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章真相暴露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站在假山洞中的隐蔽处,艾尔华耐心的等待着。

    也许是自己来得早了些,这些天一直在此苦等岑瑟儿圣女来约会的剑兰少女并没有出现在湖心亭中,而每次都来监视她的玫瑰少女也还没有到,但她们应该不会再让自己等太久吧?

    可是……如果是因为上次的事情,我弄得她达到了**,让她感觉到尴尬难堪,以后不敢再来见自己,那该怎么办呢?艾尔华微皱眉头,开始考虑起这种可能性,以及补救的措施。

    假山洞的另一端通道里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艾尔华抬起头来,微笑着看向那边,果然看到美丽的少女出现在那里,轻轻喘息着,静静的看着他,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这一次,她显得更为艳丽,头上的长发纯为玫瑰红色,在风中上仙女般,美丽动人至极。而玫瑰花冠也在鲜艳绽放,那艳丽的红色让艾尔华看得微微有些发呆。

    但很快他就清醒过来,转头看了看湖对面的小亭,微笑道:迷妮圣女殿下还没有来,今天她来得倒是晚了些。

    路小步奔跑过来的美丽少女,抬起玉手按住不停起伏的酥胸,娇喘着轻声说道;迷妮她……她今天坐车到外面去传道了,所以不会来……

    艾尔华恍然明白,微笑着走过去,伸手撩起她顺滑的玫瑰红色长发,柔声道:这么说,你是担心我在这里等太久,特地跑来见我的吗?

    看到他的手伸过来,葛妮圣女畏缩了一下,却没有躲开,听着他如此温柔的话语,抬起俏丽的面庞,看着他清秀的脸,眼神微微显得有些恍惚。

    既然已经突破了那层关系,也就不必再掩饰了。单看她那鲜红的长发,就可以知道她心中充满着热爱的心意,而且跑了这么远只为了见自己,已经明了她内心情意的艾尔华微笑着,伸手拥住她温软的少女娇躯,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她诱人的樱唇。

    嘴上传来的感觉,柔软湿润,充满了少女的甜香。而那柔软的温暖**,在他的拥抱中微微变得有些僵硬,而且还在轻轻的颤抖着,显示着她心中的激动。

    她真是敏感,只是一个吻就让她激动成这个样子,大概也是想起了上次的激烈欢爱吧。艾尔华心中温馨的微笑着,轻柔的拥住香软娇躯,低头轻吻着她的小嘴,将舌头顶开柔软香唇,滑过光洁的贝齿,一直探入温暖湿润的口中,与柔滑至极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进行着甜蜜的舌吻。

    美丽的少女剧烈的娇喘着,感觉到一阵阵的眩晕。催情的力量从手掌和舌头上传递过来,涌入纯洁的玉体内,让她的身体迅速发热,心也跳得越来越厉害,在晕眩中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行动。

    艾尔华微笑着拥住她的纤柔娇躯,缓缓的将她放在地上,开始剥去她的圣女长袍,并不时用高超的**技巧刺激着她柔滑的**,和娇嫩的大腿内侧,低头轻舔着她圆润的玉耳,在各处性感带上的刺激让她更加晕眩颤抖,更是没有力气抵御爱尔莎圣女的异样动作。

    艾尔华身上的圣女长袍也脱了下来,两件象征着高贵圣洁的长袍铺到地上,而美丽娇柔的少女躺在上面,玉颊绯红的轻轻娇喘着,浑身上下丧*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失了所有的力气,美目中隐隐现出迷离的眼神。

    艾尔华微笑着跪在她的身边,伸手脱去她的衣服,让她雪白的娇躯渐渐暴露在空气之中。

    当她被脱得一丝不挂时,艾尔华低着头欣赏她美丽至极的娇躯,隐然间也感觉到阵阵的眩晕。

    即使是看过一次,他还是不得不惊叹这具**的强烈魅力。她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正是少女最娇嫩诱人的时候,而圣洁的气息也在萦绕着她,提醒着她的圣女身分。

    他的手抬起来,颤抖的伸向那雪白娇柔的少女**。触手柔软滑腻,如凝脂般的肌肤抚在掌中,清凉美妙,让他爱不释手,从香肩一直摸到酥胸,捏揉着娇嫩**,看着**和象牙般洁白光滑的皮肤上升起一颗颗的小疙瘩,让他微笑起来,低下头,轻吻上了她的樱唇。

