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六章心灵相通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繁华的王城中,一片欢腾,几乎所有的百姓都跑出家门,站在大街两侧,欢呼着迎接爱尔莎圣女殿下率军入城。作为生命女神亲口宣布的虔诚圣女的领袖,爱尔莎圣女受到了所有百姓的爱戴,对于生命女神的虔诚已经转移到了爱尔莎圣女的身上,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对殿下的崇拜之情,挤在人群之中,翘首祈盼着爱尔莎圣女的到来。

    城门大开,阵容严整的军队终于入城,让百姓们都兴奋得欢呼起来。

    艾尔华骑马走在军队的最前方,身上已经换了一件洁净的圣女长袍,脸上带着淡淡的纯洁微笑,整个人看起来圣洁无比。

    刚才在路上,他遇到了前来接应的天秤圣女,被她在身上施展了一个小小的精神魔法,再加上小魔女的幻术,让他现在看起来圣洁至极,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神圣的气息。

    看到爱尔莎圣女骑马走来,街道两侧的百姓们都不禁呆住了。在他们的眼中,清秀健美的爱尔莎圣女是如此圣洁美丽,神圣虔诚的气息从她的身上奔涌而来,冲击在他们的心上,就像巨锤砸中他们的心灵,每个人都受到了强烈的神圣冲击。

    最前面的一个市民颓然跪了下来,额头触地,泪水从眼中奔流洒落,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在他的心中,已经充满了对爱尔莎圣女殿下的虔诚崇拜情感,恍然间,似乎是把爱尔莎圣女当成了生命女神的化身一般,让他感动至极,为这有生以来所见过的最神圣的一幕流淌下了热泪。

    在他的身后,一个个的市民都接连跪了下来,五体投地,向着爱尔莎圣女殿下的方向叩头礼拜,眼中都流淌着感动的热泪,为自己竟然曾经怀疑这么圣洁的圣女殿下是魔徒而悔恨内疚,恨不得砍上自己几刀,以惩罚自己的罪行。

    就像潮水一样,大批的人流跪倒在地,向着远处的人群蔓延。不多时,在入城大军的视线中,街道两旁的百姓已经没有站着的,都跪倒在他们的面前,痛哭流涕,喃喃念诵着爱尔莎圣女殿下的名号,向她发出衷心的忏悔和自白。

    带着纯洁的微笑,艾尔华纵马越过街道,悲悯慈祥地看着街道两边的市民,欣赏着里面一些美女的纤腰丰臀,暗自咽着口水,心里在琢磨该怎么把城市中的美女们弄到自己床上,对她们施以圣洁的临幸和祝福。

    在他的身边,岑瑟儿圣女微笑着策马相随,好奇地打量着这一幕奇景,心情舒畅,心里充满了快乐。

    能够一战击退那几名圣女,将王城和圣女修道院都控制在自己这一方手里,已经可以保证她的安全无忧,而且还能和艾尔华尽情地玩个痛快,一想到这里,她的玉体就禁不住发热,看向艾尔华的目光也变得热烈,眼睛变得水汪汪的,充满了妩媚柔情。

    小魔女已经带着天秤圣女回去圣女修道院了,一起在那里主持大局,临行前还带走了被擒的两名圣女。那是因为她们的精神力量太强,只有精研精神魔法的天秤圣女才能有把握控制得住。

    现在,跟在艾尔华身边的只有她,想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她的身体更是热得厉害,丝丝蜜液,从两腿间的嫩穴中流淌出来,浸湿了洁白的内裤。

    大批威武军团的骑兵,组成森然严整的军容,跟随着爱尔莎圣女殿下,策马越过长长的街道,向着王宫接近。

    越靠近王宫,街道两旁叩拜的市民就越来越多,不时听到有人在哭喊,向神圣伟大的爱尔莎圣女殿下忏悔自己的罪行,恳求她的原谅。

    艾尔华微笑着在马上挥手,眼神清澈平静,充满了慈爱怜悯,向被七名堕落圣女欺骗的市民们表达着自己的谅解和同情。

    在他的身后,许多战士拿着布告,刷在街道两旁房屋的墙壁上,在那上面,写清了爱尔莎对市民们的行为十分谅解,并对那些堕落圣女的罪恶行径充满了愤怒,号召所有百姓都团结起来,努力打倒那些堕落圣女和她们的追随者,为伟大的生命女神贡献出自己的虔诚和力量。

