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六章暗恋缠绵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苔丝想像不到,她现在的姿势与她最敬爱的莱欧圣女一模一样,都是以屈辱的姿势跪伏着,并承受着难想像的粗暴凌辱。

    不同的是,苔丝得到了优待,可以跪在温软的大床上,而对她施虐的工具,也由皮鞭变成了**。

    艾尔华的双手抓紧她织细的洁白腰肢,跪在她的身后,腰部快速地向前挻动,胯部激烈地撞击着她柔软嫩滑的雪白香肩,粗大的**在她紧窄的花径内快速地进出着,带给交合的双方强烈的快感。

    苔丝高高地翘起雪臀,俏脸埋在莱欧圣女常用的香枕中,嗅着上面莱欧圣女所留下的淡淡幽香,美目迷离,娇鼻中发出带着哭腔的哼声,恍若在快感中忍不住啜泣一样。

    泪水从苔丝纯洁美丽的眼睛中流出,仿佛为自己不应该出现的快感而觉得羞耻,可是艾尔华的粗大**又一次狠狠地插入,剧烈地摩擦着她的**,让她的灵魂爽快得要升上天了。

    苔丝终究是久经沙场的健美少女,与那些娇弱的女孩子不同,经过初时的痛苦之后,竟然很快便适应了艾尔华的粗大**,并从中得到了极大的快乐。

    艾尔华采用不同的姿势,狠狠地奸淫着她,粗大的**不断在她青春的躯体中暴烈**,可是这样反而带给她剧烈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快乐地呻吟出来。

    清纯少女发出的淫荡**声剌激了艾尔华,让他更加兴奋,双手抓住苔丝肌肉柔嫩的纤美腰肢,胯部迅速挻动,撞击着她的雪臀,**用更快的速度,重重地在她的**中**,被她紧窄的花径夹得剧爽无比。

    军营大帐中的大床上,健美清纯的少女以淫荡的姿势趴跪在上面,高高地挻起雪白的香臀,承受着身后男子粗暴的**,樱桃小嘴里还不时发出颤抖呻吟哭泣的声音,这个景象香艳剌激,充满了**的意味。

    艾尔华的速度越来越快,粗大**猛烈地摩擦着苔丝的**花径,快感如潮水般涌向苔丝,让她终于忍不住仰起头,发出一声剌耳的尖叫,娇躯剧烈地颤抖着,终于达到了兴奋的**。

    艾尔华毫不留情地继续冲剌,能够感受到苔丝的**瞬间变得更加紧窄,花径也在剧烈地痉挛颤抖着,让他的**插入变得更加困难,温热的**从苔丝体内深处射出,喷洒在**上面,让艾尔华的身体一抖,差点再次射出精液。

    不过他刚刚才射过精,没有那么容易就缴械投降,艾尔华只震了一下便恢复过来,双手紧紧抓住苔丝的柔美纤腰,胯部重重地向前顶,撞击在她雪白柔嫩的香臀上面,让她忍不住哭泣起来。

    看到苔丝柔媚淫荡的一面,艾尔华的动作更形暴虐,胯部重重的撞击着她的雪臀,粗大**刮着她花径内柔嫩的肉壁,激烈地和她交合着,将快感无数次地带给她和自己。

    苔丝呻吟着、哭泣着,为自己竟然会发出这么耻辱的声音而深感迷惑不解。

    苔丝那已经被快感冲击得所剩无几的意识,让她感觉到屈辱和震惊,可是却双无法反抗身后那个男子的暴虐奸淫,加上强烈的快感又随着**的**阵阵涌来,让她哭泣着一次次地达到**,最后终于忍不住将雪臀向后面用力顶去,迎合着艾尔华的动作,让粗大的**更深地插进自己初经人事的花径之中。

    啊!圣女殿下……无意识的尖叫声从苔丝的口中突然发出,她摇头哭泣着,将脸埋在她和莱欧圣女曾经一起睡过的香枕里面。

    如果苔丝不叫莱欧圣女的名字,或许她和艾尔华能够享受到一次完美的**,但是很不幸的,她叫了出来,这让她和艾尔华之间的和谐**瞬间出现了巨大的裂痕。

    已经兴奋得忘了一切的艾尔华,整个人的动作立刻僵住,低头看着这个清纯淫荡的少女,悲愤瞬间从心中涌起:也许在从前的某一天,莱欧圣女也曾经狠狠地搞过她,搞得她呻吟哭泣,就像今天一样!

