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二章蓝发水瓶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尔华高兴地一拍手,叫道:“好,就是她了!你把我安排到她的宫里去,最好做她的贴身侍女!嘿嘿,从前我还是男人的时候,绝对想不到我还有做别人侍女的一天!”

    想着自己做了白羊圣女的侍女,结果就干上了白羊圣女;虽然那时候只是乘机搞女同,可是最后终于成了正果,用自己的**干上了她。

    说起白羊圣女,他忽然想起当时和自己搞女同的另外一个美貌女孩,便问:“对了,西莲在哪里?我们这次来,不是来接她的吗?”

    “她回去了!”小魔女微蹙娥眉说:“白羊圣女刚才派人来接她,说是天秤圣女已经答应让她回去了,那些傻修女也不要什么证明,就把她放回去了!”

    “在圣女修道院内,没有人敢拿我的命令开玩笑!”天秤圣女冷漠地说。不管怎么说,她还是执掌整个圣女修道院刑罚的高傲圣女,对于自己的威望,有着充足的信心。

    艾尔华听得很失望。他是一个念旧的人,本来想把第四个被自己干上的荣誉授予这个家世平凡的漂亮女孩的,以后一旦自己登基为王,封她做了王妃,那时她就可以向别人夸耀,她是第四个被王干上的美女。前面三个,两位是圣女,一位是魔女,而别的圣女更是在她后面被搞上的,这样可以凸显她的重要性,让她可以比别的女性身份隐然更高一些。

    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艾尔华脑海中,忽然升起一个念头:为什么不把那些曾经和自己一同沐浴,害得自己流鼻血的美丽少女们,都召回到白羊宫的温泉之中,让她们再洗给自己看,让自己幸福地用大**征服她们呢?

    这个念头让他兴奋不已,想起那些和自己在一起呆了好久、有着深厚情谊的美貌少女们将成为自己的胯下性奴,就让他身上一片火热,下意识地抱紧伊妮莎修女的螓首,大**在她红唇中快速进出,快乐地奸淫着她的小嘴。

    伊妮莎修女蹙起蛾眉,难受地轻哼着,鼻中发出“唔唔”的声音,被大**插进喉头软肉中,噎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听到她可爱的声音,艾尔华低下头,兴奋地打量着这位充满女性成熟魅力的美貌修女。还记得初入圣女修道院之时,除了西莲之外,她就是最早让自己动心的美女了,既然自己这么念旧,把第四个被自己征服的荣誉赐予她,倒也不错。

    他想到就干,立即跨上床去,伸手去脱伊妮莎的修女长袍。小魔女在一旁看得两眼发光,也不甘示弱地扑过来,帮着他给伊妮莎脱衣服。而天秤圣女也在他们的招呼下,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床边,笨手笨脚地帮着伊妮莎脱衣,心里难过:从前都是伊妮莎这样的普通修女帮她脱衣服,现在的情形倒正好反过来了!

    不多时,伊妮莎性感成熟的雪白**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卧床上,伊妮莎修女玉体横陈,一丝不挂的美妙娇躯,诱惑着艾尔华,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双手伸出去,用力揉捏着她充满弹性的高耸玉峰,看着那一对雪兔在自己手中变形,心中充满了征服的快感。

    昏睡中的伊妮莎修女,低低地轻哼呻吟着。她在睡梦之中,浑然不知自己的双腿已经被男人分开,粗大的**已经抵在玉门之前,缓缓插入,和她进行着最亲密的接触。

    艾尔华兴奋地微笑着,**感觉到她玉门处温暖娇嫩的触感,双手抓紧她丰满的**,腰部用力一顶,粗大的**破体而入,冲破了她处女的屏障,深入到紧闭的花径之中。

    伊妮莎修女低低地哀叫了一声,泪水从她紧闭的双眼中奔流而下。尽管安神术的效果仍在持续,让她不能醒来,她却默默地流着泪,仿佛自己知道苦守了三十年的贞操,就这样在睡梦中,被一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少年轻易夺走。