    整个城市,已经被金牛军与威武军团彻底掌握住,所有顽抗者都被围攻剿灭。国都中的许多重臣未及逃走,都已经被控制起来,其中许多人都已经迫不及待地向看守他们的人表白,自己是上了那些堕落圣女的当,其实他们对生命女神是极为虔诚的,现在愿意团结在爱尔莎圣女殿下的麾下,与那些堕落圣女作战,只要能有为生命女神效力的机会就好。

    装备精良的骑兵部队浩浩荡荡地在城中穿行,承受着无数市民百姓的顶礼叩拜,一直来到王宫前方。

    在这里,有大批金牛军战士将王宫团团围住,并已将王宫搜查了几遍,确认里面没有里尔家族的人,也没有什么危险。

    在宫门前,艾尔华翻身下马,大踏步走入王宫大门。

    大门两侧,有许多年轻美貌的少女跪在地上顶礼叩拜,娇躯都因激动恐惧而微微发抖。

    她们都是宫廷中的侍女,里尔二世在逃走时,自然不会把她们都带上,此时上千人跪在宫门内外,莺莺燕燕,挤在一起颤抖叩拜,倒也是十分诱人。

    艾尔华漫步走在王宫庭院的道珞上,微笑欣赏着道路两侧跪拜发抖的美丽少女们,从里面轻易地找出了许多上次来王宫时见过的美貌侍女。

    这些女孩,那时都曾让他食指大动,口水暗流,现在他已经成为了王宫的主人,这些女孩,自然也就成为了他的战利品,想做什么都可以了!

    艾尔华得意地暗笑着,伸手抓住身边岑瑟儿圣女的玉掌,轻揉着那柔荑般的纤美玉手,志得意满地向着前方宫殿走去。

    两位圣女殿下圣洁地微笑着,在无数跪拜在地的美貌侍女面前走过,一直走向圣安王国最高统治者居住的地方。

    为了表示对圣女殿下的尊敬,所有男性的将士都留在宫门外,不敢进来。整个宫廷之中,只剩下那些美貌少女,好让圣女殿下身边保持极度的纯洁。

    亲密地手牵着手,两位圣女殿下走进了旧日瑟丝王后的寝宫之中,看着里面熟悉的景物,眼睛都在兴奋地闪闪发光。

    当所有的门都被关上,两位圣女殿下迫不及待地紧密相拥,用力吻在对方的嘴唇上,亲密地进行着激烈的热吻,互相交换着唾液,双手也都气喘吁吁地在对方身上抚摸游走,兴奋地刺激着对方的性感带。一直摸到最隐密的地方去。

    在门外,瑟丝王后旧日的侍女们都敬畏地跪在地上,用崇拜的日光看着关闭的屋门。

    她们同样是生命女神的信徒,虽然身在王宫中做侍女,却一直羡慕那些能够进入圣女修道院修行的修女们,因为那代表了最高的荣誉,每当看到圣女修道院的修女们,都会让她们黯然神伤,感觉到自己不够虔诚,才不能到圣女修道院中去修行。

    每次圣女殿下前来王宫,都让她们快乐兴奋,为自己也能拥有服侍圣女殿下的荣誉而欣喜至极。现在有两位圣女殿下选择住在王宫之中,同样是对她们工作的肯定,让这些曾经服侍过伪王一家的侍女们感动不已,都在默默地发誓,一定要以勤奋的工作,来回报两位圣女殿下的信任之情。

    消音结界笼罩住了这处宫殿,让殿外的少女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更看不到那令人震惊的景象。

    一向端庄自持的美丽圣女,此时已经娇声大作,倒在艾尔华的怀里娇喘呻吟,纤纤玉手在他的身上柔柔抚摸,一直摸到胯下,握住胀大的**套弄着,春笋般的指尖轻捏**,捏揉拧动,温柔地按摩着马眼,带给艾尔华剧烈的快感。

    她身上的圣女长袍,已经脱了下来,露出了雪白柔滑富有光泽的肌肤,藕臂搂住艾尔华的脖颈,用力亲吻着他的嘴唇,香舌在他的脸上、唇上、脖颈上一路舔过去,贝齿在他颈上轻咬,娇喘吁吁,将灼热的香气打在他的颈上。

