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章杀神降世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大军西行,在荒野中的大道上前进,旗帜招展,烟尘扬起,遮天蔽日。

    在这支军队的中央处,有一辆巨大的马车,装饰得华丽精美,而且十分坚固,正是爱尔莎圣女殿下曾经坐过的马车,送她从北方的邻国回到圣安王国的那一辆。

    现在,这辆马车又被爱尔莎圣女殿下转借给了岑瑟儿圣女殿下,成为了她的交通工具,让她可以在行军途中,舒舒服服地跟随着大军一同向西前进。

    对于艾尔华来说,这不过是左手转给右手的小把戏,反正这辆马车的使用权还是在他手里,只不过马车上的女奴换了一两个新的。

    第一女奴自然是岑瑟儿圣女,此时她正在车中忙里偷闲,骑在艾尔华的身上起劲地扭动着性感娇躯,享受着畅美交欢的极乐快感。

    艾尔华躺在马车里面厚厚的毛毯上面,让她用女上式服侍着自己,过了一会儿又变换姿势,让她跪在毛毯上,从后面向她的柔美玉体展开猛烈进攻,大逞雄风,直到将她干得尖叫呻吟,在**中扑倒在精美毛毯上晕去为止。

    干晕了一个圣女,艾尔华还未尽兴,从岑瑟儿圣女身上爬起来,回身打开一个大箱子,把另一位圣女殿下从里面放了出来。

    水瓶圣女现在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凄惨狼狈,浑身都被缎带牢牢地捆缚着,而且还捆成了很奇异的花式,让她的莹润**向外凸出,嫣红的**如樱桃般,诱人至极。

    她的嘴里,堵着一条男式的内裤,正是爱德华王子专用的样式。艾尔华笑咪咪的将她抱起来,伸手将内裤从她嘴里拽出来,还未及说话,水瓶圣女就已经干呕两声,迫不及待地叫了出来:坏爱尔莎,你这个坏东西……

    艾尔华不太喜欢她这么说,于是胯部向前一挺,精准的将**插到她的樱桃小口里面,用力干起了她的小嘴,很快就让这美丽圣女又翻起了白眼。

    在她湿润紧窄的小嘴里面痛快地爽了一阵,艾尔华又将她抱到地毯上面,分开雪白柔嫩的大腿,将**狠狠地插进娇嫩**里面,大抽大插,享受着圣女殿下的完美**的美妙滋味。

    水瓶圣女被奸得大呼小叫,声音却只在马车之中回荡,不能穿透隔音结界传到外面去。

    干了许久,她身上绑缚的缎带都在她的挣扎扭动下变松,被艾尔华轻轻一扯,从身上脱落了下来,失去束缚的水瓶圣女却已经兴奋得无法抑制自己,只是抱紧艾尔华,拼命的将雪臀向上顶去,希望他的**能插得更深点。

    看着香汗淋漓、在自己身下扭动迎合的水瓶圣女,艾尔华不由微笑起来,捏着她的琼鼻,下体狠狠地插到紧窄蜜道的最深处,打趣道:你很淫荡嘛,被强奸还能这么爽……

    水瓶圣女红了脸,却仍不服输的叫道:你这坏东西,我绝不会被你打倒,我绝不**……

    又在吹牛,这些天你都**多少次了……艾尔华不屑地说,让旁边被他们淫声吵醒的岑瑟儿圣女拿过一本帐簿,指着上面的记载说:你看,这里写着你哪一天几点几刻被我干得**,这里还写着哪一次你被我干翻以后,还叫着不够,要求再来几次……

    水瓶圣女玉面涨得通红,却仍不服气的辩解道:你使诈,每次你都……

    她说不下去,艾尔华却接着道:每次我都把你干得太爽,所以你受不了,就要求我多来几次,让你更爽一点是不是?哼,既然你心口不一,那我非得好好惩罚你一顿不可!

    一边说着,他一边翻身躺在地毯上面,让水瓶圣女的娇柔玉体压在自己身上,抬起手来,啪的一声,重重打在她的雪臀上。

    水瓶圣女倒被打得愣住、艾尔华用力向上挺胯,粗大**狠狠撞在娇嫩子官口上面,她才尖叫一声,满脸痛楚地叫道:好痛!