    艾尔华抱紧她的成熟娇躯,兴奋地**着,**在她贞洁的处女嫩穴中快速出入。温暖潮湿的花径紧紧地包容着他的**,处女的鲜血从里面流出,浸染在**之上。

    他温柔地抱着伊妮莎修女,就这样欢快地奸淫着她,**在她娇嫩的**中飞快地**着,感受着她**紧箍自己**的快乐滋味,腰部晃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达到兴奋的顶点。就在这一刻,伊妮莎突然睁开了美丽的眼睛,茫然地看着他。

    安神术的效果已经过去,下体传来的剧痛让她微蹙娥眉,目光从艾尔华的脸庞向下移去,看着他洁白的**,直到两个人紧密结合的地方,她美丽的眼睛霎时瞪大,惊骇地看着那根粗大的**在自己纯洁的花园中拼力**,上面还沾染着片片落红,让她的樱桃小嘴因惊讶而张开,瞪大眼睛看着艾尔华,满脸都是惊骇欲绝的表情。

    艾尔华这时候也已经快到了兴奋的终点,看她张嘴欲叫,立即一低头,大嘴覆盖住了她的樱桃小口,舌头毫无顾忌地伸进她的口中,缠住她的丁香小舌,放肆地吸吮着她口中的津液,腰部用力前挺,**深入她的花径中,直抵到最深,开始了猛烈的喷发。

    伊妮莎*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修女惊恐的眼神凝视着他的眼睛,纯洁下体传来的撕裂剧痛让她知道了自己的遭遇,她想要尖叫,可是小嘴却被艾尔华牢牢吻住,让她只能绝望无助地感觉着那根又粗又热的东西深深地插进自己体内,滚烫的液体射进来,带着极高的速度,打在她的身体里面。

    每一波精液狂射,都让伊妮莎娇躯颤抖,痛苦抽搐着想要缩成一团,清澈的泪水从她的眼中流下,艾尔华虎躯剧烈颤抖着,手掌抓紧她浑圆滑腻的香臀美乳,嘴里无意识地用力吸吮着,仿佛要吸尽她所有的香津一般,直到痉挛着在她纯洁无瑕的美体内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方才瘫倒在她的身上,急促地喘吸着,脸埋在她的颈间,嗅着她身上诱人的处女幽香。

    伊妮莎修女悲伤无助地哭泣着,泪水打湿了她的长发。苦守了三十年的贞洁,就这样被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少年强行夺走,今后还怎么去侍奉伟大的生命女神?

    她在悲痛地哭泣,艾尔华却忍不住微笑起来。看着她梨花带雨般的美态,让他被花径紧夹的**又一次膨胀起来,索性把她按在床上,修长洁白的美妙长腿架在他的肩上,开始对这泪美人进行又一轮的奸淫。

    伊妮莎修女一边哭,一边无意识地呻吟着,承受着他一次次的奸淫,被他摆成各种姿势,从各个体位插入,她却并不反抗,只是一直哭泣,泪水将枕头都打湿了。

    拥抱着这泪美人,艾尔华兴致高昂地做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把最后一滴精液榨干,才心满意足地躺下来,抱着伊妮莎,双手玩弄着她的丰满美乳,软绵绵的**仍然从后方插在她的娇嫩**里面。

    伊妮莎这时才有了反应,哭泣着要从床上爬起来,挣扎了几下,却因为被艾尔华干得娇躯绵软无力,无法挣脱他强壮的臂膀,只能趴在床上哭泣。

    “伊妮莎……”天秤圣女的声音幽幽地响了起来,微微显得有些低沉嘶哑。

    伊妮莎惊讶地抬起头,看到天秤圣女站在床边,不由大惊失色。刚才她一直沉浸在被奸淫的痛苦和巨大打击之中,居然没有看到这位伟大的圣女。

    “圣女殿下……”伊妮莎悲痛地抽泣着,俏脸通红,因为自己现在这副模样被尊贵的圣女看到,尤其是自己的两腿间还夹着男人的东西,这让她羞脸发赤,努力晃动香臀想要将它从自己身体里面晃出来,可是娇躯一动,就痛得呻吟一声,躺倒下来不能动弹。

