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章狂暴王子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啊嚏!琪娜娜公主站在绿草如茵的牧场上,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她用可爱的动作,揉揉雪白晶莹的琼鼻,琪娜娜公主纳闷地想着:有人想我了吗?是谁呢?

    转头看看另一边作牧羊女装束的塞茜莉娅公主,琪娜娜公主心里嘀咕着:应该不是姐姐,就算她不在这里,也不会想我的,平时总想着躲我远一点……真亏我爱了她这么久,一点反应都没有,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好惩罚她才行……

    她的思绪,又转到了艾尔华的身上:该不会是那个坏家伙,偶尔也会想起我吧?好像不太可能,他现在不是在打仗,就是在调教那些什么圣女,才没有时间想我呢!

    想起自己唯一的男人,琪娜娜公主心中不禁涌起一股醋意,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随意地在青翠的碧草上面坐下来,遥望着远处的湛蓝天空,默默地想着心事。

    她本来是不喜欢男人的,可是艾尔华改扮成爱尔莎的时候,长得是那么漂亮,让她也不禁动心,后来被他干得多了,享受到那极顶的快感,渐渐也、就和他相奸快乐,又知道了他的来历非凡,从此不再起反叛之心。

    说起来和艾尔华相奸的时候,比搞女同的时候确实要快乐无数倍,那巨大的**一插进身体,就能让她爽得流出蜜汁,猛干一顿之后,能爽得她灵魂都飞上天去,比跟其他美女相奸要舒服得多了。

    以后会怎么样呢?想到这里,琪娜娜公主有些茫然。看起来,自己还会跟随着这位大魔王陛下,到处收服调教圣女,有时还会和他交欢插穴,就这么快乐地生活下去。

    还有自己的母亲、英武健美的莱欧圣女……一想到可能是她们在想自己,琪娜娜公主就不禁浑身发热,白嫩的**中间,也渐渐变得湿润。

    真可惜,现在不能和莱欧圣女相互快乐的交欢……琪娜娜公主惋惜的想着,眼睛在闪闪发亮,因为在她的身后,还有着另外一个美丽圣女,同样走健美至极的战斗圣女,跟她爽起来,应该不比和莱欧圣女交欢的感觉差。

    转过头来,琪娜娜公主的眼睛闪闪发光,兴奋地盯住那美丽的圣女,口水都忍不住从唇边流了出来。

    美丽至极的桃露丝圣女,**着雪白柔美的玉体,四肢着地趴在青翠的牧草上,浑身上下纤毫毕现,却又充满了宏大之美。

    她的容颜绝美,清澈明亮的眼睛里面,却有着丝丝痴迷,看上去茫然无神,让这美丽圣女就像沉浸在梦中一般,颇有凄美之感。

    微微垂下头,她娇艳的红唇轻轻贴在青翠牧草上面,雪白贝齿咬住青草,一根根的扯下来,缓缓吞入口中,咀嚼着咽下去,让它们作为养分,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

    自从被艾尔华的精神魔法影响之后,她就成为了这副模样,每天被塞茜莉娅公主牵着到牧场上面来,吃草度日。

    她的身体,经历圣力长年累月的影响,已经与常人不同,即使是这样的青翠牧草,也能轻易吃下消化,平常都不用吃别的东西了。

    塞茜莉娅公主身上穿着普通牧羊女的洁净衣裙,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清纯善良的牧羊女,含着热泪跪在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她,纤手轻抚在她雪白柔滑的温暖娇躯上,看着她这副模样,不由珠泪滚滚,浸湿了清丽面庞。

    奉了艾尔华的命令,她成为了牧羊女,除了要照顾一群雪白可爱的小羔羊之外,还要看管桃露丝圣女,每天牵着她出来放牧。而琪娜娜公主平时喜欢追着艾尔华交欢插穴,在他走后,百无聊赖,也跟了来,名义上是帮着她放牧,实际上却经常强行吃她的豆腐,她却也阻止不了,只能含泪承受,因妹妹的武技虽然不太好,却比弱不禁风的她要强上无数倍了。

    突然看到琪娜娜公主转过身来,眼神诡异地看着桃露丝圣女,让善良的塞茜莉娅公主心中颤抖,恐慌地拦到她的面前,颤声道:妹妹,你要做什么?

