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章圣女之泪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夜色笼罩了广阔的牧场,在牧场中的房屋里面,一个纯洁美丽的少女,正在幽幽地啜泣,紧紧搂住她所深爱的圣女殿下,让泪水流淌到圣女殿下浓密的金发和如玉香肩上面。

    蕾莉安伯爵小姐那坚贞美丽的面庞上,已经布满了泪水,在夜色中闪烁着点点光芒。

    她的怀里,拥抱着的是桃露丝圣女,一丝不挂地跪伏在稻草堆上,表情迷离茫然,充满了身为奶牛的平静,对她的哭泣并无回应,就像一头奶牛对牧牛女的感情一样。

    看着她的痴迷表情,想起她遭受的折磨屈辱,蕾莉安纯洁坚强的心都像要被割碎一般,紧紧抱住她,泣不成声。

    她也想过带着桃露丝圣女逃走,趁着爱德华王子不在,冲出牧场,努力躲开他的魔掌。

    可是在这些天的观察之中,她发现在牧场外面,驻紮有大军,都是从远处召集来的年轻战士,没有人认识桃露丝圣女。如果她拖着一丝不挂的桃露丝圣女到军营中,不但不可能取信於人,而且还不知道她们会不会有更悲惨的遭遇。

    更可怕的是,在那些战士里面,隐藏有魔神的信徒,是小魔女和琪娜娜公主悄悄召集起来的,还有部分魔徒是从北方的德里王国来的,秘密组成部队,担任牧场各个方向的防护工作。

    有如此严密的防守,她这样不会武技的弱女子是不可能逃得出去了。而要带着神智丧失的桃露丝圣女一起逃走,更是比登天还要难。

    远处传来马蹄的声响,还有人声传来。蕾莉安慌忙止住泪水,走到牛棚门口,小心的向外面看去。

    那是一个年轻的少女,身上穿着修女的长袍,似乎在从前见到过,像是魔徒中的一员,奉了琪娜娜公主的命令,作为牧场内外传递消息的信使。

    为了防止走漏消息,在艾尔华率军离开王都之后,被俘的几位圣女都被关在牧场里面,而堕落的圣女们也留在这里看押她们,只有白羊圣女被派到圣女修道院中,主持那里的事务,避免出什么问题。

    琪娜娜公主站在房屋前面,和那个少女说着什么,蕾莉安侧耳倾听,隐约听到,是圣女修道院里面那些被关押起来的修女们正在闹事,甚至绝食抗争,深夜也不睡觉,在关押她们的屋子里面大喊大叫,吵得白羊圣女无可奈何,只能派人来向自己的姑母求援。

    天秤圣女也从屋子里面走出来,听到这样的消息,知道自己的侄女性情柔弱,镇压不住那些反抗的修女们,只好叫人牵来一匹马,趁夜赶去圣女修道院,弹压修女们的骚乱。

    站在牛棚里面,看着天秤圣女与那魔徒一同离去,蕾莉安的心突然猛烈地跳动起来。

    她记得,天秤圣女留在牧场中,是负责看管葳儿圣女的,现在她不在的活……蕾莉安不再想下去,她迅速地钻出牛棚,站在房屋外面,在黑暗中瞪大眼睛,到处观看。

    在附近,并没有什么人。琪娜娜公主也已经回去屋中,只有夜风在牧场上呼啸,将风中的房屋吹得发出阵阵声响。

    这一片房屋,大都是新建的,坚固结实,既可以作为住宅,也可以作为监牢。

    蕾莉安小心的在屋外走着,踏过柔软的牧草,踮着脚尖,悄悄地打开一扇门,钻了进去。

    宽敞的屋子里,桌子上面点燃着蜡烛,照耀着这间温暖的房屋。在旁边的一间卧室里,传来了少女幽幽的哭泣和哀告声。

    蕾莉安听得出来,那是塞茜莉哑公主的声音,对於这个对自己一向十分友好,并告诉自己许多秘密的善良女孩,她也只能表示遗憾。

    紧接着,琪娜娜公主快乐的欢笑声传来,中间还混杂着用来哄骗女孩的甜言蜜语。蕾莉安努力不去听她在说什么,踮着脚尖小心地走着,从她们的房间门口走过,来到另一间屋子的门口。

