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章圣军相残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整齐的方阵,向着金牛宫大门移动过去。无数马刺连在靴上,沉重地击踏着地面,发出整齐的轰响。射手战士们面容阴沉,举着刀剑,杀气腾腾地踏向前去,便如坚定的大山一般,压向前方的敌人。

    但这座大山终究在宫门前被撞碎。光明战锤挥舞而起,砸在战士们的身体上,将他们砸飞出去。方阵被凌厉挥舞的巨锤砸散,无数战士四散飞跌,碎裂的身体轰然摔落在远处的地面上,鲜血四溅,将这千载纯洁之地染得一片鲜红。

    一排又一排的战士大步向前推进,随即被艾尔华挥锤砸飞,后面的人却仍然迈步向前,此时已是众志成城,坚定如山,军心如钢铁般冷酷坚硬,丝毫不将自己和同伴的死伤放在心上。

    无数刀剑劈来,其中夹杂着大量高级战士的强大斗气,猛烈激撞而来,与光明战锤轰击在一起,消耗着艾尔华体内的力量。面对着如此众多的敌人,艾尔华也只能咬牙苦战,不住地挥舞着重锤,轰飞面前的敌人,然后又要面临下一波敌人的攻击。

    金牛宫前,如一**的巨浪涌起,将逼近的方阵砸碎,无数战士的死亡并不能换得平静,在圣女修道院大门外,又有军官在大声传令,召唤着射手战士下马步行,排成紧密的方阵,大步踏进圣女修道院中,向着战场逼近,队伍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来,在寂静的夜空中轰然作响。

    在源源不断冲来的敌兵面前,即使是神器也终究要消耗着使用者的能量,让艾尔华的额头上,渐渐有汗珠渗了出来,呼吸也变得粗重,脸上有疲惫的神色涌起。

    奋力挥舞着沉重的战锤,砸断凌厉劈来的无数刀剑,艾尔华眼中的杀机越来越浓,渐渐化为血红一片,昂然屹立在宫门前,抵挡着一**的冲击,被战锤砸死当场的敌人不知凡几,面前的地面上已经铺满了尸体,鲜血从尸堆上溢出,一直流到他的脚下,向着神圣的金牛宫里面渗进去。

    虔诚坚定的射手军机械地向前踏进,发动猛烈的攻击,却无人想到要爬上围墙,绕到艾尔华的后面夹攻他。毕竟这是在神圣的圣女修道院中,若有男人爬上金牛宫的围墙,可以说是对圣女修道院的不敬,对他们崇拜的各位圣女的不敬,没有人敢起这样的念头。

    负责指挥作战的七位圣女也想不到要提醒他们。她们已经将所有的力量和意志都融入到了闪电轰击之中,只要击碎了魔法防护罩,此战就必然胜利。

    巨大的闪电光柱疯狂地从天空中落下,重重击在防护罩上。每一下重击,都发出轰然巨响,让整个金牛宫的殿堂屋宇都为之震动,防护罩也在每一击之后,都在剧烈晃动,并随之缩小,向着下方一点点地缩去。

    防护罩中的三位圣女,已经是脸色苍白,每一次闪电轰击都让她们胸中剧震,樱唇嘴角已经隐隐渗出血丝,就像被艾尔华用大**干破小嘴时的模样。

    天空中,又一股巨大的闪电轰然击落,重重地劈在她们的头上。最为幼稚娇嫩的白羊圣女突然张开樱唇,猛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俏脸惨白如纸,柔弱娇躯摇摇欲倒,只能勉强抓住旁边的两位圣女,努力支撑。

    噗地一声,温热的鲜血喷射到了艾尔华的后背上,顺着洁白的圣女长袍流下去,将他的后半身染得一片鲜红。

    而他的胸前,早已染满了血迹。大批坚强战士在他的面前被战锤轰碎,血雨漫天飞落,将洁白的圣女长袍染得斑斑点点,如梅花布满白衫之上,惨烈绝艳。

    钢铁大军仍在坚定地向前冲击,猛烈*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攻击着他;而在天空中,闪电越来越猛烈,凝聚了七位圣女的全部圣力,轰然击向越来越脆弱的防护罩。

