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章少女剑阵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当艾尔华清醒过来的时候,石室中的一切都已经恢复了原状。

    他依然是在原来的石室里,只是所有的绯红色石壁和地板都变成了原来的青石板,魔法阵的符号也恢复成了纯黑色,粉红色的一切都像梦一般飘然散去。

    不过艾尔华清楚的知道刚才的一切并不是梦,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埃斯特拉女王还躺在他的怀里,**依旧紧紧的夹住他的**,**的玉背也贴在他的胸膛上。

    艾尔华伸过头去,从前面看着她美丽娇艳的容颜,见她双眸紧闭,不由得暗叹一声,知道魔神少女已经离开,不再附在她身上了。

    他轻轻的将埃斯特拉女王放在地上,变软的**从她**的紧窄**中抽出,虽然软了,看起来还是很粗、很长,湿湿的垂在他的胯下。

    看着数步外的莱欧圣女,艾尔华心中一动,迈步从埃斯特拉女王身上跨过去,**在晃动中,将数滴精液悄然洒落在女王陛下那尊美丽的玉容和樱唇上面。

    他走过去,抱起莱欧圣女高大健美的玉体,以他现在的力量,轻而易举的将这个比自己还要高很多的美女抱在怀中,低头仔细查看着她的情况,发现她依然在昏迷之中,显然是刚才爽得太过头,直接给爽晕了,现在还醒不过来。

    艾尔华倒也不急着弄醒莱欧圣女,将她放在埃斯特拉女王的身上,看看自己的部下是否已经占领了王宫,此刻又是否因为找不到他而着急不已。

    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战斗计划在事前做得很完备,又指定了老成持重的法努在他不在的时候主持大局,只要法努按照计划来指挥战斗,德里城现在应该是已经在他们手里了。

    他穿上修女长袍,拿起锋利的战刀,却没有穿战甲。战甲太过沉重,如果是骑在马上还方便一些,在步战时穿战甲,动作会很不灵活。不过战刀还是要拿的,谁知道在王宫中会不会有隐藏的敌人,至今没有被他的部下清除呢?

    他开门出去,小心的把室门关上,将这两位曾经不共戴天的敌人,一起关在石室之中。

    刚关上门,他又觉得不太对劲,担心埃斯特拉女王醒来后会对莱欧圣女不利,立即开门进去,将莱欧圣女的娇躯抱起,迈步走出石室,寻找有什么地方可以让她安歇。

    他并没有找多久,就在旁边的石室中找到了合适的位置,那里似乎也是用于关押犯人的,不过设施要好得多,至少有一张床,还有被褥,都是崭新的,看起来还没有哪个囚犯有幸用过。

    艾尔华抱着莱欧圣女高大健美的玉体,迈步走进囚室,将她的娇躯放在床上,爱怜的替她盖好被子,低下头,在她的樱唇上轻轻一吻。

    为了防止莱欧圣女因为爽得太厉害,醒得比埃斯特拉女王晚,艾尔华又跑去埃斯特拉女王身边,从她的衣服里面*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翻出钥匙,把莱欧圣女所在的囚室锁上,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可以打开门侵犯到熟睡的圣女。

