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章极品罗莉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为什么我这位天才的治疗师要出来做采购的工作?”艾尔华纳闷地想着,漫步走在大街上。

    水瓶圣女在大加夸奖了他的治疗术天份之后,派给了他一个重要的任务,出宫去替她采购一些东西,还要把从前订购的物品拿回来。至于为什么不派别的修女去,理由是他已经是优秀的初级治疗师了,而别的姊妹还差得远,需要时间多加练习治疗术。

    “也许是因为我长得高,显得有力气,她才会叫我出来干活吧?”艾尔华在心里猜测着,“不过也没什么,趁这机会,我正好可以到外面来透透气。整天呆在圣女修道院里,都要憋死了!”

    在他的身后,温柔贤淑的伊妮莎修女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他,美丽优雅的脸上带着一丝悲苦的表情,目光复杂地看着他,眼圈红红的,一副刚刚哭过的模样。

    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艾尔华不清楚城里的道路,就带上了她,让她来给自己指路。而小魔女则因为忙着练药的缘故,没有跟他一起来。至于她炼药所用的原料,则是从两位圣女殿下双腿中间取来的奇妙混合液体。

    大街上车水马龙,因为是王城的缘故,十分繁华。圣女修道院距离王城有一段路程,艾尔华坐上马车,带着伊妮莎一路前来,走了一些时间,也就到了王城。

    在圣女修道院里闷了那么久,终于能够出来逛街,就算是不爱逛街的男人也会觉得心情舒畅。看着繁华大街上热闹的人群,艾尔华心怀大畅,回手拉住伊妮莎柔滑的玉手,笑道:“伊妮莎姊妹,不要为那些小事难过了,我们去逛街吧!你喜欢什么,我去给你买!”

    伊妮莎修女可不觉得自己刚刚遭受的那些事情是小事,苦守了三十年的贞操被他夺走,现在两腿间还是阵阵疼痛混杂着滑腻的奇怪感觉,何况艾尔华的笑容看起来很象是淫笑,吓得她向后一缩,却被艾尔华拉住玉腕,硬拽着她在街上到处闲逛起来。

    他在街上看到了喜欢的东西,就指着要买下来。反正刚才临出门之前,在床上把天秤圣女剥得光光的,干得她哭泣求饶,把她的私房钱榨出了好些,现在手头宽裕,买些小东西还不放在心上。

    小货摊上的老板看到他穿的是圣女修道院的修女服饰,慌忙从摊后跑出来,恭敬地深躬施礼,殷勤地问:“请问修女大人,您要买些什么东西?”

    “咦,在这个世界,修女会这么受人尊敬,要被人称为‘大人’的吗?”艾尔华惊奇地想着,指着货摊上的一些精巧的小手工艺品说:“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都给我包起来。”

    货摊老板点头陪笑,殷勤地将那些货品包起来,恭敬地递到艾尔华手中,陪笑道:“修女大人喜欢我的东西,那是我的荣幸。这些小玩艺,就半价卖给大人吧!”

    艾尔华高兴地付了钱,顺手将刚买的一件饰品戴在伊妮莎的身上,看看很漂亮,满意地点了点头,牵着伊妮莎的手向前走。

    因为高兴,他走得快了一些,刚走几步,就听伊妮莎痛苦地呻吟一声,脚步踉跄,差点跌倒。

    艾尔华慌忙回身抱住她,问:“伊妮莎,你没有事吧?”

    伊妮莎红着眼圈,眼神复杂地看着他,感觉到自己两腿间撕裂的痛苦又泛了上来。被他关切的目光看着,忍不住一阵委屈,趴在他的肩头嘤嘤地哭泣起来。

    艾尔华赶忙把她拉到僻静的地方,看看四周没有人注意,伸出色手握住她丰满的酥胸,隔衣揉弄着她的**笑问:“伊妮莎,这样是不是舒服多了?”

    伊妮莎脸色羞红,慌忙将他的手推开,娇喘息息地嘤咛道:“我们快走吧,水瓶宫的圣女殿下不是还要我们早些买了东西回去吗?”

