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章军营夜战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莱欧身边别的侍女都分派到军营中,却督促各部将士准备起程,今晚是不会回来了。帐中只有艾尔华一个人,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躺在床铺上面,艾尔华默默地想着:“明天我就要去参加战斗了吗?真可惜,好象来得太突兀了一些。可爱的白羊圣女,**的天秤圣女,还有诱人的西莲妹妹,恐怕要很久见不到她们了。尤其是我那可爱的西莲妹妹,一直没有机会干到她,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和她玩过女同……什么时候,才能和她再见面,真刀真枪地干到她呢?”

    本来还想要把当初陪自己一同泡温泉,让自己看过**的二三十名美丽少女们一齐召集起来,重新洗一回温泉,然后在旁边草地上开无遮大会的,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只能留待日后有缘再干了。

    尤其是想到青春爽朗的水瓶圣女和金发飘飘的处女宫圣女的时候,他就更觉得可惜。处女宫圣女确实是很难弄到手,可是水瓶圣女没有精神力量又不会武技,当时把她按在床上本来可以有机会干到她的,若非战斗一起,莱欧硬把自己拖到军队中来,现在说不定自己已经可以干得水瓶圣女哭泣求饶了。

    “唉……”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想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把那些圣女一个个地干过来,完成上天赐予自己的伟大使命。

    只希望,那些战斗系的圣女真的很厉害,能够轻松击败德里王国的军队,让他早日回来继续未完成的事业吧。

    “你在叹什么气?”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艾尔华惊喜地抬起头,一把抱住趴在身边的小魔女,将她按在床上,也不及多说,撕开她下体的衣衫就把**插进了她的身体。

    魔电龙枪进入她紧窄湿润的通道,艾尔华舒服地叹了一口气,压在她的身上,叹息道:“你怎么来了?不怕被莱欧发现你,对你发起攻击吗?”

    “怕啊,”小魔女老老实实地说,“可是你明天就要走了,不来送你行吗?”

    “你不跟我一起去吗?”艾尔华惊讶地问,对于孤身从军感觉到了潜藏的危险。

    “不去。我炼药正在紧要关头,不能随便离开的。要知道,刚弄到的圣女元精可不能浪费,若是差了一点,以后就再也没有办法弥补了!”小魔女满脸认真地说,小巧的香臀向上挺动,迎合着艾尔华的动作,幼嫩的*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花径紧紧夹住他的**,套弄磨擦着取乐。

    看到艾尔华一脸的失望震惊,小魔女安慰地抚摸着他的头发,柔声说:“别难过,我们迟早还会在一起的。你一个人去打仗,刚好可以让你在危险中学习如何战斗和生存,更好地刺激你的潜能发挥出来,让你早日成为一个伟大的魔王啊!”

    她这样安慰着艾尔华,翻身骑到他的身上,熟练地挺动着腰肢,**夹紧魔电龙枪,温柔地同他交欢,脱下身上的衣服,娇躯一丝不挂地趴在他身上,柔嫩丰满的玉峰在他胸膛上磨擦着,柔声说:“你放心,你走的这些天,白羊圣女、天秤圣女和她们宫里的那些修女我都会给你安排得妥妥当当的,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在圣女修道院里面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只等你回来,我们再完成我们未竟的伟大事业!你知道吗,只要能控制所有的圣女,就能控制整个大陆,这是我们魔族上古时流传下来的秘密传说!”

    “说得轻松,不要说别的圣女,那个战斗系的狮子宫圣女,你有把握打倒她,让我上了她吗?”艾尔华抱怨道。

    “没有……”小魔女沮丧地说,随即又打起精神,斗志高昂地说:“不过,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就算今天不行,改天我们一定会想到办法,让她成为你胯下最忠实的性奴!你放心,这是以最高贵的魔族血统为保证,发下的重大誓言!”

    就象为加重自己说话的语气一样,她一双**紧紧夹住艾尔华的腰部,**也用力地紧缩起来,紧紧套在**之上,坚定地向艾尔华提出真实的保证。

    艾尔华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他只是抱紧身上性感迷人的小魔女,用力地挺腰冲撞着她的诱人玉体,和她激烈地交合,享受这即将远离前的最后一次欢娱。

    帐篷周围已经布下了隔绝声音的结界,也不会有好色忘生的士兵胆敢进来帐篷亵渎生命女神的修女。艾尔华和小魔女兴奋地交合着,听着她娇滴滴的**声越来越响,充满了整个帐篷之中。

    终于,艾尔华达到了兴奋的顶点,满脸狰狞地将小魔女按在身下,痉挛地将滚烫的精液射进她娇小玲珑的玉体之内,喘息半晌,翻身从她娇躯上面滚下来,仰面躺在床上,粗重地喘息着。

    小魔女也是俏脸绯红,充满了交欢后的快乐和喜悦。因为交欢时间过久,下体的可爱花园已经被干得又红又肿,象是快要破皮流血一般。

    休息了一阵,艾尔华伸手摸摸她的酥胸**,兴致再起,翻身正要上马再干,却被小魔女伸手握住他粗大的**,笑眯眯地说:“别急嘛,我这里还给你准备了临别赠礼呢!”

