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章母女同悲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尔华干燥的手指插进美艳贵妇的**里面,感受着肉壁的蠕动颤抖,听着伯爵夫人的尖叫声,只觉这叫声如此悦耳动听,让他的**越来越是兴奋,脸上也带上了潮红。

    年轻美女那充满曲线美感的成熟**,被他一丝不挂的揽在怀中,光滑的玉背粉臀紧贴着他的身体,他的**高高翘起,顶在雪白香臀上,**感受着臀肉的滑腻柔软,在她口水的润滑作用下,向着栗色毛发覆盖的花瓣滑去。

    很快,他的**就顶到了花瓣中央,紧闭的**上面,**向着里面顶入了一点,感受着环状软肉套弄住了**顶端,舒爽莫名,让他兴奋的瞇起眼睛,口中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

    美丽的伯爵夫人,能够感觉到粗硬的**顶在自己贞洁的秘处,甚至还在向里面颤抖的顶进,让她羞耻的流着眼泪,努力耸动挣扎,充满曲线美的雪白娇躯在艾尔华的怀中扭动着,丰满柔滑的粉臀美腿摩擦着他的身体,却更激发了他的**。

    高耸的玉峰被艾尔华捏在手中,**又顶在**上面,紧紧搂住这成熟的贵妇,以这样亲密的姿势淫亵着她的高贵玉体,艾尔华兴奋的笑着,**从后面插入,一点一点的向**里面顶进去。

    魔性在他的心里爆发出来,熊熊的烈火几乎要将他的心烧成灰烬,艾尔华却努力忍耐,微笑着将**缓缓的顶入,享受着烈火煎熬中的丝丝畅快的美感。

    他差不多是侧躺在地板上,右肘在木板上撑起身体,手掌紧紧的抓住伯爵夫人的酥胸,畅快的捏揉着光滑玉峰,有力的双腿紧紧夹住她雪白修长的美腿,**从雪白臀沟里面滑过,渐渐地顶进**里面。

    倒在前方不远处的蕾莉安瞪大美目,清楚地看着硕大的**渐渐没入花瓣中间,紧接着是粗大的**,就这样残暴的插进了她出生的地方。

    正是因为动作很慢,才让她经受到更残酷的折磨,少女娇嫩的心就像要被撕裂,她微微张开樱唇,想要疯狂的嘶喊,却觉嗓子一片干涩嘶哑,再也叫不出来。

    美丽的伯爵夫人却痛苦的尖叫着,只觉蜜道里面的嫩肉被粗大**刮得阵阵疼痛,爱德华王子的**比她丈夫的要大上许多,对她来说就像杀人的凶器一样,强行插进她的体内,彷佛要将她的身体剖为两半。

    承受着被奸虐的痛苦,她清楚的感觉到艾尔华插入**的每一个动作,甚至是**的每一下轻微的跳动,艾尔华究竟用了多长时间来插入,她并不知道;她只是觉得,这痛苦的折磨就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她徒劳的哭叫挣扎着,却被艾尔华紧紧搂住她的娇躯,禁止她的动作,**更加坚定的向里面挺进,凭借着她口水的润滑作用,终于插进了她干涩的蜜道里面。

    看着那丑陋的**消失在母亲雪白丰满的股间,直插到最深处,蕾莉安痛苦地上眼睛,泪珠滚滚流了下来,滑过洁白玉颊,悲伤的落到地面上。

    与她相比,艾尔华却是爽得忘乎所以,只觉那干燥的蜜道紧窄得厉害,就这样牢牢套住自己的**,还在颤抖痉挛着,几乎要将他的精液榨出来。

    猛然一翻身,将成熟美艳的伯爵夫人压在木质地板上,艾尔华开始了猛烈的进攻,粗大**疯狂的在**里面快速**着,摩擦着她贞洁的蜜道肉壁,让他的爽快兴奋,一步步的提升。