    当最左侧的天秤圣女也终于忍不住张开樱唇,将温热的鲜血喷洒到艾尔华背上时,天空中的闪电终于轰然击碎了防护罩,疯狂地轰击下来,在剧烈的震响之中,巨大的电光猛烈地劈在金牛宫大门上方的门楼上。

    雄伟壮观的门楼轰然碎裂,无数碎木砖石四散飞射,将门前冲来的射手战士砸倒在地。而在后面,更多的战士仍冒着乱石大踏步上前,挥舞着重剑,砸向艾尔华的头颅。

    当防护罩碎裂时,艾尔华也在剧震中脸色发白,手脚微慢,被无数刀剑砍来,一柄利刃在肩上一带,劈裂了圣女白袍,在肩上划出一道伤口。

    鲜血在肩上飙射而出,艾尔华咬牙怒啸,光明战锤疾挥而去,奋力将面前的敌人砸飞到空中,尸体远远地摔落在前方的方阵中央。

    天空中仍有雷电在汇聚,在艾尔华的身后,性感美丽的岑瑟儿圣女已经是玉容惨白,陡然看到艾尔华受伤飙血,心中如割一般,凄厉地尖啸一声,激起体内所有力量,重新支撑起防护罩,奋力抵御着天空中轰下的巨大闪电。

    艾尔华的圣力,也在战斗中分心输入防护罩中,在刚才的轰击中也受到重创,内腑震动,挥舞光明战锤的动作微慢,而面前冲来的射手战士却越来越是强悍,彷佛是负责指挥的军官将所有的强大战士都藏了起来,在这关键时刻才一齐拿出来猛烈冲击,试图冲破他的防线。

    手臂渐渐酸软,光明战锤挥动的速度减慢,无法抵挡住如此多的刀剑攻击。利刃劈来,在肩臂上划过,鲜血从伤痕中喷射而出,将圣洁长袍染得片片鲜红。

    艾尔华放声怒吼,在宫门前奋力苦战,劈手夺过一名敌人手中的重剑,反手一剑劈裂他的咽喉,双手执着武器,状若疯虎般地与敌人拼杀,断首残肢不断地飞射出去,战斗情景凄厉恐怖,骇人至极。

    更多更强大的射手战士冲上前来,悍不畏死地猛烈攻击,在他的身上斩出更多的伤口,以巨力轰击着他手中的武器,传到他的内腑,让他内伤更重,终于忍不住喷出血来。

    金牛宫前的战斗,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钢铁般的战士们源源不断地冲上猛攻,斩裂艾尔华的肌肤,鲜血不住地从地从体内喷溅出来,让他整个都变成了血人一般。

    圣洁坚强的爱尔莎圣女殿下,身穿染满鲜血的圣女长袍,昂然立于宫门前抵挡着敌人的猛烈攻击,那坚定勇悍的模样,彷若为神殉死的圣女一般,凄美壮烈得令人吃惊。

    但这位坚贞圣女面前的敌人,却是冷酷无情至极,对于莎琪特莉丝圣女的信任让他们毫无动摇和怜悯,只是不停地冲上来,挥舞刀剑,凶狠地劈向浑身染血的圣女,随即被光明战锤击中,轰然飞落,惨死在圣女修道院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彻夜的惨烈苦战之中,天空中的闪电一道接一道地劈落,七位圣女也都尽了全力,以圣力化为雷霆,拼力轰击着三位圣女姐妹的防护罩。当轰击的力量达到顶点时,三位美丽的圣女都已脸色惨白,在雷霆怒震之中,同时张开樱桃小嘴,噗地将热血喷洒到艾尔华的背上!

