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章 可爱宠物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健骑营的主将泊隆率军叛乱,一举攻入王城之中,目标就是迅速斩杀爱德华王子,取他的人头,来献给远在南方的里尔二世,作为自己忠诚的证明。

    可是当爱德华王子纵马冲到他的面前时,泊隆却感觉到极度的震惊。

    看着爱德华王子挥舞大剑,凌空疾速挥过,狠狠将自己一名亲信部下的脑袋劈飞到半空中,泊隆的眼睛瞪得更大,心中惊愕狂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情报有误!泊隆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据情报说,那爱德华王子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小白脸,从未打过仗,上次勇拦惊马很可能也是他和丹努公爵小姐合演的一出假戏,可是今天在战场上看到他,却让泊隆惊愕地发现,这个年轻人身上的凌厉杀气,不在自己之下,显然是在血火厮杀的战场上磨练出来的,杀尽天下敌兵的凶猛气势!

    泊隆眼中的悔恨愤怒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凶狠的眼神。事已至此,再无可退之路,只有向前突击,拼尽全力与他一战,或者还有一条生路;如果杀不了他,自己也终究是死路一条,还有什么可说的!

    愤怒的嘶吼声在双方主将口中发出,两匹高大战马,同时在主人的催促下向前大步狂奔,冲向那无可逃避的敌人。

    艾尔华双手大剑疾挥而出,前方拦路的叛军士兵被剑尖劈中头颅,满脸是血的从马上倒下去。只见他又剑尖轻挑,将另一名敌兵刺穿面庞,仰天而倒,惨死当场。

    沉重的大剑,在艾尔华手中用得轻巧灵便至极,在战马前冲之际,闪电般的连杀三名敌兵,一直冲到泊隆的面前。

    泊隆冲过自己部下中间留出的通道,咬牙不看被杀士兵的惨象,长枪挺起,奋力向着艾尔华的胸膛刺去,就要用自己引以为傲的巨大力量,将艾尔华当场刺穿,挂在枪尖上示与众军,让敌军不战自溃!

    看着长枪刺来,艾尔华的眼睛闪闪发光,畅快地大笑着,挥舞着沉重的大剑,向着长枪劈去。

    轰然巨响声中,剑刃重重劈在钢枪上面,两股巨力冲击在一起,让大剑被震得卷了刃。

    巨力狂震之下,泊隆的脸色色立即胀红,胸中气血翻涌,双手已经被震得虎口开裂出血,钢枪被砍得歪向一边,虽然还末脱手,却已经是两臂麻木,一时举不起来。

    艾尔华用惯了神器,再用这柄大剑丝毫不觉得吃力,在剧震之后,迅速恢复过来,再一次举起大剑,向着泊隆疾劈过去。

    所有的人,都震惊的仰起头,望着年轻的王子高高举着沈重的双手大剑,凌厉的杀气在他的脸上现出,明亮的眼睛里面精光暴射,张开嘴怒吼一声,奋力将巨剑朝着前方劈下!

    泊隆用尽所有的力气,也只能让麻木的双臂微微举起,长枪徒劳的向上迎去,心中却已经明白,以自己这样的速度,是不可能在巨剑劈来之前,拦在剑势前方了。

    他瞪大眼睛,看着从头上落下的巨剑,眼中露出奇怪的解脱表情。

    至少,自己的亲人,可以不被发怒的里尔王杀掉了吧。

    心里模糊的升起这最后一个念头,巨剑已经重重劈在了他的脖颈上,迅速砍裂颈间的铠甲,直入体内,让硕大的头颅在喀嚓一声中被砍下来,摔落地面,头盔撞在街道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惊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爱德华王子,看到他举着鲜血淋漓的巨剑,在马上面对着叛军的主将。而他面前的泊隆,已经没有了头颅,身子缓缓的向后倒去,终于掉下战马,轰然摔倒在地上。

    热烈的欢呼声在艾尔华身后响起,无数士兵都在放声狂吼着,为自己拥有了如此勇猛的主君而欣喜万分。

    悲愤的嘶吼声也随之响了起来,泊隆亲信的士兵们无法接受这一惨痛现实,立即有许多骑兵不顾性命的冲上前来,向着艾尔华攻杀,只想杀了他,为主将报仇。

    在艾尔华的身边,强健的女剑士凯萨琳挥舞着重剑,奋力砍杀着疯狂冲来的叛军士兵,美丽的脸庞上,充满了坚毅兴奋的神情*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能够看到王子殿下如此快速地成长,拥有强大的武力,这让忠诚的凯萨琳欣喜万分,明亮的眼睛闪闪发光,现出慑人的光芒。

