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章圣灵降世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本来高贵自信的岑瑟儿圣女,在这一刻抱紧身上的少年颤抖哭泣,灵魂都彷佛在极度的快感中震颤,享受着那甜美震撼的一刻。

    在从前,她经常把那些纯洁娇柔的少女干得哭泣呻吟,今天在艾尔华不惜体力的暴奸之下,她终于体会到了被奸得喜极而泣的美妙滋味。

    趴在美妙玉体上,艾尔华深深的喘息着,温柔的舔去她脸上的晶莹泪水,粗大**仍然插在她嫩穴的最深处,只是微微有些发软。

    黄金精液从嫩穴中隐约流淌出来,与处女血混在一起,染在雪白娇臀和粉嫩大腿上面。

    岑瑟儿圣女的哭泣声渐渐减弱,美目睁开,静静注视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少年,柔软的樱唇抬起,向着他送上香吻,极尽温柔的吻着他,表达着自己的心意。

    已经不必再说些什么,多年来一直渴望的极乐快感,让她已经解除了痛苦的**折磨,为了享受到这甜美的**快感,她宁愿舍弃一切。

    虽然一向讨厌男人,可是这面容清秀的少年不在此列。而且他能给予她的激烈美妙滋味,是从那些娇柔少女身上无法品尝到的,这也注定了她的未来要与他连结在一起,而心甘情愿的放弃与少女们交欢的乐趣。

    她轻柔的吻着他,正在流淌着处女鲜血的腔道也温柔的挤压按摩着艾尔华的**,让那微软的**在舒爽的服侍下,也渐渐的挺立起来,将蜜道撑得更大一些。

    艾尔华闭目微笑着,在她的甜蜜拥吻下恢复了元气,胯部前挺,**向里面插入,正要按住这绝美圣女再狠干一通,突然之间,咽喉被人猛然掐住,指甲狠命的向里面掐去,彷佛要将他活活掐死一般。

    艾尔华大惊,立即睁开眼睛,看到刚才还在甜蜜拥吻着自己的岑瑟儿圣女,此时正怒目圆睁,双手狠狠的掐住他的脖颈,变得彷若厉鬼一般,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他死的狰狞恐怖模样。

    艾尔华一时觉得喘不过气来,咽喉处剧烈疼痛,尖利的指甲已经深入肉中,两行细细的血流自咽喉流下,洒在胸脯上面。

    惊怒从心底涌起,艾尔华身体压在岑瑟儿圣女的身上,双手抬起,奋力抓住她的双手,向两旁掰开,怒喝道:你干什么?声音嘶哑,刚才已经被掐得差点晕过去,声道也微受损伤。

    被他用**插入玉体的岑瑟儿圣女疯狂的挣扎着,试图让**从体内脱离,美丽的面庞上充满了愤怒的红潮,眼中怒火喷涌,嘶声大叫道:邪恶的淫徒!竟然敢淫辱我巨蟹宫的圣女,你一定会遭受恶报!

    艾尔华用力将她两只手压在柔软水床上,两条腿分开压住那两条修长**,胯部用力前挺,坚硬如铁的**狠狠钉住她双腿当中的死穴,将她整个人成太字形钉在水床上面,大叫道:你疯了!刚才干你的时候你那么爽,现在还没提起裤子来呢,就要翻脸不认人了?

    岑瑟儿圣女双目血红,挣扎着乱骂,声声诅咒他的灵魂不得安息,将来一定要受最惨酷的折磨。

    艾尔华心头怒起,正想暴奸她的小嘴一通让她闭嘴,又担忧她若真的发疯,把自己的秘密都说出去,那该如何是好?

    若要杀人灭口,又可惜了些,而且想要掩人耳目,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在这边苦思竭虑,岑瑟儿圣女还在身下扭动挣扎,不顾嫩穴被**插得流血疼痛,还在努力扭腰,想要将**从体内推出去,而且尖叫咒骂的声音如此之响,吵得艾尔华头晕目眩,几乎无法忍受,只能大吼着让她闭嘴,想想她自己刚才做的事,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

    正在焦头烂额之际,耳边突然传来银铃般的清脆笑声,艾尔华举头看去,见到小魔女正飘舞飞翔于水床上空,满脸兴奋异彩,拍着手娇笑道:是从前的圣女啊!哈,你不用费劲了,那个人不是岑瑟儿本人,而是从前的巨蟹宫圣女的灵魂,附在了她的身上!

