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章生命女神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天秤宫高大的屋宇矗立在夜色之中,威严的气息,在黑暗中缓缓涌起,让人不敢仰视。

    艾尔华和西莲被修女们带到天秤宫中,接受天秤圣女的进一步盘问。

    在天秤宫的大殿上,圣洁威严的天秤圣女高高坐在上面,默默地看着下面跪着的两个犯了淫戒的修女,美丽的眼中有奇特的光芒,在默默地闪动。

    天秤宫的圣女,是传说中公正而有智慧的美女。可是这两个修女却让她很伤脑筋,尤其让她担心的是,白羊圣女也可能会牵扯在里面。

    爱丽丝是她的亲侄女,一旦有什么不好的流言出现,对于她们的家族将*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为此,她必须将所有的流言都在开始流传前彻底消除,就象早上她断然将这两个修女带回天秤宫进行处置一样。

    今天上午,爱丽丝回到白羊宫之后,听修女们说西莲和爱尔莎被带走了,立即前来来询问,被她的姑姑严加训斥,默默地流着泪,低头走了。

    那个时候,天秤圣女正在忙着别的事,没有时间去管这件事。事后想起,不由担心起来。

    最让她感觉到疑虑的是,今天早上她抓到这两个修女的时候,她们竟然是在白羊圣女的大床上行淫,难道说,爱丽丝也……

    天秤圣女那酷似爱丽丝的碧绿色的大眼睛里,升起了疑虑的神情,挥挥手,命令其他的修女都出去,只留下艾尔华和西莲接受她的讯问。

    西莲浑身颤抖地跪在殿中,以头触地,心中对上面的天秤圣女充满了敬畏的情感。艾尔华为了不太过触目,也只好学着她的样子做,心中暗骂不止,不知道这个以虐待自己为乐的老处女接下来又会想出什么折磨自己的鬼点子。

    沉默良久,天秤圣女温柔的声音,在大殿中幽幽地响了起来:“爱尔莎修女,今天早的事,你怎么解释?”

    艾尔华一听她问起,立即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伏地大声道:“圣女殿下,请原谅我一时糊涂!”

    他以头触地,心里安慰自己:“这么漂亮的美女,跪她一下,也没什么,哪天让她跪回来好了……等我长出了**,就来让她偿还欠我的债务!”

    “一时糊涂吗?”天秤圣女淡淡地问。她雪白的手臂,优雅地抬起来,指着大殿侧面,柔声说:“请不要说谎,否则就会到那上面去。”

    艾尔华转过头,望向那边。

    在幽暗的灯光之下,他勉强可以看到,大殿侧面的墙边,放置着一大片东西,看上去象是——钉板!

    没错,那是钉板,尖利的钉子直立在大块的钉板上,如果人躺在上面,会被刺得浑身鲜血淋漓;而如果走上去,就会被彻底穿透脚掌,说不定从此就会变成残废!

    艾尔华的身体开始颤抖,阵阵的寒冷涌来,他紧紧咬住牙,不让自己的恐惧被那位残酷的圣女看穿。

    天秤圣女默默地等待了一会,却不见他说什么,便转过头,向西莲问道:“西莲修女,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艾尔华一听就知道要糟,西莲这样狂热的信徒,让她在圣女面前说谎,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果然,听到西莲伏在地上哭泣道:“圣女殿下,我有罪!我不知道这样做是犯了淫欲之罪,请圣女殿下责罚!”

    天秤圣女挑了挑修长的娥眉,优雅的声音在殿中响起:“哦?既然你不知道这样是罪,为什么会与爱尔莎修女做出这样的事来呢?”

    “是、是爱尔莎姐姐告诉我,白羊圣女殿下想出了一种新的修炼方法,能让我们迅速理解到动物的心,对于人与动物的相处融洽很有好处。所以,我才会……”西莲颤抖的声音,传入天秤圣女的耳中,让她的目光霎时闪亮,怒火迅速地从她碧绿的大眼晴里燃起。

    她转过头,怒视着艾尔华,冷冷地问:“爱尔莎修女,是这样吗?”