    艾尔华反倒兴奋起来,挥掌在她柔滑**上狠击下去,感受着手掌与雪臀接触的快感,在响亮的打屁股声里,却看到水瓶圣女的玉颊升起红晕,眼中也现出兴奋的目光。

    下体的**,也能隐约感觉到,水瓶圣女的嫩穴在手掌落下的时候,突然紧夹,将**根部夹得好爽。

    艾尔华心念一动,又挥掌打下,痛击着圣女殿下的圣洁**,果然感觉到嫩穴突然夹紧了**根部,连同湿润蜜道也突然变得紧窄,微微颤抖痉挛着,紧紧含住**,给予它更强烈的刺激。

    紧窄玉径给予的刺激,让艾尔华爽得快要尿出来,兴奋之下,他又挥掌痛击,啪啪的打着水瓶圣女的**,胯部上挺,将**一下下的深深插进蜜道深处。

    水瓶圣女大声尖叫,清脆的嗓音中却带着一丝兴奋,随着艾尔华痛击次数的增加,兴奋的程度也渐渐增长,感觉到奇异的快感从臀部和花径中一齐涌来,让她支撑不住,兴奋地尖叫着,在艾尔华身上扭动娇躯,娇喘着与艾尔华交合,心中迫切地渴望着更大的快感。

    很快,她就自动地骑在艾尔华的身上,挺动纤腰,娇喘吁吁地和他大干起来。艾尔华一边挺胯迎合着她,让**一次次地深深插入,剧烈摩擦着痉蛮的花径肉壁,同时还在挥手痛击,双手从两边绕过去,重击在压在自己胯上的雪白**上面,打出一个个的掌印,让鲜红的指痕,杂乱分布在雪白肌肤上面。

    在这样的痛打之下,水瓶圣女反而得到了更畅美的快感,兴奋地尖叫呻吟,满脸陶醉的挺动着完美玉体,蜜道吞吐着艾尔华的大**,酥胸前的玉峰跌荡起伏,让艾尔华看得眼热,突然一把抱住她的纤腰,将她拉到自己身上,用力低下头,张开大嘴,狠狠一口咬在雪白玉峰上面!

    娇嫩柔滑的**,被牙齿狠狠咬住,深陷到**里面,带来的疼痛感让水瓶圣女的头发都几乎竖了起来,放声尖叫着,白藕般的双臂紧紧抱住艾尔华的头,眼中射出兴奋的光芒,娇躯剧烈地颤抖,达到了兴奋的**。

    她的修长美腿,紧紧夹住艾尔华的腰,**用力向下沉去,将**彻底吞没,感觉着**顶在她的子宫上,正在喷射滚烫的精液,让她兴奋至极,花径也开始最剧烈的颤抖痉挛,紧紧套弄挤压着坚硬的**,拼命地吸吮着它,彷佛要将每一滴精液都吸出来一样。

    艾尔华的脸被她的**堵住,几乎要在她的柔软玉峰间窒息,却因为**的极乐快感而忘记了窒息的痛苦,只是头晕目眩地狠命抱住她的纤美柳腰,双手还抓住她的纤腰隆臀,狠命地掐拧着,彷佛要将指间的嫩肉拧下来一般。

    剧痛之中,水瓶圣女感觉到的却是巨大的快感袭来,几乎要将她彻底淹没。她美丽纯洁的脸庞上,现出强烈的痛楚与快感,樱唇大大的张开,却已经发不出声音,只能流淌着兴奋的热泪,颓然趴在艾尔华的身体上面,剧烈地颤抖不已。

    艾尔华紧紧抱住身上的美丽圣女,在她的体内射了又射,几乎停不下来。晕眩之中,彷佛升上了天堂一般,直到**里面的所有精液都被她的痉挛蜜道榨干,才剧烈喘息着,发出哭泣般的呻吟声,几乎被这天真的圣女殿下干得兴奋而死。

    兴奋的**过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呻吟喘息,艾尔华休息了许久才能抬起头来,看着水瓶圣女充满红晕和满足微笑的美丽容颜,幽幽叹息道:原来你喜欢被人打屁股……果然很爽吧?

    嗯……那感觉真是奇怪……水瓶圣女无意识的喃喃回答道,脸上充满了陶醉的恍惚神情,在剧爽过后,几乎连反抗都忘掉了。

    艾尔华眨眨眼睛,若有所思的凝目看着她,心里在琢磨着,该怎么利用她这轻微的受虐倾向,把她变成淫荡的**女,永远都沉浸在淫欲之中,再无法挣脱**的羁绊。

    手掌轻抚她柔软的玉峰和娇嫩**,艾尔华心中暗自赞叹,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像这么天真烂漫的清纯少女,竟然有着轻度受虐狂的体质,必须得好好利用才行。

    虽然她在这一次虐待之后,并不会立即爱上自己,可是能让她爽成这个样子,打屁股这一个绝活,还是很有作用的。

    更何况,这是自己干她以来,干得最爽的一次。既然如此,就再让她爽一下好了……

    想到这里,艾尔华立即翻身坐起,将她美丽娇柔的**摆成母狗的样子,让她趴跪在厚毯上,**雄风再起,向前挺动,顶在粉嫩的菊穴上面。

    香臀内外同时传来的剧痛,让水瓶圣女瞪大美目,尖叫出声,在这强烈的刺激下面彻底清醒过来,转头向后,看着正菊奸自己的艾尔华,兴奋又愤怒的哭叫道:坏爱尔莎,你又干这骯脏的勾当……啊!

