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章绝美双子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幽暗宁静的假山洞中,葛妮圣女已经平静下来,坐在石桌旁样式精美的石凳上,青春美丽的脸庞上,带着沉静的神情,虽然泪痕未干,但那沉静优雅、超凡脱俗的气质,却是令人望而心折。

    她头上戴着的玫瑰花冠,已经渐渐的变了颜色,化为纯白的颜色,而头发也化为银白色飘逸长发,清风穿过山洞通道,轻拂在她的身上,鲜艳的花瓣、圣女的长袍都在微微飘动,散发着动人的清香。

    看着她头上象征尊贵的鲜艳白玫瑰,艾尔华心中暗暗吃惊。双子宫圣女的另一种能力就是影响和控制植物,现在的情形,似乎是葛妮圣女将她的心意传达到玫瑰心中,让玫瑰也随着她的心情而变色。而头发也能变色,更是令人诧异的能力,虽然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看起来赏心悦目,将来干她的时候一定很有趣。

    嫉妒的心情已经变得平静,如白玫瑰般尊贵美丽的葛妮圣女,平静的看着艾尔华,幽幽的说道:爱尔莎圣女殿下,让你见笑了。刚才的事,有所得罪,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艾尔华忙道:葛妮圣女殿下,不要这么说,我们都是邻居,住得这么近,互相照应是应该的。

    葛妮圣女青春美丽的脸庞上出现了微微的苦笑,幽幽的道:是啊,我们都是邻居……你的金牛宫,岑瑟儿圣女的巨蟹宫,和我们距离最近,都是我们最亲近的邻居啊……

    听着她婉约语声中的惆怅之意,艾尔华忍不住问道:葛妮圣女殿下,你的那位姐妹迷妮圣女,和岑瑟儿圣女在做些什么?

    葛妮圣女放在膝盖上的纤手微微跳了一跳,头上的纯白攻瑰花瓣突然有些泛黄,随即又被她控制住,俏丽脸庞微向上抬起,望着假山洞外的晴朗蓝天,幽幽的道:她们在约会,秘密的约会啊……

    在心中积郁许久的心事,终于可以对别人诉说,在亲吻了艾尔华之后,彷佛与他变得亲密了一般,共同拥有一个秘密的亲近感,让葛妮圣女不再苦苦的保持着那个秘密,在心绪大乱之下,终于忍不住向这位曾有过亲密接触的新晋圣女,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双子宫中,所有的修女都是双生子,而且智慧与美貌并重,极为虔诚。只有双子宫圣女中的一位,以剑兰为守护花的迷妮圣女,却是生来就喜欢秘密约会,从很小的时候,就和自己的双生姐妹玩秘密约会的游戏,已经玩了许多年,仍然乐此不疲。

    但她的目标,渐渐变化。她们的好邻居岑瑟儿圣女最近也开始频频向她发出邀约,时常和她在圣女修道院中的一些秘密地点相会,而迷妮圣女则抵抗不了诱惑,总是不听葛妮圣女的劝告,偷偷跑出去与岑瑟儿圣女约会。

    对于岑瑟儿圣女的奇异爱好,葛妮圣女不想多谈,只是说自己为了保护姐妹,只能悄悄的跟出来观察她们,每当岑瑟儿圣女想方设法占迷妮圣女便宜的时候,她就会感觉到恼怒,因此才会在不自觉之中,对爱尔莎圣女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请她原谅。

    艾尔华大度的表示了谅解,并好奇的询问,既然双胞胎姐妹心意相通,为什么迷妮圣女会发现不了她,任由她在一旁窥探。

    葛妮圣女轻轻摇头,幽幽的叹息道:就像她操控植物的能力强过我一样,我对心灵的操控力要比她强一些,能够在很远距离之外感应到她心中所想,可是她却感应不到我所在的位置,只要我们离得远一些,她就感觉不到了。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她自觉不如我,所以会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远吧……

