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章扫平大道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尔华昂然面对着五个方向时时刺来的利剑,眼中怒火狂燃,强烈的斗志从他的心底疯狂的爆发出来,霎时间,暴怒的威压几乎要让地牢通道中的空气凝结。

    他的唇边带着残酷的微笑,嗜血的眼神从他的眼底泛起,就在利剑即将及体的一刹那,冷凝如山的艾尔华突然动了!

    锋利的战刀在手中挥起,划过优美的弧线,闪电般的在空中飞过,重重的劈在天空中飞射而来的少女的剑上!

    沉重的力量击在剑尖上,霎时震得少女虎口迸裂,鲜血流淌,但这只不过是开始,巨大的力量如喷发的火山,顺着剑身狂涌而来,少女只觉得胸中一闷,脑中轰然巨响,不由自主的张开嘴,喷出一大口鲜血。

    只在这一击之间,她的内腑便已被震成重伤,艾尔华的疯狂暴怒足以令对手被震得内脏移位。

    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美貌少女口中狂喷鲜血,娇躯飞速向远处射去,砰的一声,重重撞在通道的石壁上,在石壁上留下喷血后的大片殷红。

    她的身体摔落在地,又一口鲜血从她口中喷出,少女无神的躺在地上,眼神迷茫,不知道艾尔华这个家伙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神勇。

    和她一样不明白的还有四个少女,当她们将利剑刺出,一心以为即使不能杀伤对方,也可以让对方手忙脚乱的时候,却发现跟自己作战的对手仿佛突然换了一个人。

    暴烈长刀劈面而来,上面夹带的巨大力道霎时击飞她们的短剑,震得她们鲜血狂喷,而那个化身为魔神般的战士却丝毫没有罢手之意,挥舞着雪亮长刀,疯狂的嘶吼着,大踏步追上前来,将锋利的战刀狠狠的劈向这些如花般娇嫩的少女。

    当艾尔华从狂怒中清醒过来,低头看时,发现在视线所及之内,能够站立的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在他的脚边,躺倒着数名少女,正确的说是四个,刚才围攻他的少女都躺在他的脚下,美目紧闭,娇躯一动也不动,仿佛已经丧失了一切生命的气息。

    在远方,一个少女躺在石板地面上,艰难的抬起头来,望着被残害的姐妹们,美目中痛苦的流出了带血的泪水。

    艾尔华没有注意到她,只是恍惚的想着:是我干的?我怎么会这么狠,居然辣手摧花,还有,她们不是很厉害吗?刚才攻得我没有还手之力,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弱?难道是我突然变强了?

    刚才的交合之中,得到好处的并不只有魔神少女而已,和实力强横至极的魔神少女交欢之后,艾尔华的力量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再加上他吸收了莱欧圣女的部分精元。狮子宫圣女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女战士,艾尔华只要得到部分力量,就已经受用不尽了。

    魔神少女的力量强大诡异,不是轻易可以炼化的。在**受伤的暴怒之中,心灵大受刺激的艾尔华,被激发出了超越极限力量,魔神的部分力量在他的身上被吸收,刹那间发挥出魔神威力的艾尔华,不是这些普通的少女战士可以抵挡的,哪怕他发挥的只是魔神少女力量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隐约中,艾尔华也想到了这些可能性,变腰去检查那些美貌少女,心里暗自叹息道:真可惜,我刚才疯得那么厉害,大概把她们都砍*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死了吧!要是不死的话,留下来奸辱调教也不错,唉……记得我从前看小说,最恨那些杀女角的作者,想不到风水轮流转,今天轮到我干这档恶事了。

    在艾尔华看来,杀女角的作者是比恶魔岛作者更为黑暗的邪恶存在,可是今天他竟然也做了这样天怒人怨的恶行,让他不得不重头丧气。

    不过,既然她们一出场就死了,那就不是女主角,连女配角也算不上,顶多算是几个跑龙套的,死几个跑龙套的,哪怕再善良的作者也是免不了的……

    艾尔华在心里勉强要自己宽心,暗自叹息了一阵子,突然发现这些少女的身上并没有多少血迹。

    如果按照刚才他猛烈劈出的刀势,她们应该死成十七、八块才对,为什么现在还能整个人躺在地上,只有嘴边流着血呢?

