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章控兽之战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狮骑兵团的强大战士们愤怒的挥舞着战刀,纵马在原野上来回奔驰着,却不敢跨过那一条长长的粉红色地带,一个个急得放声嘶吼,满脸焦急狂怒,脸上的肌肉还因此变得扭曲。

    晴突平原上到处生长着鲜艳的花朵,其中一条长长的花带横着将整个平原分成两半,在那一处区域里头生长着大片粉红色的鲜花,看起来就像为晴突平原戴上了一条腰带。

    花带中的大片花丛已经被疾弛而过的战马踏得七零八落,只见乱花散落在地面上,不过香气却依旧扑鼻。

    在花丛中,有许多强壮战士扑到的躯体,他们以各种姿势躺在地上,双目紧闭,胸膛缓缓起伏,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

    在越过花带的平原上,也与许多战士倒卧于地,他们都是吸入了奇怪的香气,从战马上摔下来的。

    这些战士昏迷倒地,而他们的坐骑却什么事都没有,可以看到许多上面没有骑着战士的空马正在平原上漫无目的的奔跑,有些战马还围在主人身边惊慌的嘶叫着,不断用嘴去拱他们的身体,可是却丝毫无法将他们从沉睡中唤醒。

    许多穿着粉红色盔甲的骑兵在平原上来回奔驰着,将那些无主的战马赶到一起,然后抓住它们,免得他们到处乱跑跑丢了,让本方少得了一些战利品。

    至于那些昏迷倒地的战士,他们根本就不屑多看一眼,因为他们觉得这些家伙注定是自己的俘虏,过一会再去收拾他们也是一样的,反正他们躺在那里又不会跑掉,顶多也只是被乱马踩死罢了。

    粉红色花带以南,七千多名铁骑战士漫无目的的挥舞着战刀,愤怒的狂吼着,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并不是只会使用蛮力的傻瓜,看到前面的同伴在冲进花带之后,接二连三的从马上摔下来,他们就知道那里面一定有陷阱,若是自己再往前冲,只会落得和他们一样的下场,生死不明,再也无法保护自己和同伴们的生命安全。

    长长的花带将双方阻隔开来,花带以北是德里王国的粉红军团步兵和骑兵耀武扬威的大声叫骂,明目张胆的抢去对方昏迷骑兵的战马:而花带之南则是狮骑兵团残存的七千名战士,在几个千骑长的率领下,愤怒无助的向两边搜索,希望能够绕过这条长长的诡异花带,冲进敌方的阵营中,将他们最敬爱的莱欧圣女和生死与共的同伴们解救出来。

    在粉红军团阵营的中央,由十几匹骏马拉的高大马车上,一个娇俏美丽的少女穿着粉红色的战甲,将玲珑有致的娇小身材衬托的诱人至极,她正是德里王国的琪娜娜公主。

    就见琪娜娜公主屈膝跪坐在铺着华丽毛毯的马车平台上,怀中抱着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子,她将女子抱得紧紧的,仿佛舍不得松开的样子。

    这个美丽女子正是圣安王国圣女修道院狮子宫的掌控者莱欧圣女,此时她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美目上,娇躯一动也不动,高耸的琼鼻中则发出均匀的呼吸,就像睡着了一样。

    即使是在熟睡当中,莱欧圣女还是显得那么高贵美丽,脸上依旧充满了圣洁坚定的表情。

    琪娜娜公主看着莱欧圣女娇嫩红润的樱唇,脸上不禁露出迷离的神情,矫靨微红,呼吸也变得急促,情不自禁的微微低下头,将自己颤抖的樱唇向莱欧圣女诱人的红唇压下去。

    就在四片樱唇即将相接的刹那,琪娜娜公主突然停住,俏脸露出痛苦挣扎的表情,瞬间用力的抬起头来,将头转向一边,急促的娇喘着,眼神迷离的低声说道:好厉害,差一点还我把初吻现出去,我的初吻可是要留给姐姐的。

    琪娜娜公主眼中露出庆幸的目光,抬起手来,在莱欧圣女柔滑的玉颊上狠狠的拧了一把,娇嗔道:你这个小狐媚子,睡着了还是这么诱人,要是醒着,我不被你迷死才怪!