    又是一掌狠狠击下,艾尔华右手兴奋地痛打着她的臀部,左手伸到她的洁白小腹下面,手指淫猥地扣住秘处花瓣,胯部用力前挺,深深地插进圣女后庭里面,感觉到菊道紧窄,几乎又要把精液当场挤压出来。

    娇嫩的菊花,又一次被粗大**撕裂,在细小的创口中流出丝丝血迹。水瓶圣女大声哭叫着,兴奋的感觉却如同潮水一般袭来,将她吞没在巨浪之中。

    多日来的奸虐调教,将她体内隐藏的受虐倾向激发出来,在痛打和痛奸菊道的异样刺激下,快感从体内奔涌而起,无可抵御,让她只能尖叫呻吟着,痛苦地承受着这暴虐的奸辱,隆起的**却还在不知羞耻地向后挺动,下意识地渴望着**插得更深一些,将菊穴的创口撕得更大,让她在痛苦之中,感受到更强烈的快感刺激。

    曲线柔美的腰肢,在艾尔华的身前扭动颤动着,而那圆润美妙的**,上面已经布满了鲜红的指痕,看上去鲜艳刺目,别有一番令人惊艳的奇异美感。圣女殿下的娇弱尖叫声,和兴奋的喘息声融合在一起,让这行军路上的车里面,充满了令人激动的春意,让马车里面的俊美男女,彻底沉浸在**的狂欢之中。

    ※※※※※

    高大坚固的城堡,矗立在艾尔华的面前,让他抬头仰望,英俊的脸庞上也带上了几分阴沉之色。

    现在的他,是以爱德华王子的身分出现,率领大军攻打雷恩伯爵的领地,作为对他公然支持里尔二世、对抗自己的惩罚。

    雷恩伯爵的实力在贵族之中,也不算小了。经过历代祖先的经营,他的领地渐渐繁荣,城堡也建立得十分坚固,都是用坚硬的岩石制造的,让他不惧外来的攻打,傲慢地面对着爱德华王子前来征伐的大军。

    在听到大军将至的消息之后,雷恩伯爵紧急召唤了三千私兵,牢牢守卫在城堡里面。以这样受过严格训练的私兵,再加上精良的装备,雷恩伯爵有信心守住城堡,直到敌军久攻不下,被迫退去为止。

    他的目标不仅于此,雷恩伯爵希望能透过守城的战斗,大量杀伤爱德华王子麾下的军队,让他的部下对他丧失信心,将来里尔二世挥军北伐的时候,就可以一举击溃爱德华王子的军队,重新夺回王城,而雷恩伯爵作为大功臣,也将收到丰厚的回报。

    整个城堡,已经打造得如同金城汤池一般,至少在雷恩伯爵看来是这样。宽宽的护城河,在他的命令下,已经开挖扩展了一倍,引入了不远处的河水进入管道中,以这样宽的护城河,在敌军过河时,就可以用大量弓箭杀伤敌军,给予敌军以重创,消耗敌人的实力,将来就更有希望轻易击溃敌军。

    城堡中的存粮,是他家历代的积蓄,可以供三千多人吃上七八年,库存可谓丰厚至极。有这样的本钱,雷恩伯爵站在城堡上面,傲然看向城下的爱德华王子,指着他大声痛骂,斥责他投靠魔族、勾结堕落圣女的劣迹。

    虽然这些事情都是南方的五位圣女透过猜测得出的结论,倒也和事实相差不远,艾尔华听了也不觉得生气。可是他部下的勤王军战士都大怒起来,指着城头上放声大骂,对雷恩伯爵勾结南方堕落圣女的恶行痛斥不已,并辱及雷恩伯爵的先人,让城头上忠诚的私兵们也都愤怒起来,指着下面的敌军大骂不休。

