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六章香浴勾魂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静美的气氛被莱欧打破,这位狮子宫的圣女用她惯有的从容语气,淡然说道:“王后陛下,明天我就将带领军队出征,因此赶来向陛下辞行。”

    瑟丝王后美丽的脸上带着歉意,微笑着说:“国王陛下出去了,不在宫中,因此不能向莱欧殿下辞别,还请殿下原谅。”

    听到她说起伪王里尔,嫉妒的烈火突然在艾尔华的心底熊熊燃烧起来。这位美丽优雅的妇人,每天夜里都要被那位纂位者压在身下肆意蹂躏,她高贵的仪态在里尔二世的身下将荡然无存,只能淫声荡语、娇喊呻吟,一想到那样的场面,艾尔华就心中难过,对那夺走爱德华王子的江山、自己从未见过面的里尔伪王充满了嫉恨之情。

    莱欧圣女谦逊了几句,被瑟丝王后请到后殿去说话,并被留在王宫用晚餐。而艾尔华作为她的随从,就只能跟着侍卫们去另一个餐厅用餐,不能陪在高贵的王后、公主和圣女的身边。

    很巧的是,被派去陪伴艾尔华用餐的,正是威烈娜。她是洛丽塔公主的侍卫队长,被派去派伴莱欧圣女的随从正合适,这也正是洛丽塔公主坚持的意见。

    洛丽塔公主没有认出艾尔华,今天在街上的形式太混乱,她没有能够看得很清楚;可是威烈娜就不一样了,对这位有着男性器官、强行夺走自己贞操的修女,要想让她忘掉,简直比登天还难。

    坐在餐厅里,看着对面洛丽塔公主的侍卫队长,艾尔华发现她脸色涨红,娇躯轻颤,低着头,一脸的窘迫之相,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好。

    桌上摆着丰盛的晚餐,她却无心取用。于是艾尔华心里暗笑着,好心地招呼她说:“威烈娜队长,你也吃一点吧?今天在街上的事情以后,恐怕你已经很累了……”

    威烈娜手脚一抖,差点把桌上的盘子打翻,强忍着心中的屈辱,用颤抖的玉手拿起刀叉,开始心神不宁地切割起了盘中的食物。

    艾尔华倒真是很饿了,拿起刀叉一顿狂卷,如风卷残云一般,将放在自己面前的东西吃得干干净净,又让侍女们拿了一些来放在面前,开始放慢用餐速度,慢条斯理地吃着,随意地问:“我听说你和莱欧圣女比试过啊,那是怎么回事?”

    威烈娜又颤抖了一下,脸上露出屈辱的表情,低声说:“那是从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还很强,比现在要强大无数倍,由于有战神庇佑的缘故……可是,我还是败了,所以只能依照赌约,到圣安王国的军队中服役,被洛丽塔公主选中,做了她的侍卫队长……”

    艾尔华这才明白,为什么这位女骑士胆敢向那么强大的狮子圣女挑战。他现在有些好奇,不知道威烈娜原来强大到什么程度,居然可以和莱欧相比;以她今天表现出来的程度来看,恐怕比之小魔女都远远不及,现在更不可能是莱欧的对手了。

    他已经吃饱,看着威烈娜也多少吃了一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用餐的心思,于是艾尔华决定做些快乐的饭后运动,便微笑着向威烈娜说:“我听说你的卧室布置得很是漂亮,不带我去参观一下吗?”

    他的笑容,在餐厅侍女们的眼中显得那么圣洁而充满帅气的魅力,让她们不由自主地对这位俏丽修女生出崇敬的情感;可是威烈娜看来却是不折不扣的淫笑,让她健美的娇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尽管只是部分的精神控制,她也不能反抗艾尔华这点小小的要求,无力地点着头,从餐桌边站起来,领着艾尔华,默默地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她的房间很宽敞,布置得甚为雅致,却稍显清冷,墙上挂着大量的刀剑盾牌,血腥萧杀之气,扑面而来。