    手指上传来滑腻的触感,琪娜娜公主像是因为触摸到莱欧圣女的肌肤而再次引发了**,她贪婪的目光开始上下打量着莱欧圣女性感诱人的娇躯,眼中带着难言的情愫,呼吸顿时又变得急促起来。

    琪娜娜公主解开莱欧圣女的战甲,玉手颤抖的落在莱欧圣女的酥胸上,缓缓的抚摸着。莱欧圣女那高挑的身材和呼之欲出的饱满玉峰,全都非常吸引她,使得她的眼神渐渐变成了粉红色,仿佛要滴出水来一样。

    远处狮骑兵团战士愤怒的嘶叫声打断了琪娜娜公主对莱欧圣女玉体的侵袭,她抬起头来,不屑的远远望了他们一眼,心想:那条长长的花带,可是德里王国穷数年之功才建好的,上面有洒上了库列大师特制的药粉,混在一起便成了天下第一诡异的迷药,哪是他们这些普通战士可以破解的了的?

    即使是圣女修道院那些天生对迷药有抵抗力的圣女们,面对这样的迷药也会感觉到眩晕,更何况库列大师对狮子宫的斗气运行方式进行了多年的研究,所研制的药物就是专门用来对付狮子宫圣女的,别宫圣女闻到迷香或许还有逃走的希望,若是莱欧圣女,没有解药就一定不会清醒过来!

    琪娜娜公主爱怜的抱进怀中的美丽玉人,暗想道:她在清醒的时候是那么强大,可是现在却只能躺在我的怀中,任我随意的抚摸玩弄,等我把她带回京城,到时候说不定真的能把她变成我的宠物,让我随时随地的抱紧她,玩弄她,在她强大而温柔的玉体上面获取令人欲仙欲死的快乐**。

    琪娜娜公主想着想着,一股蜜液忍不住从她的私处流了出来,就见她慌忙夹紧双腿,微笑着动手出去莱欧圣女的黄金战甲,好让莱欧圣女能更舒服的被她抱在怀中,享受它的温柔抚摸。

    高山峻岭之下,宽阔的大道上面,克鲁达万骑长远远望着前方肆虐的牛群和惊慌失措的敌兵,被厚厚的护面甲覆盖的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

    克鲁达是西努王国最勇猛的战将之一,他奉了国王陛下的命令,率部下进入德里王国的疆界,秘密与德里王国联合,在长途快速隐行之后,静静的潜伏在这里,准备突击圣安王国的军队。一旦在德里王国境内消灭了圣安王国的主力,杀掉圣安王国派出来作战的三个圣女,两国就可以齐力进攻圣安王国,瓜分他们的地盘,到时候克鲁达也将成为著名的英雄,受到国内所有百姓的赞赏和崇拜。

    在克鲁达的身后,是两万名铁甲骑兵,陆续从山后弛出,在大道上列队,准备对敌军发起冲锋。

    他们选择的隐藏地点十分巧妙,就躲在山坡后面,不发出一丝声息,骗过了敌军前来探路的的前锋部队,现在突然冲杀出来,果然让敌军措手不及,瞬间处在危险的境地之中。

    但是在此之前,敌军已经很危险了。克鲁达清楚地看到,漫山遍野的强健野牛正迈开大步,从山岭和大道上急冲过去,冲进圣安王**队的阵营中大肆冲撞践踏,无数的士兵被坚硬的牛角顶在身上,当场被撞的口吐鲜血倒地不起,随即又被牛蹄踏中身体,沉重的压力让他们骨骼断裂,躺在地上痛苦的惨叫着,直到被源源不断冲来的野牛活活踩死为止。

    这样的冲锋,恐怕比我手下的铁骑冲锋还要恐怖。克鲁达暗暗的想着,心里也觉得相当惊悚。

    控兽师果然十分强大,甚至已经到了恐怖的程度,如果他们与我为敌,派遣大批的野兽来冲击我的部队,那时我又该怎么办呢?幸好那个传说中的强大控兽师是受了德里王国的邀请,拿了他们的巨额资金来帮助我们这一方作战的,所以现在还用不着担心那个控兽师会翻脸。可是身为一个优秀的将领,克鲁达不能不考虑将来若是面对一个如此强大的控兽师,该怎么小心应对。

