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章难忘教训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尔华抱着伊妮莎大步飞逃,自从和两个圣女有了**关系,吸收了她们的圣女精元之后,力量大增,抱着一个美女在街上飞速奔行丝毫不觉吃力,穿街过巷,躲避着那个红发少女的追杀。

    威烈娜紧追不舍,紧咬银牙,满脸怒色,手中宝剑寒光闪闪,似是恨不得在艾尔华身上捅一个透明窟窿出来。她是武士出身,力气甚大,紧紧追在艾尔华后面,艾尔华一时也甩不下她。

    艾尔华初进城市,对路线不是很熟,在街上拐来拐去,奔到一个小巷尽头,不由叫出苦来。这却是一条死胡同,除非翻过墙去,不然根本没有出路。

    没等他翻墙,那个红发威烈娜已经大步追上来,狠狠一脚踹在他的腰眼上,将他踹翻在地,举剑怒骂道:“贱人!现在你倒是再跑啊!”

    这一脚踹得艾尔华痛入骨髓,在地上蜷成一团,痛苦呻吟着叫道:“住手!我是圣女修道院的,你打伤了我,生命女神会惩罚你的!”

    威烈娜冷冷一笑,抬起玉足,狠狠一脚跺在他胸膛上,骂道:“呸!什么圣女修道院,我是战神的信徒!最恨你们这群伪善的贱人!”

    她一把抓住艾尔华的头发,将他按在墙上又踢又打,手中宝剑时而刺下,将他的衣衫刺得破烂不堪,身上也带上了道道剑痕,虽然不深,却也痛得厉害。

    艾尔华痛得大叫,张嘴想要念动咒文,却被威烈娜抬起**,带着巨大的力量,一膝顶在他两腿之间,怒骂道:“贱人!看见你这身衣服就有气,不狠狠打你一顿,难泄我心头之恨!”

    艾尔华痛得大叫一声,扑倒在地乱滚。他现在只能庆幸刚才用缩阳咒把**缩了回去,不然现在只能落个鸡飞蛋打的下场。

    虽是如此,重要部位被少女膝部重撞,仍让他疼痛不已,捂着下体乱滚惨叫,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能任由少女在他身上乱踢乱打。

    威烈娜正打得起劲,突然腹部挨了一记重击,整个人被击飞出去,重重地撞在后面的墙上,惨叫一声,鲜艳红唇边有一丝血迹流淌出来。

    紧接着,一记耳光重重扇在她的脸上,打得她牙齿渗血,眼冒金星。威烈娜立即举拳挥出,却打了个空,丝毫没有打到什么东西。

    她用力爬起来,背靠着墙,瞪大眼睛,看到面前一片虚空,只有刚才那两个修女跌倒在墙边,没有发现偷袭者;可是紧接着,她的小腿迎面骨上挨了狠狠一脚,痛得钻心,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双手握住小腿,咬牙怒骂道:“贱人,你又在施展什么巫术?”

    艾尔华鼻青脸肿地从墙边爬起来,看着那边处于隐身状态的小魔女,哀叹道:“你怎么现在才来?”

    小魔女抱臂站在一旁,随意地踢出一脚,踹在威烈娜的屁股上,很不高兴地说:“我刚练完药,出来找你玩,结果却看到这烂女人在追打你,所以出手救你啦!”

    “谁,你在和谁说话?”威烈娜从地上爬起来,向艾尔华大声问道。紧接着,又被小魔女一脚踹翻,头撞在墙上,发出一声惨叫,战盔也在重撞之下滚落一旁。

    小魔女横了她一眼,冷然道:“她知道我处在隐身状态下。怎么样,要杀了她灭口吗?”

    “哼,哪这么容易让她死的?”艾尔华摇摇晃晃地走过来,随手施展了几个初级治疗术放在自己身上,刚才被威烈娜追打造成的痛楚大为减轻,低下头看着威烈娜,大声问:“你为什么这么恨生命女神的信徒?既然这样,你还呆在这个信奉生命女神的国家干什么?”

    美丽的红发少女骑士抱膝坐在墙边,满脸倔强的神色,冷冷地哼了一声,将头扭向一边,不去理他。

    艾尔华大怒,看着她俏丽脸庞上的倔强神色,气不打一处来,伸手一把揪住她的火红长发,将她拽到自己身边,大吼道:“我在问你话,你听到没有?”

