢的手顺便将她的健美娇臀握住,**微一用力,在粉嫩菊蕾上凹陷下

    去。

    英武美貌的女匪首大惊失色,失声怒喝道:小白脸,你敢……

    艾尔华怒哼一声,双手抓住她的纤腰美臀,用力后拉,胯部奋力前挺,猛然

    一用力,**破开菊花,噗地插了进去。

    英武健美与妩媚并存的绝色美女,仰起绝美玉容望向前方,张开樱唇,发出

    了一声凄厉的嚎叫,剧痛之中,浑身的毛发都竖立起来,美丽的面庞充满了凄惨

    痛楚,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艾尔华手中的雪白狐尾,陡然发出强大的力量,脱离他的掌握直立起来,在

    臀上立起,直指天空,看上去就像立起了一根笔直的标杆。

    而她分成三等份的黑白长发,也在同时痛得直立,笔直地指向天空,让她英

    武妩媚的脸庞,带着痛楚的表情,充满了奇异的美感。

    艾尔华的**插进嫩菊里面,被小狐狸菊蕾里面的肉环牢牢箍住**,爽得

    龇牙咧嘴,只觉那肉环束得极紧,既柔嫩又充满了韧性,简直是菊中极品,让他

    爽得差点当场射了出来。

    幸好刚才在她上面那张嘴里面发射了一炮,艾尔华还能勉强忍得住,闭上眼

    睛爽了一会儿,睁眼看着柏琳娜浑身毛发直立的模样,惊讶地道:原来狐女的

    头发和尾巴可以立起来啊!

    废话!柏琳娜也是痛得龇牙咧嘴,回头望向艾尔华,眼泪汪汪地恐吓道

    :快把东西拔出去,不然夹断你!