    “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别人,好吗?”天秤圣女用低沉的声音说着,美丽的眼睛凝视着伊妮莎修女,里面带着难言的奇特意味。

    “为什么?”伊妮莎瞪大了眼睛,惶惑地问,不能理解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清脆的声音欢快地在她耳边响了起来:“这还不简单吗?如果让人知道你被男人干了,你会立即被人赶出圣女修道院,就连你的家族也会因为你而蒙羞,不会让你回去。从此你就要流落街头,受所有人白眼,还要忍饥挨饿,因为没有人肯施舍你一点东西!”

    听到自己将会沦落到如此悲惨的下场,伊妮莎不由恐惧地颤抖起来。她抬起头来举目四顾,却看不到说话的人——隐身之后,小魔女只让艾尔华看到,而天秤圣女也只能凭借着自己的圣女本能,在几步之内感应到她的存在。

    小魔女凑到伊妮莎修女的耳边,用温柔的声音,细细地向她描述着秘密败露之后她将要遭遇的悲惨结局,用耸人听闻的话语,恐吓着这位心地纯洁的修女。

    伊妮莎被吓得痛哭起来,侧身趴在枕上娇躯颤抖不停,因为恐惧占据了心灵,几乎没有注意到**里的**在缓缓地变大变硬,将流血的花瓣向两边撑去。

    艾尔华休息了一阵,已经缓了过来,兴奋地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抓紧她的香臀美腿,从后面奸淫着她,感受着娇嫩**紧紧挤压**的乐趣。

    伊妮莎修女趴在枕上哭泣着,因为恐惧而不敢反抗,被他摆成一个个奇怪的姿势,承受着他无休止的奸淫。但她毕竟是身体成熟得可以滴出水来的成熟女子,在身心的极大痛苦中,却有丝丝的快感,从他**插抽的地方缓缓升起,弥漫在她诱人的玉体之中。

    在耳边,传来了小魔女幽幽的声音:“伊妮莎修女,这个秘密,就在我们这些人中保持着吧……堕落也是一种快乐,不是吗?”

    “你就是新派来服侍我的修女吗?”在布置精美华丽的水瓶宫中,满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美丽少女甩着天蓝色的长发,用欢快的语调问道。

    “是,圣女殿下!”艾尔华用低级修女应有的恭谨态度回答道,看着水瓶圣女的恭敬眼神中隐隐带着一丝惊讶。他没有想到,在自己的水瓶宫中,这位圣女殿下竟然不穿圣洁高贵的圣女长袍,而是穿上了一件世俗人的衣衫。

    在她身上,穿着一条天蓝色的宫廷长裙,做工精细,面料也是最优质的衣服料子,穿在身上,甚为合身,腰身处束紧起来,显得纤腰盈盈一握,愈发衬得她美妙的身材苗条动人。

    听到他的回答,水瓶圣女拍着如玉般洁白的纤细手掌,快乐地欢笑起来:“太好了!丽娜刚好生病了,看你的样子象是有些力气,出去采购的任务就交给你好了!我前几天刚刚订制了一个漂亮的屏风,今天就到取货时间了,你去把它带回来吧!”

    艾尔华一怔,慌忙点头答应,心里却在奇怪,为什么要把这样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这样新来的修女。

    象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水瓶圣女微笑轻叹道:“没办法,人手不足啊!因为要打仗了,狮子宫的莱欧圣女来跟我要了好些人去作为她军队里面的治疗师。看在她送了我好多漂亮衣服的份上,就只好答应她喽!”

    艾尔华的目光又忍不住落在她身上漂亮的天蓝色宫廷礼服上面,水瓶圣女纤手轻抚自己身上的衣衫,高兴地笑道:“好看吗?真不错,是不是?幸好我不用穿那些一成不变的衣服,不然闷都要闷死了!”

