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章人兽大战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高高的山岭,地形险峻,山道崎岖难行,果然是易守难攻的地势。

    这座山峰,被训练有素的盗匪牢牢占据,每一处防守要地,都有盗贼守卫,手持锋利的武器,眼中有凶狠的杀机闪烁。

    将近两千余名山贼,盘踞在这座山头上,望向山岭的下方,脸上微微带有恐慌,更多的却是穷凶极恶的表情,似要与围山的敌人决一死战。

    在山下,有无数装备精良的正规军战士,将整个山岭团团围住,刀剑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慑人的寒光。

    作为圣安王国的正规军,他们跋山涉水来到北邙山的深处,在最高的一座山峰下面排开阵形,将整个山岭团团围住,以保证山上的盗贼无法逃遁。

    从山上向下望去,漫山遍野,到处都是圣安王国的军队,强健凶悍的战士们手中紧握着刀枪向山上涌来,让山峰上的盗贼们都心生凛然,明白这一次王**队是真的下了决心,要将他们彻底铲除了。

    虽然如此,一直接受严格军事训练的盗贼们还是保持着镇定,将上山所有的通道都严密把守,依托着险要的地形,以对抗圣安王国正规军的围剿。

    山岭下的平地上,艾尔华骑着高大的骏马,抬头仰望高耸的山峰,微皱眉头,对于这支山贼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

    即使自己以十倍的兵力包围了他们,这些盗贼仍是没有惊慌乱窜,也不打出白旗投降,所有防守布置依然是井井有条,可见敌人并非易与之辈。

    若是平地对决,这些盗贼虽然凶悍,却也不可能敌得过英勇的正规军,但此地是崇山峻岭,地形险峻,如果强行攻上去,会给自己的部下造成很大的杀伤。

    而且,以这样险峻的地形,再加上良好的防御工事,足可让盗贼们抵御很长时间,如果久攻不下,南方的里尔家族趁机起兵北伐,或是号召各处的贵族反对自己,合兵进攻王都,自己就只能退兵回去,这些盗贼,打的想必是这个主意吧?

    看起来,盗贼里面确实还有人才啊!看着山上盗贼们井然有序的防卫,啡川耐川的防御工事,他微微的冷笑起来,高高的昂起头,目光望向山峰顶部。

    在那里,有大批的山贼聚集,手中各自握紧兵刀,个个都是一副穷形恶相,残酷的杀机在这些惯匪的眼中射出,人人眼中部有嗜血的光芒。

    在他们的中央,立着一杆大旗,大旗下面,凶狠的盗贼们簇拥着一名美貌女子,将她团团围在当中。

    率军前来的王子远远望去,凭借超强的目力,清楚的看到那女子的模样。

    她看上去十分年轻,只有二十余岁的模样,容颜美貌绝伦,眼神坚定冷漠,微带着一丝阴狠,脸上却有着隐藏不住的妩媚风情,让她身上充满着别样的魅力。

    精心打造的贴身甲胄,遮掩住了她凹凸有致的性感娇躯,英武的气质配合着妩媚入骨的魅力,以及身为匪首的领袖气质,让人过目难忘。

    但就算有钟甲遮挡,她的性感身材还是让艾尔华口水狂流。这些天出征在外,干了好些漂亮的处女,可说是夜夜**,却没有遇到什么极品,今天突然看到性感美丽英武妩媚集于一身的极品美女,忍不住就动了兴,下体微微胀大,开始幻想着若是能剥下她的衣甲,看看她的美妙**一丝不挂的模样,想必一定很爽。

    让他惊讶的是,这位美女的发色与众不同,看上去是乌黑的青丝长发,在头发的中央,却有着三分之一的部分,是纯白的发色,从前额一直延伸到后脑,卷曲起来,那形状就像白狐的长尾一般。

    这样一来,她的头发就均匀的分成了三等分,左右两边是乌黑发亮的青丝,当中却是纯白柔软的毛发,合在一起成为披肩的卷发,在清风吹拂下潇洒飘动,让这神采飞扬的美女颇有飘逸出尘之感。

    艾尔华饶有兴味的欣赏着她奇异的发色,心里琢磨着她是怎么长成这样的头发,或者是用什么方法把头发染黑的,又或者她原来是纯白发色,却染成了这个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大陆上常见的民族。