    重剑斩在敌兵头上,鲜血迸射出来。在她身后,大批由她亲手训练出来的铁骑亲卫也拍马冲来,围护住两位首领,挥舞战剑猛烈砍杀,将冲来的敌兵尽都砍死在艾尔华的周围。

    不怕死的叛军士兵终究还是少数,其他人在呆呆地看着他们被杀之后,凄厉的吶喊声四面涌起,无数叛军士兵策马便逃,不敢在可怕的爱德华王子面前停留。

    但在西门外,已经有大批骑兵冲来,那是威武军团的骑兵,在小魔女飞去传令之后,他们在最短时间内冲向西城门,恰好堵住了敌军的逃路。

    当看到逃路断绝,而且堵路的还是最近有名凶悍的威武军团骑兵,失去主将的叛军士兵们惶然无措,在听到身后传来的劝降吶喊之后,再也无心作战,都丢下武器,下马跪地,恐惧地等待着对自己的惩罚。

    大街上,满地鲜血狼藉,尸体和头颅堆积得到处都是。无数勇敢的士兵,围住他们年轻的领袖,放声欢呼,让兴奋的狂呼声,响彻在这雄伟的王城上空。

    ※※※※※

    殿下,请治我失职之罪!

    在王宫的议政大殿上,凯萨琳跪在大殿中央,俯首认罪,美丽的脸庞上充满了歉疚和自责。

    大殿上,只有她和艾尔华两个人。其他人都已经被艾尔华赶了出去,免得妨碍他泡妞的大业。

    战盔已经被摘下,持在她的手臂中,让灿烂的金发披散下来,垂向地面,闪闪散发着金光。

    美丽的面庞上,带着丝丝血迹。铠甲上面,大量鲜血流淌下来,染在大殿中央的地板上。

    在她的面前,艾尔华的王子服饰上面也染满了鲜血,微笑低头看着她,温声道:算不了什么,泊隆想要叛上作乱,也不是你的责任。

    凯萨琳倔强的摇着头,涩声道:殿下将王城的防卫交与我,我却没有仿好防护工作,导致叛军攻入城门,如果不严加责罚,怎么向战死的将士们交代!

    守卫西门的原本就是些杂牌军,战斗力不强,被叛军突袭,攻破城门也是难免的……艾尔华随意的替她开脱着,低头盯着她高耸的酥胸,暗自吞着口水。

    凯萨琳的身材好像越来越好了,酥胸高耸,纤腰盈盈一握,周身充满了健美诱人的气息,让艾尔华食指大动,想要伸手在她动人娇躯上摸上一把。

    凯萨琳还要再争辩,艾尔华截口道:刚才你好像受伤了,快脱下衣服来,我给你治疗一下。我的治疗术可是从圣女修道院里面学来的,保证立即治好,不留疤痕!

    带着关切的神情,艾尔华迅速动手脱下她的铠甲,一边把口水偷偷地咽下。

    凯萨琳惶然无措,还来不及反对,铠甲已经被脱下,慌忙抬起手来,挡住胸部,阻止了艾尔华再动手脱衣服的企图,清丽的面庞上,现出羞涩的红云。

    她的左臂上,被利刃刺破,虽然只是皮外伤,却也流了血,艾尔华立即默念咒文,将手中凝出的光球放到她的伤处,果然立即止了血,伤口迅速愈合,只留下一条淡淡的红丝。

    过几天,就彻底好了,一点也看不出痕迹。艾尔华微笑着说道,目光从她敞开的领口看进去,悄悄地瞄着她高耸的玉峰。

    凯萨琳脸色更红,再次跪下,俯首恳求道:殿下,请治我的罪,以正军法!

    艾尔华微笑起来,搔着头说:治你罪吗?嗯,让我想想……对了,就给你这样的惩罚吧!

    他伸手将凯萨琳拉起来,顺势揽在怀中,低头看着她充满惶惑的美丽眼睛,轻轻地吻在了她的红唇上。

    凯萨琳的眼睛霎时瞪大,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让她浑身无力,只能发出轻微的哼声,剧烈的娇喘打在艾尔华的脸上,带着灼热的气息。

    艾尔华微笑着,肆意地深吻着她的香软嘴唇,舌尖顶开贝齿,进入湿润的口腔,挑起柔滑香舌,和她进行亲密的舌吻。

    他的双手揽住纤美的腰肢,在上面轻柔抚摸,渐渐摸到了圆润香臀上,感受着那温暖柔软的手感,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在残酷的杀戮之后,有这么一个美女可以抱着,这感觉倒是真不错,让他的**也悄悄挺立起来,顶在美丽女剑士的小腹上。

    她的身上,还带着战斗后的满身血迹,他身上也一样。抱着满身是血的美女,有凄美残酷的快感,让艾尔华的眼睛闪闪发光,吻得更加热烈,另一只手也向上伸去,摸到了她浑圆的高耸玉峰。

    凯萨琳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用力后退,以极强的意志力挣脱了他的怀抱,站在三步之外,剧烈地娇喘着,颤声道:殿下,我有些不舒服,请容属下告退!

