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章恋人重逢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庄严华丽的王宫大门前方,身材魁梧、满脸落腮胡的的强大剑士,正骑马昂然立于大道上,眼中闪耀着坚定的光芒,现是他身为王宫的卫队长,誓死守卫王宫的决心。

    威武军团的十几名彪悍骑兵纷纷举起雪亮的钢刀,纵马飞驰向前,战刀临空劈落,决心要将这个强大的战士当场劈落杀于王宫的前方。

    因为他们已经从俘虏的口中得知,他们最敬爱的莱欧圣女,自从被送进王宫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显然是被关在王宫之中。为力救出莱欧圣女,他们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德里王国最著名的剑士骆里耸立如山,看着刀光堪堪及体。突然大孔一声,手中阔劍满天狂挥而出,轰然巨响声中,数名攻到他身边的战士被重剑击中胸膛,瞬间从马上倒飞而出,重重的摔落在地,身上鲜血狂喷,都受了致命的重伤。在骆里旁边,有数名骑兵怒孔着挥刀攻来。他看也不看。阔剑左右挥动,如雷霆霹雳一般,闪电般的击在那些战士身上,将他们重重的击飞出去。

    那些战士飞落在地,身上盔甲破裂,而且都已经被重剑斩出了巨大的裂口,鲜血从裂口中喷溅出来,将王宫前的大道染的一片殷红。

    夜空中,一匹战马飞驰而来,马上战将银甲披挂,手握长刀,望着骆里怒哄一声,双腿一夹,如离弦之箭般,飞速射向前方的敌将!

    长刀凛厉劈下,重重的斩向骆里的头颅,夹带着巨大的力量,卷起风声呼啸,锐利又刺耳。

    骆里眉峰一紧,举剑相迎,双方运足力气,大哄一声,刀剑相交。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震响了整个夜空。

    强健雄骏的战马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都向后倒退,而骆里横剑挡胸,望着前方的敌将,心中暗自惊异,对于敌将的强大力量惊汉不已。

    那个敌将眉清目秀,身穿银甲,在月光的照耀下光芒闪闪,从银盔外披散的发型来看,敌将似乎是个女子。

    圣女修道院的战斗修女!骆里瞬时明白了敌人的出处,想起上次见过莱欧圣女的强大,心中斗志徒生,举起阔剑,放生大哄到:前面的战斗修女,可敢接我一剑?

    艾尔华心急如焚,一心只想尽快将莱欧圣女救出来,免得遭到敌人的临辱,所以哪有心思与骆里废话,就见他怒喝一声,长刀疯狂劈去,直指骆里的面门!

    骆里见对方刀势凶猛,不敢怠慢,大哄着举剑挡开,手臂也被震的麻木,心中暗惊:这个修女的力气好大!

    眼见自己惊慌赶来的部下已被敌军残杀以尽,面前围拢的又尽是敌兵骆里心中也焦急不已,暗怒到:这个修女显然是敌军重要任务,先杀了立威再说!

    斗气心法瞬时在他心中涌动,强大的斗气通过经脉,在体内急速运行,骆里身上开始反射出强烈的光芒,怒哄一声,手中沉重的阔剑朝着前方凛厉劈出,剑尖上光芒暴射,已是将他修炼多年的斗气剧烈的释放出来,一心要将那高个修女劈为两半。

    看着眼前耀眼批来的光芒,艾尔华眼中也迸射出强烈的光芒,对于莱欧圣女的担心与焦急、愤怒混杂在一起,让他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体内斗气狂涌而出,怒哄着挥刀劈向前方,刀锋处光芒暴烈,圣洁耀眼的光芒丝毫不必敌将的逊色。

    轰然巨响声中,两道斗气剧烈撞击在一起,冲击波向四面发散,如狂风扫过,四周围观的战士都清楚的感觉到了皮面而来的歪风,两匹战马同时向后倒退,在众人的目光中,英姿勃爽的银甲修女突然张开嘴,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威武军团的战士们大惊失色,纷纷大叫道:军团长大人!