    城上城下这番骂战,持续了一阵,直到艾尔华举起手来,止住部下暄哗,骂声才渐渐平息。

    巨蟹宫的岑瑟儿圣女越众而出,站在军前,挥舞着手臂,念动起了咒文。

    看到岑瑟儿圣女的出现,雷恩伯爵心中暗叫不好,头上也不由渗出汗珠。

    他虽然是战神的信徒,可是住在崇信生命女神的圣安王国,对圣女修道院也有着深深的敬畏。今天看到岑瑟儿圣女随军一同前来攻打自己的城堡,虽然相信她已经堕落,可是不祥的预感还是从心里涌起,让他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绝色美丽的圣女殿下,脸上带着凛然的神情,樱唇微动,喃喃念诵着威力强大的咒文,让魔法的力量从她身上暗暗涌动,向着四周分散而去。

    天空中,乌云渐渐聚集,笼罩在城堡的上空。城堡中的私兵们,都在惊慌的向头上仰望,突然意识到,他们面对的是实力强大的圣女殿下,不管她是否真的是堕落,她的力量仍然是凡人无法抵御的。

    城下的勤王军战士,都已经兴奋地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看向头上的乌云,从那里面隐隐闪动的雷电之中,感觉到了强大的魔法力量,让他们的心中充满了对圣女殿下的敬畏。

    乌云越聚越多,厚厚的云层最终笼罩住了整个天空。在茫茫天空之上,飘下了片片雪花,向着城堡落下去。

    这是大型魔法的前奏,私兵们手持刀枪挤在一起,脸色都已经发白,有些人甚至发出了恐惧的呻吟声。

    城堡下面,勤王军分列出动,带着沉重的攻城武器,一列列的向着城堡前行。城堡上的守兵虽然也都做出防御的姿势,随时准备向攻来的敌军发动防御反击,心神却大都被天空中的异象吸引,动作变得十分僵硬。

    天空中,突然发出破裂的脆响。惨白的光芒在乌云中闪现,大量的冰锥突然出现,穿透了云层,向着城堡飞射而去。

    私兵们发出恐惧的低声呼喊,眼睁睁地看着飞下来的冰锥,清楚地看到,那雪白的冰锥直射下来,尖端锐利无比,闪现着冰雪特有的冷酷光芒。

    虽然看到,但在天空射下的冰锥那飞快的速度之下,没有多少人来得及躲闪。只在眨眼之间,大量冰锥已经射到了城堡上面,直接扎入了私兵群列中。

    锐利至极的冰锥锥尖,在凄厉的呼啸声中,飞速穿透甲胄,射入到人体里面。肌肉被锐利冰锥迅速撕裂,骨骼也被冰锥穿透,骨髓与鲜血一齐奔流出来,那可怜的私兵仰天摔倒,暴露出来的咽喉被天空落下的冰锥穿透,鲜血喷射而出,让他在痛苦的惨叫声中,被大量冰锥射死在城上。

    冰锥如此锐利,即使是厚甲也能穿透。笼罩在冰锥暴雪之中的私兵们,只能举起手中的盾牌,拼命地抵挡着头上射下的冰锥,看着一个个的锥尖穿透盾牌,手中感觉到冰锥落在盾牌上的剧烈震动,让他们的心中充满恐惧。

    城堡的上方,已经笼罩在漫天落下的冰锥之中。无数的雪白冰锥凌厉射落,如暴雪般将所有的守军笼罩,让他们只能奋力抵挡,或是举着盾牌奔逃,希望能躲到城堡坚固的房屋里面,躲避冰锥的袭击。

    天空中的雪花,飘然落到护城河上,彷佛带着极寒冷的力量,让河水迅速冻结。

    厚厚的冰层,积在护城河上面。虽然占地并不十分宽广,只冻住了比较小的一段,却也足够让大军渡过护城河,进攻城堡了。

    在岑瑟儿圣女精准的魔法操控力之下,天空落下的冰锥,只笼罩住了城墙里面,而城外的勤王军并不受影响。趁着敌军被冰锥所袭、乱作一团的时刻,大批勤王军战士向着城墙涌去,攻城器械也都越过结冰的护城河,推到了城堡坚硬的石墙外面。

    尽管有些地方的冰层并不十分厚,让一些战士踏破冰层,落入河水之中,其他的战士却仍奋力将他拉起来,拖着满身是水的同伴大步前行,冲向敌人的城堡。

    那些运送攻城器械的战士们更是十分小心,也有许多人站在河面上,用宽大厚重的木板努力搭建浮桥,好让沉重的攻城器械能够运过护城河,不至于落到冰层下面去。

    城上的守军们,开始了猛烈的反击。大量巨木大石被推下来,砸在勤王军战士们的头上,造成了大量的伤亡。鲜血和着冰雪迸射流淌,将这些英雄之血,洒在坚固的城堡下面。

    在天空中,冰锥仍在凌厉地飞射下来,将守城私兵射杀无数。可是英勇的守军战士们,仍然举盾抵挡着天空落下的锐利冰锥,努力地与爬上城头的敌军作战,阻挡着他们攻破城池的行动。

