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章公主邪淫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晴突平原已经位于狮骑兵团的前方,这座平原上,青草遍地,到处盛开着美丽的花,姹紫嫣红,十分好看,清风徐来,将诱人的花香吹向了四方。

    可是这个美丽的平原注定将成为大军作战的战场,鲜艳的花朵也将被无数战士践踏,零落尘泥。

    在接近晴突平原时,莱欧圣女下令部下暂歇,等待着后面从侧翼方向来的威武军团,好一同与敌军作战。

    天空中白鸽飞来,传令兵接了白鸽身上带的书信,上前禀报,威武军团距此已经不太远,虽然和他们走的不是同一条路,但是要赶到这里不会费太长的时间。

    莱欧圣女放下心来,以他们距此的路程计算,就算他们不能赶在会战前到来,至少也能在大战开始之后匆匆起来加入战团,给予敌方致命的一击,不过从此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接收到威武军团的任何消息。

    莱欧圣女根本来不及为此感到奇怪,因为就在她接到这封信不久之后,前方哨探已经快马赶回来禀报,德里王国的粉红军团逐渐接近了他们的狮骑兵团。

    莱欧圣女踏出营帐,纵马驰骋在晴突平原上,远远望着前方,只见天边仿若云彩飘过,大片的骑兵从北方而来,散布于平原之上,遥遥望着他们的营帐大声叫骂,显然是德里王国的骑兵。

    可是奇怪的是,他们虽然是男儿之身,身上穿的盔甲居然都做成了粉红色,赫然便是德里王国琪娜娜公主统领的粉红军团。

    在莱欧圣女的身后,部下狮骑兵的战士们列队出营,望着前方穿着粉红色盔甲的敌兵,不由得啼笑皆非,指着前方大声笑骂,指称对方不是男人,竟然穿上这种丢脸的盔甲。

    骂声远远的传播开来,穿着粉红色盔甲的敌兵听到这样的侮辱的话,脸上纷纷变色,羞怒交加,指着这边放声大骂,谩骂之语渐渐变得粗俗不堪。

    莱欧圣女率队向前挺进,在平原上列下阵势,随时准备与敌方战斗,心中计算着威武军团到来的时间,遥望前方,却见敌军的后方,大队的步兵排着整齐的方阵向这边逼近,身上穿着的自然也是粉红色的军服,看起来恍若平原上盛开的粉红花朵组成了庞大的图案,煞是好看。

    在他们的脚下,也是大片粉红色的花朵遍布地上,傲然生长在平原上面。莱欧圣女望着那些花朵,忽然感觉到有些奇怪,因为那些粉红色的花朵也组成了庞大的图案,虽然不会移动,却也好似精心安排的一样。

    她仔细打量了许久,终于确定那些花朵组成了长长的花带,几乎横跨整个晴突平原,就像为平原戴上了一条粉红色的腰带。

    德里王国的粉红军团陆续向前挺进,莱欧圣女计算着威武军团来到此处所需要的时间,并不急着发起冲锋。

    敌军中央,粉红色的方阵向两旁移动,露出了后面巨大而华丽的马车。那辆马车也被制成了纯粉红色,十数匹骏马拉着的宽大的平台上,站着一个美貌少女,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身穿粉红色的战甲,望着这边,掩口娇笑。

    那些粉红军团的敌兵看到她出现,都兴奋的欢呼起来,高举手中的兵器,用力挥舞着,大声叫道:琪娜娜公主,琪娜娜公主!

    莱欧圣女这才知道原来少女就是敌军的首领,举目遥望平原,只见她属下的粉红军团遍布平原之上,却是进退有度,颇有章法,战士们也都身材强悍,似乎隐含着强大的战斗力,并不像传说中那样仅是无知少女的玩具。

    身穿粉红色战甲、身材娇小苗条的琪娜娜公主高高的站在宽大的马车平台上,遥望着莱欧圣女,娇声高喝道:前面那个就是狮子宫的莱欧圣女吗?好漂亮喔!正适合做我的宠物。

    莱欧圣女听得一阵愕然,在她身后,狮骑兵团的战士们已经愤怒的大骂起来,指着琪娜娜公主骂得甚是起劲,虽然在莱欧圣女面前不敢说什么太脏的话,却也尽力的往琪娜娜公主身上泼污水,把她形容得一无是处。

    琪娜娜公主充耳不闻,掩口娇笑了一阵子,伸手向后面一招,娇声道:小桃,把我原来那只宠物牵过来!