    艾尔华微笑着,看向她的目光带着几分欣赏。

    自己现在拥有如此强的催情力量,单是肢体的接触,也可以挑动女性的最强**,她却能凭借强大的意志力抵御心中的春情,果然是心智坚定的强大女战士,这样的美女征服起来,将会更加有趣。

    凯萨琳向他躬身行礼,抬起头来,迷茫地看着他英俊的面容,缓缓后退,转身退出了大殿。

    走在王宫中的道路上,凯萨琳心神恍惚,彷佛是在梦游一般,往日一幕幕的少女情怀,对王子殿下曾有的梦想,都泛起在仍有青春活力的心中。

    身体还在剧烈地发热,凯萨琳脸颊赤红,额头上还在流着汗水,恍然想着,今天晚上,恐怕是要失眠了。

    在她的身后,艾尔华站在大殿上,遥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微笑欣赏她摇摇晃晃如同醉酒的模样,心里快活的想着:吻她的时候,她的反应还真是强烈呢……又是一场纯恋的游戏吗?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就把这游戏慢慢地玩下吧!

    看着她的眼睛,艾尔华知道她爱着自己。至于这爱恋是什么时候产生的,那倒不一定,也许是在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凯萨琳就已经在暗恋爱德华王子了。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脆俏皮的声音:刚才吻得爽吗?

    还好啦。艾尔华随口答应着,回身揽住那少女的纤腰,低下头,深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嘴。

    粉红色头发的美丽少女抬起玉臂,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娇柔的**如蛇般缠在他的身上,柔滑香舌灵活地刺进他的口中,贪婪地吮吸着他口中的津液。

    她的纤巧小手,在艾尔华的身上游走,丝毫不在意他满身的鲜血,轻车熟路地脱下艾尔华的裤子,跪到他的胯前,张开柔嫩的小嘴,将粗硬的**含到了嘴里,兴奋地用力吮吸品弄。

    丁香小舌强硬地在**上面用力酥弄,顶在马眼上面,琪娜娜公主狠狠地吮了几口,忍耐不住下身的空虚饥渴,娇喘着将艾尔华按倒在地,自己也脱光了下体的衣服,迫不及待地爬上了他的身体。

    美丽明媚的眼睛里面闪烁着淫邪饥渴的光芒,俏皮可爱的少女兴奋地骑在他的身上,娇嫩花瓣顶在粗大**上面,用力向下坐去,嫩穴吞没了粗硬的**,将它带到灼热潮湿的美妙感觉里面。

    啊……琪娜娜公主放情地娇呼着,被**里面充实满足的感觉击中,爽得魂飞天外,纤手按在艾尔华的肩膀上面,娇喘了几下,立即挺动起了纤美柳腰,兴奋地在艾尔华身上干了起来。

    为了节省时间,她把自己利艾尔华身上的衣服都只解了下面。就见她美丽的眼睛闪闪发光,迷离地看着艾尔华,丝毫不顾他的身上还流淌着鲜血!或者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她更加兴奋的吧。

    两个人赤露着下体在议政大殿上面激烈交欢,艾尔华已经随手布下了一片白雾,遮住了两个人的身形。

    他的幻术已经有所精进,虽然不能完成太高明的幻术,但是布下迷雾,遮住自己的身体,还是很轻松的事情。

    **被蜜道紧夹着,感受着嫩肉在**上面摩擦、痉挛的快感,艾尔华抬起手来,隔着衣服捏揉少女玉峰,皱眉寻思了一阵,突然开口说道:你在圣安王国建立教会,在百姓当中宣扬对魔神的信仰吧!

    琪娜娜公主娇喘吁吁的猛干着他,感觉下体在剧烈的摩擦之中,兴奋得像要着火,美目迷离地颤声叫道:为什么要宣扬魔神的信仰,这里的老百姓都喜欢生命女神,而且上次生命女神现身之后,他们都虔诚得不得了,如果我去宣扬伟大魔神的信仰,会被他们抓住打死的……

    艾尔华微笑起来,毫不在意地道:那不算什么。远处的老百姓就不太清楚生命女神现世的事情。何况在都城和附近,都有里尔家族的支持者,对我总是怀有敌意。你可以用里尔家族的名义去招揽他们,让他们加入魔神的教会,而且我还会派人去保护你,就让从前的粉红军团派些人过来,做你的手下好了。有他们保护你,并帮你传教,你就不用亲自抛头露面,冒那危险了。

