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章成熟修女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高贵圣洁的天秤圣女漫步走在圣女修道院中的道路之上,脸上的表情依然显得那么矜持神秘,只是微微有些娇慵和疲惫,隐然浮现在她那充满女性魅力的美丽面庞之上。

    艾尔华紧紧跟在她的后面,微低着头小步走着,看上去就象一个恭谨服侍圣女的虔诚修女。不过他和她之间,到底是谁服侍谁,真的很难说清。

    艾尔华低着头暗自微笑着,回忆起自己确实把她服侍得很周到,弄得她娇喘息息、香汗淋漓,舒服得晕过去好多次。不过到了最后,又变成了天秤圣女拖着疲惫的玉体,跪伏在他胯下,和自己的亲侄女一起服侍他,用香滑软舌和樱桃小嘴把他**上的精液、****干净,清理工作做得无微不至。

    看她这么恭谨,艾尔华心头火起,把她按在地上,大**狠狠插进她的樱唇之中,连插了几十下,棍棍捣入喉间,干得她直翻白眼,最后抽泣着吞下了他射出来的精液,艾尔华才放过了她,带着她一起回天秤宫,好去把自己的西莲妹妹放出来。

    艾尔华是一个很念旧的人,他一直认为这是自己最大的优点之一。西莲妹妹是他进入圣女修道院以来,第一个和他说话的漂亮少女,初次见到她时,她那窈窈的身材,娇嫩可爱的美貌模样,都引得他口水直淌,最后还是借着搞女同的机会,把她狠狠地搞了一次又一次。

    可惜的是,他那时没有**,不能畅快淋漓地痛奸她,用**而不是手指把她的处女膜刺破。现在终于有了机会真刀真枪狠干她的实力,艾尔华当然不肯放过这样的机会,一恢复了体力,便让天秤圣女陪着他,去把西莲提出来与他亲热。

    一想到很快就能干到美貌娇嫩的西莲妹妹,艾尔华精神百倍,虽然想在心里用神念催促着天秤圣女走快些,可是一想到她刚才被自己干得身软如绵,还是只有按捺住心中的焦急,因为他终究还是一个能够体谅女性的温柔男人啊。

    两人脚步悠然,缓步向天秤宫走去。沿途的美貌修女们都躬身站在道旁,恭敬地向天秤圣女行礼。

    天秤圣女依然是象从前那样,矜持地走过去,用缓慢的步伐来掩盖自己两腿间秘密花园里火辣辣地疼痛,无法走快的真实情况。

    不过,比起她的侄女来,她现在的伤势已经是要轻得多了。白羊圣女早已被艾尔华几次奸淫干得死去活来,纯洁的鲜血在处女**中静静流淌,连路都走不了,只好让小魔女把她送回房去安歇。而艾尔华急着去干西莲,也不及等小魔女,就和天秤圣女一起赶向天秤宫。

    穿过一段狭窄的小路,前方的空旷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之声。

    艾尔华心中奇怪,跟着天秤圣女快走几步,远远地看到许多修女围在一处假山旁边,脸上都有惊慌之色,嘴里大声叫道:“伊妮莎姊妹从假山上摔下来了!”

    “伊妮莎?好象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是一个品级不高的普通修女吗?”艾尔华心里想着,和天秤圣女一起快步走过去。

    那些修女看到天秤圣女来了,都纷纷闪开,躬身施礼,惊慌的叫声迅速平息。

    修女们向两边分开,他们两个走到人群当中,低头一看,只见在地上躺着一个美貌修女,口中流淌着鲜血,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天秤圣女看到这个修女,眼睛微微瞪大,惊叫道:“伊妮莎!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伏下身去,检查她的伤势。

    “怎么,天秤圣女认识她,难道是天秤宫的人?可是奇怪,这个伊妮莎修女怎么看着这么面熟?”艾尔华心里纳闷,仔细打量着她。

    伊妮莎约有三十岁左右的模样,美貌非凡,气质优雅,酥胸高耸,香臀浑圆,娇躯充满了成熟*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女性的诱人魅力,只是现在已经受了重伤,面色惨白,看上去很是虚弱,令人怜惜。

    艾尔华仔细打量了一阵,猛然想起:“对了,她是我刚进入圣女修道院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漂亮修女!她还给我们带路来着,引着我和西莲她们一起走到礼堂,又带我们到白羊宫去,那时候就觉得她的容貌气质很迷人,想不到是天秤宫的属下,被派去迎宾的。”

    天秤圣女玉容上充满焦急之色,抬起头来向别的修女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那些修女慌忙向她禀报,七嘴八舌,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这些修女,都是在这里打扫卫生的,伊妮莎修女和几个修女一起去高高的假山上除草,就在刚才,突然心中剧痛,一头从假山上摔下来,受了重伤。

    天秤圣女已经检查过了她的身体,发现伊妮莎摔下来时,脊柱撞在一块突出的山石上,脊柱已经撞断,受了致命的重伤。

    天秤圣女抬起头来,惶声喝道:“有没有水瓶宫的姊妹?快来给她施治疗术!”