    一个身穿粉红盔甲的侍女应了一声,从马车宽大的车厢里面牵出一只宠物,霎时间,一切叫骂声都停止了,所有人都望着那只宠物呆呆的发愣,因为那个侍女手中牵着的竟然是一个美貌女子!

    她看起来大约二十多岁,脸色苍白,娇躯柔弱,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身上一丝不挂,露出了雪白**的娇躯,倒也纤细苗条。在她的脖颈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项圈,上面拴着一条铁链,另一头牵在侍女小桃的手中,项圈与铁链都呈粉红色,就像一条被人牵出来散步的小狗。

    最令人惊异的是,在她高高翘起的雪臀中,有一根粉红色的尾巴翘起来摇晃着,看起来就像一根狗尾巴一样。

    这样的奇景让所有战士都看呆了,瞪大眼睛望着远处的马车,哑口无言。

    琪娜娜公主手中不所何时突然出现了一根粉红色的皮鞭,在空中摇来晃去,笑嘻嘻的大声说道:你们看到了吗?这是我新收不久的宠物,很有趣喔!好像是我的军队进入圣安王国之后,从那里抓来送给我玩的。

    在莱欧圣女身侧,侍女苔丝突然大声尖叫起来,指着那个一丝不挂的女子大叫道:那是琴修道院长!从我们圣女修道院出去的,被派到北部*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的一个修道院当院长的琴!

    苔丝的叫声在寂静的平原上远远传播开来,马车上的**女子听到这阵叫声,充满麻木表情的脸上突然露出羞愤难忍的神色,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身边的侍女小桃举起皮鞭,狠狠一鞭抽在她的裸背上,痛得她尖叫一声,扑倒在地抽搐颤抖,再也无力反抗。

    琪娜娜公主也笑嘻嘻的向她虚抽了一记,大声说道:没错,她就是从你们圣女修道院出来的,好像在你们圣安王国北部当过什么修道院长的……不过那都无关紧要,她现在是我的宠物,什么时候我玩腻了,随手一丢,就不会再管她了,因为我已经发现了一个更好的宠物!

    琪娜娜公主抬起头来,娇美的脸上笑靥如花,深情的望着莱欧圣女,狂妄的喊道:莱欧圣女,我宣布,你就是我的下一个宠物!

    愤怒的狂叫声如暴雷般遍野响起,狮骑兵团的战士们愤怒的大叫着,指着琪娜娜公主放声怒骂,也不顾是在莱欧圣女面前,什么脏话都骂出来,把她的父系、母系的祖先几十代都骂了一遍,直到她去世的先王外祖父和父亲,再到她那个当女王的母亲,通通骂得狗血淋头。

    这样的大骂自然让粉红军团的士兵们恼火,指着对面的敌人也放声痛骂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平原上充满骂声,污言秽语完全无法停息。

    被人骂了祖宗几十代,琪娜娜公主倒也不生气,依然轻扬着皮鞭,笑嘻嘻的望着莱欧圣女,柔声叫道:莱欧宠物,你放心,我会好好对你的。

    莱欧圣女面色冷漠,心中虽然大为恼怒,却也能控制得住自己,回头看看自己部下狂怒的战士,暗想道:军心可用!如果现在发起冲锋,一定能发挥出一百二十分的战力。

    琪娜娜公主高高的站在马车平台上,慵懒的挥一挥手,樱唇吐出几个字,便有侍女下去传令。

    旗号招展,在粉红军团的大队人马后面,一队队的士兵向前涌来,手中持着弓弩,显然是弓弩手,想要对狮骑兵团进行远端打击。

    若被他们远远放箭,会对本方的骑兵造成损失。莱欧圣女默默的计算了一下,敌方现在约有三万人,还未完全聚合成阵形,若是现在开始战斗,可以对敌军造成强大的冲击损失,而且威武军团也快要赶到了,若能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加入战场,一定能够对敌军形成毁灭性的打击。

