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章出征北邙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随着爱德华王子的命令下达,建立先进工商业的庞大计画,在紧张地层开。

    北方的埃斯特拉女王迅速回应了艾尔华的命令,在自己的国家里宣布了类似的命令,召集大臣讨论,颁布更优惠的鼓励经商政策,准备与圣安王国一同建立黄金商路,以从中获取巨大的商业利益。

    艾尔华部下的大臣们,也以百倍的热情投入到经商的行动,以尽量完成爱德华王子的命令为荣耀,在他们的努力下,第一支商队很快就组织起来,向着北方进发。

    从王都向北,圣安王国到德里王国中间的道路上,各地的贵族大都已经宣布支持爱德华王子,与里尔二世划清了界限。只有一两个大的贵族势力还未表明态度,但已经同意商队路过他们的控制区域,并不作留难。

    在这种情形下,第一支大的商队很快就组织起来,向着北方进发,越过茫茫路途,带着圣安王国现有的特产和大量珠宝,准备贩卖到北方各国,以换取国内急需的军械和粮草。

    这是艾尔华的意思,既然国库中有这么多珠宝不能使用,倒不如送到别的国家卖掉,等到组建起了强大的军队,和繁荣的工商业,多少珠宝都能收回来!

    这支商队的作用,还在於为后面的商队探路。现在运输的主要是土特产和珠宝,将来纺织工业发展起来以后,送到北方的货物就将是大量的纺织品厂。

    在商队出发之后,艾尔华就开始和小魔女一起,着手建立国家纺织工业,为了让自己的国家变得富强而努力奋斗。

    首先是要制造纺织用的机器,小魔女亲手画出了图样,让都城中的匠师去打造。同样是纺车,魔界的臣民们所用的纺车却比圣安王国的纺车要优良得多,效率能也比他们提高至少两倍以上。

    在制造出了部分纺车之后,艾尔华召集了都城附近的妇女,以自己的威望和高额收入为诱惑,让她们自愿进入纺织厂做工,并从中挑选出能够读书识字的聪慧女性,由小魔女作为她们的老师,教导她们如何使用新型的纺织机器。

    纺织工业的革命,在圣安王国开始展开。而艾尔华还在绞尽脑汁,努力回忆关於蒸汽机的知识,希望能制造出以蒸汽为动力的织布机,真正达到工业革命的要求。

    那需要冶炼技术、机械制造技术都达到很高的要求,而以艾尔华从前所学的知识,还有些不足。

    他召集了都城中的学者和工匠,从中挑选出自己需要的人才,秘密组织起了研究院,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们,命令他们努力研究,一定要尽快研究出蒸汽机,并用它来磨米磨面,纺纱织布,来完成自己计画中的工业革命。

    将所有的研究工作都交给这些学者、工匠之后,艾尔华一身轻松,平时就在王宫和牧场上调教各位圣女,努力诱发她们原始的慾望,让她们向着堕落的深渊沉沦。

    这一天,他正牵着一丝不挂的剑兰少女,就像牵着一条宠物狗般,在庭院中漫步,一直走到膀胱发胀,便拉动狗链,让她的脸贴到自己胯下,将**塞进樱唇里面,开始释放积存许久的尿液。

    迷妮圣女花容惨澹,美丽的眼中流淌着晶莹泪珠,跪在他的胯下,默默地喝下他的尿液。现在她早已经麻木,对於艾尔华的各种凌虐也都安之若素,唯一的希望就是努力保住自己的贞操,直到姐姐率领大军,前来救她出去。

    远在南方行省,军队的操练场上,玫瑰少女侧骑在战马上面,玉容惨白,娇躯摇摇晃晃,差点又要从马上摔下去。

    正在训练中的将士们看到她这副模样,都当她是身体不好,却无人知道,她的心里正在流血,口中充满了艾尔华尿液的味道,也只是勉强撑着,才不会晕倒,从马上摔下去。

    爆尔华轻松地释放完后,又被她温暖湿润的小嘴诱发了兴致,在她口中胀大起来,也不将**拔出,就这样兴奋地在她嘴里面**,一直插到食道里面,被咽喉软肉紧夹着****,享受着奸淫她樱桃小口的美妙滋味。