    艾尔华抱着她调笑了几句,因为担心被过路人看到,便停了手,牵着她缓步向前走去。

    他们按照水瓶圣女给的清单,去把她要的那些鲜花、工艺品、漂亮衣服都买了来,那些小店老板见是圣女修道院的修女们出来买东西,都恭敬至极,几乎要趴下去吻他们踩过的地面来表示自己对生命女神的虔诚。

    “这个国家的人,还真是虔诚啊,弄得我现在都想一直当修女了……”艾尔华古怪地想着,微笑低头看着那些买来的东西,都是一些青春少女喜欢的物品,看起来这位水瓶圣女殿下还真是性格活泼,即使是居住在戒律森严的圣女修道院里,也没有消除她爱美的天性。

    “这样的女孩,该怎么弄上手呢?”艾尔华捏着下巴,郑重地考虑*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着这个严肃的问题:“要是霸王硬上弓的话,好象太没趣了;一点点地泡她吗?恐怕时间又不够。”

    他正处在艰难的选择之中,忽然听到伊妮莎修女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爱尔莎姊妹,我们已经到了。”

    艾尔华扭头看看伊妮莎,见她虽然还是满脸悲苦,却已经带上了安心认命的神情,象是已经承认了现实,让他放下心来,忽然想起:“对了,刚从天秤圣女那里学来的精神魔法还没有用过,不如就用在她身上,让她再也不能向别人吐露这个秘密,不是很好吗?”

    抬起头,看到面前有一家店铺,虽然铺面不大,布置得却很雅致精美。看店铺前的招牌,正是水瓶圣女让自己去取货的地方。

    踏上台阶,艾尔华带着伊妮莎走了进去。店主看到他们,慌忙迎了出来,微笑着说:“请问两位修女大人是从圣女修道院来的吗?水瓶宫的圣女殿下叫我们制作的屏风,我们已经制作好了,就等着大人们来取呢!”

    艾尔华看到她,不由眼前一亮,这位老板娘看上去不过二十余岁的模样,身材清瘦窈窕,瓜子脸庞俏丽动人,穿一身素装,鬓边插着两朵鲜艳的白花,整个人当真如梨花盛开一般,清丽得惹人怜惜。

    按照圣安王国的风俗,这应该是丧夫妇女的打扮了。艾尔华心中充满怜惜,温声道:“我们正是从圣女修道院来的,那屏风的事,劳大嫂费心了。”

    美貌少妇慌忙摇手笑道:“修女大人说哪里话来,我们能为圣女殿下服务,是我们毕生的荣幸才对。大人请看,屏风就在这里!”

    艾尔华回头一看,脸登时就绿了:“这就是水瓶圣女让我背回去的屏风?”

    屏风很高,很大,两边距离很宽阔,基本上是艾尔华见过的最大的屏风。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问题是,这座屏风,是石制的!

    纯白色的石头经过精心的打磨,制成了高大的屏风,厚度也并不轻薄。上面雕刻的花纹图案十分精美漂亮,石材散发着莹润的光泽,就象从前那个世界的大理石一样。

    艾尔华并不关心这屏风漂亮不漂亮,他只是难过自己要一个人把它背回去。这么远的路,足以让他累得吐血!

    他扭头看看伊妮莎,刚一起坏心,随即又颓然摇头:象她这么娇弱的身子骨,被自己干上一会就要哭得浑身无力,现在又在两腿间受了重创,连行走都成问题,想要她一个人把石屏风扛回去,无异于痴人说梦。

    美貌的女店主微笑着,为他解开了心中的疑难:“这屏风是重了些,修女大人恐怕不容易把它运走。我这就去叫一些搬运工人来,再叫一辆马车,让大人可以把它运回去。运费由我们支付,请大人放心。”

    艾尔华果然放了心,说:“运费我来付好了,只要能运回去就好。”

    美貌少妇娴静地笑了一笑,正要再说什么,从店铺后面跑过来一个小女孩,兴奋地叫道:“妈妈,是修女大人们来了吗?”

    艾尔华又是看得眼前一亮,这女孩虽然年纪还小,可是却十分的漂亮可爱,和那美貌少妇容貌酷肖,脸上却多了一分可爱的稚气。

    她跑到艾尔华的身边,带着一丝淡淡的少女幽香,仰起头来,倾慕地看着艾尔华,用清脆的声音叫道:“姐姐,你好漂亮哦!将来我长大了,也要去当修女,希望圣女修道院的修女大人们能够接受我吧!”

    美貌少妇微笑着走过来,将她抱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道:“宝贝乖啊,不要打扰修女大人。圣女修道院要求很严,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修行的,一定要最虔诚的女孩才可以进入圣女修道院的啊!”