    感觉到背上喷来的热血,重伤下的艾尔华也忍不住喷出血来,却仍举起手中武器,拼力狂战不休,誓死不肯让这些敌兵冲过大门,威胁到自己女人的安全!

    对面的七位圣女,虽然也是脸色惨白,唇边却也隐隐露出惨然微笑。

    纵然敌人如此强横,纵然圣女修道院所受到的奇耻大辱再难洗清,可是今日一战,终究是要嬴了!

    仍然排成紧密方阵的射手战士,感受到即将胜利的喜悦,放声嘶吼着,无视自己已经伤亡无数的同伴,加快脚步,大步冲向前方,用尽力气吶喊拼杀,将凌厉的刀剑向着顽强的敌人劈去!

    终究是走到了这一步,艾尔华惨然厉笑,凶暴的目光狞视面前茫茫无尽的敌军,已经准备好与敌人决战到死,以保持作为王子和圣女的尊严!

    凄厉悲壮的气氛凝结在圣女修道院中,在大门前面,却突然传来了剧烈的轰响喧哗,刺耳的惨叫撕破了深夜的宁静,向着这边远远传来。

    冲向金牛宫的射手战士们都不禁闻声一滞,紧接着又大步奔跑起来,疯狂冲向前方的敌人,不管后面到底出了什么事,一定要尽快解决掉这个敌人,为圣女殿下奠定胜局!

    震天的吶喊在大门的方向响起,无数人都在高呼着圣女殿下,让那粗豪的嗓音,传遍了圣女修道院的每个角落,向着附近的荒野播散而去。

    沉重杂乱的脚步声在大门方向响起,彷佛有千军万马一齐涌入了圣女修道院,脚步声轰然震响,向着这边奔涌而来。

    庞大的军队,迅速击溃了拦路的敌军,冲破了大门,向着金牛宫的方向狂奔而来。焦急愤怒的嘶吼吶喊声,在黑暗中震天动地,让整个圣女修道院的所有屋宇都随之轰响,发出震颤的回音。

    正在拼尽最后的圣力,准备一举轰散防护罩的七位圣女,被这震天的吶喊厮杀声所慑,都露出惊骇的神色,向着远处望去。

    无数的强壮战士,涌入了她们的视线之中。彷若地底涌出的魔神一般,这些狂奔而来的战士们头上都戴着牛角铁盔,身形剽悍粗壮,手中都紧握着沉重锋利的战斧,雪亮的斧刃在月光下闪烁着道道寒光。

    七位圣女脸上都露出了震骇的神情,这些强悍的战士,她们都很熟悉,正是金牛宫属下,以勇悍之名震动大陆的金牛军!

    所有战士的脸上,都充满了悲愤焦急的神情,咧开大嘴放声嘶吼着,发誓要拼命保护他们所崇拜的圣女殿下,绝不让任何人伤害到伟大的爱尔莎圣女!

    但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却清楚地看到,圣洁高傲的爱尔莎圣女,手持光明战锤和重剑站在神圣的金牛宫前,被大批的射手军猛烈攻击,浑身上下溢满鲜血,将洁白的圣女长袍都染得通红,鲜血汇聚成溪流,正在从长袍上面流下,在地面汇成血泊,将爱尔莎圣女的脚面覆盖。

    无数强悍的金牛战士,都悲愤地放声嘶吼起来,看着敬爱的圣女殿下如此惨状,目眦欲裂,挥舞着手中巨大的战斧,疯狂地向前飞奔而去!

