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六章龙之逆鳞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夜色浓重,德里王国繁华的王城之中,到处奔驰着敌军的骑兵,挥舞着锋利的战刀,恐吓着城市中的百姓,让他们都回家去待着,若有私自上街者,立斩无赦!

    王城中的战斗已经渐渐平息,所有敢于反抗的战士和百姓都被敌军的剽悍骑兵当场斩杀,鲜血和尸体遍布城市中的每一个角落。

    城中的守军原本就不多,精锐的部队大部分都派了出去,抵挡金牛、射手两宫圣女率领的帝国大军的攻击。他们的目标本来只是阻挡敌军的攻势,只待埃斯特拉女王缓过手来,再率领大军与西努王国的军队合兵一处,将敌军彻底击溃。

    而唯一能够倚靠的粉红军团,也早被琪娜娜公主带了出去,在晴突平原的战斗之后的返程途中,大都走了岔道,只有部分骑兵及时赶回,其他的大部队都还在漫漫归途之中,没有赶上保卫王城的战斗。

    埃斯特拉女王的计划原本十分完美,先由琪娜娜公主率领粉红军团,与西努王国的两万骑兵一起,在强大控兽师的数万只野牛部队突袭之下,将威武军团与狮骑兵团一起击溃消灭。那时帝国的两路军队,便已先灭了一路,王都已可保无恙。

    另一路与本国精锐大军相持不下,只要等着盟友西努王国大军来到,重兵突袭敌军,数面夹击中,纵然帝国金牛、射手两宫圣女如何英勇,也逃脱不了败亡的厄运,说不定还能将那两个圣女也捉来,供尊贵伟大的埃斯特拉女王凌虐、调教兼取乐。

    只可惜这样完美的计划,遇到了突然杀出来的艾尔华,在威武军团覆灭在即之际,突施强大的控兽之术,当场击毙了名满大陆的著名控兽师,并反过来控制野牛大军消灭了西努王国的两万精骑,又率军长途奔袭,绕过深山险径,直接攻入防备薄弱的德里王城,让这个千年古都沦于敌军之手。

    按照艾尔莎军团长所列的计划,率领着三万大军牢牢控制德里城的法努副军团长,在战斗稍微平息后,便发下命令,各部队占领城中所有军事和政治要地,并且派出部队扫荡城中官员的家里,把所有在政府中担任高职的官员都抓来关进牢房,若有反抗者,当场打昏绑来。

    就这样,一个个身居高位的大臣名相,都被如狼似虎的敌军冲进家中,捆得结结实实的拖上马背,向着王宫附近的天牢进发。一时之间,整个城中到处鸡飞狗跳,所有高级官员的家里都被闹得一片混乱,家人哭喊不绝。

    在宫中的情形比官员的家里还要混乱,据守王宫的守兵除了被迫投降的,敢于反抗者都被敌军骑兵乱刀斩杀。

    法努亲自率领着一支千骑队牢牢控制住了帝国的王宫,将所有来不及逃走的美貌侍女们从屋里拖出来,强令她们待在王宫内的广场上,不许到处乱走。

    那些侍女大都是不会武技的,见敌军势大,哪里还敢反抗,纷纷哭泣着报成一团,看着四周如狼似虎的敌兵,颤抖着抱头痛哭。

    火把照耀下,广场上或坐或跪,到处都是美貌少女,一个个哭得如梨花带雨般,娇弱可怜的模样,让那些手执利刃的战士也不禁有些心软。

    苔丝确实心急如焚,亲自在那些侍女中间到处搜索,希望能找到自己心中牵挂的莱欧圣女,或是那个喜欢扮女人的艾尔莎,再不然,若能发现那个把莱欧圣女抓走的琪娜娜公主也好。

    当时在战场上,那个身穿粉红盔甲的少女模样,苔丝记得很清楚,若是她乔装改扮成侍女企图蒙混过关的话,苔丝一定能把认出来。

    可是搜索了许久,一无所获,苔丝呆呆的站在哭泣颤抖的宫廷侍女群中,忽然想起那个好色无度的艾尔莎:若是他没有出什么事,能够再回来的话,一定不会放过这些如花似玉的眉毛少女吧?