    猛烈地奸淫着这美丽至极的贵族美女,艾尔华心中的暴虐又一次爆发开来,让他一边快速地**着,一边撑起身子,两眼闪闪发光地看着身下美艳娇柔的**,突然抬起手来,狠狠地击打在她的雪白**上。

    雪白的肌肤上,立即浮起鲜红的指痕。伯爵夫人大声哭喊着,娇嫩的声音都已经哭得沙哑,趴在地上挣扎扭动,却无法逃过他有力的手掌。

    手掌一下下地痛击在她的**上,艾尔华只觉触手光滑柔软,打屁股的效味很是爽快,随即又抬起手来,在她娇柔玉体上到处乱摸,用力击打掐拧,让她美妙的**上,到处都有鲜红的指痕浮现出来。

    粗大**,胡乱地在紧窄蜜洞里面**着,*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被绝色美女花径套弄着**旳爽快感,与奸虐的快乐,让艾尔华兴奋至极,脸部肌肉剧烈地抽搐着,看着身下悲痛哭喊的美丽贵妇,感觉到她的蜜道在痛苦中痉挛颤抖,紧紧地套住自己的**,带来更大的爽快,让他在兴奋中终于忍不住射了出来,颤抖地将**用力插到最深处,顶在贞洁的子宫上面,射出了自己积存的滚烫精液。

    伯爵夫人正在痛苦的哭泣着,突然感受到玉体深处,有滚烫的液体喷射进来,彷佛烧红的铁汁般,烫得她美目翻白,激烈的快感突然在心中升起,与被奸虐的痛苦混合在一起,形成奇异的感觉,让她柔美的**剧烈颤抖,花径更紧密地套弄吸吮着粗大的**,努力的挤压着它,彷佛要将最后一滴精液都挤出来一样。

    **顶在贞洁子宫的上面,剧烈地跳动着,将大量滚烫精液喷射到子宫里,艾尔华的头脑一阵晕眩,正要爽得快要晕去时,突然头上猛然挨了一下重击,几乎把他的尿都打出来。

    他迅速抬起头,看到那贞洁子宫原来的住客,正举着一个花瓶,满脸悲愤地向着他的头上猛击过来。

    在休息了一阵之后,体内的魔气渐渐消散,让蕾莉安可以控制自己的行动,看着那正在暴虐奸淫自己母亲的英俊王子,美丽少女悲愤的流着眼泪,手足并用的爬起来,抓住一个花瓶,爬到他的身边,狠狠地向他的头上砸去。

    这个时候,艾尔华还在紧紧抱着美艳贵妇雪白诱人的玉体,**顶在蕾莉安居住过的子宫上剧烈跳动喷射着,晕眩的看着这坚强的少女举起花瓶砸来,美丽至极的容颜,恍惚就像他正压在身下奸淫的美女一样。

    即使是正在猛烈射精的恍惚状态下,他也不会被这坚强少女轻易击杀。艾尔华的手迅速伸了出来,一把抓住她的玉腕,微一用力,就让她坚毅的面庞上出现痛楚之色,再也握不住花瓶,让它掉到了地板上。

    艾尔华现在的姿势,正是压在美艳贵妇的雪白玉体上,胸腹胯部都能感觉到她玉背粉臀的柔滑娇嫩,右手却紧紧捏住她女儿的光滑玉腕,看着少女那酷似伯爵夫人的美丽容颜,正愤怒地瞪视着他,带着处女幽香的气息从琼鼻中喷出来,一直喷到他的脸上。

    **下奸着一个,手中还抓着一个,这情景就像在梦中。艾尔华脸上肌肉微微地抽动,喉间荷荷地低吼着,**还在紧窄花径中剧烈地跳动,将大量的滚烫精液,深深地射到美丽夫人的子宫里面。

    二十八岁的美艳贵妇,被比自己小十岁的英俊少年压在地板上强奸,感觉到他强健的**在自己体内奋力**,疯狂喷射着精液,痛苦羞耻之中,却有一丝兴奋涌起,让她干涩的**,不由自主地流淌出蜜汁,染在被花径紧束的**上面。