    将耳朵贴在屋门上,蕾莉安静静地倾听着,只觉里面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努力抑制住狂跳的心脏,蕾莉安小心地将屋门推开,看到了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

    在这间宽敞的大屋子里面,有一张精美的大床,还有一个巨大的铁笼,里面有一张小床。

    葳儿圣女就站在铁笼里面,手握着很粗的铁栏杆,平静地望着她,美丽的大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这个屋子大得惊人,里面有许多木柱支撑。在铁笼和大床中间,还有一个很大的屏风,但现在屏风并没有拉上,让蕾莉安站在门口,就可以看到屋子最里面的铁笼,和笼中的葳儿圣女。

    在屋子的墙壁上,亮着一盏魔法灯。作为天秤圣女的居所,自然不可以那么草率,卧室布置庄重精美,也是应该的事情。

    在魔法灯的照耀下,美丽的葳儿圣女手扶铁条,站在坚固的铁笼里面,她窈窕的倩影在灯光下摇曳着,显得神秘美丽。

    尽管自由被禁锢,她的脸上充满着坚贞不屈的信念,平静地看着门口,这绝美的场景让蕾莉安忍不住眼眶发热。

    她曾亲眼看到,葳儿圣女殿下受到了多么残酷的侮辱和玷污,虽然还勉强保持着贞洁,但被魔徒凌辱,对於一名伟大的圣女来说,是多么痛苦的事,她可以想像得到。

    看着坚贞美丽的葳儿圣女,纤腰依然笔直挺立,让蕾莉安的心中充满苦涩的敬意。

    葳儿圣女也在看着她,在阴暗的灯光下,认出了这位被掳来的少女。她还记得,这位叫蕾莉安的伯爵小姐总是用同情和悲愤的目光看着这一切,也曾在自己的面前被魔徒淫辱,只看着她的眼睛,葳儿圣女能够了解她心中的痛苦折磨。

    但蕾莉安只在屋门前出现了一刹那,快速地向她鞠了个躬,就消失在门口。这让葳儿圣女微微错愕,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垂下美丽的螓首,喃喃叹息,又失去了一次打破魔徒阴谋的机会。

    她并不怪蕾莉安,毕竟蕾莉安的母亲还在王宫中,被魔徒控制着。可是葳儿圣女总还忍不住想着,如果有了蕾莉安的帮助,或者有希望将消息传递出去,让南方的各位姐妹,能够知道这里的情形。

    她并不知道双子宫两位圣女已经运用久未被人使用过的禁咒,让她们的心牢牢地连接在一起。每一宫中都有自己的秘密,并不是其他各宫圣女能够完全了解的。

    实际上,南方的葛妮圣女清楚地知道自己妹妹所遭遇的一切,却也无力改变,只能拼命地训练自己部下的将士,希望早日训练出一支配合极端默契的大军,北征王都,将自己的妹妹从淫徒的胯下解救出来。

    葳儿圣女默默的思考着心事,突然又听到了脚步的声音。

    门又一次无声的打开,蕾莉安出现在门前,手中牵着一条金色的链子,链子的另一端是::

    葳儿圣女瞪大了美丽的眼睛,里面浮现出悲愤凄凉的神情。

    没有面对着艾尔华,她可以不必再用坚强的表情来面对一切。看到桃露丝圣女一丝不挂地爬进屋子,凄楚愤怒在心中涌起,让她的呼吸也随之停滞。

    虽然鼻子上戴着一个金环,被蕾莉安牵着走进屋里,金牛宫旧日圣女的动作却十分敏捷,跟在蕾莉安的后面,如影随形,就像一头忠实的奶牛一般,紧跟着她的牧牛女。

    含着眼泪看向葳儿圣女,蕾莉安清丽面庞上带着歉疚的神情。她也不想让桃露丝圣女就这样屈辱的爬进来,可是时间紧迫,而桃露丝圣女也只有在被牵住鼻环的时候才会乖乖地跟着她走,她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把桃露丝圣女带到葳儿圣女的房间里面来了。

    高耸的酥胸剧烈起伏,葳儿圣女轻轻地喘息着,从铁栏杆的缝隙中伸出手来,朝着桃露丝圣女伸去。

    蕾莉安牵着桃露丝圣女进入空旷的房间,一步步走到铁笼旁边,在葳儿圣女的面前跪下来,抬起脸来,含着热泪看向她圣洁美丽的面庞,颤声道:

    “葳儿圣女殿下,求你救救桃露丝圣女殿下吧!”