    莱欧圣女举起手,身后战士的叫骂声迅速平息,望着前方的莱欧圣女,眼中都有渴望的烈火熊熊燃烧。

    进攻!清朗的声音远远传开,狮骑兵团的战士们立即发出兴奋的呐喊声,排成整齐的队形,向前方纵马狂奔。

    站在高处的琪娜娜公主脸色一变,掩口娇笑道:我的新宠物好急啊!现在就要来投奔主人了,那么这只旧宠物也不用再留着了。

    琪娜娜公主突然飞起一脚,将伏在自己脚边颤抖的琴踢下马车,苍白的**在地面上翻滚着,发出凄厉的叫声。

    莱欧圣女看得大怒,正咬牙怒视着那个心如蛇蝎的年轻少女,忽然看到她的马车被侍女们驱赶着向后方驰去,而围护在马车周围的骑兵们也纵马狂奔,向着北方飞驰。

    他们的队形排得很紧密,并没有留下多少空隙。在马车南边的一个骑兵方阵拨转马头,向北飞驰,丝毫不管在他们的马前,还有一个浑身**、颈戴铁圈的弱女子。

    开满鲜花的平原上面,年轻的修女一丝不挂的趴在地上,赤露着苍白的娇躯,抬起头来望着飞驰而来的战马,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

    身穿粉红色铁甲的强大骑兵纵马飞驰,如狂风般从平原上掠过,朝着琴的方向飞奔而来,眼中都有残忍的光芒闪现。

    砰的一声闷响,拼尽力气爬起来的琴被最前面的一匹战马重重撞在身上,当场飞了出去,娇弱的身子在草地上打了一个滚,随即被后面赶来的战马毫无怜悯的踏在上面。

    铁蹄重重的踩在她柔弱的身体上,琴大声的尖叫着,叫声凄惨至极,那些战马上的骑兵却面无表情的纵马驰过,紧接着又是第二、第三匹战马飞驰而来,在她的身上重重踏过去。

    狮骑兵团的战士们怒吼着,人人都是双眼赤红,身为生命女神的信徒,眼睁睁的看着纯洁的修女在自己面前被人凌辱、杀害,这简直是最大的侮辱了!

    他们拼命的纵马飞奔,想要追上去杀掉那些可恨的屠夫,但是那些粉红军团的骑兵却是一去不回头,护送着他们的琪娜娜公主直向后方驰去。

    当他们的骑兵方阵掠过大地,留在地面上的只有血淋淋的尸体,琴柔弱的身体已经被踏得不成不形,令人不忍目睹。

    看到这般惨景,莱欧圣女已经是满脸涨得通红,眼中怒火熊熊燃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挥手拔出宝剑,指天怒吼道:杀!

    这些天在虔诚的祈祷中被强行压制的杀戮**又一次从心底迸发出来,莱欧圣女放声怒吼着,催动胯下宝马如飞般向前疾驰,率领着狮骑兵团的大批士兵,直向琪娜娜公主逃窜的方向追去。

    战马飞驰,无数骑兵如飞般划过大地,冲向前方的敌军。粉红军团的步兵方阵迅速的围扰来,阻挡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弓弩手也快步赶来,向着他们射出利箭,打算在这样的情形中,对他们造成巨大的杀伤。

    莱欧圣女胯下宝马神骏至极,闪电般的飞驰在平原之上,一直赶到伫列的最前端,望着近在眼前的敌军方阵,怒吼一声,手中宝剑凌空狂挥,强大的斗气自剑尖疾射而出,将挡在前面的敌军步兵当场劈飞到空中。

    战马纵身一跃,狂冲到敌军之中,莱欧圣女的掌中宝剑漫天狂挥,将身边的敌兵朝四面劈飞,惨叫声震天响起,鲜血四处飞溅,在她的身后,大批骑兵狂驰而来,向敌军发起狂暴的冲击。

