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五章公主协定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尔华身披铠甲站在高高的城头上,狂风袭来,吹得他一头短发在风中轻舞飞扬。

    高大坚固的城墙下面,远远的可以看到敌军的营寨,连绵不绝,还有大量的彪悍敌兵在军营前耀武扬威,指着城头大声叫骂。

    西努王国大军此次前来,事先做好了大量的准备,趁着艾尔华攻下主城导致政令不通、一片混乱的机会,买通了德里王国的许多地方官员,并收编了部分德里王国的军队,根据他们提供的地图,循着小径直入德里王国境内腹地,绕过圣安王国数支前来截击的大军,成功攻到了德里王城之下。

    他们的本意原来是像要学习艾尔华的先进技术,来个趁隙偷袭,一举攻下德里王城,逼迫埃斯特拉女王签订盟约,下令德里王国的军队与西努王国大军夹击圣安王国的军队,由于是在德里王国境内作战,可望将圣安王国所有军队一举歼灭。而正当壮年的西努王国的理木旦王私下还有着一个小小的心愿,就是把美艳之名传遍整个大陆的埃斯特拉女王收为私宠和性奴,来满足自己日渐旺盛的**。

    可惜他的图谋注定要被艾尔华打破。在艾尔华与自己的性奴女王日夜交欢兴奋至极之时,也没有忘记国事,他担心会有小股敌兵来打扰自己寻欢的兴致,预先控制了大批的飞鸟,在城市周围到处飞来飞去的巡逻,虽然因为距离较远不能感受它们传来的资讯,可是也对它们下了指令,一旦发现武装人员出现,便立即鸣声通知守卫城池周围郊野的巡逻队,让他们派人去查探。

    透过这种方法,所有在王城附近的部队都逃不过巡逻队的耳目,若是奉了埃斯特拉女王的命令通过附近的部队,在被巡逻队检查一番之后,自然可以被放行。而西努王国的大军离城数十里时,便已被飞鸟发现,他们虽然扑杀了闻声赶来的巡逻队,可是也走漏了风声,守卫城池的部队迅速关闭城门,做好一切防卫工作,提防敌人攻入城中。

    既然偷袭不成,那就只能改为强攻了。理木旦王下令立即安营扎寨,让那些远来疲惫的士兵暂时休息一下,部分士兵和工匠们协同赶工制作攻城器具,只待工程器械做好,便准备对城池进行强攻。

    十五万大军布于城下,军营连绵不绝,艾尔华站在城头遥望敌营,暗自沉吟不语。

    他已经控制了大批的鸟兽,命令它们潜入到敌营中刺探虚实,甚至是对敌军进行破坏和攻击。进行这项任务的最佳兽类就是数量众多的老鼠,若能让老鼠毁掉敌军的粮草,或是将毒药放在敌军的饭食里面,便可以大大降低敌军的攻击力,甚至有希望将敌军一举歼灭,不让他们逃回一人。

    可是西努王国似是早已防到了这一手,必经上次远征的骑兵大军全军覆没,已经给他们敲响了警钟。理木旦王重金聘请了一些法师和药师,在军营周围布下魔法阵,并放置药物交替产生影响,让被控兽术控制住的鸟兽一旦进入魔法阵的范围内,便失去了与控兽师的联系,无法再执行控兽师的命令。与其他普通的鸟兽没有什么不同。

    这是大陆上惯用的对付控兽师的办法,若非如此,任是何等大军,一旦被控兽师率领猛兽趁夜偷袭军营,也会受到很大的伤害。艾尔华虽然法力强劲,控兽术比别的控兽师高明许多,却也无法破除此等法术,望着敌军大营,他也只能皱眉沉吟,琢磨着该如何应付敌军接下来的攻城战斗。*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

    在城外,敌军在休息和吃饭之后,擂起了战鼓,开始向城池发起攻击。

    艾尔华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手掌握紧战刀的刀柄,喃喃自语道:来吧!

