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章严肃少女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德里城中的一条偏僻街道上,马蹄声响起,缓缓的朝着街上行来。

    骑在马上的是一名英武的银甲骑士,身上穿着银光闪闪的盔甲,护面甲也放了下来,遮住了他的脸庞,让人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有一双黑色的眼睛露在外面,放射着炯炯有神的光芒。

    这个骑士正是艾尔华,既然已经确定桃露丝圣女就躲在这条街道上,他当然便带着部下前来搜索,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桃露丝圣女再从他手中逃掉了。

    在他的身后跟着大队的精壮骑兵,衣甲鲜明,却是最精锐的王宫卫队,被艾尔华带了出来,帮着他在街道上进行搜索。

    另外一些骑兵则是在路上遇到的巡逻队,也被一并带了过来,查探这一处街道,以防人手不足。

    居民区的百姓们认出了骑兵们的衣甲,都恭敬的弯下腰,向着他们行礼。

    艾尔华驱马走过街道,微微仰起头,感受着空气中那一丝丝的圣力传动。

    不得不说桃露丝圣女掩饰得非常好,空气中隐约的圣力,若非艾尔华全力体查,根本就感觉不到,而且这一丝圣力是均匀的分布在整条街道上,很难分出街道上哪一处的圣力更浓厚一些。

    虽然已经得知了桃露丝圣女所在的大致位置,却还不能精确到是某家某户,若是查错了,惊动了另一家里面的桃露丝圣女,被她趁乱逃出,那又是麻烦。

    于是,艾尔华策马前行,在街道上来来回回走了几遍,终于停下来,指着一户人家的门,命令道:去敲门,让里面的人把门打开!

    两名巡逻队的骑兵翻身下马,跑去那户门前,开始拍打着紧闭的房门,喝令里面的人出来开门。

    敲了一会儿,门从里面打开了个少女站在门里,冷冷的问:你们是谁?要做什么?

    巡逻队,来搜查叛党的!一个骑兵大声呼喝道,正要推开她,另一个骑兵却微微变了脸色,拉了那个骑兵的衣服一下,向那个少女赔笑道:是索诺莎小姐吗?我从前在令尊部下当兵,没想到索诺莎小姐是住在这里,一向少来探望。

    那个少女的脸色变得稍微好了些,仍是很严肃的说:不是已经搜查了好几遍了吗?为什么还要搜查?

    那个骑兵赔笑着说些当差不由己的话,艾尔华骑马立于街道上,望着那个少女,不由得凝目看着她,感觉到一丝兴趣。

    那个少女容貌清丽,看起来有些瘦弱的模样,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瘦削的身体上穿着朴素的衣裙,褐色的长发从肩上披散下来,挂在脸颊两边,衬得脸颊有些瘦削。

    那是一个生命女神的信徒,而且还很虔诚。艾尔华在看到索诺莎第一眼的时候,就这样对自己说。

    艾尔华在圣女修道院里面住了这么久,对于生命女神的信徒,他闭着眼睛都能认得出来。

    当门打开时,艾尔华能够感觉到空气中的圣力更加深了一些,让他能够更清楚的感觉到,因此他差不多就可以确定,桃露丝圣女便是藏在这附近,很可能就在这个少女的家里。

    由于埃斯特拉女王的布置,他并不太担心桃露丝圣女会逃走,反而是对这个少女产生了兴趣,他跳下马来,满身的盔甲喀喀作响,迈步走到索诺莎的面前,沉声道:我要进去搜查!

    艾尔华抬起手按在少女的肩上,将她从门前推开,迈步走进了房间里面,而在他身后的那只手,悄悄的向部下打了个手势,几名王宫侍卫会意,上前将门关上,并会同巡逻队将这一带封锁起来,禁止任何人接近这间房屋。

    站在房屋中,艾尔华仰起头来看着这间屋子,屋中有些阴暗,摆设朴素整洁,是王国中普通人家的模样,却从朴素的摆设中现出几分雅致,墙上还挂着几面盾牌和盔甲,大概是索诺莎的父亲留下来的。

    艾尔华转过身,看着那个少女,发现她的相貌也算不错,虽然严肃的表情中隐含着冷漠与敌意,有拒人于千里的感觉,不过这样更能刺激男人的征服**。

    艾尔华伸手将自己的头盔取了下来,现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少女清丽冷漠的脸颊上现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失声道:是爱尔莎修女……

    紧接着,她又紧紧的闭上嘴,将目光不再看他,身上隐含的敌意却突然变得明显起来,虽然在努力压抑,却也能够让艾尔华感觉得到。

    艾尔华将银盔放在桌子上,直截了当的问道:我也不和你废话,你就干脆的说了吧!桃露丝圣女在哪里?