    迷妮圣女蹙起蛾眉,却也只能勉强忍耐,心里明白,在远处的姐姐只有比自己更加痛苦,正骑在马上,按住玉颈酥胸,美目翻白,痛苦地注视着自己那些正在刻苦训练的部下们。

    艾尔华在她柔嫩小嘴里面正干得起劲,突然香风袭来,一个娇柔**扑到他的背后,伸手捂住他的眼睛,娇笑道:“猜猜我是谁?”“性奴!”艾尔华没奸气的说,伸手将小魔女从背上拉下来,将她按着坐到迷妮圣女的头上,撩起她的裙子就要插进去。迷妮圣女虽然不情愿,却也只能咬牙忍耐,让邪恶的魔女骑在自己头上和男人做那淫秽勾当。

    小魔女媚眼如丝,搂住他的脖颈,娇喘息息的说:“我们的商队,被山贼劫了!”“嗯?”艾尔华**插进嫩穴口,闻言停下来,沉着脸想了一会儿,怒道:“这些山贼真是可恶,一定得扫荡乾净才行!”

    辽阔的牧场上面,到处飘荡着清新的空气,化为疾风,掠过青翠牧场,撩起葳儿圣女的洁白长裙,让她修长柔美的**,暴露在疾风呼啸之中。

    同时暴露出来,还有她下腹处柔细的金黄色绒毛,以及粉红色的娇嫩花办,作为高贵圣女殿下的隐密部位,尽都落在旁人的眼中。

    处女宫圣女殿下高贵优雅的娇躯,被牢牢地绑在山冈顶端的木柱上,双手被缎带缚在柱后,如黄金柔丝般的长发在疾风中飘荡飞舞,在太阳照射下散发着灿烂金光,衬着她如玉面庞上坚贞不屈的表情,充满了异样的美丽风韵。

    这是一个小小的山丘,突起在牧场上面,山丘上长满了青草,在疾风中摇壁着,发出簌簌的声音。

    在她的前方几步开外,她最亲密的姐妹之一,水瓶宫的爱克莉丝圣女正在遭受残暴的奸淫,雪白纤美的圣洁玉体被迫像母狗一样趴跪在牧草上,承受着艾尔华从后面插入的暴烈强奸,喘息尖叫着,不时发出颤抖的娇吟声。

    艾尔华同样是一丝不挂,跪在水瓶圣女的身后,抓紧她的纤腰雪臀,胯部狠命地前挺冲击,撞在雪柔**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他的另一只手高高举起,狠狠地击打在雪白**上面,发出的响声还要更大一些,每一掌挥下,都是五个鲜红的指印浮现出来,用力之大,让人看得倒吸凉气。

    在这样的痛击之下,水瓶圣女发出痛苦的娇吟声,里面掺杂着的兴奋愉快却是越来越明显,随着艾尔华用力的加大,她的叫声也更加兴奋快乐,最后甚至扭动着娇躯,配合着艾尔华的强奸动作,狠狠地将被打红的粉臀顶在他的胯部,让**能够插入更深一些,带给她更激烈的快感。

    葳儿圣女悲伤的看着这一切,以她超越旁人的坚定心智,可以清楚地看出来,水瓶圣女距离堕落也只有一步之遥,她对堕落慾望的渴求,已经将她拖向了黑暗的深渊。

    爆尔华当然也看得出来,一边暴奸着天真可爱的美丽圣女,一边庆幸自己找到了她的死穴,有了调教她的正确方法,水瓶圣女正在迅速地堕落下去。只是想要她最终堕落为**女,并不容易,很可能是只差一丝火候,就不能让她彻底堕落。

    “要让她真正的堕落,还需要机缘才行。”艾尔华心里想着,手举起得更高,打得更加用力,胯部飞快挺动,更粗暴的在她嫩穴里面**奸淫着,让水瓶圣女痛苦而又兴奋的呻吟声,响彻在牧场上面。

    不远的地方,迷妮圣女一丝不挂的跪伏在地上,看着这样残暴奸虐的场面,晶莹玉体都在恐惧地颤抖。

    她的脖颈上,挂着一个黄金颈环,上面拴着乌黑的皮带,被小魔女牵着,让她像条小狗一样趴在厚厚的牧草上,时而抬起脚来,兴奋地踢着她的光滑**,用虐待她的方式,来让自己得到快乐。