    想到他曾经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艾斯不由得俏脸羞红,悄悄地啐了一口,可是对于莱欧圣女的担心压倒了其他的杂念,苔丝大步从侍女群中走出去,跨上战马,又一次奔向那个刚经历了惨烈战斗的圆形石屋。

    石屋中,敌军的尸体已经都被拖走了,只剩下一地血腥。苔丝在屋中到处查看,仔细找了许久,还是找不到任何隐秘的入口,让她可以从中发现莱欧圣女和艾尔莎的去向。

    她茫然走出石屋,将目光投向附近的大片仓库,心想:难道艾尔莎是钻进了仓库之中,从那里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苔丝立即大步走向仓库,站在仓库门前大声喝道:打开库门!

    一直率众远远着她、担心这位军团长大人的好姐妹出什么事的法努犹豫了一下,向部下打了个手势,那些忠诚守卫在仓库前面,提防有人趁乱抢劫的士兵立即服从了命令,将苔丝面前的那间仓库大门打开了。

    大门才一打开,金灿灿的光芒扑面而来,耀得所有人都眯上了眼睛。

    在巨大的仓库之中,满满的堆着无数的金币,因为数量太多,金币积得很高,厚厚的堆在地板上,足以埋到人的腰间。

    仓库墙壁上,炽烈的魔法灯放出明亮的光芒,照射在这些金币上面,反射出来的灿烂金光,充满了整个仓库,并且向外发散,让每个人的眼睛都被耀得变成了金黄色。

    惊讶的叹息声从将士们口中发出,没有人想到德里王国竟然如此富庶,随随便便就可以在王宫中堆积如此多的金币。

    魔法灯的作用让那些金币散发出来的光芒更加显得灿烂,这是埃斯特拉女王的爱好,她喜欢看到这么多漂亮的金币,而在她主持国政的这些年里,德里王国国富民强,她得到的金币也就越来越多,大大的充实了国库和她的私库。

    在苔丝的身边,老将法努的眼睛兴奋得闪闪发光,这样多的金币,恐怕足有数万枚,将来一定要上交给艾尔莎军团长,作为威武军团的军费。

    他在军中多年,仕途不平,勉强做到千骑长的职位,对于艾尔华的知遇之恩,感怀至深。再加上亲眼看到艾尔华将整个威武军团从险境中救出来的英勇壮举,对于这位战斗修女的敬佩,让身为生命女神虔诚信徒的法努对新的军团长充满了崇敬,在他心中,军团长大人的地位甚至高过了莱欧圣女。

    除此之外,还会有国库,国库里的钱财可以交给国王陛下,不过那也要军团长大人和莱欧圣女决定之后,才可以交上去。在得到意料之外的提升之后,法努的忠诚之心全被激发出来,他已经决定今后一切事情都唯军团长大人和莱欧圣女马首是瞻。

    军团长大人对莱欧圣女那么忠诚,她们之间一定不会有什么意见分歧吧?实际上,法努的结论是没有错,可是过程却弄反了,现在应该是莱欧圣女对艾尔华的感情太好,将来很有可能什么都听他的了。

    苔丝缓步走进库房中,纤美的玉足踩在灿烂的金币堆上,在黄金的光芒映照下,娇躯似乎也蒙上了一层金色。

    她在高低不平的金币堆上小心的走着,在屋里各个角落到处查探,寻找着可能有的秘密通道,但是她却一无所获,从那厚厚的金币堆来看,艾尔华钻进金币下面的可能性也不大。

    她失望的转过头,正要向外面走,突然呆住了,因为她看到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她,眼中充满了奇异的神色。