    这少女美丽至极的绝色容颜上,充满了惆怅的神色,缓缓的站起身来,朝着艾尔华行礼,带着满身的寂寥惆怅,转身而去。

    看着她孤清的身影飘然远去,淡淡的伤感萦绕在艾尔华的心头。他已经可以确定,这圣洁美丽的少女,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她的双胞姐妹,却不敢承认这份感情,又忍受不了岑瑟儿圣女对迷妮圣女的勾引,因此才会跑出来偷窥她们约会的情形,并在妒火狂燃之下,强吻了自己,借以发泄心中的痛苦郁闷。

    站在假山洞中,艾尔华独立良久,才长长了叹了口气,循着来时的通道绕出假山区,向着白羊宫走去。

    不多时,走到了白羊宫前,仰起头看着那熟悉的大门和宫殿,艾尔华心中感慨万分,经过了这么多事情,自己终于又回到了这座纯洁美丽的宫室之中。

    进入大门,在洁白巨石围起的围墙之中,白羊宫的庭院里,碧草如茵,天真可爱的少女们穿着雪白的修女长袍,在互相追逐嬉戏,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就像艾尔华离开时的那样。

    看到艾尔华*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进来,那些漂亮的少女愣了一下,有眼尖的少女已经认出那是爱尔莎修女,曾经和自己在白羊宫中待在一起的旧日姐妹。

    天真纯洁的少女们已经摒弃了嫉妒这种情感,对于他圣女的身分只是羡慕和敬畏,慌忙跑上前来,恭敬的向他躬身行礼,齐声向他问好。

    听着少女们柔嫩悦耳的嗓音,艾尔华心中大乐,谦逊的向她们还礼,并一再说明,大家都是好姐妹,不要做这些俗礼了。

    少女们哪敢和她比肩,都羞怯的向他行礼,退开一旁。有胆大的少女,娇柔的询问爱尔莎圣女此来,是不是来找爱丽丝圣女殿下的,并打算进去通报。

    临行前,他交代那些修女不要随便进来,打扰自己和爱丽丝圣女的重要谈话,那些纯洁少女们不敢不听,都恭敬的行礼,敬畏羡慕的看着新任的爱尔莎圣女,迈着高贵优雅的步伐,走进爱丽丝圣女的寝宫里面。

    进入门中,迎面看到可爱的西莲妹妹坐在桌边,一双纤巧小手撑着桃腮,正在凝思不已,美丽的眼睛朦朦胧胧,如烟雾笼罩,看起来动人至极。

    分别了这么久,她依然是那么娇嫩可爱,天真纯洁的脸庞上却微微带着一丝忧伤,静静的沉思着,口中喃喃念诵着:爱尔莎……

    听着她娇柔的声音,艾尔华心头火热,随手关上门,走到桌前,伸手拉住她柔嫩的小手,柔声道:西莲姐妹,我回来了!

    西莲在思绪飘荡时被人抓住手掌,惊得跳了起来,抬起美目看到艾尔华,不由得又惊又喜,情不自禁的扑了上去,用力的抱住了他。

    被娇嫩可爱的少女紧紧抱住,享受着她温软娇躯和美妙触感,艾尔华顺手将她揽在怀中,脸贴在她柔滑的头发上面,微笑着轻嗅她身上的处女幽香。

    确实不错,西莲现在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处女,虽然被他搞过许多遍,不过那时候他还没有长出**,只能陪她搞女同,想真刀真枪的干上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自己已经有了威力强大的魔电龙枪,因此在摆平了天秤圣女之后,迫不及待的赶来要和这位旧日姐妹叙旧。

    在初时的激动兴奋过后,西莲醒悟过来两人的身分差距,不由得羞红了脸,正要行礼致歉,却被艾尔华一把拉住,两个人坐到床边,互相拉着手,亲亲热热的说着话。

    在叙旧之时,艾尔华伸手挽住她纤弱细嫩的腰肢,另一只手放在她的酥胸上面,隔衣抚摸着少女娇嫩而富有弹性的**,笑咪咪的想道:西莲妹妹的胸部发育得越来越好了,大概是我从前帮她按摩的功劳。

    在他的挑逗下,西莲很快就娇靥飞红,娇喘息息,无力的靠在他的身上,没有多余的力气动弹。

    上次被天秤圣女抓去,她一直不知道自己是犯了淫罪,后来被放出来,天秤圣女又在艾尔华的示意下对她做了解释,只说是因为别的小事把她抓去惩罚的,因此西莲并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不好,还是把它当成爱丽丝圣女殿下教给自己和爱尔莎姐姐的修练方式,一直都在可惜,为什么爱丽丝圣女殿下不再让自己这么快乐的修练下去了。