    在她的身边,美丽端庄的桃露丝圣女跪伏在铁栅旁,抬起脸来看着葳儿圣女,表情似乎有一些好奇,更多的则是平静与迷茫。

    缓缓跪坐在地板上,她的**玉体倚在栏杆上面,香肩从铁栅的缝隙中挤进来,轻触在葳儿圣女的洁白长裙上。

    即使神智迷失,她健美性感的**,还是充满了宏大的美。配合着她迷离的神情,如此凄楚,让人看得心碎。

    低垂着螓首,葳儿圣女静静地看着她,清澈晶莹的泪珠从眼中滚落,顺着玉颊缓缓流淌下来,掠过黑暗中的空气,轻轻打在桃露丝圣女的圆润香肩上。

    桃露丝圣女的香肩,如白玉一般,在黑暗中散发着莹润的光泽。晶莹剔透的泪珠落在上面,发出“啪”的一声轻响,在空气中碎裂飞散,看上去就如碎玉般晶莹美丽。

    碎裂的晶莹泪珠洒落在桃露丝圣女的酥胸上面,高耸玉峰顶端的嫣红蓓蕾上面也落下了一点,随即向着**里面渗透进去,迅速消失在鲜红乳珠之与此同时,其他各处落下的泪水,都迅速渗入桃露丝圣女的体内。香肩上面,那残剩的泪痕,也在渐渐消失,最后整滴泪珠都消失在玉肩上,只留下淡淡的白痕。

    桃露丝圣女迷离美丽的眼睛里面,突然多出一丝生的气息,呆滞的眼珠也开始转动,平静的玉容上,隐约升起疑惑的神情。

    蕾莉安跪在她的身边,也被碎裂的泪珠碰触到身体,藕臂上面落下飞溅碎珠,一阵清凉立即透入肌肤,笼罩住了整个身体,让她的心平静清澈,却又充满了惊讶,瞪大眼睛看着桃露丝圣女,发现她的表情已经和原来有了一些不同。

    桃露丝圣女保持着跪坐的姿势,缓缓的将头转向葳儿圣女,眼珠缓缓转动,仿佛在努力思考着什么。

    葳儿圣女已经轻轻地跪了下来,轻轻地挽住她的手臂,美丽面颊贴在铁栏杆旁边,含泪看着自己受难的姐妹。

    又有泪珠从她清澈仁慈的美丽眼睛里面流淌出来,蕾莉安跪在她的面前,惊讶地看到,那泪珠晶莹剔透,在黑暗中闪烁着璨灿的光芒。

    桃露丝圣女静静地思考着,看着葳儿圣女近在咫尺的清丽面庞,缓缓地向她接近,伸出鲜红舌尖,轻轻地舔在她的脸庞上面。

    舌尖轻触泪珠,陡然间光芒大作,整颗泪珠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将整个房间,照耀得一片通明。

    破禁锢在铁笼中的葳儿圣女,用尽自己的力量,催动着体内的圣力,让它们凝链为最纯洁的“圣女之泪”,从体内流出,吸引着迷茫的桃露丝圣女,让她不由自主的吸吮着这纯洁美丽的晶莹泪珠,就像从前吸吮艾尔华的精液一样。

    泪珠被香舌舔起,滑入桃露丝圣女的体内。桃露丝圣女的玉体开始颤抖起来,樱唇轻吻着葳儿圣女的玉颜,将她眼中流出的晶莹泪珠,一滴滴的**下去。

    圣力流淌,一直流到她被邪恶污染的圣洁玉体中。这纯洁的圣力,包含着处女宫圣女的坚定心智,和强大的圣洁能量,改造着她的身体,清除她心中的污秽,让她被黑暗笼罩的心,渐渐变得明亮起来,许多让她迷惑的事情,渐渐也都能够想明白了。

    她轻轻地吻着葳儿圣女的面颊,将眼中流下的泪珠都轻轻地吮吸进去。

    当她心中的黑暗污浊被处女宫特有的强大圣力清除乾净,桃露丝圣女的泪水也禁不住地流了下来,浸染在葳儿圣女洁白的玉颊上。

    这两位曾受着无数臣民崇拜,最为尊贵纯洁的圣女殿下,在冰冷的铁栏两侧,紧紧的相互拥抱着,悲愤凄楚的泪水奔流出来,融合在一起,在暗处散发着幽幽的光芒,仿佛在向这黑暗的世间发出悲愤的控诉。