    因为她雪白的修女长袍现在已经被映成了黄金的颜色,璀璨瑰丽,就像从黄金国度出来的少女一般。

    苔丝呆了一下,快步从如山的金币堆中走出来,灵活的跳到地上,用清脆的声音叫道:我们去看下一间库房,也许能在哪里找到圣女殿下的线索。

    法努回过神来,跟着她走到另外一间高大的仓库门前,命令部下打开了仓库大门。

    当仓库大门向两边拉开,轰的一声,大量的银币从里面倾泻出来,撒得满地都是,耀的在场将士的眼睛都散发着惊讶欣喜的光芒。

    作为虔诚的生命女神的信徒,威武军团的将士们不会当着修女的面抢夺银币,反正按照军中惯例,得到了这么多的财富和战利品,每个人都能够从中分上一份。当然,最大的一份,是要留给莱欧圣女和艾尔莎军团长大人的。

    尽管猜到了德里王国的富庶,也没有人想到这个仓库里居然放了这么多的银币。这也是埃斯特拉女王的爱好,她把大量的银币装在里面,期待着有一天打开时的惊喜场面,没想到这个惊喜却留给了敌人的部队。

    苔丝失望的看着这个仓库,有这么多的银币堆在里面,艾尔华自然不会钻到里面的银币下面去,她转过头,轻轻叹息道:把别的仓库也打开吧!

    德里王国的王宫中,所有仓库的门都被打开,将埃斯特拉女王的财富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占领军的面前。

    将士们赞叹着,欣赏着面前所有的财富,这么多的金银财宝,使他们毕生都未曾见过的。

    他们似乎并不太担心莱欧圣女和艾尔华,对虔诚的生命女神信徒来说,他们相信生命女神一定会保佑伟大的莱欧圣女,而英勇的军团长大人已经作出了太多的奇迹,他们逐渐开始对艾尔华有了盲目的信任。

    无论是法努,还是他部下的将士,没有人知道他们现在已经受到了艾尔华精神力量的影响。就像狮子宫圣女能够影响到可怜的少女对她充满倾慕,进而爱上她,天秤宫的圣女也有着精神魔法的强大力量,白羊圣女也能让人对她产生爱怜的感情,而得到了两位圣女精元的艾尔华,身上不由自主的散发出了精神力量,即使不能影响到虔诚的修女,对于这些军中将士的影响力,还是隐隐的发挥了出来。

    唯一例外的就是苔丝,她作为莱欧圣女的贴身侍女,已经习惯了暗自倾慕莱欧圣女的强大美丽,对艾尔华相比之下显得弱小的精神力量自然有了免疫力,而且艾尔华对她做过的事情,每夜都让她哭泣着达到多重**的邪恶行径,让她对他有了很清醒的认识,不会被这个伪装成修女的色狼骗倒。

    将士们对艾尔华的盲目信心没有影响到苔丝,她还是忧心忡忡,一间间的仓库到处查看着。她自然找不到什么线索,埃斯特拉女王当初也只是把这里建成仓库,并没有想它变成地牢的一部分,而真正地牢的入口被魔神少女抹去,公主寝宫的地牢入口又藏得太过隐秘,一时很难被人发现。

    看过了无数的奇珍异宝,苔丝心里明白,如果那个色狼不死的话,一定会大肆贪污,把这些财宝收为己有。财色是这种坏男人的梦想,既然他喜欢自己的美色,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多诱人的财宝。

    当她走到最后一间仓库,进入最里面一间密室时,看到的都是从未见过的珍贵宝石,在魔法灯的映照下,散发着五颜六色的璀璨光芒,令苔丝不禁为之痴迷,许久回不过神来。

    因为密室狭小,法努没有跟着她一起进来,以避嫌疑,免得有人乱说他对生命女神的修女有什么不好的念头,而对于苔丝这样虔诚的修女,他相信她和军团长大人一样,都是生命女神最虔诚、最纯洁的信徒,绝不会私自拿走什么东西的。

