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章真的男人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艾尔华流着眼泪,默默感受着两腿间的奇妙感受。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处于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被小魔女的小嘴紧紧地套在上面,舒爽的快感,是他这两生都未曾感受过的。

    他微笑着,双手在身上美女光滑的裸背香臀上抚过,心情舒畅地感受着她柔嫩健美的肌肤。他知道,今天他终于可以脱掉处男那个可耻的帽子,把这天上地下超一流的美人儿,变成自己的宠物,随心所欲地痛快玩弄!

    他的两腿紧紧夹着小魔女的螓首,感觉着她的头发磨擦着自己的大腿内侧,象是要努力抬起头来的样子。而**上感觉到的,也是这个小魔女用舌尖努力顶着自己的**,想要把头抬起来,让**退出她的樱桃小嘴。

    她口腔柔嫩的内壁磨擦着**的表面,给浴水重生的**带来强烈的刺激。艾尔华剧烈地喘息着,直觉地感到,不能让**退出她的小嘴,不然的话,这样的快乐就要消失了!

    当**的根部暴露在清冷的空气之中,艾尔华突然一个翻身,将小魔女性感健美的娇躯压在身下,胯部紧紧地压住小魔女的俏脸,让她的头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艾尔华的眼中,射出了兴奋的光芒。他的胯部微微抬起,将粗大的**从小魔女的口中缓缓拔出。在他的身下,小魔女美丽诱人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惊骇的神色,看着粗大至极的**,不敢相信这么大的东西居然能插到自己小小的嘴里。

    艾尔华用很慢的动作,把**一点点地从她口中拔出,直到只剩一个**还留在她的口中,让香舌顶着尖端向外送出。小魔女越来越是震惊,看着在自己眼前渐渐变长的大**,恐惧地禀住了呼吸。

    “这就是人类的**?好可怕!如果插到我两腿中间的**里,会不会把我分成两半?还有,我的嘴这么小,它是怎么能插进去的?”小魔女恐惧地想着,突然想起一件奇怪的事来:“咦*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她不是修女吗,为什么会长**?难道……”

    还没有等她想明白这件事的真相,艾尔华就已经发动了突然袭击!

    他的胯部,如悬崖落石般,飞速地向下撞去,砰地一声,轰然撞击在小魔女性感妩媚的俏脸上,差点把她高耸的琼鼻生生撞扁!

    粗大如杀人凶器般的**,狠狠地穿过她樱桃般的小口,**推开阻路的香舌,如飞速撞来的火车一般,重重地戮在小魔女的咽喉处,噎得她眼泪刷地流了下来,痛苦地咳着,却因为嘴里被**占满,连咳都不能咳出来,只能痛苦地流着眼泪,纤手推着艾尔华的胯部,希望能将他推开。

    艾尔华既然已经开始发动袭击,哪能让她这么轻易地将自己推开,胯部立即如同高速撞车般飞速开动,闪电般地上下晃动,小腹和大腿根部砰砰地撞在小魔女美丽的脸上,弄得她玉面疼痛不已。

    可是脸上疼痛还不算什么,**狠狠地在她口中**,从香唇一直插到咽喉,粗大的**插入喉中,噎得小魔女直翻白眼,终于品尝到了窒息的滋味,甚至比刚才艾尔华被她强吻时的窒息更加痛苦。

    报了一箭之仇的艾尔华是越来越兴奋,**在体内呆了那么久,一直没有机会拿出来打手枪,没经历过任何刺激,现在被小魔女柔嫩湿润的小嘴含在口中,剧烈的磨擦让他的**高涨,而她湿滑的小香舌在****下,就象被火车连续撞击的美人一样,只能颤抖着承受它的剧烈磨擦,连躲都躲不开。

    小魔女咽喉处的嫩肉,娇嫩无比,被粗大的**顶在里面,撑开嫩肉直抵食道,噎得小魔女眼泪汪汪,终于忍受不住艾尔华的暴虐,奋起反抗,将所有的余力都鼓起来,娇躯剧烈地挣扎着,想要把他从身上推下去。

    艾尔华没有想到这位妩媚风骚的少女竟然还会反抗,有点吃惊地压在她性感娇躯之上,感觉着她一丝不挂的美丽身体正在自己身下剧烈地晃动挣扎,自己就象骑在一匹烈马上面,身体到处都能感觉到她柔嫩肌肤的顶动,差点就要被她掀下马去。