    战马疾驰带来的冲击力,霎时将敌人的方阵冲得七零八落,骑兵们冲进敌军之中,钢刀漫天挥舞,一颗颗的敌兵头颅凌空飞起,用他们的生命,为自己守护的琪娜娜公主的残暴行为付出了代价。

    紧接着,那些远远的向骑兵们放箭的弓弩手也遭遇了致命的打击,当骑兵们飞驰进他们的伫列,弓弩手们惊慌失措,四面奔逃,却被愤怒的战士们纵马追上,钢刀狂挥,将他们残忍的砍死在地上,鲜血将地面和青草瞬间染红。

    在打散了敌军的步兵方阵之后,莱欧圣女率领大军向前疾驰,追逐着敌军的骑兵,以及他们守卫的琪娜娜公主。

    上万名骑兵漫野奔驰,声势骇人,远远在前面的马车上,身穿粉红战甲的娇俏少女回过头来,望着这么多骑兵正愤怒的追赶自己,脸上露出了惧怕的神情,纤手放在胸前,一副惊怕的模样。

    这么楚楚可怜的少女,却做下了那么可恨的事情!莱欧圣女想到琴死时的惨状,就忍不住怒火中烧,打马如飞,向前狂追不舍。

    那个娇媚的少女只是向后看了一会儿,便转过了脸去,因此率部下狂追的莱欧圣女没有看到她脸上那一抹诡谲的淫笑。

    被莱欧圣女寄予厚望的威武军团,此时正遭遇有史以来最恐怖的冲击!

    在高高的山岭上,无数只野牛正顺着山坡狂奔下来,发出狂暴的叫声,疯狂的冲向下面的威武军团。

    战士们都被惊呆了,瞪大眼睛看着漫山遍野狂奔而来的野牛,清楚的看到它们强健有力的庞大身体,尖利的牛角,以及充满凶暴的狞恶双眼,这让他们迷惑恐慌,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遭遇到庞大野牛群的攻击。

    整个威武军团只有五千多名骑兵,剩下的都是步兵,而那些野牛漫山遍野,数量少说也有几万只,这么多的野牛冲下来,强烈冲击造成的灾难又岂是步兵占据多数的威武军团能够逃得过的呢?

    就在这时候,骑马在高处瞭望敌情的哨兵也放声惊呼起来:敌兵!前面有敌兵!

    坦道尔军团长立即转过头,望着哨兵大喊道:什么敌兵?

    哨兵惊慌得说不出话来,紧接着,在前面的大道上,出现了强大的军队,这让哨兵也不用再费心解释了。

    无数名身穿黑色战甲的强大战士,骑在高大的骏马上面,缓缓的向这边移动,他们已经堵住了威武军团逃走的道路,让他们无法再从前面冲过去,逃过野牛群的攻击。

    坦道尔远远望着前方,仔细观看着,忽然失声惊呼道:为什么是西努王国的军队?

    他部下的将领们也纷纷惊叫起来,位于西方的西努王国在他们两国的战斗中一直采取中立的姿态,为什么会突然派兵出现在德里王国的土地上呢?

    远远望过去,那些身穿西努王**服的战士们骑着战马,牢牢的堵住他们前进的道路,手中刀剑寒光闪亮,还有许多人手持弓弩对准他们,显然是敌意十足。

    从已经出现的人数上来着,至少有一万多名人马,而且还有更多的士兵骑着战马源源不断的从山峰另一侧绕过来,这么多的骑兵突然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难道说……坦道尔的脸突然变得惨白,放声怒吼道:可恨的西努王国,他们和德里王国已经偷偷的结成联盟了!

    他部下的将士们也都变了脸色,若真是这样,敌军的实力将不像从前计算的那样,而是会变得十分庞大,如果两国合兵对付圣安王国,攻入德里王国的大军孤军在外作战,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遭遇重创,甚至全军覆没!