    这次西努王国的国王派遣克鲁达出国作战,可以说是对他重视有加,将两万名的精锐骑队全交给他指挥,这让克鲁达感激涕零,恨不得一死以报国王陛下的知遇之恩,此战若不能取得完胜,他也觉得没有脸去面见国王陛下。

    目前的局势看来对克鲁达他们极为有利,只要数万只野牛冲进圣安王**队的阵列中,大肆冲撞一番退去之后,克鲁达就可以挥军冲击,两万名精锐铁骑面对着被蹂虐过的三万名残兵,一定可以轻松的将他们斩尽杀绝,决不让一个残敌漏网!

    不过这并不是他们唯一的目标,挡在他们面前最危险的敌人是莱欧圣女和他直属的狮骑兵团,在消灭了威武军团之后,克鲁达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挥军北进,与琪娜娜公主指挥的粉红兵团两相夹击,将强大的狮骑兵团彻底消灭,再也不给他们一丝翻身的机会。

    在克鲁达身后,除了两万名精锐的骑兵之外,还有五千名步兵,是德里王国的地方部队努力拼凑出来帮助他们打扫战场的,一旦他们打败了威武军团,这五千名步兵就会进入战场,将所有的敌兵斩杀干净,而功成身退的两万名精锐骑兵便可以直接北上攻击狮骑兵团的后方,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战役的胜利。

    克鲁达抬起头,仰望着高高的山岭,猜测那个强大的控兽师会躲在什么地方。虽然他的视线被山岭挡住,看不到那一座控兽师所藏身的山峰,但是他知道那个强大的控兽师一定藏在某个地方,暗中操纵着那些野牛对威武军团进行野蛮的冲撞攻击。

    对于强大力量的尊敬和恐惧让克鲁达握紧了手中的战刀,整*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个身体在厚重战甲的遮护下,看起来就像是一座沉重的山峰,巍然勒马立于大道上面等待着冲锋时刻的来临。

    在前面的远方,敌军已经渐趋崩溃,在这个狭窄的山区中,威武军团根本无路可逃,唯一的逃脱之路又被克鲁达率军挡住,而克鲁达现在只要耐心的等待他们被野牛群践踏的没有一丝抵抗之力就可以了。

    克鲁达眯着眼睛欣赏着敌军惊恐惨叫的悲惨情景,心里盘算着这一战让自己用最少的伤亡消灭三万名敌军之后,自己的名声将会得到什么样的提升。不过他突然发现有些野牛竟然停了下来,正茫然无措的四处张望,像是在对自己为什么要冲击这些人类而感觉十分诧异一样。

    这时其他的野牛也停止了冲击,漫山遍野的站在大道和山区之中,迷茫的哞哞叫着,与前面那些威武军团的士兵保持着奇特的平衡状态。

    大道上一片混乱,原本在行军的威武军团已经被冲击的队形散乱,而野牛的脚下则到处都躺着死伤的士兵,后方的士兵更是惊恐的四处乱跑,现在看到野牛不再攻击,他们也停下了脚步,可是队形已经彻底不复存在,一切都显得相当混乱不堪。

    在野牛冲击下死伤惨重的威武军团士兵们惊魂稍定,纷纷悲伤恐惧的痛哭起来,扶起自己被野牛踩死或踩伤的同伴,悲愤的大叫着。有许多人满脸都是泪的拔出战刀,朝着那些茫然无措的野牛杀去,似乎是要以它们的鲜血来抵偿自己同伴失去的生命。

    住手!一声清朗的呼声在空中响了起来,瞬间传遍了山野,士兵们纷纷抬起头,惊讶的望着那从天而降的猛虎,眼中升起了意外和崇敬的目光。

    身躯巨大的猛虎从山岭中飞驰而来,在一座小山峰上纵身一跃,跳到了大道旁边的巨大岩石上,昂然而立。

    一个白衣飘飘的清秀修女骑在猛虎的背上,手持着从控兽师那里抢来的魔法杖,满脸慷慨激昂的表情,用悦耳的中性嗓音大声叫道:各营将士听令!步兵立即救助同伴,减少损失:骑兵列好队形,准备冲锋:全部禁止攻击野牛,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容貌清秀的高个子修女脸上带着圣洁坚定的神情,高高的举起魔法杖,朝着那群茫然呆立的野牛挥去。