    蕾莉安已经有十六岁,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无知女孩,平时也曾听母亲进行早期的性教育,隐约知道了男女间的事,虽然未曾见过,可是一看到艾尔华现在的模样,就知道他下体的性器正插在什么地方,在拼命地喷射着什么东西。

    而从前一直对她温柔呵护的母亲大人,此时正被爱德华王子压在身下,哭泣呻吟着,声音中却带着一丝柔媚兴奋,彷佛得到了快乐一般。想起从前母亲对她的性教育,谆谆教导她的时候,是言传,现在却是身教了。

    到这里,蕾莉安更是悲愤莫名,眼中的烈火几乎要喷射出来,将艾尔华烧成灰烬。

    艾尔华却已经注意不到这些,他只是紧紧握住她柔滑的玉腕,手臂以和**相同的频率颤抖着一瞪大的双眼恍惚盯着她与自己身下美女酷似的美丽面庞,将最后一滴精液射进身下美女那功德无量的温暖子宫里面去。

    啪!狠狠一个耳光打来,击在艾尔华的脸上,直打得他眼前金星乱冒。处女的纤纤玉手,居然也能硬到如此地步,倒是让艾尔华长见识了。

    蕾莉安悲愤至极的挥出这个耳光,自己的手也被他脸上反震的力量震得麻木,跪在母亲**的身体旁边,一时无法动弹。

    就在这时,艾尔华却微微冷笑起来,缓缓从美艳贵妇的**上爬起来,粗大的**微显绵软,**的从贞洁**里面拔出来,在空中晃动着,洒下几滴味道奇异的液体,随着他站起的动作,落到染血的白裙上面。

    胯部刻意地向前挺起,**向着蕾莉安的脸凑过去,奇异的味道传到琼鼻中,美丽少女愤怒的瞪大眼睛,怒视着那可恶的**,恨不得张口上前,狠狠一口将它咬断!

    出于爱洁的习惯,她抑制住了自己这一冲动,又一次抬起手来,凶猛地伸手抓向艾尔华的胯部,只想一把抓住他的卵蛋,用力捏得粉碎!

    艾尔华吃了一惊,如此凶悍的处女,他倒还是第一次见到。染着精液蜜汁的阴囊,**的被她抓在手里,感觉着修长玉指的柔嫩纤细,却在努力将他两个睪丸都紧紧捏在手心里,想要用力捏破,这感觉十分奇异。

    低下头,看着她纤美的玉手,正捏住自己卵蛋拼命用力,俏脸都涨得通红,可是不管她怎么用力,都不可能将这魔电龙枪下的魔器捏到爆黄,拥有这样实力的,除非是生命女神亲自动手才有可能。

    被她柔嫩小手捏住睪丸,**的**无力地晃动着,将精液和蜜汁蹭到她的玉手上。艾尔华心中的魔性被她如此凶残的动作激发,陡然怒吼一声,抬起手来,狠狠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美丽的少女被这一记耳光打得向后摔倒,轰然倒在地板上,随即被艾尔华扑上去,一把抓住她的白裙,狠狠地撕下了大半。

    洁白无瑕的少女玉体,暴露在他的面前。染血的白裙被撕下,只留着一条内裤,遮挡着最后的羞处,而她美丽娇柔的身体,雪白肌肤散发着晶莹的光芒,让艾尔华看得两眼瞪大,闪烁出野性的光芒。

    蕾莉安耳边嗡嗡作响,仰天躺在地板上,几乎昏厥过去。艾尔华站在她的身边,欣赏着她优美迷人的少女**,缓缓跪到她的身边,伸手抚上了少女的酥胸,肆意地捏揉着柔滑玉峰,将它捏成各种形状。

    光滑的香肩、小腹,纤腰粉臀,都被他的手摸过来。艾尔华的手指渐渐伸进洁白的内裤里面,在柔嫩小腹下面摸索着,渐渐摸到少女娇嫩的花瓣上面,手指残酷地在未经人事的**上面摸弄,渐渐地将手指嵌入到环状的嫩肉里面。

    感觉到身体被敌人侵犯,蕾莉安羞愤不堪,努力抬起头来,向着艾尔华的脸狠狠地喷了一口,将香唾啐到他的脸上。

    就在这一刻,艾尔华猛然抓住她柔滑的阴毛,一把扯了下来!