    如潮水奔涌,勤王军战士踏上云梯,疯狂地涌向城头,与城上的守军拼死作战,挥舞刀枪砍刺在他们身上,在同样疯狂坚决的反击之下,被轰然击下城头,重重摔落在被染成血红色的大地之上。

    城上城下的战斗,惨烈悲壮一无数战士相互拼杀,与对手同归于尽,惨死在城堡一线,让地面上和城头的尸体,渐渐垒成小山。

    城堡前方,岑瑟儿圣女的脸色渐渐发白,魔力的消耗还在增大,让她只能缩小攻击范围,让大量的冰锥尽都落在城堡大门的上方,将那里一片城墙上的守兵大片的射杀倒地。

    轰隆隆的声音在城门前方响起,大批勤王军士兵奋力推动着一辆巨大的长板马车,在那十几个车轮上面,*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载着一根粗大至极的巨木,比艾尔华胯下的魔电龙枪要粗长得多。

    看到这根东西,城上士兵的脸色都有些发白。这么巨大的攻城撞车,如果推到城堡前方,重击城堡大门,将是一个重大的威胁。

    城门附近的守军士兵,都在奋力拉弓放箭,朝着前方射去,希望能将正在推车渡河的士兵们乱箭射杀,试图阻止他们的行动。

    就在这一刻,大量的白雾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遮挡住了他们的视线,让他们射出的利箭都失了准头,只能歪歪斜斜的射向城下,却大都射空,无法阻止攻城撞车的推进行程。

    骑马立于军前,身穿厚重铠甲的爱德华王子脸色有些发白。新学会的幻术初次大规模的应用,让他体内魔力大量消耗,微微有些不适应。

    但这些都可以克服,艾尔华轻轻咬着牙,默默地释放出幻术,让白雾笼罩住了城墙上方,使城土的守兵们看不清下面的形势,只能胡乱放箭,并将脚边堆放的巨木滚石推下去,砸向那些看不到的敌人。

    城堡下的勤王军战士们也看不清敌人的模样,却依然奋力向云梯上面爬行,穿入迷雾,与城头上的敌人拼命厮杀,在能见度极低的大雾中相互劈砍,让惨烈的嘶嚎声,不时在雾中响起。

    城堡前方的河流,大段都被冻结,尤其是城门前的冰层冻得最厚,加上厚重的长木板搭在河面上,足可以支撑沉重的分量,让攻城撞车可以通过冰面推过去。

    拉着长车骏马,被前方的乱箭所袭,有几匹马惨嘶着先后倒下。旁边的战士们随即将它们拉开到一旁,不让它们挡住大车前行的道路。

    推车的大批战士之中,也有人被乱箭射中倒下,身后却有无数的战士向前涌去,接替被箭射中的同伴,奋力推动着攻城撞车,踏过厚厚的冰面,越过宽阔的护城河,冲向巨重的城门。

    城门上方,被迷雾彻底笼罩,天空土还有大量冰锥纷射下来,用锐利的尖端刺穿城墙上的私兵,将他们钉在城墙上,让鲜红的血液顺着雪白的冰锥流淌出来,将一切都染得大片鲜红。

    攻城撞车推到城门前,战士们大声嘶喊着,奋力推动巨木。那被粗铁链悬挂在十余个高大铁架上的巨木,晃动起来,一下下地猛烈向前撞击。

    被绞链高高拉起的吊桥,在包着钢铁尖端的巨木猛撞之下,轰然开裂,只撞了十余下,就彻底碎裂,大片残骸轰然摔落下来,四面散落。

    沉重的轰击传过城墙,让城头上的守兵们都惊慌起来,放声嘶吼着,将大量的巨木滚石推下城墙,砸向下方撞击城门的敌人。

    在这一刻,天空中落下的冰锥更趋激烈,如狂风暴雨般射到城头上。笼罩在迷雾里面的私兵们伤亡惨重,痛苦地嘶叫着倒在地上,再难形成有效的反击。

    已经躲到后方的雷恩伯爵脸色惨白,大声呼喊下令,组织着部下冲上头,阻挡敌人猛烈的攻势。

    大批私兵高举着厚盾,拼死冲上城头,却被漫天飞射下来的冰锥所袭,当场倒下一片。剩下的人冲到城墙边,拼命地将积存的巨木大石推下去,徒劳地阻挡着敌军的进攻。

    在重重迷雾中,他们虽然不是伸手不见五指,却也看不清很远的地方,能够在漫天冰锥中做到这些,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就在这个时刻,天空中落下的冰锥暴雨忽然停止,这让守兵们大为吃惊,站在迷雾中回不过神来,手中依然高举着巨盾,提心吊胆地等待着冰雨重击盾面的急促轰响。