    索诺莎紧紧的闭着嘴,脸上严肃的表情中隐隐含有坚强不屈的神色,面对他的逼问,一言不发。

    索诺莎自然知道,桃露丝圣女已经把地下室的门紧紧的锁好,正在里面用神术为自己疗伤,如果这名圣女殿下曾经说过的邪恶少年闯进去的话,会打扰她的清修,还可能危及她的安全。

    想起桃露丝圣女描绘过的这个少年的邪恶行径,严肃的少女脸上升起抹红晕,忍不住抬起头来,狠狠的瞪了这个竟然敢扮成修女的邪恶少年一眼。

    艾尔华眯起眼睛,对她这样的目光十分不爽,心想:男女两个人独处一室,还敢这样藐视我,她真当我是吃素的吗?

    艾尔华现在也没有什么闲心和她啰嗦,冷笑着伸出手去,搭在她削瘦的肩膀上,感觉着她坚硬的肩骨在自己的手中,突然用力一撕,将她的衣衫从中撕裂,发出嗤的一声裂响。

    雅致的衣衫被艾尔华一直撕到腰间,露出了雪白的酥胸。

    少女马上大声尖叫起来,满脸都是惊恐厌恶的表情,不假思索的抬起手来,狠狠一个耳光打向艾尔华的脸。

    艾尔华抬起手臂挡在她的手前,当的一声,纤手打在银甲护臂上。震得她纤手生疼,忍不住痛呼一声,回手掩住衣衫破碎的胸部,眼中却惊恐的看到,那个穿着银甲的俊美少年已经如饿狼一般扑了上来,将她狠狠的扑倒在地上,砸得她几乎晕去。

    匡当一声大响,艾尔华身上的银甲撞在地面上,沉重的身体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几乎窒息,只能大声尖叫着,愤怒的痛骂着艾尔华的邪恶行径。

    艾尔华微皱眉头,爬起来骑在她的身上,用双膝压住她乱挥乱打的双手,回身随手布下隔音结界。外面虽然都是他的部下,可是有些事若被他们听到了,也会有点麻烦。

    被他坐在酥胸上面,索诺莎几乎喘不过气来,绝望的瞪大眼睛,看到他低下头静静的看着自己,唇边还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就这样骑坐在削瘦少女的身上,艾尔华开始从容不迫的脱去自己的衣甲,将沉重的银甲从身上卸下来,放在一旁的地上,随即又开始抬起身子,费劲的脱去下身的银甲。

    索诺莎愤怒的想要反抗,可是艾尔华的动作灵活快速,力量又大得远超过她的想像,轻松便瓦解了她的反抗,不到一会儿就已经脱去了甲胄。艾尔华骑在她的身上,又用灵活的动作脱去衣衫,并且迅速的脱去裤子时,用膝盖砸在她的手腕上,砸得她手臂酸麻,再无反抗的力气。

    没多久,艾尔华就只穿着一条内裤骑坐在她的身上,她胸部裂开的衣衫中,少女的柔嫩酥胸和他的臀部大腿进行亲密的接触摩擦,让她心中羞愤欲死,口中喃喃的痛骂着,眼中却忍不住流下泪来。

    艾尔华冷笑着,屁股用力在她酥胸上摩擦着,感觉着她娇嫩的**摩擦着自己的屁股,看到她的脸上露出痛楚的表情,知道她被摩擦得很痛,心中不禁大乐,沉声逼问道:快说!桃露丝圣女躲在哪里?

    索诺莎闭上眼睛不去看他,紧紧咬住嘴唇,脸上浮现出坚强不屈的神色,似是誓死也不肯出卖桃露丝圣女的样子。

    艾尔华眯起眼睛,眼中射出威胁的目光,直起身子,抬腿脱下内裤,随即又坐回到索诺莎的身上,双腿紧紧夹着她的温软娇躯,下体缓缓的向她的脸颊凑去。

    索诺莎闭目不语,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被抬了起来,嘴唇被一个又粗又硬的东西顶开了,她大吃一惊,随即睁开眼睛瞪视着艾尔华,看到他满脸狞笑,又伸手捏住她的脸颊,将粗大**滑过光洁贝齿,一直向她口中伸去。尖端碰触到了她柔软滑腻的香舌。