    他的手抓住琪娜娜公主的柔美腰肢,捏揉着小巧柔滑的粉臀,帮助她更激烈地挺动着纤腰,道:如果他们敢来举报你的教会,我正好可以把他们当里尔家族的余孽抓起来,送去做苦工。如果那些里尔家的支持者都投到你的教会里面,我们就可以控制他们,不让他们在后方搞什么破坏活动了。

    琪娜娜公主听得有趣,两眼也闪烁出兴奋的光辉,却因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而说不出话来,只能疯狂的拼命挺动纤腰,让粗大**用最快速度在嫩穴里面摩擦冲撞,如火的惩望在娇嫩的心中奔涌而起,让这**强烈的可爱少女,兴奋地尖叫起来,娇躯剧烈地颤抖着。在快乐的**之后,娇喘吁吁地扑倒在艾尔华的身上,紧紧搂住他的脖颈,甜蜜地微笑着,享受着与他快乐相奸的美妙滋味。

    ※※※※※

    当夜色笼罩了王宫,在庭院之中,到处都充满了幽静的气氛。

    鲜花盛开的庭院中,艾尔华穿着王子的服饰,心情轻松地漫步走着,沉浸在饭后散步的悠闲快乐之中。

    在他的手中,牵着一只可爱的宠物,却是一个美丽至极的少女,正用四肢在地上爬行着,浑身充满了诱人的曲线之美。

    柔密的长发呈胭脂红与淡红色混杂的可爱颜色,从少女的螓首上垂下来,越过香肩,落在地上,沾染上了点点泥土。

    带着几分吃力,剑兰少女默默地在地上爬着,垂向地面的美丽面容带着屈辱心伤的表情,明亮的眼睛也变得黯淡,里面蓄满了晶莹泪水,一滴滴的落下去,洒落尘埃。

    她的脖颈上,套着一个黄金项圈,上面镶嵌着许多颗漂亮的宝石,在夜色中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艾尔华的手牵着细细的白金锁链,惬意的在花丛中漫步着,在带着宠物出来散步的过程中,得到了极大的快乐。

    得到了城市中的整个国库,艾尔华一下子变得十分富有,从中随便拿出了一些黄金宝石来打造个项圈,作为送给迷妮圣女的礼物。

    轻轻拉动白金锁炼,艾尔华低下头,对被迫抬起头来的迷妮圣女微笑着,伸手抚摸着她柔滑的头发,柔声问道:小狗狗,我送给你的礼物,你满意吗?

    清澈的泪水顺着洁白玉颊流下去,迷妮圣女轻轻地哽咽着,却不敢和他顶嘴,只能屈辱地点着头,颤声说:满意……

    艾尔华也满意地微笑着,牵着她在庭院中散步,心中得意非常,看着如此美丽的少女,心里暗自高兴:谁能有我这么漂亮可爱的宠物!

    因为晚上天气有点冷,艾尔华恩准她穿上了工作服,却是他从琪娜娜公主那里找来的,是琪娜娜公主穿过的一件粉红色的连衣短裙,迷妮圣女也不敢说不要,因为不要的后果就是光着身子在王宫庭院里面爬行,那就更让她难受了。

    和别的圣女相比,她显得极为柔弱,对艾尔华的威逼利诱没有多少抵抗力,几乎是听从他的所有命令,只求他能暂时放过自己的贞操,不要用他胯下那可怕的凶器,刺破她的处女膜。

    如果单是她一个人,倒也是生死由命了,她这样做,实际上是为了她的姐姐。

    在当初被擒之后,她担心姐姐的安危,生怕她死在海上,被怪鱼吃掉,因此不惜耗费大量圣力,和葛妮圣女一起建立起了强大的心灵联系。这几乎可以算是禁咒魔法了,自从建立这样的心灵连接之后,两个人就可以共用每一处感觉器官,就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这还是她们第一次使用典籍记载中的秘法,在那危险的境地中,两个人都面对着绝境,已经存了同生共死之意,她们也不知道,一旦建立了这样的心灵连接,就再难把彼此的感觉分割开来了。

    而且,这样的心灵连接,随着时间的增长,让她们的心联系得越来越紧密,哪怕是相隔千里,也可以知道对方的每一次呼吸心跳,这是从前的心灵联系方式远远无法达到的。

    正是每时每刻都可以和远处的姐姐在心里说着话,感受着她的抚慰怜惜,这个柔弱可怜的少女才能够撑得下来,不至于精神崩溃而死。

    能够支持她活下来的因素,还有着希望能够和姐姐团聚的意志。为了能有洁净的身体与姐姐亲密相拥,她含羞忍辱,满足艾尔华任何变态的要求,只求能保住贞操,如果能把贞操留给姐姐,再见到她的时候,也可以勉强有些安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