    艾尔华吃了一惊,立即抬起手来,按住岑瑟儿圣女的嘴唇,不让她乱叫,另一只手用力抓住她的双腕,按在水床上面,仰头叫道: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一点!

    小魔女飘然飞下来,落在水床上面,双手扠腰,兴奋的大叫,将事情原由诉说了一遍,对自己一时起念来到巨蟹宫偷窥的举动庆幸不已。

    根据她从秘藏典籍中看到的描述,由于圣女修道院修建的位置在于各个空间交会的缝隙处,虽然有利于修练和圣力的传播,却也容易受到一些邪恶位面空间的影响,导致此地附近的人类受到影响,心生淫欲。

   *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为此,建立圣女修道院的光之圣女特地将象征着坚贞纯洁的巨蟹宫修建在各位面交会的缝隙之上,并指派自己最亲信的弟子担任光之圣女,以生命女神赐予的圣力来压制邪恶力量的侵袭,免得附近的人类受到影响,变得充满淫欲,邪恶不堪。

    历代的巨蟹宫圣女都负有这样的重任,努力以圣力压制着邪恶力量的侵袭,但她们本身也会受到黑暗力量的侵蚀,导致淫欲滋生,只能凭借坚贞的心智将邪念压制下去。

    为防止后代圣女力量不足,在淫欲下坏了贞洁,每一位巨蟹宫圣女在临终之前,都把神谕选定的下一任圣女叫到床前,用自己最后的力量,以秘咒加持,将她的处女膜增厚,让上面充满圣洁的力量,以免被人破除贞洁。

    与此同时,前代圣女留下来的加持圣力,也会从她的身上,转移到新任圣女的身上,让历代圣女的力量都能对她造成影响,防止意外的发生。

    在这一代的岑瑟儿圣女身上,就有着前面历代圣女留下来的圣力,同时在处女膜上,还附有她们的一缕精魂,能与天国中的圣灵产生感应。

    历代的巨蟹宫圣女的灵魂,在神圣的天国中,被生命女神封为圣灵,过着圣洁的生活。但她们一旦感觉到自己施的咒法被破除,就会在威力强大的秘咒作用下,灵魂回归巨蟹宫中,附在现任巨蟹宫圣女的身上,帮助她抵御邪恶之徒的侵袭。

    即使生命女神陷入沉睡,圣力下降,这些圣灵仍然用自己的力量,坚贞不屈的保护着巨蟹宫的荣誉,这份纯洁情感让艾尔华深思感动,直到那暴躁挣扎的圣女用力挣脱开他的手,狠狠一个耳光打到他的脸上为止。

    这一个耳光打得极为凶猛,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打在脸上,让艾尔华脑中轰然作响,眼前金星乱冒,不由得勃然大怒,立即举起手来,狠狠的回敬过去,手掌重重打在柔嫩的面颊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吹弹可破的娇靥上,现出五个鲜红的指印,美丽圣女的嘴角有一行鲜血流淌下来,却依然紧紧的咬住贝齿,用坚贞不屈的眼神看着他,美丽碧眼中,有愤怒的火焰在熊熊燃起。

    艾尔华喘着粗气,努力将她压在水床上,不让她乱动。小魔女迈步走到这一对交合男女的身边,蹲下身,饶有兴趣的问:你是哪一代的圣女?

    年轻的少女怒视着她,咬牙叫道:巨蟹宫第一代圣女,圣苏姗嘉蕾!你们这些邪恶的黑暗使徒,注定会被……

    在人世间时,她的原名是苏姗嘉蕾,因为被生命女神封为圣灵,因此名字前面可以加一个圣字。

    太好了!小魔女兴奋的跳了起来,拍着手欢笑道:原来你就是第一代的巨蟹宫圣女,光之圣女的得意弟子,著名的苏姗嘉蕾圣女!你的名声一直流传到魔界,现在还有你的英勇故事在流传,今天能看到你,真的是太幸运了!

    圣苏姗嘉蕾面色稍缓,哼了一声正要说话,小魔女又拍着手笑道:你现在被男人按在床上,**插进体内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圣苏姗嘉蕾听得脸色大变,低头看看自己下体,那粗大的金黄色**仇然深深的插进体内,摩擦着里面的嫩肉,带来疼痛与酥麻快感,而纯洁美妙的花瓣,正在**怒插之下,流淌着殷红鲜血,这画面触目惊心。

    圣苏姗嘉蕾仰起头来,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愤怒尖叫。作为巨蟹宫的第一代圣女,在人世的几十年她一直努力修行,斩除魔徒,心地纯洁,纤毫不染微尘。而升入天国之后,更是千年如一日,虔诚修行,却没有想到,今天被威力强大的秘咒拖下人世间,却受到这样残酷的侮辱!