    极度的悲愤让他们的力量变得更为巨大,狠命地挥舞着战斧,疯狂劈斩在拦路的射手战士身上。坚固的铠甲被沉重战斧轰然击碎,锋利斧刃狂劈而下,将悲惨的射手战士当场劈为两段,鲜血自体内狂喷而出,将手持战斧的金牛战士喷得满头满身都是热血。

    愤怒的金牛战士怒吼着,大步向前冲击。在后方,还有源源不断的金牛战士冲来,悲愤地纵声嘶吼,加入到对射手军的猛烈攻击之中。

    他们的人数极多,迅速占据了所有圣女的视野,还在不断地增加之中。这是驻扎在军营中的二万金牛军,在得到化身为修女的小魔女飞身传令之后,将所有部队都拉了出来,冲进圣女修道院,保护他们敬爱的圣女殿下,并对已经堕落的七位圣女进行严厉惩罚!

    在他们的眼中,那些遍布圣女修道院的射手军战士,显然是七个堕落圣女的走狗,正在进行渎神、叛逆的举动,杀之不足惜!而他们竟然胆敢围攻爱尔莎圣女殿下,更是罪不容赦!

    在悲愤中陷入疯狂的大批金牛战士,用凄厉雄浑的嗓音放声嘶嚎,挥舞着沉重战斧冲向前方,与这些可恨的敌人拼杀在一起,恨不能将他们统统杀尽,以洗雪他们这该下地狱的天大罪孽!

    面对一心想要拼命的金牛战士,正在围攻艾尔华的大批射手战士不知所措,毕竟从前都是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伴,突然刀兵相向,总会有些犹豫。

    但同伴们接连发出的惨叫声、血腥杀戮的场面,以及莎琪特莉丝圣女的厉声下令都让他们的犹豫迅速消失,举起刀剑,冲向金牛军,与他们激烈地拼杀在一起。

    刀剑相交的轰响声、厮杀声、惨叫声震天响起,两支名震大陆的强横军队,在他们都同样崇拜的圣女修道院中猛烈拼杀,无数战士被敌人的重剑和战斧砍下了头颅,惨死当场。

    看着这惨烈的一幕,七位圣女手脚冰冷,心中剧痛不已。

    金牛军与射手军,原本都是圣女修道院战斗三宫的属下,便如兄弟般亲密。而今天却在她们的面前相互猛烈拼杀,便如手足相残一般,让圣女们看得胆寒心裂,悲痛不已。

    两军战士混杂在一起,拼命混战的场面,血腥惨烈,直杀得人头乱滚,鲜血四面喷洒,让那些未曾见过战斗的圣女们脸色惨白,恐惧至极。

    头戴剑兰花冠的双子宫美少女,站在姐姐的身边,已经忘记了向她那边输入圣力,满脸恐惧地看着眼前的血腥战斗,清楚地看到一个射手战士被锋利巨斧劈在颈上,戴着战盔的头颅轰然飞起,摔落地面,颈中鲜血朝天喷射,彷佛鲜红喷泉一般,凄惨壮烈的情景,让她低低地尖叫一声,扑倒在姐姐的怀中,已经吓得昏了过去。

    而在另一边,紧紧握住同伴纤手的葳儿圣女,美丽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泪水,悲伤地看着这一幕手足相残的惨烈情景,张开嘴想要呼唤他们停手,却终究是一口气上不来,软软地摔倒,被摩羯圣女眼明手快,一把将她扶住。却也是脸色惨白,再不能念动咒文,发出雷电轰击敌人。

    在大门方向,强壮勇悍的金牛战士源源不断冲过来,朝着顽抗的射手军疯狂扑去,口中愤怒地嘶吼着,挥舞战斧,狠命砸在敌人头上,让脑浆鲜血从破裂战盔中流淌出来,以他们的血,来洗刷他们胆敢亵渎爱尔莎圣女殿下的罪行。

    金牛战士原本就是最强悍的步兵,此时与下马步战的射手军面对面地交锋,强大的力量迅速压倒了射手战士。而在失去了战马之后,射手军的战斗力已经下降大半,在步战之中,根本不可能是悲愤至极的金牛战士的对手。