    艾尔华脑子里拼命地转着念头,想着现在想要抵赖好象不太容易了,毕竟自己猛干西莲的场景被天秤圣女看得一清二楚;可是要不要将白羊圣女也拉下水呢?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他微一迟疑,正要准备编些谎话蒙混过关,耳边却听到天秤圣女温柔的声音传来:“爱尔莎修女,请抬起头,看着我……”

    艾尔华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目光射向天秤圣女。

    在他的目光中,这位富有成熟魅力的圣女高高地坐在前方装饰精美的椅子上,美丽的脸上充满神秘气息,目光深邃,与他的视线交织,仿佛带有魔力一般,让他忍不住想要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天秤圣女,以赎自己深重的罪孽。

    “爱尔莎修女,告诉我,西莲修女说的,是真的吗?”天秤圣女柔声问道。

    “是……是真的!”艾尔华不由自主地说,目光盯着天秤圣女美丽的面庞,浑然忘记了世间的一切。

    天秤圣女轻轻地冷哼一声,带有魔力的目光向西莲扫去。西莲敬畏的眼神只看了她一眼,霎时间,这位身心俱疲的少女便扑倒在地上,迅速地睡熟了。

    “那么,刚才你是在说谎了?”天秤圣女收回目光,向艾尔华淡淡地问。

    “是……我一直都是在说谎……”艾尔华喃喃地说,头脑中一片晕眩。

    天秤圣女的眼中升起了愤怒的神色,轻咬贝齿,问道:“告诉我,你和西莲修女犯了淫欲之罪,是白羊圣女的授意吗?”

    “不,不是爱丽丝的主意。是我用这样的话,来欺骗西莲,好骗她跟我上床的……”艾尔华呆呆地回答道,已经丧失了一切思维的能力,只是机械地回答着天秤圣女的问题。

    天秤圣女满眼都是愤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那个最让她疑虑和害怕的问题,提了出来:“告诉我,你对白羊圣女,也做过你对西莲修女做过的事吗?”

    “做过……她叫得很响,我让她得到了快乐……”

    天秤圣女的指甲,霎时深深嵌入了玉手的掌心,熊熊怒火在她眼底燃起,几乎要把艾尔华烧成灰烬。

    她缓缓地站起来,拿起椅背上挂着的长长的皮鞭,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地走向艾尔华,高高举起皮鞭,狠狠地向他的头上抽去!

    “啊!”处于失神状态的艾尔华大声惨叫起来,头上的剧痛让他神志迅速清醒,抬起头,看到天秤圣女正高举皮鞭,狠狠地向他的脸抽下!

    艾尔华慌忙闪过,这才免除了毁容的危机,那一鞭重重地落在肩上,衣服立即被打烂,鞭梢深入到肌肉之中,血花迸起,溅在天秤圣女圣洁的长袍之上。

    艾尔华疼得大声惨叫,扑倒在地,紧接着,皮鞭如雨点般落下,打得他满地乱滚,周身剧痛无比,让他根本没有力气躲闪,更不能站起来向天秤圣女施以反击。

    接下来的痛打,是天秤圣女这一生所用过的最残酷的鞭刑。艾尔华几乎被活活打死在地上,满身都是血痕,片片血花,洒落天秤宫的大殿,溅到天秤圣女的长袍之上。

    这样残酷的鞭刑持续了许久,天秤圣女终于从怒火中清醒过来,发现如此自己再打下去,爱尔莎修女一定会死在自己鞭下,这才勉强压抑住怒火,收起鞭子,蹲下身,伸出玉手,纤纤手指抓住艾尔华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艾尔华满眼的痛楚仇恨,刚一接触到天秤圣女充满魔力的目光,立即烟消云散,眼中化为一片茫然。

    在他的面前,这位残酷而美丽的圣女,玉指捏住他的下巴,目光紧紧地盯着艾尔华,朱唇轻启,发出了冷酷的声音:“既然你已经亵渎了圣女的纯洁,那么,为了圣女修道院的名誉,以生命女神的名义,请你去死吧!”