    几个修女跑过来恭敬行礼,惊慌羞愧地回禀道:“圣女殿下,我们只是低级的修女,对治疗术掌握不深。伊妮莎姊妹受的伤太重,我们治疗不了,已经派人去求援了!”

    听说已经派人去找帮手了,天秤圣女微微放心,立即低下头,双手微张,香唇轻轻念动咒文,向伊妮莎施展了一个安神术。

    在昏迷中痛苦呻吟着的伊妮莎,在受到安神术的影响之后,立即平静下来,苍白的脸上现出安详的神情,微阂双目,象是沉沉地睡去了一般。

    “安神术?这本领倒是不错,可以当止痛剂用,如果在我们那个世界,倒能拿去当吗啡卖钱。”艾尔华暗自嘀咕着,心中一片热切,想着什么时候从天秤圣女那里多学一些精神魔法,自己很快也就能成为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的精神魔法大师。

    虽然已经让伊妮莎沉睡过去,天秤圣女还是心急如焚,呆呆地看着熟睡的伊妮莎发怔。

    伊妮莎跟随她已经有好多年了,当时她们是以普通修女的身份一同进入的圣女修道院,那时都以姊妹相称;后来生命女神发下神谕,让她成为了圣女,而伊妮莎仍然是一个普通修女,此后一直留在天秤宫内,勤勤恳恳地服侍着她,直到今天。

    自从彼此之间身份变化之后,天秤圣女渐渐以天秤宫的主人自居,威势日增,对待别的修女常威严以对。伊妮莎却从来没有半点不高兴的意思,反而以自己能够服侍圣女为最大的光荣,虔诚地服侍着她,从来不敢违拗她的意思。

    虽然这些年天秤圣女待伊妮莎总是高高在上的态度,但也感怀她的忠诚,把她当成自己的心腹。在一起这么多年,自然也会有些情份,现在看到她受了伤,天秤圣女心中惶急,只盼着治疗师快些来,将伊妮莎从死亡线上拯救回来。

    艾尔华也是暗自着急,伊妮莎是他进入圣女修道院时第一天见到的修女,当时还颇为她成熟优雅的风韵着迷,现在却看到她变成这副模样,怎么能不为她担心?

    远处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艾尔华抬头向远方看去,一时不由呆住了。

    在林荫道的那一端,一位头戴圣女花冠的少女飘然而至,在她身后,跟着一大群修女,虽然脚步匆匆,却并不慌乱。

    为首的少女看上去约有十**岁的模样,身材苗条,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体态轻盈动人,明亮的大眼睛一片清澈纯净,美丽的脸上一片天真烂漫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是位没有什么机心的青春少女。

    她的脚步轻盈,快步地向这边跑过来,清风吹来,拂动她海蓝色的长发,在阳光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蓝色头发……好漂亮!”艾尔华呆呆地看着她,惊讶于她的绝世风华,一时丧失了思维的能力。

    这个圣女修道院真的是美女如云的地方,他见过的修女个个都称得上是美女,圣女们更是一个赛一个的漂亮。

    这位新来的圣女容貌已经是美丽到了极点,身上那青春浪漫的气息,更是深深地吸引着艾尔华。看着她跑得这么快,一点不象是艾尔华见惯的那些守礼自持的修女,象这样活泼可爱的少女,能够在圣女修道院看到,让艾尔华感觉到就象发现了一件难得的珍宝一样。

    围在伊妮莎身边的修女们看到少女跑来,都松了一口气,脸上现出庆幸的神情,低低地相互说道:“是水瓶宫的爱克莉丝殿下来了!这一下,伊妮莎姊妹有救了!”

    “是水瓶宫的圣女吗?真是诱人,这么说,她也是我的目标之一了?”艾尔华心里琢磨着,忽然想起,只要是在圣女修道院里面的美女,好象都是自己的目标,身为男人,是不会嫌美女太多的。只不过,各宫的圣女是他最重要的目标罢了。

    那位蓝色长发的青春美少女快步跑来,沿途的修女们都躬身施礼,不敢仰视。

    她用轻快的步伐穿入人群之中,看到天秤圣女,眼前一亮,微微躬身,欢快地笑道:“莉博丽拉圣女,原来你也在这里!”