    艾尔华也脱去了身上圣女长袍,露出健美的身材,低声淫笑着,将她高挑性感的玉体抱在怀中,肆意抚摸,雪白高耸的玉峰在他的手中不停地变形,在他的大力揉捏下,深深地烙上了他的指痕。

    抱着这美丽性感的圣女殿下,艾尔华与她热烈地亲吻抚摸,左手一直伸到她洁白内裤里面,指尖淫亵地刺入她的柔嫩菊蕾,大力抠弄着,一边迈开大步,搂着这高挑的绝色美女,一直走到瑟丝王后的卧室里面。

    卧室中,依然是布置精美,到处弥漫着瑟丝王后那诱人的香气。因为逃走时过于仓促,她甚至不及回来收拾东西,将所有的一切贴身物品都丢在了这里。

    对于这个卧室,他们都不陌生,也都曾在这精美豪华的卧室里与成熟美艳的王后陛下热烈交欢,弄得她多次**,最后泄得气息奄奄,哭泣着升上天界,在恍惚之中,一心一意地想要在同性恋人胯下为奴,哪怕被她们凌虐也是心所甘愿。

    往事已杳,伊人现在已经随着丈夫、女儿逃去无踪,把当初的山盟海誓都丢在了此地。艾尔华怀着对瑟丝王后的思念之情,用力将岑瑟儿圣女的完美娇躯掷到大床上,发出轰的一声闷响。

    低低地淫笑着,艾尔华脱下身上所有衣服,抬脚踏上了美女横陈的床榻,跨在她的身上,居高临下地欣赏着她曲线优美、性感迷人的模特儿身材。

    从前在这张床上与瑟丝王后交欢时,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释放出深藏在体内的**,痛痛快快地暴插美艳王后,奸得她死去活来。不过,虽然她已经在**临身前逃走了,她那美丽的同性恋人还在身边,就用这同性恋人来代替那诱人的成熟王后吧!

    岑瑟儿圣女那修长美妙的玉体在床铺上扭动着,泛着红晕的脸上带着诱人的媚态,美艳樱唇微微张开,发出**的呻吟声,目光迷离,幽幽地看着他,带着哀恳邀请的意味。

    艾尔华咬牙笑着,弯腰将她的**从床上拉起来,让这高傲圣女如母狗般趴在床上,随手撕下她的洁白内裤,粗大**在她柔滑胯间挺动两下,找到了滴水的**,用力一挺腰,狠狠地刺了进去。

    粗大**顶开娇嫩花瓣,向着紧窄柔滑的蜜道里面迅速插入,剧烈的摩擦带来的快感让岑瑟儿圣女失声叫了出来,心灵也如遭重击,迅速陷入到兴奋甜美的状态里面,让她忘记了一切,只能摇动着雪白**,在艾尔华的胯下婉转承欢,享受着粗大**摩擦蜜道的快感,娇喘呻吟声变得更加剧烈。

    艾尔华抓紧她的柔滑**,手指深深地陷入到柔嫩臀肉里面,另一只手大力捏揉高耸玉峰,胯部暴力挺动,狠干着这美丽圣女,被她的嫩穴夹得**剧爽无比,不由喘着粗气,兴奋地大笑起来,**已经撞到了她圣洁的子宫上面,**清楚地感受到了她玉体深处的灼热滚烫。

    为了与七圣女的战斗,他放弃了与性奴们交欢的快乐,苦战了这么久,现在战事终于可以告一段落,就让自己在这美丽王后的寝榻上,以她旧日同性恋人的身分,暴烈奸淫她的第一个同性恋人,作为攻下王城、掌握政权的狂欢庆典吧!