    索诺莎满脸惊愕厌恶的表情,愤怒的尖叫起来,却因为嘴里被塞上了东西,让她的尖叫声显得有些含糊不清。

    艾尔华冷笑着,腰部用力一沉,粗大**深深的顶进她的口中,艾尔华能清楚的感觉到她温暖滑腻的小嘴正包裹着自己的**,**已经顶到了她的咽喉,处在香舌上面,**上部能够感觉到她上颚的温暖滑腻和喉头软肉的温度。

    索诺莎被他顶得一阵作呕,心中羞愤欲死。她平生敬奉生命女神,一心只想攒够路费到圣女修道院去当一名修女,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身体,现在却被艾尔华用胯下恶物塞进嘴里,如此强烈的羞辱,让她怎么能够忍受?

    她的眼中已经流出了悲愤的泪水,放声痛骂着艾尔华的邪恶行径,可是嘴里已经被满满的堵上了粗大**,让她的痛骂声只能显得含糊不清,即使想要咬断艾尔华的**,却也没有丝毫作用,反而是贝齿紧紧咬住**狠命研磨的动作,带给了艾尔华更快乐的刺激。

    艾尔华也不管她在呜呜的叫着什么,只是抓紧她的螓首,用力狠干她的小嘴,粗大**狠狠的捣进她的咽喉里面,将气管挤得几乎闭合,使得她喘不过气来,脸颊霎时因窒息而变得胀红。

    艾尔华痛痛快快的在她口中取乐,**摩擦着她的小嘴内壁和香舌,直干得她美目翻白,几乎窒息而死才抽出**,冷冷的拷问道:快说出桃露丝圣女的下落,免你一死!

    差点被干死的索诺莎急促的喘息着,干呕咳嗽着,许久才缓过气来,愤怒的抬起满是泪水的双眸,怒视着艾尔华,狠狠一口唾沫向他的脸上吐来。

    艾尔华一闪身,将这一口攻击躲过,对于这个不知悔改的顽固少女,他心中也是充满恼怒,决心给少女一点教训,让她知道对抗自己的下场!

    索诺莎愤怒的尖叫大骂着,却被艾尔华翻转过来,按在地上,用力撕掉她的衣衫,不一会儿,她洁白的身体就一丝不挂的出现在艾尔华的面前,被他狠狠的骑在身下。

    艾尔华低下头,冷笑打量着她的身体,见她身材削瘦,纯粹的骨感美人,骑在她柔滑纤细的玉背上,屁股能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的坚硬骨骼,就像她坚硬的心灵一样。

    对于这样心地坚韧的少女,艾尔华十分喜欢,于是骑在她的身上,大声逼问,同时挥手痛打着她的屁股,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索诺莎啊的一声,大叫出来,屁股被男人用手痛击,让她羞怒得哭泣,用力扭动着身子挣扎,却无法将身上骑着的男人摔下来。

    艾尔华用力翻转她,让她仰天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伸手掰开她修长纤细的大腿,双手抓紧**向两边分开,沽满少女口水香津的橙色**向前探去,顶在她娇嫩的花瓣上面。

    正在愤怒痛骂他的索诺莎脸色立即变了,瞪大眼睛怒视着他,眼中充满惊慌与狂怒,挥起玉手来痛打着他,却因为艾尔华的头离得太远,只能啪啪的打在他的肩膀和手臂上面。

    对于这样的小手痛击,身体坚韧的艾尔华只当是蚊子的拍击,**顶开柔嫩花瓣,和娇嫩的**口进行着亲密的接触,缓缓研磨着向里面挺进。

    平生未曾见过男人的身体,自然也不知道男人下体是什么颜色的索诺莎对于橙色的**并不十分惊异,反而是**口被顶开,**插进来,胀满的感觉让她微觉疼痛,心中更是恐惧愤怒,瞪大眼睛看着艾尔华,咬牙切齿的痛骂道:你这个邪恶的混蛋!我就是死,也绝不会把桃露丝圣女的下落说出来!总有一天,她会逮住你为我报仇,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的割下来……

    话未说完,顶在**中的**突然向前猛力冲刺,粗暴的撕裂了她少女纯洁的花径,狠狠的向里面冲去,一直撞到子宫上面。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少女口中发出,如此居烈的攻击,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插到底,让她在剧烈惨痛中当场晕过去,纤美身体躺倒在冰冷的地板上,不省人事。