    圣女修道院的规矩里面,倒是没有规定修女们必须穿什么衣服。不过别的修女们都是循规蹈矩地穿着历代修女们所穿的衣衫,只有这位地位崇高的青春少女敢破除旧的传统穿这些俗世少女的漂亮衣衫而没有人来管她。就算主持戒律的天秤圣女,也都看在她是同级圣女的面上,对此不闻不问,因此每天换一身漂亮的衣服,就成了爱克莉丝圣女最快乐的事情之一。

    艾尔华倾慕地看着她,心里嘀咕:“这位圣女殿下的性格还真是活泼,在这到处充满圣洁气息的圣女修道院里面,应该算是一位异类了吧?”

    爱克莉丝把他倾慕的眼神当成了对自己漂亮衣服的羡慕,带着几分得意,快乐地笑着,伸手抚摸着艾尔华的乌黑短发,柔声安慰道:“别担心,在我的水瓶宫里,你可以穿任何颜色和样式的漂亮衣服,没有人管你的!不过,出去的时候还是要换上修女长袍,免得被人指指点点的,知道了吗?”

    看到她一本正经地指导自己,艾尔华哭笑不得,胡乱点头答应着。可是天知道,他穿修女长袍已经是很委屈自己了,要是让他穿那些女人的漂亮衣服,还不如一头碰昏自己舒服得多。

    水瓶圣女的手洁白细腻,带着淡淡的香气,温柔地抚摸在他的头上,让艾尔华的心怦然跳动。

    现在,他们是站在水瓶宫的花园里,四周盛开着鲜花,繁盛茂密,香气弥漫,周围一片空旷,没有别人……

    艾尔华深深吸了一口气,正要一个鱼跃扑上去,狠狠地扑倒爱克莉丝,将她按在地上进行那神圣而伟大的破处仪式,耳边忽然传来了脚步声,从各个方向朝这边汇集。

    扑倒圣女的伟大事业,在外力的作用下被迫终止,艾尔华扭头向四面看去,只见有五六名年轻美貌的修女从花丛中的小径处走过来,年纪都只有十几岁的样子。

    艾尔华知道她们都是水瓶宫的修女,心中微惊:“是不是她们感觉到了我想扑倒她们的圣女,所以出来找我麻烦的啊?虽然倒是不怕她们这粉拳嫩脚,可是她们要是叫上几声,把狮子、射手那些战斗系的圣女招来,老子岂不是只有被她们强奸的份?”

    水瓶圣女向那边招着手,快乐地笑道:“你们都来了,还真是准时啊!”

    那些年轻的少女走到水瓶圣女的身边,躬身施礼,恭敬地叫道:“见过圣女殿下!”

    “嗯,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位姊妹,这位是刚刚从白羊宫调过来的爱尔莎姊妹,你们大家以后要好好相处哦!”

    艾尔华和那些修女们见礼,贼眼溜溜,在她们俏脸上打转,见每个少女都是花容月貌,纯洁美丽,不由心怀大慰,轻轻咬住嘴唇,对未来的性福生活充满期待。

    水瓶圣女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庄重的表情,沉声说:“好吧,既然都来了,那就开始讲课吧!”

    她带着少女们坐到花园中央的青草地上,微笑着,开始教导她们念诵治疗术的咒文。

    因为艾尔华是新来的,没有学过治疗术,所以水瓶圣女从初级治疗术开始讲起,详细讲述了初级治疗术的咒文,让艾尔华背熟,然后就开始施展治疗术,演示给修女们看。

    碧绿的青草地上,身穿宝蓝色长裙的少女随意地坐在那里,姿态优雅轻松,樱唇微动,用清脆悦耳的声音,念诵着治疗术的咒文。

    一个小小的光球在她的玉掌中出现,带着圣洁的光芒,飘浮起来,浮在空气之中。那光球散发出来的光芒是如此圣洁美妙,少女们静静地看着它,俏脸上都浮现出感动的表情,仿佛是因那圣洁的光芒而陶醉感动。

