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章日行一善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想了好久,艾尔华终于决定,要以德报怨,让她得到最大的快乐,好让她在内疚与自责中煎熬,以此来作为对她良心的考验。

    正在琢磨着该怎么赏赐她最大的快乐,在他胯下的桃露丝圣女,却又咬牙切齿地发出了诅咒,希望他得到最残酷的命运,作为他亵渎神圣的处罚。

    在乳交的刺激下,被迷妮圣女舔到**,毕竟与真刀真枪地插穴感觉不同,桃露丝圣女很快就恢复过来,抬头看到葳儿圣女悲悯的目光,就像被一桶冰水兜头浇下,让她立刻神智清明,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欲火也跟着消退,强烈的羞耻感从心底涌起,品尝着嘴里面的精液味道,桃露丝圣女羞得面红耳赤,知道自己现在满脸精液的模样实在是无法见人,却被从前的圣女姐妹们都亲眼看到,让她无地自容,只能悲愤的痛骂这个淫辱自己的魔徒,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和羞辱。

    艾尔华也同样用悲悯的目光看着她,对于她如此以怨报德,不识自己的良苦用心而感觉到不可思议。

    对这位不知感恩的圣女殿下,他也要尽可能的给予她快乐,直到她良心发现,羞愧的不敢再骂自己,那样才是正道。

    想到就做,艾尔华捂着屁股,指挥着自己的女奴们把两个不听话的圣女绑在一起,而且要用上高级绳缚技巧,好捆得好看一些。

    凭借着从前在地球上学来的高级文明发展知识,艾尔华亲自动手,和几位圣女一起把她们捆住,绳缚时花式繁复,尽可能凸显她们曲线优美的身材,和傲人的身体条件。

    水瓶圣女的漂亮衣服被脱下,很快,两个圣女就被捆得结结实实,面对面的捆在一起,无法动弹。

    在高超的绳缚技巧下,两对**都凸现出来,更显得巨大诱人,让动手布置这一幕的圣女们都忍不住呼吸急促,兴奋的眼睛闪闪发光。

    一丝不挂地被绑着,水瓶圣女的**高高地凸显出来,一点不显得小,反而高耸可爱,散发着莹润的光泽:而桃露丝圣女的**更显得雪白高耸,让艾尔华看得都要喷出鼻血来。

    两位圣女都在愤怒地尖叫着,转过头怒视着他,大声诅咒着邪恶魔徒,却在扭头的过程中美丽的面庞相互摩擦,将桃露丝圣女满脸的精液,都擦了一半到水瓶圣女的脸上去。

    干了她们那么久,艾尔华有些累了,便豪爽的大手一挥,下令道:舔她们!

    一个魔女,两名公主,三位圣女,都奉命去舔弄这看两个不听话的圣女,艾尔华随手抓住迷妮圣女的淡红色长发,把萎缩的**塞入她的樱桃小口里面,享受着她的舔弄服务,感觉到她的小嘴忽松忽紧,湿润柔嫩,吮的他舒服无比,**渐渐直立起来。

    剑兰少女含泪跪在他的胯下,屈辱的服侍着他的**,心里也不由自主地在默默想着,比较着精液和蜜汁的不同味道。

    吮硬了**,感觉到粗硬的**梗在喉间,她才回过神来,恐惧地抬起美目,看向**的主任,担心他会兽性大发,就在大殿之上把自己奸淫了。

    可是艾而华是什么人,说话算话,何况现在还没有到奸她的时候……于是艾而华豪迈地将**从她嘴里面把出来。大步流星地走到那两个圣女旁边,压在她们如玉的娇躯上,分开美腿,狠狠一下,插进了嫩穴里面。

    水瓶圣女正在哭叫着:艾而华你这个坏东西…呃!美目开始翻白,被着一下猛抽,干得喘不过气来。

    压在着两位连体美女身上,艾而华大开大阔,狠命大干起来。粗大的**杂嫩穴里面飞速得**着,摩擦着湿润的娇嫩肉壁,直干得**喷洒,顺着**流出来,洒到三个人的大腿上。

    水瓶圣女原本就是**多的那一类型,在魔电龙枪强大的催情能量之下,没怎么干都要流水,更何况如此猛烈的奸淫,不由痛哭着尖叫,断断续续地咒骂,语不成声。

    桃露丝圣女躺在厚厚的地毯上面,被他们两个压在身上,也是苦不堪言,不但要承受两个人的体重,还要被艾而华猛烈的冲击力力道压得喘息不已,却还是咬着牙,愤怒地咒骂着,想起自己被奸辱的历史,就忍不住泪水长流,悲愤至极。