    红发少女美丽的眼中喷射出怒火,攥紧铁拳,照着他的小腹,狠狠一拳打了过去!

    拳锋尚未及体,小魔女已经从旁边伸过手来,一把捏住她的脉门,反手向后一扭,随手扯下她的腰带,将她的双手反绑起来。

    威烈娜惊呼一声,抬腿后踢,怒骂道:“什么人,装神弄鬼的,有胆量出来正面较量!”

    小魔女却不管她说什么,三两下把她捆起来,拍手笑道:“这下好了,不用怕她再发飙了!”

    腰带一开,女骑士宽松的裤子支撑不了太久,随着她的努力挣扎晃动,突然掉了下去,露出了雪白修长的大腿。威烈娜惊呼一声,发现自己赤着下体站在小巷里,不由羞不可抑,怒骂道:“坏东西,为什么要这么做?”

    艾尔华正扯着她的红发生气,突然看到她雪白的大腿暴露在自己面前,不由瞪大了眼睛,怒气也忘到了一边,不由自主地伸手到她大腿上,抚摸着她如凝脂一般的滑腻肌肤,惊叹道:“皮肤好滑腻啊,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骑士能够拥有的!”

    “不许碰我,贱女人!”威烈娜生气地大叫道。抬起腿来,就想给他一脚,可是她忘了自己的裤子已经落到了脚面上,腿一动,反而一个趔趄,差点害自己摔了一跤。

    因为想到艾尔华是个女人,她倒也不太害羞了。只是怕那个隐身暗处的家伙若是个男子,自己可就要吃大亏了。

    事实与她想象的相反,真正的危险分子此时正把魔手伸向她两条雪白的美腿中间,款款抚摸着她大腿内侧的柔嫩肌肤,一直摸到最隐秘的部位,突然失笑道:“咦,这位漂亮的女骑士,她穿丁字裤啊!”

    听他这么说,小魔女也跟着笑了起来:“她居然喜欢穿这种东西,一定是个闷骚女人!”

    她故意放出音量让威烈娜听到,果然让威烈娜听得甚为难堪,可是发现隐身暗处的家伙是个少女,倒让她心中大定,怒骂道:“你们这些贱女人,快放开我!啊!”

    她正在怒骂,突然尖叫一声,俏脸上霎时被大片的红晕覆盖,一双美丽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的,看着艾尔华,用柔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叫道:“你这个、贱人……你竟然……”

    她说不下去。因为她清楚地感觉到,两根手指已经钻进了她的丁字裤,一直抚摸到少女最隐秘的部位。

    艾尔华兴奋地抚摸着,感觉到指尖上有柔嫩的触感,随着他指尖的晃动深入,滑腻的感觉涌了出来,指尖上开始变得湿润。

    “她流水了!”艾尔华不由笑了起来,小魔女也从后面抱住他,和他笑成一团,嘲弄地大声笑道:“闷骚女人!穿得那么整齐,还用盔甲保护着,还不是一摸就出水!”

    威烈娜羞得几乎滴下泪来,想要举手打他,却被反绑着;腿也抬不起来,只好张开嘴,狠狠一口,将口中的香津啐在艾尔华的脸上!

    艾尔华正张开大嘴笑得起劲,忽然挨了这一下,不由愣住,感觉到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冲了进来,咂咂滋味,却什么都没有,只是有些奇怪的香气,就象自己吻着圣女时感觉到的那种滋味。

    “呸!”威烈娜又是一口啐在他脸上,见这淫邪修女呆住,心中大畅,索性一鼓作气多啐几口。

    艾尔华抬起头,看她又在努力噘起樱唇,似是在聚集香唾准备啐在他脸上,因形势所逼,不得不先下手为强,扑上去一把抱住威烈娜,张开大嘴,覆盖在她微张的娇嫩红唇之上,用力吮吸着。

    威烈娜费力聚集起来的香津霎时被他吸了过去,随即又有一条粗大的舌头顶开樱唇贝齿伸了进来,与她的丁香小舌缠绕在一起,放肆地湿吻着她。

    威烈娜如遭雷击,瞪大美目,茫然看着这位拥吻着自己的修女,神魂飘荡,恍然不知身在何处。

    艾尔华抱住她的娇躯,将她压在墙上,一边吻着她,一边上下其手,双手从冰冷坚硬的皮甲往下摸去,抚摸着她狭小丁字裤覆盖不住的柔滑香臀,手指毫不客气地闯进她的玉门之内,捏揉着她的小豆豆,挑逗阴蒂****,一直向里伸到处女膜前,方才停下来,开始了快乐的**工作。