    琪娜娜公主诡秘的一笑,悠然道:圣女殿下在这里太无聊了,我想帮她解解闷!

    塞茜莉娅公主脸色发白,颤声叫道:不要!她现在变成这样,已经是够可怜了,你还要……

    琪娜娜公主不屑的看了她身后的美女一眼,哂道:有什么可怜的,她明明是自己喜欢变成牛的嘛!你以为她这样实力强大的圣女,精神魔法能那么容易影响到她吗?明明就是她自己想当牛了,因此才会放开心胸,让主人能够控制她,让她变牛。既然她这么喜欢当奶牛,我就成全她好了!

    塞茜莉娅公主用力摇着头,珠泪滚滚而落,悲伤的叫道:你不知道她心里的痛苦……她是实在受不了这么大的痛苦,才会把自己想像成一头牛,好忘记遭遇过的不幸,你……

    她还没有说完,琪娜娜公主就一把推开了她,两眼闪闪发光,如恶狼般扑上了桃露丝圣女充满曲线美的雪白玉体。

    健美至极的玉体,被琪娜娜公主轻易的按倒在牧场上,骑上了她的腹部,火辣辣的热吻贴到她香软红唇上,香舌灵活地进入她的口中,而桃露丝圣女却丝毫没有反抗,只是眼神迷离的躺在厚厚牧草上面,一丝不挂的娇躯微微颤抖起来,雪白双腿间,自然而然地流出了湿润的蜜汁。

    琪娜娜公主兴奋地激吻着她,吮吸着她口中的津液,一边用力推开哭泣着上前阻止自己的姐姐,娇喘吁吁地剥去自己身土的华美衣裙,骑到了桃露丝圣女的身上,粉红色的花瓣颤抖地接近她雪白柔美的胯间,紧紧地贴在她的凄美花瓣上面,开始了兴奋的研磨。

    两朵花瓣都带着清澈的露珠,甫一接触,便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微微地颤抖着,彷佛要将体内的灼热传到对方体内一般。在这两名绝色美女的相互兴奋磨镜之下,娇弱的呻吟喘息声在牧场上响了起来,夹杂在其中的,还有塞茜莉娅公主悲痛绝望的幽幽哭泣声。

    这被迫打扮成牧羊女的善良公主,跪坐在青翠松软的牧草上面,泪眼朦胧地看着自己的妹妹与自己所爱恋的圣女殿下激烈交欢,心中痛苦至极,却也没有力量阻止。

    琪娜娜公主兴奋地娇笑着,紧紧拥抱住美丽的桃露丝圣女,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发泄自己积压的**,不时低下头,用力吮吸她高耸的**,下体却还紧紧贴在她的玉胯上,颤抖磨动,娇嫩的花瓣如小嘴般,紧紧地吮吸住圣女殿下的**,贪婪地享受着她美妙的**。

    甘美至极的乳汁在琪娜娜公主樱桃小口的用力吮吸下,大量流进了她的口中,让她畅美至极地咽下去,纤美娇躯都在兴奋得发抖。

    艾尔华在的时候,如果不得他恩赏,她就只能偷偷地喝一两口奶,现在这头奶牛归她管理,她就可以毫不客气地大喝特喝,直到喝得她两眼发直,还是紧紧咬住娇嫩**不肯松嘴。

    雪白贝齿紧紧咬在桃露丝圣女的蓓蕾上,琪娜娜公主灵活的舌头轻柔地挑逗着她的**,下体娇嫩花瓣仍然紧贴奸淫着桃露丝圣女健美**间的美妙嫩穴,这两名绝色美女幕天席地,在这空气清新的广阔牧场上、蓝天白云之下兴奋地交欢,让兴奋至极的娇喘呻吟声,远远地向四方传播开去。

