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章铁骑争先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烈焰飞腾而起,原来喧闹繁华的小镇,此刻已经陷入了一片血与火的海洋之中。

    骑兵们放声大吼着,纵马在街道上疾驰而过,朝着每一个身穿平民服饰的人挥出战刀,锋利的钢刀凌空斩下,鲜血漫天飞溅,无数居民惨死在敌国战士的屠刀之下,鲜血在街道上流淌,迅速覆盖了整条长街。

    在山坡上,苔丝修女强拖着娇弱的身体走下马车,望着前方烈焰奔涌的小镇,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她才走了这几步就已经累得香汗淋漓,因为被艾尔华大力**,两条美腿中间正火辣辣的疼痛着,血丝和成分复杂的黏液从花径中缓缓流出,浸染在修女长袍里面的白色内裤上面。

    她举目远远的望向小镇,在被艾尔华干过之后,她也得到了极大的好处,目力比以前敏锐强劲了许多,就好像艾尔华把他从两位圣女那里得到的好处分了一部分给她一样。

    占了艾尔华这么大便宜的苔丝却丝毫没有感激他的意思,她只是惊讶的远望着山坡下的小镇,眼中露出惊慌恐惧的目光,失声尖叫道:不要!快住手啊!

    她远远的看到,在小镇中,威武军团的精锐骑兵们正漫街奔驰,追杀着惊慌逃窜的小镇居民。刀光所过之处,随即人首两分,不到一会儿,街头便躺满了尸首,鲜血横流于地。

    那些战士杀光了街头的居民,还意犹未尽的挥刀砍开大道旁的门扇,纵马冲进去乱砍、乱杀,或是跳下马去,提刀入门,不到一会儿就提着染满鲜血的战刀出来,然后踹开另一家的房门,进行下一轮的屠杀。

    作为生命女神的信徒,苔丝可以在战场上与凶残的敌人进行殊死拼斗,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友屠杀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她望着这个悲惨的一幕,拼命的拖着伤体,满心痛楚,就见她下体流着血,而眼中则流着泪。

    苔丝拼尽力气,跌跌撞撞的跑到一匹战马旁边,费力的把它身上驮的粮袋推倒在地,当她翻身上马时,两腿间的伤处再次被撕裂,剧烈的疼痛几乎让她晕倒在马上。

    苔丝狠狠的咬着嘴唇,振奋起精神,拍马驰下山坡,准备冲进镇中,阻止战士们疯狂的野蛮行径。

    在烈火熊熊的小镇中,一匹白马飞驰而出,马上坐着一名高个子修女,而她身上的白袍已经被鲜血染红,俊郎的脸上则带着淡淡的狰狞微笑,她正是威武军团新任的军团长爱尔莎。

    苔丝忍着艾尔华所带来的剧烈痛楚,拍马冲上去,一把拉住染血的修女长袍,大吼道:爱尔莎,快叫他们住手!这些百姓是无辜的,我们不能杀害他们,这样可是违背生命女神的教义。

    艾尔华刚从村镇里杀出来,满心的畅快难言,听到苔丝这番话,不禁大笑着将苔丝的手甩开,质问道:无辜?身为敌国的百姓,他们支持德里王国的军队发起侵略战争,你还说他们无辜?在战争时期,敌国哪有什么无辜的平民,他们全都是我们的敌人!

    他指着小镇中奔跑逃窜的居民,厉声说道:就是这些人造出了大量的武器,缝制了无数的军服,送他们的亲人子弟上了前线,屠杀我们国家的无辜百姓!当他们为自己国家的胜利欢欣鼓舞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们的亲人子弟正在我们的国土上肆虐,残杀了我国多少无辜的百姓呢?

    苔丝瞪大美丽的眼睛,用惶恐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可是爱尔莎,你把他们当中敢反抗的人杀掉就好,至于那些普通的老弱妇孺,还是放过他们,好吗?

    艾尔华断然拒绝道:不好!若是让他们逃了出去,一定会向四面八方分散,把我们来到的消息散播到各个地方去,这样别区的驻军就会知道我们在这里,肯定会马上下令所有的城市加强防备,让我们难以攻下。别的城市倒也罢了,若是圣女殿下被关在都城里,都城又加强了防备,那我们还怎么突出奇袭,攻克敌国首都,把圣女殿下救出来呢?