    面颊绯红如血,圣苏姗嘉蕾在狂怒羞惭之中,发出了超越极限的巨大力量,将身上的艾尔华掀翻下去,不顾下体疼痛流血,翻身骑在他的身上,挥起粉拳,狠命的砸在他的头上、身上,作为他淫辱自己的惩罚。

    一时间,艾尔华被雨点般落下来的粉拳打懵了,抬手护住脸,挨了一阵痛打才回过神来,大喝一声翻身将她压倒,按得趴在水床上,举起手来,狠狠的打在雪白娇嫩的香臀上面。

    绝色美丽、身姿修长完美的碧发少女,被按在湛蓝的柔软水床上,雪白玉体散发着眩目的光彩,艾尔华按住她的肩膀,膝盖压在她的玉背纤腰上面,举起的手掌狠狠击打着雪白娇臀,每一击都让鲜红指印在**上泛起,水面之上,劈啪声不绝于耳,夹杂着圣苏姗嘉蕾愤怒的痛呼声,这美少女被痛打屁股的场面如此香艳,让亲自动手的艾尔华也忍不住动兴,胯下**随即挺立起来。

    在一旁的小魔女双眼闪闪发光,打着手势,指挥艾尔华将**插进圣苏姗嘉蕾的体内,希望能看到她尴尬羞辱的模样。

    艾尔华从善如流,立即翻身骑上圣苏姗嘉蕾的香臀,胀得发痛的**顺着光洁柔滑的**股道向里面狠命插入,一声惨叫响起,圣苏姗嘉蕾趴在水床上面,双眼暴突,鼓出眼眶,两手紧紧抠住水床,手指甚至深陷进水床里,在绝色美丽的脸庞上面,一副痛苦不堪、悲愤交加的模样。

    小魔女看得兴奋欣喜而又微感纳闷,趴跪在艾尔华的胯下,侧头看了一眼,突然大笑起来,扑倒在水床上,用小拳头捶打着晶蓝床面,上气不接下气的大笑道:你插错洞了!

    正如她所言,艾尔华在兴致高昂中,慌不择洞,**已经插进了圣苏姗嘉蕾的菊蕾中,挺进近半,将紧紧闭合的菊花撕裂,鲜血从嫩菊中流淌出来,流到前面的花瓣处,和处女血融合在一起,已经分不出是哪一处嫩穴的处女鲜血了。

    虽然用的是岑瑟儿圣女的身体,圣苏姗嘉蕾却是感同身受,在天国身为圣灵的几千年来,从来没有尝过疼痛的滋味,如今却从下体两个洞孔同时传来,撕心裂肺般的痛楚让她面庞扭曲,眼泪都痛得流下来,清澈晶莹,洒落湛蓝水床上面。

    而小魔女在一旁还要拍手欢笑,冷嘲热讽,询问她被男人干破后庭的滋味如何,让圣苏姗嘉蕾羞愤至极,咬牙流泪痛骂,诅咒干下如此淫恶勾当的邪徒一定会被烈火焚烧灵魂,万年不得脱离,永远都要受这痛苦煎熬。

    艾尔华的**插在她的菊门里面,被紧夹得剧爽无比,看她哭泣尖叫,本来有些怜悯她,想要将**拔出,谁知她竟然恩将仇报,如此恶毒的诅咒自己,让他心头怒起,想到刚才被她痛打的遭遇,而且还差点被她掐死,不由得狠狠咬住牙关,双手抓住柔滑纤腰,胯部狠命前挺,在圣苏姗嘉蕾震耳欲袭的惨叫声中,将**疯狂的推到最深处,直达菊道底部。

    娇嫩的菊蕾被粗大**彻底撕裂,鲜血从裂开的创口处奔流而出,便如一朵染血残菊,凄美得令人叹息。

    艾尔华双手紧抓住圣苏姗嘉蕾的纤腰,骑在她的柔滑香臀上面,如狂风暴雨般的狠命**,速度快捷如风,粗暴的摩擦力量将菊道磨破,鲜血奔流,染在雪白**上面,而圣苏姗嘉蕾的清脆尖叫声,更是刺耳惨烈,令小魔女听得眉飞色舞,倒在地上打滚大笑,几乎高兴得喘不过气。