    ※※※※※

    美丽至极的少女,乌黑的长发与洁白的纱裙在风中飘扬,配着她苍白的面容,满地流淌的鲜红热血,更显得凄美壮烈,让人望而叹息。

    鲜血已经流满了阶前,占地广阔的大片台阶上,到处都卧伏着士兵们的尸体,鲜血从他们体内流淌出来,顺着台阶奔流下去,让双方士兵们的热血,将整个城堡浸在鲜红的血液之中。

    即使是台阶顶端的高台上,也已经倒伏下了大批士兵,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鲜血积满高台,已经流到了美丽少女的玉足下,将她雪白的舞鞋染得通红。

    蕾莉安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俏脸带着隐约的坚强,与绝望的心痛。就在刚才,她还在努力练习舞蹈,希望能用舞蹈来让自己忘却战争到来的恐惧,可是转眼之间,她的家族就要面临覆灭的结局!

    在她的前方不远处,她的父亲已经被逼得无路可退,挥舞着宝剑绝望地嘶吼着,带领仅剩的残兵,拼命抵抗着敌军最后的进攻。

    而在她父亲的对面,英俊强健的爱德华王子手中挥舞着巨大的双手重剑,脸上带着残酷的狞笑,狠狠一剑劈来,将他面前一个卫士劈成两半,残破的尸体顺着台阶滚了下去。

    艾尔华大步踏在台阶顶端的高台上,带着马刺的长靴落在血泊之中,激起大片鲜红血浆,向着四面飞散溅落。

    双手大剑高高举起,凌厉地挥舞着,斩杀着面前惊慌抵抗的敌人。艾尔华的心中如有一团烈火在燃烧,只觉杀人杀得如此之爽,满心快意如要将胸膛胀破,一心只想这样的杀戮能够一直持续下去,让自己杀到浑身无力、爽至极处才罢手。

    但在他的面前,已经没有多少敌人可供他杀了。雷恩伯爵身边只剩下七八个侍卫,还都满身浴血,到处是伤,再无法抵御如狼似虎的勤王军战士的猛烈进攻。

    艾尔华的脸上,在厮杀过程中溅得满是鲜血,厉声咆哮着,大步向前,挥舞着重剑向雷恩伯爵冲去,凌厉的剑风劈出,让雷恩伯爵几乎无法喘息。

    狂暴的剑势劈出,重重斩在雷恩伯爵的剑上,轰然巨响声中,雷恩伯爵拼尽力气,连挡了他七剑,同时连退七步,只觉胸中气血翻涌,几乎就要吐出血来。

    虽然是久战疲惫,可是这位雷恩伯爵能够抵挡自己这么多招,已经很不容易了。艾尔华脸上带着残酷的狞笑,大步踏向前去,巨剑高高举起,朝着雷恩伯爵的脖颈猛劈下去!

    看着巨剑挟着*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无可抵御之势凌厉劈来,雷恩伯爵绝望的瞪大眼睛,终于抑制不住的嘶叫起来:等一下,我投降……

    就在他大吼的时候,重剑已经临体。艾尔华眼中闪过一道厉芒,丝毫不收手,继续用力向前劈去。

    重剑以雷霆万钧之势劈出,力道之强,就连艾尔华也很难收住。强行要收的话,所耗费力气之大,恐怕会让自己受内伤,万一露出破绽,就会给这雷恩伯爵有可乘之机,说不定突然一剑刺穿自己的咽喉,咸鱼翻身败部复活,也不是没有可能。

    反正这位雷恩伯爵跟自己也没什么交情,用不着冒着生命危险努力去留他一命,艾尔华的脸上带着冷酷的笑容,双手反而更加了一把力,重重地斩在雷恩伯爵的剑上!

    本已伤痕累累的战剑,被双手巨剑斩在上面,轰然断裂,锋利至极的剑锋疯狂地斩向雷恩伯爵的脖颈,轻松地将它切开,在喀嚓闷响声中,雷恩伯爵的头颅被一剑劈飞,脖腔中鲜血狂喷,如喷泉般射向上空。

    脸上还带着惊恐绝望的表情,雷恩伯爵的断首在空中旋转着,向着后方飞去。

    在风中,乌黑长发与洁白衣裙飘扬颤抖的美丽少女,明眸中涌出晶莹泪水,悲痛地看到自己父亲的头颅在空中划过残酷的弧线,砰的一声落在自己面前的地上,将灿烂的鲜血,溅到自己的雪白长裙上,便如开了朵朵鲜艳的桃花一般。