    在德里王国古老的都城下,正在展开一场激烈的恶战。

    无数来自西努王国的彪悍士兵,举着手里的兵刃,疯狂的嘶吼着,迈开大步,拼命的冲向高大坚固的城墙,而在城头上的守卫,也在拼命的拉弓放箭,将大片的箭雨覆盖到攻城敌兵的头上。

    投石机在不停的轰鸣着,城上城下都有大量的巨石飞越天空,划过长长的弧线,远远的投射到敌方的军队头上。巨石到处,惨叫声响起,被砸中的士兵们血肉成泥,偶尔有投石机被对方掷来的石块摧毁,在轰鸣声中坍塌倒地,化为一堆残碎乱木。

    西努王国的士兵们如汹涌的潮水般,一**凶猛的冲向坚固的城墙,而德里王国守城的士兵们也都在奋力还击,挥舞着刀枪,将冲上城头的敌人凌厉击杀,把他们的尸体掷下城墙,扔在他们同伴的头上。

    城墙一带的区域,喊杀声震天动地,战斗激烈至极,无数士兵在这片战场上拼力死战,用激奋暴烈的动作,疯狂的与敌人拼杀着,鲜血四处流淌,洒在堆积如山的尸体上面,将城墙上下染的大片鲜红。

    艾尔华凌厉的挥舞着战刀,将爬上城头的敌兵狠狠地劈飞出去,看着他满脸是血的惨叫着,身体几乎分成两片的凄惨血腥模样,艾尔华抑制不住的大笑起来,钢刀凌空横扫,将另一个刚爬上城墙正与守兵交战的年轻战士劈断了颈骨,看着他歪歪斜斜的向城下倒去,随即飞起一脚,将自己面前刚爬上云梯的敌兵的脸踹的血肉模糊,惨叫着仰天飞跌下去。

    在艾尔华的身边,几个手执叉竿的守兵用力顶住云梯向前推去,架在城墙上的云梯摇晃的向后方倒去,带着上面爬满的敌兵,轰然摔落在大批攻城敌军的头上。

    艾尔华满身是血,兴奋得大笑着,大步走到数步之外,血淋淋的战刀漫天飞舞,以凌厉的招式,痛快地斩杀着爬上城头的敌兵。在这里,没有什么生命女神的信徒,根本不用保护自己的那个虔诚修女的形象,可以痛痛快快地进行杀戮,把自己嗜血的本性彻底暴露出来。

    他现在的身份是负责这一个方向城墙守卫职责的最高指挥官,前次攻城,他斩杀了大批德里王国的高级军官,现在就的由他来代替这些军官的职责,率军抵御西努王国的猛烈进攻,牢牢的守卫住这座城池。

    在他的手下,都是德里王国的士兵,由于埃斯特拉女王的命令,他们不得不听从艾尔华的指挥。初时这些士兵或许还对艾尔华的指挥存有疑虑,几天守城激烈战斗之后,存活下来的士兵都对他心悦诚服,即使知道他是圣安王国的修女,曾经残杀过自己的同伴和长官,在现在的环境下,也只有无条件的服从他的命令了。

    战斗之中,艾尔华经常讲调度之责交给手下副将,自己则率队冲杀在最前线,扮演救火队的角色,适时出现在敌人攻势最猛的位置,用残暴的手法,斩杀了无数敌兵。目睹他血腥战法的守兵们无不害怕敬服,对于这个杀人如麻的修女表示敬意,期盼着能在这个残暴修女的帮助下,击败攻城的敌军,保护王城不会再一次遭受被敌军攻陷的耻辱。

    整个城市防卫工作的最高指挥官是埃斯特拉女王,她居中调度,不时将预备队从这一个方向调集到另一个方向的城墙之上。而艾尔华负责守卫的这一个方向上受到的压力是最重的,若非看到艾尔华疯狂杀戮时的残暴模样,在他的帮助下减轻了许多压力,守城的士兵未必能够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支撑下去。