    而在侧后方,坚贞不屈的伯爵小姐蕾莉安紧紧咬着嘴唇,站在青翠草地上,手中也牵着一位圣女殿下,只是绳索却是穿过她的黄金鼻环,让她以同样的姿势趴跪在草场上面,美丽的大眼睛一片迷茫,看着水瓶圣女被奸虐的情景,却没有一丝情感透出。

    这些日子里,桃露丝圣女过着至为屈辱的生活,时常被艾尔华带着到牧场上面兜风,却是她如坐骑般奔跑,而艾尔华骑着她在草场上兜风,挥掌拍击着她的**驱使她快跑,还要大呼小叫,就像买了一辆超级跑车般兴奋快乐。

    跑到兴趣上来,艾尔华就勒住缰绳,不管跑到什么地方,直接就从她的玉背上向后退下,挺起**插进她的**或后庭,大干特干,发泄着自己旺盛的情慾。

    桃露丝圣女神智丧失,只追求着原始的快感,对於他的奸淫乐於接受,每每趴在草场上娇吟喘息,被他干得**迭起,爽至极点时还喷射出大量蜜汁,三个洞都吃进了艾尔华大量的精液,成为了支持她生存的最重要养分之一。

    艾尔华是爱好清洁的人,不愿意在牧草上解手,每次都将尿撒到她的圣洁口腔之中,来为*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自己的坐骑解渴。桃露丝圣女也乐於承受,每天暍着他的尿水、精液,被他骑在身上到处奔跑,用各个洞孔满足着他的慾望,让牧牛女蕾莉安看得心如刀绞,常常以头撞墙,恨不得死去才好。

    对於她这样不敬的行为,艾尔华也不追究,只是时常将她按在桃露丝圣女的面前,将粗大**插入她的嫩穴,暴奸得她死去活来。而为了让敬爱的圣女殿下少受折磨,蕾莉安也努力迎合艾尔华,骑在他身上**呻吟,努力让自己变得淫荡一些,用上下两张小嘴多吸食他一些精液,就可以让桃露丝圣女少受一次残酷的奸辱。

    她这样的待遇,受到了琪娜娜公主的嫉妒,只要一见面,就要讽刺挖苦她,让蕾莉安满头火星乱冒,却也只能努力隐忍,为了自己敬爱的圣女殿下,寻找着机会,希望能将她救出去。

    现在,琪娜娜公主就站在不远的地方,拉着她的姐姐,斜眼瞪视着蕾莉安,心里琢磨着该怎么把她赶走,让自己重新成为欢乐的牧牛女,趁艾尔华不在时偷喝些牛奶。

    爆尔华又快要出征了,军队都已经召集起来,这一次把她们都带到牧场上,是因为自己即将离开,临别前给她们一份赠礼,让她们爽晕了自己再离开,这样才能够让她们记着自己的好,时常回想起临别前的这次狂欢派对。

    岑瑟儿圣女、天秤圣女自然也跟了来,看着水瓶圣女被暴奸的场面,睑上有着兴奋的表情,只有白羊圣女含着泪水,一边兴奋一边怜悯旧日的姐昧。

    在葳儿圣女的面前,艾尔华已经达到了**,用力抓住水瓶圣女的洁白玉体,胯部拼命地向前顶着,而水瓶圣女也正在哭泣着,努力地将粉臀向后顶去,让**顺利地插到最深处,剧烈跳动着,将大量精液喷射到子宫深处。

    干完之后,艾尔华崩倒在牧草上面深深的喘息着,脑中兴奋眩晕。而其他的那些美丽女子,除了被捆住的葳儿圣女之外,都趴到他的身上,深吻他的嘴唇,舔弄着他的身体,用柔滑灵活的香舌替他清理着下体的秽物。

    蕾莉安像条小狗一样,面无表情的跪在他的胯下舔弄着,看着身边含泪舔鸡的迷妮圣女,恍如身在梦中一般。

    艾尔华的身上被清理过一遍之后,在他的示意下,小魔女带着两位公主、一位伯爵小姐将他捆起来,而岑瑟儿圣女和天秤圣女去把木柱上的处女宫圣女殿下解下来,拉到他的面前,以锻链他的抵抗力。

    站在葳儿圣女的面前,艾尔华只勉强抵抗了几秒钟,就忍不住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趴在她的脚下拼命地亲吻着她的**玉足,口口声声诉说着自己的罪恶行径,希望她能给自己以残酷的惩罚,让正义得到伸张。