    绝美的少女,纤美修长的娇躯轻轻地颤抖着,拼尽力气控制着自己的行动,缓缓跪到地上,不顾白裙已被鲜血染红,纤手颤抖地伸出去,抱起父亲的头颅,用最后一丝力气拿到自己面前,冰冷的嘴唇,轻轻地印在他的脸颊上。

    到处都是鲜血杀戮的高台上,美丽至极的少女,抱住父亲头颅亲吻的景象,如此凄美壮烈,令人震悚叹息。

    洁白长裙被鲜血染红,一直浸透到内衣里面。蕾莉安却丝毫未觉,只是轻柔地亲吻着自己父亲的面颊,作为女儿最后的纯洁之吻。

    利刃破空声从头上传来,蕾莉安平静地抬起头,看到那英俊残暴的王子站在自己面前,手中高高地举着巨大的长剑,悬停在自己的头顶上方,怒视着自己的眼神,狂暴凶残,还带着不明的烈焰光芒。

    带着慷慨赴死的决念,蕾莉安静静地看着他,美丽眼中微微闪动着奇异的光芒,像要将他的面容牢牢记在心里一样。

    艾尔华也在冷冷地瞪视着她,胸膛快速地起伏,激烈地喘着粗气。

    战斗了这么久,就算凶悍如他,也终有些疲惫。可是心中的烈火并没有因此消去,还越烧越旺,几乎要将他整个烧成灰烬。

    魔意已经侵入了他的内心,平时可以在暴虐奸淫中发泄出来,一旦进行了战斗,就开始升起残酷的杀意,无法遏止。

    在上一次战斗中,这残忍杀机还不十分明显,这一次的战争,激发了他心中潜藏的魔性,对杀戮的渴望驱使着他,亲自冲上战场,与敌军进行面对面的残酷决战。

    一剑劈杀了敌军的首领,妄图反叛的雷恩伯爵之后,看到那颗头颅被一个人抱住,艾尔华怒火中烧,大步冲向前去,长靴踏飞溅起满地鲜血,疾速冲到那人的前方,正要一剑将他送终,谁知却突然发现,这是一个绝美的少女!

    杀美女不适合艾尔华的习性,就算他现在魔性大发,渴望着残酷杀戮,面对着如此美丽的少女,终究也下不了手。

    愤愤地收剑转身,艾尔华心中的烈火让他想要再寻敌人来杀,却愕然发现,那些卫士都已经被杀光,再没有一个活口。

    就在他劈飞了雷恩伯爵头颅的时刻,在他的身后,那群勤王军战士已经如狼虎般冲向前去,围住雷恩伯爵的卫士们拼命挥舞刀剑,将他们残酷的切成无数碎块,没有给他们的首领留下一个可以用来发泄的对象。

    艾尔华怒视着自己这些过于兴奋的部下,虽然很想拿他们开刀泄愤,可是打完仗杀自己部下怎么都说不过去,只能愤愤地转身怒视着蕾莉安,心中不由自主的怪罪她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导致自己没有能抢到最后一个杀戮的机会。

    整个城堡中,战斗已经接近尾声。看到雷恩伯爵被爱德华王子当场斩杀,效忠于他的私兵们都士气剧降,跪倒在地投降乞命。偶尔有几个誓死不降的,也被勤王军战士们一拥齐上,将他们的身体劈得粉碎,作为叛逆不降的惩罚。

    虽然战斗已快要结束,艾尔华的胸中却有着残酷的烈火,烧得他几乎要痛苦的叫出来。这样的烈火,必须得发泄出来才行!