    蕾莉安痛得尖叫一声,雪白娇躯躺在地上,痛苦地蜷缩成一团,剧烈地娇喘着,只觉下体痛得厉害,彷佛被刀割过一般。

    艾尔华缓缓将手拿到面前,脸上露出古怪的微笑,摊开手掌,欣赏着手指里面那一大把乌黑发亮的卷曲阴毛,轻轻地吹了一口气,让它们飘飘散散,洒落到美丽少女的脸庞上。

    紧接着,他猛然扑了上去,捧住少女美丽面颊,用力的亲吻上了她的温软樱唇,舌头肆无忌惮地向她的嘴里面伸去,顶开痛苦嘶叫的香唇贝齿,卷起她香软柔滑的舌头,和她进行亲密的舌吻。

    在痛楚的眩晕之中,突然被杀父仇敌吻住,羞耻与悲惨在少女心中涌起,让她拼尽力气,想要咬住艾尔华的舌头,却被他的舌头灵活地一探,舌尖上彷佛有吸力一般,引住她的香舌向后卷去,让她的贝齿,狠狠地咬在自己的舌头上面!鲜血涌出,让血的味道充满了整个口腔。艾尔华却兴奋地微笑着,用力吮吸她甜美的小嘴,将她甘美的唾液和香舌流出的血液,一同吸到口中,细细品尝着咽了下去。

    蕾莉安愤怒地举起手来要抠他的眼睛,却被艾尔华轻松地抓住手腕,随即一个大耳光挥过来,几乎将她打晕过去。

    脸上带着残酷的表情,艾尔华翻身骑到她的平坦玉腹上,双腿狠狠夹住她的纤腰,举起手来,开始冷酷地猛搧她的耳光。

    因战争和杀人引起的魔性在心底疯狂涌起,艾尔华的心中充满了残暴的杀意,恨不能将眼前所有人都当场残杀撕碎,以鲜血和杀戮来平息心头的烈火。

    他努力抑制着,控制着自己不把这两个难得的美女当场杀掉,可是心中郁积的烈火终究要有发泄的通道,让他只能愤怒的举起手,狠狠的打在这又一次引发自己魔性的少女脸上。

    清脆的响声在房间里面涌起,被干得几乎晕厥的伯爵夫人努力撑起疲惫的玉体,哭泣着扑上来,想要阻止他打自己的女儿,同时哀声哭泣,求他不要打蕾莉安,要打就打她好了!

    她的哀求没能浇熄艾尔华心头的火焰,反而让它越烧越旺,看着她胸前跌荡的双峰,波涛汹涌,诱人至极,艾尔华用力地抱住她**的玉体,低下头,张开大嘴,狠狠地咬在她高耸的玉峰上面!

    美丽的伯爵夫人瞪大眼睛,发出痛楚的尖叫,艾尔华却用力吮吸着,将这柔滑美妙的**,深深地吸到嘴里面,舌尖挑逗着**,就像是在吃奶的孩童一般。

    那个曾经在这美妙**吃过奶的坚强少女,看到他在自己眼前咬住那对曾经熟悉的**,愤怒地尖叫着,伸手抓他的脸,被他一个耳光打过去,又是眼冒金星,浑身酸麻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施暴,那对雪白的**在她眼前痛苦的颤动着,有些晃眼。

    在柔软滑嫩的**上面留下了深深的齿痕,艾尔华抬起头来,狞笑着向下伸手,嗤的一声,将少女的内裤撕了下来,露出她娇嫩的花瓣,和零乱不堪的柔滑阴毛,在阴毛根部还带着点点血珠,却是被艾尔华粗暴扯毛时留下的伤痕。