    银盔之下,清秀的脸庞上惨白一片,却带着惨烈的笑容,艾尔华紧紧的咬着牙,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战刀。

    清冷的月光之下,银甲修女手中战刀雪亮,脸上带着勇往直前的决绝神情,这个场面凄冷惨烈,让刚刚经历血腥搏杀的战士们都不禁看呆了。

    艾尔华咬牙仰制这自己吐血的冲动,那个美丽圣洁的女子曾经传授给他的斗气心法,正一遍遍的在他心中涌起,而女子曾经对他的传艺之德和倾心相恋之情,他决定要在此刻做个回报。

    灿烂的光芒在银甲上迅猛泛起,带着强烈的神圣气息,无数信奉生命女神的战士已经热泪盈眶,看着纯洁美丽的爱尔莎修女,他们敬爱的军团长大人,正紧紧咬住嘴唇,紧握手中的战刀,神圣的感情瞬时占据了他们的身心。

    雪亮的长刀缓缓扬起,高高的举在夜空之上,带着淡淡的优雅,慷慨赴死的决心,使得艾尔华涌尽超越极限的所有力量,迅猛暴烈的挥出了这一刀!

    圣洁耀眼的光芒割过夜空,重重的劈向德里王国强大的剑士,同样强烈的斗气也从骆里的重剑上射出,强力的与刀芒撞击在一起,刹那间发出震天的轰声。

    只见鲜血狂喷,两个同样拥有必死斗志的强大战士拼尽全力的一击,让他们的内腑同样受到聚震,两股血从他们的口中喷出,将两骑之间的地面喷的大片鲜红。

    艾尔华还快的大笑着,口中喷着鲜血,以优雅的动作,缓缓转动着刀柄,将战刀在空中挥过,准备着下一刀的痛击。

    骆里紧紧咬着牙,鲜血从齿缝中奔流出来重剑紧紧握在他的手中,准备在下一招中,就将银甲修女斩下马。

    对方固然很强,但是骆里从纵横德里王国多年,绝非浪的虚名,若以实力而论,他有十足的自信绝不会输给这个只有十几岁的清秀修女。

    斗气剧烈的冲撞所带来的对身体的剧震让骆里的大脑昏沉,听力迷糊,使得他竟然听不到在自己的脑后,有疾风袭来的声音。

    利爪临空挥舞,在夜空中划过诡异的弧线,重重的抓在骆里的咽喉上,骆里瞬时瞪大眼睛,重剑闪电般的向上刺出,凄厉的蹄声过后,骆里重剑上已经穿过了一只巨大的老鹰,老鹰身上鲜血直流,显然在刚才的夜袭战中也受了些伤。

    灿烂的光芒在夜空中暴烈射来,骆里心中大叫不好,却已经来不及挥剑,只得来的及转过头去,看到那挥刀批来的银甲修女清丽的脸庞上一抹如释重负的清冷笑容。

    圣洁的刀光重重劈在骆里的胸膛上,瞬间将他的重甲击穿,刀锋一直劈进胸膛,刺透心肺,从后心穿出,只见骆里魁梧的身躯向后飞起,鲜血重胸膛中飞射喷出,在空中撒下大片的血珠。

    在空中,骆里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充满了惊奇与愤怒。身为生命女神的修女,圣女修道院里面以堂堂正正著称的战斗修女,竟然会在面对面的决战中,作出这样不合规矩的事情,这让骆里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而且那只老鹰又是从何而来,难道敌军中有控兽师或是训练战鹰的高手?这是骆里的最后一个念头,带着不解的疑问,魁梧沉重的身躯摔落在地,溅起大片的血花。

    守卫王宫的最后一个强者,在艾尔华的强力突袭下,被当场斩杀,尸横于地。

    艾尔华看也不看他,控兽术的咒文从心地泛起,得到命令的战马如利剑般急射向前,穿过骆里的尸首,飞速冲向王宫大门。

    在艾尔华苍白的面容上,一片清冷,他只想救出自己心爱的莱欧圣女,至于武士们的战斗精神,又于他有什么相干?