    阴暗的夜色,已经将圣女修道院彻底笼罩。宽阔的庭院之中,一个黑影,在花丛中摇摇晃晃地走着。

    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惨状令人不忍目睹:衣服上到处都是破烂之处,满身都是血痕,将修女袍染得片片鲜红。在夜色中踉跄前行的艾尔华,就象受了最残酷的刑罚一样,如幽灵般,走在圣女修道院的庭院之中。

    艾尔华呆滞的目光,望着前方的道路,踉跄地走到一棵树下,弯下腰,费力地搬过几块石头垒起来,自己踩到石头上,将腰带向上掷过树枝,结成绳环,缓缓地将头套进了绳圈之中。

    他茫然的眼中,突然出现了痛苦的眼神,象是在努力挣扎着,不要堕入天秤圣女的圈套。

    可是他的意志力,终究还是敌不过天秤圣女精神魔法的力量,只能瞪着眼睛,痛苦地用绳索把脖颈套紧,脚上用力一蹬,把脚下垒起来的石块,蹬翻在地。

    窒息的痛苦霎时传到艾尔华心中,他陡然瞪大眼睛,这个时候,他才彻底地清醒过来了!

    可是这时的清醒,对他并没有什么益处,只能让他感觉到,极度的痛苦,笼罩了他的周身。

    艾尔华苍白的脸,迅速胀得通红,绳索在脖子上深深地勒了进去,彻底断绝了流入肺部的空气,整个身体,很快就陷入了缺氧的痛苦之中。

    他的双脚痛苦地乱蹬着,死亡的阴影已经攫住了他的身体,随着时间的流逝,艾尔华的挣扎也越来越微弱,渐渐地,他的生命已经开始走到了尽头。

    突然,喀的一声,那根腰带从中断裂,艾尔华从高空处摔下来,一头扑倒在泥土中,剧烈地喘息着,双手紧紧地按在脖子上,身体痛苦地缩成一团。

    许久之后,他才勉强恢复过来,捂着脖颈干咳着,痛苦地打量着四周的景色。

    这里,应该是靠近十二宫中央处,那个宏伟大礼堂附近的位置。从天秤宫出来以后,他就一直地向前走,找到一棵合用的树,就把自己挂了上去。

    “为什么我会突然想要自杀?”艾尔华在心里惊骇地想着,随即回忆起那位威严美丽的天秤圣女,以及她最后对自己说的话。

    “这是精神类的魔法吗?好可怕!她让我去自杀,我就不知不觉地听了她的话,把自己吊在树上了!”艾尔华的脸色有些发白,想到那个圣女的可怕之处,心中充满了恐惧。

    刚才的经历,简直是痛苦到了极点,没有窒息过的人无法明白自己那时的痛苦与恐惧。只要有可能,他永远也不想经历那时的痛苦挣扎。

    想起那位为了杀人灭口,逼得自己要经历那样痛苦过程的残酷圣女,艾尔华的牙,狠狠地咬了起来。

    很快,他又从沉思中醒悟,抬头打量着道路,考虑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毫无疑问,自己现在必须得逃走才行。不然明天天秤圣女发现自己并没有自杀,一定会亲自动手,找个借口把自己弄死,那时说不定会死得更加痛苦!

    他迅速站起来,刚想迈步,忽然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身子晃了几晃,差点摔倒。

    身上遍布的的鞭伤创口,因为刚才痛苦挣扎的缘故,有许多伤口都挣裂,鲜血流了出来。这一动弹,更是疼得钻心。

    “那位圣女下手还真狠啊!怎么办,伤得这么厉害,跑也跑不快,就算能逃出圣女修道院,恐怕也很快就要被追上,而且这么重的伤,说不定会伤重而死!”

    艾尔华惊惶地四顾,突然看到前方的大礼堂,眼前一亮:“对了,我听人说过,在礼堂里面,有圣水喷泉,对疗伤很有好处!我先去治好了伤,再想着怎么逃走的事情!”