    大军茫茫,疯狂扑击而来,涌向苦战疲惫的射手军。无数金牛战士奋不顾身地扑进敌军之中,疯狂挥舞着战斧,将一个个射手战士的脑袋砍下来,纵然身中数剑,也不肯退后,仍在舍命扑击不止。

    戴着战盔的头颅满地乱滚,鲜血已经染遍地面。在无数敌军悍不畏死的疯狂冲击下,射手军终于崩溃,被大批金牛战士手执战斧冲进伫列之中,横冲直撞,砍杀无数,断臂残肢向着四方飞落,景象惨不忍睹。

    作为战斗三宫中仅存的战斗圣女,莎琪特莉丝圣女已经是俏脸惨白,不放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心中剧痛不已。

    战斗了上百年,她早就看惯了血腥杀戮,自己部下在战场上被杀,也是常见之事。可是现在是与桃露丝圣女属下的金牛军相互残杀,却让她悲愤交加,宁死也不愿意看到现在的情景。

    多位圣女都在大声呼喊,命令金牛军停止进攻。但这些呼喊却更激发了金牛战士的愤怒,对这些堕落圣女厉声痛斥,责备她们背弃生命女神,投向黑暗一方的罪恶行径。

    没有了战马的射手军,此时已是兵败如山倒,就算再临时上马作战,也不可能扭转战局。看着漫无边际的金牛战士如潮水般奔涌过来,莎琪特莉丝圣女心中悲叹,深知此战已经失败,而击败自己的,竟然是同属圣女修道院属下的金牛军!

    转头看向金牛宫的大门,她带着恨意的目光清楚地看到,那扮成圣女的邪恶少年,此时正倚在断壁残垣旁,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染满血污的脸上带着一抹冷酷的笑意,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着,彷佛要将她彻底剥光一般。

    彷佛如凄厉寒风吹来,莎琪特莉丝圣女心中发冷,一阵阵地紧缩。想到刚才在卧室中看到的情景,她可以确定,一旦自己被他抓住,一定也会落到那样的下场,还未发育成熟的少女身体,将受到邪徒的残酷凌虐侮辱!

    刚才的闪电轰击之中,她已经耗尽了几乎所有的圣力,而其他几位圣女也好不了多少。如果再轰击下去,倒是有可能彻底击碎对面三圣女的防护罩,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如果再耽搁的话,本方的七位圣女都将被擒,落到与桃露丝圣女相同的下场!

    作战多年的经验,让精灵少女当机立断,举起疲惫的手臂,奋力挥手大喝道:全军撤退!

    在她的身后,十几名身材健美的女战士纵马奔到七名圣女的身边,迅速将她们扶上马,打马飞奔,向着圣女修道院的后门方向驰去。

    倚在金牛宫断裂的墙壁边,看着面前所有围攻自己的射手战士也陷入到围攻之中,被自己的部下劈碎头颅和身体,艾尔华心中大快。陡然看到那七名自圣女正要逃走走,立即举起手来,放声大喝道:来人,把那些堕落圣女拿下!

    这正义凛然的吼声让他身后三名真正的堕落圣女心神大震,娇躯软软地摔倒,浑身上下剧痛不止,却是因为刚才耗费圣力过度,娇躯已经受了伤害。

    艾尔华一旋身,左手将岑瑟儿圣女抱在怀中,右臂伸长,一手揽住那对美丽姑侄的纤腰,身上溅满的鲜血沾染到她们的身上,将圣女长袍染得斑斑点点。

    四名圣洁高贵的圣女,满脸都是疲惫之色,相互依偎扶持的绝美场面,让许多金牛都看得眼眶发热,强忍着虔诚感动的泪水,大步狂奔,前去追杀那些准备逃走的堕落圣女。

    沸腾的大军如潮水般向前浩荡奔涌而去,成半月形围住残存的射手军,锋利战斧凌厉砍下,将大批悲愤怒吼的射手战士砍掉脑袋,劈碎身子,迅速地向着那些圣女逼近。

    健美的女战士们护送着七圣女,穿过混乱拥挤的战场,拼命打马冲刺,向后门方向夺路而逃。在她们的身后,残存的射手战士拼命地挥舞战刀重剑,与潮水般狂涌而来的金牛战士舍命苦战,保护着各位圣女殿下,让她们有时间脱离险境。