    看到这意外的一幕,蕾莉安不由惊愕,却看到别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也不好细问,只能瞪大眼睛,仔细观察着这中间的奥妙。

    爆尔华正在痛苦的忏悔哭诉,岑瑟儿圣女却抓住葳儿圣女的玉足,将晶莹如玉的脚尖塞到他的嘴里,成功地堵住了他的嘴,让他只能流着泪,努力吮舔圣女殿下的脚趾,用唾液冲刷着它,满怀崇敬地咽下去。

    高贵美丽的天秤圣女,将樱唇凑到他的耳边,温柔无限的说道:“要想赎罪的话,就应该亲吻她的身体,这才有得到救赎的机会……”

    艾尔华本来是能够抵御她的精神魔法的,可惜现在已经被葳儿圣女影响到,抵抗力降到最低,在她充满魅惑力的语言下,糊里糊涂的点着头,亲吻舔弄玉趾的动作更趋激烈。

    站在他的前方,葳儿圣女已经变了脸色,正要开口阻止艾尔华,突然看到空中一条内裤飞来,落到岑瑟儿圣女的手中,微一旋转,直接捏开她的玉颊,将内裤塞到了她的嘴里,想说的话也都被堵了回去。

    扔出内裤的,却是小魔女。她不敢靠近葳儿圣女,生怕受到影响,见葳儿圣女张口欲言,立即拾起艾尔华脱下的内裤,扔给岑瑟儿圣女,看她会意地塞住了葳儿圣女的小嘴,心中大乐,笑嘻嘻地鼓掌欢呼,期待着艾尔华接下来的表现。

    爆尔华跪在地上,虽然双手倒缚着,还是努力亲吻着葳儿圣女的玉足,舌头在脚心快速舔弄着,在天秤圣女的指导下,进行着赎罪行动。

    葳儿圣女已经被两位圣女放倒在青草地上,脚心被舔得剧痒,虽然想要收回来,双腿却被剑兰少女与白羊圣女牢牢按住,无法动弹,只能流着眼泪,痛苦的承受着脚心的剧痒,美丽脸庞上却是又哭又笑,被舔得痒不欲生。

    艾尔华将她的玉足舔得乾乾净净,脚心也舔了奸半天,直到天秤圣女爽够了,才在她的指导下,继续向下舔去。

    雪白晶莹的小腿,被他的舌头舔过,现出片片红晕,艾尔华的嘴唇含住圆润的膝盖,上下舔弄,渐渐上行,一直舔向娇嫩柔滑的大腿。

    葳儿圣女虽然脚心不再发痒,脸上却现出恐慌的神态,低头看着艾尔华,唔唔地叫着,努力想要挣扎,却被另外几位圣女按住,无法动弹,只能继续流着泪,绝望地看着他向自己的处女禁地接近。

    娇嫩雪白的大腿内侧,本来就是性敏感区域,被艾尔华湿漉漉的舌头舔在上面,迅速泛起红晕,却是白里透红,诱人至极。

    爆尔华丝毫没有受到这美景的诱惑,依然痛哭流涕,一口口的向上吻舔过去,眼前突然出现娇嫩美丽的花办,让他微微一呆,张开大嘴,却不敢吻上去。

    天秤圣女早就看得两眼放光,突然见他停下来,不由焦急,慌忙将香唇凑到他的耳边,柔声说道:“快去吻吧,只有努力的吻舔那里,才能得到她的原谅!”

    艾尔华的眼中也放射出狂热的光芒,一想到能被纯洁神圣的葳儿圣女殿下原谅,什么都顾不得,立即张开大嘴,狠狠一口咬在嫩穴上面!

    圣洁少女闷哼一声,光滑洁白的额头上终於暴起青筋,美丽的眼睛瞪大到极点,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平静的心情。

    她的双腿被白羊圣女与迷妮圣女牢牢按住,大大的分开来,洁白长裙也被撩起,娇嫩美丽的下体暴露在艾尔华的面前,可以让他轻松地舔吻吮吸。

    爆尔华也只是第一口在情急之下咬得狠了些,让花办蜜肉上面留下牙印,第二口就是努力吮舔,舌尖伸入嫩穴里面,努力探到最深处,用尽力气舔弄着柔嫩的蜜道。

    即使他现在浑身无力,拼尽力气的虔诚舌头还是舔得葳儿圣女热泪滚滚,玉体迅速发烫,不住地颤抖着,喘息声也变得急促起来。

    看着这一幕,剑兰少女默默地流着眼泪,心中充满歉疚。可是她的手还是努力按住葳儿圣女的修长**,为了保住自己的贞操,不得不做下这样的事情,让她彷徨无奈,也只有安慰自己说:“即使我不做,岑瑟儿她们也还是会这样做的……葳儿圣女殿下,请原谅我!”