    看着那些刀剑,艾尔华暗自心惊,猜测它们在战场上染过多少敌人的鲜血。威烈娜站在他的身边,望着墙上的刀剑,一丝自豪之色在她眼中泛起,她傲然立于房间之中,强烈的杀气从她身上迸发出来,仿佛锐利的刀剑一般,刺伤了身边少年的情感。

    艾尔华转过头,默默地看着这位红发女骑士。站在这挂满刀剑的卧室之中,她的豪气已经被激发出来,如果不能迅速加以压制,只怕时间长了,她会脱离自己的控制,对自己不利。

    想到这里,他的手迅速伸出,揽住了她健美的腰肢。他的手臂能够感觉到她的强壮,玉背上的肌肉因为长期的锻炼,摸上去的手感十分美妙。

    威烈娜一怔,眼中异色涌起,对于他这么急色大胆有些意外。她的手伸向腰间的剑柄,正想拔剑一鼓作气刺他个对穿,突然一阵无力感涌来,让她的手还未摸到剑柄,就已经无力地垂了下来。

    艾尔华的左手伸上去,抓住她高耸的玉峰,大拇指按在她的右**处,将精神魔法的力量暗暗地度了过去,见她脸上现出惊讶无力的神色,心中暗自叫好,用力将她揽在怀中,一口吻上了她的红唇。

    威烈娜无力地挣扎着,口中唔唔地叫个不停,却不敢大声喊叫,生怕被自己的部下闯进来看到自己这副模样,那以后就再也没有颜面带领和管理她们了。

    艾尔华放*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肆地揉捏着她的美乳,将她按倒在冰冷的地板上,飞快地替她宽衣解带,露出了雪白修长的美腿,圆润性感的香臀,以及两腿间美妙诱人的花园。

    她**的下体和脸上哀怨无助的神情让艾尔华看得欲火如焚,自己也脱了裤子,扳起两条修长**放在自己肩上,将大**顶在她的花园处,腰身用力一挺,**冲破阻碍,顺利地顶进了她初破瓜的花径之内,大肆**起来。

    威烈娜卫队长躺在地上,默默地流着眼泪,眼中满是无助的悲伤。就在自己的卧室里,被这个陌生的少年,按在冰冷的地板上强奸,对于一个心高气傲的女骑士来说,简直是莫大的屈辱。

    和爱克莉丝圣女、莱欧圣女在一起时,艾尔华的欲火已经被压抑得狠了,后来看到瑟丝王后的性感美乳,更是让他无法忍耐。现在终于有了发泄的渠道,便按住威烈娜大干起来,摆弄着她的娇躯,使用各种姿势和她交欢,从地板上一直干到桌子上,房间里每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交欢的痕迹。

    威烈娜平素用来读书写字的书桌,桌面上的纸笔都已经被艾尔华扫落地面,将她**的娇躯摆在上面,让她仰天躺在桌面上,自己站在桌边,将她的修长美腿放在肩上,双手抓住她的润滑香臀,腰部用力前挺,啪啪地撞击在她的香臀上面,大**一下下地在她花径中进出,将她花径中的嫩肉抽得向外面翻出来。

    一边干,艾尔华一边气喘吁吁地问:“你跟的那个罗莉公主,是瑟丝王后的亲生女儿吗?看起来好象姊妹似的……她才多大就生下女儿了?”

    威烈娜被他的激烈冲撞干得两眼失神,红唇颤抖着,无意识地回答道:“是洛丽塔公主……她是瑟丝王后陛下的亲生女儿,当初她生下孩子的时候,只有十三岁!”

    “什么!”艾尔华义愤填膺地喊了起来,随即又压低声音,免得被人听到:“她才刚有十岁出头,就被那个该死的家伙给上了?”

    一想到她那时比洛丽塔公主还要小,就要经受伪王里尔的蹂躏,艾尔华就不由妒火中烧,愤愤不平地骂道:“那个该死的罗莉控!”