    坦道尔仰起头望着那些狂奔而来的野牛,从它们奔驰的方向来看,很容易推算出它们很快就会冲到威武军团的阵营中。大都是步兵的威武军团一旦被它们冲破阵形,将会在沉重的野牛蹄下遭遇惨重损失,在一片狼籍之后,敌军上万名的铁骑再冲杀过来,威武军团就只有彻底消失的命运。

    坦道尔放声怒骂着,愤怒狂躁得不知如何是好,他想要叫部队躲避,可是大军在道路上哪有那么容易躲开,山岭上的野牛拼命往下冲,过不了多久,就会冲到他面前了。

    突然,坦道尔大声的尖叫起来,一头从马背上摔下去,口吐白沫,拼命的抽搐着,就像发了羊癫风一样。

    与此同时,许多将领也都大声惨叫起来,从马背上倒跌下马,更多的人放声尖叫道:蛇!这里有毒蛇!

    艾尔华离得不远,因此很清楚的看到许多蛇从路旁的树叶钻出来,爬向军队。更恐怖的是,那些蛇仿佛有目标一样,总是朝着战马扑过去,突然暴起,向那些骑在马上的将官狠狠咬上一口,将自己的毒液透过毒牙,射入他们的体内。

    艾尔华立即催马飞奔过去,跳下马来,将坦道尔从地上抱起,只见坦道尔的军服裤子上有着十多排尖细的牙印,而那十多条咬了他的毒蛇,正大摇大摆的向远处爬走,准备去攻击其他骑着马的将领。

    战士们恐慌的大叫着,拔出刀剑拼命的砍在蛇的身上,那些蛇的动作缓慢,很快就被乱刀砍死,可是它们临死前的反扑,也让许多战士惨遭蛇吻,倒在地上脸色青白的抽搐不止。

    艾尔华徒劳的向坦道尔施展治疗术,可是那并没有什么用,治疗术的功效只对活人有作用,不过坦道尔已经在剧烈的蛇毒下,毒气攻心,瞑目而亡了。

    艾尔华放下他的尸体,迅速站起身,用惊慌又紧张的眼神望向四周的山峰。突然出现的野牛以及主动攻击的毒蛇,这一切都不可能是偶然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在这附近隐藏着强大的控兽师!

    战马飞驰,狮骑兵团的战士们正在莱欧圣女的率领下,追击着逃去的敌国公主。

    挡在他们面前的步兵方阵,接二连三的被他们冲破,敌兵纷纷惨死在他们刀下。莱欧圣女挥舞着宝剑,将阻路的敌将凌空劈飞,从他的尸体上面看过去,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凌辱残杀圣女修道院姊妹的琪娜娜公主就在不远的前方。

    莱欧圣女愤怒的狂吼着,清朗的声音远远的传开,带着她的愤怒传向前方。她健美修长的双腿夹紧马腹,战马闪电般的向前疾驰,踏过地面上粉红色的大片花朵,将整齐的花叶踩得七零八落,花瓣零落泥尘,只在空气中留下凄美的幽香。

    莱欧圣女一马当先,追到那辆十几匹马拉着的庞大马车后面,宝剑狂挥,将挡在前方的一名粉红骑兵当头劈碎了战盔,催马直朝马车冲去。

    在马车上,身穿粉红色战甲的琪娜娜公主依然是一脸娇俏可爱的笑容,丝毫没有紧张的模样。她看着越来越近的莱欧圣女,突然纵声笑了起来,从怀中掏出手帕,向莱欧圣女缓缓的一挥。

    这个动作仅仅是象徵性的,实际上,在马车上和粉红骑兵手中,早已在施放奇怪的烟雾了。

    莱欧圣女微微一愣,正要催马上前几步,将那个可恨的敌国公主从马车上揪下来时,突然一阵奇特的香味传来,让她动作一滞,手掌也微微发软,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宝剑。