    这样想着,她的手按得更用力一些,不让葳儿圣女乱动,免得受到更残酷的对待。

    艾尔华悔恨的哭泣着,泪水不住地从眼中流出,洒落到雪白小腹和柔细金毛上面,让每一根金毛,都沾上晶莹泪珠,象徵着他那晶莹纯洁善良正直的心,在痛苦的流出眼泪。

    舌头也在虔诚地舔弄着,在少女纯洁蜜道里面尽力挖弄,一直碰触到处女膜,温柔的在那片圣洁宝膜上舔弄了一圈,舌尖又曲起来,像肉质的铁钩子一样,在娇嫩肉壁上狠狠地挖弄着,鼻尖习惯性的顶在少女阴蒂上面,用力揉弄,呼出的气流打得阴蒂和花办一片温暖湿润。

    一向镇定如恒的美丽少女,在他虔诚的吻吮之下,已经美目泛白,娇躯剧烈地颤抖起来,呼吸急促至极,如果不是被内裤堵住了樱桃小口,只怕就要尖叫呻吟出来。

    毕竟是未经人事的纯洁少女,娇嫩至极的蜜道怎么能够禁受如此熟练的舔弄挑逗,在艾尔华狠狠一舌挖在深处蜜肉上时,葳儿圣女终於玉体剧震,闷哼颤抖着,纯洁蜜道也开始剧烈地痉挛,紧紧夹住艾尔华的舌尖,将大量的蜜汁喷射到他的舌头上面。

    爆尔华悲伤的哭泣着,大力吮吸着圣洁美丽的下体,将里面流出的圣洁蜜汁舔弄暍下去,让他体内的圣力累积得更多一些。

    而在他的身后,小魔女也在两眼闪闪发光,拿出黑色玉瓶,默念咒文,收入圣女初蜜,来为自己炼制秘药准备原料。

    美丽少女的初蜜,被他们两个就这样瓜分,而艾尔华还在努力舔弄,虔诚地吻着她的圣洁花办。

    在艾尔华的努力下,第二股蜜汁又流了出来,一直流到他的口中,让他在悲痛之中,还能感觉到一丝甜美的滋味。

    美丽至极的圣洁少女,躺在青翠的草地上,嘴里塞着男人的内裤,纯洁身体被旧日的姐妹们牢牢按住,让她只能仰望天空,在兴奋的颤抖之中,默默地流下清澈的泪水,在灿烂阳光下散发着晶莹的光芒。

    氨邙山,位於圣安王国北部,还未到与德里王国交界地带,其中地势复杂,外人难以探寻究竟。

    在上次出征的时候,艾尔华随军路过北邙山,走的却是北邙山外侧的大道,没有进入深山中,因此对山里的情形并不熟悉。

    实际上,在北邙山里一直有着盗匪出没,时常出山来抢掠过往商旅,甚至攻打一些小贵族的城堡或是乡村,将里面的财物席卷一空而去。一旦附近贵族合力发兵围剿,山贼们又会退回到山中,让他们难以寻找。而这一带地势险恶,进入山中常常找不到盗匪的踪迹,让贵族们也是无可奈何。

    从前也有商旅路过北邙山外,有的害怕被抢劫,就预先透过关系,向山贼们进贡,作为买路钱。有的则是快速前进,希望能够侥幸躲过他们的抢那些商旅,都是些本小利微的小商人,与艾尔华建立的大商队不能相比,常常是只到北方边境,卖掉货物就回返。即使偶尔有些走私商队越过国境,到了德里王国也要躲避当地巡逻部队的搜索,或是透过行贿的方法,来卖一些货物,却不敢把商业活动做大,免得引来两国政府的注意。

    这一次艾尔华派出了第一支大的商队,因为是王子殿下组建的商队,商队首领自然不会向北邙山中的山贼进贡,结果就遭到了连夜突袭,营地里面的人被大批盗匪追袭,或死或逃,所有货物被抢得乾乾净净,一点都没有给艾尔华剩下。