    威烈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这很正常,按照法律和圣安王国的风俗,男孩女孩到十一岁就可以结婚了。”

    艾尔华冷哼一声,在心中念动咒文,随手布下阻隔声音的结界,按住红发女骑士,胀得更加粗大的**在她的花径中狠狠地**着,借以发泄对这个邪恶世界的怨愤与不平。

    “可恶啊,我平生最恨那种邪恶的罗莉控……”艾尔华满腔义愤地想着,对那个坐在王位上的邪恶罗莉控充满了愤恨,直恨不得将瑟丝王后抱在怀里,好好地抚慰她,用自己的温情和魔电龙枪来安慰她受创的身心。

    在**上干着威烈娜、心灵中抚慰着瑟丝王后的奇特情形之后,艾尔华的心思很快又转到了那个罗莉控和她生出来的女儿身上:“对啊,那个小罗莉公主看起来真诱人,如果能吃到她,滋味一定很好……”

    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笑容,轻舔嘴唇,心中充满了对金发美丽女孩的遐想。

    “还有她的母亲……”他忍不住又将心思转到了那个方面,想到自己从前看过的一本书里写过的皇宫快乐母女双飞的情景,艾尔华不知咽了多少口水。

    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威烈娜忽然惊慌起来,猜到他又在打什么主意,正要规劝他不要起这样的坏心,忽然被他将手伸进皮甲,抚摸捏揉着她从未有人碰触过的敏感**,那熟练巧妙的手法,加上下体魔电龙枪的剧烈**,爽得她忍不住娇喘呻吟起来。

    艾尔华上下齐攻,**在她**里狠狠**了一阵,暂时发泄了欲火,又满怀妒意地问:“那个里尔二世,性能力怎么样,有没有我这么强?能满足瑟丝王后的需要吗?”

    被他突然这么问,威烈娜羞得俏脸通红,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直接地问这种话。最糟的是,他的**还**地插在她的下体里面,就象要把她钉在桌面上一样,让她无法逃避这个话题,只能娇喘着,断断续续地回答道:“国王陛下……他早就失去性能力了,听说是因为在战斗中受了伤的缘故……好象是在很久以前的事,那时洛丽塔公主才刚刚出生,所以他才只有洛丽塔公主这一个女儿,没有别的子女和继承人……”

    艾尔华听得两眼放光,这个好消息真是让他喜出望外。这么说,瑟丝王后这些年一定过得很辛苦,不能得到性的满足,再高贵的女人也会感觉到失落。这么说,只要自己混进王宫,岂不是会有很好的机会吗?

    为了嘉奖威烈娜告诉他这个好消息,艾尔华决定让她也好好地满足一下。他伸出手,将威烈娜上身的皮甲解下来,脱去内衣,露出了高耸的玉峰,伸手在上面揉捏搓动,指尖夹着**,施展自己越来越熟练的**手法。

    在剧烈的刺激之下,威烈娜尖叫着,呻吟哭泣着,被他抱在怀中,一丝不挂地挂在他身上,修长美腿盘住他的虎躯,腰部用力上下耸动,让大**在她的**里抽动磨擦,带给她更加激烈的快感。

    艾尔华慢慢地干着她,抱着她一步步地走向卧床,将她放在床上,让她用趴跪的姿势,如母狗般趴在床上,高高翘起了圆润的香臀。

    换姿势的过程中,**自然要抽离她的身体;在**的驱使下,心高气傲的女骑士已经顾不得一切,努力地向后翘起香臀,伸出纤手向后抓住艾尔华的**,向自己的**凑去。

    看她这么性急,艾尔华也不再为难她,双手抓住纤腰丰臀,腰身向前一挺,感觉到自己的**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通道之中,被紧紧地套住,前后晃动磨擦着,在与威烈娜的交合中,带给他剧烈的快感。

    在威烈娜向来洁净的香榻上,他们变换着各种姿势,激烈地交合。威烈娜已经抛却了一切羞涩,高亢地尖叫着,发出激烈的**声,玲珑性感的娇躯努力地迎合着艾尔华的**,在与他的交欢中,被他带到一次又一次的**。