    宫中一定还有敌军守卫,我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杀光他们,找到莱欧圣女被关押的所在,将我衷心敬爱的莱欧圣女解救出来!艾尔华不断的思考着。

    华丽威严的王宫外,高大的宫门前,身穿银甲的年轻军团长紧紧握住手中锋利的战刀,纵马飞驰,如闪电般的向王宫大门冲去。

    密室的石室当中,充满了淫扉、诡异的气氛。

    德里王国中,受到所有臣民衷心爱戴的埃斯特拉女王,此时不知羞耻的坦露着她性感有人的玉体,昂然立于石室中的魔法阵上,大声的念涌着长长的咒文。

    他她肌肤雪白晶莹,身材高而窈窕,腰肢纤细,酥胸高耸,有着魔般的性感身材,容貌更是美艳迷人,冰冷的黑眸之中,隐隐散发着狂烈的欲火,正射向前方被锁链缚住的**美人。

    在他雪白光洁的玉足下,黑雾从巨大的魔法阵上急剧升腾,滚滚向上涌起,布满了整个石室。

    她高挑纤美的娇躯上,披着一件长长的黑色礼服,上面布满类似于魔法阵般的诡异花纹,无数黑色的珍珠宝石全镶嵌在花纹上面,闪闪放射着光芒。

    在黑雾翻涌之下黑色长袍向她身后漂浮起来,将她淫荡身材的表面彻底的暴露出来。

    高耸的玉峰在满屋的黑雾翻涌中,更显得坚挺诱人,而她的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则立于黑雾之中,**中间的美妙花园还不知羞耻的暴露在翻涌的黑雾之上,粉红色的嫩肉上淫液欲滴,配合着她眼底熊熊燃烧的欲火,显得这个威严冷酷的女王心中以达到了**的顶点,只见她欲火中烧的紧紧盯着前方的高大美女,几乎快要直接扑到高大美女的身上去。

    宽敞石室的地板上,雕刻着巨大的魔法阵,在它诡异的花纹上出现了两个中心点。其中一个点上面站着威严而淫荡的埃斯拉特女王,而另一个中心点上面则是一位高大而又健美的女子,她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四肢被铁链固定,牢牢的被锁在地板上的铁环之中。

    即使是躺在地上,也能轻易的看出她比埃斯拉特女王高上许多而且娇躯健美之极,里面还含着极为强大的力量,就像悲剧中的英雄一样,被强行锁住,无法挣脱。

    此时容貌美丽至极的她,已经陷入了迷乱的深渊,美丽的大眼睛里一片迷茫,熊熊燃烧的欲火似乎比埃斯拉特女王还要强烈。高大健美的玉体正急促的颤抖着,由于**的作用而变的滚烫,大片的粉红色从上面泛了开来。

    她的眼神迷乱、樱唇颤抖,口中喃喃念涌着一个名字,隐约听来似乎是在叫着爱丽莎。

    圣洁的白光弥漫在她的玉体周围,将她的娇躯包囊起来,不让黑雾侵浊到她的体内。可是药力强劲的淫药已经深入了她的体内,影响着她的神智,让她的**高涨,每当她剧烈颤抖着叫出爱丽莎的名字,圣光变减弱一分,而黑雾就会趁势侵袭,将圣洁的白光挤的只能在很小的一块区域内,勉强保护着她的玉体不受黑雾的侵犯。

    在她的对面,埃斯拉特女王的玉颦也在迅速的泛红,欲火无法遮盖的从她美眸中射出,口中的咒文念涌声也越来越大,随着她悦耳的声音响彻整个石室,黑雾疯狂的从她玉足下涌起,朝着莱欧圣女奔涌而去。