    自从爱尔莎姐姐离开之后,爱丽丝圣女再也没有召别的修女进来服侍,身边只留了西莲一个人服侍她,并时常默默的流泪,西莲也不敢问,只是自己心中暗自纳闷。

    现在想起爱丽丝圣女,西莲靠在艾尔华的怀中,娇喘着轻声问道:爱尔莎圣女殿下,你是来看爱丽丝圣女殿下的吗?她在卧室里面……

    艾尔华正隔衣捏弄着她小巧柔嫩的**,闲声醒悟过来,想起爱丽丝圣女那娇柔可爱的风情,点头微笑道:不错,我现在有事要和她谈,过一会儿再来看你。

    他低下头,温柔的吻上了西莲的樱唇,少女柔嫩的香唇带给他美妙的感觉,舌头伸进去,纠缠住西莲的柔滑香舌,与她进行甜蜜的舌吻。

    右手肆无忌惮的伸进修女的长袍,探入纯白内裤之中,抚摸着已经湿润的花瓣,指尖在**口按摩着,小心的将指尖探进穴口,感受到穴口嫩肉夹住自己的指尖,捏住小小的阴蒂,轻轻揉弄。

    蜜汁从花径中迅速涌出,西莲修女已经神魂飘荡,无力的回吻着艾尔华的嘴唇,吸吮他的舌头,咽下他传过来的唾液,轻轻的娇喘,享受着这久违的美妙感觉。

    艾尔华的魔指在少女神秘花园中挑逗**,弄得西莲泄了身,无力的倒在床上,他才微笑着将这娇俏少女放在床上躺好,自己站起身来,挥一挥衣袖,潇洒的走向爱丽丝圣女的卧室。

    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看着里面熟悉的摆设,依然是那么可爱,到处都充满了美丽少女的诱人香气。

    在香榻之上,一名银发少女趴在枕上沉沉的熟睡着,美丽的脸庞上隐约带着泪痕,在睡梦中也在微微的抽泣,像是在为什么事情烦恼一般。

    艾尔华自然知道她在烦恼什么,微笑着迈步走过去,站在床边,迫不及待的脱下了衣服。

    很快,他就一丝不挂的爬上床去,跪坐在爱丽丝圣女的身边,低头微笑看着她。她依然是那么柔弱美丽,娇嫩的身躯纤细柔弱,像一只可爱的小小羔羊,等待着色狼的呵护。

    在她的身上只穿着内衣,却是在迎接了爱尔莎圣女回到圣女修道院之后,回来寝宫,她就一直躺在床上哭泣,心中惶惑至极,不知道迎接着自己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看着这在睡梦中默默哭泣的美丽少女,艾尔华的心中不由得升起怜惜之意,俯下身子,在她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她的面颊依然是柔嫩至极,让他忍不住伸出舌头,在柔滑玉颊土轻轻舔了一下。

    爱丽丝圣女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依然在睡梦之中,未曾醒来。

    艾尔华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伸手到她的身上,将她上身的内衣解开脱下,露出了娇嫩而富有弹性的雪白**。

    将柔弱可爱的美丽少女抱在怀中,艾尔华满怀怜惜的在她脸上轻吻着,双手温柔的在她身上游走,捏揉着柔嫩**和那小小的**,胯下的魔电龙枪已经从腹中突出,并且挺立起来,硬硬的顶在少女平坦光滑的雪白小腹上面。

    在他的大肆轻薄之下,爱丽丝圣女终于醒来,睁开眼睛,惶惑的看着这个抱着自己的人。

    她还没有看清楚,艾尔华的嘴已经迫不及待的压下去,吻上了地樱佻骰的柔嫩小口,舌头探入天真女孩的小嘴里面,挑逗着柔滑的香舌,用力吸吮着,将久违的甜美津液吸入口中咽了下去。