    艾尔华肆意地玩弄着红发少女的性感**,在她紧窄的花径中**着,看着她布满红晕的俏脸上陶醉的表情,听着她高亢的**声,心中大感有趣。平时看着那么坚强勇敢的女骑士,一旦与男人交合,彻底放开自己,却会变得那么淫荡,让他不禁遐想,不知道莱欧到了床上,那如太阳神一般神圣伟岸的狮子圣女,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红发女骑士的尖叫声将他从遐想中拉了回来,看着她布满红晕的美丽面庞,他能够感觉到她的**在剧烈地抽搐着,夹紧他的**,带给他不一样的强烈刺激。

    粗重的喘息声从艾尔华的鼻中发出,他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红发少女一丝不挂的性感娇躯,**颤抖着努力挺进到她体内最深处,将自己灼热的精液,狠狠地射在少女娇嫩的子宫里面!

    ※

    天使一旦堕落,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回过头对着天堂竖中指,吼一声“**”,然后将自己从前信奉的一切统统打倒和毁灭。

    终于到了告辞的时候,已经和瑟丝王后详谈过出兵和后勤事宜的莱欧圣女带着一身轻松舒爽的艾尔华,向瑟丝王后告辞出门。

    艾尔华还是一副恭谨有礼的年轻修女模样,只是眼睛在偷偷地乱瞧,看到在侍卫群中,脸色绯红的威烈娜队长,不由暗暗地笑了起来。

    他的目光又落到了洛丽塔公主的身上。她站在瑟丝王后的旁边,目光闪闪地看着莱欧圣女,眼中充满了倾慕与依恋。

    看到她那只有堕入爱河的少女才有的目光,艾尔华不由心中一动:“难道她在暗恋莱欧圣女?嗯,这倒是很有可能,莱欧长得那么高大帅气,人又美又富男子一般的英武气概,如果在女校里面,肯定是所有少女们追逐的目标,女同性恋者的超级偶像!这样看来,被公主暗恋好象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他正在琢磨这个秘密是否有可供利用的价值,莱欧已经和瑟丝王后告辞完毕,翻身上马,随手抓住他的肩膀,将他也拉上马背,向瑟丝王后欠身行礼,拍马飞驰而去。

    在莱欧圣女的手里,他就象布娃娃一样被抓来抓去,丝毫无法反抗。看着莱欧轻松自如的模样,艾尔华暗自苦笑,现在这副模样,被女人抓来抓去,简直是把男人的脸都丢尽了。

    夜色已深,天空中,繁星满天。艾尔华仰望着天上的繁星,嗅着前面传来的淡淡香气,不由心神俱醉,情愿在这浪漫的夜晚,与这位高大美丽的金发女郎,永远沉浸在这浪漫的时光之中。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这个夜晚好象也不是太浪漫了——莱欧纵马奔驰的方向,好象是往正北,根本就不是回圣女修道院的方向。

    “圣女殿下,我们这是去哪里?”艾尔华忍不住问道。

    “军营!”莱欧简单地回答说,丝毫没有放慢马速。

    “我们为什么要去军营?”艾尔华惊讶地问。

    “因为明天就要出征了,今天是最后一天的准备时间。”莱欧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

    “怎么,怎么会这么快!”艾尔华失声叫道,“不是说瑟丝王后刚刚来到圣女修道院求援,大军要上路,怎么也得准备一些时间吧?”

    “其实早就准备好了,即使德里王国不打过来,圣安王国也会出兵作战,收复多年前的失地。只不过那样的话,我们圣女修道院就没有理由插手,只有德里王国入侵,我们战斗三宫,才可以按照协议,帮助圣安王国进行战斗。而我的军队是骑兵,比别的部队准备得更早一些,任何时候都可以出兵作战,哪怕是在最艰苦的环境下,也不会对他们的战斗力有太大的影响!”

    “原来两国都很想打上一仗,双方都已经准备好了……”艾尔华被这个事实弄得有些惊讶,沉默了一下,又说:“可是我们这些治疗师不需要准备一下吗?刚刚离开圣女修道院,治疗师们一定对军队的事情不太熟悉吧?”