    找了这么久,一直没有发现莱欧圣女的线索,苔丝也不禁丧失了信心,除了能用生命女神的保佑来安慰自己外,对于在这个密室里找到通向别处的暗道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指望了。

    虽然是虔诚的修女,苔丝终究还是一个青春年华的少女,被宝石的色彩所惑,不由自主的驻足在密室之中,欣赏起这些美丽灿烂的宝石来。

    她站在摆放宝石的架子前面,一个个的架子看过来,有些宝石放在盒子里,她也兴奋的把盒子打开,然后对里面的漂亮宝石呆呆的看上许久。

    当她颤抖的用纤手打开最后一个盒子时,心也在兴奋的发抖,这个盒子的外表装饰得十分华丽,而在这里面会有什么样的漂亮宝石呢?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她看到里面的宝物时,还是忍不住呆了下。

    她无法形容她看到这颗宝石时的心理感受,在她的眼前,是一个圆球形的巨大宝石,好像比她的拳头还要大一点。

    当盒子打开,宝石散发出来的光芒让密室中所有的宝石,甚至连墙上的魔法灯都为之失色。

    球星的巨大宝石,散发出五颜六色的的强烈光芒,带着奇特的魅惑气息,将不停变幻的色彩,映照到苔丝痴迷的俏脸上。

    宝石的表面有着美丽至极的光芒,上面的色彩如行云流水般变幻着,时而化为漂亮的图案,时而化成色彩的漩涡,让人的心神全都被吸引住,无法自拔。

    苔丝呆呆的看着这颗美丽的宝石,浑然忘却了世间的一切,甚至连她最敬爱的莱欧圣女现在是否身处险地的重大事情,也一并忘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宝石的色彩终于黯淡下来,静静的躺在盒子里面,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就像一颗普通的夜明珠。

    苔丝终于可以把目光移开,她已经知道这颗宝石的名字了。

    即使没有见过,她也可以肯定的说:这一定是德里王国的镇国之宝,瑰丽璀璨至极的提特拉美丽宝石。

    这颗圆球形的美丽宝石,曾经在无数吟游诗人的唱诵中出现,被形容得天上少有,地下无双。那时苔丝就对这颗传说中的宝石充满好奇,现在她却认为那些吟游诗人一定没有见过这颗宝石,因为他们的吟诵,都远远没有形容出它那夺人心魄的强大魅惑力。

    这颗宝石对人的心灵诱惑作用是巨大的,绝大多数人看到它时,都恨不得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将它据为己有。为了不让它贻害世人,德里王国多少代以前的先王不惜舍己为人,将它藏在自己的宝库中,再也不让它露面,要害就只害自己好了。

    圆球形宝石的表面上,又开始幻化出美妙的色彩,苔丝连忙盖上盒盖,把那具有强烈魅惑力的光芒全关在了里面。

    苔丝幸运的没有被它影响,因为她是生命女神虔诚的修女,更因为她心里已经有了更加值得珍视的宝物,那就是她最为钦慕敬仰、占据了她整颗少女心的莱欧圣女。

    像这样的宝物,只有莱欧圣女有自个拥有它。苔丝闭上眼睛,满怀虔诚的祈祷起来,希望她所信仰的生命女神一定要帮助莱欧圣女,让莱欧圣女不要被敌人伤害,更加不要落到艾尔莎的手里,落得和自己一样的命运。

    德里王国最为尊贵且受万众敬仰的埃斯特拉女王,此时正**着她拥有高贵血统的雪白娇躯,一丝不挂的站在石室的门口,瞪大美丽的眼睛,怒视着房内让她怒火中烧的香艳情景。

    她最钟爱的大女儿,纯洁得如同露珠一般的塞茜莉娅公主,被人牢牢的绑在行刑架上,袒露着雪白娇弱的躯体,三点尽露,高耸的玉峰、艳红的蓓蕾在酥胸前微微的颤动着,似是受不了空气中的寒冷一般,而在娇嫩**上面,有着明显的淫湿,相师刚刚被人舔过的洋子。