    强悍的金牛战士围攻追杀之中,射手战士们拼尽全力地冲杀出血路,一直冲向后门,终于护送着众位圣女殿下奔出圣女修道院的后门,让她们在十余名女战士和部分残存的射手骑兵保护下,朝向王城方向狂驰而去。

    紧接着,那些未及逃走的射手战士被愤怒的金牛战士一拥齐上,迅速淹没在奔涌怒涛之中,锋利战斧疯狂劈下,传出阵阵剁裂骨肉的闷响,那些坚强的射手战士在乱斧分尸之下,遥遥望向远方已经逃远的各位圣女殿下,劈飞的头颅面庞上,仍然带着一丝如释重负的微笑。

    无比悲愤的金牛战士放声怒吼着,疯狂地劈杀着所有亵渎神圣、背叛生命女神的射手战士,浑然不顾从前他们曾经是并肩作战、亲如手足的战友和兄弟。

    在圣女修道院中,无数金牛战士在庭院中大步狂奔,朝向每一个角落奔去,牢牢控制住圣女修道院的每一宫,按照爱尔莎圣女殿下的命令,阻止任何修女的出入,如果遇到争执,宁可将她们当场打昏扔进宫中,也不允许她们有机会逃出圣女修道院,去和那些堕落圣女会合。

    艾尔华拥抱着三名美丽圣女,站在遍地血泊残尸中间,举目望向四周,清秀的脸上带着血污,却仍然在坚强地微笑着,让金牛战士们都看得心中感动,泪水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奔流在粗犷的脸庞上。

    举起手中战斧,无数金牛战士向着他们最敬爱的圣女殿下放声欢呼,让激烈的欢呼声传遍整个圣女修道院,响彻天际。

    在震天的欢呼声中,一个美丽少女跟跟跄跄地向着这边走来,瞪大清澈明亮的眼睛,震惊恐惧地看着眼前的情景,海蓝色的长发在清晨的寒风中飘荡着,她纤美的身体在风中轻轻地颤抖,配着脸上恐惧的表情,显得如此娇弱可怜。

    无数金牛战士在她面前如潮水般退开,不敢拦在她的路上。因为那是水瓶宫的圣女殿下,既然没有被爱尔莎圣女殿下宣布为堕落圣女,那么就仍然是值得他们尊敬的伟大圣女,不可以有丝毫轻慢。

    水瓶圣女如梦游般在圣女修道院中走着,眼前到处都是鲜血狼藉,无数强壮勇敢的射手战士惨死在地上,铠甲上圣女修道院的标志已经被鲜血染得一片殷红。

    他们的尸体大都被战斧劈得碎裂,散落在地面上,鲜血从断裂的躯体里面流淌出来,将这片圣洁之地染得到处都是血污,让她的眼中充满了鲜红之色。

    恐怖如地狱般的情景,让水瓶圣女的心在剧烈地跳动,急促地娇喘着踏过遍地血腥的尸体,一直走到残存的四位圣女的面前,望着艾尔华的脸,无意识地低低呻吟,用虚弱的声音,轻轻地问:爱尔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尔华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向着四周轻轻挥了挥手。

    遍布空地上的金牛战士们躬身施礼,迅速退后,如落潮般向着远处隐去,转瞬之间便已消失,没有人再留在他的视线之中。

    刚才还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上,此时只剩下了五位圣女殿下,还有飘浮在空中的小魔女,正将一双玉臂抱在胸前,饶有兴致地看向水瓶圣女,一面还在歪着嘴轻笑。