    她这副模样,就像拔光了牙的小狮子,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艾尔华也不多

    言,双手抓紧她柔滑丰臀,胯部用力前挺,一点一点地向菊道里面挤去。

    狐女的菊道里,紧窄至极,每一点前进都要付出极大的力气。粗大的**努

    力开拓着未经人事的菊道,将粉嫩柔滑的嫩菊撕裂,鲜血从嫩菊中流了出来。

    艾尔华低下头,看着高高挺立的雪白狐尾,欣赏着漂亮的菊花,看着那被撕

    裂出来的粉嫩伤口,正在缓缓流淌着鲜血,不由心生同情,叹息道:原来你这

    里还真的是处女……哦,夹得好爽……里边好像有肉环一样,夹得我真爽……使

    劲夹,我不怕被夹断……

    他语无伦次地叹息着,双手用力抓住柔嫩的胯部,一点一点地向里面插进去

    ,被那紧夹的菊道弄得又龇牙咧嘴起来。

    粉嫩伤口持续不断地被撕裂地更大,柏琳娜痛得面容扭曲,泪水叭地掉了出

    来,自从当了山贼首领之后,在山寨中就没有人敢违拗她的意思,更不用说胆敢

    在她的卧室里面奸爆她的肛菊,让她无法承受这样的剧烈变化。

    两个龇牙咧嘴的人,在床上相互纠缠,身体紧密连接在一起,柏琳娜的尾巴

    依然直立,在不停传来的剧痛中,雪白晶莹的绒毛向四周乍开来,蓬松可爱至极。

    艾尔华喘息着,在被套得剧爽的过程中,渐渐将**整个插进了她的菊花里

    面,低头一看,粉嫩的菊蕾已经被大**彻底撕裂,鲜红的血液从嫩菊中流出来

    ,顺着修长大腿流下去,映在雪白娇嫩的肌肤上面,形成鲜艳的画面。

    她的菊道紧紧夹着**,从头到尾,每一处都紧紧套住,当中没有一丝缝隙

    ,**紧紧地被夹住,几乎无法动弹,就像生长在她身上一样。

    漂亮的女匪首痛得珠泪滚滚,那根粗大的东西深深嵌在她的体内,虽然被她

    夹得无法动弹,却还是痛得钻心。

    两个人就像连体一样,跪在床上激烈喘息着,艾尔华是在静静地享受着被紧

    夹的爽意,而柏琳娜则是不敢动弹,在剧痛之中,连骂人都忘了。

    在一片静寂之中,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声回荡在屋里。艾尔华跪在她的身后,

    目光迷离地欣赏着她妩媚诱人的**,看着她一丝不挂的窈窕玉体,欣赏她那诱

    人的曲线之美,粉嫩柔滑的肌肤,还有那高高竖起的雪白狐尾,如旗杆般竖立在

    他的面前,让他忍不住将脸贴上去,温柔地摩擦着毛茸茸的大尾巴,温暖的感觉

    在脸上和心里油然而生。

    纯洁无瑕的雪白狐尾下面,粉嫩肛菊不住地流着鲜血,成为了天然的润滑剂

    ,让艾尔华可以缓缓抽弄**,在极紧的菊穴里面**,在后庭处女血的润滑作

    用下,爽得艾尔华眼中直冒小星星,喘息声也越来越大。

    缓慢地**着,和漂亮的寨主菊道进行着亲密接触,在里面紧密地摩擦着,

    被她的菊道肉壁磨得剧爽,艾尔华忍不住大呼小叫着,动作越来越快,让粗大的

    **在嫩菊中快速进出,享受着奸入她漂亮菊花的美妙滋味。

    柏琳娜泪珠滚滚,痛得死去活来,妩媚玉体用力扭动,却还是躲不过他有力

    的手掌,反而是在扭动中让菊道摩擦着他的**,让他更爽一些。

    娇柔**因疼痛而痉挛僵硬,长长的雪白狐尾也变得更硬一些,高高地挺立

    着,艾尔华兴奋地欢笑着,渐渐快速地狠干着她的嫩菊,双手在她柔嫩**上到

    处抚摸,满足着手上的**。

    雪白柔滑的高耸玉峰落到他的手中,被他用力揉捏着,享受着那极美的手感

    ,另一只手抚摸着纤腰美腿,在大腿上肆意摸弄着,指尖向里面摸去,抚过雪白

    柔细的阴毛,摸到嫩穴上面,捏住小小的阴蒂,轻揉捏弄,狎亵不休。

    自己的身体被他上下其手,大摸特摸,轻薄不止,一向自视甚高、骄傲勇敢

    的柏琳娜羞愤恼怒,紧紧咬着牙,开始喃喃痛骂起来,却也是断断续续,痛得说

    不完整。

    艾尔华爽得厉害,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只是加快了速度,越来越快地猛插

    着,手指也在阴蒂上揉弄轻捏,刺激着她的**。

    柏琳娜心脏剧烈跳动,娇躯开始发热发软,蓬松的狐尾也渐渐垂下,身体随

    着他的动作而晃动,樱唇中却还是在喃喃痛骂着,菊道里面不由自主地狠夹着,

    羞惭愤怒得想要把他的**夹断。

    她从家乡跑出来,到大陆学习武技,就是不想像家族中别的女性一样,靠媚

    术生存。

    作为新时代的叛逆少女,她痴迷于武技,很享受那种刀头舔血、大砍大杀的

    生活,从中找到了极端的兴奋与刺激快感。出于高傲和对家族传统的颠覆,她不

    允许男人碰她,并努力隐藏起自己狐族的身分,每天都穿着很宽大的长裤,并用

    武者的长袍或铠甲遮住,让人看不到自己的狐尾。

    一路流浪,来到遥远的圣安王国,她开始学着做山贼,越做越高兴,每次抢

    劫和杀人的时候就会觉得很爽,凭借高超的武技和极强的个人魅力,吸引了一批