    看过了无数武侠和奇幻小说的艾尔华,深知斩草除根的重要性,此时更是发挥了和那些小说主角一样的雄辩才能,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这样做的理由,好用来说服那些心怀仁慈的生命女神的信徒,让他们将杀戮当成天经地义的事情。

    他回过身,指着那些满街追杀敌国居民的战士,大声笑道:他们也都是明白了这个道理,才会这么努力的杀光所有的敌人,接下来,我还会让他们把附近十里之内的所有村落都横扫一遍,不留下任何活口,这样才能确保我们大军行动的隐密性,也才更有机会迅速救出圣女殿下。

    这一带靠近山区,本来就地广人稀,若想把十里内的村落都清除掉,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在远处,靠得稍近的一个村落远远看到小镇泛起的火光和浓烟,村民们都惊慌的拿着水桶向这边跑来,好像是要帮忙救火的样子,不过迎接他们的却是疾驰而去的剽悍千骑队,以及他们手中寒光闪闪的锋利战刀。

    苔丝转过头去,不忍心看到普通百姓血溅沃野的悲惨场面,只能掩面低泣道:艾尔莎……

    随着她悲泣的娇弱嗓音,艾尔华的脸色变得十分温柔,伸手将这个刚被自己破了处女身的美貌少女抱过马来,柔声放说道:你看你,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刚受了那么重的伤,应该多休息一段时间再出来骑马的,不然伤口撕裂,我们又不能好好的尽兴快活了。

    艾尔华温柔的抱住苔丝香软的娇躯,左手伸到她一双美腿中间的伤处,温柔万分的隔衣抚摸揉弄着,指尖现出圣洁的白光,用自己擅长的初级治疗术,帮她治疗着自己用暴力所造成的创伤。

    两个人的身躯和他们胯下的战马挡住了艾尔华手掌的动作,远处附近防卫的将士们只看到爱尔莎修女大人温柔的抱住在战斗中受伤的苔丝修女,两个清秀少女之间充满了温暖的情意,他们不禁暗自赞叹,为她们两人的纯洁友爱而深深感动。

    爱尔莎……苔丝轻轻的啜泣着,将脸埋在他的肩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反驳他的了。

    苔丝暗想道:为了圣女殿下,我已经付出了最宝贵的少女童贞,并且委屈自己,屈辱的用纯洁身体服侍着这个隐身混入圣女修道院的少年,不管他用什么粗暴的手段、淫荡的行为和奇怪的姿势,我也只能默默的承受。

    她轻柔的叫着艾尔华的名字,忽然想道:爱尔莎这个名字一定是假名,是这个少年混进圣女修道院时所用的虚假身份,但愿他对圣女殿下的忠诚是真的……

    苔丝回想着艾尔华因为莱欧圣女被俘而露出的焦急痛苦神情,心中微微一宽,又想道:虽然爱尔莎对我做了那样的坏事,不过只要他肯拼命搭救圣女殿*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下,我的这些牺牲也都算是值得的。

    突然,苔丝又惊慌了起来,因为她不知道艾尔华一旦率军救出莱欧圣女之后,会不会像对待她那样的对付高贵圣洁的莱欧圣女呢?

    她惶恐的抬起头,看着艾尔华清秀面容上的那抹隐晦的笑容,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就像沉入了阴暗的谷底一样。

    ********

    乌黑的皮鞭在空中漫天飞舞,划过诡异的弧线,重重的打在圣洁健美的躯体上,发出残酷的劈啦声。

    黑雾漫漫翻滚,积满了整间囚室。在黑雾的中心,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美丽女王,脸上充满了兴奋和残忍的神情,手中紧握着乌黑发亮的皮鞭,用力的挥舞着,在空中划过,啦的一声,重重打下去。

    鞭梢末端,一个高大美丽的女子咬着牙闷哼一声,强健的玉背上出现了一条深深的红痕,鲜血从鞭痕中渗出,顺着玉背滑下,洒落地面,而女子绝美的容颜上,充满了愤怒,紧紧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屈辱的神色。

    她带着健康肤色的肌肤上,圣洁的白光泛射了出来,就像一个明亮的光源。她所放出的圣光与滚滚的黑雾撞击在一起,发出嗤嗤的响声,而那些黑雾虽然布满整间囚室,却无法攻进她的周围,只能在她的四周形成一个诡异的黑圈。