    想到这个奇怪的地方,艾尔华这才回过神来,伸手去探那些少女的鼻息,感觉到手指上传来虽然微弱却还温热的气息,不禁惊喜得几乎要跳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艾尔华才发现自己的善良仁慈,居然会为了几个素不相识的少女如此牵肠挂肚,这让他不禁暗自怀疑,或许魔神少女说自己是邪恶的魔神转世并不正确,也许自己是天生的生命女神的信徒才对!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他在疯狂之中劈出的暴烈的刀势,好像还保留了一丝清醒,只用刀背、刀身把她们的短剑打飞,人也打昏过去,并没有真的痛下杀手,不然的话,这些娇滴滴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没有碎成几十块飞散到地牢各个角落呢?

    宽厚仁慈的艾尔华决定以德报怨,立即默念咒文,手掌按在那些少女的酥胸上,隔着衣衫轻揉**,他感觉这样的治疗效果不太好,干脆把手伸进她们的衣服里面,捏着嫩滑坚挺的椒乳念起治疗术的咒文,治疗的圣光在衣服里面的亮起,照亮了她们从未有男人摸过的尖挺**,显得如白玉山峰般美妙瑰丽,可惜没有一个人看得到。

    治疗术的效果很快就发挥出来,艾尔华的两只手伸进两个美貌少女的衣服里面,捏住她们的娇小**念起咒文,果然就让她们的呼吸变得平缓柔和,不像刚才那样气若游丝,仿佛马上就要断气一般。

    艾尔华精神大振,立即把手抽出来,解开另外两个少女的衣襟,伸进去捏弄她们的滑嫩**,以仁慈之心帮助她们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

    在远处,受了重伤的少女远远看到自己的姐妹在那些暴烈的刀招下,显然全都牺牲了,可是她们即使死了,还要受到可恨敌人的羞辱,伸手抚摸她们身上的隐密部位。

    悲愤的血泪从她眼中缓缓流出,俏丽的少女气得直吐血,对那个凶残下流的敌人恨得要死,真恨不得与他同归与尽。

    在这一边,无端被冤枉的善良少年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正忙着捏弄少女**,在她们**上留下红红的指印,听到她们在昏迷中发现痛苦的轻哼声,这才恋恋不舍的从她们怀中把手抽出来,暗自赞叹道:医者父母心,我现在才明白这句名言的真义。

    艾尔华低下头,仔细检查这些少女温热的娇躯,一个个还是昏迷不醒,让他不禁发起愁来:医到用时方恨少,我只学过初级治疗术,看她们伤得这么重,恐怕用初级的东西一时半刻也治不好她们吧?

    他皱眉想了一会儿,又想办法让自己宽心: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已经帮她们把命保住了,就算一时好不起来,倒也死不了,多修养几天,会慢慢好的。

    以仁义济世的少年,一脸慈祥的从地上站起来,将大慈大悲的目光移向远处的少女,心里暗想道:那边剩下了一个没有昏迷的,倒是可以给我解解闷。这个怎么办,是红烧还是清蒸?噢!说错了,是该把她调教成什么类型,或者是直接扔到牢里去关起来,以惩罚她切我**之罪呢?咦?她的动作好奇怪,爬起来干什么,难道是想要……

    躺在地面上痛苦喘息的少女,已经翻过身来,顺着青石板铺成的通道,艰难的向前爬行,在地面上留下了鲜血染成的痕迹。

    艾尔华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心中不好的预感升起,正要穿过长长的距离,扑上前去阻止她时,那个少女已经爬到一块黑色的石壁下面,举起玉手,用力攥紧成拳,用尽娇躯仅存的力量,狠狠一拳捣在黑色石壁下紧贴地面的一小块白痕上面。

    石壁应声而破,艾尔华目瞪口呆的看到,在那块黑色石壁的最下端,破开的石板里面,有着一个红色的手把,而那个少女正颤抖着将手伸向那个红色的手把。

    艾尔华立即举起钢刀,大步向那个少女冲去,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垂死的少女已经用尽生命中最后的一丝力气,将那个手把狠狠的拉了下来!