    在他的面前,少女神秘的花园就近在眼前,美腿撑起身子,用花园一次次地向他撞击,象是想要用**撞得他流鼻血一样。

    艾尔华当机立断,立即张开大嘴,狠狠一口咬在小魔女的花园之上。牙齿破开花瓣,咬在穴口之上。

    那么娇嫩的粉红色嫩肉哪里禁得起牙齿狠咬,小魔女当即惨叫一声,性感娇躯剧烈地颤抖起来,竟然在牙齿啮咬的痛苦之中,达到了**。

    一股花蜜如喷泉般射进艾尔华的口中,艾尔华兴奋地大口咽下,张大嘴包住小魔女整个美妙花园,舌头挑开花瓣进去狠舔猛戮,感觉着穴口嫩肉剧烈颤抖着,一股股的花蜜,汩汩从里面涌出,就象被艾尔华的舌头扭开了闸门,再也无法关上。

    艾尔华大口含吮着小魔女的花瓣花园,牙齿舌头在上面肆虐,咬着花瓣,弄得小魔女娇躯剧颤,痛苦而**地呻吟着。

    下体处,艾尔华也丝毫不肯放松,胯部如打桩机般上下猛动,砰砰地撞在小魔女玉面之上,粗大的**在小魔女口中快速**,**一下下地撞进她喉间嫩肉中,噎得她白眼直翻,眼泪长流。

    吃下花蜜之后,艾尔华只觉一股强烈的欲火自腹中涌起,脑中一片昏沉,随即整个人变得迹近疯狂,双手抱紧小魔女的香臀美腿,手指狠狠地在上面掐拧着,让雪白粉嫩的肌肤,现出大片的指痕。

    他的嘴也在用力吮吸,不时地咬上几口,把花瓣咬得齿痕累累,就象被狂蜂摧残过的残花。

    下体轰然撞击着美丽的脸,吃过花蜜之后,**变得更加粗大,直接顶在小魔女口中奋力轰击,粗大的**将她的嘴角撑破,一丝血迹从她的脸上流了下来。

    小魔女这时候已经哭得泣不成声,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本来想强奸一个修女,谁知她竟突然变成了一个男人,还用大**干得自己死去活来。现在**就已经这么大,等一会再变大此,岂不是要直接把自己干死吗?

    娇嫩的樱桃小口容纳不下这么大的**,美人儿的嘴角处鲜血直流,和泪水一起,划过美丽的脸庞,与洁白的肌肤衬在一起,仿若处子的落红一般。

    当美人儿初次**,嘴角流下这另一种形式的处子落红,艾尔华偶然看到,更被摧发了兽性,**狠狠地撞击着她的小嘴,感觉到极度的快感,正在一步步地向自己涌来。

    他的**在体内呆了那么久,早就敏感得厉害,现在在美丽少女的口中受到这样强烈的刺激,再也忍耐不住,即将要达到快乐的顶点。

    终于,艾尔华在狂轰无数下之后,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胯部拼命地向下顶去,**颤抖着,最大限度地伸进性感少女的樱唇之中,准备将第一波的精液,无偿送与这曾经强吻过艾尔华的樱桃小嘴。

    小魔女恐惧地瞪大了眼睛,感觉到巨大的**坚决不移地向自己口中伸来,在心里惨叫道:“伟大的魔神啊!要是再往里进,我会被噎死的啊!”

    为了不以这种方式屈辱地死去,有辱魔族的威名,小魔女决心奋起反抗。虽然她已经被艾尔华在花园上吸舔得娇躯乏力,可是香舌还能动,便用这最后的武器,拼命地顶在**之上,希望能将它顶出去。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即将到达顶点、身体紧绷的艾尔华脑中突然划过这个念头,感觉着美丽少女香舌的柔滑,胯下的凶器轻松地冲破香舌的抵抗,顶在她的咽喉处,圆圆的**分开小魔女喉间嫩肉,粗大的**一直伸进她的喉管,开始了剧烈的喷发。

    一**的精液狂射,如水龙一般,沉重地轰击在小魔女的喉头之内。她的俏脸霎时憋得通红,简直就要被窒息了一般,清澈的泪水愤怒地从美目中流出,螓首被艾尔华的大腿夹得紧紧的,再加上当中那一条腿在樱口中的固定作用,让小魔女丝毫无法动弹,只能流着眼泪,屈辱地承受着精液狂射,直接射进了她的喉管之中。