    黑圈之中是灿烂圣洁的光芒,受难圣女的手脚被锁在地板上,以四肢着地的屈辱姿势跪伏在地板上,承受着邪恶女王的蹂躏鞭打。

    鲜血滴落在地面的魔法阵上,黑雾在圣洁的鲜血和白光刺激下,从整个魔法阵中滚滚涌出,朝着埃斯特拉女王的身体奔去。

    美丽又邪艳的埃斯特拉女王昂然立于囚室之中,雪白娇嫩的皮肤暴露在清凉的皮衣外面,黑雾涌上她的身体,瞬间进入肌肤之内,为她的皮肤带上了隐隐的一层黑色。

    埃斯特拉女王努力吸收着涌出的黑雾,脸上的表情快意难言。鞭打圣女,用圣女的鲜血和痛苦愤怒为引,在这个费尽心血且布置多年的魔法阵上,启动了强大的力量从魔法阵中奔涌而出,迅速涌入她的体内,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正迅速的提升。虽然现在还不能使用,但是一旦进行的最后的仪式,她有自信就算单打独斗,也不会输给没有因为药物而变得虚弱的莱欧圣女。

    当黑雾积满了她的身体,埃斯特拉女王再也承受不住强大力量所带来的重负时,她终于丢下皮鞭,带着满足的微笑,打开铁门离开,到不远处的另一间密室当中,用自己精炼的药物为辅,修炼威力强大的魔功。

    黑雾在屋中漫漫翻滚,渐渐的平息下去,向地下渗透,涌进魔法阵的各个诡异符号之中,直到消失不见。

    莱欧圣女跑伏在地上,身上布满伤痕,纵横交错,鲜血滴滴流下,洒在她健美的玉体上面。

    铁门发出轻微的响声,一个拥有青色长发的美丽少女小心的开门钻了进来,随即快速的将门关上,像是怕被人发现一样。

    她虽然是德里王国的公主,但是也不敢违抗她那个强悍冷艳的母亲,因此只能将地牢中的钥匙多打一份,不过也只有在她母亲离开的时候,才能悄悄的跑来探望莱欧圣女,并且帮莱欧圣女拿些吃的东西过来。

    看到囚室中央满身是血的莱欧圣女,塞茜莉娅公主的心就像被刀刺了一样,她紧紧咬住樱唇,快步的跑到莱欧圣女的身边,跑坐于地,快速替莱欧圣女打开手脚上的铁镣,拿出伤药敷在莱欧圣女的身上,而泪水则是迅速的蓄满了她美丽的眼睛,像是快要流出来一样。

    莱欧圣女转过头,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带着平静圣洁的微笑,看着这个一直默默关心且帮助自己的美丽少女,柔声说道:塞茜莉娅公主殿下,你来啦!

    嗯!塞茜莉娅公主用力的点着头,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自己的母亲下手如此狠毒,让她不由得羞愧不已,根本不敢抬起头来面对被埃斯特拉女王毒打过的莱欧圣女。

    温柔的美丽少女抬起手,颤抖的将药膏敷在莱欧圣女的玉背上,每一道流血的伤痕都像刻在她的心上一样,塞茜利娅公主倒抽着凉气,眼中满是痛苦和歉疚之色。

    莱欧圣女紧紧的咬着牙,肌肤被塞茜莉娅公主纤手碰到的地方,都让她极为敏感的身体忍不住升起了**之火,可是她只能勉强的忍耐着,因为她不能让这个纯洁的女孩被自己吓坏了。

    敷完药之后,塞茜莉娅公主的玉手仍然放在莱欧圣女的玉背上,抚摸着她柔滑晶莹的肌肤,幽幽的说道:圣女殿下,我这里有钥匙,我们一起逃走吧?

    莱欧圣女强忍着心底澎湃的**,默默的沉思了一会儿,问道:我们可以逃出这间牢房,可是你能带我逃出这座城市,或者找到解药,让我恢复身上的力量吗?

    塞茜莉娅公主摇着头,因为愧疚而流着眼泪,哽咽的说道:不能,我弄不到解药,母亲把它藏了起来,我不知道在哪里,而且她有很多秘密我都不知道。对不起,圣女殿下,我不能带你逃出这座城市,没有母亲的手令,我们连地牢都出不去,可是如果不能为你做些事情,我心里会很难过……

    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事了。莱欧圣女用温柔的声音说道,忍着疼痛抬起手来,抚摸着善良少女的柔顺青发,又说道: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已经好多了。

    塞茜莉娅公主含着眼泪抬起头,默默的看着莱欧圣女,眼中充满了感动的情意。

    她的目光让莱欧圣女不由得想起了可爱的小爱尔莎,心里颤抖了一下,转过脸去,不敢看她眼中的温柔深情,赶紧转移话题道:你带来了好多好吃的东西,让我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莱欧圣女伸手从篮子里面拿出食物,大口大口的吃着,不到一会儿就吃了大半,身上也有了几分力气。