    青色的光芒从魔法杖上爆发出来,如漫天花雨般笼罩向那群野牛,当青光闪过,数万只野牛仿佛被打了一针兴奋剂,全都仰天狂叫起来,哞哞的声音瞬间震动山野,使得士兵们纷纷头晕目眩,掩耳呆立,只能愣愣的看着这群发狂的野牛。

    野牛的眼中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接着转过躯体,小心的在满地伤兵中踏过,却没有用蹄子踩到他们,当它们踏出伤兵的区域之后,大批野牛都是兴奋的嘶叫着,迈开大步拼命的朝着远处西努王国的骑兵奔去。

    在大道的尽头,克鲁达万骑长已经惊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不可思议的一幕。

    克鲁达曾经见过那个控兽师一面,而修女手中的魔法杖显然就是那个控兽师手中的那一支,可是为什么这支魔法杖会出现在那个俏丽的少女手中,而且那些野牛还乖乖听从她的指挥呢?克鲁达怎么也想不通。

    许多野牛还没有来得及冲进威武军团的阵营,便已经受到了相反的命令,就见它们掉转身躯,在山野中奔行,从高处向西努王国的骑兵冲去。

    数万野牛在山岭和大道上奔驰着,蹄声混杂在一起,震得大地不断剧烈颤抖。西努王国的两万骑兵望着这群疾奔而来的疯狂野牛,全都惊讶的不知如何是好。而那五千名德里王国的地方部队士兵们干脆开始后退,因为他们对于那些野牛的恐怖冲击也是害怕不已。

    望着对面奔来的疯狂野牛群,克鲁达万骑长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心想:如果那个强大的控兽师已经遭遇不幸,而这群野牛又受了那个修女的控制,前来攻击我的部队,这该怎么办才好?那一名俏丽的少女,看她身上穿的修女长袍,显然就是圣女修道院的修女,而在圣女修道院中,还有一宫也非常的出名,那就是拥有最强大控兽师的白羊宫。

    白羊宫的威名让人感到害怕,唯一可以令人安心的是,白羊圣女从来不离开圣安王国的疆域,但是这一位少女若是得到了控兽术的真传,打败了强大的控兽师,并且取得了这群野牛的控制权,那我的部队岂不是非常危险?克鲁达仰起头,远远的望着那位清秀的高个子修女,此刻他已经骑在猛虎背上,跟着野牛飞速朝这边冲来,而她眼中露出的激愤光芒和凛然杀气,让久经战阵的克鲁达也暗自心惊。

    数万只野牛的攻击,即使是最强大的铁骑也不敢轻视,就见克鲁达当机立断,举起战刀大声命令道:各营将士听我号令!立即转动马头向远方疾驰,不可停留片刻让野牛追上。

    前来助战的德里王国的地方部队将士眼中都露出惊骇的目光,听到克鲁达万骑长这么说,显然是要将他们丢在这里,让他们承受那些疯狂野牛的践踏了。

    克鲁达冷漠的目光扫过那些盟**人的脸上,丝毫没有一点愧疚之意。他认为自己既然身为西努王国的将军,当然要以保护好自己的军队实力为主要任务,而这些盟友既然只有两条腿,也只好让他们来为两国的友谊作出牺牲了。

    克鲁达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这个英明的决定感到高兴,就看到远方那个骑虎疾驰而来的修女举起左手,而在她的尾指上,灿烂耀眼的白光瞬间亮了起来克鲁达忍不住眯起眼睛,被那道灿烂至极的白光照得无法直视那个容貌清秀的白衣少女,他心中惊骇,不知道这个从圣女修道院出来的修女究竟又在使用什么奇异的法术了。

    突然,克鲁达胯下的战马猛力跳了起来,力量大的让克鲁达十分吃惊,在他驾驭这匹烈马的这些年来,还从未见过它使出这么大的力气。

    猝不及防的克鲁达万骑长没有能及时抓紧缰绳,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而他穿着厚重战甲的身体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将大道的地面砸出了一个坑。