    艾尔华剧烈地喘息着,胯下的**缓缓从小魔女喉中抽出,一**地射在她的香舌和口腔上。由于小魔女的咽喉刚刚被撑大还未复原,一不小心将精液射进了气管之中,弄得她咳了起来。

    可是**还在樱口之中,就算是咳嗽,也没办法把精液咳出来。小魔女痛苦地哭泣着,一边用琼鼻闷声咳着,一边努力把口中的精液咽下去,不然的话,会咳得更加难受。

    **不停地射着,不知射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艾尔华无力地趴在少女性感的娇躯上,剧烈地喘息,脸贴在她沾满口水的花园上面,闻着她身上传来的幽香,感受着身下少女肌肤的滑腻,一股满足的感觉,涌上心头。

    小魔女被他压在身下,愤怒地哭泣着。作为一个伟大高贵的魔女,居然被人类摆了一道,差点被他的**噎死,这简直是极大的耻辱!最糟的是,这明显是人类的圈套,让一个男人伪装成修女进来,好让她大吃一惊不加提防,这是不是那些该死的圣女想出来的鬼主意,想借此打击她的自尊,逼她把自己心里的秘密说出来?

    **软软地呆在她的口中,上面的精液已经被她舔得干干净净。其实她也不想的,可是那些男子的精华,仿佛有着巨大的魔力,让她忍不住吞噬干净。她也知道,有了这么多的精华,对她恢复元气大有帮助,一旦元气恢复,这个胆敢欺负自己的小子,一定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虽然**上的精液已经被吸净,不能再噎得她流泪,可是艾尔华胯下的阴毛已经长了出来,钻入她的琼鼻中,弄得她忍不住打起喷嚏来,口中喷出的气流划过**的表面,弄得艾尔华有些痒酥酥的。

    小魔女抬起手,擦去俏脸上的泪水,心里暗恨,只可惜自己的下体没有长毛发,不然把毛伸到他的鼻子里,弄他打几个喷嚏,也算报了一点仇。

    嘴角还是很疼,刚才被巨大的**撑破,小魔女伸手摸了一把,放到眼前一看,有些血迹,心中大恨。

    还没有等她想出怎么痛奸艾尔华来报复,在她口中,射精后半软的**突然又开始胀大,吓得小魔女花容失色,生怕再来一次,自己的嘴角可受不了这么猛烈的**了!

    艾尔华趴在她的身上,得意地轻笑着。刚才那一下射在她嘴里,真是爽透了,前生打飞机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爽过。现在**还搁在她的性感小嘴里,感觉着她的小嘴下意识地吸吮着自己的**,香舌轻舔,弄得**在她嘴里又硬了起来,有些胀痛。

    放着这么一个美女在身下不干,那不是男人所为;于是艾尔华狠狠吸了几口刚流出来的花蜜,立即有了力气,按着小魔女娇柔的身子直起腰来,屁股坐在她的脸上,**在她嘴里狠插几下,拔出来和她换个姿势,准备做些更有趣的事情。

    很快,他们就以比较正常的姿势重合在一起,艾尔华还是压在小魔女的身上,只是这次面对的不是她流着**的花园,而是她美丽妩媚的脸,自己跪在她两条雪白长腿中间,下体胀大的**,对准了她未经人事的花园。

    小魔女明白了他的意图,抬起身子看看艾尔华胯下巨大的凶器,吓得脸色惨白。象这么大的东西,若真的插进自己的**,还怕不把自己分成两片吗?

    她抖抖索索地伸出玉手,纤纤十指捏着沾满她口水的粗大**,感觉硬得象钢铁一样,象这样又粗又硬的东西,简直就是杀人的大棒,若真让它戮进体内,自己恐怕也就离死不远了。

    看着艾尔华的脸狞笑着凑近自己,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也开始恐惧起来,惊慌地尖叫道:“不要,不要!求求你,我还是第一次,会被你插死的!”

    听到这话,艾尔华犹豫了一下,随即坚定地把她压在身下,**伸向她两腿之间。从没听说魔女会被人类奸死,他决定不听她的鬼话;何况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是她被插死好,还是自己被憋死好?