    她们抱头痛哭着,为圣女修道院所遭受的惨痛劫难,以及自己所经历的痛苦和凌辱。

    盎魔徒侮辱玷污的纯洁身体,在剧烈地颤抖着,一向坚强的桃露丝圣女泣不成声。在恢复了神智之后,她能够清楚地记起每一幕受辱的过程,甚至能记得**插入**时,对肉壁的每一分摩擦触感,以及每一丝嫩肉的颤抖与兴奋狂喜的感觉。

    圣女之泪造成的强大记忆力,只能让她更加痛苦悲愤。隔着铁栏杆,她**的玉臂紧紧地拥抱住葳儿圣女纤美的玉体,流淌着甘美乳汁的雪白暴乳紧贴在冰冷的铁栏上,悲愤的泪水在她美丽容颜上流淌,受尽侮辱折磨的桃露丝圣女,用充满仇恨的声音,哽咽着说道:“那邪恶的魔徒,我一定要杀了他!”这声音透过墙壁,惊动了隔壁的美丽少女,让她在嫩穴里面快速**的玉指停了下来,将耳朵贴到墙上,仔细地倾听着。

    这并不是德里王国的那一对公主姐妹,她们是在另外一边的房间里面,而且塞茜莉娅公主此时正被性慾高涨的妹妹压在床上,哭泣着承受她的激烈爱抚,娇躯在阵阵地发热,在屈辱自责之中,却又在兴奋的快感里沉沦。

    粉红色头发的少女,虽然玉指正插在塞茜莉娅公主的嫩穴里面,却已经停不下来。被天秤圣女托付了看管葳儿圣女的重任,她却趁着没有人妨碍自己,强行拉住姐姐要求交欢。在床上翻翻滚滚,深陷於**快感中的这一对芙丽公主,已经什么都听不到,除了彼此的娇吟喘息声。

    正在悄悄自淫的,却是水瓶圣女。她和葳儿圣女一样,被锁在一个巨大的铁笼中,坐在自己的单人床上,被寂寞所困扰,不得不悄悄地抚摸下体,享受那堕落的快感。

    在被艾尔华教会了**,并习惯了每天安慰自己之后,水瓶圣女就像吸毒一样,再也抑制自己不住**的渴望。

    虽然是在**,娇喘吁吁之中,她却不敢大声呻吟。因为就在不远处,隔着一扇门,就有一张大床,上面睡着岑瑟儿圣女。

    在外间,岑瑟儿圣女睡得很沉。虽然是负责看管水瓶圣女与迷妮圣女,可是只要看好她们,不让她们逃走就可以了,而且在四周重兵围困的情形下,岑瑟儿圣女不相信她们即使跑出屋子,还能逃过那些精锐士兵们的眼睛。

    每一个士兵,都接受了命令,一旦发现有堕落圣女从牧场中逃出来,一定要当场抓住,送回到牧场里面去,并接受爱德华王子发下的重赏,被提升五级,封为贵族,而且还有一千金币的赏赐。

    因为各种的预防措施,让岑瑟儿圣女放心地睡着。在她的大床对面的铁笼里,剑兰少女像条小狗一般,蜷缩在地毯上面熟睡,纤美的身体上面,盖着一条只能给小狗用的小小毛毯。

    出於对她的爱护,在她的脖子上面,已经将坚硬的黄金项圈摘下,换上了一条柔软皮带制成的贴体项圈,乌黑坚韧的皮带系在墙上铁环中,就像拴着一条小狗一样。

    她们睡在外间,都已睡熟,只有水瓶圣女禁受不住情慾的煎熬,正在悄悄地**,突然听到墙壁那边的声音,不禁竖长了耳朵。

    睑贴在墙壁上,她仔细倾听着,渐渐听到了桃露丝圣女的声音,还有她们谋杀艾尔华的计画。

    水瓶圣女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沾满蜜汁的玉掌紧紧地捂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许久之后,她才能够从惊讶中清醒,小声地说话,贴着墙壁低叫着,希望她们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

