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章旧爱新欢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哎呀!一股剧痛突然向艾尔华袭来,他立刻抬起手按住额头,脸上的肌肉还微微抽搐。

    头痛很快就消失了,艾尔华手抚额头,心理纳闷的想着:为什么会突然头疼,难道是因为我将控兽术用得太频繁,对身体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他现在的情形就像琪娜娜公主一样,全身一丝不挂,露出了纯洁无暇的身体,坐在硕大的木桶中,接受着身边美貌侍女殷勤柔软的清洗服侍。

    苔丝修女现在变成是艾尔华的侍女了,由于她的强烈要求,已经升任军团长的艾尔华不得不收下她作为侍女。

    艾尔华怀疑是这个美貌少女的奴性太重,而且从前服侍莱欧圣女惯了,一天不服侍人,就会浑身难受。

    这个大木桶就是当初莱欧圣女洗澡用过的木桶,睹物思人,艾尔华顿时想起当初自己与苔丝一起服侍莱欧圣女淋浴时的香艳情景,才不过隔了短短的一段时光,如今却人事已非,让艾尔华不由得暗自叹息。

    苔丝温柔滑腻的玉手放在艾尔华的身上,又轻柔的将水泼在他的身上,擦拭着他的皮肤,帮他清洁淋浴。艾尔华微闭双眼,将头靠在大木桶,想着自己当初独自服侍莱欧圣女淋浴时,却被她骗上了床,玩弄了清白的身子,不禁难过得直想哭。

    突然,艾尔华一伸手,将苔丝拉进大木桶中,扑通一声,水花四渐,渐得大木桶外的地上到处都是水。

    事出意外,苔丝啊的一声,惊叫了出来,身上薄薄的修女长袍也被水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娇躯隔着湿衣被看得清清楚楚,就像**一样。

    艾尔华严重露出邪恶的目光,微微喘着粗气,粗鲁的将苔丝的衣衫剥得干干净净,扔到外面的地上,不到一会儿,大木桶中就出现了两个清丽动人的**少女,当然,其中一个是假扮的。

    苔丝缩成一团,惊讶的瞪大眼睛,惶恐的看着艾尔华,赶紧抬起手来急迫的护住胸部,她帮莱欧圣女洗了这么多年的澡,还是第一被自己服侍的人拉进桶中一同淋浴。

    艾尔华轻轻的拥住苔丝,大手放肆的在她身上活动着,像是帮他洗澡一样,抚摸着她柔软滑腻的肌肤,脸上的肌肉还微微抖动,轻声笑道:苔丝姐妹,当初你帮圣女殿下洗澡的时候,她有没有叫你一起近来洗澡呢?

    苔丝赶紧摇头回答到:没有,从来没有,我只是一个侍女,怎么可以和圣女殿下一同淋浴呢?

    艾尔华心中一宽,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低头看着苔丝娇美诱人的**,不由得暗自吞了一口口水。

    硕大的木桶,娇美的少女坐在桶中,一丝不挂,而且她洁白的娇躯还紧紧贴着艾尔华,艾尔华的大腿甚至可以感受到她身体各部位肌肤的滑腻柔软,这让艾尔华的情绪渐渐兴奋起来,手也不由自主的抚上了苔丝的香肩,并且缓缓向下滑去。

    苔丝的酥胸柔滑细嫩,肌肤雪白晶莹,玉峰尖挺,可以看得出已经发育得很好了。

    艾尔华的手微颤着,渐渐的抚向苔丝的**,想要把**握到自己的手中,好好把玩这具青春少女的玉体。

    不过他突然看到了这个大木桶的壁上,刻着一个小小的心形图案,那是不久之前的某一天,他满怀着对莱欧圣女爱恋,独自在桶中轻轻刻出来的。

    艾尔华的眼神瞬间变得迷茫,开始回忆着那个夜晚,满怀单纯爱恋心思的他,认真的在桶中一心一意的刻着这个图案时的纯真往事,而他的眼中还有浓重的感情缓缓的流动着。

    很快艾尔华便惊醒过来,他摇了摇头,将以往的恋情全抛到脑后,看着已经被他抱到怀中的**少女,却突然没有了兴致,只是泼水帮她洗掉了身上的香汗。

    宽大的营帐中,摆放着硕大的木桶,一对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美貌少女正在里面淋浴着,还互相用手擦拭、抚摸着对方的身体,而她们的心目中都想起了美丽迷人的莱欧圣女,一股淡淡的感伤在她们心中流动着。