    手下,从此在北邙山中占山为王,白手起家,将事业越做越大,自己的强盗团伙

    也是越来越兴旺发达。

    所谓个人魅力,就是武技高强,能力出众,能压得住那些桀惊不驯的手下,

    有天生的领袖气质。另外她狐族的气质也帮助了她,虽然努力压抑狐媚的一面,

    但骨子里面的妩媚还是不可能彻底压住,加上她的美貌与强大,混着粗鲁豪迈的

    性格,别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让那些凶悍的山贼都不由被她这魅力吸引,跟随在

    她旗下,到处打家劫舍,过着畅快淋漓的生活。

    身为强盗首领,时刻都被部下敬重,没有人敢亵渎首领。可是今天却被一个

    初次见面的少年奸破了菊花,这样的羞辱可是气得她发疯,却因为四肢都被捆住

    ,除了努力收缩后庭,想用菊穴夹断他的**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打击他

    了。

    她越是狠夹,艾尔华就感觉到越爽,被这美貌女匪首的嫩菊夹得六神无主,

    大呼小叫,兴奋得满脸都是汗。

    在处女血的润滑作用下,他的**很是顺利,速度带来了巨大的爽快感觉,

    渐渐越来越快,菊道摩擦着**,爽意急遽上升,艾尔华不禁咬住牙,手指紧紧

    捏住小小的阴蒂,白毛也被他扯到手中,缠到手指上面,用力拉扯着。

    柏琳娜也忍不住大叫起来,阴蒂被男人揉捏,带来奇异的快感,混合着被拔

    毛、裂菊的痛楚,让她心脏剧跳,也分不清是苦是乐。

    菊道剧烈地痉挛起来,她还在努力收缩括约肌,让那紧窄的肉环狠狠地套住

    **根部,还是不肯放弃夹断**的计画。

    本来已经在菊道上摩擦得像火一样,艾尔华再也忍不住她的进一步刺激,低

    低地吼叫着,**猛烈地跳动起来,将大股的精液喷射向她玉体的最深处。

    玉体深处被热精一烫,阴蒂又被他的手指狠命捏扁,柏琳娜禁不住大声尖叫

    ,剧痛与兴奋一起涌来,让她健美妩媚的玉体剧烈震动,蓬松的雪白狐尾也在兴

    奋中挺立起来,笔直地立在艾尔华的面前,将他的脸摩擦得痒酥酥的。

    **猛烈跳动着,在**的射精之中,艾尔华只觉头脑晕眩,想不清楚事情

    ,脸上温暖酥痒的感觉传来,让他不由自主地张开嘴,用力地咬住了蓬松狐尾,

    将它紧紧地叼在口中。

    他的拇指和食指疯狂地捏扁了女寨主的阴蒂,另外的指头却痉孪地向她的嫩

    穴里面塞去,昏乱中感觉到那里很紧,只能插进一个指头,而且最后还碰到了一

    层薄膜。

    晕眩之中,艾尔华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射出了茫然的目光,却被高耸挺立的

    狐尾遮在眼前,只能看到雪白晶莹的绒毛,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

    手指颤抖地捅触着处女膜,艾尔华向她的菊道深处颤抖暴射着精液,心中惊

    讶地想到,她来自以媚术著称的风骚狐族,居然还是处女,世事之奇妙,真是让

    人匪夷所思。

    女匪首痛得娇躯颤抖,感觉到体内被男人射进热精,愤怒地痛骂着,脸贴在

    床单上,高高地耸起**,痛苦地摇动着,羞愤地感觉到,自己身为团伙首领的

    尊严和威信,就在这热精狂啧之中,已经荡然无存了!

    艾尔华光顾欣赏她的美貌,没留神挨了一下,只听一声闷响,卵蛋被玉膝重重击中,所使力气之大,足以将铁棍撞弯。

    柏琳娜美丽的脸庞上,现出凶狠快意的神情。不管她会受到什么样的残酷折磨,这个胆敢羞辱她的敌人,终于被她撞成了阉人,这是她最快活的事情。

    艾尔华的脸上现出痛楚的表情,双腿用力一夹,将她的一对修长**紧紧夹在当中,狠狠地坐在她的玉足上,按住她的**让她不能乱动,这才喃喃呻吟道:好痛!你经常这么对男人的?

    看他这么轻描淡写地叫痛,柏琳娜倒惊讶起来,瞪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置信地问:你没有什么事吗?

    废话,当然没有事!艾尔华生气地叫道:难道非得撞碎了卵子,你才高兴吗?

    柏琳娜惊愕的目光向他的下体打量去,这才想起刚才咬他的时候也是这样,看来他的邪门功夫不光练了**,连睾丸也都练成金刚不坏的金刚丸了。

    艾尔华现在是赤着下体,骑坐在她的小腿上,而她则是一丝不挂,露出了雪白**的娇躯,被结结实实地捆缚住手脚躺在床上。两人肉袒相见,与不久前的敌对关系相比,关系的变化实为奇妙。

    艾尔华皱眉忍痛,仔细打量着这美丽的狐女。没穿衣服的狐女,他还没有见过,先看个够本再说。

    她的肌肤柔滑白嫩,身材窈窕性感,扭曲着身子躺在床上,充满了曲线美感。

    既然是狐女,骨子里当然有着入骨的媚意,只看着她扭着水蛇腰躺在床上的美态,就让艾尔华欲火中烧,**不由自主地挺立起来,指向她绝美的面庞。

    二十多岁的美丽狐女,既性感又妩媚,充满着女性的魅力。而她还是一个武技超群的匪首,娇躯在窈窕妩媚之中,还有着健美的感觉,配着她喜欢使用暴力的表现,别有一番奇妙气质。