    艾尔华也忍不住抬起手来揉了揉鼻子,一种莫名的感动在心中缓缓升起。

    盛名无虚,这位水瓶圣女也非等闲之辈,施展出来的初级治疗术光球就有着如此涤荡魂魄的作用,若非艾尔华心志坚忍、胸怀大志,只怕已经被感动得跪倒在她裙下,诚心诚意地做生命女神的信徒了。

    在施展治疗术的时候,水瓶圣女也变得有些不一样。她那充满青春气息和俏皮笑容的脸上,微笑也变得纯洁神圣,用温柔的声音,请那些修女们也跟着做一遍。

    艾尔华和那些修女们一起念诵着治疗术的咒文,摊开手掌,向掌心看去:结果和他想的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光球出现,第一次施展治疗术失败了。

    他是初学者,失败还很正常。可是让他惊讶的是,那些漂亮的少女也大都失败,只有两三个修女掌心中出现了小小的光球,却是黯淡无光,比水瓶圣女施展出来的初级治疗术差得远了。

    水瓶圣女脸上的笑容带上了一丝无奈,柔声劝慰道:“不要灰心,你们都是初学治疗术不久,失败是难免的。来,再试一次,要记得心中有神,想象着生命女神慈爱的光辉照耀着你们,静下心来,跟着我念诵:伟大的生命女神啊,你慈爱的光辉照耀着整个大地……”

    那些失望的少女们跟着她念诵着咒文,艾尔华也跟着念诵,心中却在嘀咕:“心中有神?嘿,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到心中有神?我又不是真的信奉生命女神……不过仔细想想,那位生命女神的雕像和壁画还真的很诱人啊,如果哪天老天开眼,让我把她剥得光光的按在床上,把我的**插进她的**里面……”

    正想得高兴,忽然一股清凉的感觉从掌心涌起,似乎有两股热流从左手拇指和小指处涌出,一直流向掌心。

    灿烂的光芒在草地上迸发出来,所有的修女们都惊讶地看向艾尔华。在他的左掌心处,出现了一个拳头般大的光球,白光闪耀。

    光球浑圆,上面盘绕着两道闪亮的光线,如游龙般在光球表面上飞速盘旋穿梭,隐隐带着圣洁凄凉的意味,让众修女们都看得呆了。

    在光球的中心,一个黑点在隐隐地放射着阴暗诡异的光芒。但这光芒被光球神圣洁白的表面掩盖住了,没有人能够看得到,只能艾尔华对此隐隐有所感觉。

    艾尔华也是事出意外,心里不由得意地想着:“原来心中有神就是这个意思啊!只要心里想到亲自干上生命女神,就可以施展出治疗术了,这倒是不难!幸好她长得够漂亮,如果生命女神是个恐龙,我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放出治疗术的光球了。”

    水瓶圣女惊奇地看着艾尔华手上的光球,掩口娇呼道:“爱尔莎姊妹,你真的好厉害!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使用治疗术的时候能出现这么奇怪的光球,而且你还是第一次施展治疗术,这就更了不起了!”

    看到圣女殿下对自己大加夸奖,艾尔华连忙谦虚道:“哪里哪里,这都是圣女殿下教导有方。而且这个光球虽然出来了,还不知道治疗的效果怎么样。或者也只是表面好看,实际上却没什么用,也有可能。”

    水瓶圣女想了一想,点头说:“嗯,你说的对。那么,就得实验一下了。”

    “实验?该不会让我在自己腿上划一刀,来验证自己的治疗术效果吧?”艾尔华听得心里打鼓,惴惴不安地看向水瓶圣女,却见她一脸庄严肃穆的表情,从腰间拿出一柄小刀,挽起了袖子。

    小刀以白玉为柄,制作精美;袖子挽起,露出了白藕般的手臂,肌肤散发着晶莹的光泽。身穿宝蓝色宫廷长裙的美丽少女,表情一片平静,纤手握住小刀的玉柄,在自己的左臂上轻轻一划,鲜血霎时流了出来。

    低低的惊呼声从修女们口中发出,艾尔华瞪大眼睛看着水瓶圣女,一时不由呆住了。

    在她青春美丽的脸上,充满了神圣慈爱的表情,微微带着几分痛楚,将流血的藕臂向艾尔华伸过来,用娇弱可怜的声音说:“爱尔莎姊妹,把治疗术施展在我的身上吧!”