    在他的身后,那些贵族都在眼巴巴地看着他,等待着王子殿下的决断。

    爆尔华回过神来,微二讥吟,举起马鞭,鞭楷向山峰上一指,发出了进攻的号令。

    漫山遍野的勤王军战士,在军官们的大声命令下,手中举着刀剑,朝着山峰上攀登,顺着崎岖难行的山道,一路向上,渐渐逼近山中盗贼的防线。

    在山峰顶部,那奇异发色的美貌女子举起手来,挥手发出号令,在她的身边,那些悍猛山贼都齐声厉啸,彷若虎豹熊罢咆哮,声震深山,在山谷中回荡不休。

    下方防线处的山贼们,都闻声举起长弓,用力拉开,瞄准着下面爬上来的动王军战士,嗖地将箭矢射出去。

    居高临下,可使箭矢射程增大许多。而这些山贼熟悉地形,在山岭上训练射箭也都有许多时日,准头部很好,只一轮箭雨下去,就有十几名勤王军战士中箭跌倒在山道上,惊呼怒啸,响起在他们同伴口中。

    攻上来的勤王军战士,都举起手中的圆盾,抵挡着上方射来的箭矢,艰难地在陡峭的山道上爬行,一步步地向上攻去。时而有人被箭矢射中,当场摔倒,或是骨禄禄地顺着山道滚落下去。

    在山下,有医务兵上前救治,扶起那些受伤的士兵,将他们送到后方,拔箭敷药治疗。也有些水瓶宫的修女,奉了爱尔莎圣女殿下转达的水瓶圣女的命令,随军前来,帮着他们施展治疗术,来医治受伤的将士。

    熬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艾尔华一直没有对这些美貌修女下手,此时看到她们这么尽职尽责,心中大感温暖,决定将她们的贞操再多保留一段时间,作为赠与她们的战争红利。

    在他的命令下,大批勤王军战士举着刀盾继续向上爬,尽管山道越来越婉蜒崎岖,向上的山岩也越来越陡峭,战士们还是努力攀登,接近了盗贼们的防线。

    在山崖上方,支起了许多口大锅,锅中放着大量油料,却不知是从哪里抢来的,下面架起木柴,正在熊熊燃烧,熬着锅中的油料,将它们烧得沸腾起来。

    穷凶极恶的山贼们站在锅旁,斜眼狞笑着,伸手抓住大勺,盛了滚开的沸油,朝着下方浇下去。

    居高临下的浇下滚油,在空中划过弧线,落在勤王军战士中间,浇着盾牌和头盔,顺着这些防具,一直向下流去。

    痛苦的惨叫声在山中响起,多名动王军战士捂着头脸,骨禄禄的滚下山去,摔得满身都是擦伤。

    山贼兴奋的咯咯大笑,手中大勺漫天挥舞,将大量的沸油撒向天空,在空中洒出万点油光,远远地落下去,如暴风雨般打在勤王军战士们的头上、身上。

    每一点烫到身上,都让战士们发出愤怒的嘶吼,被烫得剧痛钻心,许多许多人都痛得拿不住刀盾,脚下踩空,向着山道下面滚落。

    与此同时,其它的山贼也在拼命的放箭,努力的瞄准着勤王军战士,尽量做到不浪费箭矢。虽然山寨中库存箭矢还很多,但不知道这些正规军会围山多久,还是省着用比较好。

    在下方的勤王军战士们怒吼着,弓箭手费力的爬上来,用力拉开长弓,向着上方射去。

    漫天箭雨终于洒落在山崖上,盗贼们惨叫着,被乱箭射透了身体,跌倒在大锅旁边,甚至有盗贼站在崖边放箭时,被箭射在脸上,捂着脸就从崖上跌下来,撞入下方的正规军中,将几名正规军战士带着,一同滚落山下。