    艾尔华的目光,落在她**间、花瓣上的那一丛乌黑毛发上面。它就像红莲之火,向上伸展蓬起,散发着奇异的魅力,让他突然想起前生在网上看到的,一位女明星不慎流传出来的艳照的画面。

    烈火在他的心底升起,少女雪白修长的**,被艾尔华用力分开,白嫩的大腿根部肌肤散发着晶莹光泽,粗大的**狠狠地刺过去,顶在娇嫩的花瓣中央,与穴口嫩肉进行着亲密的接触,**已经顶开环状嫩肉,向纯洁花径里面探去。

    蕾莉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被痛揍之后,只觉浑身提不起力气,脸上痛得几乎流泪,却坚强的忍住,怒视着这即将强奸自己的暴虐王子,发誓绝不在他面前露出软弱的模样。

    她美艳的母亲却哭泣着扑向艾尔华的下体,用温柔悦耳的声音哀叫着,恳求艾尔华不要破坏她的贞洁,并愿以身相代,让艾尔华再爽一回。

    为了自己的女儿,她忘记了一切,努力噘起娇艳红唇,向着**吮去,徒劳地试着要咬住**,让它在自己嘴里面喷发,好让自己女儿躲过这一劫。

    但她的动作已经晚了。艾尔华狞笑着分开少女美腿,胯部用力前挺,**凶暴的插进少女花径中,如攻城巨锤般撞向纯洁的处女膜,在穴口娇嫩肉壁上剧烈摩擦,快感如闪电般地击向少男少女清纯的心,让它们都剧烈的跳动起来。

    柔韧的处女膜,终究比不上城门那么坚固。胀大的**狠狠地顶住处女膜用力前刺,凶狠地刺破了它,向着处女花径中长驱直入,一直刺到少女玉体的深处。

    娇嫩的处女花径,就这样被魔电龙枪粗暴地撕破,艾尔华的动作是如此暴烈,让嫩穴被撕裂时,甚至有一股血箭从花径里面喷射出来。

    在这个时刻,成熟美艳的伯爵夫人正扑到艾尔华的**前面,张开嘴想要咬住它,却已经来不及,只能瞪大美丽的眼睛,惊骇绝望的看到**狠狠地刺进女儿的嫩穴里面,让它在她眼前被撕裂,耳中彷佛还听到了嗤的声,鲜红的血珠从交合处喷射出来,在空中变幻着形状,散发出奇异的魅惑光彩。

    时间彷佛停顿在这一刻,伯爵夫人美丽的大眼睛里面,清楚地看到鲜艳血珠射来时在空中变到形状的模样,眼神痴迷,直到血珠噗地射到她的脸上,将她美丽至极的玉颜溅上了片片桃红。

    正在准备咬住**的樱口张开,几滴血珠射到里面,在舌苔上散开,让美丽的伯爵夫人品尝到了这奇异的味道,成为了品尝蕾莉安处女滋味的第一人。

    当**插入的时候,蕾莉安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举起来试图击打艾尔华的手无力的落下,悲伤绝望的感觉着**插入体内的剧痛触感,心在这一刻,彻底碎成了无数的碎片。

    纵然她坚强冷静,终究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被白马王子如此粗暴的强奸,心灵上所受的重击,让她无法抵御,只能默默地品尝这痛苦绝望的滋味。

    艾尔华这个时候,却是爽得叫了出来。下体**深深地插在蕾莉安的玉体之小,感觉到她的处女花径是如此紧窄,简直像要把**箍断一般,在痛楚之中,剧烈的爽意涌来,直窜头顶,让他的头上都开始冒出热气。

    微微的动了一下腰,**在里面轻轻抽动,那爽快更是如潮涌而来。处女的花径,紧窄到无可形容的地步,严密地套弄着艾尔华的**,对**的强大压榨力量,让他的精液都快要射了出来。