    将纯洁的少女身体洗得干干净净,艾尔华拉着苔丝一起躺在大床上,默默的回忆着从前的往事。

    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和莱欧圣女一起躺在床上,这张床也是从军营中一起运过来的,莱欧圣女一直使用的大床,由于莱欧圣女长的高大健美,因此这张床也特别大,可以轻松的躺下他和苔丝。

    艾尔华缓缓的翻了身,侧过身看着苔丝,她就在自己身边,纤细苗条的娇躯背对着他,香肩还微微的抖动着,像是因为想念莱欧圣女而哭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

    怀着同样的思念,暗自感伤的艾尔华缓缓的移到苔丝的身后,伸出手臂将苔丝搂在了自己怀中。

    苔丝颤抖了一下,随即迷失在艾尔华温暖的怀抱里,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圣女殿下,今天你……

    苔丝很快就回过神来,发现搂住自己的并不是莱欧圣女,而是爱尔莎姐妹,她不禁咬住樱唇,泪水又一次从眼中缓缓流了出来。

    艾尔华轻轻的拥住她,身体贴着她纤细的娇躯,感受着她玉背香臀的娇嫩柔滑。她们两个都是裸睡,身上一丝不挂,就像当初与莱欧圣女同睡时的情形一样。

    两个都曾作为莱欧圣女床伴的可怜侍女,就这样默默的躺在床上,艾尔华代替莱欧圣女的位置,搂真清纯美貌的少女,脸颊贴着她柔软的青丝,幽幽的问道:苔丝,我不在的那几天,圣女殿下是不是像现在这样,搂着你睡觉?

    苔丝无言的点了点头,暗想到:我好怀念圣女殿下的怀抱,不但温暖还充满着力量,让人忍不住想要迷失在圣女殿下的怀抱里,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光,我每天都是在最幸福的美妙感觉中,沉沉的在圣女殿下的怀中睡去。

    苔丝曾经无数次虔诚的像生命女神祈祷,希望自己能够永远享受这种幸福,享受在圣女殿下拥抱睡去的美妙滋味,可是万恶的德里王**队夺去了她的幸福,将可怜的少女打入了无底的深渊中。

    苔丝无助的啜泣着,身体向后靠了一些,**的娇躯紧紧贴在爱尔莎姐妹怀中,心想:爱尔莎姐妹的怀抱也是那么温暖有力,让人感觉十分舒服,可是和圣女殿下比起来好象还差了点。

    主要是艾尔华的身高不如莱欧圣女那么高大,抱起来就当然就没有那么舒服,而且胸部也比莱欧圣女平得多,这让已经习惯了被丰满玉峰顶在脊背上的苔丝修女总觉得背后好象少了些什么一样。

    看着她点头,艾尔华的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悲愤的目光从他眼中射出,满怀嫉妒的看着怀中肌肤雪白的少女,紧紧的咬住了嘴唇。

    我只不过离开了几天,她就又去找了别的女孩,难道说她把我赶走,就是为了给苔丝空出地方来吗?艾尔华愤怒的想着。

    艾尔华仔细打量着怀中的女孩,发现苔丝的容貌其实也十分美丽,只是在莱欧圣女的光辉下一直被掩盖,因此自己才没有十分注意他。

    青春美丽的少女就这样躺在艾尔华的怀里,被他紧紧的搂住,让他的呼吸不禁微微有些急促,脑中想到了一些香艳的情景,整个人顿时觉得有些眩晕。

    这让他不禁想到:连我都无法提防苔丝这个青春少女的诱惑力了,而莱欧圣女难道就会放过这可口的美味佳肴吗?或者她已经肆意的玩弄过苔丝的身体,让苔丝和我一样变得不再清纯了。

    嫉妒与悲愤瞬间冲昏了艾尔华的头脑,理智渐渐的不复存在,曾经被莱欧圣女残酷玩弄过的艾尔华不由得伸出手去,握住苔丝胸前那对温暖滑腻的雪兔,涩声问道:那么……殿下也是这样摸你的吗?

    苔丝的酥胸尖挺高昂,柔嫩又充满了弹性,手感好得不得了,可是艾尔华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在沉寂的黑夜之中,他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空洞,甚至还隐含着一丝悲愤和无助,就这样冰凉的响起在黑暗之中。

    艾尔华手臂的力量也迅速加大,绕过苔丝修女娇柔纤美的侗体,将她一丝不挂的娇躯紧紧的搂在怀中,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清脆的瞧门声突然响了起来,在这个寂静的夜里的深夜中显得特别响亮。

    正要深吸一口气,扑到床上猛干自己生命中的第一女人的琪娜娜公主突然停止了动作,纤手按在床上,愤怒的转头看向房门,大声问道:是谁?