    在敌军的阵营之中,十余骑战马立于城外一座小山丘之上,簇拥着一个头戴王冠的中年人,向着战场上遥遥远望,观察着激烈的战况。

    那个中年人满脸胡须,身体也算得上强壮,穿着一件坚固的战甲,看着自己的士兵如潮水般的攻向城墙,却又如潮水般在坚固的堤坝上拍得粉碎,震天动地地喊杀声中,城墙上下的尸体堆积如山,却丝毫未有寸进,不由得面现不满之色,含怒摇了摇头。

    在他的身边,负责守卫他的都是强壮的战士,警戒的握紧武器,牢牢的守护着他,西努王国至高无上的理木旦王。

    夕阳渐渐西沉,看着战场上僵持不下的局面,理木旦王喃喃咒骂了一句,举起手来,示意今天的攻势到此为止,明天再行攻击,心中暗自决定,一定要赶在敌人的援军到来之前,攻破城池,将埃斯特拉女王抓来做自己的性奴。

    凌厉的号角声在战场上响起,远远的传播开去,攻战了一整天的士兵们听到号角声,都奉令后退,与敌军脱离开来,承受敌军的弓箭手射来的箭雨,向着后方退却。

    艾尔华用力挥舞着战刀,将自己面前未及下城的一个敌兵劈飞出去,用力一甩战刀,将大片的血珠从上面甩落,冷笑望着敌兵,琢磨着今晚是不是该去夜袭敌营,给他们一个教训,突然眼前亮光一闪,他望着远方有些发愣。

    远远的前方是一轮红日,正在缓缓的向地面落去,映得他眼睛也在发亮。

    落日的光芒映照之下,艾尔华凭借自己强劲的目力,远远的辨认出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越来越多,正是兵刃的光芒!

    一支庞大的军队出现在地平线上,健壮至极的士兵们手执着沉重的战斧,锋利的斧刃处寒光闪闪,远远望去,那支军队充满了磅礴战意,杀气充盈天地。

    组成这支军队的战士们,身体都极为粗壮,身披铁甲,土黄色的战盔上塑着两只尖利的铁角,呈现出弯曲弧形,看上去仿若牛头一般,配着他们彪悍的体型,憨厚脸上充溢着强烈战意,构成了沉重的威压,迅速的向着西努王**队的中军处移动。

    他们的人数至少有上万人,而在地平线上,仍然有健壮彪悍的士兵不断出现,汇成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排成整齐的方阵,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迈开大步,向着西努王国的军队冲去。

    理木旦王站在小山丘上,拨马回望,远远望见那些强悍战士举斧大步行来,脸上现出愕然之色,随即化为气恼郁闷,立即挥手下令去拦截。

    西努王国的大将得令而去,带领着守卫本阵的大批军队,朝着那支军队的方向移动,意图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

    城头上,艾尔华遥遥望着大批军队在战场上移动,变换阵形,遂举手下令,喝令部下军兵以及所有预备队立即下城准备,在城门内结成队形,预备出城冲击敌军的防线。

    当西努王国的大将率领大批军队移向那只强悍军队前进方向的时候,在地平线的另一端,突然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

    一支骑兵出现在地平线上,位置距离那只强悍军队并不远,向着西努中军的方向催马疾驰。马蹄声随风飘来,如狂风暴雨一般,令人闻而心惊。

    蹄声越来越响,渐渐化为雷鸣一般,震天动地。在地平线上,越来越多的骑兵出现在那里,带着排山倒海气势,上万名精锐骑兵纵马疾驰而来,大地都在这震天的轰鸣声中,开始剧烈的颤抖。

    在他们的侧翼,头戴牛角的强悍军队也在将领们的大声号令之下,开始了大步狂奔,朝着前方的西努军飞奔冲去。

    上万名精锐骑兵纵马狂奔,速度远远超过了比他们更早进入战场的友军,如闪电般的插入战阵之内,朝向西努中军飞驰。

    西努王国的大将率领着大批军队朝着他们冲去,意图阻挡住他们前面,不让他们冲破后方的防线,接近中军。

    在西努军的前方,战马疾驰而来,马上的精壮战士手中紧握着长弓,搭上利箭,在马上拉弓如满月,随着一声号令,无数利箭离弦而出,化为满天箭雨,铺天盖地的向着西努军覆盖下来。