    艾尔华向上爬去,压在她的身上,手不由自主地抬起来,抚摸着她柔密的长发,心里明白她是狐族,这黑白相间的头发大概就是她们家族的标志。

    手指抚过玉颊香颈,柔滑香肩,感觉到狐女肌肤的柔滑如丝,艾尔华心神俱醉,浑然不顾她正在愤怒地大骂着自己。

    雪白丰满的玉峰,被他放肆地捏在手中,细细把玩。狐女的**,可以称得上是暴乳,肌肤白里透红,细嫩至极,捏在手里感觉很爽,让他又有了乳交的**升起。

    手继续在她娇躯上游走,抚摸着平坦的小腹,一直摸到胯下。

    在光滑玉腹下面,生长着的柔密阴毛,却是纯白色的,伸手摸到上面,柔软光滑,充满了温暖柔细的触感,就像只可爱的小猫一样。

    艾尔华兴奋地摸着她的咪咪,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忽然产生了可爱的感觉。

    低着头,仔细欣赏着她的下体,手指滑过细毛,捏揉着粉红色的花瓣,抬起头来看着柏琳娜,笑咪咪地说:原来,你是——白毛女!

    柏琳娜怒道:你才是!快把手拿开,死开一边去!

    一边说,一边突然扭动身体,把精虫上脑的艾尔华掀下去,抬起被捆住的玉足,狠狠地踹在艾尔华的脸上!

    艾尔华闷哼一声,整个人被踹飞出去,摔落地上,头撞到地面,脑中嗡嗡作响。

    一不留神,被她偷袭,艾尔华心中大怒,跳起来喝道:老虎不发威,你当爷是病猫!

    刚才那一下他就先忍了,现在又被她踹到脸上,虽然没有穿鞋,玉足还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可是终究是挨了一下狠的,让他忍耐不住,将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一丝不挂地跳到床上,抬脚踩住柏琳娜的光滑小腹,怒喝道:让你看看大爷的厉害!

    柏琳娜闷哼一声,被他踩得气血翻涌,奋力一滚,从他脚下挣脱开来,尽管双手被反绑,还是跪起身*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来,用头狠狠撞向艾尔华的小腹。

    螓首甩动之下,柔美长发在风中飘起,洁白乌黑的颜色在空中飘过,充满着奇异的美感。

    艾尔华微一闪身,随手一推,将她推倒在床上,自己也跪在她的身边,抬起手来,狠狠一掌打在她的柔滑**上面。

    啪的一声脆响,雪白香臀上面现出一个鲜红的掌印。柏琳娜倒被打愣了,半晌才怒道:你敢打我这里!

    艾尔华正在咧嘴怒笑,突然眼前白影晃动,那根雪白蓬松的大尾巴毫无先兆地抬起来,在他脸上狠狠地拍了一记。

    在被俘之后,美丽的女寨主手脚都被捆缚,只剩下这一肢,在狂怒之下,就拿出来击向敌人,艾尔华没有防备,被拍在脸上,只觉毛茸茸的,柔细白毛钻入鼻中,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柏琳娜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眼中厉色再现,狐尾扬起,狠狠拍向他的头,虽然打不昏他,至少也要出口气。

    对于这样的暴力女,艾尔华只有一个办法对付。手一伸,紧紧握住狐尾,不顾它的扭动挣扎,将毛茸茸的狐尾握在手中,顺势将她的柔滑玉背按住,让她只能扑倒在床上,脸贴床单,愤怒地大骂。

    山贼惯用的粗口,让艾尔华听得恼怒,立即跪到她的身后,抱住她柔嫩光滑的雪臀,粗大**顶到她的两腿中间,怒喝道:狐性好淫,我看你肯定不是处女了,就是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处女,让我先干了再说!