    艾尔华呆了一下,随即又低吼一声,狠狠地将**直插到她体内最深处,仿佛要将所有的悲愤都从这样的粗暴动作中发泄出来一样。

    艾尔华变换着姿势奸淫苔丝,借以发泄心中的苦闷和嫉妒,他低下头来,看着自己从苔丝体内快速**的**上面的殷红血迹,却不能让他感觉到有多大的欣慰。虽然苔丝刚才的体质还是处女,可是在艾尔华想来,苔丝心理早已经变成了妇人,在莱欧圣女的玩弄下成为了淫荡的玩物。

    听着苔丝口中的哭泣呻吟,艾尔华想起了当初自己与莱欧圣女的孽恋,他的目光开始变得迷离,一边在苔丝的紧窄**里面猛烈**,口中则像苔丝一样,喃喃自语道:莱欧圣女,你玩弄我们两个人的身体,此刻我也在玩弄你的女人,把你还没有来得及弄破的处女膜也剌破了,你知道了一定很高兴吧?

    带着复杂的强烈感情,他奋力地向前一顶,胯部重重地撞击在柔滑的雪股上,粗大的**狠狠地剌进苔丝的花径之内,顶在娇嫩婆婆少女子宫上,开始了猛烈的喷发。

    一**滚烫的精液射进了苔丝的子宫里面,苔丝无力地啜泣呻吟着,娇躯剧烈地颤抖起来,纤手紧紧抓住莱欧圣女用过的香枕,就在她和莱欧圣女睡过的大床上达到了兴奋的顶点。

    猛烈的喷射过后,艾尔华无力地倒在苔丝的身上,胸腹感觉着她裸背的光滑柔嫩,不过一想到莱欧圣女也曾经享用过这具娇嫩的少女**,痛苦和嫉妒便如潮水一般向他涌来,几乎将他彻底吞没。

    苔丝嘤嘤地哭泣着,感觉自己两腿之间,花径内插着的那根东西没有变软的迹像,心中更是充满恐惧和震惊。

    苔丝不知道**的硬直,是出于艾尔华对莱欧圣女的爱与强烈的嫉妒,导致他的**不能消退。

    艾尔华急促地喘息着,趴在她的耳边,轻轻咬着牙,满怀来意地问道:苔丝姐妹,怎么样,我的功夫和莱欧圣女比起来如何,谁能让你更快活一些呢?

    愤怒的情感顿时袭来,**如潮水般退去,苔丝瞪大了美丽的眼睛,转过头,怒视艾尔华,心想:这个恶棍!不仅强行夺取了我宝贵的贞操,还要用这个恶毒的话来侮辱圣洁完美的圣女殿下。

    她艰难地张开嘴,用冷漠苦涩的声音问道:爱尔莎姐妹,其实你是一个男人对吧?

    射精过后的艾尔华无力地点点头,不耐烦地笑道:没错而且还是一个强壮的男人,不过你不要岔开话题,莱欧圣女干得你爽吗?看起来她并没有用手指破了你的处女膜,那么她的舌头有让你更快活一些吗?