    突然,一声剧烈的娇吟从莱欧圣女的口中发出,躺在地上的她拼命的挺起胯部,形成一个美妙诱人的反弓形,美腿中间的花园里,亮晶晶的液体流淌出来,顺着健美的大腿流到身下,仿佛一个小溪般,显然她体内剧烈的**已经达到了极点。

    纯洁圣女的春潮奔涌的蜜汁一滴滴的落到黑色的魔法阵上,瞬时渗入那深深刻在地上的诡异花纹之中,整个魔法阵因而光芒大作,血红色的邪意光芒很快就将成个石室照亮。

    由黑色花纹组成的魔法阵,在莱欧圣女的身下瞬间变成了血红色,而这血红色的光芒如水波般迅速的向周围扩散,血光到处,地板上深深铭刻的黑色花纹,全部都变成了血红之色,如红宝石般,耀然放射着邪意的光芒。

    血光涌来,一直蔓延到埃斯拉特女王的玉足之下,刹那间,美丽邪意的埃斯拉特女王娇躯狂震,雪白娇嫩的**玉足上泛起了血红色的光芒,并且迅速涌上小腿,让洁白的**肌肤也化为了艳丽的红色。

    血光朝曼妙的大腿往上涌,女王的**迅速化为灿烂的鲜红之色,最后如同一个由红宝石雕刻出来的俏丽佳人。

    女王突然弓起腰,发出一声痛苦的狮哄,巨大的力量瞬间从她娇弱的躯体中迸发出来,诡异的黑色长袍发出剧烈的撕裂声,一阵轰然巨响,化为无数碎片,向四面八方飞去,落在已经变为赤红的魔法阵上,然后迅速消失不见,就像被诡异的魔法阵闪电般的吸收了一样。

    痛苦嘶叫过后的埃斯特拉女王,张开双臂,仰天站在魔法阵的中心,颤抖的樱唇用力张大,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尖啸。

    尖历的啸声穿透了石室厚厚的墙壁,顺着整个地牢,一直向远方传去,让大地都剧烈的颤抖起来。

    血色的魔法阵的中央,美丽邪异的埃斯拉特女王,躯体真个化为血红之色,灿烂的红色从她身体的每一寸暴射出来,耀的整个石室一片通明。

    她威严而美丽的大眼睛也化为了血红之色,诡异的光芒从里面射出,埃斯拉特女王张开红唇,大声的念涌着威力强大的咒文:远古时占据天地的伟大魔神啊!请听从你忠诚信徒的祈祷,从沉睡中醒来,赐予我强大的力量!

    随着咒文的念涌,巨大的魔法阵上,瞬时升起了血红色的浓雾,聚拢在埃斯拉特女王的身边,疯狂奔涌,而她的身后则形成一个巨大的躯体,在空中剧烈的摇动着,仿佛是恐怖的魔神正在发出尖历的狞笑。

    埃斯拉特女王举起放射着灿烂红光的玉臂,迅猛指向前方,而她玉指所指的方向,一抹红光从她的指尖暴射而来,飞速冲向对面的莱欧圣女,重重的击在她周身的白光上面。

    轰然巨响之中,整个石室都在剧烈的晃动,而那神圣的白光则被诡异的血光当场震碎,化为无数光电,四散而去,但是他们无法飞远,在四散途中,被满屋狂卷的血物当场捕捉,并且彻底的吸收化为了魔法阵上奔涌血雾的一部分。

    密闭的石室墙壁和天花板上,升起了大片血红色的花纹,诡异的红光从四面的石板中透出,只见刹那之间,整个石室已经血光大作,仿佛与地面上的魔法阵融为一体,称谓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将陈中两个绝色美女紧紧的包囊在里面。