    自己积攒下来舍不得用的大批珠宝玉器,就这么被强盗夺走,艾尔华大为不甘,召集了军队之后,出征北邙山,只想把强盗们杀得乾乾净净,以震慑所有不怀好意的盗匪,保障商路的畅通,让自己的财路不王於断绝。

    远征北方,自己的根据地当然要守奸。艾尔华将守城要务交给凯萨琳,其他各项工作也都交给各位圣女去做,对外宣称爱尔莎圣女殿下在圣女修道院中闭关清修,自己却以爱德华王子的身分,率军北上。

    带兵来到北邙山下,艾尔华召集了当地贵族,命令他们各出私兵,组成军队进兵北邙山,却发现山贼们都已逃匿无踪,深藏到山野里面,再不肯出头,即使是当地贵族的耳目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

    贝照艾尔华推测,这些盗匪是想要采用乌龟战术,藏在山里不和自己交战,只想等到大军疲惫,退兵之后,他们再出来继续抢掠,就这么和自己捉迷藏,把自己辛苦建立的商路,当成他们抢掠赚钱的乐园。

    氨邙山里,确实是山形险恶,难以探测山贼们所在的位置。不过,这难不倒艾尔华,以他日渐精进的控兽术,与当地山中的鸟兽相呼应,了解什么地方有人类出没,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大军徐徐前行,越过山岭间的通道,骑兵突然出动,会合着步兵,将一座小山头团团包围住,不让任何人通过。

    这山头上,本来有一支山贼,躲藏在山洞里面,看到有大军来了,都屏息静气,不敢出声,只想等王国的正规军路过后,再出来活动。谁知大军突然将他们的藏身地包围住,让盗匪们惊慌恐惧,茫然无措。

    山岭下,旗幡招展,无数精壮士兵,都在放声大暍,命令山贼们下来投降,不然发兵攻打上去,见人就杀,绝不放过一个!

    如排山倒海的震耳声浪,传遍整个山岭。山贼们个个面如土色,探头看山下,果然有大批步兵手持钢刀,顺着山道摸上山来,让盗匪们无路可退,只能扯块白布挂在竹竿上打出去,大声叫喊着愿意投降,只求王子殿下发慈悲放过他们,不要取他们的陆命。

    十几名当地贵族,穿着自己最优良的钟甲,围在艾尔华的身边,都在翘首等待,想要看看这山上是不是真的如爱德华王子所说,有盗匪存在。谁知道军队刚一上山搜索,就看到从隐密的山洞里面打出来白旗,有盗贼喊着要投降,让贵族们大为惊愕,看向艾尔华的目光也变得不一样。

    他们住在北邙山附近,距离王都较远,虽然在局势逼迫之下顺从了爱德华王子,却也心中怀有疑惑,不知道他和里尔二世,究竟谁更得生命女神的欢心,谁是勾结堕落圣女,制造魔族的邪恶魔徒。

    这些天来,到处都是流言纷纷,他们也不知道该信谁的奸。这次虽然被艾尔华召集起来,一同进剿北邙山里面的盗贼,却都存有狐疑,想要看看爱德华王子的实力,再决定下一步的动作。

    现在进兵来到山下,看到勤王军兵强马壮,战士们精勇忠诚,已经让他们暗自惊悚,而爱德华王子居然能探测出北邙山的盗贼藏匿的位置,更让他们惊讶,对他颇有莫测高深之感。

    这北邙山里面地势险恶,情形复杂,即使是他们也难以探清盗贼的底细。爱德华王子第一次带兵进入北邙山,就能顺利的找到盗贼,这让他们怀疑,爱德华王子究竟派了多少密探在这附近游荡,才能有这样准确的情报。

    想到自己的家族很可能也在爱德华王子的监视之下,有些贵族的汗不由流了下来,暗自决定,回去以后就和里尔家族彻底断绝关系,至少不能再和他们有书信往来,免得被王子殿下发现,惹来灭族的大祸!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毕竟里尔二世远在南部行省,而王都离此地更近。如果爱德华王子发兵攻打自己的城堡,只怕自己还没有雷恩伯爵撑的时间长。看他剿灭雷恩家族的狠辣手段,自己如果再敢有什么异心,只怕下一个被消灭的,就是自己的家族。