    艾尔华也被她紧窄的花径夹得剧爽无比,看她晕了,也不多说,抱紧她的纤细身体,手掌捏住纤腰和光滑臀部,跪在她的两腿中间,腰部用力前挺冲撞,粗大**在她紧窄花径中摩擦冲刺着,享受着少女初破瓜的美妙滋味。

    很快的,索诺莎就在剧痛中清醒过来,睁开眼咬牙怒视着在她身上肆虐的艾尔华,感觉着自己两腿之间,火辣辣的一片疼痛,让她几乎再次晕去,在难以忍受的剧痛之中,只能放声痛骂着艾尔华的邪恶行径,诅咒他将来一定要下地狱。

    花径内未经人事的嫩肉,被粗大**剧烈的摩擦着,比刀割还要疼痛,心灵和**上的沉重打击让她痛不欲生,泪水已经不可抑止的从双眸中流淌出来,洒在纯洁的脸颊上。可是面对艾尔华的逼问,坚强的少女宁可被他干得腿间流血,也绝不肯吐露半句,依然是口中放声痛骂着,将她所知道的任何辱骂之辞都堆在艾尔华的头上。

    艾尔华干她倒是干得挺爽的,被她的处女花径紧紧套住自己的**,感受着粗暴摩擦处女花径中嫩肉的美妙触感,胯部更加用力的向前冲刺,一下下的沉重冲撞在她的身体上,胯部在她的雪臀上面狠狠撞击,发出啪啪的响声。

    她的身体很瘦削,臀部也同样清瘦,双腿被架在艾尔华的肩膀上面,这样的姿势让她的臀部形成尖锐的角度,臀骨撞击在艾尔华的胯部,将艾尔华撞得有些疼痛,能够从雪白光滑的臀肉中感觉到她骨骼的坚硬。

    但这与少女所受到的疼痛相比,就不算什么了。粗大的**在她娇嫩花径中粗暴**又摩擦着,一次次的闯进她纯洁的子宫之中,被子宫颈套住**,随即又拔出来,在剧烈的摩擦中,带给艾尔华刺激的快感,以及让少女痛得几乎晕去的剧烈痛楚。

    尽管如此,她仍然紧咬着不肯松嘴,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被少年粗暴痛奸着,口中还在有气无力的诅咒着艾尔华,直到粗大**从她体内暴烈**带出了大量鲜血,把她雪白臀部染红,一直将身下的地板都浸得大片湿红。

    艾尔华猛干她的时候,还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催情能力,他心想。如果让她发情**,像发情母狗般向我求欢,倒是很有趣,可是那样就失去折磨她的意义了,让我的这个行为更不像严刑拷打。

    在艾尔华的努力之下,终于控制住了魔电龙枪的催情力量,让索诺莎除了痛苦之外,感觉不到丝毫的快感。

    痛痛快快的爽了一番,艾尔华停下来休息,缓缓从她的嫩穴中拔出**,看着她臀部下面地板上的大片殷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初夜落红如此之多的少女,艾尔华还没有见过,这也与他的粗暴和索诺莎的纤瘦有关,再这么下去,说不定她会被活活干死。

    可是这个少女的倔强让他恼怒,看着少女眼中蔑视的意味,更是让艾尔华无法忍受,索性一用力,将她整个人翻转过来,向后拖动她的身体,让她的脸贴在地板上的湿处,粗大**顶在她的菊穴上,恼怒的喝道:最后一次机会,把桃露丝圣女的下落说出来!

    索诺莎无力的趴跪在地板上,用这样屈辱的姿势,如母狗般趴在地上,脸颊无力的贴在手背上,泪水不停的从眼中流出,将手掌浸湿,与手掌下面的落红沾染在一起,将血迹冲淡,

    淡淡的血腥与**气味让索诺莎知道,自己手上、脸上沾到的,是自己的处女落红,从此之后,她再也不是纯洁的处女,无法用最完美的姿态来侍奉生命女神了。

    可是为了保护伟大的圣女殿下,就算让她付出再大的代价,她也在所不惜!而这代价之中,就包括了她即将遭遇到的,顶在她后庭上的邪恶**……

    用于排泄的后庭被男人的性具插进去,对于纯洁少女来说,是更为沉重的打击。想到已经遭受和即将面临的一切,索诺莎痛不欲生,可是脸上仍然带着严肃仇恨的表情,紧紧咬着牙,不肯说出桃露丝圣女的下落。

    在憋气忍痛之中,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菊蕾被坚硬的**顶开,粗大**缓缓的插了进来,撕裂了菊蕾,鲜血从菊蕾中流了出来,一直流到雪白纤瘦的大腿上面。

    艾尔华跪在她的身后,看着已经用菊穴吞没口口己**的沉默少女,那纤细窈窕的雪白娇躯趴跪在地上的屈辱姿势,身上透出来的倔强与绝望,让他更加兴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腰部猛力前挺,粗大的**狠狠的插进了少女的菊蕾之中!