    同时,克鲁达身后的大批战马也如同受惊一般,飞速的跳了起来,放声嘶鸣着,将马上的骑兵甩下马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无数名战士身着重甲摔倒在地上,同时发出的沉闷响声聚集在一起,仿佛雷鸣一般,震得那些没有受惊的战马也忍不住颤抖。

    沉重的盔甲压住了他们强健的躯体,战士们奋力挣扎着,却无法从地上爬起来。以往当他们上下马时,就要费很大的力气,况且现在重甲在身,一时之间也无法解开盔甲爬起。

    艾尔华高高举着左手,心中疯狂的念动着从白羊宫学来的咒文,左手尾指上面浮现出精致的白玉戒指,白光耀眼闪烁。

    剧烈的骚动在万骑队中大片散播开来,当戒指的白光照射到那些战马的眼睛时,他们都会惊惧的跳起来,奋力甩下身上的主人,随后,它们会大步奔逃,朝着远处的山岭上奔去,仿佛一心一意要避开那些狂奔而来的野牛,以及它们原来的主人一样。

    这就是白羊宫控兽术的强大威力所在,那个手持魔法杖的控兽师,他所学的术法只能让他控制野生的禽兽,而那些有主人的战马,由于被蓄养的时间过长,对主人有了依赖性,在心灵上更是非常依赖主人,因此控兽师难以打破它们的心灵壁垒逼迫它们听从自己的号令,这也是控兽师不直接对付狮骑兵团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艾尔华出身于白羊宫,在与白羊圣女发生了亲密的**关系之后,得到了她的强大控兽能力,此刻于激愤之下突破了自己的局限,用得自白羊圣女的镇宫玉戒指这件强大的魔法道具施展出来的法术,恰好是用来对付羔羊,牛,马这一类家畜。

    艾尔华现在将强大的魔法施展出来,立刻让那些战马无法抵挡,只能听从她的意愿,抛下主人独自逃走。

    艾尔华胯下的猛虎越奔越快,渐渐超过了最前面的野牛,疯狂的冲向西努王国的骑兵部队。虎背上的白衣修女,高举着左手,指上放射出灿烂的圣洁白光,清秀的面容肃然纯洁,看起来仿佛是最圣洁的天使降临到尘世中一样。

    玉戒上的白光所到之处,无数战马纷纷惊跳起来,用力甩下背上的骑兵,转身逃走,而猛虎则大步飞奔,冲入敌军阵营中,此时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直立着来迎接冲入本阵的敌国修女。

    利爪从铁盔上掠过,被风吹拂飘动的修女长袍重重的打在克鲁达的脸上,克鲁达嗅着鼻边传来的腥风,他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若非有护面甲遮住,只怕他更没脸见人。

    身为强大的战将,不但被扑倒在地上,还被女子从头上掠过,这样的耻辱,要克鲁达怎么吞得下呢?

    克鲁达的愤怒让他发挥出了巨大的力量,费尽力气爬了起来,盎然站在大道上,穿着重甲的魁梧身躯昂然而立,转身朝着艾尔华骑虎飞驰的身影放声怒骂道:贼修女,有种就回来面对老子,难倒你不敢和老子单挑吗?

    艾尔华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纵虎向前疾驰,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个只会哀嚎的败军之将身上。

    克鲁达不停的怒骂着,还愤怒的向艾尔华的背影伸出中指,满腔怒火的大骂道:贼修女,不要让老子逮到你,不然的话,我一定要把你按在地上干得死去活来!话音未落,一股巨力突然从背后传来,重重的撞在他的脊背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克鲁达瞬间飞了出去,呯的一声,整个人扑倒在地上,还溅起了大片的泥尘。撞飞克鲁达的是一只相当强健的野牛,在艾尔华的连续驱使下,它已经被引发了凶性,不断哞哞的大叫着,而且又将尖角撞在克鲁达的后背上,将他撞了个狗吃屎。

    头部猛烈撞在重甲上,让野牛有些头晕,只见它用力的晃了晃脑袋,继续向前大步奔去,把粗壮的牛腿狠狠的踩在克鲁达的身上,并且大步的踏了过去。

    克鲁达正在怒骂,却突然被撞的头晕眼花,刚要抬起头来,就感觉背上轰然作响,像是有什么重物在自己身上踩过,紧接着头盔上又挨了一记,野牛的重蹄踏在他的头上,呯的一声,他整个人被踩的脸撞地面,泥土顿时模糊了他的视线。