    趁着这个机会,有十几名战士从崖边的山道努力爬上去,挥舞钢刀,与残存的山贼拼杀在一起。在激烈的拼杀之下,勇猛的战士与凶悍的山贼接连倒下,鲜血将岩石染红。

    上方不远处,第二道防线处的山贼们也在拉弓放箭,瞄准着下方的勤王军战士,努力将他们射倒,为下面的同伴提供支持。

    勤王军的弓箭手们努力地向上攀登,不停地放箭压制上方的盗贼。在山下,赶制出来的投石车也被推到最近的位置,士兵们奋力拉动着投石车,将沉重的岩石掷上去,砸到那些山贼的头上。

    轰然巨响声中,山贼们受到猛烈的轰击,有数名山贼被巨石砸中,惨叫着从山崖下摔下来,一路滚到山下,已经摔得满身是伤。

    不等他们有机会爬起来,愤怒的勤王军战士就猛地扑上去,挥舞刀剑,在他们身上乱砍乱刺,并将他们的头砍下来,高高举起,给那些不肯投降的山贼看。

    杯于地形限制,山下密集的勤王军战士并不能大量冲上山岭,依靠人数的优势展开人海攻势,看着自己的同伴们与山贼激烈拼杀,损失惨重,都急得大声呼喊,紧握手中刀剑,恨不能畅快杀贼。

    山上的盗贼却是悍猛异常,看到同伴接连惨死,也并不十分惊惧,仍然依托着地形优势,与下面攻来的敌人拼命作战,双方互有死伤,只是勤王军的攻势却被阻碍,无法冲破第二道防线。

    艾尔华远望着敌人所占据的有利地形,看着那几乎可以称为是悬崖的高高山崖,以及狭窄崎岖的山路,心里明白,如果真要凭手中的军力攻上去,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耗费多少时间。

    越向上,地形就越是险峻,每攻下一道防线就要消耗更多战士的生命,而且还不一定能够攻得下。而这样的防线,有几十道之多,要想从山下一直攻到山顶,在盗贼们如此激烈的抵抗之下,短时间内更是难以做到。

    在山顶上,有许多山贼朝着下面大声呼喊,威胁说如果敌人攻得太紧,就将抢来的货物都烧光,宝石首饰都砸碎扔进火里,让那些想来抢钱的正规军什么也捞不到!

    指挥他们这样叫喊的,正是他们美貌的女首领柏琳娜。隔着遥远的距离,她凝目望着山下统领军队的爱德华王子,眼中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

    这美女认为自己有资格对他表示轻蔑,爱德华王子不过是靠了祖上的余荫,才有做国王的机会,而自己则是从无数场战斗中拼杀出来的,可谓身经百战,九死一生,比这小弊脸要强上许多,如果单对单的决斗,她有信心将爱德华王子劈杀当场,只可惜他是不可能给自己这样的机会了。

    她这样的表现,让艾尔华对她更有兴趣。这么看不起自己的美女,倒是很少见了,如果能够征服在身下,一定更有趣味。

    山贼们严密守卫着自己的防线,最下面一层防线的山贼在与敌人激烈地拼杀,而上方的山贼也在放箭支持他们。山下攻上来的勤王军战士一边要高举盾牌抵挡上方落下的箭雨,一边还要小心地不从陡峭的山岭上滚落下去,进展得十分艰难。

    那些山贼防卫得井井有条,看着下面的勤王军战士渐渐疲惫,士气一点一点的降低,让他们更是充满信心,大声怒吼着放箭泼油,或是砸下石块,远远地掷到下方的敌人中间,将他们大量砸倒,给敌人造成源源不断的杀伤。

    在这样激烈的战斗中,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有各式各样的动物从草丛中悄悄地爬过来,躲在不远处望着他们,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而在天空中,也有大量的飞鸟从远处向这边飞来,落在山岭上的各个树枝上面,瞪眼望着山上的山贼,却奇异地并不呜叫。

    山峰附近,各处山岭树木的枝头上,也都落上了大量飞鸟。由于是散布在各个树杈上面,被枝叶遮挡,并不太引人注目。

    山贼们依然在兴奋地大吼着,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敌人的动身上面,并没有注意到山中鸟兽的异动。如果他们知道了勤王军之中混有强大的控兽师,就不会掉以轻心了。