    天秤圣女也还礼道:“爱克莉丝圣女,幸好你来了。伊妮莎姊妹受伤了,还请你给她医治。”

    “嗯,请交给我吧!”爱克莉丝认真地点头说道,站在伊妮莎的身边,双手举起在胸前虚抱成球状,微阂双目,轻轻地念诵起了咒文。

    她用优雅动听的声音,轻声地念诵着;长长的咒文如潺潺流水般从她美妙的樱唇中吐出,一股圣洁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向四面八方扩散。

    附近的修女们,都缓步退后,不敢打扰她施法。天秤圣女也带着艾尔华退到数步之外,在爱克莉丝的身边,出现了一大片空地,只有她美妙动人的倩影,独自站在伊妮莎修女的身边。

    圣洁的气息不停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仿若有风吹动一般,她海蓝色的长发,缓缓飘动起来,浮到空中,向四周轻轻地摇摆。淡淡的白光从她的手中发出,她两手合抱的中央,仿佛有一个小小的光球,不停地散发着温和的光芒。

    蓝发少女美丽的脸上,一片平静。淡淡的白光照耀在她的身上,长发飘扬的美丽少女,看上去是那么圣洁动人。

    她手中的光球,渐渐变大,光芒渐强,耀眼夺目。少女微微张开双目,脸上满是专注认真的表情,缓缓地蹲下身去,将手中变大的光球,推向昏迷中的伊妮莎修女。

    当光球接触到伊妮莎身体的一刹那,陡然间光芒大作,灿烂的圣洁光芒,迸射而出,将人群中央照得一片大亮。美丽的蓝发少女的身体,就在这耀眼光芒的中心,看上去圣洁美丽,仿佛光之圣女降世一样。

    艾尔华站在天秤圣女的身边,默默地看着那个少女,眼中一片倾慕惊羡之色。果然是圣安王国最受人尊崇的圣女之一,她的圣洁美丽,足以令任何人为之倾倒。看着她美丽的面容,苗条动人的娇躯,艾尔华心中一片空白,只能用倾慕的眼睛,默默地注视着她。

    天秤圣女的目光,落在爱克莉丝的身上,眼中光芒闪动,隐隐现出痛楚与嫉妒之色。

    在一天之前,她是不会用这样的目光看任何人的。不仅因为嫉妒是最大的原罪,在高傲的天秤圣女看来,没有人能够值得她嫉妒,别的圣女,最多也只能是和她平级,而无法高高在上地让她感觉到羡慕这样的奇怪情感。

    可是在短短一天之内,尊贵高傲的天秤圣女就遭遇到了惨痛的打击,多年来保持的珍贵童贞被一个比自己小得多的少年强行夺走,将他射出来的秽物洒遍她纯洁的身体,即使是现在,她仍然能感觉到自己两腿间滑腻腻的,**和子宫里面充满了他的精液。这让天秤圣女心中充满不洁的负罪感,看着爱克莉丝身上圣洁的光芒,更是自惭形秽,几乎羞惭得无地自容。

    即使堕落后交欢时的强烈快感,也无法抵消被奸淫后不洁的屈辱感觉。她的目光落在身边的艾尔华身上,眼神冷冽似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想起自己在他身下呻吟尖叫的淫浪姿态,更是羞恨欲死,同时却又有一丝背德的兴奋感觉,隐隐在心底泛起。

    她清楚地看到,艾尔华正在紧紧地盯着爱克莉丝,眼中充满了倾慕爱恋之情,还有一股强烈的占有欲,从他眼中射出。

    天秤圣女用愤恨的目光狠狠地瞪着他,半晌后忽然冷冷一笑:既然这个家伙对爱克莉丝圣女动了心,那么就帮他一把,让这个家伙能够得到爱克莉丝,夺取她的贞洁,让她和自己一样堕落吧!

    邪异的光芒,从已经堕落的天秤圣女眼中射出,她静静地看着圣洁美丽的爱克莉丝,暗暗咬牙冷笑。不管什么样的坏事,一旦有人犯了共罪,就会让原来的罪人感觉到好受一些。即使是堕落,也不能只有自己姑侄犯这可怕的堕落之罪,就让这一脸乐观笑容的爱克莉丝圣女,也陪着自己一起堕落,让自己看到她被男人奸淫的时候,是否还能保持她天真烂漫的笑容!