    无尽的痛苦折磨之中,时间飘然逝去,圣苏姗嘉蕾的嗓子都已经叫哑了,后庭中剧烈**的**还在拼命的猛干,她能够感受到**向后抽出,只留一个**夹在菊穴中,然后突然猛插进来,剧烈插入、撕裂菊道的痛楚与被残酷凌辱的悲愤耻辱混合在一起,让她几乎要晕过去,口中发出的诅咒骂声也变得断断续续,语不成声。

    艾尔华却是干得兴高采烈,刚才被圣苏姗嘉蕾几乎掐死、多番痛打的帐都讨了回来,**被紧窄至极的菊道紧紧夹住,在激烈**中快速套弄,快感从圣女殿下的菊道中如潮水涌来,让他终于抵受不住,双手抓紧她的纤腰美胯,低吼着将**直插到菊道的最深部位,跳动着剧烈喷射出灼热滚烫的精液,在她美妙纯洁的玉体深处。

    雨散云收,艾尔华浑身无力的趴在一丝不挂的美妙玉体上面,**仍然深深的插在染血美菊里面,享受着被菊道紧夹的快感。而圣苏姗嘉蕾只能哑着嗓子哭泣,脸贴在柔软水床上,悲愤难忍的流着圣洁的眼泪,作梦也想不到,自己一位受人崇敬的伟大圣灵,居然会受到如此粗暴残酷的奸虐凌辱。

    小魔女趴在水床上,直笑得差点死掉,此时也是软弱无力,娇喘吁吁的爬到他们的身边,流泪欣赏着圣苏姗嘉蕾现在的模样,俏脸上亮晶晶的,洒满了笑出来的泪水。

    有这么好笑吗?艾尔华一边享受下体快感,一边懒洋洋的问,随手摸到身下圣女的**,抠摸捏弄,肆意的玩弄着她。

    你不知道,当初她的名声有多大,杀了我多少前辈,连我祖先的亲兄弟都被她杀了。可是你看这位圣洁的女英雄,现在这副被人干破后庭的悲惨模样……说到一半,小魔女又忍不住捶着水床大笑起来,双眼翻白,几乎笑晕过去。

    艾尔华伸手在她人中上掐了一下,将她从晕倒边缘救回,发愁的问:先别高兴,岑瑟儿圣女被她附体,我们拿她怎么办才好?要是杀人灭口,只怕别的圣女那里不好解释!

    小魔女摇摇头,满不在乎的说:这有什么,只要把她的灵魂赶出岑瑟儿圣女的身体,让岑瑟儿圣女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就不用担心了。据我看,岑瑟儿圣女现在已经差不多堕落了,说不定已经跟我们一条心,再也不会帮着那些顽固的圣女们!

    艾尔华相信她所说的。现在静下心来,用天使之眼看去,他可以看到圣苏姗嘉蕾背上的雪白羽翼,纤尘不染,散发着圣洁的白光,与刚才岑瑟儿圣女的墨绿羽翼截然不同。若是能让岑瑟儿圣女回来,羽翼一定会重新变成墨绿色,显示她堕落的决心,那时,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在艾尔华的身下,圣苏姗嘉蕾虽然娇躯虚弱无力,却仍是咬牙叫道:休想!我一定要留在这个身体里面,告诉所有的现任圣女,你们所进行的卑鄙阴谋勾当!有胆子就把这个堕落的圣女杀掉,反正她已经堕落,不配再做巨蟹宫的圣女!

    抬起头来,她怒视着小魔女,美丽脸庞上现出坚贞光彩,坚定的道:不论如何,我一定要挫败你们的阴谋,这才是巨蟹宫第一代圣女应该做的事!

    小魔女伸出小手,在她汗涔涔的额头上拍了一下,不屑的叫道:被男人的**插在后庭里面的你,有资格说这种话吗?你不想离开这个身体,难道我就没有办法把你赶走?

    目光转向艾尔华,小魔女一脸坏笑的道:其实要赶走她的灵魂,也没有什么难的。只要奸得她**,灵体受到重创,就可以让她无力附身,不得不回去天国了。

    艾尔华听得大爽,捏住柔滑香臀,**在紧窄菊道里面缓缓**,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转头问小魔女:既然是圣灵,为什么她的力量这么小,也不用魔法来攻击我?