    城门前方,岑瑟儿圣女已经轻移莲步,坚定的走到护城河边,口中喃喃念诵咒文,准备施展魔法。

    在她的身边,艾尔华身穿精美铠甲,骑着战马紧紧相随,手中举着一柄双手大剑,谨慎地守护着她。纵然城头上的敌军视线都被迷雾遮挡,也不能掉以轻心,免得这么漂亮的性奴受伤,那就实在太可惜了。

    岑瑟儿圣女的玉容渐渐发白,眼睛却越来越亮,性感修长的玉体挺立在军阵前方,纤美玉手陡然向前一指,一道白光从葱指尖端射出,越过前方战士们的头顶,飞速射到城堡大门上面。

    厚重的城堡大门,上面包着铁皮,里面也都被牢牢顶住,以抵御敌军的袭击。可是在白光射中它的时候,从那一点突然迸发出白光,森森寒气,向着四周散发开去。

    以那一点为圆心,城门立即变得雪白,并向四周迅速扩散,不过片刻功夫,整个大门都变成了雪白的颜色,散发着冰雪般的光芒。

    看到这一幕,推动攻城撞车的勤王军战士们都惊得呆住,随即发出震天的欢呼吶喊,奋尽所有的力气,晃动着巨大的攻城撞锤,向着城门轰然击去!

    包着铁皮的尖头巨木撞在冰雪大门上,发出剧烈的轰响。城门的中央,出现了几道裂纹,在雪白的大门上发散开来,向着各个方向分裂而去。

    在战士们兴奋的吶喊声中,巨木再次向前猛烈撞击,重重轰击在城门上。被冰冻后变脆的城门开始碎裂,让大量的雪白碎块跌落下来,掉到地面上,在那碎屑上面,还覆盖着厚厚的冰雪。

    巨木的尖端上同样覆盖上了冰雪,却仍不懈地向前轰击,在沉重的轰响声中,巨大的城门终于开始崩裂,最终轰然碎裂崩解,无数碎块漫天洒落,就像雪崩中的巨大雪块一般。

    在城堡的高处,雷恩伯爵听着部下传来的报告,脸上立即消失了血色,整张脸惨白如纸。

    现在他才明白,作为战神的信徒,自己低估了生命女神座下圣女的力量,太过轻敌,才导致今天的败局。

    而且,多年来他很少经历战斗,对于战斗的渴望,也不过是纸上谈兵,城堡虽然古老坚固,但许多地方的防御工事都建造得不够完美,因此城堡陷落,本来就属必然,只是城堡陷落得这么快,大大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

    亡羊补牢,雷恩伯爵大声呼喝着,命令部下前往堵截,阻挡冲进城堡的敌兵,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他们赶出城堡去!

    大批的守兵举着长矛,冲向城门洞里面,举起如林的长枪,向着前方挺进。

    就在他们准备排成阵形,将整个城门洞堵得水泄不通、将所有攻进来的敌人都赶出城外时,一匹雄骏至极的白色战马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马上高大威武的骑士,手中寒光闪闪的巨大剑锋,都让他们为之胆寒。

    那是爱德华王子,利用小小的幻术加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更显得高大伟岸,气魄宏大,纵马狂奔,如利箭般冲向破碎的城门,双手大剑盘旋挥舞,将残剩的城门砍得大片碎裂,露出巨大的洞孔,让他可以从容纵马冲进城门洞里。

    在他的身后,勤王军战士们兴奋的狂吼着,挥舞锋利的武器,跟随着他冲杀进去,浑然不顾头上如雨般落下的石块、箭矢,只是大步前奔,蓬勃的战意,令天地为之惊悚。

    望着嘶吼着冲向自己的敌兵,艾尔华眼中杀机狂涌,挥舞着锋利大剑,冲在宽敞的城门洞中,也不多说话,挥剑就向奔在最前方的敌兵削去。

    喀嚓一声,最为英勇地冲在前方的守军队长,被锋利的重剑凌空劈来,闪电般地斩在头颅上,当即被削去半个头盖骨,身子向前飞扑而倒,大片的脑浆从残剩的头颅中喷洒出来,将战马前腿溅得一片惨白鲜红,狼藉不堪。