    水瓶圣女无神的目光在空中掠过,彷佛看到了小魔女,却又似丝毫没有注意到小魔女那明显的魔族特征,只是失魂落魄地看着艾尔华,抓住他染血的手臂,虚弱无力地追问着,这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艾尔华轻轻咬牙微笑,摔开她的手,双手放在自己的衣领上,用力一撕,嗤地一声裂响,整件染血的圣女长袍已经从中裂开,如鲜红蝴蝶般,飘然落到身侧地面上。

    岑瑟儿圣女已经会意,拉着天秤圣女上前替他除去身上的衣服,眼中在闪烁着淫亵兴奋的目光,彷佛被打了一针强心剂般。

    但她终究是在七位圣女的猛烈轰击下支撑了那么久,勉力把艾尔华身上衣服剥光,就已经一口气接不上来,颓然跌倒在地面上,坐在地上喘息。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一片青青的草地,附近一小片地方,很少有地未曾染上大片血迹,三位疲惫至极的圣女殿下跌坐在青翠草地上面,无力地娇喘着,看着艾尔华的下一步动作,心都开始更加剧烈地跳动起来。

    天空中,小魔女也在歪着嘴欢笑,举起手来发动幻术,将自己和下面的几位圣女都罩在其中,让远处的人无法看到这边的情形,更何况那些金牛战士在爱尔莎圣女殿下的命令下,都已远远地退开,更无人敢接近此处。

    已经脱得精赤条条的艾尔华袒露着强健的男性**,昂然面对着精神恍惚的水瓶圣女,微笑着走到她的面前,将手按在她的肩上,轻柔地将她的圣女长袍脱了下来。

    充满青春活力的美妙**,展现在他的面前。美丽的少女神情呆滞地看着他的身体,喃喃地问:爱尔莎,你的身体,怎么好像不太一样了?

    失去了幻术的支持,此时他的身体,看上去完全是一个健美的男性,充满着强健的美感。

    艾尔华神秘地微笑着,随手解去她的内衣,伸手抚摸着她胸前柔韧酥滑的玉峰,轻捏嫣红**,手指向下拂去,越过光滑的小腹,抚上了柔滑雪臀,用力揉捏着,手指深深地陷入柔软的臀肉中。

    啊,啊!水瓶圣女低声地呻吟着,娥眉微蹙,痛楚地阻挡着艾尔华的手,喃喃追问道:爱尔莎,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死人?

    艾尔华脸上现出残忍的笑意,突然抱住她修长纤美的**,很过瘾地用力拥抱着,感受着胸前、小腹和大腿上传来的圣女肌肤柔滑触感,**也已膨胀起来,直挺挺地插进修长**中间,**顶在臀沟中,享受着被光滑大腿紧夹的爽快感。

    残酷的杀戮过后,艾尔华急切地渴望着一场激烈的交欢,在过瘾地拥抱了她之后,用力将她的玉体按倒在地面上,让她俏脸朝下,雪白纤柔的四肢跪伏在青翠草地上面,**高高耸起,摆出这样屈辱的姿势。

    水瓶圣女无力地挣扎着,回头看着艾尔华异样的笑容,慌乱地娇呼着,无力地询问:爱尔莎,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让我跪在这里……