    至于埃斯特拉女王,艾尔华懒得去搬她,反正在这地牢里面她又跑不掉,在此之前,他要出情形,最好能找些救兵来,控制这整个地牢,免得夜长梦多。

    走出石室,他向来路走去,隔上一段路,就有魔法灯在石壁上闪烁,照亮他面前的道路。

    踏上高高的台阶,他看到的是一扇巨大的铁门,上面用三道手臂粗的铁闩横着拦住,让外面的人不能轻易撞开门进来。

    实际上,这三道粗大铁门闩是艾尔华自己放下的。当初他杀光地牢门外的守兵之后,撞开牢门进入地牢,就放下了门闩,免得后面有敌人冲进来伤到自己。

    也幸好他放下了铁门闩,科撒中队长和他的部下才没有能够在及时赶到后,撞开大门冲进地牢,救出他们最敬爱的尊贵女王,让她免遭惨烈的奸淫之辱。

    艾尔华侧耳倾听,门外好像没有什么声音,便将三道铁门闩一一拉开,用力拽着大铁门的门把,将它拽开,手握战刀刀柄,提防着外面有敌人偷袭。

    没有敌人,什么都没有,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青石筑成的冰冷石墙。

    艾尔华一时之间只当自己因为干得太猛,纵欲过度而导致头晕眼花,抬手用力揉揉眼,定睛再看,还是那堵石墙,并没有什么通道和木门。

    以艾尔华的聪明才智,很快就猜出了这很可能是魔神少女的杰作,她为了和自己畅快淋漓的交欢,就设下这道墙挡住所有的人,而在完事后又忘了把石墙收走,依然把自己关在这里面。

    艾尔华翻了翻白眼,对于魔神少女的急色和粗心颇感无奈,脑中想起刚才她和自己激烈交欢的香艳场景,又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他用刀柄狠撞石墙,结果一点作用都没有,魔神少女设下的石墙坚固得令人赞叹咬牙,老鼠都别想从这道石墙的缝隙中穿过去。

    同样,它的隔音效果也是普通石墙不具备的。在墙壁的另-边不管出什么事,哪怕是厮杀得惊天动地,这边也听不到一丝声音。

    在石墙上费了半天的劲儿,艾尔华终于决定放弃,他转身向石阶下走去,同时祈祷这个地牢不要只有唯一的出入口,不然的话,他从此就只能在这个地牢之中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每天只能猛干两个绝色美女作为唯一消磨时间和排遣寂寞的娱乐方式了。

    走过地牢中长长的通道,艾尔华一间一间的石室找过去,希望能在那些石室中找到隐密的通道。

    石室大都是关着的,不过艾尔华手中有从埃斯特拉女王身边搜来的钥匙,试了几次就能打开,进去翻找一遍,除了崭新的床铺被褥,别的什么都找不到,更不用说发现什么秘密通道了!

    有的房间是囚室,有的房间是行刑室,用来拷打犯人的。他还幸运的找到了一间食物储藏室,里面有大量的干粮和清水,倒是足够他们三人用上好多年。

    艾尔华知道自己不会饿死在地牢里,稍微放了心,关上门继续向前走去,心中却充满忧愁:虽然不会饿死,但是难道要在这个地牢里待上一辈子,做异世界的鲁宾逊吗?要是学基督山伯爵的老师那样挖一条地道出来,只怕等地道挖好的时候,埃斯特拉女王和莱欧圣女为我生的孩子都已经长得很高了。

    他独自走在地牢里长长的通道之中,脚踩在青石板上,发出阵阵脚步声,在寂静的通道中远远的传播开去。

    突然,一丝轻微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艾尔华的瞳孔急速收缩,立即仰起头,看到在自己的头顶上方,两道寒光向着自己的顶门疾射下来!

    艾尔华想也不想,随手拔出战刀,刀势快捷如风,闪电般的向上方劈去,狂刀既出,寒光四射。

    上空处有两个美貌少女手持利刃,从上方疾射下来,两双美目中杀气森然,手中利刃飞刺而至,锋芒直指艾尔华的脖颈。

    战力挥处,如狂风卷起,轰然劈在两把利刃之上,将那两个少女刺来的剑势重重的劈向一旁。那两个少女手中的短剑搭在刀锋之上,藉由战刀之力,纵身跃开,轻巧的落到数步之外,玉足踏地,步伐稳健,举起短剑,冷然指向艾尔华,美目中充满了敌意。