    面对如此圣洁慈爱的少女,艾尔华也不禁眼中发热,泪水几乎夺眶而出。只为了让下属试验治疗术,她就不惜伤残自己的身体,这样伟大的情操,让艾尔华也不禁为之深深感动。

    他强忍着眼泪,颤抖着将手上的光球放在水瓶圣女的手臂上。在那里,一条长长的伤口正在静静地流淌着鲜血。

    光球落下,迅速融合在伤痕上面。那长长的伤口,霎时停止流血,并在众修女的目光下,迅速地愈合,直至伤口消失。

    艾尔华的手颤抖地放在水瓶圣女的藕臂上,拂去肌肤上面的血渍,在水瓶圣女的玉臂上,依然光滑洁白,刚才的伤口已经彻底消失,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痕迹。

    众修女们低低地惊呼起来,惊诧至极。而水瓶圣女也高兴地笑了起来,右手掩住樱唇,吃吃地笑道:“好厉害!爱尔莎姊妹,你用的初级治疗术效果这么好,好象不比我施展出来的初级治疗术差啊!你真的是第一次学治疗术吗?”

    艾尔华慌忙点头表示是第一次,想想自己的这个第一次就用到了水瓶圣女的身上,效果又如此之好,不由又是兴奋,又是自豪。

    水瓶圣女兴高采烈地叫了起来:“真的!这么说,你也是多年难得一见的治疗术奇才了!太好了,我们水瓶宫又要多一个很厉害的治疗师了!”

    修女们惊诧羡慕的目光落在艾尔华的身上,带着丝丝的仰慕,看得艾尔华大为害羞,低下头表示谦虚,心里琢磨:“是不是因为我干了两个圣女,又把她们的戒指抢了戴在自己手上,所以生命女神才嘉奖我,让我拥有天才的治疗术本领?”

    他偷眼看水瓶圣女的手上,果然看到她的葱葱玉指上也戴着一个白玉戒指,上面雕刻着水瓶的图案,心中又是一动:“如果我能把她的戒指也抢过来戴在手上,我的治疗术本领也会大为精进吧?”

    想到刚才摸到她玉臂上柔滑的肌肤,艾尔华不由神魂飘荡,看向水瓶圣女的目光也渐渐变得暧昧。

    水瓶圣女却是没有注意到,只顾兴奋地叫道:“那我把中级治疗术也教给你,看你能不能施展出来吧!”

    她凑过脸来,樱唇附在他的耳朵边上,说出了中级治疗术的咒文,口中吐出的香气熏人欲醉。

    自从和圣女有了**关系之后,艾尔华的记忆力大为精进,对于咒文过耳不忘,立即背下,举起双手,将咒文念诵了出来。

    这一次,他还是在“心中有神”的状态下施展中级治疗术,可是结果却不如人意,丝毫没有光球出现。

    艾尔华心中一急,再次念动咒文,同时努力做到心中有神的境界,可是不管他在心里把生命女神意淫了无数回,用各种姿势在心中奸淫着她,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回报,中级治疗术还是施展不出来。

    水瓶圣女在一旁期待地看着他,结果得到的却是失望。看着艾尔华急得满头大汗,水瓶圣女心中怜意升起,拿出香帕替他擦去脸上的汗水,柔声说:“爱尔莎姊妹,不要太着急了。我想,以你这样的天份,你只要多加练习,一定可以成为中级治疗师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