    “她是传说中邪恶的魔族,就算插个半死,也算替天行道;何况上面还有那么多美女,不差这一个。”艾尔华在心里嘀咕着,浑然没有发觉,正在强奸魔女的自己,好象比传说中的魔族更加邪恶。

    小魔女恐惧地挣扎着,纤纤十指紧紧握住艾尔华的**,一边用力阻拒它接近花园,一边用力揉搓,希望能让它快点射出来,好让自己逃过一劫。

    可是天不从人愿,刚射完精的**哪有这么容易射的,她又刚刚喝下艾尔华的精液,现在被关了百年、衰弱至极的身体正在用尽所有力量在炼化他的元气,丝毫没有力气来抵御他的进攻。少女的纤手除了让艾尔华的**更加爽快兴奋以外,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粗大坚硬的**,破开玉手的纠缠,顶在了玉门之上。为了更顺利地插入,艾尔华用了从前在**小说里面学到的知识,把少女娇弱无力的雪白美腿架在自己双肩之上,好让**更轻松地与花园接触在一起,也算学以致用。

    坚硬的**顶开花瓣,顶在娇嫩的穴口处。艾尔华的身体用力压下去,把她柔嫩的大腿压在两个人的胸前,手指放肆地揉捏着**和**,在她**上留下道道指痕。

    小魔女仰天躺在地上,无力地抽泣着。虽然她这些年一直梦想着有个男人能进来给她元气,可是事到临头,终于害怕起来——不管怎么说,她终究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啊!

    **在穴口轻挑着,和嫩肉进行着亲密的接触。艾尔华的腰缓缓地向下沉,破开穴口嫩肉,进入了花径之中。

    被花径夹着**前端,艾尔华兴奋地低声笑着,感觉到**已经顶在那层薄膜前面,只差一点,就要破除这位尊贵魔女的贞洁屏障,进入她从未有人到访的花径之内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脸上终于出现了哀求的神色,纤手按在艾尔华胸膛上,轻轻地抽泣道:“不要,不要!”看起来比白羊圣女还要柔弱可怜一般。

    看着她布满泪水的美丽面庞,艾尔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然发力,狠狠地向前一顶,粗大的**立即穿破了薄薄的屏障,冲进了小魔女性感诱人的身体之内!

    小魔女仰起头,发出一声震耳的尖叫。泪水不住地从她美目中流出,划过脸颊,洒落地面。

    艾尔华一举破敌,再也不肯留手,双手抓紧少女柔嫩性感的丰臀,胯部狠狠前顶,一直将**插到深处,随即大肆**起来。

    他的胯部迅速地前后摆动着,速度越来越快,随着每一下的猛烈撞击,**越插越深,大量的鲜血从被插破的花径中流了出来,染红了雪白的美腿香臀。

    柔嫩的花径,紧紧地箍在**的周围,随着激烈的**,肉壁快速地磨擦着**表面,带给艾尔华剧烈的快感。

    **如凶器一般,狠狠地撞击着封闭的花径,渐渐越撞越深,直到最深处,将整个粗长的**,都插进了小魔女娇小的躯体之内。

    小魔女痛苦地哭泣着,只觉两腿之间,如刀砍撕裂般的痛楚。现在,她感觉到自己真的被撕成了两半,甚至是比撕碎了还要痛苦。两腿间花径内的嫩肉,从未受过一点刺激,现在却被这么大的****,剧烈的磨擦带给艾尔华的是快感,对她来说,却是极端的痛苦!

    **狠狠地插进去,直抵深处。少女从未有人造访过的子宫,突然迎来了这恐怖的凶器,宫口处被**撞击着,仿佛在发出痛苦的呻吟。

    能达到这样的深度,对艾尔华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兴奋。少女的花径紧紧地套住他的粗大**,两个人亲密无间地结合在一起,里面的嫩肉痉挛蠕动着,挤压着**和**,带给他剧烈的刺激。

    小魔女哭泣着想要逃开,可是喝了魔女花蜜的艾尔华,渐渐地陷入了疯狂之中,动作逐渐变得狂暴至极,把少女娇小的身体紧紧在压在身下,雪白的大腿压在他的胸膛前面,性感的香臀被他双手紧紧抓住抬起,胯部闪电般地前后摆动,狠狠地撞击着她柔嫩的香臀,发出啪啪的剧烈响声。

    少女纯洁的处子之血,已经染红了粗大的**。鲜血从**口流淌出来,剧烈**的**上,沾满了处子的鲜血。而那粗大的凶器还不肯罢休,在她初经人事的体内,奋力猛插,**一下下地撞在她柔嫩的子宫上面,仿佛要将她活活奸死一样!