    利箭破空声在耳边响起,西努军的步兵们闪躲不及,被天空中落下的箭雨迎面射来,噗噗声到处响起,强弓射出的利箭带着沉重的力道,穿透了士兵们的甲胄,鲜血激射而出,无数战士惨叫着仰天到下,将献血喷洒在战场之上。

    前来阻截的西努军遭受迎头重击,队形打乱,在箭雨覆盖下,损失惨重。而这个时候,头戴牛角铁盔的彪悍军队也已冲到近前,朝着西努军的士兵开始了猛烈的冲击!

    天空中,旗帜飘扬,在疾风吹拂之下,烈烈作响。

    站在城墙之上,艾尔华的心开始剧烈跳动起来,在远方不断飘舞的旗帜上,他依稀看到了金牛与射手宫的标志。

    苦战多日,等待许久的援军终于到来!

    战场之上,西努王国的后阵处,上万名精锐骑兵来回奔驰,将漫天的箭雨一**的覆盖到敌军步兵的头上。无数敌兵被天空落下的利箭穿透了头、脸和身体,纷纷惨叫着跌倒在地,鲜血从箭孔处喷涌出来。

    射手宫属下的弓骑兵,身材健壮,眼神犀利,手拈羽箭搭在弓上,在军官的号令之下,仰天射出利箭,在空中划过长长的弧线,落入敌军之中,将敌兵射翻在地,残酷的剥夺着他们的生命和战斗力。

    在远处,负责防护侧翼的西努军骑兵大声咆哮着,打马狂奔,数千名骑兵朝着敌军的弓骑兵疾速奔驰。他们都是重骑兵,只要冲到射手军之中,与手持弓箭的轻骑兵交战,一定不会在短兵相接中输给他们!

    身着黑色重甲的西努王国骑兵,手中执着粗重的长枪,排成整齐的队列,驾驭着身披重甲的高大战马冲向敌军,沉重的马蹄踏在土地上,让大地持续的震颤着。

    在他们的中间,负责率领骑兵的西努王国大将安图打马如飞,身边大批的亲兵簇拥着他,与数千名铁甲重骑一起冲向前方的圣安王国骑兵。

    身材魁梧的战将脸上,充满了怒气与杀戮的**。原本以为敌军会被本国在后方的军队缠住,不能这么快回援,谁想到敌军的出现竟然如此迅速,而且还是两宫属下军队一起出现!

    射手宫的弓骑兵天下闻名,安图早已听说过,多年来一直渴望着与这支名闻天下的强兵交手,若能以优势兵力围剿敌军,那就更有消灭敌军的把握了。

    只可惜这次进入德里王国之前,本国的两万铁甲骑兵交给了克鲁达那小子去偷袭圣安王国的威武军团,在一个强大的控兽师帮助下,竟然会全军覆没,连克鲁达本人都被那个传说中的战斗修女亲手杀掉了!一想到这里,安图便郁闷至极,除去对不争气的克鲁大痛恨恼怒之外,整日便是痛骂那名叫爱尔莎且会控兽术的贼修女,每天都在琢磨把爱尔莎修女俘虏之后,让自己所有的士兵一拥之上,活活的把她奸死在阵前!

    他回过头,举目遥望德里王城高大坚固的城墙上,那个身穿银甲的战斗修女,眼中充满恨意,却也不乏一丝敬佩隐隐升起在他的眼底。

    自从得知守城的银甲修女便是传说中亲手斩杀克鲁达万骑长、偷袭攻下德里王城的爱尔莎之后,安图便一直想要与她交手,最好能亲手捉住她,带着所有的部下士兵把她暴奸到死,可是攻城的事,骑兵插不上手,安图也只能带着骑兵守在一旁,望着攻城的士兵们兴叹。

    这些天的战斗下来,银甲修女爱尔莎的英姿令人叹服,亲自上阵斩杀了无数悍将强兵,无人能够闯上城墙后,在她手中全身而退,如此强悍的战士,赢得了安图的敬佩,可是这也更加激起了他的征服**,一心一意只望能够攻陷敌城,冲入城中,由自己亲自与她交手,擒下奸虐至死!