    艾尔华怀着强烈的嫉妒心说出这番让他自己也感到痛苦的话,结果他马上听到苔丝愤怒的尖叫道:你这个恶徒!圣女殿下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对于艾尔华话中让自己不明白的事情,苔丝略微想了一下,联想到艾尔华刚才舔弄自己的下体,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羞涩让她的俏脸如烈火般熊熊燃烧了起来,她怒视着艾尔华,突然张开嘴,狠狠地咬在他的肩膀上。

    她的下体还被艾尔华从后面插入着,她就这样被压在床上,用如此奇特的姿势咬着艾尔华的肩膀,整个动作显得很不顺*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手。

    艾尔华轻易地摆脱了她,下体用力往前一顶,**深入她的**深处,冷笑道:我是说,她用舌头舔你这里的时候,你有没有爽上天去呀?

    嫩穴受到**顶弄的娇弱少女瞬间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呻吟着扑倒在床上,痛苦和兴奋交集成泪水流下,苔丝无力地娇吟道:没有、呀、没有……如果圣女殿下想要我的身体,我会给她的,可是她从来没有做过,什么都没有做过……

    艾尔华的眼睛立即瞪大,双手扳过苔丝的俏脸,急切地问道:你是说……她没有享用过你的身体?那么她有没有摸过这里?或是用舌头舔过?

    艾尔华的手伸到苔丝身下,狠狠地揉搓着她的酥胸,焦急地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苔丝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紧咬着樱唇,悲愤地叫道:除了偶尔用手掌碰过,其他的都没有!你这个淫徒,竟然如此侮辱圣女殿下,你一定会受到生命女神的惩罚!

    艾尔华无力的哀叹一声,翻身从苔丝身上滚落,**从她体内抽出,一丝不掛地躺在她的身边,整个人已经说不出话来。

    原来我的猜测是错的,这么说来……莱欧圣女对我的感情,或许有可能是真的,她并没有欺骗我,难道说……这些天来,她一直都在为我守贞,甚至为此压抑着难熬的**,不肯去找别的女孩来发泄?艾尔华想着。

    狂喜如春风般吹过艾尔华的心房,瞬间让他冰封的心灵解冻,艾尔华兴奋地瞪大眼睛,发出无声的欢笑,对于莱欧圣女的思念情感如大河决堤般,无法抑止。

    在狂喜之中,艾尔华迫不及待想要找人来分享自己的喜悦,并痛快地发泄出心中极度喜悦的情感,最好的目标就是一丝不掛叭在身边哭泣的少女苔丝了。

    他兴奋地微笑着,翻身抱起雪白娇嫩的躯体,将她正面压在身下,分开修长的美腿,**长驱直入,兴奋地剌进了少女初破瓜的嫩穴之中,开始了快乐的冲剌。

    兴奋和快乐让他的动作变得剧烈无比,苔丝愤怒的推拒挣扎着,却因为已经被他干得身软如绵,终究敌不过他的力量,被粗大**深入体内,猛插了好几下之后,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再也无法抗拒他的奸淫。

    粗大的**如火车般在娇嫩的**中猛烈冲撞着,艾尔华的呼吸急促,剧烈地吻着娇艳通红的苔丝修女,颤抖地将**插进了她的体内深处,因为狂喜的缘故,他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达到了兴奋的**,并开始了猛烈的喷发。

    苔丝呻吟哭泣着,忍不住伸出双手抱紧艾尔华,娇躯剧烈地颤抖,阴精不停地从体内射出,酒在他的**上,与他同时达到了高峰。

    又一次快乐的发泄了心中的喜悦,艾尔华抱着苔丝微笑着,脸上充满了甜蜜,他低下头不停地轻吻羞赧的苔丝,柔声安慰她,还在她青春玉体上头到处抚摸,**也在她的**内蠢蠢欲动,挑逗这个贞结修女的**。

    突然,艾尔华好像想起了什么,立即翻身坐起,将**从苔丝的娇嫩**中拔出,伸手在自己的修女长袍中翻找了一会儿,终于翻出一个乌黑发亮的玉瓶来,他将玉瓶凑到苔丝的美腿中间,然后开始念起了冗长的咒文。

    **后的苔丝掩面哭泣着,突然感觉到艾尔华把**从自己体内拔出,一股空虚的失落感顿时袭来,使得她偷偷地咬住了樱唇。

    耳边听到艾尔华在念着什么,苔丝惊恐中也有几分好奇,目光从指缝间透出,却看到自己下体处所流出来的处女鲜血与白浊的精液飘浮了起来,还朝着那个黑色的小玉瓶飞射进去。

    苔丝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纤手不由自主地放下来,看着跪坐在自己双腿间的艾尔华,眼中满是迷惑,不明白他在施展什么魔法,收集这些液体又有什么用处?