    这不像刚才那样缓慢,粗暴的动作瞬间将少女的菊道大幅撕裂,鲜血快速奔涌出来,顺着纤细美腿奔流而下,与她嫩穴中流出的处女鲜血混合在一起,雪白鲜红,眩目美艳。

    趴跪在地板上,用屈辱姿势高高翘起臀部的少女,眼睛霎时瞪得极大,痛苦悲愤的目光从她鼓出的眼睛里面射出来,倔强的少女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扑倒在地板上,脸颊贴着自己的处女鲜血,就这样在身心双重打击之下晕了过去。

    ※※※※

    桃露丝圣女盘膝坐在地下室里的床铺土,闭目瞑修,希望能用圣力来修补自己破损的身体,医好内伤,好有力量与那些邪恶的敌人进行战斗。

    房间里面布下了防御性的结界,部分的隔绝了声音的传播,让她听不清外面艾尔华和索诺莎的对话,而修练之中更是需要静心,将一切杂念和外界刺激都排除在心灵之外。

    许久之后,桃露丝圣女睁开眼睛,感受着体内的变化,不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内伤似乎有些好转,可以和敌人战斗了,可是埃斯特拉女王那一击之后,留在她体内的魔气依然在冲撞不休,让她忍不住生出绮念,一想到艾尔华的**,以及他在花园中对那些女子做的邪恶勾当,就让她脸红心跳,自己也控制不住。

    桃露丝圣女正在咬牙愤恨的时候,外面突然隐隐传来痛苦的惨叫,听那声音,似乎是索诺莎的!

    桃露丝圣女大惊,立即跳了起来,抓起光明战锤向外面冲去

    尽管是初识不久,她却和索诺莎一见投缘,感觉十分亲近。索诺莎对她是崇拜敬仰,而她对索诺莎则像姐昧一样爱护,在这么严酷的环境之下,她几乎将索诺莎当成了亲人一样。现在听到索诺莎的惨叫,知道索诺莎可能遭遇危险,当然让她忍耐不住要冲出去救援。

    桃露丝圣女冲出地下室,大步奔到前庭之中,推开门,眼前看到的一切,几乎让她愤怒得晕厥过去。

    那个纤瘦倔强的少女,此时正**着雪白的身体,一丝不挂的趴跪在地板上痛苦的哀叫着,承受着身后少年的暴烈**,而艾尔华则跪在她的身上,满脸兴奋狰狞的神色,抱住她纤细的腰肢雪臀,狠命的干着她,让鲜血不停的从她雪白的大腿上流下来,一直流过洁白膝头,洒落在地板上面。更让桃露丝圣女悲愤莫名的是,看那少年粗硬淫物所插的位置,正是索诺莎的后庭,她*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平素用来排泄的地方!

    桃露丝圣女刚从修练中清醒过来,一来到前庭就看到自己最大的敌人抱住自己疼爱的少女在这样猛烈粗暴的奸淫着,悲愤与作呕的感觉霎时涌上心头,只见她娇躯晃了晃,几乎要晕过去。

    她努力定了定神,指着艾尔华厉啸一声,大步奔过去,就想要狠狠一锤,将艾尔华砸死在地上!

    可是这个时候,艾尔华也看到了她,兴奋的跳了起来,手中仍然紧紧的抓住索诺莎的纤腰,让她站在自己面前,当作盾牌般抵挡着光明战锤的攻击,而他的**仍插在索诺莎的后庭中,带出大股鲜血,顺着纤细美腿一直流到雪白脚踝上面。

    索诺莎泪眼朦胧,看着举锤冲来的桃露丝圣女,凄厉的嘶叫着,少女心灵已经碎成无数个碎片,恨不得当场死去才好,若能被桃露丝圣女一锤打死,那就是她最好的死法了!