    艾尔华眼前一黑,心中大叫不好。眼前的黑色,来源于迎面射来的利箭,在前方数步之外,地板突然升起,大片的箭雨从地板下的机括中射了出来。

    黑色的箭雨遮挡住了视线,让艾尔华头上冷汗直冒,以这么多的利箭劈面射来,纵使他的速度再快,可是在这个通道之中,附近所有的区域都被箭雨覆盖,又怎么让他逃过这阵箭雨的夺命威胁呢?

    眼看着利箭闪电般的射到面前,无数箭尖闪烁着蓝幽幽的寒光,显然是抹上了剧毒,只要碰破了皮,便会见血封喉,夺命当场。

    但对于艾尔华来说,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这么多的利箭射来,足以将他当场埋住,或是射成刺猬,又何必要用毒箭这么麻烦的东西?

    箭雨已经将他面前的通道全部覆盖,不少利箭甚至射到侧面和上方的石壁处,碰撞在上面改变方向,斜斜的射向前方。在艾尔华的面前,视线中已经尽是这些抹着毒汁的箭雨,再也无法逃开。

    在这生死一线间,艾尔华突然放声怒吼,长刀凌厉劈出,炽烈的光芒从刀锋处射出来,重重的撞在射来的箭雨上面,将它们凌空斩得四处乱飞。

    刀势激烈,在艾尔华的运腕狂抖之下,化出漫天刀影。大片箭雨在斗气激烈的撞击之下,被当场斩得碎裂,斗气狂卷中,无数利箭被斗气卷起向旁边飞去,无数毒箭堪堪在艾尔华身边飞过,撞向石壁,发出凌乱的响声。

    当刀光暂息时,通道中已经是一片狼藉,满地都是利箭,其中有许多都被斩得四分五裂,不成箭形。

    艾尔华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暗叫侥幸:要不是我干了魔神少女,得了她的魔神力量,现在怎么能够轻易施展出斗气这个高级技能,只怕此刻早就成了箭垛了!

    侥幸还没叫完,耳边风场又响起,两侧的石壁中,陡然伸出大批长枪,直向艾尔华的肋下刺来。

    艾尔华心中大惊,猛然间只当两边藏有伏兵,把长枪刺向自己,随即又忽然明白,这还是暗道内机关的作用,目的是把走在路上的人乱枪刺杀,不留活命。

    他想也不想,立即大步前奔,看着石壁两侧都有长枪刺出,枪尖由精钢打造,尖端蓝光闪烁,显然也是剧毒至极。

    在前方,那个少女倒卧的地方并没有箭枝覆盖,只有长枪从两侧石壁中刺出,掠过她的头顶,交互猛刺。看着两侧长枪刺出的位置刚好互补,足以令任何瘦子都逃不过长枪的毒尖,艾尔华的心一阵发凉,就像大冬天被人强迫喝了几十杯冷饮,还不能上厕所解决一样。

    尽管他疾速奔行,在他的两侧还是有长枪刺来,布满通道的长枪让他无法逃过,只能咬牙怒吼,将手中战刀怒挥而出,斗气重重的撞在长枪之上,将前方刺出的长枪凌空斩断,十数枚枪尖跌落在地,发出叮当一阵乱响。