    你们是谁?艾尔华厉声喝道,挥舞着战刀,只待一言不合,便狠狠将战刀劈过去。

    塞茜莉娅公主殿下的随身侍女!四个清脆的声音同时大喝道,寒光暴射中,四把利刃闪电般的向艾尔华疾刺。

    艾尔华大吼一声,战刀狂速挥出,重重撞在左右两个少女的短剑上,将她们连人带剑震飞到一旁,不待两女落地,艾尔华已振臂而起,战刀竖直向上,劈向上方攻来的两个少女。

    他看得很清楚,在通道的上方,有一个很大的孔洞,足以同时跃下两个人。刚才的两个少女便是从那里跃下的,现在又有两个少女纵身从洞中跃下,手持利刃向他刺来。

    她们的身上都穿着侍女的服饰,却剪裁得十分合身,紧紧贴在身上,并不妨碍她们进行战斗。此时,上方的两个少女正头下脚上,紧握着锋利短剑,飞速刺向艾尔华的脖颈,眼中杀机闪烁,似是一心要让他颈上的鲜血喷洒在这个寂静的地牢之中。

    艾尔华的战刀如电,飞速砍向两个少女的娇躯,刀锋处,疾风涌起。那两个少女见刀势凶猛,却也不慌张,短剑飞速变招,在刀锋上轻轻一点,借势远远跃出,稳稳的落在地上,与先前两个少女成四角之势,手持利刃将艾尔华围在当中。

    艾尔华暗叫可惜,若非这两次的突袭都是出其不意,凭他现在的战力,刚才一刀便可让她们血溅当场。

    看着四个满脸敌意的美貌少女,艾尔华挥了挥战刀,冷笑道:你们拿着凶器把我拦住想干什么?该不会是见色起意,想占我便宜吧?

    听他说话轻薄,少女们都红了脸,含怒啐道:贼修女!我们是战争女神的信徒,怎么会起这种坏念头!

    既然你们是战争女神的信徒,我又是生命女神的虔诚信徒……说到这里,艾尔华的脸红了红,厚着脸皮继续说道:大家本来应该好好亲热、亲热,你们手持凶器围着我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地牢是你们家开的,只许你们走,不许我走吗?

    在他左侧的一个少女含怒道:我们的公主一直在地牢里没有出来,我们是来找她的。

    艾尔华前方的少女截断她的话,喝道:贼修女,你们圣安王国的军队攻入我们的王宫,现在你就是我们的敌人,没有什么话好说,看剑!

    不待艾尔华回话,少女便一剑朝他的胸刺来,剑势凌厉,寒光慑人。

    艾尔华举刀相迎,正打算要狠狠一刀将她击飞出去,不然至少也要让她受伤吐血时,两侧与后方却同时有劲风袭来,逼得艾尔华的招式不敢用老,飞快一刀将她击退,迅速回防,朝着身边挥出战刀,叮当一阵乱响,攻来的侍女同时被他的刀势击退,向后退出数步,咬牙凝立,剑尖指着他,提防他的反攻。

    她们四人都是塞西莉娅公主的侍女,一向信奉战争女神,也曾苦心修习武技,彼此之间的配合也十分有默契。这次圣安王国大军攻入王宫,侍女们大都惊悚恐慌,只有塞西莉娅公主寝宫中的侍女因为熟悉战斗,所以并不慌张,只是担心塞茜莉娅公主出什么事情,因此冒着危险潜入地牢来寻找塞茜莉娅公主。

    地牢的出入口并不唯一,其中一个入口便是在塞茜莉娅公主的寝宫,只是不太好走,要在隧道中爬上好久,平素没有人用这个入口,不过为了预防万一,可以从宫中逃生之用。

    现在敌人大军攻进宫中,事态紧急,这些侍女也顾不得太多,直接就穿过狭窄的隧道进入地牢,谁知刚一离开洞口,便看到艾尔华穿着圣女修道院的修女长袍拿刀而过,显然便是敌军中的战斗修女,因此也不多说,立刻挥舞短剑女长袍拿刀而过,显然便是敌军中的战斗修女,因此也不多说,立刻挥舞短剑疾刺他的头顶!若不是艾尔华机警,现在身上已经多了几个透明的窟窿。