    而她下面暴露出来的娇嫩花园,被一个看起来大约十七、八岁的俊美少年挺起胯下粗大的**,紧紧的顶在上面,一副正在行奸的场面,而且埃斯特拉女王还认得这个少年的模样。

    愤怒至极的埃斯特拉女王清楚的记得,刚才就是这个少年披着银甲,里头穿着一件修女的长袍冲进来,乱拳把自己打昏过去,现在她还能够清楚的记起脸上、身上传来的痛楚滋味。

    大女人被人绑在行刑架上奸淫,这已经是够糟的了,更糟的是,在旁边的地上,她那天真可爱的小女儿正跪在那个少年的脚边,悲伤的哭泣着,而她那粉红色的长裙撩了起来,让埃斯特拉女王看到她雪白粉嫩的大腿上,正流淌着殷红的鲜血以及白浊的液体。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她最钟爱的两个美丽可爱的女儿,都遭了这个少年的毒手,而且还有更糟的,因为连她自己也……

    埃斯特拉女王低下头,悲愤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性感至极的完美娇躯上,残留着欢好之后的指痕和吻痕,洁白修长的美腿中间,鲜血从苦苦保持了十六年贞洁的**中流淌出来,在他雪白的大腿上,和她的小女儿一样,都流淌着花径撕裂后的鲜血,以及同一个男人的精液。

    埃斯特拉女王缓缓抬起头,贝齿紧紧的咬住嘴唇,悲愤至极的看着那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少年,在心里暗自思忖着:高贵威严的我,究竟是怎么落到这般田地的?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

    在地板上画满魔法阵的巨大石室中,一声悠长的呻吟声,在寂静的房间里响了起来。

    高贵的埃斯特拉女王睁开了他那美丽的眼睛,茫然的看着这间空旷的石室。

    很快的,她想起了刚才自己正在这间石室进行重要的工作,毒打凌虐莱欧圣女,希望透过她当媒介,获取伟大魔神的力量,到了那时,自己将魔功大成,成为德里王国武技最强大的人。

    可是就在她即将功成之际,最紧咬的关头,一个年轻人突然闯了进来,看他身上所穿战甲下面露出的修女长袍,似乎是一个战斗修女,而且是从敌对的圣安王国来的战斗修女。

    那个敌人对高贵的我进行了残酷的毒打,知道打昏了我,后面的事情……埃斯特拉女王突然头痛起来,抬起纤美玉手按在光洁的额头上,蹙眉回想,却什么也想不起来,,每当努力回想时,就会突然感觉到头痛欲裂,让她不敢再想下去。

    实际上,在她的大脑深处,仍然残留着附体时的记忆,虽然身体被魔神少女控制,精神却依然保留着一丝直觉,将那些令人惊讶的大秘密记了下来。

    可是由于被力量强大至极的魔神附体,她那凡人的躯体几乎支撑不住,若非她多年修炼魔功,又有魔法阵多次加强她的体质,只怕现在已经精神崩溃而亡了。

    为了保护这个虔诚的信徒,魔神少女破例对他多加关照,留了一点点法力,暂时封印住她还未成熟的力量,以及刚才被自己附体时的记忆,让她不至于因为强大的精神压力而崩溃掉。

    在和艾尔华见面后,魔神少女也很嘉许埃斯特拉女王帮助自己见到了转世的魔电龙枪大魔神,因为她的虔诚与功劳,所以稍加改造了她的躯体,让她的魔功已经接近大成,只要魔电龙枪大魔神将他女宝贵的精华赏赐他一些,就可以让她多年修炼的魔功得到突破性的飞跃,这具凡人躯体的实力将强横得令人吃惊。

    但是在此之前,艾尔华射进埃斯特拉女王体内的精液,里面索蕴含的强大力量都被魔神少女自私的吸收了,以帮助她的真身尽快的恢复实力。给埃斯特拉女王留下的,仅是一些白色的普通粘液,而失去了精华所蕴含的真正力量。