    在他狂烈的热吻之下,爱丽丝圣女美丽的睑庞迅速泛红,唔唔的低叫着,晶莹的泪珠从眼中滚落,已经知道这样强吻自己的,不会有别人,只会是刚刚回到圣女修道院的爱尔莎圣女。

    如羔羊般娇弱的身体,无法抵御色狼的袭击,爱丽丝圣女也只能缓缓的闭上眼睛,让珍珠般的泪水从长长的睫毛下面流淌出来,洒在玉颊之上,将两个人的脸都弄得湿漉漉的。

    艾尔华的手在她的身上到处抚摸,只觉少女肌肤柔滑娇嫩,身材纤美诱人,不由得更加兴奋,手指向下滑去,抚摸着少女平坦光滑的小腹,一直伸进了雪白纯洁的内裤里面。

    爱丽丝圣女不禁瞪大了眼睛,琼鼻中唔唔的轻哼着,脸颊涨得通红,却被艾尔华咬住了香舌,无法摆脱,只能流着泪,承受着他的轻薄。

    艾尔华的手指毫不客气的滑入少女最隐密的幽谷之中,轻抚着光洁无毛的美丽花园,并将指节探入嫩穴之中,缓慢的**起来。

    爱丽丝圣女羞得哭泣流泪,难受的扭动着纤腰,却不能让艾尔华的手指从花径里面滑出来,就这样被他轻薄玩弄着纯洁的身子,痛苦与兴奋一起从一底泛起。

    在艾尔华离开之后,经过了这么久,她渐渐也有些明白,这样的事情是不对的,违背了生命女神的教谕,可是身体上传来的迷醉快感却让她难以舍弃,何况以她的力气,根本就不可能反抗艾尔华的暴行。

    雪白纯洁的内裤被粗暴的脱下来,扔到一边。完美柔嫩的少女玉体彻底暴露在空气之中,让爱丽丝圣女羞惧的哭泣着,抱住雪白美腿紧紧的缩成一团,天真的希望能借此躲过**的攻击。

    少女的娇躯是如此充满曲线美感,让艾尔华欲火燃起。他的手从后面伸过去,抚摸着少女的柔滑香臀,顺着菊蕾一直抚摸过去,指尖滑过溪谷,插入了嫩穴之中。

    爱丽丝圣女低低的哀叫着,扭动着身子向旁边滚动,却被艾尔华一把抓住,粗暴的将她的手脚都分开,成大字形按在床上。

    纯洁的羔羊被紧紧的按住,只能仰天流着眼泪,再也无法抵御身上色狼的攻击。

    艾尔华笑咪咪的看着她仰天流泪的可爱神情,温柔的爬上她雪白娇嫩的**,粗大的**缓缓前探,进入溪谷里面,顶在纯洁的花瓣里面。**口的嫩肉,轻柔的含住胀圆的**,痛苦的向两边分开,让**缓缓滑了进去,在柔嫩的花径肉壁上摩擦着,带来剧烈的快感。

    爱丽丝圣女仰天流着清澈的泪水,感觉到**又一次侵入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樱唇微张,啊啊的低声叫着,花径被粗大**撑开,摩擦着娇嫩的肉壁,滑入深处,一直顶到少女纯洁的子宫上面,让她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充实的快感。

    抱紧柔弱的少女,艾尔华开始了快乐的征服过程。粗大的**在她娇嫩花径中快速**着,魔电龙枪与少女娇嫩肉壁摩擦的快感,让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

    别后重逢,艾尔华的**不可遏止,猛烈的干着她,对这美丽娇柔少女的思念都化为强烈的**,尽情洒播在她美丽可爱的身体上面。

    爱丽丝圣女流着清澈泪水,低低的呻吟着,被奸淫的快感一**的涌来,让她眩晕沉醉。纵然已经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是那难以抗拒的甜美滋味,还是让她越来越沉醉于**的快乐之中,无法自拔。她柔弱的**声渐渐响了起来,被艾尔华摆成各种姿势奸淫着,不停的一变换着姿势迎合着他的剧烈**,紧紧抱住他的健美身躯,让柔嫩的呻吟**声响彻整个卧室。