    被四女持剑围住的艾尔华举刀挡胸,看着几个少女长得都还下错,虽然不如苔丝那么漂亮,更远远不及今天自己在地牢里干过的美女们那般性感完美,可是也都算得上美貌少女,这么舞刀弄剑的样子,不成体统。艾尔华正想好言规劝她们放下屠刀,从了自己,今后跟着自己做个欢喜佛,但是在他正面的少女却是急性子,不等他说话,又是一剑疾刺而来,这一剑则刺向了他的面门。

    艾尔华眉头一皱,正要反击,两边又有少女持剑刺来,逼得他不得不挥刀相向,手上也丝毫不敢放松,钢刀如风劈出,将三名少女逼退,大踏一步,举刀直进,正要-刀劈翻对面的少女时,身后疾风刺来,原来是他背后那名少女趁势进击,短剑疾刺他的后心,似要将他透胸而过。

    劲风袭体,艾尔华来不及追击面前的少女,立即回身挥刀,劈向举剑刺向自己的少女,这一刀的力量甚大,只想将她-刀震伤,消除这个潜在的对手。

    这时左侧的少女却已经缓过气来,嗤的一剑朝他刺来,剑势凌厉,寒气森然。艾尔华心中微惊,这一刀便不敢再加力气,只来得及将先前的少女震开,便迅速收刀回挡,将左侧少女的剑势推开,顺势回劈-刀,而右侧的少女却又疾攻上来,让艾尔华的攻击无法用上力道,便不得不回刀抵挡。

    地牢的通道之中布满了刀光剑影,寒气四射,金铁交鸣之声急促响起,震响在这个寂静的通道上。

    四名美貌少女手持短剑,从四面夹攻艾尔华。这个通道修得甚是宽阔,正适合她们四人围攻,四把短剑漫天飞刺,化出道道寒光,招招都指向艾尔华的要害.

    艾尔华手持战刀,飞速挥舞,在身周布成一张刀网,寒光暴射中,将少女们刺来的短剑都击开到一旁。莱欧圣女传授他的刀法在此时施展得淋漓尽致,防守无懈可击,让四名少女的每一招凌厉进击都无功而返。

    虽然牢牢守住,艾尔华却只觉得有苦难言,这四个少女的速度和力量明显差他太多,可是却配合得很好,进退有度。每一人进攻时,就有人在旁侧攻击呼应,让他难以防范周全:若是他想挥刀攻击其中一个少女,便有别人发起攻击,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不能全力攻击。

    艾尔华的每一击都是半途而废,根本无法伤到那四个少女中的任何一个。

    通道中,利刃在空中飞舞冲撞,兵刃撞击声响个不停。战了许久,艾尔华也渐渐看出这四个少女似乎在布一个剑阵,攻击防守之间都互相配合,所以才这么难以应付。

    艾尔华一边挥刀与少女们激烈交战,心里一边暗暗的琢磨着:这是什么阵,四象两义?三才五行?唔……我看倒像是……

    他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出这到底是什么阵法,因为他在地球上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见过四象剑阵,当然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四象阵,别的剑阵他也没有见过,现在只能两眼一抹黑,拼命的举刀抵挡,挡得了一时是一时了。

    他虽然无法反攻,可是传自莱欧圣女的刀法精妙,守得滴水不漏,那些少女一时也攻不进他的刀圈,攻守之间,双方渐渐陷入了僵局。

    抵挡了许久,看看少女们也渐渐香汗淋漓,攻势不似刚才那么猛烈,艾尔华喘了一口气,正要利用自己的雄辩口才,说服这些美貌少女不要再跟着埃斯特拉女王和塞茜莉娅公主当炮灰,下加拜于自己胯下,从此跟着自己混,保证她们吃香喝辣的,话未出口,突然心生警兆,战刀狂挥而出,将四名少女逼开数步,随即飞速举刀上指,刺向上方袭来的敌人。

    上空处,一个美貌少女身穿侍女服饰,纵身从洞窟中跃下,成头下脚上之姿,美目中寒光四射,狠狠的瞪向艾尔华,纤手紧握利刃,凶猛的刺向他的头顶,只欲一剑贯脑而入,将他当场击杀!