    “什么临别赠礼?”艾尔华奇怪地问,却看小魔女用玉臂撑起娇躯,随手一挥,口中喃喃念诵咒文,大大的眼睛里,出现了促狭的目光。

    就象天使降临人间,一个美丽至极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帐篷的中央。黑暗之中,在她性感完美的娇躯上面,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看上去是那么圣洁美丽,让人忍不住有向她顶礼膜拜的冲动。

    她美丽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羞涩,微微垂首而立。眼中隐含着一丝愤怒,却又有一丝春情,隐约在眼中泛起,看起来有些水汪汪的。

    能在黑暗中自动发光的,自然是圣女才有的特殊本领。艾尔华吃了一惊,讶道:“她怎么来了?”

    “当然是我带她来的了!”小魔女得意地说,“用一个小小的幻术,就可以带她离开圣女修道院,进入军营。自从她堕落之后,我就可以部分地控制她,将一个幻术施加在她身上,让她看不到听不到,只是机械地跟着我离开圣女修道院,并不是什么难事。”

    天秤圣女美目含羞,悄悄地看了艾尔华的**一眼,眼波如水,又羞又怕。

    在小魔女的控制下,她并不是一直什么都看不到。刚才进入帐篷之后,小魔女就促狭地解开了她视觉和听觉的束缚,因此她就只能乖乖地站在这里,在近距离内亲眼目睹了艾尔华和小魔女的活春宫。

    在与艾尔华有了亲密关系之后,天秤圣女潜藏的**得到了开发,现在又清楚地看到艾尔华健美的**,让她想起了被他奸辱的一幕幕悲惨情景,羞愤之余,却又一丝兴奋之意,涌上心头,让她琼鼻中喘出的气息,微微变得急促了一些。

    看着天秤圣女美妙动人的倩影,艾尔华不由食指大动,想想刚才被狮子宫圣女勾起了**,却不能干到她圣洁美丽的身体:现在小魔女却带了天秤圣女来,同样美丽诱人的躯体就在面前,可以任由自己玩弄,当即欲心如炽,沙哑着嗓子叫道:“天秤性奴,过来服侍少爷!”

    听到这样侮辱性的称呼,天秤圣女玉容羞红,可是在精神魔法的控制之下,又不能违抗他的命令,只能一步步地挪到床前,在他的指挥下,满怀屈辱地跪在他的两腿之间,含泪垂下了粉颈。

    艾尔华已经坐起来,大模大样地坐在床边,张开两腿,看着跪在自己胯下的美丽圣女,心中充满征服的快感,冷酷地命令道:“天秤性奴,替少爷含吮**!”

    成熟性感的天秤圣女含着泪,屈辱地张开鲜艳的红唇,小心地将艾尔华已经勃起胀大的**含进了纯洁的樱口里面。奇怪的味道从味蕾上散发开来,天秤圣女知道那是艾尔华的精液,混着小魔女的**,强烈的羞辱感觉,让她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下来,洒在艾尔华的**和阴毛上。

    小魔女已经秤圣女的头上飘浮着,兴奋地看着她羞辱的情状,尖声叫道:“天秤性奴,哭什么?还不快些舔,替主人把**舔干净!”

    天秤圣女吓了一跳,生怕她再想出什么床上的花招折腾自己,慌忙用樱唇香舌含吮舔弄,将上面的精液、**和自己的泪水都吮吸进嘴里,咽了下去。

    正含吮得起劲,空中的小魔女又发出阵阵坏笑,口中默念咒文,玉手一挥,只见在天秤圣女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美丽倩影,正在惊慌地瞪大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床边这幅**的情景。

    天秤圣女耳聪目明,听到身后急促的呼吸声,目光微转,向那边看去。小魔女却飞到那美女的身后,用力一推,将她推倒在地,刚好扑在天秤圣女的身边,两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嘴里还在含着粗大的**,看着自己贴身的修女,惊容满面!

    被小魔女推过来跪在她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跟随了她十几年的忠实侍从,温柔娴淑的伊妮莎修女!

    这是小魔女设下的又一重诡计。用幻术将她们两个隔开,在最紧要的关头再揭开来,为的就是要看到这激动人心的场面!