    她走过来时,腰肢轻摆,如弱柳扶风;胸前一对高耸的丰满玉峰随着脚步轻轻晃动,波浪起伏间,看得艾尔华眼珠子都快要掉了下来。

    看着这一对美貌可爱的母女站在面前,素雅诱人,艾尔华只觉喉咙发干,不由自主地想:“这么漂亮的女人,放在这里太可惜了。要是能弄到床上……”

    美貌少妇向他温柔地笑了一笑,到店铺后面去叫人雇车去了。艾尔华从后面看着她纤腰丰臀轻轻摇摆的诱人仪态,心里想象着这一对可爱母女被剥光后在床上的娇态,下体自然而然地起了反应。

    那漂亮的小女孩站在艾尔华的面前,突然惊讶地叫出声来,伸出小手摸向艾尔华两腿之间,疑道:“修女姐姐,你这里是什么,好象鼓起来了?”

    她个子矮小,伸手抚摸艾尔华的下体正好顺手。柔软的小手隔着修女长袍握住艾尔华的**轻轻抚摸,手指好奇地捏着硬硬的**轻揉,爽得他差点呻吟出来。

    可是艾尔华终究不是那种没有理智的人,慌忙退后从洁白小手中夺回自己的**,尴尬笑道:“小妹妹,这个是生命女神的恩赐啦……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这可是生命女神的旨意哦!”

    漂亮女孩疑惑地点了点头,保证不会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艾尔华半弯着腰,不敢直起身来,心里暗暗叫苦:“早知道用小魔女教的缩阳咒再把**缩回肚子里面就好了,万一在外面露了相,岂不是只有被阉的份?”

    现在虽然想要念动缩阳咒,可是现在**还硬着,怎么软不下来,自然也缩不回去。而按照小魔女所说,她所传授的缩阳咒是书上所载,专门为魔电龙枪创造出来的咒文,每当魔电龙枪在身体外面勃起后就不能缩回,除非发射一次,才可以缩回去。

    艾尔华苦恼地考虑了一会,决定向小女孩求援。那女孩被他一哄,很高兴地把自己的卧室让出来,供在他在里面发泄。

    虽然很想把这可爱的罗莉按在床上调教一番,可是时间不够,她母亲随时都会回来;而且一旦她破处出血,一定会被她母亲发现,那时秘密泄漏就麻烦了。为了自己干上十二圣女的大业,艾尔华只有咬牙忍耐,牵着伊妮莎的柔滑玉手向小女孩的卧室走去。

    伊妮莎仿佛已经知道了他想要做什么,红着脸跟他向那边走,眼中蓄满泪水,含眩欲滴,却又不敢反抗,只能被他硬拉进了屋里。

    走进屋中,艾尔华向四周环顾,不由赞叹,果然是可爱罗莉的卧室,布置得那么精巧可爱,到处充满了淡淡的幽香,还带着一丝奶味,让艾尔华下体暴涨,在白色的修女长袍前面,顶出了大大的一块。

    他迫不及待地将门关上,回身按住伊妮莎修女的香肩,硬将她按在地上,撩起长袍,褪下裤子,坐到了床上。

    魔电龙枪已经暴涨起来,直立在他的下腹处。伊妮莎满脸悲戚地跪在床下,柔弱成熟的娇躯夹在他两腿之间,看着他直挺的**,泪水不由从她漂亮的面颊上流淌下来,洒落在高耸的**之上。

    粉红色的可爱卧床上,放着一条小小的紫红色内裤,艾尔华拿起来把玩着,已经是欲火如焚,按住伊妮莎的螓首,硬把**塞进了她的樱桃小嘴里面。

    伊妮莎抽泣着,香唇顺从地吮吸着他的**,螓首前后晃动,用樱桃小嘴满足着艾尔华的**。身为纯洁的修女,却受到这样的对待,被迫跪在男人胯下含吮他的性器,伊妮莎只觉阵阵眩晕,几乎羞得昏倒在地。

    幸好这样的耻辱刑罚没有持续多久,欲火焚身的艾尔华就将精液射进了她的樱口之内。伊妮莎修女含泪吞下,那古怪的味道是她一生也不能忘怀的。

    艾尔华躺倒在床上,剧烈地喘息着,默默地享受着伊妮莎修女事后****的清理服侍。

    小魔女教授的咒文在心中流动,他的**迅速缩小,缩入腹中,最后,只在外面留下一个小小的洞孔。

    伊妮莎修女瞪大眼睛看着这奇景,惊得呆住。看着从小孔里面滴落出最后一滴乳白色的汁液,眼神惊骇,呆若木鸡。

    她急促的娇喘打在艾尔华的下体上,被艾尔华按住螓首催促着,垂下头,将脸埋在艾尔华两腿之间,伸出香舌,将他两腿间的最后一滴液体吸吮进了樱唇之内。

    做完事后,艾尔华一身轻松,在伊妮莎修女的服侍下穿上裤子,摸摸两腿间一片平坦,这才放心,不用担心被人拆穿了。

    “拥有这样强大的本领,谁也没这本事吧?啊,我真的是伟大的魔电龙枪的传承者,可以纵横圣女修道院的天才啊!”艾尔华陶醉地想着,伸手把默默哭泣的伊妮莎拉起来,看着她一脸苦相,忽然想起:“她要老这么哭,被人看出端倪,那可就麻烦了!”