    站在旁边,小魔女使了个眼色,然后就笑嘻嘻地看到两位公主殿下伏下身去,舔起她的身体。

    塞茜莉娅公主含泪悲伤地舔弄着桃露丝圣女的**,温柔地吮吸着里面流出的蜜汁,心里也在流泪,可是玉体里面却也好象有烈火燃烧一般,让她纯洁善良的心中欲火狂燃,充满了艾而华**的渴望。

    可是一她现在的地位,是比不上几位圣女的,在着大殿之中,她是最低等级,吮吸圣女殿下的**已经是她现在最好的工作了。

    徒然间,一根**从她清丽面颊旁边穿过,硬将她的俏脸挤到一旁,狠狠地刺进了桃露丝的圣女的**里面,让桃露丝圣女忍不住在叫骂声中,掺杂上了一声兴奋的尖叫。

    艾而华兴奋地狠干着,双手抓住不知哪位圣女殿下的玉臂大腿,和狠命地在两个洞里**,看着水瓶圣女快要**了,就拔出**,改干桃露丝圣女,免得她太早得到快乐,不能了解自己的苦心。

    如万丈高楼失脚,已经快要被干得昏迷的水瓶圣女徒然惊醒,睁开美丽眼睛,满脸潮红地尖叫着,发出不满的亢奋叫声。

    很快她又回过神来,对自己如此不坚定而羞得泪流满面,只能流着泪羞惭咒骂道:爱而莎你这可恨的坏蛋……

    她骂人的本领实在太差,翻过来掉过去就那么几句,艾而华也不放在心上,只是按住这两位圣女殿下,狠干不休,把她们干得呻吟**,在晕眩中无法控制自己的**声。

    艾而华兴奋地喘息着,一边狠命**,一边伸手过去,握住她们的**捏弄,那一对巨大的**,在他的用力捏揉下,乳汁奔流出来,洒在两位圣女殿下的身体中间,将两具完美玉体染得一片殷湿。

    桃露丝圣女剧烈地喘息着,头脑中一片晕眩,嫩穴被粗大**猛烈**剧烈的摩擦让她娇喘息息,快感如潮水般奔涌而来,终于让她放声尖叫,叫声清脆悦耳,充满了兴奋**,在艾而华的放肆捏弄下,乳汁狂射,就快要达到**的时候艾而华突然将**抽了出来,插进了水瓶圣女的嫩穴里面。

    狂猛的**,让两位圣女殿下都晕眩兴奋,虽然偶尔记得叫骂,却也语不成声,只能断断续续地哭叫着,玉体在不停地颤抖,渴望男人的奸淫。

    **奔流,乳汁喷射,将她们的玉体弄得一片殷湿,旁边的几位圣女殿下也都自愿或被迫地在他们身上捏揉舔弄,努力刺激着她们的**,兴奋地看着这两位坚贞的姐妹在淫欲的驱使下尖叫呻吟,扭动着曲线柔美的娇躯,承受着男人的狠干暴插。

    艾而华兴奋的欢笑着,张开双臂,抱住两位圣女殿下的柔滑玉体,上下乱摸。时而捏弄着旁边几位圣女的**美腿,粗大**如旋风枪般挥舞,见洞就插,时而插到两位圣女殿下的后庭里面,却也干得她们**娇吟,一边哭泣一边咒骂着他,不该干错地方。

    菊花十分紧窄,艾而华乐而忘返,感到快要射精时,慌忙拔出来干上另一个**,知道那位圣女殿下快要**的时候才又突然拔出,插进另一个紧窄的菊蕾里面,享受着被圣女殿下后庭肠道紧夹的奇异滋味。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两位被狠干的圣女殿下几乎都快要疯掉了,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美女的柔滑香舌在舔弄她们,温软玉手在刺激着她们身上每一处性感地带,甚至连菊蕾里面都有极美玉指插进去,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的圣女殿下干这种勾当,让她们一边哭泣一边叫骂,却还在抑制不住地喷射着**和乳汁,玉体在快感中剧烈地颤抖着。

    看着这两位圣女殿下在自己的英明指挥下,被搞成这样,艾而华兴奋地大笑着,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威严地问道:喜不喜欢我干你们?喜欢的说话!