    他揪住狐尾一提,露出了下面的粉嫩菊花蕾,**狠狠前挺,顶在菊蕾上面,握住尾梢的手顺便将她的健美娇臀握住,**微一用力,在粉嫩菊蕾上凹陷下去。

    英武美貌的女匪首大惊失色,失声怒喝道:小白脸,你敢……

    艾尔华怒哼一声,双手抓住她的纤腰美臀,用力后拉,胯部奋力前挺,猛然一用力,**破开菊花,噗地插了进去。

    英武健美与妩媚并存的绝色美女,仰起绝美玉容望向前方,张开樱唇,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剧痛之中,浑身的毛发都竖立起来,美丽的面庞充满了凄惨痛楚,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艾尔华手中的雪白狐尾,陡然发出强大的力量,脱离他的掌握直立起来,在臀上立起,直指天空,看上去就像立起了一根笔直的标杆。

    而她分成三等份的黑白长发,也在同时痛得直立,笔直地指向天空,让她英武妩媚的脸庞,带着痛楚的表情,充满了奇异的美感。

    艾尔华的**插进嫩菊里面,被小狐狸菊蕾里面的肉环牢牢箍住**,爽得龇牙咧嘴,只觉那肉环束得极紧,既柔嫩又充满了韧性,简直是菊中极品,让他爽得差点当场射了出来。

    幸好刚才在她上面那张嘴里面发射了一炮,艾尔华还能勉强忍得住,闭上眼睛爽了一会儿,睁眼看着柏琳娜浑身毛发直立的模样,惊讶地道:原来狐女的头发和尾巴可以立起来啊!

    废话!柏琳娜也是痛得龇牙咧嘴,回头望向艾尔华,眼泪汪汪地恐吓道:快把东西拔出去,不然夹断你!

    她这副模样,就像拔光了牙的小狮子,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艾尔华也不多言,双手抓紧她柔滑丰臀,胯部用力前挺,一点一点地向菊道里面挤去。

    狐女的菊道里,紧窄至极,每一点前进都要付出极大的力气。粗大的**努力开拓着未经人事的菊道,将粉嫩柔滑的嫩菊撕裂,鲜血从嫩菊中流了出来。

    艾尔华低下头,看着高高挺立的雪白狐尾,欣赏着漂亮的菊花,看着那被撕裂出来的粉嫩伤口,正在缓缓流淌着鲜血,不由心生同情,叹息道:原来你这里还真的是处女……哦,夹得好爽……里边好像有肉环一样,夹得我真爽……使劲夹,我不怕被夹断……

    他语无伦次地叹息着,双手用力抓住柔嫩的胯部,一点一点地向里面插进去,被那紧夹的菊道弄得又龇牙咧嘴起来。

    粉嫩伤口持续不断地被撕裂地更大,柏琳娜痛得面容扭曲,泪水叭地掉了出来,自从当了山贼首领之后,在山寨中就没有人敢违拗她的意思,更不用说胆敢在她的卧室里面奸爆她的肛菊,让她无法承受这样的剧烈变化。

    两个龇牙咧嘴的人,在床上相互纠缠,身体紧密连接在一起,柏琳娜的尾巴依然直立,在不停传来的剧痛中,雪白晶莹的绒毛向四周乍开来,蓬松可爱至极。

    艾尔华喘息着,在被套得剧爽的过程中,渐渐将**整个插进了她的菊花里面,低头一看,粉嫩的菊蕾已经被大**彻底撕裂,鲜红的血液从嫩菊中流出来,顺着修长大腿流下去,映在雪白娇嫩的肌肤上面,形成鲜艳的画面。

    她的菊道紧紧夹着**,从头到尾,每一处都紧紧套住,当中没有一丝缝隙,**紧紧地被夹住,几乎无法动弹,就像生长在她身上一样。

    漂亮的女匪首痛得珠泪滚滚,那根粗大的东西深深嵌在她的体内,虽然被她夹得无法动弹,却还是痛得钻心。

    两个人就像连体一样,跪在床上激烈喘息着,艾尔华是在静静地享受着被紧夹的爽意,而柏琳娜则是不敢动弹,在剧痛之中,连骂人都忘了。

    在一片静寂之中,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声回荡在屋里。艾尔华跪在她的身后,目光迷离地欣赏着她妩媚诱人的**,看着她一丝不挂的窈窕玉体,欣赏她那诱人的曲线之美,粉嫩柔滑的肌肤,还有那高高竖起的雪白狐尾,如旗杆般竖立在他的面前,让他忍不住将脸贴上去,温柔地摩擦着毛茸茸的大尾巴,温暖的感觉在脸上和心里油然而生。

    纯洁无瑕的雪白狐尾下面,粉嫩肛菊不住地流着鲜血,成为了天然的润滑剂,让艾尔华可以缓缓抽弄**,在极紧的菊穴里面**,在后庭处女血的润滑作用下,爽得艾尔华眼中直冒小星星,喘息声也越来越大。