    上次在峡谷里面,艾尔华操纵漫天飞鸟,一举消灭了在那里设伏的另一支山贼,在飞鸟的搜索和勤王军战士们的努力下,将所有山贼斩尽杀绝,没有逃走一个。因此,这一座山峰的盗贼并不知道那一战的详情,只是从正规军顺利来到此地的事实中,猜到那些被自己的首领用重金雇来阻挡他们行动的同行已经覆灭了。

    那些随军前来的贵族,却都很清楚这件事,虽然不知道军中隐藏的控兽师是那些随军修女中的哪一个,却也都猜到上次胜利,依靠的是白羊宫的控兽之术,都用热切的目光看向艾尔华,希望王子殿下能够早出奇兵,对山上的贼寇施以毁灭性的打击。

    艾尔华也在观察形势,见自己的部下已经占据了各个有利位置,再向上强攻的话,损失就会越来越大,而附近各处的鸟兽,都已召集过来,躲藏在山贼的最近位置,时机差不多成熟,便紧闭双唇,开始默念咒文。

    随着他一个隐蔽的动作,在他的身后,一个身穿修女长袍、戴着面纱的少女举起双手,在胸前合拢,低头默默祈祷,恭祝王子殿下能够旗开得胜,尽快消灭盗匪。

    她这样做,是艾尔华安排的。但这一动作落在随行贵族们的眼中,就成为了她就是强大控兽师的证据。

    毖自己昨晚干得哭泣**的美貌少女化妆成为圣女修道院的修女,艾尔华躲过了贵族们的注意:心中默念咒文,将自己的心意化于风中,向着那些鸟兽传播过去。

    智力较低的鸟兽,无法像人一样抵御控兽魔法的力量。它们只是瞪大眼睛,全神贯注地接受着无形中传来的指令,心中没有一丝反抗的意念。

    空中的气氛,渐渐变得越发紧张。在无数手下护卫之下,那美貌的女匪首眼中露出一丝疑虑,抬起头来,举目四顾,眼中的疑惧越来越浓。

    山贼们却是浑然未觉,依旧努力的拉弓放箭,掷石泼油,最下面的一处防线的山贼还在与攻来的勤王军战士舍命苦斗,战斗依然是那么激烈,吸引了几乎所有山贼的注意力。

    两军相接触的地方,山贼们守卫在山崖上,趴在崖边拉弓放箭,掷下石块,而再向上的那些防线处,山贼们站在高高的山峰上,欺负敌军的弓箭手射不到这么远,都放心大胆的站在山崖边,全神贯注的拉弓掷石,力图多杀伤一些敌人。

    陡然间,变故发生。无数鸟兽都在同一时刻疾速冲出去,带起来的疾风呼啸作响,合在一处,就如轰雷一般,声音大得任何人都无法忽视。

    盎部下环绕中的美貌女匪首,陡然听到这震耳的风声,瞳仁霎时瞪大,心中不祥的预感,将她的心彻底笼罩。

    站在山崖边的盗贼们,耳中听到疾风呼啸的声音,还未来得及回头去看,就被草丛中疾冲出来的小兽们飞扑到身上,重重地撞在他们的腰间。

    这些小兽,有兔、狐之类,虽然力气弱小,但几只兔子同时猛撞到一个山贼的身上,又用尽了牠们所有的力气,加起来的力量并不比巨锤猛击小多少。

    沉重的力道从身后涌来,被撞到的山贼们只来得及惊叫一声,身体已经飞出山崖,向着下面飞落而去。

    他们在空中拼命地挥舞着手臂,徒劳地向四面抓着,最终却还是摔落在山石厂,骨禄禄地滚落下去,在岩石上擦得满身是伤,一直落到下面的勤王军战士中间,被他们挥起刀剑,凶狠的一劈两段。

    无数野兔用尽力气蹬着双腿,从草丛中飞扑出来,小小的头颅狠撞在背对着牠们的山贼身上,让大批的山贼保持不了平衡,从高高的山崖上摔落,即使不死,掉到下面的时候也彻底丧失了战斗力,重伤的当场被杀,轻伤的山贼,则在军官们的大声命令下,幸运的被俘虏,昏昏沉沉,再也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满山中到处都充满了山贼们惊悸的惨叫声,大批山贼从崖上飞跌滚落,就像有数百人在同时表演空中飞人,场面好看至极,让艾尔华一边默念咒文,以便微笑欣赏着这波澜壮阔的杂技表演。