    艾尔华将她的落红收集进玉瓶中,看看咒文的效果已经达到,便满意地盖上了盖子。

    他其实也不想收集这些东西,甚至对于它们将来能炼成什么秘药也不感兴趣,不过因为之前小魔女一再交代,叮嘱他必须要把他破的第一个处女落红都收下,绝不能忘记,并以收集不足便不再让他干为威胁,来加深艾尔华的记忆。

    想起了小魔女那具曼妙性感的**,艾尔华不禁暗自吞着口水,下体又一次膨胀了起来。

    艾尔华在军中待了好久,见到的都是男人,早已禁欲许久,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娇俏少女可供他发泄**,他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将玉瓶往修女长袍里面胡乱一塞,就再度扑到苔丝身上,将她按成趴跪的姿势,从后面剌入了她娇嫩的花径中。

    苔丝又一次发出带着哭腔的呻吟声,艾尔华仰起头来,用着兴奋欣慰的目光望着北方,虽然是和苔丝进行着快乐的**交流,但是他心里思念着的却是强大又美丽的莱欧圣女。

    他猛烈地干着苔丝,**剧烈地在她花径中**,听着她的呻吟哭泣声,心中快乐无比。

    久久积压的**和精液全射到苔丝的体内,和她进行亲密的**交流。

    终于,他又一次剧烈的喷发,颤抖地将**塞进苔丝的花径中,精液冲刷着她的娇嫩子宫,让这个问题纯洁虔诚的修女体内充满了男性的精液,哭泣着达到了不知有过多少次的**。

    发泄过后,艾尔华疲惫地倒在苔丝柔滑的**上,**依然从后面深深地插在她紧窄的花径中,缓慢地变软。而**后的苔丝则叭在床上。默默地啜泣,泪水酒在她与莱欧圣女曾经共用过的长长香枕上。

    这个女孩看起来贞洁,不过还挻容易**的,才这么一会儿,就不知道干得她多少次**了,唉……还是当男人好,可以这样快意的干美女,真的好爽啊!艾尔华在心里暗自感叹,得意地回想着自己与众美丽圣女的快乐**,**在苔丝的体内顿时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一个念头从心底涌起:为什么莱欧圣女和苔丝有亲密关系,我会如此嫉妒呢?他们都是女人啊!难道说……我把自己当成是和她们一样的女人了?

    他快速地翻身坐了起来,抱膝坐在苔丝的身边,双手抓在头上,惊讶地想着: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奇怪的思维,甚至对莱欧圣女和女子有一点亲密的举动也会觉得很嫉妒呢?记得从前在小说里看到女同性恋情节的时候,自己并不觉得难以接受,甚至还喜欢**小说里面的女同描写,而现在竟然对莱欧圣女和苔丝的亲密关系嫉妒,难道我真的有心理问题,把自己当成女人了?

    小魔女曾经对他的告诫在他的脑中响了起来,让他想起狮子宫圣女那可怕的精神影响,它并不像处女宫圣女那样明显而恐怖,可是在潜移默化之中对人施加的影响才是最可怕的。

    艾尔华仔细地回想着自己对莱欧圣女的感情前因后果,终于痛苦地承认,自己对莱欧圣女崇拜的感情,竟然是在她强大的精神力影响下,被迫一点一点爱上她的。

    之前他也有过这样的念头,可是因为出于对被俘的莱欧圣女的关心,很快就把这件事丢在了一边,甚至在精神影响力的持续作用下,有意地不去想这件事,直到现在,他才在自己的反常举动和怪异心态中发现了真相,顿时谦虚他感到震惊不已。

    在得到了一个纯洁少女的贞操之后,艾尔华从小魔女那里修习来的魔功终于发挥了作用,帮助他冲破了心灵上的枷锁,深刻体会到心魔的可怕,能让修魔的人爱上了一个圣女,这样的心魔实在是恐怖!