    斗气施展过后,艾尔华胸中一阵气闷,仿佛是脱力的模样。他灵机一动,闪电般的挥刀而出,将被砍断的长枪再砍短一截,只留下枪柄,自己站在一堆碎裂枪身上面,长呼短叹,看着两边秃秃的枪柄刺向自己,却无法伤到自己身体,这才松了一口气。

    两侧石壁上,长枪不断交互刺出,当刺到对面石壁前方数寸时,方才停下,缓缓收回到原来的石壁中,只留下一个个圆形的黑色洞口。

    只歇了一下,石壁上随即又有长枪迅猛刺出,这样交互往复,整个通道中到处都布满了蓝幽幽的枪影。

    艾尔华站在秃枪之中,虽然比较安全,不过还是苦恼于不能行动。他皱眉想了想,稍歇片刻,等到面前的长枪尽数刺出后,他突然举起刀来,狠狠劈在面前长枪的枪柄上,将它从根部斩断,断枪跌落一地。

    斗气的力量强劲至极,长枪也无法抵挡。两刀下去,面前的道路已经被清出一段,只有秃秃的枪柄机械般刺出,长度不够,当然伤不到人了。

    艾尔华心中暗自得意,按照这种方式朝前走去,不停的挥刀砍断前方刺出的长枪,渐渐的向那个女孩的位置接近。

    正当他以为可以这样慢慢的挪到女孩身边,解除她开启的机关时,脚下突然一虚,身体向下急坠而去。

    看似坚固的青石板路,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艾尔华脚下踩的断枪随着他纷纷下落,幸好这些枪都在他的脚下,不然或是不小心刺到身上,只怕又要被毒气所袭。

    艾尔华大声惊叫,低头看向下方,凭藉自己强劲的目力看到,在下面不远的地方,有着大量的长枪向上竖起,枪头锐利至极,蓝光慑人。

    若是这样跌下去,当场被穿着内串是理所当然的。陷入死地的艾尔华大吼一声,战刀朝下刺去,准确的刺在自己下方的长枪枪尖上。

    两尖相触,刀尖狠狠一用力,艾尔华的身体向上疾飞,借着这一点力道,飞出黑黝黝的洞口,重新看到了通道中魔法灯的光芒闪烁。

    死里逃生让艾尔华几乎喜极而泣,脚尖在石壁上一点,纵身向前跃去。首先要逃离这个陷阱的区域,再冲到那个侍女身边,把这些该死的机关通通关上!

    自陷阱出现之后,石壁两侧的长枪已经不再刺出,都缩回原位,只留下石壁上一个个的圆形洞口。艾尔华的身体就在这安全的空中飞行着,手中紧握战刀,提防着长枪突然刺出,给自己一个出其不意。

    突然,一个大巴掌劈面打来,几乎要把艾尔华当场打昏!

    真的是一个大巴掌,在艾尔华的前方,石壁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洞口,从进而飞出一个巨大的手掌,狠狠的打向艾尔华的身体。

    艾尔华看得很清楚,这个手掌是钢铁打造,手腕的位置连接在石壁洞口深处,旋转着向自己这边打来,不过他已经无暇去关心什么手腕的事,仅仅是这个巴掌便足足占满了整个通道,眼看着就要一掌把他打昏,重新落回到那个恐怖的陷阱里去。

    艾尔华不想挨巴掌,不管是被打昏,还是被向回陷阱,都意味着死路一条,当此时刻,他只能怒吼着挥起战刀,向着巴掌狠狠的劈过去。

    绝境中的少年发挥出了超强的力量,战刀上光芒暴射,钢铁所制的巨手被斗气重重的斩在上面,顿时铁屑乱飞,当场被砍得四分五裂,巨大的铁块飞溅着洒落到通道上面。

    艾尔华的身体在空中飞行,穿越了巨手的阻拦,划过长长的弧线,终于落到地上,扑通一声,跌倒在那个少女香软的娇躯上面。

    此时的纯洁少年已经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的严格戒条,就这样趴在这个陌生的少女身上,手掌闪电般伸到那个红色手把上,握住那上面的小手,用力的将手把拉回了原位。