    这个时候,失去了当时记忆的埃斯特拉女王只感到头痛,她的目光在屋中扫视,*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却看不到原来躺在魔法阵中央的莱欧圣女,显然已经被那个银甲敌人救走,现在只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间石室中。

    她费力的撑起身子,下体传来的剧痛让她忍不住痛苦的呻吟出声,低下头,惊恐的看到自己的两腿之间,尘封多年的娇嫩花园里,正向外流淌着鲜血以及一种奇怪的白浊液体。

    埃斯特拉女王剧烈的颤抖起来,悲愤的目光从她美丽的眼中射出,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她在昏迷之中,遭到了粗暴的非礼强奸。

    从她怀上小女儿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男人侵入过他贞洁的玉体,可是现在,德里王国最尊贵的女王,却在被人打昏之后,凶狠的当场强暴了!

    悲愤的泪水不断从她的美目中流淌出来,洒在她的酥胸上,而在那上面,也有着鲜红的指痕,显然被人粗暴的揉捏过。

    坚强的女王很快擦干了泪水,尽量冷静下来,回想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对自己高贵纯洁的身体作出这样令人发指的恶行。

    难道那个身穿银甲的家伙并不是什么女人,而是一个少年男子?这个家伙看到了我的**,欲火攻心,就在莱欧圣女的面前把昏迷的我强奸了?埃斯特拉女王紧紧咬住樱唇,抱膝坐在石室中,悲愤至极的泪水缓缓从绝美的脸庞上流下,洒落在**的娇躯上面。

    今夜,她本来是想要强奸莱欧圣女的,结果阴差阳错,竟然被别人强奸了,世事真的是难以预料啊!

    悲愤了许久,埃斯特拉女王终于恢复过来,勉强撑起被人粗暴的奸淫玩弄过的尊贵玉体,迈步向外面走去。

    既然敌人攻进了自己的地牢,那么外面的敌军一定很多,不知道自己的部下能否抵挡得住呢?

    为了防身,或更确切的说,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她拾起了地上黑色的长长皮鞭,那时她用得最顺手的一件武器。

    她走出石室,发现走廊上空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这说明敌人还没有攻进来。

    不远处的石阶上,敞开的大门吸引了她的目光,很奇怪的是,若是大门打开,应该看到的是木门,为什么她好像看到了坚固的墙壁?

    她不由自主的走过去,踏上石阶,伸手抚摸那面由青石构成的墙壁,惊讶的发现这面石壁是真的若要建起这样一座石壁,单单一个晚上是绝对做不到的,既然如此,它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地牢的门前呢?

    埃斯特拉女王很快想到这可能是魔神的力量,她虔诚的望天祈祷,指望魔神保佑,让自己躲过这一次的大灾难。

    既然地牢被封死,敌人就不会冲进来了,埃斯特拉女王也只有向前走去,寻找着别的出口。

    她走下石阶,正在向前走时,远远地看到,在前方的通道上,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堆积在那里。

    惊讶让他快速的跑过去,没有注意到在她离开的那间石室旁边,紧锁的囚室中,莱欧圣女正在那里面的大床上,沉沉的熟睡着。

    埃斯特拉女王快步跑了几步,两腿间撕裂的伤口又在痛苦的流血,让她只能放慢速度,一瘸一拐的行走,心中暗自痛骂那个趁昏偷奸的色狼。

    走到前方,她看到的是遍地的箭矢,一地的战斗狼藉。

    前进的道路已经被断箭、断枪覆盖,埃斯特拉女王提着长鞭,小心的向前走,缓步走过这一段路,强忍着两腿间撕裂的疼痛,一直走向前方,寻找着出路。

    走了许久,绕过几个拐角后,她突然听到了幽幽的哭泣声,不由得呆住了。

    那哭声是如此娇弱可怜,好像是……埃斯特拉女王快速的冲过去,用尽力气推开石室的门,目皆欲裂的看到,自己的大女儿被人绑着奸淫,而自己可爱的小女儿则跪在地上,抱着那个色狼的腿苦苦哀求,像是在求他放过姐姐。