    尽管从少女的眼中看到了这样的绝望感觉,明白了她的心意,桃露丝圣女还是不忍心下手,将这个照顾自己的少女和恶徒一起打死在这里。

    稍一迟疑,光明战锤向上挥去,横扫向艾尔华的头颅,因为他比索诺莎要高一些,桃露丝圣女打算将光明战锤从少女头上挥过,然后把艾尔华的脑袋砸碎一半。

    艾尔华冷笑着,双手抓紧少女纤腰向上举起,用来抵挡光明战锤,逼着桃露丝圣女换招。

    少女的菊道紧窄至极,一直紧紧的套住艾尔华的**,如小嘴般紧紧含吮不放,当她身体被向上举起,粗大的**从里面拔出,肠壁被粗大**摩擦的痛楚,让她又忍不住大声惨叫,绝望看着桃露丝圣女的漂亮眼睛里面,流出了悲愤的血泪。

    这一声惨叫,如同利刃挥到桃露丝圣女的心上,让她心中剧痛无比,而艾尔华又再挥起索诺莎的身体,让她的雪白娇躯如同武器一般,向着光明战锤狂挥而去!

    桃露丝圣女慌忙后退,心神一时只系在索诺莎的身上,生怕伤到了她。就在这一刻,在桃露丝圣女的身后,木屋板壁突然无声无息的破开,一个身穿黑色纱衣的纤美身影飞射进来,举起玉掌向着她的后心击去。

    艾尔华狞笑着,抓住索诺莎的纤足狂挥抡开,让她的褐色长发在空中挥舞着,头部砸向桃露丝圣女的螓首,逼得桃露丝圣女手足无措,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回身挥锤砸向后面攻来的埃斯特拉女王。

    可是这已经晚了,埃斯特拉女王的动作何等迅速,在桃露丝圣女心神大乱之际,趁机狠狠一掌印在她的背上,霎时击得桃露丝圣女口中鲜血狂喷,玉体向前飞射而去。

    就当那一掌击在身上时,桃露丝圣女已经知道大事不好,立即变招,脚下用力,斜向前方奔去,并借着后面一掌之力向前飞射,轰然撞碎临街的窗子,飞出了房屋。

    虽是如此,她的身体仍然在埃斯特拉女王一击之下,痛楚不堪,而击入体内的魔气更是激荡起来,混合着刚才看到艾尔华淫行的刺激,让她的脸颊迅速泛红,无法抑制心中的动荡和绮念。

    在这生死一线之际,桃露丝圣女咬紧牙关,在街上大步狂奔,挥起光明战锤砸飞面前的巡逻骑兵,一直向前远方疾速奔去。

    身后传来索诺莎凄厉的尖叫声,桃露丝圣女眼中珠泪滚滚,几乎无法忍受这样的刺激,要回身去救援她。

    可是理智终于发挥了作用,她清楚的知道,一旦回头,自己和索诺莎都会落到那些邪恶魔徒的手中,到时候就连为索诺莎报仇的人都没有了!

    看着狠心大步奔逃而去的桃露丝圣女,艾尔华冷笑一声,将一丝不挂的索诺莎扔到地板上,随手抓起自己脱下来的长袍裹在身上,纵身跃出,从桃露丝圣女撞出的大洞中冲了出去。

    在他身后,黑气袭来,霎时将他的身形笼罩在中间,让街上那些骑兵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看到黑气滚滚朝着前方疾射而去。

    发出黑气笼罩住艾尔华身形的埃斯特拉女王,此时身体也被黑烟缭绕遮住身形,跟着他疾速向前追去,迅速消失在骑兵们的面前,只在空气之中留下了艾尔华的大声命令:将这个屋子围起来,任何人都不许出入!

    骑兵们凛然遵命,将索诺莎的居所团团围住,看着那破开的大洞,以及里面缭绕的黑烟,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却也尽忠职守,执行着上司的命令。

    在阴暗的屋子里面,纤瘦的少女一丝不挂的趴在地上,**着雪白的娇躯,下体一片殷红,紧闭双目,脸色苍白,就像死去了一样。

    许久之后,她才悠悠转醒,看着被撞破的大洞,以及那一片笼罩住的黑烟,已经遮住了视线,让她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在下体撕裂的剧痛中,她费尽力气坐起来,却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穿衣服,只能抱紧双腿坐在血泊之中,将脸埋在双膝里头,想着生死未知的桃露丝圣女,以及自己被奸辱的巨大灾难和耻辱,只见她不禁痛苦绝望的抽泣起来,让少女纯洁悲愤的泪水全洒落在鲜血流淌的嫩穴和后庭上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