    其实香味早在莱欧圣女踏上平原时便已经嗅到,平原上到处盛开着鲜花,花香随风飘来,没有人会在意,尤其是刚才踏过那条粉红色的长长花带,花香更是浓烈。

    可是面前飘来的香味却让莱欧圣女感觉不妙,随着这股香味袭来,她的头脑一阵昏昏沉沉,视线中的一切也都变得模糊起来。

    沉重的闷响从身边传来,莱欧圣女振奋起精神,向两侧看去,却见自己带来的骑兵一个接着一个的从马上摔落,个个双目紧闭,像是昏迷了一样。

    莱欧圣女大惊失色,眼前的情景让她想起了传说中的奇特药物,足以让人在眨眼间昏睡,效果就和现在的情形差不多。

    可是那些药物迷香,一般都是在密室中偷偷施放的,在这个疾风劲吹的大平原上,又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浓度,把纵马奔驰的骑兵都熏晕过去呢?

    更何况身为圣女修道院的强大圣女,莱欧圣女对一般的**药都有抵抗的能力,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感觉到疲惫无力呢?

    莱欧圣女奋力睁大眼睛,大声怒吼着拍马冲向前方,唯一幸运的是,她的坐骑丝毫没有受到药物的影响,奔跑起来还是像以前那么快捷。

    只在转瞬之间,莱欧圣女便追上了琪娜娜公主的马车,她奋尽力气,高高举起宝剑,运起斗气狠狠的向前劈去!

    可是让莱欧圣女惊恐的是,斗气丝毫无法凝聚,就像在经脉中的流动受到阻碍一样,完全不能发挥作用。

    琪娜娜公主大胆的面对着武力强大的莱欧圣女,随时可能被莱欧圣女劈杀的危险让她感觉到异样的刺激,兴奋的瞪大眼睛,看着莱欧圣女美丽迷人的娇躯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纵马奔驰着,让她的心怦然跳动,两腿间仿佛也因为莱欧圣女的美丽而暗暗的流出黏稠的蜜汁。

    在琪娜娜公主的身边,几名侍女已经吓得脸色发白,争先恐后的将手中端着脸盆向莱欧圣女泼去,那里面装着的并不是水,而是满满的粉末状物质。

    粉红色的粉末扑面而来,霎时覆盖住了莱欧圣女的身体,莱欧圣女瞪大眼睛,勉强提起最后一丝神智,透过粉红色的烟雾看着前方,在她的眼中,最后看到了琪娜娜公主娇俏美貌的脸上,那一抹充满淫猥意味的邪笑。

    粉末随风飘散,在疾风过后,强大而美丽的莱欧圣女突然一头从马上栽了下去,高挑性感的娇躯扑倒在马车的后面,静静的躺在草叶中,圣洁美丽的脸庞一片平静,仿佛睡熟了一般。

    紧紧跟随着莱欧圣女冲过那一大片粉红色花带的大队骑兵在奇特的幽香传来之后,一个接着一个从马上摔下去,扑倒在平原之上,一动也不动,只有他们的战马依然向前疾驰,追逐着渐渐停止逃窜的敌人,冲向远方。

    艾尔华站在慌乱的士兵当中,仰头四顾,努力的搜寻着强敌的踪迹。

    在附近高高的山峰上,到处都有可能藏有强大的敌人,这么多的藏身之处,他究竟躲在哪里呢?艾尔华思考着。

    以艾尔华身为一个控兽师的直觉,他的目光坚定的朝向左侧的山峰看去,那里有着许多奇特的动物在山野中据守,或是在天空中盘旋飞翔。

    在无数的猛兽巨禽守护之中,艾尔华清楚的看到了在山峰顶部傲然独坐的一个青色的身影。

    以艾尔华的超强的犀利目光,他看到那是一个干瘦的老者,身穿一袭青衫,高高的坐在一块巨石上面。那个人鹰鼻深目,眼神深邃凌厉,正将目光向他望来。

    就像同类的人可以清楚的认出对方一样,虽然隔着很远,可是身为大陆上最强大的控兽师之一,老者也能够感应到艾尔华身上隐藏的强大力量。那股力量与他的力量有所不同,但都是身为控兽师的力量,这一点他绝不会认错。