    想到自己差一点就被变成了一个女人,艾尔华身上冷汗直冒,他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望着帐篷外面,想像着那里的众多男性士兵,如果自己真的变成了女性的心理,将来也许还会在生命女神的神力之下变成女性的身体,到时他说不定会在**的作用下,冲出帐去,钻到男人的帐篷里,被几个男人扒光了按在床上……

    呕……艾尔华再也无法忍受那种赤祼祼的肮脏想像,他趴在床边大吐特吐,几乎要把肠子都吐出来。

    失去贞操的苔丝正在一旁伤心哭泣,突然听到他呕吐,身为生命女神虔诚修女的善良之心竟然发挥了作用,她从床上撑起身子,含泪看着他,幽幽地问道:爱尔莎,你怎么了?吃坏了东西了吗?

    她纤手轻轻拍着艾尔华的背,想让他舒服点,而艾尔华却像被针剌了一般,快速躲开,口中还失声惊叫道:不要干我!

    苔丝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他,眼中满是悲愤,心里则无法置信想道:我被他强行夺取了贞操,现在两腿间剧痛至极,身体内还残留着他粘稠的精液,他竟然还用这样的话来打击我,好像我强奸了他一样!

    可怜的少女再无法忍受,扑倒在床上,痛哭起来,恨不得立刻死去才好。

    苔丝的哭声惊醒了艾尔华,他转头看到伸手来摸他的不是男人,而是苔丝,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去用力抱住她,按住她的手脚,制止她的挣扎,心里默默地想着:还好是女人,这个女孩的皮肤真好,我能摸到这么柔嫩的皮肤,干到这么漂亮的女孩,真是幸运呀!还是当男人好,我不能因为装女人久了,便于工作把自己当成女人,要不可就惨了。

    记得从前看过一些变身小说,书里面的主角就是因为当女人久了,最后都忘了自己是男人,竟然还心甘情愿被男人搞。艾尔华一想起来就全身恶寒,剧震不止。

    可恶啊!都是因为变身小说看多了,才会产生这样的变态心理,在我的那个世界里,邪恶的作家实在是太多了!我猜那些写变身小说的作家比恶魔岛出身的作者还要邪恶无数倍,这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啊!

    艾尔华在心中胡思乱想,对于自己逃脱了生命女神暗暗布下的陷阱深感庆幸,同时也对生命女神充满了痛恨,觉得自己跟她无冤无仇,只不过是干了她院里的几个女人,就差点被她害成了人妖太监二椤子。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生命女神,这可是你自找的,我不把你的圣女们都干个过瘾,让她们堕落成十二魔女,我就跟你改姓生!艾尔华心里赌气地想道。

    轻而易举地将所有罪责都推到生命女神的头上,艾尔华又开始恢复了信心和憧憬,他默默地在心里念道:我是一个男人,我是一个男人!

    他不停在心里念着这句话,希望能靠自我暗示的力量,消除生命女神在身上下的魔咒。

    艾尔华在心里大声地告诉自己:我现在装成女人,只是为了征服所有的女人,却不是因为想当女人!至于那个狮子宫圣女,我对她只是……

    他突然呆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对于莱欧圣女的感情,惟乎还真的割舍不下。

    这下可麻烦了!冷汗从他的头上狂流而下,艾尔华下意识地狠狠捏住苔丝柔嫩的**,咬牙想着对策:是不是应该把莱欧圣女彻底忘掉,斩断情丝,甚至把她丢给敌人不管,然后自己只玩别的圣女就好?