    在她身下是莱欧圣女熟睡中的美丽仪态,莱欧圣女的衣衫已经被除去了一半,露出了美丽无暇的上半身,波涛汹涌的身材,足以令任何人都看得喘不过气来。

    早已经欲火焚身的琪娜娜公主,对打扰自己青春初夜的人充满了痛恨,暗自发誓如果是哪个不长眼的侍女胆敢不顾自己的命令来打扰自己的话,将来一定要逼着她坐木驴,让那木制的假**狠狠的戳得她流血哭嚎,已惩罚她不服从命令的大罪!

    结果意料不到的熟悉声音,清凉的从门外传了进来:是我,快开门!

    琪娜娜公主愣了一下,脸色微微发白,她从来没有想到会是自己的母亲,高高在上的埃斯特拉女王,居然在这么深的夜里来自己的卧房。

    不是才在庆功宴上分开而已,为什么会突然又跑过来找我呢?琪娜娜公主疑惑的从床边直起身来,怏怏不悦的走过去开门。

    装饰华丽的房门一打开,穿着高尚宫廷礼服的埃斯特拉女王立即出现在门前,她看着一丝不挂的小女儿,眼中没有一点意外,只有一抹异色出现在她冷漠的黑眸之中。

    **着娇小玲珑玉体的琪娜娜公主屈膝行礼,让开路请埃斯特拉女王进了房间,然后小心的关上了门。

    埃斯特拉女王缓步走到床前,低头看着昏迷在床上的半裸圣女,也不由得微微愣住,视线不由自主的莱欧圣女高耸尖挺的迷人玉峰所吸引,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起来。

    不过她终究是万人之上的高贵女王,很快就恢复了神智,她转头看着琪娜娜公主,冷冷的笑着,说道:好啊!原来你一个人急着从庆功宴上逃出来,就是为了回来做这件事。你有那么多侍女,难道不够你玩弄呢?

    琪娜娜公主娇面羞红,微微低着头,轻声说道:母亲,你有不是不知道,那些侍女出身低微,怎么配真的与我享鱼水之欢呢?这些年来,我只是让她们相互玩弄取乐,可没有真的让他们享受女儿高贵的身体呢?

    琪娜娜公主凑近两步,从后面抱上埃斯特拉女王的玉体,樱唇凑到她的耳边,亲昵的说道:这个莱欧圣女真的好诱人喔!让人一看到她,就想和她**,母亲,这不是你说过的,她们那些圣女特有的精神力量呢?

    埃斯特拉女王冷哼一声,沉声道:你知道就好!你是信奉魔神的,所以会对她产生**,我不怪你,至于你姐姐就让人生气了,她是信奉战争女神的,居然也会像那些生命女神的信徒一样,对狮子宫圣女产生爱恋之情,真是可恶!

    琪娜娜公主听的精神一振,红润小舌轻舔樱唇,柔声媚笑道:既然姐姐怎么让你生气,不如让我来惩罚她好不好?说完话,她的一双玉臂随即抱紧了埃斯特拉女王,**娇躯在埃斯特拉女王身上摩蹭了,整个人立即娇喘吁吁,身体里头仿佛带着无尽的火热**。

    埃斯特拉女王轻哼了一声,似乎被琪娜娜公主的**所感染,声音也渐渐带上了几分慵懒,无力的说道:好了,不要再玩了,这个莱欧圣女我要带走,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就像听到晴天霹雳一样,琪娜娜公主瞪大眼睛,失声叫道:母亲,你是说真的吗?人家好不容易千辛万苦才把她抓来,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玩一下,就要从人家手里抢走……

    埃斯特拉女王皱着眉头,寒声说道:大事要紧,如果被你一高兴玩残了,那我还怎么用她来修炼魔功呢?你想一想,这些年里,被你玩死、玩残的侍女有少过吗?

    琪娜娜公主噘起了樱桃小嘴,不服气的说道:那些侍女都是下等人,虽然长的很漂亮,但是出身卑微,谁看真的把她们当作爱侣看待。我也只不过是拿鞭子抽抽她们,拴着她们当狗玩,又没有真的和他们做过爱,当然是不会爱惜她们的,所以玩死几个也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这个莱欧圣女就不一样了,她可是圣女修道院的圣女,很珍贵的,况且人家又是真心喜欢她,爱惜她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把她玩坏呢?