    就像埃斯特拉女王猜想的那样,那个打昏她的银甲战士,真的是一个男人,看起来还很年轻的样子,年龄好像比他的大女儿还要小一些。

    这么说,我的身体被弄成这个样子,也是他做的好事!埃斯特拉女王悲愤瞪着他,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他一口,为自己被粗暴奸淫玩弄的尊贵玉体,为自己的两个女儿,也为自己功败垂成的魔法仪式。

    艾尔华也很惊讶的看着她,想不到她这么有耐心,竟然拖着几乎被玩残了玉体,一直走到这里来。

    当时他没有锁门,因为门锁被撞坏了,锁也锁不上,而且地牢整个都被封死了,也不怕她跑到哪里去,就算能出去,难道她光着身子能逃出王宫、逃出德里城吗?

    现在的情形好像有些尴尬,埃斯特拉女王的美腿中间流淌的,好像是他的精液,而他小女儿的美腿中间流淌着的,也是他刚射出来的精液,连她大女儿美腿中间紧紧夹着的,也是他的大**,这样复杂的关系,让心地纯洁的少年不禁头痛起来。

    两位美丽的公主也瞪大眼睛,惊讶至极的看着埃斯特拉女王,她们尊贵威严的母亲,德里王国的最高掌权者,此刻竟然什么都没有穿,把她高贵的身体**的暴露在他们和这个少年的眼前,而且她的下体好像也正在向外面流出了……

    这样尴尬的局面,终究被埃斯特拉女王打破,她愤怒的挥起长鞭,用尽所有的力气,狠狠的向艾尔华打去。

    挥鞭处,埃斯特拉女王周身凌厉的气势,足以令人颤抖,她的绝色美体,她的冷酷无情,她高超至极的鞭法,都让所有的虐待狂女王为之失色。

    就像一切被人爱戴敬畏的女王一样,埃斯特拉女王使用长鞭的技巧出神入化,玉手用力一抖长鞭,黑色的皮鞭就像蟒蛇一般,在空中划过诡异的弧线,发出呼啸风声,重重的打向艾尔华的面前。

    这一下要是打上,艾尔华差不多就要当场毁容。受到巨大威胁的艾尔华连忙向后一跳,**离开了塞茜莉娅公主那个令人赞叹的娇嫩美穴,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根皮鞭如蛇般疾扑而至,啪的一声,重重的打在他的胸膛上,当场血肉翻涌,出现了一道深深的鞭痕。

    艾尔华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胸膛处被打得皮破血流,肉都翻了出来,看起来有几分狼狈。

    埃斯特拉女王一鞭得手,哪肯放松,再用力一甩长鞭,狠狠的向他的下体抽去。既然是这个东西祸害了自己的高贵身子,就让自己亲自他这个肮脏的东西打得粉碎吧!

    皮鞭挥处,带着埃斯特拉女王强烈的愤怒,发出恐怖的呼啸声,飞速击向艾尔华的两腿之间,那根被吓得软绵绵的粗大**。以皮鞭的巨大力量,足以轻易地将他的睾丸打碎,让他痛苦的抱着断鸟,惨死在地上。

    就在怪蟒般的皮鞭即将碰触到它的目标时,一双手凌空劈落,重重的抓住了鞭首,就像捏住了蟒蛇的头,让它霎时间停滞在空中。

    艾尔华的眼中已经喷射除了熊熊的怒火,其炽烈愤怒的程度,绝对不在埃斯特拉女王之下。

    龙皆有逆鳞,蟒蛇有没有逆鳞,艾尔华不知道,但是他绝对有逆鳞!至于这个逆鳞是什么——埃斯特拉女王想要打碎的目标,就是他的逆鳞!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