    缓慢地**着,和漂亮的寨主菊道进行着亲密接触,在里面紧密地摩擦着,被她的菊道肉壁磨得剧爽,艾尔华忍不住大呼小叫着,动作越来越快,让粗大的**在嫩菊中快速进出,享受着奸入她漂亮菊花的美妙滋味。

    柏琳娜泪珠滚滚,痛得死去活来,妩媚玉体用力扭动,却还是躲不过他有力的手掌,反而是在扭动中让菊道摩擦着他的**,让他更爽一些。

    娇柔**因疼痛而痉挛僵硬,长长的雪白狐尾也变得更硬一些,高高地挺立着,艾尔华兴奋地欢笑着,渐渐快速地狠干着她的嫩菊,双手在她柔嫩**上到处抚摸,满足着手上的**。

    雪白柔滑的高耸玉峰落到他的手中,被他用力揉捏着,享受着那极美的手感,另一只手抚摸着纤腰美腿,在大腿上肆意摸弄着,指尖向里面摸去,抚过雪白柔细的阴毛,摸到嫩xue上面,捏住小小的阴蒂,轻揉捏弄,狎亵不休。

    自己的身体被他上下其手,大摸特摸,轻薄不止,一向自视甚高、骄傲勇敢的柏琳娜羞愤恼怒,紧紧咬着牙,开始喃喃痛骂起来,却也是断断续续,痛得说不完整。

    艾尔华爽得厉害,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只是加快了速度,越来越快地猛插着,手指也在阴di上揉弄轻捏,刺激着她的**。

    柏琳娜心脏剧烈跳动,娇躯开始发热发软,蓬松的狐尾也渐渐垂下,身体随着他的动作而晃动,樱唇中却还是在喃喃痛骂着,菊道里面不由自主地狠夹着,羞惭愤怒得想要把他的**夹断。

    她从家乡跑出来,到大陆学习武技,就是不想像家族中别的女性一样,靠媚术生存。

    作为新时代的叛逆少女,她痴迷于武技,很享受那种刀头舔血、大砍大杀的生活,从中找到了极端的兴奋与刺激快感。出于高傲和对家族传统的颠覆,她不允许男人碰她,并努力隐藏起自己狐族的身分,每天都穿着很宽大的长裤,并用武者的长袍或铠甲遮住,让人看不到自己的狐尾。

    一路流浪,来到遥远的圣安王国,她开始学着做山贼,越做越高兴,每次抢劫和杀人的时候就会觉得很爽,凭借高超的武技和极强的个人魅力,吸引了一批手下,从此在北邙山中占山为王,白手起家,将事业越做越大,自己的强盗团伙也是越来越兴旺发达。

    所谓个人魅力,就是武技高强,能力出众,能压得住那些桀惊不驯的手下,有天生的领袖气质。另外她狐族的气质也帮助了她,虽然努力压抑狐媚的一面,但骨子里面的妩媚还是不可能彻底压住,加上她的美貌与强大,混着粗鲁豪迈的性格,别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让那些凶悍的山贼都不由被她这魅力吸引,跟随在她旗下,到处打家劫舍,过着畅快淋漓的生活。

    身为强盗首领,时刻都被部下敬重,没有人敢亵渎首领。可是今天却被一个初次见面的少年奸破了菊花,这样的羞辱可是气得她发疯,却因为四肢都被捆住,除了努力收缩后庭,想用菊穴夹断他的**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打击他了。

    她越是狠夹,艾尔华就感觉到越爽,被这美貌女匪首的嫩菊夹得六神无主,大呼小叫,兴奋得满脸都是汗。

    在处女血的润滑作用下,他的**很是顺利,速度带来了巨大的爽快感觉,渐渐越来越快,菊道摩擦着**,爽意急遽上升,艾尔华不禁咬住牙,手指紧紧捏住小小的阴蒂,白毛也被他扯到手中,缠到手指上面,用力拉扯着。

    柏琳娜也忍不住大叫起来,阴蒂被男人揉捏,带来奇异的快感,混合着被拔毛、裂菊的痛楚,让她心脏剧跳,也分不清是苦是乐。

    菊道剧烈地痉挛起来,她还在努力收缩括约肌,让那紧窄的肉环狠狠地套住**根部,还是不肯放弃夹断**的计画。

    本来已经在菊道上摩擦得像火一样,艾尔华再也忍不住她的进一步刺激,低低地吼叫着,**猛烈地跳动起来,将大股的精液喷射向她玉体的最深处。

    玉体深处被热精一烫,阴蒂又被他的手指狠命捏扁,柏琳娜禁不住大声尖叫,剧痛与兴奋一起涌来,让她健美妩媚的玉体剧烈震动,蓬松的雪白狐尾也在兴奋中挺立起来,笔直地立在艾尔华的面前,将他的脸摩擦得痒酥酥的。