    那可不成!艾尔华立即否定了这个念头,先不说征服所有的圣女的目标不能改变,他喜欢过的女人被敌人监禁,甚至毒打强奸,是他无法忍受的事情。

    作为看过无数小说的当代聪明青年,艾尔华迅速找到了解决的方法:这个好办,我用男人的身分,狠狠地征服莱欧圣女,而且要征服她和身心!那样就算我还爱着她,也可以改变成为男人对女人的正常爱恋,而不是某些邪恶小说里的变态情感。看过那么多小说,总觉得**小说才是正常的非邪恶的小说,没错,我跟恶魔岛上的大多数作者一样,都是很正常的正直男人。

    他很快又把心神从胡思乱想里面拉了回来,开始考虑这个主意的好坏:用男人的身分征服莱欧圣女的身心,不但可以帮助我找回自我,还能回击生命女神的阴谋,如果能再让莱欧圣女彻底堕落,那就更好了!她用爱让我产生心魔,我就用爱让她堕落。

    他在思考的时候,为了集中注意力,右手一直狠狠地捏着苔丝的美乳,此刻下定了决心,更是狠狠一握拳,痛得苔丝大声尖叫起来。

    苔丝早已经被他手指上的大力捏得珠泪滚滚,抬起**用膝盖在他腿上撞来撞去,而艾尔华却浑然不觉,现在苔丝掺了这一下狠的,不由得怒从心起,运足所有力气,抬起腿来,用圆润的膝盖狠狠地撞在艾尔华的**上!

    啊!艾尔华惨叫一声,整个人痛得缩成一团,就像一只龙虾一样。

    幸运的是,苔丝早已被他干得身软如绵,**泄身了多次之后,力气小了许多,不至于把艾尔华真个撞成太监。艾尔华很快就恢复过来,恶狠狠地扑上苔丝柔嫩的娇躯上,分开她的两条**,被撞到的**痛极充血,昂首挻胸向前猛冲,狠狠剌进了罪魁祸首的身体里面。

    这一回又换成了苔丝的尖叫,因为她感觉到艾尔华的**好像在瞬间变大了许多,本来已经稍微好些的伤口,在他的粗暴动作下,再次被撕裂,剧痛至极,痛得她只顾着尖叫,再没有力气去反击。

    我是男人,我是男人!艾尔华浑然没有发现自己在愤怒的情况下,**会变大的奇妙特性,只顾着在心里狠狠地说着,他按住苔丝美妙的**,在她体内大肆**,享受着**在柔嫩肉壁里的摩擦快感。

    他在心里不停地告诫自己,要自己一定要保持男性的心态,哪怕到世界末日,也不能改变。

    为了证明自己是男人,艾尔华郑重决定要把苔丝再狠干一晚,让这个不听话的坏女孩,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

    莱欧圣女扑倒在冰冷的地板上,一动也不动,就像已经死去了一样,而她那高大健美的**,一丝不卦地趴在那里,美丽且引人怜惜。

    埃斯特拉女王在痛快淋漓地发泄了心里的愤怒后,借由魔法阵的作用,吸收了大量的魔神力量,她此刻已经满足地离开牢房,到别处去修练她威力强大的魔功了,只把莱欧圣女一人丢在这里,反正她也知道,以莱欧圣女健美的身体,即使在药物的制约下,也是不会生病而死的。

    囚室的铁门突然发出一声轻响,从外面被打开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貌少女试探着走了进来,然后迅速关上了门。

    她的目光落在牢房中央,看着昏迷中的莱欧圣女,整个人就像被闪电劈中一般,眼神瞬间被这个绝美的女子吸引住了。

    塞茜莉娅公主从来未见过如此健美的女子,那具高大健美的身体里面仿佛充沛着无尽的力量,健康的肤色散发着淡淡的圣洁光芒,深深地吸引着她,让她忍不住产生遐想,期望自己能够投入莱欧圣女那个温暖的怀抱中,承受着莱欧圣女温柔的爱抚和保护。

    塞茜莉娅公主用力地摇摇头,将不切实际的胡思乱想驱赶出去,紧接着,她又想起了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