    幸好,他已经在她母亲**里面射过一次,现在还不至于立即射出来。艾尔华兴奋的喘息着,低下头,欣赏着美丽少女苍白的脸色,庆幸的发现,原来自己干上的是这样一个极品美少女。

    既然是极品,那就不能浪费。艾尔华缓缓抽动起了**,艰难地在她的处女圣地中开拓着,享受着被她紧窄至极的嫩穴紧套的幸福滋味。

    蕾莉安美丽的双眼,无神的看着他,这个与自己以如此亲密姿势交合在一起的少年。白马王子的梦想,她也曾经有过,甚至在听了母亲的性教育课后,有过类似的幻想,却从未想到,最后的结局竟是如此残酷,她虽然和白马王子有这样的关系,却是在她不情愿的情形下发生的。

    而且,他还杀了她的父亲……

    悲愤的泪水从美丽的眼中奔流出来,蕾莉安缓缓张开口,雪白贝齿用力咬向艾尔华的咽喉,希望能将它一口咬断,来为自己被杀害的父亲、被奸辱的母亲和自己报仇雪恨!

    艾尔华轻松的晃动下巴,撞在她的贝齿上面,将她的头撞回到地板上。他的脸上现出残酷的微笑,举起手来,狠狠地打在她的酥胸上。

    少女娇嫩**受到重击,蕾莉安只觉喘不过气来。紧接着,她修长美妙的双腿又被分得更开,艾尔华奋力挺动着腰部,在她的处女嫩穴里面疯狂冲刺着,粗暴的将她受创甚重的花径撕裂得更大一些。

    **在嫩穴里面肆意**着,每一下抽动都要消耗很大的力气,艾尔华却是乐此不疲,被紧窄得不像话的花径得**都快要断掉,套弄起来,有着更大的快感。

    就这样暴烈奸淫着可爱的少女,**凶狠的在她体内冲撞**,艾尔华快意的看到,极度痛楚的表情在她美丽的面庞上浮现,晶莹的泪珠也在明亮的大眼睛里面涌出,这坚强的少女,竟然被他干得哭了出来!

    嫩穴被插破的痛楚,不是她这样娇嫩的贵族小姐能够承受的,何况她的花径又比别人更加紧窄,却被粗大至极的魔电龙枪插进来,没有当场痛死就已经是她的福气,就算心智坚强,又怎么能抵抗这撕心裂肺的剧烈痛楚?

    在花径里,从未接触过外物的娇嫩肉壁,被粗大的**剧烈地摩擦着,艾尔华用粗暴的动作奸淫着她,丝毫不管她的嫩穴受不受得了,只管暴烈**,让嫩肉都被磨出血来,却依然是那么紧窄,牢牢地箍在他的**上面,上下套弄着,让他的兴奋越来越高。

    随着他奸淫动作的越发粗暴,坚强美丽的少女,终于忍耐不住的哭泣起来,纤美玉臂还在无力的挥动着,试图抓他的眼睛,把他抠瞎。

    怒火在艾尔华的心底涌起,让他低低的怒吼着,抬起手来,狠狠地打在她雪白的玉体上面。

    香肩、酥胸,玉背、粉臀,到处都落下了他的拳掌。艾尔华一边在她体暴烈**,一边愤怒的在她身上痛击着,让她花蕊般的美妙娇躯,渐渐覆盖上鲜红的瘀伤。

    魔性被激发出来,艾尔华几乎陷入到疯狂之中,他抱着这美丽的少女,狠狠的暴虐**,手指狠狠拧着她娇柔滑嫩的肌肤,在那雪白的肌肤上面,留下自己深深的指痕。

    在旁边,年轻的伯爵夫人已经晕了过去。在她与女儿酷似的美丽脸庞上,洒落着点点桃红,娇艳红唇边,还有着鲜红的液体,缓缓地流了出来。

    她坚强的女儿,尖叫哭泣着,痛苦地承受着艾朗华的残酷奸淫,身上到处都被他拧得剧痛不止,处女花径里面,更是如着火般疼痛。

    这痛楚越来越强烈,彻底浸透了她整个身心。当艾尔华紧紧抱住她美妙至极的**,低吼着在她娇嫩的子宫里面喷射出滚烫的精液时,这坚强美丽的少女,终于禁受不住身心剧烈的打击,倒在地板上晕了过去。