    最终,她如一只柔弱可爱的小羔羊一般,**着雪白的身子,跪伏在大床上,承受着艾尔华从后面插入花径的兴奋奸淫,脸颊羞红,却忍不住向后挺动着纤细腰肢,柔嫩的**用力顶在艾尔华的胯部,让粗大**能够插得更深一些,带给她更大的快乐感觉。

    艾尔华有力的双手紧紧抓住她的纤腰**,胯部奋力向前顶撞,啪啪的撞击在她雪白柔嫩的香臀上,粗大**深深插入玉体中,轰击着美丽少女的子宫,让她娇嫩的叫声越来越响,充满了柔弱的兴奋。

    最终,当两个人都到达兴奋的顶点,艾尔华紧紧的拥抱住她的雪白娇躯,胯部拼命的向前顶去,紧贴在柔嫩**上,粗大**被紧窄嫩穴花径紧紧套住,剧烈的跳动喷发,将滚烫的黄金精液尽情喷射在少女娇嫩的子宫里面。

    爱丽丝圣女雪白娇躯跪伏在床上,柔美的曲线尽显无遗,绝美娇容贴住枕头,啊啊的呻吟着,晶莹的泪水不停从美目中流出,自己也说不清那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畅美的泪水。

    而她的嫩穴中,也在流淌着透明的液体,其晶莹清澈,就像她纯洁的泪水一般。

    在浑身紧绷的痉孪喷射中,艾尔华僵直的手臂向前伸去,颤抖的抓住少女的柔滑**,用力捏得它变成扁形,同时施展出天使之眼探查魔法,眩晕的视线之中,凝视着爱丽丝圣女背上那一对只有他能看见的雪白羽翼。

    艾尔华清楚的看到,最顶端的那几根晶莹明亮的羽毛正迅速的变黑,彷佛是他精液的每一股剧烈喷射,都能让它的灰黑色加深一般。

    这一对俊男美女用最亲密的姿势深深的结合着,颤抖着喷射出自己的兴奋液体,而在卧室门口,心灵纯洁的西莲妹妹已经看得呆住。

    两位圣女殿下这样亲密的姿势,她不能明白是什么意思,却也忍不住剧烈颤抖,牙齿咯咯的上下敲击,发出轻微的响声。

    在剧烈喷射的眩晕感中,艾尔华喘息着抬起头,望着门外身穿修女长袍的纯洁少女,脸上出现了抽搐的微笑。

    这扇卧室门是他故意没有关上的,而他来前悄悄布下的隔音结界,也只将整个寝宫都罩在里面,在西莲所住的外间,还能听到卧室里面的声音。

    如自己所想,她果然被里面激烈的交欢之声吸引过来,清楚的看到自己宠爱爱丽丝圣女的美妙情景,有她在一边观看,让艾尔华更加兴奋,本要疲软的**也回光返照,狠狠的抬起**,将最后一波精液向着爱丽丝圣女玉体深处喷去。

    在他和蔼微笑的召唤下,西莲不由自主的走进卧室,站在床前,双膝发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床下,仰起俏脸,双眼水汪汪的望着艾尔华,她樱唇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艾尔华跪在爱丽丝圣女的**后面,微笑着伸手拉住床下的西莲,轻轻用力,将她的身体提到了床上。

    卧跪在床上,西莲的脸庞贴近两人交合之处,看着那黄金般散发着灿烂光芒的魔电龙枪,娇喘更加激烈,虽然迷惑不解,却也感觉到燥热与兴奋正从心底泛起。

    这是圣器……艾尔华轻声说着,脸上带着悠远沉思的表情,圣洁的微笑着,向纯洁的西莲做出了这样的解释。

    西莲恍然大悟,虽然还不太明白确切的内容,不过既然爱尔莎圣女殿下这么说,那她就只能对此深信无疑。

    艾尔华的手轻轻抚过自己胯前的柔滑**,那圆润的小小香臀,如此娇嫩光滑,让他爱不释手,被少女嫩穴紧夹着的绵软**也开始缓缓的放大变硬。

    手指从玉沟中轻柔的滑过,顺着那道凹沟摸到菊蕾上面,爱丽丝圣女的玉体是如此柔嫩,即使是紧窄的菊蕾,摸上去也充满娇嫩的感觉。

    低下头,看着紧紧闭合的美妙菊蕾,艾尔华的心中又升起欲火,渴望着能将自己的**插入到这纯洁美丽少女的菊花之中。

    就像大波斯菊是天秤宫的守护花一样,翠菊也是白羊宫的守护花之一。手指轻轻按摩着少女美妙的菊花,回想着白竽宫的守护花翠菊,以及她姑母后庭那朵波斯菊带来的畅美快感,艾尔华心旌摇荡,指尖缓缓的滑入到紧闭的菊花之中,感受着里面温热柔嫩的触感。