    突然,莱欧圣女的身体僵住了,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一具娇柔温暖的少女躯体突然依偎了过来,还紧紧的抱住自己,将柔滑的脸颊贴在自己的裸背上,泪水从少女的脸上滑落,洒在自己的肌肤上。

    一丝不挂的被美丽的少女紧紧抱住,即使是生性豪爽的莱欧圣女也觉得十分尴尬。更糟糕的是,她感觉到自己的心正怦怦的跳动着,那份奇妙的感觉,就像她和爱尔莎在一起时的心情一样,而且她那已经变得极为敏感的身体,更是在这样的刺激下,顿时滚烫了起来。

    怎么办?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莱欧圣女在心里默默的问着自己。

    在药物和毒打的作用下,一向坚强的莱欧圣女已经身心俱疲,真的很想将这个温柔的少女抱在怀中,互相慰藉一会儿。

    而且她在被灌食了淫药之后,曾经被那股强烈的淫欲折磨得死去活来,虽然勉强撑了过来,可是身体也因此变得极为敏感,**之火迅速燃起,让她忍不住想要抱住这个敌国公主,进而获取让她神魂飘扬的美妙体验,就像与爱尔莎曾经做过的那样。

    可是那样的话,不仅是违背了生命女神的旨意,更对不起小爱尔莎。莱欧圣女紧紧的咬住樱唇,痛苦的回忆起那个被自己夺走了处女之身的可爱少女:我放弃了她,将她赶到了威武军团,又不允许她待在我的身边,这一切都是为了伟大的生命女神的谕旨,如果现在接受了塞茜莉娅公主的感情,那我当初抛弃小爱尔莎,岂不是大错特错了吗?

    对可爱恋人的思念让莱欧圣女下定了决心,用自己残存的力气推开塞茜莉娅公主,接着以冷漠的声音说道:殿下,你应该回去了,不然的话,若被人发现,对你会很不利。

    鼓足勇气向强大美丽的女战士表露情感,结果却遭到了这样粗暴的拒绝,塞茜莉娅公主瞬间呆住了,泪水一滴滴的从她清秀美丽的脸上落下,洒在布满诡异符号的地板上。

    她低下头,将伤药和食物一样样的收拾到大篮子里面,默默的站起身,提着篮子走到铁门前,突然转过身,用坚定的声音说道:圣女殿下,我一定还会再来看你的。

    说完,她打开门,飞也似的逃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靠在铁门后面,心跳得十分剧烈,让她的脸色绯红一片,看起来真是美丽极了。

    她靠在铁门上喘息许久,才小心的将门重新锁好。至于里头的莱欧圣女,因为她不忍心再把莱欧圣女锁成那种屈辱的姿势,反正她也猜到母亲应该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至于为什么没有多加过问,大概是她还没有触及到母亲的底线。

    塞茜莉娅公主拖着疲惫的步伐,慢慢的向外走去,占地宽阔的地牢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她在里面走动,其他人都没有许可权,能够走在这间守卫森严的地牢之中。

    所谓守卫森严也只是指地牢的入口处有重兵把守,塞茜莉娅公主走出阴暗的地牢,看到的是阳光下无数战士的冰冷刀锋,他们一直都拔刀守卫在地牢入口,不让任何闲杂人等闯入,就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权力可以走进地牢。

    身为王室成员的塞茜莉娅公主当然和他们不一样,她用优雅的仪态向那些惶恐行礼的士兵们点头致意,然后迈步走向自己的寝宫。

    一个可爱的少女在她的卧室门口逮住了她,就见少女飞扑上来,热情的抱住了她的娇躯,兴奋的大声叫道:姐姐,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一直找不到你。

    塞茜莉娅公主暗自苦笑,轻拍着怀中娇俏少女的香肩玉背,用温柔的声音胡乱搪塞着,突然,她发现自己妹妹的目光扫向自己的篮子,不由得心中一紧,随手将篮子放下,拉着她的手走进卧室,柔声问道:妹妹,你找我做什么?

    粉红色长女的少女迅速的将卧室门关上,抬起头来,目光闪闪的看着自己亭亭玉立的美丽姐姐,用兴奋至极的声音说道:姐姐,母亲大人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塞茜莉娅公主闻言大惊失色,她早知道这个同胞姐妹对自己有着奇异的感情,可是想不到母亲竟然会答应这样荒谬的要求。

    她立即推开琪娜娜公主,正色说道:妹妹,我们是亲姐妹,你不要胡思乱想!好了,现在我有点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琪娜娜公主瞪大美丽可爱的眼睛,带着伤心的表情,幽幽的说道:姐姐,你真的这么狠心?