    小魔女撇撇嘴,解释道:她只是灵魂,没办法从天国直接下临人界对你进行攻击,只能利用多年前的秘咒力量,用附体的方法回来。而且她对这个身体并不熟悉,掌控起来很麻烦,当然无法施展出魔法。好了,快些奸得她**,让我看看伟大圣洁的圣苏姗嘉蕾**时是什么模样!

    圣苏姗嘉蕾咬紧牙关,恨声道:休想,我是不会高……啊!

    **从流血菊穴中拔出,抽出时的摩擦力道让后庭嫩肉剧痛无比,紧接着**又顶到了流血**前面,撑开穴口嫩肉,向着里面插去。

    圣苏姗嘉蕾清楚的感觉到硕大的**顶开闭合的花径,摩擦着娇嫩肉壁插进自己体内,恨得直流泪,却仍紧紧咬牙,不屈的恨道:我绝不**,绝不**!你们这些可恶的魔徒……

    艾尔华可不管她那么多,一旦深深插进嫩穴,立即**起来,用实际行动来向她表达自己的决心。

    虽然让她**很重要,但若是把一件快乐的事弄得好像苦工一样,那就很无趣了。因此在干了一会儿之后,艾尔华就不管那么多,索性把圣苏姗嘉雷摆成各种姿势,来和她肆意交欢,享受着玩弄第一代圣女的奇异体验。

    圣苏姗嘉蕾羞愤交加,却因力气不足,只能承受着他种种姿势的屈辱奸淫,口中诅咒骂声不绝,却是断断续续,被干得痛楚至极,难以忍受这样的屈辱折磨。

    小魔女也是兴致勃勃,对于凌辱这位杀过自己先辈的传说中圣女喜悦交加,并不急着让她**离去,因此帮着艾尔华把她摆成各种奇妙的姿势,让艾尔华可以从各个角度肆意的插入她的体内,进行快乐的交欢。

    因此,在晶莹水床上面就出现了这样的情景:高贵圣洁的第一代圣女圣苏姗嘉蕾屈辱的跪在水床上,艾尔华站在她的面前,双手抓紧螓首前后晃动,粗大的**在唇线优美的红唇中大肆**,让她的香唇从**一直吞到根部,肆意享受着被第一任圣女**的美妙滋味。而在圣苏姗嘉蕾的后面,小魔女也跪坐在水床上,笑嘻嘻的抓紧圣苏姗嘉蕾的双手按到背后,两眼闪闪发光的欣赏着她被迫吸吮**的屈辱表情。

    **在紧窄湿润的樱桃小口里面**,艾尔华抓紧曼妙长发,胯部前挺,**顶开香舌与口腔的拼命阻碍,一直插到樱口最深处,顶开咽喉软肉,插进紧窄的咽喉里面,快意的看着这圣洁伟大的第一任圣女殿下,被自己干得美目翻白,噎得差点晕死过去。

    圣女殿下的小嘴温暖湿润,令人**。艾尔华在里面激烈的**着,终觉腰间一麻,再也不刻意的控制自己,胯部用力前挺,双手将螓首紧紧的按在自己胯间,**在樱桃小口的最深处,剧烈的跳动喷发,将滚烫的精液射进紧窄柔韧的咽喉里面。

    这些精液,大部分直接灌到了圣苏姗嘉蕾的食道里面,顺着食道流向胃部:少部分流到口中,混着口水,流满口腔每一处角落。

    圣苏姗嘉蕾碧眼已经翻白,呃呃的低哼着,被小魔女牢牢按住,无力挣扎,只能流着泪承受这样的屈辱,直到艾尔华舒爽的喘息着,放开双手,将**从她嘴里退出来,胀大的**进行最后一次跳动,将精液喷射到她洁白的娇靥上面。

    圣蓟姗嘉蕾满嘴龄是精液,已经顾不得痛骂艾尔华的凶残,扑倒在水床上剧烈的咳嗽,泪水滚滚而下,冲刷着美丽容颜上面的精液,想不到自己在天国作为受信徒灵魂们尊敬的圣灵,刚一回到人世间,就要受这样残酷的侮辱!

    小魔女却是兴致勃勃,将圣苏姗嘉蕾按在水床上,招呼艾尔华快来干她。艾尔华无奈的挺着还未软化的**,走到她的背后,抓住柔滑香臀,**顶开穴口被撕裂的嫩肉,将**的**插进了流血的**里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