    两位圣女殿下都是玉体剧震,睁开美目,泪眼相对,都说不出话来。

    可是身上穿来的刺激让她们欲火中烧,水瓶圣女感觉着后庭被一根粗大**狠插猛干着,催情热量透过肠道传入体内,烧得她无法思考,于是不擅思考的天真圣女,只能抽泣着尖叫道:喜……爱而莎你这恶魔……

    虽然她只说了一半,艾而华还是宽宏大量地认为她已经说了实话,于是决定给她一快乐,**一抖,在她的菊蕾里面甩了个枪花,顺势拔出来,噗地一声刺进了她的**里面。

    强烈的催情能量,不受抑制地奔涌过来,让水瓶圣女尖声大叫,美目中奔流着兴奋的泪水,颤抖地夹紧**,被魔电龙枪不停顿地大肆狠插之下,终于达到了**。

    看着她脸上的潮红表情,一股嫉妒和羡慕之情涌上桃露丝圣女的心头,让她忍不住在晕眩中叫道:我也喜欢……不,你这该诅咒的……

    虽然临时醒悟,让她改口叫骂,可是心里的悔恨羞愧,还是笼罩了她的心,泪水从她美丽的容颜上奔流下来,与水瓶圣女的泪水混到了一起。

    艾而华享受着被**中的蜜道紧夹的滋味,忽然听到她的真心话,精神一振,立即拔出**,狠狠地刺进她充满蜜汁的美穴中,奋尽力气狂猛**起来。

    啊!两位圣女殿下同声尖叫着,瞪大美目,兴奋得头发都要树直起来。

    更多的泪水从桃露丝圣女眼中奔流出来,她性感的红唇中,还在断断续续地吐出叫骂声,可是她剧烈跳动的心里,却已经明白,自己终究是摆脱不了这淫欲的诱惑,玉体在他的**下面狂喜地颤抖着,雪白香臀不由自主地向上挺动,紧密地和他结合在一起,享受着他精液狂喷到自己体内的**状态。

    在**之中,她的乳汁也不有自主地喷射出来,洒在水瓶圣女的娇嫩酥胸上面,而水瓶圣女也在同时喷射着大量的**,在哭叫咒骂声中,达到兴奋至极的**,空虚的嫩穴痉挛着,将灼热的蜜汁洒落到艾而华的睾丸上面,那滚烫的热汁射到桃露丝圣女的花瓣上,让她都忍不住颤抖。在交欢中的三个圣女殿下,兴奋地喘息着,都在晕眩的快感中几乎晕去,让兴奋的泪水,从眼中奔流出来,与他们身上其他的各种体液一起,让他们几乎被水笼罩,幸福地升上了完美的**天堂。

    天空中,阳光明媚,洒在王城的大街小巷上面。

    站在街道旁,艾而华举起双臂,用力伸了个大懒腰,只觉得浑身舒畅,说不出的惬意。

    刚刚把各个已经破处的圣女,小魔女和两个公主都在王宫大殿上面狠干了许多次,又多次享用了剑兰少女的娇嫩小嘴,几乎被她把精液吸干,现在双腿有一点发软,不过着并不妨碍他快乐地出来逛街。

    刚才殿上的所有美女,只有葳儿圣女没有被他染指,不过他也牺牲自己,脱得精光让她尽情视奸,充分满足了她窥淫的爱好。

    对于这位圣女殿下,他有信心,将来总有一天,会凭借自己的力量,将她按在身下狠干,只是要什么时候才能不被她的精神力量打倒,他还没有把握。

    甩甩头,把刚才的事情丢到脑后,艾而华浑身轻松地在大街上穿行着,忽然看到一个老太太站在街边,慌忙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习惯性地轻轻揉了两下。

    作为当代正直青年。艾而华其实并不是熟女爱好者。他知识很好心地把那位路都走不稳的老人家揽过马路,作为自己日行一善的开始。老太太有点不知所措,用昏花的老眼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扶自己过街,因为她知只是站在自己家门前晒太阳,并不想到马路对面去。

    艾而华当然也看得出来,因此对她没有道谢也不放在欣赏,只是高兴地拍拍手,满身轻松地走开去,对自己的善行欣慰不已。

    站在马路的那一边,老太太望着自己的家门,目光有些悲伤,正要冒险穿越马路回家去,突然旁边围上了两个人,揽住了她。

    老人家。那个年纪大些的吟游诗人和气地说:请问你被王子殿下揽过了马路,心里有什么感想啊?

    啊?敢想……有些耳背的老人莫名其妙地重复着,奇怪地看着他们,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

    很感动吧?不错,应该记下来!年轻的吟游诗人兴高采烈地说着,拿出一个本子,飞快地在上面写下一句重要的话。

    他们两个,都是艾而华出钱雇来的,目标就是记下爱德华王子的亲民举动,编成诗歌到处传唱,并教给其他的吟游诗人,让大陆上都在传唱爱德华王子亲民的伟大事迹。

    当然,这只是开始,将来爱德华王子立下一件件丰功伟绩,也会通过各地的吟游诗人,传唱到百姓口中,让他们对这位伟大的王子充满崇敬与向往。

    缓步走在接到上,路边的百姓看着他身上的王子服饰,都对这位掌握都城的王子殿下躬身致敬,许多少女孩子偷偷地抛来媚眼,勾引着这位英俊的王子,艾尔华一脸正气地向她们回以微笑,挥手向百姓们致意,耳边突然听到了惊呼声。

    还在远处的大街上,一辆华丽巨大的马车飞快地过来,在车厢外面,雕刻着一个高贵家族的家徽。

    拉扯的四匹高头大马都已经受惊,嘶叫着大步狂奔,朝着艾尔华这边飞驰,速度之快,惊得四周老百姓都大声叫喊,四散奔逃。

    刚才被搀过去的那个老太太,已经吓得瘫软在路边,心里说幸好自己腿脚慢,不然现在如果是走到了街道的中央,恐怕就要被马车撞死了!