    野牛毫无顾忌的从他身上踩过,兴奋的大叫着,又踏过另一个倒在地上无法爬起的骑兵身体,一直向前冲去。

    当克鲁达再度抬起头时,只觉得脑中昏昏沉沉的,忽然听到蹄声从背后传来,紧接着身上又一次挨到了重重的蹄子践踏,厚重的盔甲被踩得变形,一直往下压来,痛得他不禁呻吟出声。

    野牛大队已经奔到了骑兵们的前方,一只又一只的野牛狂吼着大步奔来,放肆的从克鲁达的身上踩过。连续的践踏让他的战甲渐渐变形,克鲁达大声惨叫着,感觉到自己的骨头都被踩断了,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晕厥。他趴在地上,拼命的挣扎滚动,却怎么也躲不过从上方踏下来的牛蹄。

    克鲁达不断大声惨叫,后来叫声却渐趋微弱,直到悄无声息,趴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就这样,立志把白衣修女按在地上,干的死去活来的克鲁达万骑长,却被一群野牛按倒在地上,活活干得死去,再也无法活过来。

    野牛狂奔,蹄声如雷。数万只野牛疯狂的冲进了西努王国的军队之中,而在它们面前的,则是失去坐骑,趴在地上奋力想要爬起来的大批重甲骑兵,不过他们注定无法爬起。

    野牛们疯狂的冲过去,将骑兵们通通撞飞出去,随后大步踏上他们的身体,将坚固的盔甲踏的变形,骑兵们痛苦的咳着血,在无数只野牛沉重身体的践踏重压下,渐渐的被踩碎骨骼和头颅,惨死当场。

    原本密布骑兵的大道上,渐渐充溢了大片的血迹,鲜血从骑兵们的嘴里流出来,洒在地面上,逐渐汇流成河,场面血腥又恐怖。

    五千名来自德里王国地方部队的步兵们,个个脸色惨白,有一些人举起刀枪要低档野牛的恐怖冲击,而更多的士兵则转过身去,迈开双腿,拼命的向西四处逃走。

    野牛群狂奔而来,轻易的冲破了步兵们的防御,将他们撞飞到半空中,重重的摔落之后,随即被无数的野牛从他们身上踏过,筋骨碎裂而死,而他们取得的战果,只是将前面的一批野牛刺倒在地,不过对于数量达到几万只的野牛群来说,伤亡的野牛仅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

    艾尔华驾虎疾驰,耳边风声凛冽响起,而她的脸上则充满凝重焦急之色,不断挥舞着魔法杖,驱使着野牛群进行凌厉的进攻。

    两万名骑兵挡在大道上,原本是黑压压的一大片,可是在白玉戒指的映照下,绝大部分的战马都抛下主人独自逃到山岭之上躲避野牛的冲击,而剩下的战士和步兵们只能徒劳的挥刀抵挡着野牛的冲击,结果在强大至极的野牛群冲撞下,纷纷被撞倒在地,由乱蹄踏为肉泥。

    在战场的对面,威武军团的战士们已经都看呆了。无数名战士扶着自己受伤的同伴,呆呆的看着野牛群在敌军之中肆虐,疯狂的踩踏着他们的身体,将原本强大的不可一世的敌人阵型撞得粉碎,遍地尸骨堆积,鲜血染红了大道。

    这样惨烈的情景,即使是老兵也未曾见过,就见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几乎无法动弹。

    恍然间,一个潇洒飘逸的身影骑在猛虎上向他们飞速奔来,只见虎背上充满高洁神圣气质的年轻修女,高高的举着手中的魔法杖,大声怒吼道:所有骑兵听令,立即向敌人发起攻击,杀死全部的敌人,不要留下任何活口。