    莱欧圣女的玉体剧烈的颤抖着,失去了圣光的防护,满屋的血雾奔涌,无数道灿烂红光自整个石室里的诡异花纹中射出,目标都是她那纯洁无瑕的健美玉体。

    莱欧圣女痛苦的尖叫起来,诡异的红光瞬间冲进了她的身体之内,让她的娇躯剧烈的痛苦颤抖,并且在地上滚动抽搐着,还不停的变换着姿势,手脚上牢牢紧锁的铁链则发出哗啦啦的碰撞声。

    在她的前方,埃斯拉特女王尖声大笑,双臂向前挥去,诡异的红光从她诱人的美体中射出,轰然射在莱欧圣女的身上,

    莱欧圣女痛苦的扬起头来,大声尖叫,那道红光一射入她的身体,随即让她带着健康肤色的美体,迅速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剧烈的怒哄从她的口中发出,失去的力量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她的身上,莱欧圣女四肢狂震,狠狠的一挣,束缚住她的粗大锁链瞬时片片碎裂,跌落在魔法阵上,被血雾包囊住,迅速侵浊,不过转瞬间,无数的钢铁碎片便已消失不见,就像被血雾彻底土图恩吞吃了一样。

    失去了束缚莱欧圣女却没有站起来向埃斯拉特女王发起攻击或趁机逃走,她依然躺在地上,仰天剧烈的喘息着,充满淫欲的光芒从她美丽的眼中射出,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上那充满奇异力量的花纹,她的健美**呈大字形,用力的伸展着,以淫扉的姿势平坦在魔法阵的中心,充满**的娇躯正轻轻的颤抖,仿佛在发出邀请一般。

    对于这样的邀请,埃斯拉特女王丝毫不会误会,她的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灿烂笑容,淫邪的目光从眼中射出,带着**裸的欲火射向莱欧圣女一丝不挂的健美玉体。

    血红色的诡异光芒从她性感的美体上退去,美丽美人的埃斯拉特女王迅速恢复成了原来雪白晶莹的肤色,但是在她身后由红色烟雾组成的巨大躯体却变的更加清晰,狂乱的挥舞着手臂,仿佛在发出无声的呐喊,命令她走上前去占据莱欧圣女纯洁神圣的身体。

    失去神智的莱欧圣女剧烈的颤抖着,红色的烟雾弥漫在她的周身,而她身上遍布的鞭痕在红雾的侵浊下迅速消失不见,变的依然光滑如初,就像出来没有遭受过埃斯拉特女王的毒打折磨一样。

    她的玉臂下一识的摆动着,指尖无意碰到了一根白玉物体,让她在地面上轻轻的滚动了一下。

    那根东西呈男子的**形状,正是埃斯拉特女王刚才在念动咒文,催动魔法阵中隐藏的强大魔神力量时解下来放在莱欧圣女身边有万年温玉制成的假**。

    经过了埃斯拉特女王的长期魔力锤炼,她并没有像镣铐一样被血雾吞食,反而隐隐散发出血红色的光泽,仿佛由白玉化为了血玉一般。

    石室中央,邪异美丽的埃斯拉特女王轻移莲步,用优美的姿势朝着前方踏去,当他那纤美的足尖轻轻塔在红色的魔法阵上时,整个石室仿佛都随着她的步伐颤抖起来。

    地面上坚硬的石板已经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在她的玉足之下,竟然也变的柔软起来。她每踏过一步,都会在地板上留下淡淡的足迹,就像踩在海滩的细沙上面一样。

    埃斯拉特女王绝美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淫媚的笑容,纤手轻挥,仍在地面上的血玉**就像被无形的手握住一样,立刻临空飞起,在血雾的涌下,飞到了埃斯拉特女王身下,黑色的皮带自动缚在她的腰上,血玉**在她美腿间高高翘起仿佛长在她身上的红色**一般,样子看起来诡异又充满淫扉的气息。