    他的目光从城头上的银甲战士身上收回,望着前方的射手骑兵,暗自咬牙发狠道:这些贼修女不下的轻骑兵,身上只穿着皮甲,只要能让我率军冲锋,很容易将他们冲散,用我军的重骑长枪刺死他们!先打败这些骑兵,将来有机会再攻破城池,率大军活活奸死穿银甲的贼修女!

    眼见敌军重骑兵怒吼着疾驰而来,射手骑兵在军官们的大声号令下,舍弃了正在惨遭箭雨蹂躏的西努王国步兵,拨转马头,朝着安图率领的重骑兵冲去。

    那些西努王国步兵本已被箭雨射的惨叫连天,刚刚松了一口气,看着身中利箭、垂死挣扎的同伴手足无措,正在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落得如此下场之际,手执战斧的金牛军已经冲杀而来,疯狂冲进了他们的阵营之中,放手大杀起来。

    头戴牛角铁盔的金牛战士,个个身体粗壮彪悍,凶猛有力,蒲扇般的大手挥舞着沉重锋利的战斧,凌厉劈下,狠命地劈碎西努王国士兵的头盔,霎时间脑浆四溅,惨叫声与鲜血四面扬起。

    在箭雨漫袭下一损失惨重的西努王国步兵,阵形早已混乱,又被这一支凶猛蛮横的强军冲入本军中大砍大杀,哪里还抵挡得住,霎时间被冲得七零八落,陷入各自为战的苦境。

    战斧漫天飞舞,凶暴粗壮的金牛战士纵声怒吼着,技艺娴熟的围歼着西努王国的士兵,锋利的战斧狠狠地砍进他们的身体,收割着敌人的生命。

    另一边的战场上,两只骑兵相对疾驰,其中一支只穿着皮甲的精壮战士速度明显比对方的重甲骑兵要快一些,当两军接近,领头的轻骑兵军官却大声发出号令,拉着缰绳斜相册方奔驰,带着整支骑兵军队从敌军侧翼奔驰过去,不肯与敌人进行正面冲突。

    如雷般地战马疾驰声中,这些动作灵活的轻骑兵举起手中长弓,熟练的搭上利箭,仔细瞄准着不远处的敌军骑兵,手指一松,箭矢破空而去,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噗的一声射进对面敌人的面部,霎时间鲜血四溅,魁梧粗壮的重骑兵仰天而倒,从马上倒撞下去,重重摔落在地,发出沉闷的轰响。

    满身都披着厚厚铁甲的重骑兵,只有面部没有防护,若是正面作战,只要轻一抬手,便可对面部进行防护,此时被敌人利箭所袭,手指长枪准备冲锋的重骑兵们猝不及防,纷纷面部中箭,惨叫着仰天落马,跌倒在地痛苦抽搐,有的骑兵被利箭贯脑,没多久便已气绝身亡。

    前方处已经是惨叫连天,后队之中的士兵正听得惊悚,却因身处队列之中,被前面的同伴挡住了视线,未曾看到战友们如何遭了敌人的毒手,便已被利箭破风袭来,重重射到面部,惨叫着步了战友后尘。

    重骑兵本就掉头不易,此时正在疾速奔驰冲锋之中,更是难以勒马追向敌军的方向,被上万名轻骑兵在身边疾驰而过,利箭漫天而来,无数重骑兵要害中箭,只剩身披重甲的空马夹在队列之中,凄惶无助地向前奔驰着。

    中军卫护之中,安图早已怒不可遏,惊怒至极。虽然早知射手宫属下战士精勇,却想不到他们的箭法如此高超,简直个个都是神射手,面部那么小的地方,他们骑在高速奔驰的战马之上,也能轻易射中,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安图仰天大吼,怒吼着下令士兵们举起左臂护住面门,最前方的军官要带队转向,追杀敌军。

    正在怒吼之中,利箭破空袭来,箭尖处寒光闪烁,却是精钢打造的箭头,以如此强大的力道,足可贯穿铁甲。

    安图拔出战刀,凌空劈下,将射来的箭矢斩落在地,纵声怒吼道:跟我上!杀光敌人,干死他们的修女!