    埃斯特拉女王还是摇头不允,坚决要求把莱欧圣女带走。琪娜娜公主哭泣缠闹了许久,见没有什么效果,只得拭泪沉思,突然一咬贝齿,恨恨的说道:母亲要带走莱欧圣女也行,可是姐姐得给我,你不得再干涉!

    埃斯特拉女王像是早就料到琪娜娜公主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她的表情不但不诧异,红唇边还露出一抹会意的微笑,淡淡的说道:那是你的事,跟我说做什么?

    埃斯特拉女王微微弯腰,小心的替莱欧圣女拉好衣衫,遮住了她雪白高贵的酥胸,回身喊道:来人,把莱欧圣女抬到地牢里去!

    几名侍女应声从门外走了进来,恭敬的向埃斯特拉女王屈膝行礼,上前抬起莱欧圣女的玉体,放在一个新赶制出来的巨大担架上,朝门外走去。

    在她们的身后,琪娜娜公主娇俏美丽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悲苦失望的表情,反而露出了兴奋的甜美笑容,她的心中暗自欢呼雀跃着,人则蹦蹦跳跳的向门外跑去。

    得到母亲默许的她,现在正急着跑去找塞西莉娅公主,准备向塞西莉娅公主倾诉这些年来自己对她的爱恋之情。

    如果机会允许的话,我就会……被德里王国的公众一致视为天真可爱至极的琪娜娜公主,想到这里不禁偷偷的笑出声来。

    大床上,美貌少女瞪大眼睛,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姐妹,对于爱尔莎的问话和觉动感到不可思议。

    其实苔丝被莱欧圣女抱在怀中,是每一夜都有的事情,可是被莱欧圣女抚摸胸部倒是很少有,只是在她离开几天之后,再回来时,莱欧圣女偶尔偶尔会在睡梦中抚摸她一、两下,随后又会醒来默默的看着她,眼中闪动着她不明白的心痛光芒,此后圣女殿下经常会瞪大眼睛看着帐篷的顶部,直到天亮。

    这些天里苔丝修女不知道莱欧圣女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而她也不敢问,现在听到艾尔华的问话,心里忽然升起了一个念头:难道是我受伤不的这些日子里,爱尔莎姐妹和圣女殿下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苔丝想到这里,整个人不由得呆住了,目光也变得茫然,一时之间完全说不出话来。

    艾尔华把苔丝的沉默当作了默认,他紧紧咬住了嘴唇,嫉妒的烈火在他的心底熊熊燃烧了起来。

    我怀中的少女是这么娇俏美丽,以玩弄少女身体为爱好的好色圣女,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么清纯诱人的女孩呢?恐怕她现在已经不再纯洁了。艾尔华悲愤的想着。

    或者是在和我有过**关系之前,她就一直是莱欧圣女的亲密的亲密床伴?原来我只是这个女孩的候补,一个被好色圣女随手玩弄的傻瓜修女!艾尔华痛苦的想着,嫉妒让他失去了理智,就见他低下头朝着苔丝微微颤抖的樱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苔丝几乎要惊呼出声,可是小嘴却被艾尔华的唇舌堵住了,她用力的挣扎着,力量却远远不及艾尔华,被艾尔华紧紧的抱在怀中,舌头还肆无忌惮的闯进她的口中,与她柔软滑腻的香舌缠在一起,用力的吸吮着她口中的香津,并且大口大口的咽下去。

    苔丝的樱唇温暖湿润,里面的津液香甜可口,丁香小舌也是那么的诱人,让艾尔华不由自主的紧紧吮吻着,仿佛怎么也吻不够一样。

    当艾尔华抬起头来,苔丝已经是泪流满面,她并不像白羊圣女那样对性一无所知,对于自己初吻的丧失,可是悲痛至极,心中还想着:如果是被莱欧圣女吻了,我还不会这么难过,但是被爱尔莎姐妹……

    其实在苔丝的心里,她也暗自希望自己的初吻能够献给强大而美丽的莱欧圣女。

    艾尔华轻轻的喘息着,眼中散发着邪异的光芒,幽幽的问道:圣女殿下她有没有这样对你?