    小魔女无力地惨叫着,被艾尔华按在身下,狠狠地痛奸。每一下**都是剧烈的酷刑,娇嫩无比的花径如同被火红铁条磨擦一般,火辣辣的疼痛。而艾尔华还远远没有达到兴奋的顶点,他只是象野兽一般,按住身下的少女,狠干,再狠干!

    正常的姿势已经不能满足他的**,他把少女翻过来,从后面狠狠地奸着她。魔界最尊贵的魔女之一,就这样如同小母狗一般趴在地上,痛苦而**地翻着白眼,承受着人类的痛奸。处子的鲜血不停地从她的嫩穴中流出,洒在修长美腿之上,雪白鲜红,令人触目惊心。

    吃过魔女初蜜,陷入疯狂的艾尔华放肆地大笑着,抱紧她的雪臀,拼命地狠插,胯部撞击香臀的声音,在大殿中震天响起,和少女的呻吟惨叫声混在一起,组成一首动人的魔界交响乐。

    小魔女感觉到自己已经进入了地狱。下体在那男人的暴虐**下,已经变得麻木,鲜血染红了雪白的大腿内侧,而那男人还没有结束,就这样拼命地狠干着,仿佛要将他所有的力量,都发泄在自己身上一样。

    这样的痛苦不知持续了多久,终于,身后的男人紧紧抱住她的身子,速度加快,象是就要达到顶点了!

    艾尔华的眼里,已经升起了烈火,怀中抱紧天下最为性感的美丽少女的光滑娇躯,臀部拼命地向前挤压,象要整个进入那美女的玉体之内一样。

    他的胯部,紧紧地贴在小魔女光滑的雪臀之上,粗大的**狠狠地插进了她体内的最深处,顶在传说中魔女神秘的子宫口处,开始了剧烈的喷发。

    岩浆般火热的喷射,猛烈地射在小魔女的子宫口上。就象烈火燃起,小魔女快乐地呻吟起来,刚才的痛苦已经被她彻底忘怀,这一**剧烈的元精射击,象是点燃起她所有的欲火,让她的娇躯剧烈地颤抖着,香臀贴在男人的胯部,拼命地向后挤去,**娇颤蠕动着,象要把那男人的**整个吞下去一般。

    在极度的快乐之中,艾尔华已经浑然忘却了世间的一切。他只顾紧紧抱住怀中的性感少女,**在她体内剧烈地喷发,将自己的精华,统统都射在她的腹内,冲入她的子宫,让她在这猛烈的射击之中,颤抖哭泣着,达到人生最激烈的**!

    人世间最为神圣的圣女修道院,神秘莫测的天秤宫中,一个高贵美丽的女子,头上戴着大波斯菊的花冠,正独自坐在大殿之内,默默地想着事情。

    月光从殿外射进来,照射在她的身上,这美丽至极的女子,手里捏着一朵鲜艳的大波斯菊,身上如同洒了一层银光,浑身充满了神秘的美感。

    在她圣洁的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刚才那个修女,总是带给她奇怪的感觉。虽然已经用自己的精神魔法,命令她去死,可是在天秤圣女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仿佛有什么事被自己遗漏了一样。

    在她充满寂寞的心里,默默地想着:“我让她去死,并没有错;象这样满身罪孽的修女,居然敢玷污我纯洁的小爱丽丝,绝对不可以原谅!可是,既然让她去死了,为什么总还有不好的预感,仿佛要有很糟糕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沉思良久,她缓缓抬起头,无意中看到侧方的一面镜子,不由怔住了。

    在镜子里面,那个头戴花冠的美丽女子,看上去是那么的神秘高贵,一如往昔。可是在她洁白的眉心之处,却隐隐带着一丝红润之意,象一丝不祥之兆,萦绕在她的心头。

    作为天秤宫的圣女,她并不十分精通相术。可是这样的红润,她曾经在许多犯了淫欲之罪、被她责罚的修女眉宇间看到过。

    “难道说,这灾祸,竟然要降临到我的头上吗?”天秤圣女心中一颤,玉手不由自主地用力,将手中的大波斯菊,揉得粉碎,花瓣秤宫的大殿之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