    霎时间,所有攻击士兵们的毒蛇都突然停止了攻击,转过头向艾尔华快速的爬过来,它们张开大嘴,模样狰狞的瞪着艾尔华,口水在尖利的牙齿中流淌,并且一滴滴的落在地上。

    士兵们惊慌失措的看着无数条毒蛇围向艾尔华,在他身边的士兵们都惊叫着逃开,而其他的士兵有的追上去从后面斩死毒蛇,更多的士兵则呆呆的看着,像是在恐惧中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很快的,庞大的毒蛇群围住艾尔华,形成一个大圈,张开大嘴仿佛要向他扑击一般,艾尔华凝目怒视着它们,双手紧握成拳,站在道路上凝立如山。

    突然,一声尖啸从旁边的山峰上传来,那些毒蛇仿佛都受了命令,嘶嘶的尖叫着,纵身跃起,如箭般射向艾尔华,狞恶的大嘴张开来,狠狠在咬向他的身体!

    一声怒吼从艾尔华的口中发出,他高高的举起左手,在小指上面,有一圈耀眼的白光烂然迸射出来,射到那些毒蛇的眼中,瞬间让它们尖声嘶叫,就像在承受着剧烈的痛苦一般。

    扑扑的声音在艾尔华的身边响起,那些毒蛇仿佛突然失去了扑击的力量,长长的身体软软的跌落在地面上,艾尔华的身边积成了一堆堆的卷曲长条。

    士兵们还在惊讶的看着这番奇景,艾尔华已经纵身从毒蛇环绕中跳了出去,迈开大步,奔向左侧的山峰。

    艾尔华不用出声,一匹战马已经飞驰而来,拦在他的面前,那正是他骑惯的良驹。艾尔华翻身上马,那匹马自动大步奔行,直朝着峰顶奔去。

    在艾尔华的心灵操控下,这匹马就像有灵性一样,穿沟越壑,灵活的在山岭中奔行,迅速的向山顶上的控兽师接近。

    峰顶处,坐在巨石上的控兽师脸上微微变色,手中长长的魔法杖一挥,在天空盘旋着的一只大雕突然发出凄厉的嘶鸣,振翅向下方飞来,越过长长的距离,伸出利爪,狠狠的袭向艾尔华的面门。

    艾尔华冷笑着,举起左手,心中猛念起咒文,那只大雕在即将飞到他面前时,突然收回利爪,在他面前疾飞而过,带起大片罡风,吹得艾尔华身上白袍飘然拂动。

    艾尔华的左手处白光大作,在白光的映照下,大雕振翅而起,用力拍打着巨大的翅膀,转过身朝着远处的控兽师飞去。

    控兽师脸上有了一丝惊慌之色,他举起手中的魔法杖,朝着大雕一指,口中念念有词,一道青色的光芒自魔法杖上射出,笼罩在大雕头部,那只正举起利爪袭向他眼睛的大雕瞬间振翅飞起,盘旋在他的头上,纵声大叫,叫不到几声,忽然一头向地面栽落,砰的一声,撞昏在山石之上。

    控兽师眼中寒光闪烁,刚才的交锋,他虽然没有被自己控制的大雕反噬,却也无法伤到艾尔华,这对于自负甚高的他来说,实在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艾尔华骑着战马,用最快的速度向山峰上驰来,直奔那个干瘦的控兽师。

    控兽师手中的魔法杖光芒暴射,守护在他面前的一只斑斓猛虎咆哮着向下冲来,挡在艾尔华的面前,张开大嘴凌空扑下,仿佛要一口咬断他的咽喉一般。

    艾尔华右手拉着缰绳,左手高高举起,一个白玉戒指从小指皮肤下浮现出来,散发着圣洁的白光,耀得猛虎两眼发花,一头扑倒在马前,不敢抬起头来。

    在山下,突然传来惊恐的大叫之声,艾尔华回过头,看到那群凶猛的野牛已经冲到了自己部队的前方,重重的撞在那些战士的身上。

    早已奉令举起长枪挡在军前的步兵丝毫无法阻挡野牛的强烈冲击,虽然拒马枪刺杀了大量野牛,但是更多的野牛却从后面直冲过来,将那些士兵踏成肉泥,向威武军团大步冲去,造成相当大的损失。