    ※※※※※

    掌握王城军政大权的爱尔莎圣女殿下,接连在城中发布告示,让七名堕落圣女与里尔家族的邪恶阴谋,都大白于天下。

    王城的百姓们,惊愕地发现,他们一直陷于伪王里尔的阴谋计画里面。原来里尔二世早就是邪恶魔族在人间的代言人,一心想要将整个圣安王国都奉献于魔神手中,让所有百姓都屈服在魔神的淫威之下,背弃生命女神,成为魔神的信徒。

    而那七名堕落圣女,也都在邪恶魔神的强大魔力之下被污染堕落,和他同流合污,为了共同的目标努力多年,终于犯上作乱,推翻了虔诚信仰生命女神的王室,帮助里尔二世自立为伪王,准备将圣安王国推向罪恶的深渊。

    幸好在这关键时刻,伟大的爱尔莎圣女殿下挺身而出,揭破了他们的阴谋,并率领虔诚英勇的金牛军、威武军团,击败了强大的敌军,将残敌赶出城去,把王城百姓从阴谋中拯救出来,没有陷入到堕落的深渊之中。

    亲眼看到生命女神出现在王城的上空,市民们的信仰热情都空前高涨,发誓要追随圣洁伟大的爱尔莎圣女殿下,战斗到最后一刻,将伪王里尔与堕落圣女的追随者都彻底消灭!

    轰轰烈烈的运动在王城中掀起,旧日伪王里尔的所有忠实追随者都被揪了出来,押入牢房进行审判。其中有许多人都痛哭流涕,声称是受到了里尔二世的蒙蔽,发誓此后一定洗心革面,与里尔家族彻底决裂。

    留在王城中,未及逃走的各位国之重臣,既恨里尔二世丢下他们逃走,又悔自己看不清他的邪恶本质,居然和堕落圣女们同流合污,保着里尔二世登位,此时都愿跪在爱尔莎圣女殿下的面前,服从她的命令,为打败里尔二世的残余力量而努力奋斗。

    对于王国政权应该掌控在谁的手里,爱尔莎圣女殿下发布谕令,声称已经和旧日王室的唯一继承人爱德华王子取得了联系,准备迎他回来,继承王位,作为真正的国王,掌握王国的军队,与伪王里尔进行战斗。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旧日的王族,也拥有着大量的支持者。市民们欢呼雀跃,为爱德华王子的归来庆幸不已。

    与此同时,爱尔莎圣女殿下发出谕令,号召整个圣安王国的各个行省都尊奉爱德华王子为真正的王位继承人,与里尔二世划清界线,否则就会加入到堕落的一方,被那些堕落圣女所蛊惑,成为魔神阴谋的牺牲品。

    但在南方各个行省,双鱼宫和天蝎宫的圣女也同时发布了谕令,号召圣安王国的所有百姓都起来打倒堕落的爱尔莎,将被囚禁的桃露丝圣女从圣女修道院中解救出来,重新恢复桃露丝圣女的金牛宫圣女之位,并呼吁金牛军战士不要被邪恶的爱尔莎迷惑,一定要认清真相,救出他们真正敬爱的桃露丝圣女殿下!

    这样的呼吁,自然会被虔诚的金牛军战士嗤之以鼻,但南方的各个行省,都因这宣言而震动。

    里尔家族在南方各行省的势力根深柢固,在各个支持他们的贵族势力的宣扬下,那里的百姓先入为主地相信了爱尔莎是邪恶魔徒的传言,并拒绝承认魔神化身的生命女神发布的神谕的真实性,越来越多地聚集在各个圣女的旗帜下,发誓要与北方的魔徒决一死战!

    圣安王国已经陷入到事实上的分裂之中,南北双方的各个圣女,都在向着各行省发布谕令,号召他们加入到自己一方来,打倒邪恶的堕落圣女,以他们的虔诚来重现生命女神的辉煌。

    与北方六宫圣女结成的联盟相比,南方的圣女就显得势单力薄一些。

    本来是七名圣女组成的强大阵容,却在城破败逃之时,被艾尔华追上去擒获了两位圣女,能逃出去的只有射手军的统帅莎琪特莉丝圣女,而且还负了伤。加上原来就在南方的两个圣女,也只有三个人。