    如此羞耻的部位被他的手指插进,一直翘起**、趴在床上默默流泪的爱丽丝圣女也不能忍耐,哭泣着摇晃娇嫩**,感觉着他射过精的**在变大,硬硬的插在嫩穴里面,像根木桩一样把自己固定在他的身体上面。

    感觉到她的羞窘,艾尔华微笑着将手指从温润菊佗里面抽出,随手塞进西莲的樱桃小嘴里,让她用柔嫩小嘴吸吮着,心里明白,如此娇嫩的翠菊,如果自己强行插进去,只怕小爱丽丝会活活痛昏。

    出于对小爱丽丝的关心和爱护,艾尔华亲热的揽着西莲的脖颈,让她将脸贴在自己与爱丽丝圣女交合的地方,让她更清楚的看到这黄金圣器插入圣女殿下体内的神圣一幕。

    满心虔诚情感的西莲,在艾尔华的指导下,颤抖的伸出香舌,轻轻的舔仕柔嫩的菊蕾上面。

    两个美丽的少女,同时娇躯剧震。爱丽丝圣女是因为羞怯耻辱,而西莲则因为圣洁的感动。

    在能够亲密的舔着圣女殿下圣洁身体的兴奋感中,西莲像一只小狗一般趴跪在床上,柔滑香舌轻柔的舔着爱丽丝圣女的菊穴,将菊花瓣上每一条纹路都舔得仔仔细细,让它变得极为湿润,娇艳得像洒过水的漂亮菊花一样。

    艾尔华用手掰开雪白柔嫩的臀瓣,让西莲可以将舌尖用力的抵入菊道深处,将口水涂抹在里面,顺着粉嫩会阴流淌下来,洒落在自己已经变得粗硬的**上面,将阴毛弄得一片湿漉漉的。

    弄湿了菊蕾和阴毛不止是西莲的口水,还有她感动的泪水。能够进入圣女修道院已经是极大的荣耀,有幸进入白羊宫服侍爱洒丝圣女更是意外的惊喜,而现在居然还能直接舔弄到圣洁伟大的圣女殿下的身体,而脸颊还贴着爱尔莎坚女殿下的小腹,与两位圣女殿下亲密接触的至高荣耀,让她忍不住感动哭泣,更加虔诚的深吻着爱丽丝圣女的后庭,樱桃小嘴紧紧的贴在菊蕾上面。

    艾尔华微笑着轻抚她的头发,以示嘉许,**的**从娇嫩的**中拔出,贴在西莲的柔滑脸颊上,向前滑动,从她的温润樱唇中穿过,顶在小爱丽丝颤抖的菊蕾上,缓缓的向里面顶去。

    在自己的精液、爱丽丝圣女的蜜汁以及西莲的口水、泪水四重的润滑之下,**顺利的顶开了紧窄的菊蕾,向着里面滑去。

    即使有着这样的润滑,小小的菊花还是受不住这么粗大的**插入,被轻易的撕裂,殷红的鲜血从破裂的菊花瓣上流下,沾染在西莲的樱唇,以及粗大的**上面。

    跪伏在两人臀胯位置,看着眼前圣洁的鲜血流下,心灵纯洁的少女西莲不由得惊呆了。虽然不太明白,但她还是能够感觉到这是在举行神圣的宗教仪式,用圣器与圣女的身体进行接触,散发出圣洁的力量,在向生命女神发出虔诚的敬意。

    被感动得呜呜哭泣的西莲修女,在艾尔华的示意下,伸出香舌,用力的吮吸着染血的**以及破裂的菊蕾。滑腻香舌温柔的在菊花瓣上舔过,轻柔的舔弄着破裂的伤口,让爱丽丝圣女在颤抖哭泣时,能够感觉到她温柔的心意。