    艾尔华的双手紧紧握住她娇小滑嫩的雪臀,让她不能乱动,自己也跪在她一丝不挂的玉体后面,胯部前挺,粗大**顶在她娇嫩的菊蕾上面。

    低下头,看着这青春美丽的少女,此时正**的雪白玉体,充分展现出美妙的曲线,让他心中火热,**顶住菊蕾,向着里面用力顶去。

    菊花绽开,**在肉壁顽强的挤迫下,强行挺进菊蕾里面,被紧紧地夹住,艰难地无法前行。

    被插进这么大一根东西,虽然只是一个顶端,还是让水瓶圣女花容失色,呻吟呼痛,娇嫩虚弱的声音传播开去,让人听得心中生怜。

    艾尔华英俊的面庞上,却露出了一丝狞笑,双手用力握住纤腰雪臀,深吸一口气,胯部狠狠地向前挺进。

    粗大的**,凶猛地突破紧窄菊蕾的顽强阻碍,深深地插了进去。娇嫩的菊花被粗大**挤得向四周扩散,却容纳不住如此巨大的异物,终究被撕裂,鲜血从美妙菊花上流淌出来,顺着**向下奔流,一直流到艾尔华的小腹处,将阴毛染得一片湿红。

    陡遭如此痛击,水瓶圣女立即抬起螓首,张开樱桃小嘴,痛苦地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叫,彷佛在遭受极刑一般,那叫声如此凄惨,让旁边观战的白羊圣女几乎听得晕了过去。

    清澈纯洁的泪水从白羊圣女稚嫩美丽的面庞上流下,听着水瓶圣女的凄厉叫声,想起自己从前被**破身的惨痛经历,对她的痛苦感同身受,娇躯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只能缩进天秤圣女的怀中,让这眼中现出残忍兴奋笑意的美丽圣女,将她温柔地拥住,给予她一点点的温暖。

    艾尔华抱住水瓶圣女的娇柔**,胯部疯狂前挺,借着处女血的润滑作用,将留在她体外的那一半**也强行插进了玉体之中,菊花被撕裂的伤口更大了一倍,鲜红血液奔涌而出,将他的小腹染得一片鲜红,顺着他们两个人的大腿流淌下去,一直流到膝盖,染红了膝下的青翠嫩草。

    水瓶圣女趴跪在青翠草地上,无助地摇摆着高高翘起的雪白香臀,痛苦地哀叫着,而在她的身后,艾尔华却在粗重地喘息着,双手抓紧她的纤腰,胯部用力前挺,狠狠地暴奸着她的嫩菊,**被她紧窄的菊道紧紧夹着,只能借着处女血的润滑来加快**的速度,从中感受到了无上的快感。

    在大陆上最为圣洁的圣女修道院中,这一大片空地上,到处都散落着战死的护宫战士们的尸体,血腥残酷的场景之中,美丽纯洁的圣女殿下却被迫赤露着一丝不挂的完美玉体,跪伏在青翠草地上,承受着被奸破后庭的屈辱,摇着头颤声哭泣,让清澈晶莹的泪珠,洒落在青草上面,这情景如此地凄美绝艳,让人震撼怜惜。

    艾尔华却是越来越兴奋,喘息着将**在嫩菊中剧烈**,感觉到美丽少女的玉体中如此温暖紧窄,快感一**地涌来,终于让他忍耐不住,抱紧水瓶圣女的玉体,胯部拼命前挺,和她的柔滑**紧紧地贴在一起,粗大**整个插进娇嫩菊花里面,剧烈地跳动着,开始了猛烈的喷发轰射。

    滚烫的精液射到身体的最深处,水瓶圣女忍不住抬起头来,发出娇弱的尖叫,脑中一片眩晕,只能感觉到后庭剧烈的痛楚,以及体内急速射来的滚烫精液打在菊道上的奇妙感受。

    她的眼中,恍惚看到了无数战士的尸体,就在眼前的青草地上,殷红鲜血静静地流淌着,如此的惨烈悲凉。

    嫩菊被破的剎那刺痛,就像闪电掠过她的意识,让她纯洁稚嫩的心上如被开了孔窍一般,在这瞬间恍然明白了一切的阴谋,更想明白了,此刻在身后将圣器插入自己后庭的爱尔莎圣女,原来竟然是一个男人!

    天真纯洁的少女,清丽的面庞已经变得惨白,终于禁不住这沉重的打击,低低地呻吟着,在艾尔华的精液暴射之中,迅速地昏了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