    一心救人的爱克莉丝圣女,丝毫没有想到,自己在施展高极治疗术时散发出来的圣洁气息,竟然会引起天秤圣女的痛苦与嫉妒,并决心让她也落得与自己同样的下场。她只是全神贯注地念诵着咒文,将光芒夺目的光球,推到伊妮莎修女的身上去。

    变得硕大的光球,缓缓没入伊妮莎虚弱的娇躯之内。她惨白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口中也不再流血,只是依然微阂双目,发出平稳的呼吸声,看上去正在香甜地熟睡一般。

    爱克莉丝圣女缓缓站起身来,转过身,脸上露出快乐的表情,向天秤圣女微笑道:“好了,伊妮莎修女现在不会有事了!只要再休息一下,等她醒来后,身体就会变得象原来一样健康!”

    天秤圣女微微躬身道谢,毕竟伊妮莎是天秤宫的下属修女。可是在她美丽的双眸中,却微微闪动着阴郁的光芒。

    爱克莉丝救了人之后,心情大好,快乐地向她告别,带着自己宫中的大批修女,高高兴兴地离去。

    她走路的姿态,依然是象一只快乐的小鹿,蹦蹦跳跳的,并不符合修女们惯有的行走规范。可是艾尔华看惯了修女们四平八稳的走路方式,再看到她这么活泼可爱的青春少女模样,不由眼前一亮,暗吞口水,更加深了征服她的决心。

    天秤圣女无言地打了个手势,几名修女慌忙把躺在地上的伊妮莎修女扶了起来,将她放在一个找来的担架上面,抬着她走回到天秤宫去。

    艾尔华跟在天秤圣女的身后,想着海蓝色长发的美丽少女活泼可爱的模样,暗自流着口水,默默地想着:“那女孩真是漂亮,好想干到她啊……”

    天秤圣女回头看他脸上的表情,咬着樱唇冷冷一笑,突然将神念贯注到他脑中:“主人,你想要得到爱克莉丝圣女吗?”

    艾尔华一愣,点点头,用热切的目光看着天秤圣女,用神念对她说:“对啊,你有什么办法吗?”

    “这事说来话长,我们回去以后,慢慢再说。”天秤圣女冷漠地回应道。

    他们一路走回到天秤宫,将伊妮莎放在一间空着的卧室床上。天秤圣女挥挥手,让修女们都下去,只有她和艾尔华留在屋中,默默地看着熟睡中的伊妮莎。

    天秤圣女盯着伊妮莎看了许久,清楚地感受到她身上贞洁的处女体香,不由心中一痛,转头恨恨地看着艾尔华,恨意涌起。若不是受了精神魔法的控制,不能反抗他的命令,她早就扑到他的身上,挥起粉拳,狠狠地痛打他一顿了!

    艾尔华却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只是静静地看着床上的伊妮莎修女。隔了这些天不见,她依然是那样的美丽动人,即使是在睡梦之中,优雅的气质也暗暗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让艾尔华心中大动。

    眼前的美女,虽然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的模样,比自己前世和今世都大得多,可是身上那成熟女性的性感魅力更加强烈,让艾尔华无法抗拒,缓步走过去,放肆地伸出手,摸到了她温暖柔软的娇躯之上。

    成熟的完美女性,带给他的刺激,不是一般的强烈。虽然刚刚才和天秤圣女姑侄进行了一场盘肠大战,艾尔华还是迅速地勃起,将修女长袍胯下的部分顶起了一个帐篷。

    他向四周看了看,屋里只剩下他和他的性奴天秤圣女,以及一个作为猎物的、昏迷不醒的美貌尤物。至于别的修女,既然天秤圣女在这里,她们没有命令,是不敢随意进来的。

    既然没有外人,艾尔华也就不客气了。他三下两下脱光衣服,站在床边,抓起伊妮莎柔滑的长发,把她拖到床边,轻柔地抚摸着她柔滑的面颊和温软的嘴唇,手指轻轻捏开樱唇,将自己的老二塞了进去。

    **在柔软的嘴唇和光洁的牙齿当中穿过,表皮在唇齿上面轻轻磨擦着,进入了伊妮莎修女温暖湿润的口腔之中。艾尔华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顶在她柔滑的香舌之上,那温暖滑腻的触感,让他舒服得叹了一口气。

    天秤圣女站在不远处,默默地看着他非礼自己宫中的修女。堕落的影响、天秤宫戒指的威力、精神魔法的控制,这三者综合的力量让她无力反抗艾尔华的意志,而且,她也不想反抗,看到伊妮莎修女依然保持着完璧之身,强烈的嫉妒让她痛苦不堪,堕落后的圣女,比一般人更想要让别的修女都变得和她一样,失去贞洁,这会让她心里好过一些。