    轻怜蜜吻之中,他的手向下面滑过,抚摸着柔滑**,修长**,一直摸到美腿中央的少女禁地,轻柔的捏弄着阴蒂,让美丽少女娇柔**剧烈颤抖起来,无法承受这样的挑逗。

    在眩晕与刺激快感之中,她也努力的想要阻挡艾尔华的动作,却只被他轻揉了几下阴蒂,就被快感彻底打倒,而唇上与**上传来的快感刺激也并不逊色,让她只能轻哼呻吟,再也没有力气反抗。

    艾尔华的唇吻过她雪白莹润的下巴,轻吻着修长玉颈,一直向下滑去,吻上了她尖挺的少女**,**轻咬着,食指伸入嫩穴里面,轻轻分开美丽花瓣,指尖探入紧窄湿润的穴口嫩肉,享受着指尖被嫩肉紧夹的美妙滋味。

    酥胸和下体同时传来的剧烈刺激,让美丽的少女为之失神,微睁着茫然的双眼,轻轻的发出哭泣般的哼鸣声,在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刺激之下,美腿紧紧夹住艾尔华的右手,娇躯剧烈的颤抖着,达到了让她难忘的快感**。

    当她的剧烈颤抖变得轻微无力,耳边的娇吟声也渐渐平息下来,艾尔华微笑着抬起头来,欣赏着她**后虚弱无力的美态,而她雪白柔嫩的**上面,已经布满了他的齿痕,即使是嫣红**上也无法避免。

    再一次低下头去,艾尔华的嘴唇轻轻的吻过雪白柔滑的平坦小腹,咬着稀疏整齐的胭脂红色的阴毛,舌尖伸出,轻轻的舔上了湿润的花瓣。

    啊!美丽少女激烈的尖叫起来,这样强烈的刺激,已里超出了她能够承受的限度,让她心脏剧烈跳动,几乎在这一舔之下当场晕去。

    艾尔华微笑着抱紧她颤抖的**美腿,舌尖灵活的挑开粉红花瓣,舔在穴口嫩肉上面。淡淡的花香涌来,沁人心脾,让他几乎在花香中迷醉。

    在恍惚之中,他深深的吻上了葛妮圣女的嫩穴,用力舔弄着,舌尖伸入圣洁的**里面,在紧窄的嫩肉里面挑逗**,刺激着她的**。

    一**的快感猛烈袭来,冲击着美丽圣女的神智。这可怜的圣女殿下几乎晕厥过去,理智已经彻底消失,只能用美丽长腿夹紧艾尔华的头部,双手颤抖的抓住他的头发,无力的尖叫呻吟,美味的花蜜不断的从纯洁嫩穴中流淌出来,被艾尔华奋力吸进去,毫不客气的咽到腹里,让它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当他舌头狂猛刷动的速度达到极限时,葛妮圣女终于达到了兴奋的顶贴,仰起雪白玉颈,颤声尖叫着,在极乐的**中昏了过去,洁白窈窕的玉体还在剧烈的颤抖着,圣洁的蜜道痉孪抽搐,将大量蜜汁喷射出来,洒在艾尔华饥渴的口中。

    大口吞咽着这充满花香的美味蜜汁,艾尔华兴奋的咬住她的娇嫩花瓣在上面留下轻微的齿痕,让葛妮圣女在**中颤抖尖叫,即使是在昏迷中,美丽的脸上也露出了痛楚的表情。

    喝了这么多天牛奶,又一次喝到花蜜的艾尔华兴奋的微笑,爬起来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压到了她的身上,开始用自己的胯部摩擦起了她湿润的矫嫩花瓣。

    虽然很想插进去,但她一定会痛得醒来,并且发现自己失贞,并将这个画面传到别的圣女心中,事情就大条了。因此,艾尔华只能用自己微微从体内凸出的**摩擦着她的嫩穴,在指奸和舌奸之后,享受着龟奸美丽圣女的快感。