    莱欧冷冷地回答:“军情如火,已经没有时间再多停留了。要熟悉的话,到军队里再去熟悉吧!你如果有什么需要用的东西放在圣女修道院,我会派人去拿来,明天早上,我们就出发,向北部战场挺进!”

    听到她斩钉截铁的声音,艾尔华低头哀叹:看起来事情是已经没有回旋余地了,这一下,就连跟那几位性奴告别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的目光落在莱欧的玉背上,看着这位高挑健美的金发美女,心中暗恨:“害我没有干上水瓶圣女不算,现在还让我和那些女奴分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聚,真想狠狠干你一顿出气,要不是打不过你……”

    就象害怕从马上摔下去一样,他的双腿暗暗夹紧马背,大腿内侧不可避免地碰触到了她健美的臀部,隔着衣服感受着她香臀的柔软滑嫩,艾尔华忍不住暗自赞叹,若非已经事先缩鸡入腹,只怕现在要当场勃起了。

    莱欧感觉到他的肢体接触,倒也不以为意,只当是这个未上过战场的小修女害怕起来,不由安慰道:“爱尔莎姊妹,你也不要担心,这次上战场,治疗师一般只是负责给士兵治疗的,不用亲自上战场去拼杀,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艾尔华苦笑着感谢她的关心,心里却在哀叹:“哪有那么简单!敌人要是冲过来了,哪管你是男是女,只怕一见和自己穿的不是一样的衣服,一刀就砍下来了!若是侥幸没有死,被他们抓住,难道他们还会对修女俘虏好一点不成?说不定还要凌虐、强奸,满足那些士兵被压抑的变态心理……”

    想到这里,一阵恶寒涌来,艾尔华忍不住轻轻颤抖。

    前面的莱欧圣女感觉到了他的恐惧,轻轻地叹息一声,回过身来,轻舒玉臂,揽住他的腰,将他抱到前面来,让他坐在自己怀中。

    被这高大健美的女子搂在怀里,一阵温暖的感觉涌遍周身。艾尔华仰起头,看到莱欧圣女健美肤色的脸庞是如此圣洁美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温情关怀,不由眼圈一红,几乎感动得落下泪来。

    夜色中,满天繁星下,这位美丽的圣女,真的是圣洁温柔得令人感动,不比其他的圣女差上分毫,虽然她平时里总是一副英武强大的模样。

    莱欧美丽的红唇边,现出了一丝微笑,声音中也隐隐带上了一丝温柔:“小爱尔莎,不要担心,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受伤害的。”

    艾尔华默默地点头,把身子向后缩去,缩在她温暖的怀抱里,一股久违的温柔情感,缓缓地涌入了他的心中。

    她的身材比他高大得多,拥抱着他一点不显得不方便。艾尔华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顶在两团柔软坚挺的玉峰之上,可是很出奇的,他竟然没有感受到多少**的诱惑,只是倚靠在莱欧的怀中,静静地嗅着她身上带着阳光气息的醉人幽香。

    莱欧圣女拥抱着艾尔华,纵马奔驰,在夜色中一直驰到城市北方的军营之中。

    黑暗中的庞大军营,有着严密的守卫。哨兵在黑暗中喊出口令,在验证了莱欧圣女的身份之后,才敬礼将她放进了军营之中。

    在军营的中央,一座巨大的帐篷里面,是莱欧圣女暂时的居所。

    在营帐中,艾尔华奇怪地发现,莱欧圣女身边并没有太多的修女服侍她,只有她的贴身侍从苔丝在帐中等候着她,见她回来,惊喜地上前行礼,用柔顺的声音说:“圣女殿下,您回来了!我已经烧好了洗澡水,您要洗个澡吗?”

    “好吧,明天要上路了,预先洗个澡也不错。”莱欧随意地说,“别的人呢?还在各营传令没有回来吗?”