    可是墙壁很厚,即使这边的圣女殿下的耳力超群,那边的三位阴谋策画者在这方面却都不如她,而且在激动之中,更加听不到隔着墙壁的微小呼喊声。

    水瓶圣女也不敢大声叫嚷,如果惊醒了外间的岑瑟儿圣女,那就前功尽弃了。

    “邪恶的爱尔莎,终究还是要受到惩罚才奸。l水瓶圣女在心里想着,默默地做出了决定,紧紧地咬住樱唇,贴墙倾听,却暗自发誓不将她们的计画吐露出去。

    一想到爱尔莎可能会被杀死,就联想到他那粗大的**也随之消失,水瓶圣女心中一阵惋惜的情感涌起,洁白玉指不由自主的塞到了嫩穴里面,缓缓地**起来,同时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声,免得让外间熟睡中的两个圣女听到;当然,如果让隔壁的两个圣女听到,那也很不好。

    在她隔壁的两个圣女,并不知道自己的密谋已经落入了她的耳朵里面,还在和蕾莉安小声地讨论着,完善着杀敌计画的每一个细节。

    圣女修道院现在已经面临覆灭,敌人的势力如此强大,让她们简直要绝望。唯一翻盘的希望,就只在於突袭刺杀艾尔华,让敌人没有首领,就可以趁乱救出水瓶圣女和迷妮圣女,甚王擒下那些堕落圣女,一举掌控王都和圣女修道院,将这滔天的大祸彻底消除,让未来的损失降低到最低点。

    爆尔华的重要性,她们知道得清清楚楚。他既是阴谋复国的爱德华王子,旧王室的唯一继承人,又是伪装成虔诚修女,夺了桃露丝圣女位置的伪金牛宫圣女,而且还是所有魔徒的领袖。只要他死了,一切难题都将迎刀而解,生命女神的光辉,将重新照耀到整个圣安王国!

    她们密谋要刺杀的少年,这个时候还茫然无知,在北方北邙山的军营,紧紧拥抱住一个漂亮少女,胯部激烈冲撞着她的身体,粗大的**插在她的处女嫩穴里面,被紧窄的蜜道夹得剧爽大叫,抑制不住地将精液喷射到她的蜜道深处,打在娇嫩的子宫上面。

    这个农家少女,是他的忠实部下去替他找来的。附近的农夫听到爱德华王子要侍女,都急忙将漂亮女儿奉上,由部下挑了两个最漂亮的*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送到了爱德华王子的床上。

    大帐的床铺上,躺着四个精赤条条的美貌少女,其中三个已经被干晕了过去。除了两个农家少女之外,还有两个是当地贵族献上的处女,其他的贵族都在后悔自己不够聪明,没有预先准备好,现在都已经派人飞马回到城堡送信,让管家将领地上最漂亮的处女选出来,准备献给王子殿下。

    在这一个时刻,蕾莉安跪在冰冶的地板上,涨红着脸,兴奋地和两位圣洁伟大的圣女殿下讨论着刺杀魔徒的神圣计画;在她们的隔壁,耳力超群的水瓶圣女一边将耳朵紧贴在厚墙壁上偷听着她们的谈论,一边悄悄地将玉指塞到嫩穴里面快速**,在享受极乐快感的同时还在为险恶的计画心惊瞻战,并同时决定只当什么也没有听到。

    在她的房间外面,岑瑟儿圣女与迷妮圣女正在沉沉地睡着。远在南方的伯那多行省,葛妮圣女正在和各位圣女、里尔夫妇讨论着北伐魔徒的计画,同时还在为自己的妹妹庆幸,因为她现在睡熟了,可以暂时忘却那残酷的凌辱折磨。

    在葳儿圣女与天秤圣女共用房间的隔壁,那一对美丽公主已经陷入到了**的狂喜之中,彻底忘却了天秤圣女托付给她们的看守重任。而被背弃的天秤圣女,却正和自己的侄女面对着棘手的事态,劝说和威吓着那些顽固反抗的修女,希望她们停止绝食。

    她们的头顶上,圣女修道院上方的天空中,小魔女正在夜空飞舞,暗自琢磨着,是不是该多杀几个修女,来震慑这些不听话的家伙,乖乖地不要给自己找麻烦,让魔电龙枪大魔王陛下可以顺利的控制一切。

    帐中紧紧抱住美貌的农家少女,**被她紧窄的**紧紧夹住,热烈地狂射着精液,将所有的慾望,尽都发泄在这初次见面的漂亮女孩的娇躯之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