    **顶在穴口嫩肉处,顶得向里面凹进去,即使是在昏迷中,环状嫩肉还是饥渴的咬住了艾尔华的**,含吮着它,轻轻颤抖痉挛着,对它进行按摩。

    **旋转,摩擦着穴口敏感的神经,艾尔华扳起她雪白修长的美腿,架在自己肩上,胯部紧贴着柔滑雪臀和娇嫩花瓣,用力研磨,从中获取了极大的快乐。

    葛妮圣女醒了过来,她怎么可能不醒过来呢?在这样剧烈的刺激之下就算是真的死了,只怕也要被艾尔华干得复活,就像那些巨蟹宫的历代圣女一样。

    缓缓睁开眼睛,她看到爱尔莎圣女脱得精赤条条,正抱着自己的身体,把自己摆成羞人的姿势,用胯部研磨自己的下体,滚滚的快感如潮水般狂涌而来,消除了她反抗的力量,让她只能无力的娇哼着,又一次沉浸在**的极乐之中。

    艾尔华胯部磨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在花瓣中飞速摩擦,让穴口嫩肉被磨得像是着了火一般,大量蜜汁不住的从花径里面流出来,洒在**上面,而**马眼中流出的黏液也抹上了花瓣,交流着身体中的奇妙液体,让葛妮圣女的娇喘呻吟越来越响,要不是艾尔华悄悄的布下了消音结界,只怕早就传到远处去,被修女们听到。

    头戴玫瑰花冠的美丽少女剧烈的娇喘着,满脸绯红,感觉到自己快要疯掉了。如此激烈的快感,是她作梦都想不到的,一时间,忽然对自己这次突然前来的冒失举动,也不太后悔了。

    但这些念头只能是一闪即逝,无边的快感狂潮打消了一切思想,让她尖叫呻吟,雪白修长的美腿紧紧夹住艾尔华的脖颈,用力摇着头,颤抖哭泣着,达到了激烈的**,花径中喷射出来的滚烫蜜汁,将艾尔华的下体射得一殷湿一片,身下垫着的两件圣女长袍都被湿透,染上了大片的湿痕。

    一丝不挂的美丽少女,在**的**之中,痉挛的伸出雪白玉臂,紧抓住身上的爱尔莎圣女颤声哭泣,清澈的泪水在如玉面颊上滚滚流过,如梨花带雨般,惹人怜惜。

    艾尔华也被她的嫩穴磨得心头火热,几乎要忍不住将**亮出,不顾一切的干翻她,撕裂她圣洁的处女膜,夺取她的贞操……

    就在这一剎那,耳边传来的愤怒尖叫将他从陶醉的迷乱快感中震醒,让他在惊慌中突然想起,自己正陷入**的晕眩快感之中,因为太过兴奋,竟然忘了探查周围,如果现在有人看到自己和葛妮圣女这副模样,事情可就大条了!

    轻轻的咬着牙,艾尔华的眼中霎时射出了凶狠的杀机。如果被哪个倒楣的修女看到,那也只能痛下杀手,杀人灭口了!

    但这想法也只是一闪即过,只要有可能的话,他还是要用其他的方法来收服这名修女,不然圣女修道院里面平白少了一个人,岂不是更惹人注意?

    冷笑着抬起头,艾尔华想要看一看自己下一个要收服在胯下的修女究竟是谁,可是当他看清面前这位圣女殿下时,顿时如五雷轰顶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的面前,假山通道口处愤怒的尖叫瞪视着他的美丽圣女,竟然是葛妮圣女本人,和他身下正在干着的葛妮圣女分毫不差!

    不,还是有一些差别,艾尔华在慌乱的想着,目光看向她的头发,发现在风中飘飞的美妙长发三色杂陈,既有象征热爱的鲜红颜色,也有着鲜艳的明黄色,显示着她痛苦嫉妒的情感,在其间,还掺杂着几绺银白色的长发,那是象征着尊贵的色彩,再配上她高高挺起的酥胸纤腰,凛然不可侵犯的圣洁美感,尊贵的气息在她身上隐隐显现,显示着她的愤怒,以及对自己暗藏的敌视。

    她的头上也戴着玫瑰花冠,随着她的心情,变化成三色交杂的颜色。艾尔华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些鲜红色的玫瑰正在迅速的蜕变,化为黄色和白色的玫瑰花,在圣力驱使下发出灿烂的光芒,闪耀在圣洁的花冠上。

    艾尔华茫然的低下头,看着那个正在抱紧自己尖叫,扭动着娇躯与自己进行激烈**的花季少女。那一头鲜红的长发铺满地面,鲜艳美丽,充满着诱人的美感。而她的容貌与站在对面的玫瑰少女一模一样,即使是尖叫声也一样,只是一个带着愤怒,一个充满**和兴奋,两个少女的尖叫声纠缠在一起,几乎分不清是谁的声音。

    在这样诡异的情形下,面对着两个葛妮圣女的艾尔华,低下头看着那正和自己激烈交欢的美丽少女,用干涩的声音,轻轻的问道:你……染发了?