    ※※※※※

    艾尔华一身轻松的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只觉浑身上下,无处不爽快,刚才心中郁积的残暴杀意,都已经在那极品美少女的身上发泄出去。

    当然,另一半的功劳还要归于她的母亲,刚才他也痛奸了她十几遍,让她女儿住过的子宫里面遍布上了他的子孙,如果不是伟大的魔王陛下在现阶段还不能有孩子,说不定蕾莉安又要多一个小弟弟。

    干过她母亲之后,艾尔华也不会厚此薄彼,在她的身上也发泄了好多次,干得她晕去醒来,死去活来,最后哭得泪水都干了,只能娇躯无力的躺在地上,任由他**奸淫,娇嫩的子宫和她母亲一样,里面积满了王子殿下的精液。

    在那对美丽母女花身上干过好多次,终于泄去了心中的欲火,艾尔华用黑玉瓶收集了她们的落红、蜜汁,穿好衣服走出去,迎面看到的是同样美丽的岑瑟儿圣女,脸色平静庄严,浑身充满了高洁的气息。

    艾尔华轻轻努努嘴,岑瑟儿圣女缓缓点头,平静的走进房门,红唇边隐隐升起一丝会意的微笑。

    艾尔华放下心来,刚才虽然把那对母女花都奸得晕去,可是也担心她们醒来后会自尽了断,让他少了一对极品母女花可供玩弄。现在有岑瑟儿圣女看守,哪怕她们上吊撞墙,她都有办法将她们拉回来。

    站在城堡中最高处的高台上,环顾四周,只见整个城堡尽收眼底,一股豪迈之情,不由从心底奔涌出来,溢满整个胸膛。

    城堡中,到处密布甲士、人人脸上都有振奋股喜之色,正在忙忙碎碎,将城堡中的库藏搬出来。

    在战斗后堆积于城堡中各处的尸体,早已被清理一空,只留下大片鲜血,洒在城堡的每个角落。勤王军战士们奔波忙碌着,按照岑瑟儿圣女订下的规则,井然有序的处理着善后事务。

    从高处往下看去,那些英勇的战士们如同蚂蚁一般,排成一个个伫列,搬运着各种各样的库存物品。那里面有大量的武器兵甲,堆积如山的粮食,都是雷恩伯爵赖以守卫城堡的家当,可是他却没有想到生命女神座下圣女如此厉害,可以轻易击败他固若金汤的防御,虽然岑瑟儿圣女因此而消耗了大量魔力,需要休养多日才能复原,却也是值得的。

    许多个箱子在台阶下面的城堡地面上排列开来,被勤王军职士将箱盖打开,露出了黄澄澄的金币,满满堆积在箱子里面,在阳光照耀下,闪烁出灿烂的金光。

    所有的战士们都在兴奋的欢笑着,却并不私自抢夺偷取财物。对于生命女神的虔诚、对王室的忠诚和军中森严的军规都让他们能够约束自己的行为,而且爱德华王子早已下令,一旦攻下城堡,将会对他们都予以重赏,战死的将士会得到更高的奖赏,用以抚恤他们的亲人。

    这一次的战斗,战利品收入十分丰厚,艾尔华只是站在高台上向下望去,就可以知道这一次真是大赚特赚,以后的军费,可以在很长时间内不用发愁了。

    看到他们敬爱的爱德华王子出现在高台上,勤王军战士们发出激动的欢呼声,举头望向王子殿下,许多人都在振臂高呼,兴奋的向他呼喊着,欢庆着他们的胜利。

    艾尔华微笑着,举起手臂来,向他们挥手致意。这引起了战士们更加兴奋的回应,整个城堡中,所有的勤王军战士都在振臂高呼,让城堡中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只有那些俘虏不感觉到快活。他们被绳索牢牢地捆起来,垂头丧气的缩在角落里面,受到严厉的看管,对这位轻易攻破坚固城堡的爱德华王子充满了恐惧,生怕他下达杀俘的命令。