    他的大手凌厉伸出,一把抓住白裙少女的长发,丝毫不顾自己手上沾染的鲜血已将她的头发浸湿,用力拖向前方的门户。可怜的少女连一声惊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他在地上拖着,向着自己的卧室大步走去。

    精美坚固的房门,被艾尔华重重一脚踹开,砰然撞在门后的墙壁上,发出轰然的巨响。

    这一处卧室,位于城堡高台的最顶端,作为防守最严密的地方,是雷恩伯爵一家的居所。

    柔弱美丽的少女,被艾尔华用力拖着长发,一直拖到屋子中央,掷倒在地板上。而她怀中正在喷射血液的头颅,被艾尔华劈手夺过去,拿在手中,大步走向了房门。

    随手将雷恩伯爵的头扔到门外,艾尔华向门口的部下发出了简短的命令,禁止任何人前来打扰自己,砰的一声关上了屋门。

    淡淡的精神魔法扩散开去,高台上欢呼胜利的勤王军战士们噤若寒蝉,自然的对自己发下了禁口令,暗自发誓绝不将王子殿下的秘密说出去,并在门前牢牢守卫,阻止任何人进入房间。

    站在屋里,艾尔华随手拖过一张沉重的写字台,将破裂的房门堵上,回过身来,狞笑着走向房间中央的少女。

    蕾莉安依然躺在木质地板上,洁白的长裙上染着大片的鲜红血迹,抬起头来,平静的看着他,眼中闪烁着不屈的光芒。

    看到她如此平静的眼神,让艾尔华大为不爽,一时间突然想起了葳儿圣女,那个他虽然俘虏,却一直不能征服的美丽女子。

    这更刺激了他心中的魔性,让他愤怒的咆哮起来,辔下腰,一把抓住她柔滑的长发,狠狠一把,将她胸前的衣服撕下了一大块。

    雪白鲜红的纱裙,被粗暴地撕开,露出了少女娇嫩的酥胸。那高耸的玉峰,嫣红的**,在寒冷的空气中挺立着,散发着莹润的光芒,上面沾染了点滴鲜血,充满了残酷的美感。

    艾尔华的眼睛在闪闪发光,刚刚举剑屠戮了无数战士、还染着鲜血的大手,狠狠地抓在她的酥胸上,一把握住少女未被男人触碰过的纯洁**,粗暴地揉捏着,将那娇嫩的**捏得剧烈变形,**蓓蕾比刚才凸出得更加厉害。

    剧痛从娇嫩酥胸上涌起,蕾莉安却紧紧地咬着牙,不肯叫出声来。她的忍耐与坚强,更激发了艾尔华暴虐的魔性,双手都已经伸到她的胸前,抓住一双柔滑玉兔,残暴地大力捏弄,看着她美丽脸上痛楚的表情,心中的烈火愈烧愈旺。

    此时的艾尔华,看上去就像真正的魔王一般,满身都是残酷杀戮后溅上的鲜血,冷酷地跪在纯洁少女的身边,残暴地虐待玩弄着她柔弱的身体,让这美丽的少女,就像猛虎口中的可怜羔羊。

    这一处居所,却是一个很宽敞的套间。在里面的房间中,传来了低低的喘息和抽泣声。艾尔华心中一动,立即丢下手中的少女,站起身大步冲向里间,手中已经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在屋里,使用双手大剑太不方便,他已经将剑丢在了门边。而腰间的佩剑,轻巧灵便,虽然不适合用在战场厮杀上,但要想屠尽这屋里的人,已经足够了。

    怀着沸腾的杀意,艾尔华一脚踹开里屋的房门,狞笑着冲进去,却看到个美丽的年轻女子,怀中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缩在墙角剧烈地颤抖,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只看到她的模样,艾尔华就已经知道她是谁了。虽然看起来只有二十余岁,可是容貌与蕾莉安就像从同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美丽温婉,身上充满着蕾莉安所没有的成熟妩媚气息。

    她的年龄,确实只有二十余岁,据艾尔华从资料上看到的,她今年应该是二十八岁,从前曾经是圣安王国最著名的美女之一,只可借雷恩伯爵下手太早,没等她成年,就娶回了家,生下了一子一女。

    那个女儿,自然是十六岁的蕾莉安,而她生的儿子,应该就是那个缩在她怀中,正在颤抖低吼的漂亮男孩了!