    艾尔华的眼睛瞬间寒光暴射,心中惊怒交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已经是威武军团的一员了,对那些战士也有一定程度的情感,看到战士们被野牛狂野的踩死、踩伤,他真的是愤怒不已。

    只见艾尔华转过头,怒视着驱使野牛的控兽师,突然纵身一跃,从战马身上跳起,落在了猛虎的背上。

    猛虎飞快的跳了起来,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转身拼命的向高山上奔行,它对在山岭上奔行的熟悉程度远非战马可比,才一瞬间就已经奔到了控兽师的面前。

    控兽师这时已经脸色大变,第一次为自己没有在人类的保护而后悔,或者这就是强大控兽师的悲哀,他们宁可相信自己控制的动物,也不肯相信奸诈的人类。

    他举起魔法杖,一道道的青光向猛虎暴射,希望能破除艾尔华对它的控制,重新夺回对它的控制权,可是青光射到猛虎面前,却被艾尔华周围暴起的白光驱散,不能对猛虎产生丝毫影响。

    控兽师瞪大眼睛,望着那阵阵白光,心中迷惑不已,拥有这样强大力量的光芒,又显得那么圣洁,难道是……

    在他身边守护的无数猛兽纷纷大叫着冲向艾尔华,试图阻挡艾尔华的接近,白光从艾尔华高举的左手上射出,照耀在它们的眼睛上,那些禽兽尽皆扑倒在地,不敢仰视也不敢动弹。

    猛虎就像闪电一样飞扑而至,骑着猛虎的艾尔华高举着宝刀,看起来神威凛凛,眼中暴怒的杀机令控兽师胆颤心惊。

    作为一个惯于依赖动物的控兽师,在失去了动物的保护之后,他就只是一个无力的老人。只见控兽师痛苦的大叫着,挥舞着魔法杖砸向艾尔华,徒劳的反抗着自己即将面临的厄运。

    刀光暴射,咯嚓一声在控兽师的耳边响起,他的头颅随即凌空飞射,直上天空,头颅在空中不断翻滚,洒下漫天血珠。

    控兽师的眼睛里最后看到的景象,是在那个白衣修女的左手小指戴着的那个奇特的白玉戒指上面,雕刻着一只柔顺可爱的羔羊。

    控兽师终于知道自己死得并不冤枉,唯一让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一向不离开圣安王国的白羊圣女,会破除旧规出现在威武军团的远征军中呢?

    艾尔华没有心情替控兽师解除疑惑,他骑虎立于巨石上面,劈手夺过无头尸体掌中的魔法杖,回过身将魔法杖向远处的野牛群用力挥去。

    山下一片凄惨情景,威武军团的士兵们纷纷惨死在野牛蹄下,高级将领大都被毒蛇咬死,而远处的西努王国两万名铁骑还在虎视眈眈的向他们接近,准备在野牛群奔驰过后杀上来,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以三万颗首级来庆祝西努王国与德里王国的伟大联盟。

    青光从魔法杖上射出,朝向山下疯狂的野牛群射去,艾尔华面容冷峻,紧紧的咬着牙,如标枪一般,直立于峰顶之上。

    艾尔华并不担心山下的士兵,因为一旦掌控了这支魔法杖,明白了它的使用方法,局势便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唯一让他心急如焚的是,既然自己这边受到敌人的猛烈袭击,那么在前方的平原上,莱欧圣女肯定也会遇到恐怖的陷阱,即使以她的强大武技,也不一定能够成功的从陷阱中逃离出来?

    从今天的局势可以看出,德里王国已经把一切都布置得十分精密,有这样阴险的对手存在,他们绝对不会容许莱欧圣女轻易逃脱的。

    艾尔华高高的站在山峰顶部,昂起头望着远处莱欧圣女所在的方向,在心里默默的念诵着:莱欧圣女,即使要死,你也只能在我的身下,在我给予你的无尽**之中,兴奋而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