    “是,她们都去各营中督促战士们准备明天起程,现在还没有回来。”苔丝恭敬地回答道,忙着去给莱欧准备洗澡水。

    看她一个人不好搬动木桶,艾尔华好心地上前帮忙,而苔丝看到他的服饰,知道艾尔华和自己一样是圣女修道院的修女,也就笑着道了谢,和他一起忙着准备为莱欧殿下洗澡的事情。

    很快,一切准备就绪。艾尔华禀住呼吸,瞪大眼睛看着高大美丽的莱欧圣女缓步走到木桶前,除下身上的衣甲,露出了她那健美得令神明亦为之失色的完美**。

    她的皮肤并不很白,是健康的肤色,却光滑细腻,在烛光的映照下,反射着淡淡的莹润光泽。而她的身材高大有力而优美性感,看上去完美绝伦,酥胸高耸,腰肢纤细,美腿修长,两腿间卷曲的金色毛发更是看得艾尔华头晕目眩,鼻血都快要喷了出来。

    在苔丝的示意下,他缓步走上前去,努力抑制着狂跳的心脏,伸出手掌扶住莱欧圣女柔滑的玉臂,帮着她跨入洗澡的大木桶中。看着她抬起性感美腿时,露出两腿间方寸之地的美妙花园,当中的粉红色裂缝里面的嫩肉显得那么娇嫩可爱,让艾尔华一阵眩晕,几乎要一头跌在莱欧的洗澡水里面。

    他硬撑着将莱欧扶到澡桶中坐好,学着苔丝的模样,拿起一条毛巾沾湿了水,在莱欧身上擦拭着,时而用光滑的手掌撩起水来在莱欧的身上擦拭,掌心清楚地感受着她肌肤的滑腻,以及她肌肉的强健有力。

    莱欧圣女坐在充满热水的大木桶中,仰起头,惬意地享受着侍女们的服侍。同时,她的侍女也在享受着服侍着圣女的乐趣——其中一个,比另一个要虔诚忠实得多。

    艾尔华好象还是第一次服侍别人洗澡,不过对方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他也就不会对此有什么抱怨。热气从桶中蒸腾出来,混着莱欧身上的处女幽香,让他几乎迷醉。

    他的手在莱欧身上擦拭着,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她光滑的肌肤、健美的身材,她的香肩、玉背和纤腰上,他的手掌都恋恋不舍地抚摸擦拭过。其他那些重要的地方他虽然不敢去乱摸,可是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努力盯着她诱人至极的完美**,将一切美丽景象,尽都铭记在心灵之中。

    因为身材高大的缘故,莱欧圣女的玉峰也显得很大,在艾尔华面前晃来晃去,直晃得他眼晕,口干舌燥,几乎忍不住要撩起桶中的水来为自己解渴,消除心头炎炎的欲火。

    尽管他一心渴望着为美人洗澡的乐趣能够持续下去,可是澡终究有洗完的时候。当莱欧盈盈从桶中站起,艾尔华站在她的身边,仰望着她一丝不挂的完美**,惊讶赞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从他眼中射了出来。

    他拿着毛巾,小心翼翼地替她擦拭干净身上的水珠,指节不经意地拂过她的酥胸**和香臀美腿,感受着手指上传来的美妙触感,阵阵眩晕中,眼神一片迷茫。

    莱欧抬起**,迈出澡桶。艾尔华瞪大眼睛,又一次清楚地看到,她修长美腿间可爱裂缝中的粉红色嫩肉,这位强大而美丽的圣女,虽然外表强悍,可是她的私处,生长得和别的少女一样可爱。

    两腿间的金色毛发在向下滴着水,艾尔华正要伸手擦拭,莱欧圣女却红着脸,从他手中夺过毛巾,自己擦干了腿上的水,让艾尔华暗叫可惜。

    象一个温柔的侍女那样,艾尔华拿来睡衣,小心地服侍莱欧穿上。看着那美妙至极的性感躯体被掩盖起来,艾尔华怅然若失。

    晚上服侍莱欧圣女就寝的光荣责任,如以往那样,落在了苔丝的身上。而艾尔华只能在旁边的一座小帐篷里面,孤枕独眠,承受着寂寞的滋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