    伯爵夫人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褐色的美丽大眼睛里面充满了恐惧,颤抖地看着闯进来的英俊男子,心已经跌入到黑暗的深渊之中。

    她躲在靠里面的这间屋子,听不清外面的声音,只能听到厮杀声惨叫声隐约传来,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只能抱着儿子颤抖,希望这噩梦快些过去。

    直到艾尔华踹开外面的大门,她才知道有人闯进来,不祥的预感让她不敢出门去看,而蕾莉安也倔强的不肯出声,因此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被杀,女儿正在外面的房间受难。

    艾尔华提着锋利的佩剑,狞笑着走近她,欣赏着她充满恐惧的美丽模样,心里在冷酷的琢磨,该怎么享用这个出名的美女才好。

    那个男孩突然挣脱了母亲的怀抱,大叫着冲向艾尔华,眼中闪动着凶狠的光芒,就像一只暴怒的小狮子一样,疯狂地扑向毁灭自己家庭的敌人。

    可惜这只小狮子还没有长出锋利的牙齿和爪子,艾尔华仁慈地并没有挺剑刺穿他的咽喉,只是抬起左手,狠狠一个耳光打在他的脸上,凶狠的将他远远击飞出去,砰然摔落在房间另一端的地板上。

    雷恩伯爵夫人惊叫着扑向自己的儿子,声音柔嫩悦耳,隐约带着贵族夫人的优雅气息。艾尔华轻轻咬牙笑着,手中握着锋利的宝剑,凝视着她的优美身姿,心中的欲火好像烧得更旺了一些。

    美丽的伯爵夫人,身上穿的是贵族妇女的低胸晚礼服,奢华精美,露出了雪白的酥胸和香肩,柔滑圆润的**有一小半露在外面,让艾尔华看得眼睛闪闪发光。

    虽然生过了两个孩子,她的身材还是那么完美,纤腰盈盈一握,酥胸高耸,乳波摇动,在漂亮晚礼服的衬托下,诱人至极。

    她跪在地上,怀中抱着那个被打昏的男孩,颤声哭泣,声音柔美动听,优雅高贵的气质充满了她动人的娇躯,这给予了艾尔华强烈的诱惑,让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

    残酷杀戮的**,在这样强烈的诱惑之下,渐渐化为暴虐的**,在心底熊熊燃烧起来。

    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艾尔华咬牙离开房间,穿过另一道门,在屋子里面搜索着,看看是不是还有别人在这里。

    接下来,他在别的房间里面只发现了几个侍女,都被他随手挥出铁拳,轻松的打昏,扔在各个房间的墙角,免得她们乱跑乱叫,给自己添什么麻烦。

    这些侍女还算漂亮,可惜比起她们美丽的女主人来说,终究差得太远,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的。

    在率军回城的路上,他一定会把这些侍女都奸过一遍来,可是现在,他只想享用那一对美丽至极的母女花,**都在裤子里面胀得生疼,几乎无法忍耐那即将爆炸的**。

    在屋子的走廊里面走着,艾尔华用力剥下自己的铠甲,狠狠地扔到地面上,借以发泄着心中郁积的火焰。很快,在他的身上,只穿着贵族男子的精美服饰,衬托出他健美修长的身材。

    微微的弯着腰,艾尔华喘着粗气回到雷恩伯爵夫人的卧室里。久经压抑的残暴魔意已经充满了心中,混着熊熊燃烧的欲火,让他的眼睛发红,看向伯爵夫人的目光,几乎要喷出火来。

    伯爵夫人还在颤声哭泣着,紧紧拥抱住自己昏迷中的儿子,心里面的绝望和恐惧几乎要让她崩溃。看到那身穿铠甲的陌生男子闯进来,她已经猜出丈夫和女儿的命运,却又不敢多想,对于未来即将遭受的悲惨命运,她已经不抱有什么幻想了。

    踏着沉重的步伐,艾尔华一步步地走近美丽的伯爵夫人。听到他的脚步声,伯爵夫人惊慌地抬头去看,见到的却是一双充满**的血红色眼睛,那个英俊的年轻人正喘着粗气,渐渐地向她逼近。