    威烈娜瞪大眼睛,唔唔地低声叫着,被他熟练的吻技和魔鬼般的手法弄得几乎当场升上了天堂,见到她最仰慕的战神。

    一股热流从艾尔华的手指上流下,滴澳大答地洒落地面。威烈娜的娇躯剧烈地颤抖着,达到了人生的第一次**。

    艾尔华把她的樱桃小嘴吻了个痛快,让她在意乱情迷之中吃了自己不少口水,方才抬起头来,将沾满**的手指从下面拿上来放在她的面前,调笑道:“你看,这是你淫荡的证明,感觉如何?”

    红发少女却是目光茫然,看不到眼前晃动的手指,只是一脸哀伤震惊的表情,悲痛地自语道:“我、我的初吻,竟然被一个生命女神的信徒夺走了……啊,伟大的战神啊……为什么会这样……”

    艾尔华听得大为郁闷,拍着胸膛怒吼道:“老子就是生命女神的信徒,强吻了你又怎么样?哼,难道我们生命女神的信徒就低人一等不成?”

    在战神信徒的刺激之下,艾尔华对生命女神的认同感大为提升,情感得到了升华,决心为所有的生命女神信徒报这被轻视之仇,怒哼一声,伸手抓住这粗暴鞭打行人的红发女骑士,将她强行按得跪在自己胯下,随手脱下修女长袍,丢到一边,然后又脱下了裤子,露出了自己刚才偷偷释放出来的魔电龙枪。

    粗大的魔电龙枪早已一柱擎天,艾尔华低头看着它,松了一口气。幸好它还能长出来,万一咒文有错,它一直呆在肚子里面不出来,自己倒不如真的一*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头碰死好了。

    听到他的嘘气声,小魔女猜出了他心中所想,从后面抱住他,伸出柔滑小手抚摸着他的睾丸和**,很不满地抱怨道:“我教给你的咒文,难道还会有错不成?虽然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别人试验过……”

    威烈娜跪在他两腿之间,仰头望着他粗大的**,已经吓得呆了。虽然没有见过男人的东西,可是听也听说过。现在这个短发俏丽的修女身上居然长有这种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她没有呆多久,因为艾尔华已经迫不及待地抓住她艳丽的红发,腰部前挺,将**塞进了她的红唇之中,做起了快乐的活塞运动。

    被一个生命女神的信徒强行逼迫做这种事情,巨大的耻辱感占据了威烈娜的身心。她美丽的眼中怒火燃起,洁白整齐的贝齿用尽力气,狠狠地咬下去,却是丝毫没有作用,只将她的嘴角震得迸出血来,挂在她俏丽的玉颊之上,带着凄美绝艳的意味,向着晶莹圆润的下巴滑落。

    口水也从她的唇中流出,滑向白皙的下巴。艾尔华干得起劲,抱紧她的螓首,**深深地刺进她的喉间,在她的樱桃小嘴里得到了极大的欢乐。

    抱着美丽的女骑士的螓首,艾尔华痛痛快快地爽了一阵,听着她呜咽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小,低头一看,美丽的女骑士已经被他干得美目翻白快要晕过去了,慌忙将**从她嘴里抽出,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

    **离开了喉管,威烈娜剧烈地咳嗽起来,直咳得泪流满面。艾尔华抚摸着她的长发,看着刚才还嚣张不可一世的跋扈少女一脸的狼狈相,不由心头剧爽,心中充满了惩恶锄奸的豪侠之气。

    虽然已经泄了怒火,可是**却涨得难受,于是艾尔华抚摸着跪在自己胯下的美貌女俘虏,大义凛然地说道:“刚才那几下,是替伊妮莎讨还公道;接下来,就该为我自己讨还公道了——你打得我那么狠,弄得我头破血流的,不收回点利息来怎么行?”