    而摩羯圣女和双子宫的葛妮圣女,在战后就失了踪,谁也不知道她们被空间传送魔法传到了什么地方,现在是死是活。

    而唯一的知情者,此时正在圣女修道院中,受着难以想像的凌虐折磨。

    柔弱美丽的迷妮圣女,头上依然戴着娇艳的剑兰花冠,被捆得结结实实地跪在假山洞中,纯洁的少女面庞上充满了惊慌恐惧的神情。

    即使是对一个堕落圣女,这样做也太过分了。被绳索牢牢捆住,还捆成奇怪的花式,让她跪在冰冷的地面上,羞惭得无地自容。

    她的身上,虽然还穿着洁白的圣女长袍,却被绳索牢牢束在身上,酥胸被绳圈套住,箍得少女娇嫩玉峰更加突出,看起来简直有岑瑟儿圣女那样的高度。

    看到这样的情景,艾尔华仁慈地决定取消她贫乳圣女的称号,微笑着伸出手去,慈祥地抚上了她娇嫩的**。

    这里是圣女修道院,他们曾经热烈交欢的假山洞里,迷妮圣女的膝下还有着她从前残留在地上蜜汁的痕迹。而从此地看过去,还能看到对面她曾痴痴等待约会的凉亭。

    景物依旧,往日亲密交欢的恋人相对,情势却已大不相同,让艾尔华不禁感慨世事变迁,常令人有措手不及之感。

    带着心中的感慨叹息,艾尔华的手指揉捏着美丽少女的**,虽然是隔着衣服,还是能感觉到她**的柔滑娇嫩,让他的口水都忍不住流了下来。

    与此同时流出的,是剑兰少女羞惭的泪水,清澈如溪流般从玉颊上流淌下来,闪烁着珍珠般的光辉。

    住、住手!不要这样……迷妮圣女哽咽着,用柔嫩的声音央求道,身体以跪姿被捆在地上,无法动弹,更不能躲开他的魔手,感觉到一股股的热流,从**尖端涌起,一直向着身体流来,让她的娇躯迅速地热了起来。

    这让她更加羞耻,清澈纯洁的泪水更是奔流下来,滴滴洒落在高耸的酥胸上面。

    艾尔华索性伸出双手捏着她胸前柔嫩的小豆豆,惊奇地问:咦,上次我摸这里的时候,你也没有说什么啊?是不是怪我没有舔它?

    说着话,他也跪下来,低头去咬迷妮圣女的酥胸,牙齿隔着衣服咬住娇嫩**,轻轻地磨着,舌尖顶在**上,口水迅速浸湿了她的衣衫,在衣服上面现出一个**的形状。

    迷妮圣女更是羞惭欲死,颤声哭泣道:上次你是女人,现在你……

    想到自己透过莎琪特莉丝圣女的眼睛,看到他挺着凶器奸淫桃露丝圣女的惨烈画面,让她羞得说不出话来,心中的恐惧痛恨更是让她娇躯剧烈颤抖,几乎要将**从艾尔华的*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嘴里抖出来。

    艾尔华微微用力,在她左边**上轻咬了一口,听着她柔弱的尖叫声,心中大乐,耳边彷佛听到了她酥胸中的小心脏怦怦乱跳的声音。

    抬起头来,艾尔华正颜微笑着,沉声道: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快说,你的姐姐现在在哪里?还有摩羯圣女,她们是死是活?

    迷妮圣女也随即怔住,俏脸微微发白,陷入恍惚之中,连艾尔华还在用力捏扁她的右边**,带来的痛楚都注意不到了。

    与姐姐心灵相通的她,自然能够知道,自己的姐姐现在的处境。

    那一天摩羯圣女施展出了空间魔法,却只能设定一个大致的目标,就是向南上千里。至于是传送到什么地方,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她的运气还算不错,传送的目标点却是出现在高空之中,从几十丈的高处摔下来,两位圣女却没有摔成肉饼,已经是超好的运气了。

    因为她们的身下,并不是陆地。

    实际上,在方圆百里之内,举目所望之中,一片陆地都没有。只有茫茫的海洋,一望无边,看不出到哪里才是尽头。

    重重地摔落到海洋里面,已经受了重伤的摩羯圣女当场在水面上晕了过去,葛妮圣女还好一些,勉强能够保持着神智清醒,将她拖在背上,奋力游水,向着远处而去。

    在茫茫大海之中,她也分不清方向,只能靠着太阳在天空的位置来推算出大致的方向,朝向北方奋力地游去。

    实际上,她的推算是正确的。以身为双子宫圣女的直觉,她估计出自己是身在大陆南方的海洋之中,摩羯圣女传送的方向虽然正确,距离却远远超出了她的估算,没有落到南方某个行省,而是在更往南的海洋里面。