    她在一丝不掛的莱欧圣女身边蹲下身子,半跪于地,从手中的篮子里拿出伤药,打开瓶口,小心地敷在莱欧圣女玉背的鞭痕上。

    莱欧圣女痛楚地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背上传来的清凉感觉让她十分诧异,转过头,看到有一个纤弱美丽的少女正半跪在自己身边,细心地在为自己敷药,漂亮的青色长发从少女头上垂下,披散在香肩上,感觉有些痒痒的。

    塞茜莱娅公主?莱欧圣女呻吟着轻声说道,她从记忆中关于德里王国最高家族的资料里,轻易地找出了与身边少女相符合的人物。

    塞茜莉娅公主默默地点着头,用微微颤抖的轻柔声音说道:请不要动,等一会儿药就上好了。

    莱欧圣女低下头,趴在冰冷的石板上,默然不语,受到敌人女儿的恩惠,似乎有些奇怪,可是她从少女美丽而坦诚的目光中感觉到了善意,而那略微带着央求的眼神更让她无法拒绝。

    塞茜莉娅公主手里还拿着一大串钥匙,在上完药之后,用那些钥匙试了一遍,终于将莱欧圣女手脚上的镣铐都打开来,让她可以坐在地上,不用保持着屈辱的姿势趴在冰冷的石板上。

    塞茜莉娅公主坐在她的身边,从篮子里面拿出许多食物,用满含着歉意的美丽双眸看着莱欧圣女,柔声说道:圣女殿下,这里有一些吃的东西,请您吃一点,好吗?

    莱欧圣女默默点头,拿起一块面包塞进嘴里,而塞茜莉娅公证则慌忙地递上了一杯温热的牛奶,以免她噎着了。

    她身上披的青色长袍已经解了下来,铺在地上,让她们两人可以坐在上面。塞茜莉娅公主静静地看着娇躯**的莱欧圣女,只觉得心正不停[怦怦]乱跳,仿佛要从口中跳出来一样。

    一直处于饥饿中的莱欧圣女吃完了食物,抬起头来正想向塞茜莉娅公主道谢,却看到身边的美丽少女俏脸飞红,痴痴地看着自己,眼中迸发出来的闪闪星光,让她不会错认,因为曾经有过许多少女都这样看着她,而能让她明了共中真正含意的,却是纯洁清丽的爱尔莎姐妹。

    小爱尔莎……自从我狠心离开爱尔莎之后,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在威武军团里面过得还好吗?莱欧圣女在心里暗自叹息着,眼神也变得有些恍惚。

    莱欧圣女眼中突然显露出来的柔情让塞茜莉娅公主怦然心动,为了掩饰自己脸上的细晕,她只能迅速地坐起来,拿出伤药,颤声说着需要再一次为莱欧圣女上药,以帮助鞭伤快点痊愈。

    跪坐在莱欧圣女的身后,塞茜莉娅公主纤美的玉手在她健美光滑的肌肤上抚过。莱欧圣女那醇美的气息让她迷醉,她不由自主地缓缓移近,直到将脸颊贴在莱欧圣女的玉背上,轻轻摩擦着,就像一只柔顺的小猫一样。

    莱欧圣女的眼神也变得恍惚,这个美丽公主的温柔善良足以让她心动,可是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可爱的小爱尔莎,再也容不下其他的女孩子了。

    失去神力的莱欧圣女,费力地挪动身体,温声说道:塞茜莉娅公主,我已经好了,不用再上药了!

    塞茜莉娅公主终于回过神来,惊讶于自己竟然在意乱情迷之下,做出这样羞人的事情来,直羞得悄脸飞红,慌乱地答应着,收拾起自己带来的东西,胡乱地堆回篮子,迅速向莱欧圣女告别,就如飞一般地逃出了这间充满暧昧情愫的牢房。

    塞茜莉娅公主站在门外,背靠在冰冷厚重的石墙上,抬起纤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感觉脸上相当滚烫,如同着了火一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