    艾尔华双手大剑疯狂挥舞,凌厉斩向冲来的大批敌兵。剑锋轰然斩在他们身上,将守兵们劈飞起来,鲜血四面狂喷,惨叫声震耳响起。

    在高大宽敞的城门洞中,艾尔华就如杀神降世一般,挥舞着巨大的战剑,漫天狂扫,所有挡在他面前的敌兵,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一招,都在他狂暴无伦的神力前被轰飞出去,兵刃也被沅重锌利的战剑斩断,断裂地飞舞坠地,落得满地都是。

    纵马前驱,艾尔华满脸残酷杀机,怒目圆睁,狠狠地挥舞战剑,将一个个的敌人都劈飞到半空中,惊慌惨叫声、兵刃撞击声、鲜血喷溅声响成一片。

    大批勤王军战士们冲进城门,看着眼前的一切,热血沸腾,震惊兴奋。

    他们所效忠的爱德华王子殿下,正势若猛狮一般,疯狂挥舞着巨大的战剑,将大批敌兵逼得节节后退,凡是不肯退却的,都被他狠狠一剑劈碎了头颅身体,惨死当场。

    地面上,已经堆积了大片的尸体,鲜血如水流奔涌,将城门洞中的地面染得一片鲜红,勤王军战士冲到这里,脚下都是一片滑腻,到处充满了浓烈的血腥味道。

    挡在艾尔华面前的守兵,都震恐惊愕,作梦也想不到,敌人的统帅居然如此凶猛,一马当先冲进城中,斩杀了自己这么多的同伴,还在凶狠的向前冲杀,丝毫不肯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恐惧在守兵们心中蔓延开来,纵然是强撑着不肯后退,背弃雷恩伯爵,手中挥舞的兵器终究是要慢一些,而这更给了艾尔华机会,让他奋力挥动巨剑,将一个个的敌兵凶猛劈杀,一步步的向前挺进。

    惨叫声响得凄厉至极,到处堆满了尸体,艾尔华厉声咆哮着,只觉杀得如此之爽,简直比**也差不了多少了!

    眼前的敌人,一个个的被他砍杀劈飞,剧爽的感觉让他眼睛泛红,挥舞利剑纵马前冲,兴奋至极的劈杀着敌兵,忽然眼前一亮,已经冲出了城门洞,而那些前来堵截的守兵,已经被他劈杀近半,剩下的也都惶然后退,面色如土,只能勉强举起兵器,抵挡着他的凌厉攻击。

    艾尔华只觉得浑身的血都在沸腾起来,还未杀得过瘾,凶狠的瞪视着前方的敌兵,咬牙怒啸,纵马前冲,狠狠一剑横扫,将两个敌兵拦腰劈断,看着喷涌出来的鲜血,残酷的爽意充满了心中,让他更是不肯停顿的向前逼近,凶猛地杀向敌军一追逐着残杀敌人的快乐感觉。

    在他的身后,大批勤王军战士涌入城门,兴奋的大声吶喊着,跟随着他向前冲杀,将那些惊慌的敌兵围住乱刀砍劈,当场劈为无数碎块。

    如汹涌的潮水一般,无数英勇的战士冲进城堡,到处攻击追杀着守城的敌兵,涌上城墙,与架云梯攻城的兄弟们两面夹击,残酷地杀戮着城上的守兵,将他们的尸体掷下城去。

    整个城堡,就像开了锅一般,到处都是沸腾洋溢的杀声狂涌,战场上所有人都在举剑劈斩,拼命地砍杀着面前的敌人,直到鲜血模糊视线,满眼所见,到处都是血红的颜色。

    纵然是雷恩伯爵大声下令,部下们也都肯为他效死卖命,拼尽所有力量阻挡着敌兵进攻,但在勤王军战士兴奋至极的疯狂冲杀之下,防线一点一点的被他们冲破,让雷恩伯爵绝望地明白,自己终究是大势已去,再无回天之力。