    即使是弯着腰,伯爵夫人也能从他胯部挺起的部位判断出他的**已经达到了顶点,让她心中充满了恐怖的危机感。

    咬牙轻轻地狞笑着,艾尔华惬意的欣赏着伯爵夫人美丽面庞上布满的恐惧表情。看到如此绝色的美女对自己充满恐惧,这感觉很爽,至少对心中魔性大发的艾尔华来说是这样。

    艾尔华向着她缓缓伸出手,突然快速前探,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用力的向着门外拖去。

    和她的女儿不同,伯爵夫人的头发是栗色的,还带着自然卷,被他狠狠的抓在手里,感觉这长发柔滑浓密,手感不错,让他更为爽快,拖着的动作愈发粗暴残酷,丝毫不顾她会有什么感受。

    伯爵夫人痛得大哭起来,失手松开怀中男孩,穿着豪华晚礼服的身子被他拖出门去,在门框上被刮破了长裙,露出了光滑洁白的美腿,彷若白玉一般,修长诱人。

    残暴的拖着这名绝色美女,艾尔华大步走到外间,突然看到蕾莉安,不由微微一愣。

    这名坚强美丽的少女,此时已是衣衫不整,却还站在门边,奋力拖动着那柄双手大剑,试图将它从地上拿起来。

    白纱裙被撕破,酥胸露了出来,娇嫩**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她的动作摇晃颤抖,那一对嫣红樱桃,散发着奇异的魅惑光泽。

    美丽少女脸上倔强的表情,让艾尔华看得有些发呆,而这时少女也看到他正拖着自己母亲从里面走出来,不由爆发出愤怒的尖叫,奋尽所有的力气,将巨剑拖起来,向着艾尔华斩去。

    虽然想将巨剑高高举起,当头劈下去,将这个残暴的王子劈为两半;可是以她的力气,即使在愤怒中爆发了所有的力气,却最多只能将剑横着抬起,剑尖斜向下方,歪歪斜斜地砍向艾尔华的小腿。

    艾尔华脸上现出暴虐的冷笑,左手拖着伯爵夫人的柔滑卷发,大步向前踏出,右手挥起,狠狠一个耳光打在蕾莉安的脸上,将她打得身子趔起,歪歪斜斜地向前冲去,砰的一声撞在堵门的写字台上,连人带剑摔倒在地,发出匡当一声轰响。

    她美丽的脸庞,已经被这一记耳光打得肿了起来,在跌倒的过程中,巨剑在右腿外侧割出了一个小口,虽然伤口不深,却很痛,鲜血从裂口处流淌出来,染在纱裙上面。

    蕾莉安倒在地上,耳朵里面嗡嗡作响,身子像跌碎了一样,根本没有爬起来的力气,只能默默地瞪大美丽的眼睛,眼睁睁地看着爱德华王子对自己母亲施暴的情景。

    艾尔华一记耳光打倒了她,也不去追打,回过身来,狞笑着面对美丽的伯爵夫人,松开手中的柔滑卷发,慢条斯理的脱起了衣服。

    雷恩伯爵夫人跪在地板上,绝望的哭泣着,在她恐惧的目光中,清楚的看到艾尔华脱去了身上的王子服饰,露出了健美至极的男性身躯,让她和她的女儿同时瞳孔放大,有眩晕的感觉袭来。

    对于伯爵夫人来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丈夫以外男人的身体。而她的女一则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心中受到的冲击力并不比她小。

    虽然雷恩伯爵是在妻子很年轻的时候就迫切地将她娶回了家,可是对于自己钟爱的女儿,却想要将她多留在家中几年,最终将她留到了十六岁还没有替她找好婆家,直到爱德华王子率军攻打城堡,亲手斩杀了他为止。

    看着这具接近完美的男性**,和胯下高高挺起的粗大**,即使是蕾莉安心中充满愤怒仇恨,也忍不住剧烈地心跳起来。而她的母亲跪在艾尔华的面前,更是瞪大美丽的眼睛,里面射出绝望恐惧的光芒,抬头看着英俊强壮的爱德华王子,不知所措。

    狂烈的欲火在胸中燃烧,**膨胀得像要爆炸一般,艾尔华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抓住伯爵夫人柔密顺滑的卷发,胯部狠狠向前一挺,向着她那绝美的面庞刺去!