    这些贵族各怀心思,脸上却都努力陪着笑,跟随着艾尔华一同纵马上山,看着大批勤王军战士驱赶着两三百名盗贼从山洞里面走出来,都齐声称颂王子殿下的英明决策,果然一进山,就将那些偷袭商队的盗贼都抓了出来。

    数百名盗贼,身上穿着各式各样的杂色服饰,偶尔也有穿戴凯甲的,拜倒在艾尔华的马前,磕头求饶,哭喊着哀求王子殿下开恩,不要杀了他们。

    随军前来的一名男爵迈步上前,飞脚踹翻一名盗贼头领,喝道:“快把抢去的货物都交出来,向王子殿下认罪!不然殿下一怒,你们都别想脱罪!”那名首领身材魁梧,胡须蓬乱,被他踢倒在地,却也不敢反抗,只得跪在地上磕头,苦着睑叫道:“王子殿下开恩啊,我们都是被柏琳娜那娘儿们蒙骗,才壮着胆子去袭击殿下的商队,抢来的东西,都被她拿走了,我们只分了很少一点,气都要气死了!王子殿下要是想去找那娘儿们,我们愿意带路,把她抓来献给王子殿下,要杀要剐,我们愿替殿下拿刀砍她!”他身后那些盗贼,也都跪在地上哭喊磕头,乱烘烘的高喊”殿下开恩,我还有八十老母……“之类的话,口口声声痛骂柏琳娜害人,都说要跟随王子殿下,去灭了她那一夥人,抢回货物献给爱德华王子。

    爆尔华这些天没有打仗,今天出战又告捷,还看到这么多人跪在地上磕头哭喊,也觉得很有趣,笑咪咪的看了好一会儿,抬手叫那个盗贼头领过来,把当初的事情详细讲一遍。

    那个魁梧壮汉战战兢兢爬到他面前,趴在地上磕头,连头也不敢抬,问什么答什么,说不出的恭顺听话。

    据他说,在北邙山里,有许多支盗贼组织,其中最大的一股,是由一个叫柏琳娜的娘儿们为首,上次攻击商队的计画,就是她提出来的。

    因为那支商队护卫人数众多,柏琳娜担心单凭自己的实力吃不下去,就召集了各支盗贼组织,一同下山,趁夜突袭商队,事后各支盗贼都得到了战利品,却是她得到的最多,在得手之后,各自回山去了。

    这次听到爱德华王子率正规军前来剿匪,所有的盗贼都有些害怕,许多盗贼乾脆抛弃山寨基业,带着钱财逃向远方。

    他们这一支盗贼,其中也有好些人悄悄地不辞而别,只有他带着剩下的兄弟们守在山里,想等着风头过去,再出来做没本钱的生意。谁知道王子殿下明见万里,一眼就看出来他们躲藏的位置,让他们敬佩得五体投地,从此以后,决心跟随王子殿下鞍前马后效力,只要爱德华王子有命,刀山火海也愿意去闯一闯!

    听着他谀词如潮,艾尔华点头微笑,不一会儿就见勤王军战士搜索完毕,将大量的财物都送到他的面前,都是这些盗贼多年的积蓄,其中还有好些,正是被抢走的货物。

    艾尔华翻看着那些货物,根据后勤军官的统计,算出这一支盗贼得到的战利品,也不算少。看起来那个女匪首待人还算宽厚,这次抓到的匪首顺口说话,倒也不能彻底信任。

    打开一个箱子,里面装满了金币银币,既有圣安王国铸造的钱币,也有别的国家的货币。艾尔华微微笑了一笑,随手关上箱盖,暍令:“把所有战利品都收归国有,再拿出一部分来,犒赏出征的将士们!”勤王军战士和当地贵族的私兵们都欢呼起来,齐声赞颂爱德华王子的仁德。被俘的盗贼们却是涕泪交流,眼瞅着自己多年辛苦积攒下来的钱财,就这么被抢得乾乾净净,一点不剩。这位王子殿下,简直比他们还要狠,就差剥下他们身上的衣服了。

    不过现在这种局势,连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这些身外之物,却也都顾不得了。那个匪首还跪在地上磕头哀求,只想活命,却见艾尔华转过身来,沉声道:“好,我不杀你!你们给我带路,等我大军把北邙山里面的盗贼都剿灭乾净,你们的命,就算都保住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