    加上了处女鲜血,在五重润滑作用下,**艰难的在紧窄菊道中向前挺进。少女的菊道紧紧套弄着**,让艾尔华有接近爆炸的快感,咬牙抓住她的纤美**和柔嫩美腿,**缓缓的向前挺进,插入到美丽少女体内深处。

    灵活可爱的柔滑香舌不断的舔在**上面,让它变得更加润滑,一点一点的进入爱丽丝圣女的体内。当艾尔华终于把**整个插了进去,感受着少二女菊道紧窄至极、舒服得让人发疯的极紧套弄,不由得深深的叹息着,为自己终于采到了这朵翠菊而欣喜不已。

    翠菊的花语是:担心你的爱!现在自己用这样激烈的表达方式,想必爱丽丝圣女应该不会担心自己对她的宠爱了吧?

    现在的爱丽丝圣女已经是痛得几欲晕去,趴跪在床上痛苦的哭泣着,为自己被淫辱的**和心灵上的痛苦,流出了清澈纯洁的泪水。

    艾尔华喘息着,伸手抱住她的娇柔身体,指尖捏弄着她的柔嫩**,柔声安慰着她,粗大的**却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在她的后庭中**起来。

    虽然**的动作十分艰难,可是被紧窄菊道套弄着的剧烈快感弥补了这一切,艾尔华兴奋的抓住柔嫩香臀,奋力**着,粗大**用力摩擦着紧窄的菊道,让快感在下体迅速的攀升。

    尽管被插得后庭流血十分痛苦,可是魔电龙枪与黄金的催情作用,还是让爱丽丝圣女喘息呻吟,渐渐兴奋起来,被干破的菊穴,疼痛似乎也不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艾尔华兴奋的抱紧她的**狠干着,手指插进还流着精液的嫩穴中,用力**,捏揉着阴蒂,挑逗她的**。

    在他不懈的努力下,爱丽丝圣女潜藏的**终于被激发出来,玉颊泛红,樱桃小口中发出娇嫩可爱的叫声,摇动着雪白粉嫩的香臀,像只可爱的小羔羊一样跪伏在床上,承受着他从后面插入菊道的快乐奸淫。

    西莲跪在一边,勤快的舔弄着艾尔华的**与爱丽丝圣女的菊穴,也是娇喘息息,看着眼前粗大圣器飞快的在圣女殿下菊蕾中**,心中兴奋感动而又有些惧怕,慌乱之中,也不知喝了多少处女落红和精液。

    在狠干爱丽丝圣女菊道的兴奋之中,艾尔华眩晕的狂烈**着,终于忍耐不住被少女菊道紧紧套弄的快感,低吼一声,抱紧她娇嫩的玉体,**狠命的插到体内最深处,开始狂猛的喷射,将滚烫的精液狠狠的喷射在菊道里面。

    爱丽丝圣女抽抽噎噎的哭泣着,强烈的痛苦与快感禳她几乎要晕倒。粗大的**深深的插在后庭里面,剧烈的跳动喷射着,而艾尔华的两根手指还在痉挛的用力伸进她的嫩穴中,撑开娇嫩肉壁,拇指用力捏揉柔嫩阴蒂,另一只手抓住**狠命揉捏着,几方面同时来袭的痛苦与兴奋快感让她抵受不住,只能摇头哭泣着,达到了又一次的****。

    艾尔华剧烈的喷射着,直到撑持不住,身体僵硬的倒在床上,微软的**从美妙的菊穴中拔出,带出了大片的精液以及殷红的鲜血,那是娇嫩的菊道被**剧烈**磨破而流出来的处女菊道血。

    在艾尔华的示意下,西莲急促的娇喘着,迫不及待的将俏脸贴上**,樱唇覆盖在破裂的菊蕾上面,用力吮吸着,将菊道中流出的精液与鲜血都吮吸喝下。

    清纯的脸颊上流淌着感动的泪水,西莲轻轻的抽泣着,脸上带着圣洁虔诚的表情,为自己终于能喝到如此美妙的液体,而感觉到无上的荣光,洒落在自己卑微的身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