    身后传来了喘息声,艾尔华回头一看,见伊妮莎修女已经醒了过来,手扶墙壁站起来,默默地看着这边,俏脸上的表情一片平静,并没有因为艾尔华替她讨还公道而对艾尔华感激涕零。

    “施恩时不指望受人感激,才是豪侠所为!”艾尔华默默地想着,将红发少女按倒在地上,香臀高高翘起,自己挺着**,向她身后凑去。

    威烈娜这时上身还穿着精美坚固的皮甲,裤子脱落到脚面上,只穿着一条丁字裤,红色的卷曲毛发从内裤里面露了出来。她的手被腰带反绑着,脸贴在艾尔华扔在地上的修女长袍上面,默默地流着泪,对于自己战败被俘后的命运,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艾尔华一把扯下她的丁字裤,看着她雪白莹润的香臀,生长着红色毛发的娇嫩**,不由眼睛发亮,手掌向她的香臀上抚去。

    赤露着下体,以屈辱的姿势趴跪在地上的威烈娜剧烈地颤抖起来,口中发出无意识地喊声,象在期待着别人的救援。可是小魔女已经在巷中布下了结界,不管是谁,都无法听到声音闯入结界来帮助她。

    艾尔华双手抓紧她白皙滑腻的香臀,腰部前挺,魔电龙枪寻到了她娇嫩的**入口处,**插进一半,**抵在处女膜前停下来,正义凛然地宣布道:“你在大街上纵马奔驰,撞伤行人无数,还公然打伤圣女修道院的高贵修女,因此判你接受正义的惩罚!”

    说罢,他深吸一口气,狠狠地将正义之鸡刺进了罪人的**里面!

    凄厉的叫声从红发少女的樱唇中嘶喊出来,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未经人事的娇嫩花径受到重创时,那痛感比之在战斗中受伤还要痛苦难熬无数倍。

    她清楚地感觉到,一根粗大而坚硬的东西从臀部后面插进了她的身体,带给她火辣辣的疼痛,还在不停地**着,重重撞击着她的花心,痛苦与快感一齐涌来,几乎将她冲击得昏迷过去。

    威烈娜的脸贴在洁白的修女长袍上,哭泣嘶喊着,怎么也想不到,只不过是在大路上纵马奔驰,又挥鞭打了几个贱民,再加上两个讨厌的生命女神的修女,为什么就要受这样的痛苦?

    艾尔华抱紧她的香臀用力**,心中充满了正义的快感。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威烈娜的花径紧窄有力,紧紧套住**磨擦着,让他大为兴奋,抱着她狠干了无数次,象是怎么也干不够的样子。

    美丽的女骑士以屈辱的姿势受着这样正义的惩罚,无助地哭泣着,仿佛堕入了痛苦的地狱一般。这样的痛苦不知持续了多久,她终于感觉到,那粗大的东西在自己体内剧烈地颤抖起来,将一**滚烫的液体射进了她的身体内部深处。

    以威烈娜的知识,她自然知道那射进自己体内的是什么,不由眼前一黑,痛悔至极,对于自己今天的行为真正地感觉到了一丝后悔。

    艾尔华虎躯剧震了许久,终于平息下来,舒服地从她的花径中抽出**,看着她失神地趴倒在地上,脸上带着悔恨的表情,不由心怀大畅,慈祥地微笑道:“知过能改,善莫大焉!以后不要再随便打人了!要知道,不管是生命女神还是战神的信徒,都是神的子民啊!”

    小魔女可不喜欢听这个伪善的神棍宣扬什么神的教谕,伸过纤纤玉手,用指甲狠狠掐了一下他**的**,噘着小嘴说:“少说那么多没用的,趁她现在正处于心灵最脆弱的时刻,赶快对她施展精神魔法!”

    艾尔华一想倒也不错,如果不用这一招的话,恐怕就只有杀人灭口了。

    他蹲下身子,赤露着下体蹲在威烈娜面前,看着同样赤露着下体,上身却穿着坚固皮甲的红发少女,伸出大拇指点在她的眉心上,心中默念咒文。

    灼热的感觉从左手大拇指中涌出,流入她的眉心。哭泣的少女目光渐渐变得呆滞,抬起美目看着艾尔华,眼中的仇恨渐渐消失不见。

    “你要听我的话,不能违拗我的旨意,知道了吗?”艾尔华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威烈娜瞪大眼睛看着他,虽然心中充满了挣扎,却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刚才的事情,你要守口如瓶,不要告诉任何人……记住,你刚才追出来,结果被我们很快逃掉了,你并没有追上。你只是因为到处搜寻我们,才费了很长的时间没有回去,知道了吗?”艾尔华继续用充满魅惑力的声音说着,将自己的意旨灌输到她的脑海中去。

    威烈娜艰难地点着头,虽然很不情愿,可是还是无法抵挡精神魔法的巨大力量,渐渐地将刚才的事情压在了心底,决定不向任何人诉说——何况她的自尊,也不能容许她将这件事说出去。

    “好了吗?”小魔女在一旁兴奋地问,艾尔华站起身来,高兴地说:“好了!真的好棒,这精神魔法还真管用啊!”