    以心中坚韧的意志,葛妮圣女奋力地划着水,游向北方,浑然不管距离大陆南端的澳大还有极远的距离。

    在她快要沉下去的时候,摩羯圣女终于及时醒来,呛了几口水之后,拼尽最后剩余的魔力,凝水成冰,制造出一个足够大的冰筏,然后又昏了过去。

    葛妮圣女手足并用,拖着她努力爬到冰筏上面,砸下大冰块做成冰浆,奋力划水,继续向北方去。

    由于冰块里面混有摩羯圣女的魔力,即使在海水中,也不会迅速融化。掺杂着圣力的冰筏,载着两个疲惫至极的圣女,一直漂向北方。

    但这样由魔力凝聚成的冰块,并非永远不会消融。葛妮圣女可以感觉到冰筏里面的圣力正在慢慢消失,一旦圣力彻底离散,冰筏也将化开,自己和摩羯圣女也将掉到海水里面,被淹死在茫茫大海中。

    在遥远的传送之后,久未进食的葛妮圣女疲惫衰弱,却还在焦急地探查着自己妹妹的情况,担心她被那魔徒淫辱,甚至是杀害。

    和她一样,迷妮圣女也在探查着她的情形。姐妹二人心心相连的心灵感应,让她们能够查知对方的情形,心中充满了悲愤与焦虑。

    她们努力建立了彼此的心灵连接,为对方的窘境担忧至极。

    葛妮圣女此时的情形十分危险,在冰筏上向北漂流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陆地。而她身边的摩羯圣女一直躺在筏上昏迷不醒,虽然她努力用圣力帮助摩羯圣女驱除体内的黑暗力量,还是不能将她救醒过来。

    迷妮圣女的情形也同样危险,时刻面临着失贞的威胁。对于艾尔华的逼问,她紧紧地闭着樱唇,死也不肯将自己姐姐的现状说出来。

    艾尔华跪在她的面前,揽住她柔美的纤腰,好奇地看着她紧闭的樱唇,被那娇艳欲滴的红唇诱发了**,忍不住抱紧她的温软娇躯,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她的樱唇温软娇嫩,艾尔华的舌头轻轻舔在樱唇上,啜吸着她的甜美,胸部摩擦着她的高耸酥胸,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灼热地打在她的脸颊上。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爱尔莎吻住,但现在知道了他是一个男人,极度的羞耻感让迷妮圣女泪水直流,努力晃动着螓首,却还是摆脱不开他的激吻,甚至还被他抬起手来捏住面颊,强行将她紧闭的牙关捏开,灵活的舌头迅速探入她洁净的口腔中,在她的上下颚处用力舔弄,肆意地吸吮着她口中唾液,让她羞愤欲死,只能唔唔地低哼着,表示着自己的愤怒。

    艾尔华微笑着捏住她的面颊,舌头在她口中到处舔弄,挑逗着她柔滑的香舌,与香舌亲密地摩擦着,用力吸吮香甜津液,心里突然想道:她们姐妹是一心同体,如果葛妮圣女没有死的话,应该也能感觉到我现在的动作吧?

    这么一想,身体立即火热起来。思绪展开,已经猜出了葛妮圣女现在的处境:如果她死了的话,迷妮圣女早就哭喊连天要死要活的了。如果她已经逃到了南方,那么迷妮圣女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焦虑的样子。这么说,她还没有安全到达南方行省,那么是在什么地方呢?

    正在考虑这个问题,手上微微松懈,竟然被迷妮圣女用力甩开了自己的手指,坚硬的贝齿狠狠地咬下去,用力咬在他的舌头上面!

    啊!艾尔华大叫一声,向后便倒,舌头上有血腥味传来,却是被她一口咬破了。

    猝不及防之下,居然受此重创,艾尔华心中大怒,立即跳了起来,伸手抓住她柔密的长发,用力按在自己胯下,怒吼道:你不想吃我的舌头,那给你吃些好东西!

    剑兰少女的头发,各绺长发的颜色都不尽相同,呈淡红、粉红、胭脂红交织的颜色,握在手中柔软顺滑,艾尔华将她的脸按在自己胯下,直到她快要闷死,才放开她的头发,冷笑着向后退去,沉声道:好吧,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只能刑讯逼供了!