    伊妮莎瞪大了美丽的眼睛,惊恐地看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用红唇叼着男人阳物的女子是自己最崇敬的天秤圣女。虽然早已经猜到了真相,可是亲眼看到自己崇拜的圣女做着这样**下贱的勾当,对她的心灵冲击极为巨大,刹那间,仿佛一个伟大的偶像在她心中轰然崩塌。

    看着她的表情,天秤圣女泪流满面。被自己最忠实的侍女看到这副下贱模样,让她羞惭欲死,玉齿不由自主地咬了起来,借以发泄心中的激动不安。

    “哎哟!”艾尔华痛得叫了起来,伸手捏着她柔滑的面颊,斥道:“有你这么吹箫的吗?你当是买了根香肠啊?”

    天秤圣女恍然发觉自己还在含着他的**,慌忙吐出来,恨恨地啐了一口。

    艾尔华低头看看自己的**,那上面亮晶晶的,沾满了她的口水。而且还有一排细密的牙印,正是天秤圣女那排金碎玉的贝齿咬出来的。

    “好啊,还敢啐起主人来了!”艾尔华怒火中烧,仰头看看小魔女,知道是她施手脚让自己的精神魔法效力变得差了一些,一时倒不明白她的意思,琢磨了一下,才有些明白:“她是想看天秤性奴害羞的样子吧?哼,果然是魔女,邪恶得象恶魔岛上来的人一样!”

    既然小魔女想看,艾尔华也觉得有点意思,就下令道:“天秤性奴,上来,骑到我身上,在你属下的面前,就让你在上面一次吧!”

    对于这样的优待,天秤圣女并不心存感激。可是在精神魔法剩下的效力作用下,她还是只能流着泪,哭泣着爬上了艾尔华的床。

    黑暗之中,美丽圣洁的天秤圣女,抽泣着缓缓褪下圣女的长袍,除去内衫,露出了雪白**的娇躯。

    看到这副完美的躯体,艾尔华和伊妮莎都忍不住禀住了呼吸。艾尔华是因为这副美妙的**之诱人程度并不下于刚才洗澡的莱欧圣女,而伊妮莎则是被圣女玉体的魅力所迷——圣女圣洁美丽的身体,即使同为女性,也会陷入迷恋之中,更何况伊妮莎一直深深地敬仰崇拜着天秤圣女,将她视为自己的偶像。

    天秤圣女美妙的**终于**地暴露在空气之中。她的玉容上静静地流淌着泪水,用凄凉而又优雅的动作,向着艾尔华缓缓跪坐下去,压在他的身上。

    她雪白修长的玉指颤抖着握住艾尔华坚挺的**,娇嫩贞洁的**口寻到了**的尖端,缓缓地坐下,清楚地感觉到它的粗大与灼热,顶开花瓣,进入了她的身体。

    伊妮莎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根丑陋的粗大**缓缓进入天秤圣女圣洁美丽的玉体,只觉一阵阵地眩晕。眼前的一切让她不敢相信,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觉,就象在做着恶梦一样。

    即使是她本人被强奸,失去了侍奉生命女神的资格,她也没有这么震惊和悲痛过。看着贞洁的圣女被迫这样屈辱地侍奉着男人,她善良的心仿佛要破碎了一般。

    她想要冲上前去,将天秤圣女从恶徒的身上拯救出来:可是即使是小魔女已经故意地放松了精神魔法的禁制,她还是不能做出这样的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在自己面前发生,默默地流着泪,发出低低的悲泣声。

    天秤圣女听到了她的哭声,也是心中羞惭欲死,却只能上下挺动着纤细性感的柳腰,让粗大的**在她的**中来回**,带给交合的双方阵阵快感刺激。

    艾尔华已经舒服地呻吟起来,双手握住天秤圣女柔滑丰满的高耸玉峰,肆意捏弄,时而抬起头咬住**吸吮。

    阵阵的快感从下体和酥胸涌来,天秤圣女的美目渐渐变得水汪汪的,紧紧咬住樱唇,不想让自己发出快乐的呻吟。

    如果只是和艾尔华、小魔女在一起,叫出来也没有什么:可是现在观战的是自己最倚重、对自己最忠诚的善良修女,天秤圣女在她面前和男人交合已经是羞惭不堪了,就是死也不愿意再在她面前发出淫声,让自己最后一丝遮羞布都被扯掉!