    看他这么高兴,小魔女适时泼了一盆冷水:“别高兴得太早,你还远远没有掌握精神魔法的精髓呢!就象这个小丫头,你也只是部分地控制了她,不让她把那些事说出去,可是要让她彻底听你的话,恐怕你会失望吧!”

    “那也没关系,早晚我会变成一个强大的精神魔法大师!”艾尔华自信满满地说,举起手来,打了个响指,那边一直在默默地看着这一幕的伊妮莎修女自动走过来,跪在艾尔华的胯下,用纤纤素手握住他**的**,张开樱唇伸出香舌,开始舔弄吸吮,为他进行清理工作。

    小魔女也没有闲着,拿出那个黑色小玉瓶,干脆骑在威烈娜的身上,玉瓶凑近她的下体,将她下体沾附着的精液、**和处女落红都吸入瓶中。

    “这个巫女又在收集炼制邪药的材料了!”艾尔华耸耸肩,看着被干得失神趴在地上的威烈娜,好奇地问:“你既然是战神的信徒,想必是外国人,为什么会到圣安王国来,而且还这么仇恨生命女神的信徒呢?”

    精神被部分控制的威烈娜虽然心里有挣扎,还是张开樱唇,艰难地回答道:“因为我在决斗中被莱欧打败,按照事先谈好的赌注,我必须到你们的军队中服役……所以我才这么恨生命女神的信徒……”

    “莱欧?莱欧是谁?”艾尔华听得莫名其妙,问道。

    正跪在他胯下细心舔弄**的伊妮莎修女抬起头来,平静地回答道:“莱欧殿下,是狮子宫的圣女。”接着,她又将软绵绵的**含入樱唇,耐心地吸吮起来,象从没有说过刚才的话一样。

    “哦,原来是她!怪不得总觉得那个名字象是在哪听过一样。”艾尔华恍然大悟地说,回头问小魔女:“你有把握对付莱欧吗?哪怕是偷袭?”

    “没有!”小魔女干脆地说:“圣女自然有自己的独特本领,何况她是战斗系的圣女。如果偷袭的话,她能感应到我的存在,我隐身也没有用!现在被关了这么多年,我的力量大幅度地衰弱,想要在正面对战中打败狮子宫的圣女,恐怕我现在还难以做到。”

    艾尔华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看天色,说声:“我们在外面这么久,恐怕水瓶圣女都等急了。现在,我们去把那个屏风运回宫里去吧!”

    他把清理干净的**从伊妮莎修女恋恋不舍的小嘴里抽出来,去穿上裤子和修女长袍,带着小魔女和伊妮莎,扬长而去。

    被他痛痛快快地干了一阵的红发女骑士躺在地上歇息了一阵,发现系着自己双手的腰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松了。她挣脱开来,红着脸提起裤子,系好腰带,随乱整理了一下衣甲,迈着蹒跚的步伐,向来路走去。

    大街上空空荡荡,行人都已经被吓得躲回家去了,只有那位金发可爱的极品罗莉坐在雪白的小马上眼巴巴地等着威烈娜回来,在她的身边,围绕着十几名穿戴着盔甲的美貌少女,个个英姿飒爽,身上的盔甲都呈粉红色,显是精良的制式装备。

    她们等了好久,终于看到威烈娜卫队长步履蹒跚地从街道的那一头走过来,美丽英武的面容上布满疲惫之色,象是刚经历了一场苦战,或是干过什么累活一般。

    金发女孩惊喜地叫了起来:“威烈娜!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刚才那两个修女呢,你是不是逮到她们,给了她们一个难忘的教训?”

    确实是一个难忘的教训,可是威烈娜却无颜启齿,只能脸颊僵硬地抽搐着,机械地说:“殿下,我追了好久,结果还是让她们逃脱了。”

    “可是你的身上……和她们打了一架吗?”美丽的罗莉女孩奇道。

    “是……可是还是让她们逃走了。”

    “嗯,是这样吗?”金发女孩支颊沉思,忽然点头微笑道:“这倒也不错,虽然除了莱欧殿下以外,我不太喜欢圣女修道院的人,可是她们战斗力强劲,倒是我们国家的福份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