    站在崖边,放肆地掷石射箭的山贼,在无数小兽撞击下,轰然摔落,让盗贼小受到了惨重打击。紧接着,那些侥幸没有被撞飞山下的盗贼们,也都陷入到恐怖的围攻之中。

    无数小兽,都在围住那些山贼,疯狂地撕咬撞击。其中还夹杂着狼狐獾一类的食肉兽,对他们的攻击更加猛烈凶狠。

    狐獾小小的嘴张开,露出利齿,狠狠咬在盗贼的腿上,让他们大声惨叫着,直到撕下一块肉来,才恨恨地吞下去,然后继续狠咬。

    野狼疾速扑上,利齿张开,疾速咬向盗贼的咽喉。手中握着弓箭的盗贼,狂乱恐惧地乱挥着手臂,被四面八方冲来的小兽撞得六神无主,陡见黑影扑来,还不及反抗,就被喀嚓一口咬断了喉管,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痛苦地抽搐挣扎,鲜血将身下的岩石染得大片通红。

    天空中,飞鸟凄厉的嘶鸣着,向着山贼们疾扑而来。利爪抡起,狠狠地抓在他们的脸上,尖嘴划出残忍的弧线,直接插到盗贼的眼睛里面,液体自眼中飙射而出,山贼们放声惨叫着,捂着脸跌跌撞撞的乱跑,直到一脚踩空,顺着山石跌落翻滚下去。

    整个山峰上,在刹那间陷入了极度的混乱之中。所有的鸟兽都想疯狂了一般,拼尽力气攻击着山峰上的人类,爪撕牙咬,嘴啄头撞,各种方法无所不用其极。

    盎他们攻击的山贼,发疯一样的嘶嚎着,拼命挥舞手中的长弓刀剑,劈砍着四周的飞鸟野兽,斩得漫天鲜血羽毛飞舞,却终究架不住这么多鸟兽的猛烈攻击,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惨叫着满地乱滚,身上的肉一块块被鸟兽啄下、撕去,直至死得惨不忍睹。

    在下方不远处,攻上来的勤王军战士们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对山贼们的悲惨遭遇惊骇不已。

    鸟兽依旧在疯狂地进攻着,天空中越来越多的飞鸟聚集,却不攻击勤王军战士。他们那整齐划一的衣甲,成为了保命的护身符,凡是受到命令攻击人类的鸟兽,都在无形的命令之下,避免冲到他们身边。

    在山顶上,柏琳娜已经看得目皆欲裂。她也曾听说过白羊宫控兽的本领,却没有想到为了对付自己这样一支小小的山贼,竟然会出动如此强大的控兽师,看这样大的控兽规模,如此凶猛的攻击,难道是白羊宫的圣女亲自出动了吗?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控兽攻击作战的实况,望着自己山腰处的部下都被鸟兽围攻,满身是血的倒下,或是忍受不住从山峰上跳下自杀,让她看得心中滴血。有些山贼悍猛不屈,还在拼命地和那些鸟兽作战,疯狂地斩杀着鸟兽,身上却被利爪尖嘴撕得一块块血肉掉下来,被鸟兽们团团围住,疯狂地攻击着,配着他们悍猛不屈的惨叫声,看上去就像恶梦一般。

    看着这凄惨恐怖的一幕,柏琳娜满头满身都是大汗,艰难地张开嘴,正要下令部下拼力反攻,这时在天空中,却突然出现了剠耳的尖叫。

    抬起头,她那微带阴狠之意的美丽眼睛迅速瞪大,清楚地看到,有无数飞鸟从四面八方飞来,聚集到了自己的头顶,像一大片乌云般,向着自己笼罩下来。

    山顶的空地上,站着大批的凶悍山贼,都持刀拿剑,守护着自己的首领。

    他们的睑上,也都有恐慌惊愕的表情,紧紧地咬着牙,凶狠地瞪视着天空中的飞岛,有人在高喊:“控兽术!杀掉控兽师!”他们也算强盗中有见识的人,可惜施展这么强大控兽法术的魔法师,正隐身在山下大军之中,他们现在冲出重围都不可能,又怎么能在万军之中,一举坠没敌人约主将?