    **猛烈跳动着,在**的射精之中,艾尔华只觉头脑晕眩,想不清楚事情,脸上温暖酥痒的感觉传来,让他不由自主地张开嘴,用力地咬住了蓬松狐尾,将它紧紧地叼在口中。

    狐女的菊道里,紧窄至极,每一点前进都要付出极大的力气。粗大的**努力开拓着未经人事的菊道,将粉嫩柔滑的嫩菊撕裂,鲜血从嫩菊中流了出来。

    艾尔华低下头,看着高高挺立的雪白狐尾,欣赏着漂亮的菊花,看着那被撕裂出来的粉嫩伤口,正在缓缓流淌着鲜血,不由心生同情,叹息道:原来你这里还真的是处女……哦,夹得好爽……里边好像有肉环一样,夹得我真爽……使劲夹,我不怕被夹断……

    他语无伦次地叹息着,双手用力抓住柔嫩的胯部,一点一点地向里面插进去,被那紧夹的菊道弄得又龇牙咧嘴起来。

    粉嫩伤口持续不断地被撕裂地更大,柏琳娜痛得面容扭曲,泪水叭地掉了出来,自从当了山贼首领之后,在山寨中就没有人敢违拗她的意思,更不用说胆敢在她的卧室里面奸爆她的肛菊,让她无法承受这样的剧烈变化。

    两个龇牙咧嘴的人,在床上相互纠缠,身体紧密连接在一起,柏琳娜的尾巴依然直立,在不停传来的剧痛中,雪白晶莹的绒毛向四周乍开来,蓬松可爱至极。

    艾尔华喘息着,在被套得剧爽的过程中,渐渐将**整个插进了她的菊花里面,低头一看,粉嫩的菊蕾已经被大**彻底撕裂,鲜红的血液从嫩菊中流出来,顺着修长大腿流下去,映在雪白娇嫩的肌肤上面,形成鲜艳的画面。

    她的菊道紧紧夹着**,从头到尾,每一处都紧紧套住,当中没有一丝缝隙,**紧紧地被夹住,几乎无法动弹,就像生长在她身上一样。

    挛起来,她还在努力收缩括约肌,让那紧窄的肉环狠狠地套住**根部,还是不肯放弃夹断**的计画。

    本来已经在菊道上摩擦得像火一样,艾尔华再也忍不住她的进一步刺激,低低地吼叫着,**猛烈地跳动起来,将大股的精液喷射向她玉体的最深处。

    玉体深处被热精一烫,阴di又被他的手指狠命捏扁,柏琳娜禁不住大声尖叫,剧痛与兴奋一起涌来,让她健美妩媚的玉体剧烈震动,蓬松的雪白狐尾也在兴奋中挺立起来,笔直地立在艾尔华的面前,将他的脸摩擦得痒酥酥的。

    **猛烈跳动着,在**的射精之中,艾尔华只觉头脑晕眩,想不清楚事情,脸上温暖酥痒的感觉传来,让他不由自主地张开嘴,用力地咬住了蓬松狐尾,将它紧紧地叼在口中。

    他的拇指和食指疯狂地捏扁了女寨主的阴di,另外的指头却痉孪地向她的嫩xue里面塞去,昏乱中感觉到那里很紧,只能插进一个指头,而且最后还碰到了一层薄膜。

    晕眩之中,艾尔华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射出了茫然的目光,却被高耸挺立的狐尾遮在眼前,只能看到雪白晶莹的绒毛,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

    手指颤抖地捅触着处女mo,艾尔华向她的菊道深处颤抖暴射着精液,心中惊讶地想到,她来自以媚术著称的风骚狐族,居然还是处女,世事之奇妙,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女匪首痛得娇躯颤抖,感觉到体内被男人射进热精,愤怒地痛骂着,脸贴在床单上,高高地耸起**,痛苦地摇动着,羞愤地感觉到,自己身为团伙首领的尊严和威信,就在这热精狂啧之中,已经荡然无存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