    可是小魔女却不肯放过她,从空中飞落下来,香臀骑在艾尔华的小腿上,双手紧紧抓住天秤圣女的纤腰,突然用力上下晃动起来,动作快速激烈,就象筛糠一般,只不过方向是竖直的。

    天秤圣女忍不住失声惊呼,剧烈的快感如潮水般涌来,花径被粗大的**磨擦着,就象着了火一般,火辣辣的痛感和快感霎时将她淹没。而艾尔华也失声叫了起来,爽得六神无主,无可言喻。

    在小魔女的激烈帮助之下,天秤圣女很快就达到了**,哭泣着趴倒在艾尔华的身上,娇躯剧烈地颤抖,花径痉挛地箍紧艾尔华的**,将一**的阴精洒在**上面。

    伊妮莎流着泪水,瞪大眼睛看着这惊人的一幕。看着天秤圣女满脸红晕地颤抖着,她虽然**经验很少,还是猜出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圣洁的圣女达到了****,这种事情让她震惊而痛苦。

    艾尔华却还没有达到顶点。因为和小魔女刚做过了一次,他的持久力要强得多,见天秤圣女已经不能动了,小魔女又笑嘻嘻地跪在床上看热闹,他索性翻身将天秤圣女压在下面,大**狠狠地在她的花径里暴烈**起来。

    天秤圣女经受这接二连三的攻击,被干得魂飞天外,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这声音娇媚动人,缠绵嘶哑,听得艾尔华心头大动,将她一双修长美腿架到肩上,腰部晃动,用力地猛干,胯部在她雪白丰满的臀部撞击着,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天秤圣女,她已经被干得神魂颠倒,樱唇无意识地张开,大声淫叫着,发出哭泣般的呻吟声。

    艾尔华一边与她激烈交欢,一边低下头,趴在她耳畔叫道:“说,我干得你爽不爽?还要不要我再干你?”

    “要,要,快些,好人,再快些……”天秤圣女无意识地尖叫道,雪白美腿紧紧盘在艾尔华的腰部,香臀急不可待地上顶,迎合着艾尔华的猛烈冲击。

    艾尔华得意地大笑,抱紧她圣洁美丽的娇躯,用力猛干,直干得她淫声浪语,叫个不停,才用力地将**顶进她体内深处,开始了猛烈的喷发。

    天秤圣女痉挛着,呻吟哭泣着,被灼热的精液射得魂飞天外,如八爪鱼般牢牢贴在艾尔华的身上,粉臂雪腿将他缠得紧紧的。

    两个人终于崩倒喘息,天秤圣女渐渐回神,抬起眼睛,看着旁边满脸惊骇的伊妮莎修女,突然又哭了起来,满心都是羞惭悔恨。

    小魔女娇笑着飞下来,在艾尔华耳边轻轻地说着什么,伸手在他们交合的地方抚摸,将一股催情的气息,度入了艾尔华的体内。

    艾尔华很快就恢复了雄风,大笑着,将天秤圣女按在床上暴烈**,很快就把她干到了失神状态,只能抱紧艾尔华,哭泣呻吟着哀求他干得再快一些。

    艾尔华愈加兴奋,采用各种姿势,将天秤圣女按在床上不停地激烈交合,而天秤圣女也在他的努力开发下,渐渐陷入了肉欲的旋涡之中,淫荡地迎合着,不知满足地索取着,就象一个需索无度的淫妇。

    终于,她跪在床上,淫荡地吸吮着艾尔华又一次射精的**,高高地翘起雪白香臀在伊妮莎修女的面前摇晃,不停地叫着让艾尔华快点硬起来,并很快兴高采烈地骑在他的身上,做起了快乐的活塞运动。

    在艾尔华的身上,她性感迷人的娇躯上下起伏着,美丽的脸庞上满是兴奋的嫣红,充满了陶醉的表情。这一刻,她已经顾不得一切,只有那极端的快乐,才是她最想追求的东西。

    从圣女到淫妇的转变,让她得到了最大的快感。当她又一次达到了**的顶点,终于没有力量再进行交欢,颤抖地淫喊着,趴在艾尔华的身上剧烈喘息,手脚冰凉,就象兴奋已经抽干了她所有的精力一样。

    雨散云收。天秤圣女躺在床上,默默地闭目养神,许久之后,微微张开美目,看着伊妮莎修女,苦笑了一下,再没有力气去想多余的事,似乎连害羞的力量都失去了。

    艾尔华费力地爬起来,看着这位可以和莱欧圣女媲美的美丽圣女,感觉到自己手脚发软,似乎是将对莱欧的一腔**都发泄到她的身上,导致消耗过度的一样。

    他吃力地爬到天秤圣女的身上,下体凑近她圣洁美丽的脸庞。

    看着他沾满**和精液的**,天秤圣女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开樱桃小嘴,将它含进口中,静静地吮吸着,舌尖舔弄,和尿道口进行着调皮的交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