    被斩碎的怪手缓缓的缩了回去,当然剩下的只有一个手腕,而石壁和地板上的洞口正缓缓合拢,所有的杀机都消失不见,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着机关陷阱都不再发挥作用,艾尔华这才长呼了一口气,低下头,享受着这一刻难得的宁静。

    歇了一会儿,他从那个少女身上爬起来,扳起她的俏脸,伸手到她怀里,隔着**摸摸她的心脏,好像已经停止跳动了。

    艾尔华叹了口气,心中默默想到:死了?好可惜,这么漂亮的女孩……身上倒还是挺温软的,胸部的肌肤也很滑嫩,如果我把她……

    他突然用力摇了摇头,大声叫道:不能这样做!我虽然看过冰恋小说,可是终究还没有邪恶到那种地步,玩什么奸尸的游戏,就算是恶魔岛中人,也是有自己的原则的!

    大声的喊出了自己的心意,艾尔华长呼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为自己驱除了邪恶的念头而庆幸不已。

    还好、还好,没有一时失智酿成大错。艾尔华擦着冷汗,长呼着自语道:要是真的玩冰恋,一定会人神共愤的。

    想到从前有些作者悬崖勒马,逃脱了被读者追杀的厄运,艾尔华就替他暗自庆幸,高兴的捏住那个少女的**,兴奋的叫道:这样才对,做人还是纯洁一点比较好啊!

    呃……痛苦的声音从少女紧闭的红唇中发出,艾尔华吓得立即跳了起来,举刀对准那个少女,只待她一动,就把刀向这个诈尸的家伙砍下去!

    她没动。艾尔华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发现她鼻息微微的动着,好像还有气息的样子。

    艾尔华纳闷的伏下身,坐到她身边的地上,伸手去试她的鼻息,有气:再伸手到她衣服里面摸摸酥胸,是热的,可是就是感觉不到心跳!

    为了感觉得更清楚一些,艾尔华没有隔着衣服摸,是直接贴在**上摸的,不过这样都摸不到心跳,这可让他纳闷极了。

    摸完一边后,再摸另外一边的时候,艾尔华才发现了事实的真相,少女的心脏好像是藏在右边**下面的。

    艾尔华用另一只手搔搔头,心里暗叫奇怪:记得从前看过一本武侠小说,里面有个老和尚的心脏是长在右边的,那时候我还当作者在胡吹,哪有心长右边的?可是想不到,在这个异世界的大陆上,居然真的让我遇到了这样的异人。

    对于异人应该有异人的尊敬,艾尔华立即伸手到她怀里,破例用两只手握住她两边的柔滑玉峰,双手齐用的替她治疗。在悬壶济世当中,艾尔华只觉得她的**坚挺又富有弹性,果然是清纯少女的**,手感极好,不枉他这一番仁慈救人之心。

    救人之后,少年医生在伤者的身上摸来摸去,先占点小便宜,当作诊病的酬金,随后恋恋不舍的把她抱在怀里,打开旁边一间囚室的门,将她抱进石室中,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让她在里面好好休息、休息。

    这间囚室好像是集体宿舍,里面有四张床,足够睡四大天王,只见艾尔华又走回去,把那几个昏迷的少女也抱进石室中,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虽然床不太够用,不过让她们挤一下,两个人睡一张床,也就勉强能睡下了。

    做完这些事后,艾尔华走出石室,随手把铁门牢牢锁上,低头想着:这么漂亮的女孩,偏要舞刀弄剑,还总是想杀我,真让人头疼。唉……既然救了她们的命,就不能再让她们干这样危险的勾当,还是留下来慢慢的调教吧!虽然她们一开始可能会不太适应,可是总比干这份危险工作要安全得多了。

    艾尔华替这几个少女安排好了日后的命运,遂抬起头来,望着前方的道路,弯腰抬起战刀,顺着已经变得安全的平坦通道,大步向前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