    她走到莱欧圣女的前面,玉足从莱欧圣女身上轻轻迈过,踩在莱欧圣女的纤腰两侧,张开美腿跨在莱欧圣女健美的玉体上面然后低下头欣赏着莱欧圣女的美态。

    莱欧圣女美目迷离,无神的双眼看着用淫扉姿势跨在自己身上的绝色美女。一滴淫液从埃斯拉特女王张开美腿中央的粉红色花瓣里滴落下来,轻轻的落在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上面。

    赤红的光芒迅速的从莱欧圣女身上退去,侵入地下仿佛被魔法阵吞食了一般。莱欧圣女的眼中也开始出现了一丝清明,她瞪大眼睛看着一丝不挂的埃斯拉特女王,隐约的惧色从她美丽的脸上泛起,就见她努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在埃斯拉特女王的身后,血雾组成的巨大人像突然伸出手臂,用力的按在她身上,轻易的瓦解了她的力量,让莱欧圣女颤抖的躺在魔法阵上,无法动弹,强大的魔力从她的肌肤透入,让她眼中又一次射出了**我光芒。

    埃斯拉特女王欢快的尖笑起来,扬起头望着上方高高的举起玉臂,放声大叫道:远古伟大的魔神啊!请附在你信徒的身上,夺取这个生命女神信徒的力量吧!

    就像在回应她*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的呼唤,那个浮在空中由血雾凝成的巨大人像迅速的凝聚,化为一个窈窕的美女的形象,缓缓的向她的身体里面渗透,像是要真个渗入她的体内一般。

    埃斯拉特女王兴奋的泪光闪闪,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勤修苦练,现在终于有机会让她能够有强大的实力,向生命女神和她的信徒进行残酷的复仇了!

    她低下头,充满欲火的眼神打量着莱欧圣女的健美**,暗自吞着口水,迫不及待的蹲下身,跪倒在莱欧圣女淫扉大张的健美**之间,就像在用跪姿向她行礼。

    但是她的动作却显示截然相反的意味,纤美的玉手按在莱欧圣女的娇躯两侧,埃斯拉特女王性感迷人的娇躯缓缓的向下伏去,压向莱欧圣女健美的玉体,血红色的假**在女王的身下散发着淫扉的红光,缓缓的接近莱欧圣女纯洁的玉门,仿佛随时会刺进她的体内一样。

    在强大魔法阵的作用下,地面柔软至极,女王跪在地上,膝部丝毫没有感觉到地板的坚硬所带来的疼痛,反而甚为舒适,就像跪在自己卧室里的大床上一样。

    莱欧圣女剧烈的颤抖着,虽然体内燃烧的**之火让她不由自主的渴望着一次欢畅的**,但是失贞的危险让她感到极度的恐惧,尽管她奋力挣扎,还是一点都无法动弹,仿佛有巨大的力量将她压制住了一般。

    与远古时魔神的强大力量相比,莱欧圣女身上具有的神力就像蚂蚁的力气一样,丝毫不能发挥任何作用。

    在空中,烟雾组成的巨大人像迅速缩小,化为美妙的少女形象,一点一点的钻进埃斯拉特女王性感的美体里面。埃斯拉特女王欢畅的淫笑着,欣赏莱欧圣女脸上恐惧又混杂着强烈**的有趣表情,她知道一旦远古时伟大的魔神附上自己的身体,就是就是破除莱欧圣女的处女之身和夺取她力量的时刻。

    莱欧圣女的美丽让身为女子的她也不由的春心萌动,美腿间渗出丝丝淫液。同样以美丽着称的埃斯拉特女王忍不住低下头,将自己性感的红唇,吻向莱欧圣女剧烈颤抖的娇嫩樱唇。

    与此同时,女王的俏脸越来越红润,雪白的香臀悄悄的向莱欧圣女美腿间接近,就见女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准备只要魔神附上自己的身体,便一鼓作气破莱欧圣女的处女膜,夺取这个美丽圣女的贞操,蹂踏她美妙的**,让她只能跪在地上,哭泣的舔着自己的花园,享受自己赐予她的美妙**。

    就在女王的红唇即将吻上莱欧圣女娇嫩的樱唇时,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震的女王娇躯一颤,讶异的抬起头来,吃惊的看着石牢那坚固至极的铁门竟然被人奋力踹开了!