    看到她难过的眼神,塞茜莉娅公主心中忽然一酸,被莱欧圣女拒绝的难过情绪顿时涌上心头,使得她几乎落下泪来。

    她迅速的转过头去,不让琪娜娜公主看到她脸上的黯然,打开门,平静的说道:好了,你回去吧!

    姐姐!琪娜娜公主突然尖声叫道,从后面紧紧抱住她修长的娇躯,柔软可爱的小手伸到前面,一把抓住她的高耸的玉峰,隔着衣服用力揉弄,樱唇还凑到她的耳边,娇喘吁吁的说道:姐姐,其实你也很想要了,对不对?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快活的!

    不要!塞茜莉娅公主大惊失色,大声的尖叫着,还不断用力挣扎。

    琪娜娜公主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拖着塞茜莉娅公主娇弱无力的玉体就往屋里硬拉,双手抱住她的纤腰,抬起脚来勾住房门用力的关上,然后兴奋的把塞茜莉娅公主往床上拖去。

    可是刚关上的门又被迅速打开了,两名身穿侍女服饰的美貌少女闯了进来,闪电般的纵身跃到琪娜娜身边,一左一右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架了起来,然后拖开到一旁。

    这一回,大声尖叫的人换成了琪娜娜公主,而她的姐姐惊魂稍定,举起手来整理了一下散乱的青丝,命令道:送琪娜娜公主回自己的寝宫!

    是!两个信奉战争女神且拥有强大武技的侍女齐声答应,然后拖着琪娜娜公主就向外走。

    琪娜娜公主大声尖叫着,哭喊着向塞茜莉娅公主吼道:姐姐,难道你真的这么狠心?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

    门被关上了,塞茜莉娅公主捂着耳朵坐在桌前,听着外面娇嫩的哭喊声渐渐远去,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塞茜莉娅公主一直信奉战争女神,虽然她自己不通武技,侍女们却武技纯熟,而且比她那个喜欢舞刀弄枪、爱玩爱闹的妹妹要强上一些,也幸好她对自己这个妹妹的奇异情感早有防备,才没有被她拖上床去,遭到来自妹妹的侵犯。

    她抬起头来,茫然的看着窗外,心想:今天我拒绝了一个女孩的求爱,可是在这之前,我却被另外一个绝色美女拒绝了……

    剧烈的心痛迅速的涌来,塞茜莉娅公主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踉跄着走了几步,随即扑倒在床上,痛苦的大哭起来,为了她平生第一次萌动的少女情怀。

    在外面,被两个侍女毫不客气的丢出寝宫的琪娜娜公主,正哭哭啼啼的在王宫内的庭院中走着,纤美的小手不停的擦拭着眼泪,小嘴不断的抱怨道:坏姐姐!连我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答应,算什么姐姐嘛!

    你在做什么,为什么哭?一个清冷严厉的声音从她背后响了起来,琪娜娜公主转过头,意外的看到是自己那个威严美艳的母亲从后面走了过来。

    埃斯特拉女王此时已经脱下了那件乌黑发亮的漂亮皮衣,换上了庄严的宫廷礼服,用明亮的黑眸看着琪娜娜公主,眼里还微微带着一丝疑惑。

    琪娜娜公主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喜出望外的扑到她的身上,兴奋的大叫道:母亲,姐姐赖皮,明明你自己已经把她赏给我了,她居然不认帐,我想在她屋里睡,结果被她那两个讨厌的侍女赶出来了!

    埃斯特拉女王这才明白过来,冷艳的脸上露出好笑的神情,说道:我什么时候把她赏给你了,不要乱说话!

    琪娜娜公主瞬间愣住,紧紧抓住她的手臂,结结巴巴的说道:可是、是母亲上次……

    埃斯特拉女王甩开小女儿的手,微笑道:我只说不管你们的事,是你自己没本事抓到她,这可怪不得我吧?说完,她不再理会琪娜娜公主,迈开威严的步伐,大步向议事厅的方向走去。

    琪娜娜公主气得发愣,呆呆的指着埃斯特拉女王修长的背影,气呼呼的说道:母亲也赖皮,你们还真不愧是母女啊!