    艾尔华沉吟了一下,抬起手来,左手大拇指按在伊妮莎的眉心处,心中默念咒文,将精神魔法的力量缓缓度了过去。

    伊妮莎惊奇地看着他,俏脸上的表情渐渐平和,消失了悲苦的模样,唇边升起一丝恬静的微笑,就象艾尔华初入圣女修道院那一天见到她时的模样。

    “关于我的所有事,都不要告诉别人,知道了吗?”艾尔华低沉的声音在伊妮莎耳边响起,看到她柔顺地点头,心中大快:自己的精神魔法,在她身上终于施展成功了!

    他们走出卧室,看到卧室的主人仍站在门边,尽职尽责地替他们守着门。艾尔华微笑着抚摸小罗莉柔滑的长发,夸奖她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生命女神一定会赐福于她;并再三叮嘱她不得把秘密吐露给任何人,得到了她坚决的保证之后,才放下心,带着伊妮莎在店里闲步,欣赏店中摆设的工艺品。

    没过一会,女店主从后面走回来,很抱歉地说:“真是对不起,修女大人,工人们和马车都出去了,得过一会才能回来。我已经让人去找他们了,请大人稍等。”

    因为刚在她女儿的床上玩了吹箫的游戏,艾尔华心情舒畅,当然不会计较这点小事,便笑着安慰她,说:“没关系,正好我们也想出去走一走。现在我们先出去到街上看一看,等会再回来。”

    带着伊妮莎,艾尔华昂然迈出店门。美貌少妇在后面恭送,浑然不知道刚才在自己女儿的卧室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艾尔华走在热闹的街头,悠闲自得,只觉一身轻松,充满了发泄后的轻松快感。

    急促的马蹄声忽然从远处传来,艾尔华抬起头望向那边,只见一个容貌俏丽的女骑士纵马冲过来,挥动马鞭,抽打着来不及躲避的行人,口中大声娇叱,喝骂他们快些滚开。

    那名少女看上去年约二十左右的模样,身穿淡粉红色的轻薄皮甲,衬得身材美艳诱人。她腰肢纤细,皮甲下酥胸高耸,相貌俏丽英武,却隐含着一丝煞气,从柳眉凤目中透了出来。

    她身上穿的皮甲,样式新颖,看上去崭新而坚固耐用,显然是新制造出来的高档防具。在她的胸前皮甲上,铭刻着大大的家徵,显示着她的贵族身份。

    吸引艾尔华目光的,是她身上的英武之气。这美貌少女看上去就如同古时的花木兰一般,英姿飒爽,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头发是火红色的,从头盔下露了出来。

    那些行人见她来了,如见洪水猛兽一般,纷纷惊叫着四处乱跑。美貌少女却是满脸怒色,挥鞭追打他们,赶得整条街上鸡飞狗跳,混乱不堪。

    艾尔华见她来势凶猛,正要拉着伊妮莎躲开,忽然听到一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不由心中一动,举目看去。

    在那英武少女的后面,一匹雪白的小马轻巧地跑了过来,马上侧身斜坐着一个美丽至极的小女孩,笑吟吟地看着满街乱跑的行人,拍着雪白的小手,兴奋地欢笑着。

    她看上去约有十二三岁的模样,皮肤雪白晶莹,容貌美丽到了极点,在她的身上,穿着漂亮的贵族服饰,长裙精美华丽,一头金灿灿的卷发披在肩上,在阳光的映照下散发着灿烂金光,映得艾尔华头晕目眩,几乎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这女孩的美丽出人意料,远远超出了她这个年龄应该拥有的美丽程度。而她的可爱,更如蜜桃一般,娇艳欲滴,诱人怜惜。

    “极品罗莉啊!真想不到,在这个世界,能看到这么漂亮可爱的极品罗莉,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艾尔华狂吞口水,再回想起刚才那个小店老板娘的女儿,和这位美丽的小女孩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刚才觉得很漂亮可爱的女孩,放在这位金发女孩的面前,那就什么都不是,简直差得太远了。