    两个游吟诗人慌忙把她拖得离马车更远一些,年轻的那个游吟诗人却还在盯着王子殿下,以极强的职业道德,寻找着殿下临危不惧的良好品德,构思着下一篇该怎样歌颂伟大的艾德华王子。

    在马路的中央,一个妙龄少女呆呆地站着,眼神惊慌,感觉到自己手足僵直,动弹不得,更无力逃开。

    刚才她正在跟王子殿下眉来眼去,心里突然一阵模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街道中央,听到惊呼声的时候,马车已经飞撞而来,此时已是已是手足无力,如坠入梦魇一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巨大的马车,飞速向自己撞过来。

    陡然间,一道矫健的身影闪过,强健的臂膀奋力揽住她的上身,手掌重重地抓在酥胸上,硬将她拖到一旁,在千钧一发之际,从马前救出了她的性命。

    感觉到马车带起的疾风从脸上掠过,少女惊魂未定,不及道谢,那个救了她的男子已经大步狂奔,想着马车追去。

    少女抬起头来,眼中含着感动的泪水,望向爱德华王子的身影,陡然间感觉到,这背影是如此地高大,就像神明一样,令人敬仰。

    马车在街道上狂奔着,赶车的车夫拼命地拉着缰绳,却根本拉不住四匹狂奔的烈马,只能满头大汗地惊呼着,已经吓得手足冰凉。

    在他的身后,车帘被掀开,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漂亮女孩瞪大眼睛看着外面,娇小的身体随着马车的颠簸剧烈地晃动着,小脸已经被吓地惨白一片,心似落入谷底,隐约感觉到,自己就要随着烈马,葬身在王国的都城里了!

    急促的脚步声从后方传来,一个健美的身影在街道上大步狂奔,闪电般地追上马车,手在车旁轻轻一带,翻身上了车,随手一掌将车夫推到旁边,夺过他手中的缰绳,站在车上,奋力向后拉动,力气之大,甚至将四匹烈马都拉得直立起来。

    路边的市民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狂奔中的马车,清楚地看到,英俊潇洒的爱德华王子高高地站立在车上,双手奋力拉着四*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匹烈马的缰绳,脸上布满了坚毅的表情,那伟岸身形充满了力量,永远地印在他们的心中。

    四匹烈马人立而起,齐声嘶鸣着,终究敌不过爱德华王子的巨力停住了奔驰的脚步,当艾尔华松手时,它们一齐跌下来,其中一匹马还因用力过度,瘫倒在马路上。

    此时,巨大的马车距离前方的一群正在玩耍的小孩子不过十步,情形可谓危险至极,让看到这一幕的市民们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艾尔华微微放松手中的缰绳,面对着百姓们崇拜的目光,谦虚地微笑起来。

    刚才对那几匹马,他暗自用上了控兽师操纵战马的本领,因此才能不费多少力气们,就将它们降伏。

    不过,如果只靠这个来降伏战马,会让人怀疑他与圣女修道院的白羊宫有什么关系,而且,也不利于树立王子殿下的英雄形象。

    在天空中,小魔女飞在他的头顶,兴奋地欢笑着,快乐地翻飞舞蹈。

    刚才骏马受惊,实际上就是她的杰作,如果不这么做,怎么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树立起爱德华王子亲民,爱民的英雄形象?

    艾尔华一脸正气地高高站在马车上面,向市民们展示着自己高大的形象,缓缓转过身去,向那位几乎被战马撞到的少女投去一个抚慰的笑容。

    刚才是他运用精神魔法的小技巧,让她不自觉地走到马路中央,而且无力逃开,现在看看旁边的两位游吟诗人奋笔疾书的模样,可以知道,王子殿下不愁没有英雄救美的故事可写了。

    接下来,艾尔华转过身,面对车厢里的稚嫩的少女,用温柔的声音,优雅地说道:可爱的小姐,你没有受伤吧?

    涉世未深的丹奴公爵小姐,美丽的眼睛里面含着感激的泪水,看着眼前英俊的王子,配着他身后那瘫软在地的白马,让白马王子的英伟身影,深深地铭刻在她初次开始怀春的心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