    他的手伸到自己的衣服上,将圣女长袍三两下脱个干净,露出了健美的男性躯体,可是下体却一如往昔,**仍旧缩在身体里面。

    震惊和恐惧让迷妮圣女忘记了羞涩,抬起头来,瞪大美丽的眼睛,盯着近在咫尺间的**身体。

    失去了幻术的作用,艾尔华的身体不像男人,也不像女人。可是在她的眼前,清楚地看到,一根长长的棍子,正在从爱尔莎的胯下探出头来,带着奇怪的味道,胀大的头部正在指向她的鼻尖,不停地向她的琼鼻靠近。

    千里之外的海面上,玫瑰少女也在瞪大眼睛,心中满怀恐惧。

    此时,她可以和自己的妹妹共用同一双眼睛,清楚地看到眼前丑陋的凶器,甚至能够闻到上面淡淡的腥气,在震惊之中呆住,直到感觉到**顶在自己的鼻尖上,她才尖叫一声,将头向后甩去,像要躲开那戳来的**一样。

    她的妹妹采取了相同的动作,哭叫着向后面躲去,可是身体被牢牢绑住,再怎么用力,也躲不到远处去。

    艾尔华狞笑着抓住她的柔密长发,**坚定地向前顶去,用力顶开柔软的樱唇,坚硬的贝齿,进入到了温暖湿润的口腔里面。

    被紧窄温暖的小嘴包围住,**上感觉到口腔中嫩肉摩擦着快感,艾尔华舒服地叹了一口气,低头看着泪水长流、哽咽哭泣的剑兰少女,温和地微笑着,**继续前挺,摩擦着纯洁的口腔嫩肉,一直顶到她的咽喉上面。

    远处的冰筏上,玫瑰少女俏脸涨得通红,双手不由自主地抬起来,按在自己的玉颈上面,清楚地感觉到那**顶入到自己的嗓子里,一直插入食道,让它充满了窒息的痛苦。

    深深的耻辱感同时在两个圣女心里泛起,清澈的泪水奔流出来,为了自己和姐妹受到的耻辱,让她们同时默默饮泣。

    艾尔华抓住美丽少女的螓首,畅快地在她嘴里**着,粗大**深深地插入纯洁的食道里面,享受着被圣女殿下咽喉嫩肉紧夹的美妙滋味,不由兴奋地喘息微笑,脑中一片昏昏沉沉,被快感冲击得几乎晕去。

    在羞耻和绝望之中,剑兰少女坚硬的贝齿狠狠地咬在他的**上,却无法伤到他,只能让他更加畅快,忘形之中低下头来,兴奋地大笑道:圣女殿下,感觉怎么样?你的姐姐也喝过我的精液,现在她一定在仔细品味那奇妙的滋味吧?

    与此同时,他的**终于在圣女吹箫的快感下达到兴奋的顶点,在她口中剧烈地跳动着,将滚烫的精液射进了迷妮圣女温暖的樱口、紧窄咽喉里面。

    曾经熟悉的味道涌来,让冰筏上的葛妮圣女脸色惨白,霍然明白了那一次自己和爱尔莎交欢之后,嘴里残留的奇怪滋味是什么。

    天空中,太阳将炽烈的光芒洒下来,照射在她的身上,她的娇躯却如堕冰窖一般,在瑟瑟地发抖。

    她和摩羯圣女身下,冰筏在迅速地消融,终于在一声脆响之后,四分五裂,让她们都跌到了海水里面。

    这个时候,精液还在不断地喷射着,狂暴地射进剑兰少女的嘴里,呛得她哭泣咳嗽,精液甚至从琼鼻中喷射出来,让她羞愤欲死,美目也在翻白,在窒息的痛苦中渐渐昏迷过去。

    冰冷的海水里面,玫瑰少女在深深地向水下沉去。她也已在海水中窒息,在半昏迷状态中,彷佛又回到了当初在山洞里,与爱尔莎激烈交欢的最后一刻,在突然之间,彻底回想起了那时**将精液射到她口中的每一下跳动和颤抖。

    大量的海水疯狂地灌进她的嘴和鼻子里面,而葛妮圣女的舌苔上,却充满了精液的味道。她的长发在海水中四散飘舞着,散发着凄美的黄色光芒,带着这美丽至极的少女,在昏迷中流淌着泪水,渐渐地向着深海沉下去。

    第十四集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