    看到这么美丽可爱的极品罗莉,再不动心就不是男人了;所以艾尔华瞪大眼睛站在街的中央,仔细盯着那个美丽的金发女孩,无法移动脚步。

    那个红发少女骑士看到艾尔华胆敢站在街上不躲开,还瞪大眼睛无礼地看着她的主子,不由大怒,拍马直冲过来,挥起马鞭,狠狠地向艾尔华头上抽去。

    鞭影掠过,艾尔华如梦初醒,仰头看着马鞭挥向自己的脸庞,心中大惊,虽然想要躲开,却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皮鞭朝着自己的脸上抽落,心中叫苦,知道这一下,恐怕要当场破相了!

    “小心!”一声娇呼从旁边响起,艾尔华的身体被重重地撞了一下,翻身跌向一边,堪堪躲开头上落下的皮鞭。

    他在跌落一旁的时候,顺势扭头看去,看到是伊妮莎修女用力撞了自己一下,将自己撞开,这才救了自己没有遭受皮鞭破相的噩运。

    但在这一撞之下,伊妮莎的身体也无法保持平衡,踉跄着挡在骏马的前面。

    骑在马上的少女骑士冷冷地咬牙笑着,眼中射出一道厉芒,皮鞭重重落下,狠狠地抽在伊妮莎的肩膀上,霎时将她的修女长袍抽破,鲜血迸出。紧接着,高大的骏马重重撞在伊妮莎的身上,将她整个撞飞出去。

    艾尔华被撞到摔倒在地,耳边听到伊妮莎凄厉的惨叫声,不由心中大痛,赶忙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到伊妮莎的身边,将她抱起来,只见伊妮莎已经是口中溢血,面白如纸,香肩上被皮鞭抽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鲜血流出,染红了洁白的修女长袍。

    艾尔华急促地喘息着,口中迅速念动咒文,治疗术施展出来,他的左掌中光芒涌现。

    当光球放置在伊妮莎的胸前,她的呼吸迅速变得平稳;而另一光球放在香肩处,长长的鞭痕也随之愈合,香肩上的肌肤依然白皙光滑,丝毫没有留下伤痕。只有衣衫处的血迹,显示了她刚才受的伤害。

    看到伊妮莎在治疗术下已经没有什么危险,艾尔华放下心来,抬起头怒视着那个红发少女,满目怒火。

    少女骑士勒马持鞭站在大路上,冷冷地看着街边的修女二人组,轻启朱唇,冷酷地吐出了两个字:“贱人!”

    平白无故挨打受骂,艾尔华再好脾气也忍不住,跳起来指着她大骂道:“你才是贱人!我好好地在这里走路,你直冲过来……”

    不等他说完,那少女已经是一鞭打来,鞭势沉重,风声凄厉,艾尔华大惊失色,眼看这一鞭就要躲不过去。

    危急关头,他急中生智,心念一动,目光望向少女胯下战马。那马接触到他的目光,陡然马躯剧震,直直地跳了起来,直将那少女掀下马去,险些一头撞在地上。

    少女身手也甚是敏捷,摔落在地后,在地上一个翻滚,便即站起来,虽然没有受伤,却也弄了个灰头土脸,举起马鞭,气急败坏地向那骏马抽去。

    艾尔华站在一边,兴灾乐祸地大笑,那少女听到笑声,回头怒视着他,怒道:“一定是你这贱人捣鬼!”回身一鞭向他抽来。

    艾尔华向后一躲,那匹战马也从后面狠狠一撞,将少女撞得身子歪斜,这一鞭落空,抽在地上,尘土飞扬,让地上也出现了一道深深的鞭痕。

    看这少女出手狠辣,艾尔华暗自心惊,抱起伊妮莎扭头就跑。少女骑士哪里肯舍,回头重重一脚将自己的战马踹翻在地,随即拔出长剑追了上去,口中怒吼道:“贱人不要走!”

    那个梳着公主头的金发极品罗莉一直勒马在后面微笑看着,满脸喜悦,象在看一出好戏,见红发少女举剑追上去,方才出声喊道:“威烈娜不要下手太狠,你看看她们身上的修女长袍,要是死了人,会有麻烦的!”

    少女骑士威烈娜应了一声,向着艾尔华逃去的方向大步狂奔,皮靴上带的钢铁马刺在地面上撞击着,发出阵阵响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