    艾尔华将战刀举起,寒气森然,刀尖重重的击在短剑之上,将那个少女击飞,随即闪电般的下劈,将趁机上前抢攻的少女们逼退,免得她们乱剑伤到自己。

    艾尔华的这一刀已经是晚了,那个性急的少女剑势最快,把他的上身让给别的姐妹去攻击,自己挥剑直指艾尔华的下体,短剑挥处,横扫他的胯部,似要将他的双腿当场劈断一般。

    艾尔华狂刀劈下,叮当声中,将刺向自己胸、腹、面门的短剑都击开一旁,却来不及抵挡砍向自己大腿的利刃,只得飞速后退,幸好退得快,剑尖在他胯间一划而过,险些便将他斩成两段。

    战刀的下劈势道不减,快速斩向那个少女的肩头,少女剑势用老,一时来不及抽身后退,眼看就要被斩成重伤,直吓得脸色煞白。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从高空中落下的那个少女一个箭步跃上前来,举剑抵挡,当的一声巨响,堪堪将战刀挡住,免了少女的灾厄。

    艾尔华收刀后退,低头一看,脸色大变,他的修女长袍被从中划开,裤子也从胯部被割裂,大腿根处隐隐作痛,鲜血从裂口处渗出,染红了象征艾尔华纯洁之心的雪白长袍。

    这些倒还罢了,让艾尔华心胆俱裂的是,他感觉到**上也有刺痛感,难道说……

    恐怖的想象让艾尔华脸色惨白,飞速伸手到修女长袍中,伸进裤子里面乱摸,果然摸到**上有一个伤口,浅浅的,比米粒的一半还短得多。

    大腿上的伤口要深得多,裂口翻开,鲜血从里面迅速流了出来,从鲜血奔涌的速度,就可以知道这个伤口不浅。

    艾尔华心中迅速念动咒文,白光从裤子里的左手掌心中出现,将腿上的流血止住.伤口也迅速的愈合,包括**上的浅浅伤痕。

    虽然**上的伤痕愈合,但是艾尔华心上的伤痕才刚刚开始流血。龙皆有逆鳞.人亦有逆鳞!艾尔华的逆鳞便是他的**。

    没有丢失过**的人,不知道**的宝贵,更不知道失去**的痛苦!而艾尔华是为了**几乎自杀过的人,深知失去**的痛苦滋味,可是今天,这些貌似可爱的少女,竟然让他遭受了这样残酷的危险。

    他的左手从裤子里抽出,缓缓的抬起头,冰冷一片的脸庞上,明亮的黑眸时霎时喷出了熊熊的怒火。

    在他的眼中,这些身穿侍女服饰的美貌少女,已经变得不再可爱,而是丑陋、野蛮如罗刹恶鬼一般。

    他的手紧紧的握住刀柄,缓缓的将战刀举了起来,青筋剧烈的从手背上暴起。他的手握得如此用力,几乎要将刀柄当场捏碎!

    凶暴的眼神,血醒的杀机从他的眼中射出,有如地狱冲出的恶魔一般,将那些少女全都吓得退开半步,最后一个少女醒觉得最快,失声大叫道:不好,我们快攻击他!

    她话一说出口,立即伸手搭上身边姐妹的肩膀,左足抬起,踩在她顺势伸出的右腿上面,随即一脚踏上另一个少女的手臂,左足飞速抬起,踏上第一个少女的香肩,纵身跃起,娇躯翔空,如翩翩彩凤般,持剑向艾尔华飞刺而去。

    与此同时,四个少女先后发动,四把利剑凌空刺出,少女们大声娇斥,眼中杀机盎然,直欲五剑齐出,在艾尔华身上刺出前后十个血洞。

    如果是在刚才,这个剑阵或许还能成功,但是现在,她们面对的是因难过和心灵同时受伤而暴怒欲狂的艾尔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