    ,小惊慌愤怒的呼喊声中,漫天凄厉的鸟鸣在头上响起,无数飞鸟从四面八方疾射而来,挥舞利爪,疯狂地抓向他们的睑和眼睛。

    训练有素的山贼们,立即举起刀剑,迅猛地劈杀着天空落下的飞鸟。凄厉的呜叫声如雷般震响起来,鲜血羽毛漫天飞舞,无数飞鸟被利刀劈呻一惨鸣着摔落地面,有许多鸟一时未死,还在用翅膀和脚爪在地上艰难地爬行,一直爬到山贼们的腿上,拼尽最后的力气,疯狂地将嘴啄入他小腿的肌肉之中。

    所有的鸟兽都在拼命地攻击人类,这场景就像地狱一般。这一处崇山峻岭,原本就是人迹罕至,鸟兽极多,此时都被艾尔华召唤出来,发挥出来的力量,让艾尔华本身都感觉到意外。

    他越见精进的控兽法术,让他操控着这些鸟兽,疯狂攻击着一切没有穿勤王军制服的人类,但这控兽术能够支持多久,还不能确定。

    山腰处的各道防线上,山贼们拼命砍杀着鸟兽,再也无暇他顾。如果给他们时间,或者他们能杀光这些造反的鸟兽,毕竟他们都是素惯作战的悍匪,而且整天在山里打猎,这些鸟兽都是他们的肉食,对于猎杀牠们颇有心得,只是一下*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子出来这么多,让他们难以应付。

    山下传来了激烈的战鼓声,勤王军战士们不肯给他们从容杀光鸟兽的机会,已经在战鼓催促下攀岩而上,挥舞着刀剑,凶狠的将他们砍劈倒地。

    被鸟兽围住的山贼们,不要说再掷石泼油抵抗,就连视线都被漫天飞鸟遮住,直到利刀临身,噗地刺透胸膛,他们才痛苦的大叫着,一头栽倒在地上,随即被无数鸟兽扑到身上,疯狂地将他们撕得粉碎。

    在鸟兽疯狂攻击的掩护下,勤王军战士们可以从容地爬上山崖,越过山道,冲向那些被围攻的山贼,将他们砍翻刺倒,迅速的向山顶上攻去。

    防线被一道道的轻易攻破,在平时会消耗掉大量战士生命的坚固防线,此时却显得不堪一击,甚至没有山贼能来得及防守,就被鸟兽之中刺来的利剑割断了咽喉,惨死当场。

    艾尔华站在山下,抬头仰望山顶,看着那空地上的大批山贼被漫天飞鸟围攻,暗自冷笑。

    平时这些山贼或许有希望杀光飞鸟,但现在有自己的部下大军猛攻山峰,等到他们干完这些事的时候,自己的部下已经冲上山峰,他们的顽强抵抗也都将是徒劳!

    陡然问,一个窈窕倩影冲破漫天飞鸟围攻,一个箭步蹿到山顶悬崖边,举起长弓,奋力拉开弓弦,嗖地一声,将锋利的箭矢朝着他这边射来!

    在他们中间,隔着极远的距离,如果是平地,对方绝对达不到这么远的射程。

    可是现在,她位于险峰顶部,借着居高临下的优势,射程拓展了许多,可以一直将利箭射到他的面前来。

    以她的箭术,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依然能够百发百中。美丽的女匪首瞪大眼睛,里面现出残酷的杀意,冶漠的望向山下大军,贝齿已经忍不住咬紧了樱唇。

    箭若流星,从高空中疾射而来。它的目标,却并不是众军簇拥下的爱德华王子,而是他身后穿着修女长袍、正在默默祈祷的少女。

    箭还在空中很远,艾尔华就已经看到了它的目标指向所在。那戴着面纱的少女,是他昨天找来的,让她改扮成白羊宫的修女,来为自己分担注意的目光。

    尽管是萍水相逢,但这少女的**间、**里面还流淌着他的精液,怎么能容许别人在他面前射杀。艾尔华冷哼一声,策马转身,从容的卫护在那少女面前。

    佩剑被他随手拔出,向着空中疾挥,重重地斩在飞来的利箭上,发出当的一声大响。

    利箭上,挟着巨大的力量,足以将几个人射得透穿。但在强大的战士面前,这力量却算不得什么,被他挥刀斩去,立即失了准头,歪歪斜斜的向一边落下,噗地插入地下,将厚厚的岩石都当场射穿。