    这茫然的声音传到红发少女的耳朵里面,让她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紧贴着艾尔华胯部的下体也不再扭动摩擦,缓缓的睁开眼睛,默默的看着他,随后又仰起头向后方看去,在视线中看到了一个倒着的美丽少女,就像她自己的影子一样。

    红发少女的俏脸变得惨白,泪水从眼中滚滚流了下来,闭上眼睛,无颜再看自己的姐姐。

    气氛彷佛凝结了一般,在场的三位圣女殿下,都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呆愣在当场,几乎无法动弹。

    红发美丽少女的双腿仍搭在艾尔华的肩膀上面,紧夹着他的脖颈,这让她渐渐感到不舒服,终于还是睁开眼睛,怒视着面前的艾尔华,突然伸出手,狠狠的打了他一个耳光!

    在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时,艾尔华还跪坐在她的圣女长袍上面,下体紧贴着她的花瓣,保持着亲密的交欢姿势,就用着这样的姿势,硬生生了挨了她一掌,牙齿震动,鲜血从牙床中流淌出来,一直溢出嘴角,流到下巴上面。

    这个时候,那个站立着的葛妮圣女也快步冲了过来,快速的抬起手,狠狠一个耳光打在他另一边的脸颊上,让他两边的嘴角都流出了鲜血,染红了下巴。

    已经被这突变惊呆了的艾尔华忘记了闪躲,只是跪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葛妮圣女跪在他的身边,手忙脚乱的替她的妹妹穿上衣服,直到最后又用力的推了他一把,将他推翻在一边,伸手将地上被他压住的圣女长袍扯走,裹在红发少女的身上,揽住她泄身后虚弱无力的娇躯,一步步的向通道走了过去,迅速的消失在通道里面。

    在激烈欢爱时遇到这样诡异的事情,让艾尔华的头脑晕眩,茫然不知所措。而且面对这样的尴尬局面,即使解释也未必有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离去,半晌回不过神来。

    刚才在交欢的时候,他就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却因为兴奋与激动,光顾着激烈交欢,没有注意到她身体上的一些细节。现在想起来,刚才喝到口中的花蜜带着剑兰的香气,而不是玫瑰花香,只此一点,就足以证明那染着红发的少女,并不是真正的葛妮圣女。

    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显了,离开圣女修道院去外面传教的不是迷妮圣女而是葛妮圣女。这大概是因为上次与艾尔华越过了界限,进行了罪恶的女同活动,让她深感内疚和恐惧,因此才想要躲开他,出外传道。

    可是剑兰少女却不知道怎么得到了他们幽会的消息,竟然染了头发跑来蒙骗自己,又没有抵御性侵犯的能力,一见面就被自己放翻,糊里糊涂的和自己发生了**关系,虽然处女膜没破,可是这一幕被玫瑰少女看到,才害自己无辜的挨了这两耳光。

    无辜受害的艾尔华低头悲叹着,坐在圣女长袍上伤感自己的运气太差,竟然会弄出这样的乌龙事件。刚刚和玫瑰少女发展出纯纯的恋情,却又意外的干了她的妹妹,从今天以后,再想让她回心转意,只怕是很难了,真不知道下次见面怎么跟她解释才好。

    他身下的圣女长袍,已经被迷妮圣女花径中喷出的蜜汁染湿了一大片,却不是他的衣服,如果穿上,一定会显得十分短小,让人看了笑话。

    其实是葛妮圣女在为妹妹穿衣服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两件圣女长袍的异同,直接抓了一件就走。而那件穿在剑兰少女身上,同样是湿了一大片的圣女长袍,却是他的。

    ※※※※※

    深夜,在占地广阔的金牛宫外面,一切都沉寂在黑暗之中。

    而在金牛宫最深处的卧室中,正在上演着一场激烈交欢的好戏。

    圣洁美丽、优雅大方的桃露丝圣女,用屈辱的姿势,趴跪在自己的卧室大床上,高高翘起了雪白丰满的**,不住的摇动着,绝美面庞上春潮波滚,玉颊贴在床铺上面,樱唇中发出颤抖的娇吟声,正在屈辱的享受着艾尔华的暴烈奸辱。