    可是她仔细想了想,当初埃斯特拉女王也只是默许了她的行为,并没有答应她什么,最后她想来想去,明白自己也不能当面指责母亲什么,只好抹着眼泪,一路哭泣着走回到自己的寝宫,扑倒在床上,放声大哭起来。

    就这样,在德里王国地位崇高的两位公主,都在为自己被拒绝的悲惨恋情,扑在床上痛苦的哭泣着。

    这一天,将是德里王国最伤心的日子。

    ********

    暮色低沉,在山野之中,一支数百人的骑兵小队正匆忙的赶着路,他们的身上都穿着粉红色的盔甲,甚至战马身上也披着粉红色的马甲,很明显是琪娜娜公主直属的粉红军团的骑兵。

    在上次战斗之后,琪娜娜公主因为谨慎过度,担心被敌人追上抢走自己得来不易的完美宠物,所以下令部下分路撤退,从不同的岔路回去,好让追来的敌人搞不清自己是从哪条路离开的。

    而这五百名骑兵就是其中的一支,因为走了岔路,绕了好远才绕回来,不过他们依照之前的命令,正准备赶回都城协助防守。

    为首的将领身穿粉红色的盔甲坐在马上,望着山道,心里很纳闷的想着:都城就建在山区的附近,说起来这一带已经十分靠近都城了,为什么还看不到人,甚至连鸟兽都没有几只呢?

    当他还在纳闷的时候,天空中突然有一道白光射来,将他们这五百名骑兵全数笼罩在光芒之内。

    五百匹战马齐声长嘶,纵身直立而起,用力的甩动身体,将马上的骑兵狠狠的甩了下来,就见骑兵一个个摔得七荤八素,痛苦的大叫着,并且不停咒骂着自己的战马。

    挨了骂的战马纷纷跑开,动作相当整齐,而艾尔华的控兽术也只能让它们做到如此,若要强迫它们伤害自己的主人,恐怕会遭到它们的反抗,进而冲破控兽术的心灵枷锁。

    不过这样已经足够了,急促的马蹄声如迅雷般响起,在山道的前方,一支骑兵突然出现,正朝着散乱躺在山道上的粉红战士们疾冲而来!

    为道的将领大惊失色,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挥舞着战刀大吼着呼唤部下前来抵挡敌人的冲击,结果有如螳臂挡车一般,对面的战马狂驰而来,迎面一刀就将他凌空劈飞了出去,鲜血迸射而出,将领只惨叫了一声便当场毙命。

    三百名骑兵纵马飞驰,如狂风般扫过山道,沿途的战士被战马踩死无数,能够勉强站起来的粉红战士也会被马上挥出的钢刀劈中要害,向后飞出,惨死于地。

    五百名粉红骑兵才一照面就死伤大半,当三百名骑兵回过身来再冲杀一次,所有的粉红骑兵全都魂归地府,没能留下一个活口。

    在三百名骑兵的最前方,领队亲自冲杀的艾尔华冷笑收刀,看着那些敌兵,喝令道:把他们的盔甲扒下来,选最好的放在第一批,其他的残破盔甲归置到第二批盔甲里面。

    这些粉红骑兵是他们利用天空飞鸟的耳目,费尽力气才从山区中发现的。为了不引起太大的惊动,他只带了三百名精锐骑兵冲锋,在控兽术的帮助下,轻松的将他们斩杀于此。

    至于其他的部下则隐藏在山区之中,在敌国都城附近的山区要隐藏这么一支大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好这一带都是深山老林,要在密林中将部队隐藏起来,勉强还是能做到。

    为此,艾尔华还费尽心血用控兽术和附近的鸟兽都搞好了关系,不让它们乱飞、乱跑,以免暴露自己部队的行踪,并且找了好多只飞鸟做密探,在四周到处巡视,提防被敌国居民或是巡逻队发现。

    在这样的残酷环境下,他的控兽术得到了极大的锻炼强化,现在他相信自己已经是一个强大的控兽师了,绝对不会比大陆上任何一个男性控兽师要差。

    但是隐藏在敌国都城周围,最多也只能隐藏一段短短的时间,若稍久一些,就会被敌国的巡查部门发现不对劲,派出大批小部队进行搜索,很快便能将他们揪出来,到时候威武军团的处境将会变得极为艰难。

    不过艾尔华也只需要短短的隐藏时间就足够了,他仰起头,望向山下的德里王城,眼中露出狂烈的光芒,低声说道:一切计划的成败,都将在今夜见分晓!

    希望看书的朋友把书顶起来!!!要是顶不起来的话也就没必要更新了!!谢谢大家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