    苔丝啜泣着,已经听不到艾尔华在说什么,只是在流着眼泪,喃喃的呤诵道:圣女殿下,我……

    嫉妒的烈火从艾尔华眼中射出,面对这个一*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心要替莱欧圣女守贞的美貌少女,他的愤怒让他不顾一切的趴下去,张开嘴努力的将苔丝小巧的**含到了口中。

    苔丝短促的惊叫了一声,低头看着爱尔莎在自己胸前用力吸吮,酥胸上传来的酥麻感让他娇躯发软,只能不知所措的看着爱尔莎,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艾尔华满怀悲愤的吮舔着苔丝柔滑的**,用力张大嘴含进去,感觉充满弹性的**顿时占满了整个口腔,他用牙齿轻轻的咬在上面,很快就被弹了回来,他心想:这样柔韧的弹性,果然不亏是被莱欧圣女调教过的健美少女,身上不但满是青春的活力,还有诱人香气不断扑鼻而来。

    吮吻着这样美貌的胸部,艾尔华几乎忘了所有的事情,只是不顾一切的吸吮着,感觉苔丝娇嫩的**在自己的口中直立起来,他用舌尖轻轻的泼弄着,让**歪向一边,而**却变得更加坚硬,马上回到原位,与舌尖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斗争。

    直到苔丝娇喘吁吁的发出哭声,艾尔华才抬起头,咬着嘴唇,颤抖的问道:圣女殿下有没有这样对你?

    苔丝的敏感部位突然被袭,她这时已经被艾尔华的唇舌吸得浑身发软,意识模糊,哪里还有力气回答他的问题,就见苔丝只是默默的啜泣着,对于自己突然遭遇到的事情惊恐万分,不知该怎么应对。

    原来……她真的把苔丝搞上手了。艾尔华痛苦的想着,顿时咬牙切齿的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用客气了!

    艾尔华立即趴下身子,压在美少女的身上,伸出舌头在她娇躯上到处吻吮,从洁白的额头一路向下,吻过玉颊、樱唇,舔弄着她的雪颈、香肩,又在酥胸上头**许久,弄得苔丝娇喘吁吁,身软如棉,接着舔过雪白平滑的小腹,然后将他的嘴唇狠狠的印在少女纯洁无暇的花园上面。

    不要苔丝惊恐的大叫着,伸出纤美玉手奋力的推着艾尔华的头,想把他从自己的双腿中间推开,但是艾尔华却比她早一步,舌头立即在她美妙的花园中舔弄起来,瞬间让她如遭雷霹,力气快速从他身上流走,只能娇弱的轻轻推着他的额头,恍若轻柔的爱抚一般。

    艾尔华将脸埋在她诱人的雪白美腿中间,舔弄着她的花园,感觉到花瓣十分柔软,阴毛细密整齐,**口处的肉壁娇嫩至极,还散发着淡淡的处女幽香,让他忍不住有写晕眩。

    嗅着苔丝纯洁而诱人的少女体香,艾尔华的心里却是悲愤某名,他想着莱欧圣女不知玩弄了多少纯洁少女,而且把他搞上了床,又始乱终弃之后,还不甘寂寞的回过手来玩弄了苔丝的身子。这些事情让他嫉妒得发狂,舌尖于是狠狠的刺进少女嫩穴中,和她柔软至极的肉壁进行着亲密的接触,在里面用力的舔弄着,直舔得苔丝娇躯剧烈的颤抖,花蜜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苔丝无声的哭泣着,娇弱的摇着头,纤手抓在艾尔华的头发上,却使不出一点力气,在艾尔华的唇舌猛烈进攻下,她被**得意识逐渐模糊,突然,她感觉到爱尔莎姐妹用力的吸吮着自己的下体,不由得让她娇躯剧颤,一双美腿紧紧夹住艾尔华的头部,一股甜美的密汁从花径中喷出,浇在了艾尔华的脸上。

    艾尔华用力的吸吮着少女美妙的初蜜,费力的掰开苔丝紧夹的**,从她胯下抬起头来,咬着牙颤声问道:怎么样,莱欧圣女有没有这样舔过你?

    **过后的苔丝已经回答不出任何问题,只是流着清澈的泪水,茫然的望着帐篷的顶部,颤声哭泣道:……圣女殿下,我……

    这个时候居然还在叫她的名字……艾尔华悲愤的眼泪几乎流了下来,在他的心中,一个恐怖的咒文正默默的念了起来,之所以会说恐怖,是因为咒文的结果将会让他身下的苔丝惧怕不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