    艾尔华脱得精赤条条,裸露着健美的身体,跪在她的香臀后面,双手狠狠的抓住柔软白嫩的雪臀,手指嵌入富有弹性的臀肉里面,粗大的**分开美妙花瓣,深深的插在圣女殿下的**里面,腰部用力挺动,猛烈的在湿润的**里面**着,胯部在**上用力撞击,发出啪啪的响声。

    粗大至极的魔电龙枪在娇嫩**里面猛烈的摩擦,几乎将柔嫩的肉壁磨出火来。在这激烈交欢的时刻,艾尔华的脸涨得通红,显得有些狰狞,用力喘着粗气,狠干着身前的性感美女,发泄着心中的郁闷与怒火。

    今天在假山那边,他很无辜的陷入到了那件冒名顶替的事件里面,做了剑兰少女阴谋的牺牲品。被她姐姐亲眼看到了自己和她的**场面,一定会因此而痛恨自己,想要经由纯恋的方法来俘获她,就注定只能是空想了!

    难道只能透过暴力手段,在夺取了所有圣女贞操之后,才能向这对超级难缠的姐妹下手吗?艾尔华悲愤的想着,不由自主的挥起手臂,狠狠的打在桃露丝圣女丰满的雪臀上面。

    啪的一声脆响,手掌上传来柔滑的触感,耳边听到桃露丝圣女娇弱的呷吟声。用力痛击圣女香臀的感觉十分爽快,让艾尔华忍不住又举起手掌,用力打下去,剧爽的听着那清脆的掌击声。

    找到了发泄的方式,艾尔华兴奋的喘息着,一手抓住纤腰隆臀,拉着她的玉体向后撞击,胯部也在向前猛撞,粗硬的**在紧窄嫩穴中横冲直撞,剧烈摩擦着纯洁的肉壁,享受**的快感。而右手却在用力击打,狠狠的打在柔滑**上,让红红的掌痕、指痕,迅速布满圣女殿下的雪白臀部。

    这间卧室中,只有他们两个,可以随心所欲的凌虐这美女。那两位公主殿下被小魔女拉去搞什么实验,让她们背诵典籍和咒语,据说是在试验能否在她们的身上召唤出圣灵,让十二宫的历代圣女附在她们的身上,被他痛奸大干,以发泄小魔女被关押上百年的心头大恨。现在小魔女整天都在研究和实验中度日,再这样下去,真的快要变成居礼夫人了。

    受到这样粗暴的凌虐,桃露丝圣女也只能娇喘呻吟,低低的惨叫着,无力的摇着头,金黄色的凌乱发丝从头上披散下来,沾着汗水,贴在美丽容颜上。

    苦涩的泪水从明亮美眸中奔涌出来,流过脸颊,洒落床单。这个坚强美丽的圣女,在这一刻却显得如此柔弱,除了哭泣呻吟着夹紧双腿之外,再无法对残酷奸淫她的男人做些什么。

    艾尔华剧烈的喘息,被她颤抖痉孪的紧窄蜜道夹得爽至极处,终于在极度的快感中低声怒吼,双手如钢勾般抓紧丰臀美乳,**猛烈的跳动着,在她身体深处狠狠喷射出灼热滚烫的精液。

    突然,巨大的轰鸣声在窗户那边响起。射精中的艾尔华面庞扭曲,晕眩的抬起头望向那边,竟然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撞开了坚固结实的窗户,冲进了屋子里面!

    那是射手宫的莎琪特莉丝圣女,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极品罗莉,此时正擎着碧绿色的精灵长弓,怒视着交欢中的两人,洁白整齐的贝齿紧紧咬在一起,几乎要在极度的震惊和愤怒中将牙咬碎!

    一时,屋中只有她自己是穿着衣服。而金牛宫先后两任圣女,此时都是一丝不挂,下体紧密的连结在一起,瞪大眼睛看着她,和她一起震惊的相对凝视。

    在这一刻,同属战斗三宫的三位圣女殿下,就以这样奇妙的方式同处一屋,惊怒相对。空气中充满了凝重气氛,即将爆发!

    第十三集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