    山峰顶上,美貌匪首已经瞪大美目,不禁露出惊骇愤怒的神情。这个可恶的小弊脸王子,竟然能挡住自己拼力射出的一箭,让自己功败垂成,不能射杀那个施展控兽术的修女,解决部下的危难。

    她举起弓来,还要再射,却见那些贵族已经挥手下令,带领着私兵挡在爱德华王子的面前,连同他身后的修女一起遮护住,自己射下这一箭,就算能穿透私兵的盾牌和身体,还是不能射杀那身穿重甲的王子,以及他身后的控兽师。

    与此同时,大批的飞鸟众集而来,甩脱那些挥刀剑砍劈的山贼,疾向她飞射,利爪抡起,闪电般地抓向她的脸宠。

    虽然不是靠脸混饭吃的,可是身为女性,怎么也不能容许自己脸上出现大片的血痕。柏琳娜心中大惊,立即举弓狠砸,手中利箭如毒龙般剠出,噗地刺穿一只山鹰的咽喉,连同后面的一只野鸽子,也都穿在箭上。

    一边猛砸,她一边奋力前行,试图远离身后的山坡。这一片平地,走上来可以保证安全,可是身后的山坡有些陡,若被飞鸟逼得退后,一脚踩空,就可能摔伤。

    漫天飞鸟在艾尔华的命令下,疾速扑向柏琳娜,用尽各种方法攻击着她。尽管柏琳娜拔出佩剑,闪电般地劈刺,左手也在挥拳猛砸着这些飞鸟,还是被牠们逼得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幸好,她的身上还穿着甲胄,虽然不太厚重,却也能够抵挡飞鸟利爪的袭击。而在她的前方,那些忠实的部下们已经举刀剑狂冲过来,奋力斩杀着空中密布的飞鸟,试图救她出来。

    天空中,到处都是飞鸟疯狂的飞舞;在她的耳边,充满了翅膀扑打的声音,和凄厉的鸟鸣,视线也被漫天飞鸟遮挡,几乎看不清什么东西,只能凭借本能,飞速猛砸着。

    在无边的混乱之中,她没有注意到,在她的身后,一只巨大的黑熊悄悄地从山坡上爬了上来,身边飞舞着大量飞鸟,在鸟类的掩护下,悄悄地走到她的身后,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拼尽所有力气,向着她疾速扑过来!

    危险的感觉在心头涌起,柏琳娜迅速转身,佩剑拼力向下劈去,还未砍到那熊身上,巨熊已经挥起熊掌,狠命地击在她的后心,将她整个人击飞出去。

    窈窕健美的娇躯被巨掌击到空中,柏琳娜喉间一甜,噗地喷出大口鲜血,就在空中晕厥,轰地一声,摔落到地面上。

    天空中的飞鸟放声呜叫,向着昏迷的女匪首飞射而去,就要扑到她身上时,突然接到了另一个命令,立即振翅高飞,冲向那些狂呼跑来的凶悍山贼们。

    借用了鸟兽的耳目,艾尔华可以了解山顶上发生的事情。那些山贼陡然失去了指挥,已经陷入到彻底的混乱之中,而四面八方还有大批的鸟兽冲上来,让他们疲于应付,更不能对攻山的军队展开阻击了。

    山下的勤王军战士,如潮水般向山峰上涌去。那些勉强摆脱开鸟兽攻击的山贼们,还不及喘上一口气,就被勤王军战士攻到面前,凶狠地打倒在地,牢牢掴缚起来。

    防线一道道的被攻破,悍然反抗的残匪都被当场斩杀,弃械跪地的山贼被抓为俘虏,踏着满地的鲜血尸体,勤王军战士终于攻上山顶,呼啸着冲向那些正在与飞鸟纠缠的凶厚山域们。

    绝望的呼喊声,在山顶响起。就算再凶狠的盗贼,也不得不面对现实:他们的山寨,终究是被王国的正规军攻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