    在施法最关键的时刻被人打断,空中漂浮的少女躯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已经无法再侵入到埃斯拉特女王的体内,烟雾组成的身体也渐渐变的稀薄,再空气中淡然消散。

    不过埃斯拉特女王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变化,她只是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铁牢门外的黑影,不知道是谁这样胆大妄为,居然敢来打扰自己。

    随机她又想起了自己在进入地牢的时候,已经关上了地牢大门,那时在地牢里的除了她和两个女儿,以及被关押在这里的莱欧圣女之外,没有别人。

    受到打扰的埃斯拉特女王瞪大惊奇而愤怒的眼睛,威严的看着铁牢外面的那个人,暗自决定不管是谁闯进了自己精心准备的魔法阵中,还看到了自己尊贵的**,她都将要狠狠的惩罚对方,让对方付出沉重的代价!

    黑暗之中,那个身影迈步走了进来,在魔法灯的映照下,现出了他的真正面目。

    他的容貌清秀至极,有些像女孩子,或者他根本就是一个女孩子,从露在银盔外面的发型上来看,这个有着一头长发的战士,真的是一个女孩子。

    他的身材高挑,身体修长身上穿着闪亮的银甲,不过已经沾满的血迹,鲜血如同小河一般,从银亮的盔甲上流淌下来,洒落在地上。

    血红的魔法阵上,红色的烟雾一直在剧烈的翻涌着,当血珠落地,随机发出嗤、嗤的轻响,然后迅速的融入到魔法阵中,血雾也开始猛烈的颤抖起来,扑向那个银甲战士,围拢在他的盔甲和战刀上,快速的吞食着上面的血迹。

    不过眨眼之间,遍布盔甲、战刀的敌人之血已经被吞食干净,让刀甲现出银亮的光芒。红色的烟雾仿佛也像吃饱了一般,开始沉向地面,顺着魔法阵的诡异花纹渗透进去,没多久就在整个石室中消失了踪影。

    银甲战士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血雾上面,他的目光落向地板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个角色美女,**闪闪发光,仿佛看到了自己一直在苦苦寻找的珍宝。

    他那熟悉的面孔瞬时如阿哥健美女子的神智清醒起来,躺在地上已经放弃反抗的莱欧圣女瞪大了美丽的眼睛,看着自己梦想中的可爱女孩,泪水瞬间模糊了她的眼眶,就见她微启樱唇,用颤抖的声音,喃喃呼唤道:爱丽莎……

    就在刚才,看着爱丽莎身上流淌的鲜血,以及手中鲜血淋漓的战刀,莱欧圣女已经明白可现在的形式。获救的狂喜与对爱丽莎的羞渐歉疚交织在一起,让她圣洁的泪水不由自主的顺着玉腮流淌下来,只见她微微的侧过头,无颜面对这位被自己抛弃的少女。

    我曾经在**的驱使下,任性的夺走了爱丽莎的处女之身,接下来却又残酷的抛弃了爱丽莎,让爱丽莎独自去面对凶残的敌人。现在我自己被敌人抓住临辱,却是纯洁可爱的小爱丽莎,不顾危险,拼着命闯到敌国的王宫里,将我从淫邪的女王手中解救出来。

    光看着爱丽莎身上的血迹,就知道她经历了何等惨烈的苦战。为了一个曾经玩弄和抛弃她的人而遭受这样的危险,她这么做,真的值得吗?莱欧圣女心痛的想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