    重骑兵们本就被乱箭射得惊怒恐惧,心中郁闷至极,闻言同声大吼,纵马疾驰向前,改变方向,冲向射手宫骑兵的后队。

    安图举着沉重的战刀,纵马奔驰,满脸狰狞,心中充满杀机,恨不得冲上前去,一刀一个,将敌人斩尽杀绝。

    在他血红双眼中充满了敌兵的身影,在那些骑着战马疾速奔驰的战士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让他悚然一惊,目光随即向那边移去。

    疾驰中的轻骑兵队列向两边分开,在他们的中间,一个美丽至极的少女身穿洁白长袍,手执一支翠绿色长弓,纵马疾驰而来,只见她抬起美眸,晶莹清澈的眼中射出凌厉的寒光,冷冷的射向敌军队列中的主将。

    碧绿长弓轻轻举起,利箭搭在弓弦上,箭尖处寒光四射。她雪白纤美的手指缓缓拉开战弓,成满月之形,微一松开手指,锋利箭矢霎时破空而出,向着安图疾速射去!

    危险临头的感觉瞬间笼罩住了安图的深信,他在惊怒之中用力挥舞战刀凌厉劈向射来的箭矢。

    刀锋处光芒暴射,安图仓促间运起斗气,重重斩下,只望一刀将利箭劈落,再率军驰向前方,与敌人决一死战。

    利箭破空袭来,眨眼间便已到了安图的面前,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支箭的箭身成碧绿之色,夕阳光芒照在上面,灿然生辉,仿若晶莹碧玉一般。

    战刀劈落,重重斩向利箭,斗气撞向箭身,一股巨力陡然从箭身上涌起,将战刀震起,滑向一边。

    安图失声大叫,手臂发麻,心中惊骇至极。这样一支箭矢,上面所挟力道竟然能震开他的战刀,实在是令他无法置信。

    他的叫声只发出一半便戛然而止,锐利的箭尖挟这无可抵挡的巨大力量射进他的胸甲,响亮的金铁交鸣声中,精钢箭尖穿透了他的胸膛,一支射向后背铠甲,从内部将铁甲射的向外凸出。

    安图那一刀凌厉劈下,也只是将利箭的方向稍微改变,位置朝下了一些,最终还是无法躲过这夺命的一箭。

    轰然闷响从战场上发出,守护在安图身边的亲兵,骇然看到自己的主将仰天从马上栽倒下来,重重的摔落在地,鲜血从翠绿利箭射出的孔洞中流出,安图苍白的脸上,肌肉扭曲,口唇蠕动,仿佛要说着什么,却终究说不出口。

    随着弓弦声响起,箭雨漫天而来,大批被骇呆了的骑兵面部中箭,从疾驰的战马上摔落下来,惨叫声与闷响声传遍整个战场。

    身披重甲的战马狂驰之下,即便是没有中箭的骑兵也无法阻止自己坐骑的飞奔。摔落在地的战士们,纷纷被战马沉重至极的铁蹄踏在身上,骨碎筋裂,惨叫着绝望的迎接自己的末日来临。

    即使是身为主将,亦不能逃脱被战马践踏命运的安图躺倒在地上,嘴里汩汩的向外流着鲜血,凄厉的目光狠狠地蹬着远处纵马奔驰,不停放箭射杀自己部下骑兵的碧发少女,从她头上所带的花冠之中,认出了她的身份。

    垂死的猛将,紧紧地咬住嘴唇,碎裂的嘴唇上,鲜血迸流而出,洒在他乱蓬蓬的胡须上面。

    创口处鲜血泉涌,大量的失血让安图眼前一片模糊,在他失去知觉之前,即将战死的猛将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喃喃的咒骂道:圣女修道院……这些该死的贼修女……我们西努王国的国运都……都毁在这些可恨的贱人手中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