    粗大的**,撞开想要惊呼的樱桃小嘴,狠狠地插进了温暖湿润的口腔里面。**撞在柔滑香舌与上颚之间,那极爽的触感让艾尔华的**猛烈跳动,兴奋得几乎要当场喷射出来。

    伯爵夫人却是美目翻白,感觉着**坚定地向着自己的咽喉里面挺进,胀大的**顶开喉间软肉,梗梗的塞在喉咙里面,虽然难受的想要将**吐出,可是艾尔华紧紧地抱住她的螓首,怎么会给她吐出**的机会?

    艾尔华爽快地叹息着,感觉着**被她湿润小嘴含得紧紧的,**插进咽喉食道里面,低头欣赏着她美丽容颜上痛苦屈辱的表情,**在她嘴里猛烈**,在快要射精的时候,突然拔了出来。

    对于她成熟美艳**的渴望,压过了在她嘴里射精的**,艾尔华粗重地喘息着,弯下腰,突然地将她扑倒在地板上。

    房间的地板,是用上好的木板精制成的,由城堡里面的工匠仔细打磨,刚翻新不久,还是崭新的,散发着木料的清香。

    因为是替领主服务,木匠们也都极为用心,地板上的每一根木料,都被打磨得干干净净,摸上去十分光滑柔和,即使是躺在上面,也不会觉得有太多不适。

    可是倒在地板上,终究是有些坚硬,伯爵夫人恐惧的尖叫起来,随即听到衣衫撕裂的声音,同时还感觉到男人的大手在身上到处乱摸,肆意地侵犯着她的身体。

    蕾莉安浑身无力的倒在地上,悲愤地看着艾尔华撕开了自己母亲的衣服,露出了她那充满魅力的雪白玉体,并且在她身上毫无顾忌的乱摸着,将道道鲜红的指痕,留在她的肌肤上。

    魔气在她的体内冲撞,这是艾尔华在魔性大发之时,无法控制的击出手掌,让黑暗力量冲进了她的体内,虽然不多,却也足够她难受一阵的了。

    她亲眼看到,伯爵夫人胸前的衣服被撕下来,她幼时曾经吸吮过的雪白**从破裂的晚礼服里面跳出来,嫣红蓓蕾被艾尔华捏在手中,用力捏弄,又将整个高耸玉峰捏得变形,丝毫不顾伯爵夫人正在疼痛地尖叫。

    晚礼服被撕下来,盈盈一握的纤腰与圆润粉臀暴露出来,美丽的伯爵夫人羞惭地哀叫着,为自己在这陌生少年面前暴露身体而感觉到耻辱。

    艾尔华兴奋地狞笑着,双手摸着她纤美的柳腰,抚过光滑柔嫩的小腹,只觉触手绵软平坦,她的身体还是那么好,就像青春少女一样诱人。

    爱不释手的在她的娇躯上抚摸着,艾尔华的手掌抚上了她的粉臀,用力在柔滑**上捏弄抚摸,手指抚上粉红色的菊蕾,在菊花上面轻柔地按摩着。被陌生男人摸到了自己**的臀部,伯爵夫人羞得泪珠滚滚,颤抖的想要躲开,却被艾尔华粗鲁的将她抱在怀中,揽住她一丝不挂的雪白娇躯,一手捏弄柔软尖挺的美乳,另一手却探进雪白修长的美腿中间,毫不客气地摸上了萋萋草地。

    栗色的柔密卷毛被他的手指拨开,捏上了干燥柔软的花瓣,手指肆无忌惮地插进紧闭的**里面,为伯爵夫人带来阵阵疼痛,让她发出痛苦羞辱的尖叫声。

    蕾莉安美丽的眼睛已经瞪圆,看着那男人将手指插进自己出生的地方,极度的羞耻让她脸如火烧,拼尽力气想要撑着站起来,却刚坐起一半,就颓然倒下,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虽然艾尔华是在无意识下将魔气击入她的体内,使的力气又不大,让她体内积存的黑暗力量极为微小,但对于这不会武技的少女来说,这一点魔气就足够让她无法活动,除了流泪看着自己母亲受辱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