    艾尔华抱着伊妮莎修女的螓首,**在她嘴里狠干了几下,借以发泄心中的欲火。而睡梦中的伊妮莎,仿佛感觉到自己纯洁的口腔受到异物入侵,微蹙娥眉,难受地轻哼几声,却又睡熟,因为伤后的虚弱,不能从梦中醒来。

    艾尔华在她嘴里连插几下,心中欲火稍减,忽然想起今天看到的另外一个美丽女孩,回头看着天秤圣女,问:“刚才你说可以帮着我干到水瓶宫的圣女,是不是真的?”

    天秤圣女漠然点头,淡淡地说:“她宫里的一些修女被派去军队中做治疗师,现在正缺人。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把你安排到她的水瓶宫中,贴身服侍她。”

    “贴身服侍?这倒不错。”艾尔华微笑思考着,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个美丽圣女,立即心头火热,兴奋地叫道:“处女宫里缺不缺人?能不能安排我到处女宫圣女的身边贴身服侍她?”

    他到圣女修道院的第一天,见到最让他动心的女孩,就是金发飘飘的美丽少女,处女宫的葳儿圣女。一想到她,艾尔华就心中大动,忍不住伸手捏揉着伊妮莎的酥胸,**暴涨几分,深深地插进伊妮莎修女温暖湿润的口腔之中。

    “也可以。”天秤圣女冷漠地回答道:“你想什么时候去做处女宫的内宫修女?”

    “我不赞成!”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艾尔华惊讶地回头看去,却见小魔女飘然从窗口飞进来,落在地上,笑咪咪地看着他,叫道:“好啊,你又在这里风流快活!连睡着的修女都不放过,你有奸尸的爱好吗?”

    艾尔华脸色有些发白,慌忙道:“别乱说,我哪有那种邪恶的爱好!你为什么不赞成我去处女宫?”

    “因为你的实力还达不到征服葳儿圣女的地步!”小魔女很干脆地说:“她那种奇异的力量,真的很难对付,只怕你一走近她,就会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把所有事情都招出来了!”

    “这倒也是!”艾尔华想起第一次见到葳儿时的心理活动,不由沮丧地叹道:“看起来只好等我的精神力量增强以后,再去干那个金发女孩了。”

    他突然想起天秤圣女已经被自己干了,若是向葳儿告发自己,可是一个大麻烦,伸手抓住她的酥胸揉弄着问:“可是你不怕离她近了,会受到影响,把事情都说出来吗?”

    “我没有关系。”天秤圣女冷漠地说:“圣女与圣女之间互相都有抵抗力,就象我无法用自己的精神魔法影响另一个圣女一样。”

    “这倒好,不用我说让她去帮我逮住另一个圣女来让我干,她自己先把这话头堵上了。”艾尔华仔细地看了她几眼,琢磨她是不是还有心理顾虑,只想着给自己创造有利条件,却不肯亲自上阵把那些圣女抓来让他破除贞洁。

    “不仅是葳儿圣女,其他的圣女也都有很强的力量,不是现在的你能够征服的。”天秤圣女冷漠地说,就象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就象金牛宫、狮子宫、射手宫的圣女,都是战斗系的圣女,她们强大的力量,同样让你无法匹敌。即使加上小魔女殿下的帮忙,你也无法征服她们。”

    “更大的可能是,你刚掏出**来,就会被她们一拳打碎!”小魔女同意地说,纤手拍着艾尔华**的肩膀,语重心长地教导道:“饭要一口口地吃,圣女要一个个地干,不能想着一步登天,一鸡就干光整个圣女修道院里面所有的修女!”

    艾尔华被教导得哑口无言,想了一下,说:“那么你说一下,圣女修道院的圣女里面,力量最弱,最容易干到的是哪一个?”

    天秤圣女眼神微动,脸上现出心痛的表情,略过了自己那已经失去贞操的侄女,直接说道:“现在是爱克莉丝圣女。她是水瓶宫圣女,精于治疗术,可是战斗能力很弱,力气甚至比我还要小。如果没有别人在场,你对她用强的话,她无法抵挡你的暴力侵犯。”

    她高傲美丽的脸上,现出复杂难明的神态。大陆上最为崇高的圣女修道院,受人尊敬崇拜的十几名圣女之中,已经有两个圣女遭了毒手,现在她又要帮助这个邪恶少年去夺取另外一个圣女的贞操,这样做,她真的能够让自己心安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