    与他们的恐惧相对,勤王军的战士们的心里却充满了对爱德华王子的敬畏崇拜。殿下作战的勇猛,所有人都是亲眼看到,即使是历经多年战斗的老战士,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抵挡爱德华王子一招,这让艾尔华在崇拜强者的军队中,轻易地取得了战士们的敬重。

    艾尔华站在高台上,微笑挥手,精神魔法的力量暗暗的散发开去,让士兵们的欢呼声更加热烈,望向他的目光更充满了崇拜敬佩,显然是已将对他崇敬深深刻于心中。

    矜持地微笑着,艾尔华心里明白,自己对这支军队的影响力已经达到最高,可以轻易的控制着这支军队,让他们为自己拼死战斗,而不用担心他们的反叛。

    这次收来的战利品,得拿出好多钱来赏赐有功的将士们,艾尔华心里想着,决定厚加赏赐给这些崇拜自己的将士,作为他们效忠自己的奖励。

    在安抚了兴奋欢呼的将士们之后,艾尔华转身回去房间里面,决定给岑瑟儿圣女一些赏赐。

    刚才他在屋子里面胡天胡帝,玩得热火朝天,奸得那对美丽母女呻吟哭叫,岑瑟儿圣女却在外面代替他的职责,将应打扫战场的事务都安排得并共条,都不用他操心,也不进来打扰他的性致,果然是一位贤内助,有时间得好好奸她几遍,让她爽翻天,来作为对她的奖励。

    推开破裂的房门,走进屋里,艾尔华眼前一亮,高兴自己看到了三位绝色的美人。

    穿着圣女长袍,一脸圣洁端庄的,自然是自己正想着要暴奸猛干的岑瑟儿圣女。而在她的身边,那对母女已经穿好了衣服。

    年轻美丽的雷恩伯爵夫人,脸上犹自带着泪痕,身上穿的衣服华美精致,却不是刚才被奸时穿的那一件,显然是趁着艾尔华出去的时候,已经换了一件,却不敢再穿低胸晚礼服,找了一件长裙,将自己牢牢的包裹起来。

    她的女儿,因为白裙被撕碎,此时换了一件黑色长裙,美丽容颜一片平静,在黑色纱裙的衬托下,浑身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她们的身后,几个侍女跪在地上,颤抖着低头行礼,不敢抬头看向艾尔华,因为刚才王子殿下闯进来的时候,给她们的印象实在是太恐怖了。

    她们的小主人,只有七八岁的男孩也醒了过来,凶狠的怒视着艾尔华,如果不是被母亲牢牢的抱在怀里,只怕要冲上去,向艾尔华报这杀父大仇了。

    优雅端庄的伯爵夫人,泪眼迷茫的看着艾尔华,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生怕艾尔华一怒杀了她的儿子。刚才在与艾尔华交欢时,她虽然不是热切的与他合奸,却也不敢太过激烈的反抗,就是想为她的儿子留下一条命。

    看着这位美丽的贵妇人,和她那同样美丽的女儿,艾尔华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沉吟了一下,喝道:来人,把这个男孩带出去,先关押起来,注意不要让他逃脱!

    伯爵夫人惊慌的跪下来,正要向艾尔华哀求,她十六岁的女儿却同时盈盈拜倒,用优雅悦耳的声音,抢先说道:爱德华王子殿下,只求你能够放过我的弟弟,为此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在说出这样的誓言时,这身穿黑色纱裙的坚强少女,美丽的脸上一片平静,配着她精美华丽的衣饰,别有一股神秘的美,在她的身上散发出来,让艾尔华忽然看得有些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