    想到这个主意,他立即拖着伤残的身体,跌跌撞撞地向大礼堂走去。

    夜色中,宏伟的礼堂显得那么巍峨高大,让人肃然起敬。艾尔华也顾不得欣赏它的建筑风格,小心地从礼堂的后门钻进去,努力寻找着那一处有着神奇力量的喷泉。

    圣女修道院的外围,戒备森严。但在这附近,却没有修女巡逻,艾尔华顺利地在礼堂中到处穿梭,按照记忆中的线索,终于找到了那一处传说中的神奇喷泉。

    在礼堂后院,宽敞的庭院中,有一处池塘,散发着晶莹的光芒。

    池子中央,矗立着一座雕像,在雕像的手中,拿着一个水瓶,瓶中正在向池子里面倾倒着水流。

    “这就是那个喷泉了吧?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本已疲惫至极的艾尔华精神一振,终于有了一点力气,跌跌撞撞地前冲几步,跳进了池塘中,发出“哗啦”一阵水声。

    温热的感觉从周身传来,这也是一片温泉。艾尔华精神一振,只觉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剧痛立即消失,抬起手来,看到手臂上的鞭伤也在迅速地愈合。

    “果然是圣泉,疗伤的效果这么好!”艾尔华激动地想着,撩起泉水,洒在身上,看着血肉模糊的伤处迅速地好了起来,不多时,生长出了新肉,连一处疤痕也看不到。

    水池中,碧波荡漾。艾尔华伤处的鲜血被圣水冲刷下来,混在池水之中,缓缓地向那一处雕像流去。

    突然,光芒在艾尔华的面前涌起,他惊讶地抬起头,看到矗立在池子中央的那一个雕像,竟然泛射出了淡淡的光芒!

    黑夜之中,这一点光芒足以让艾尔华看清面前的景象。那座雕像,竟然是他曾在壁画上见过的生命女神的模样,而且浑身**,现出了傲人的身材,那优美的曲线,仿佛具有极强的诱惑力,让艾尔华几乎无法呼吸。

    艾尔华不由自主地从池中站起来,缓缓走过去,瞪大眼睛欣赏着生命女神**的美态。

    虽是白玉雕成的神像,可是生命女神的美丽,绝对是令世人难以想象。这一刻,生命女神的身上,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她美丽的脸上,满是圣洁慈爱的表情,让艾尔华几乎忍不住要拜倒在她脚下。

    如果他是一个信徒,此刻便已经拜倒了。可是这个渎神者在初时的巨大心理冲击之后,便迅速地恢复过来,目光一变,转而用色狼的眼神,色迷迷地打量起这位传说中的美丽女神来。

    她的酥胸高耸,雪白浑圆,诱人至极。艾尔华大胆伸出手去,踮着脚尖,费力地摸上了她的玉峰。

    白玉雕像的质地,加上温泉浸泡后的温度,让艾尔华的手中感觉到光滑温暖,只是还不够柔软,比不上白羊圣女真人的手感更好些。

    他的手,又色色地在女神雕像上抚摸,从玉峰到小腹,再到美腿,迅速地摸了一遍。

    在这期间,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伤口在迅速地愈合,圣水的作用,很快就能让自己成为一个健康的新人。

    他伸手抚摸着女神雪白修长的美腿,渐渐上移,一直摸到两腿间,光洁的花园之中。

    “天秤圣女你这贱人,拿什么生命女神的名头来吓我,打得我那么狠,还让我去死——呸!现在你整天顶礼膜拜的生命女神,还不是让我摸到了**?”艾尔华咬牙怒笑着,手指狠狠地伸进花园之中,突然惊奇地瞪大了眼睛:是什么雕刻师,做得那么象,连**里面都摹仿得出来?

    他的手指深入到雕像的花园之中,屈指在里面抚摸着,浑然没有发觉,自己指尖还残留着一滴血珠,涌入了雕像的体内。

    艾尔华正在兴奋地抚摸抠弄着,突然剧烈的震动从他脚下传来,池水翻腾起来,如同沸腾的开水一般,雾气迅速涌起,将他和生命女神的雕像,尽都笼罩在里面。

    艾尔华大为惊讶,脚下陡然一空,他和满池的圣水,一齐跌落下去,跌向那茫茫的未知之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