    漫城厮杀声中,艾尔华带着大批精勇部下疯狂冲杀,将面前的敌人斩杀无数,剩下的也都逼得步步后退,一直退到了城堡上面。

    艾尔华狞笑着跳下纯白色的雄骏战马,随手扯脱头上的战盔,举着双手大剑冲土台阶,狠狠一剑,将正在退上台阶的一名敌军队长斜肩劈倒,让他的尸体从台阶上面骨碌碌滚了下去。

    密集的军队如潮水般向上涌去,高高的台阶上面,两军战士相互猛烈拼杀,兵刃撞击声到处轰然震响,随时都有战士被敌人砍裂刺透了身体,惨叫着跌倒在台阶上面。

    城堡的台阶上面,一片混乱景象。大批守兵惊慌地抵挡着敌军的进攻,一步步地向上退却,而下面冲来的勤王军战士却是紧追不舍,大声呼喊着冲向上方,夺取着城堡中的控制权。

    艾尔华挥剑劈杀着面前的敌人,满头热气腾腾,英俊的脸庞上满是汗水,贿他姒在嘴唇上的两撇小胡子浸得透湿。

    一剑劈飞面前的敌兵,艾尔华停下来喘一口气,仰起头来,望向上方的敌人。

    在城堡的中央,这里建设得就像金字塔一样,高高的台阶一直绵延向上,到处都挤满了敌人尸惊慌地呼喊着,守卫着他们效忠的雷恩伯爵,抵挡着自己部下的凶猛进攻。

    艾尔华的目光充满杀机,扫过这些必将死在自己手下的敌人,一直望向高处,突然微微一愣。

    在台阶的顶端,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在静静地望着下面的惨烈战场。

    她的容颜如此美丽,清纯绝美,隐隐带着一丝坚强与刚烈,平静地看着到处布满鲜血残肢的残酷场面,目光清冷,美丽的眼睛一眨也不眨。

    如此青春美貌的少女,脸上带着从容决绝的表情,眼中的平静睿智甚至超出了她的年龄,让艾尔华的心中,忽然有感慨升起。

    像这样年轻的女孩,如果在地球上,还应该是在上中学的年纪吧?本来应该是无忧无虑的生活着,现在却要面对着自己的城堡被摧毁,家破人亡的悲惨场面。

    但这感慨也只是一闪即逝,在台阶上面,有几个敌兵厉吼着衡下来,高举着战刀劈向他的头顶。

    艾尔华眼中闪过一抹残酷的笑意,长大的重剑狂挥而去,在那些敌兵临身之前,就将他们一劈两段,双手大剑使得如同风车般,飞速旋转着刺向剩余敌人的脸庞,将他们残忍的刺透头颅,尸体掷在地上。

    被残杀的敌人轰然倒地,后面的守兵也在惊慌呼喊着,结成阵势抵御这凶猛的敌人,却见艾尔华已经大步冲上台阶,巨剑横扫,将他们如割麦子一般,从台阶上大片扫落,斩出漫天血雨腥风。

    高高的台阶顶端,纯洁的少女如同美丽的女神一般,冷漠地看着自己家中的私兵被大批残杀,满城堡沸腾的厮杀场面,是如此残酷冰冷,刺透了她年轻的心。

    自己生活了十六年的家,终究要在战乱中被摧毁。所有一切幸福的生活,都将成为泡影,只能留存在回忆之中。

    作为伯爵小姐,它本来应该躲在屋子里面,受到士兵们的保护。可是现在所有能够拿动武器的人都已。经冲上了战场,进行最后绝望的战斗,再没有人能够守护在她身边,心智坚强的蕾莉安也就从屋中悄悄地溜出来,目睹着自己家族最后的灭亡。

    她清冷的目光,越过一切疯狂拼杀中的士兵,望向那战场中最为抢眼的英俊青年。看着所有敌兵对他的态度,拼命地保护着他,跟随他一同向前疯狂进攻,并兴奋地叫喊着他的名字,蕾莉安知道,那就是有名的爱德华王子,先王的遗子,敌军的统帅,毁灭自己一家幸福生活的凶手!

    他骑来的那匹白马,被丢在台阶下面,由几名士兵看管着,正在仰头长嘶,发出响亮的嘶鸣声。

    蕾莉安清丽绝美的面庞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她也曾像别的少女那样,梦想着有一个白马王子来到城堡,向自己的父亲求婚,娶自己为妻,一同过着幸福的生活。

    现在,王子来了,骑的也是白马,而且还可能是世界上最英俊、最勇敢的王子。可是他来的目的,并不是要娶自己,而是要毁灭掉自己的幸福生活,将她年代久远的家族,彻底从贵族的谱系中抹掉!

    狂风在城堡上空吹过,拂动她乌黑发亮的长发,在空中飘飘扬扬,配上她雪白的长裙,绝美的清丽容颜,让这脸色微显苍白的美丽少女,看起来如此凄美,便如受难的女神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