    在毒蛇攻击下幸存的千骑长们全部回过神来,满怀崇敬的看着英勇顽强的艾尔莎修女,回身大声下令,率领着自己的部队向前疾冲过去。

    刚才在艾尔华的命令下,五支千骑队都已经集结完毕,在野牛的冲击过后,这些骑兵的损失最小,此时各自在本队主官的带领下,纵马疾驰,排着整齐的队形,迅猛地冲向前方,那个敌军所在的位置。

    庞大的野牛群漫野奔跑,追逐这那些逃窜的德里王国士兵,将他们一一撞翻在地,低下头用牛角狠狠的定在他们的身上,疯狂的在他们身上肆虐踩踏,直到将他们活活弄死为止。而在它们后面,五支千骑队已经高举战刀,大声呼啸着冲进两国联军的阵地。

    被野牛群肆虐冲击过后的阵地,遍地血腥,两国的战士们大都已经在野牛的践踏下伤重待死,仅有上千人能够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举起钢刀乱挥着,无力的抵挡着五支千骑队的突袭。

    在艾尔华的大声怒吼中,数不清的雪亮钢刀凌空挥过,狠狠的斩在那些敌人的身上,仅凭着一口气顽抗的敌兵瞬间被四面八方砍来的利刃劈在身上,鲜血残肢四面迸射,惨叫声漫天响起,残存的敌兵在剽悍的骑兵猛烈攻击之下,连一招都无法发出便被乱刀分尸,惨死于地。

    战马疾驰,在遍地尸骸中如风驰过,每当看到一个敌兵摇晃着从地上爬起来,便有一匹战马飞驰过去,而且马上骑兵会立刻拿起钢刀凌空挥过,凶猛的劈飞敌兵的头颅,将敌兵斩杀当场。

    五支千骑队在战场上耀武扬威,到处飞驰着,斩杀着任何能够反抗的敌兵,而在他们后面,上万名步兵也疯狂的呐喊着冲上前来,愤怒的将自己手中的刀枪刺进地上的敌人体内,将他们最后的一丝生机都彻底剥夺。

    占地广阔的战场上,到处布满了血腥,尸体四处横陈着,而那些拼命想要逃走的步兵,也在野牛的追撞和后方骑兵挥舞的战刀之下,迅速被消灭干净,没有一个能够站在战场上。

    西努王国和德里王国的大军刹那间灰飞烟灭,他们的首领,勇猛的克鲁达万骑长已经被踏的骨肉成泥,重甲也变得不成形了,以诡异的姿势躺在地面上,在他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悲愤和不敢置信,他到死都无法相信自己竟然会遇到如此悲惨的命运。

    步兵打扫战场,骑兵随我来!就在士兵们愤怒的残杀着敌人,并且剥下他们盔甲的时候,一声清朗的大喝在战场上响起。

    士兵们抬起头,望着那个骑在猛虎背上的清秀少女,却见她满脸焦急之色,还高高举着手中的魔法杖,大声说道:圣女殿下有危险!我们必须赶快前往救援。

    纯洁而勇敢的修女,以她英勇的行为和对莱欧圣女的忠诚,感动了所有的将士。骑兵们大声呼喊着,誓死追随者艾尔莎修女,赶去解救圣女殿下的危难,而步兵们也是热泪盈眶,将他们最崇敬的目光和最纯洁的神圣情感,全都投注到圣洁的艾尔莎修女身上。

    看着战士们激烈的反应,艾尔华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感动的微笑。她调转虎头,朝着北方疾驰而去,在他高举的左手上,一道灿烂耀眼的圣洁白光顿时放射出来,照亮了整个战场。

    在艾尔华的身后,骑兵们大声呼啸着,打马如飞,追随者艾尔华潇洒的身影飞驰而去,还有更多的步兵们跳上马背,用他们不甚熟练的骑术操纵者从敌人那里抢来的战马,跟随着英勇又纯洁的艾尔莎修女,义无反顾的向前疾驰。

    在圣洁光芒的照耀下,越来越多的战马从远处跑回来,乖顺的站在战场周围,等待着新主人的骑乘,而威武军团的步兵们则把这个情况当成神迹,他们兴奋的呼喊着,冲上去抓住那些雄骏的战马,并且立刻翻身上马,向北方驰去。

    这支骑兵队伍逐渐发展壮大,慢慢汇聚成一股滚滚的洪流,朝着莱欧圣女的方向飞速的急驰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