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章淫欲之罪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爱尔莎修女,西莲修女,犯有淫欲之罪,须服苦役赎罪!”

    冷酷无情的判决,传到了跪在大殿中的西莲耳中,让她娇躯颤抖,扑倒在地,失声痛哭起来。

    艾尔华跪在她的身边,也装模作样地扑倒在地上,哭了几声,抬起头来,小心地看着上面的那位美丽冷酷的圣女。

    她高高地坐在大殿的正位,漂亮的银色头发上面,戴着大波斯菊的花冠,脸上的表情,一片冷酷。

    这里是她的天秤宫,在她的两边,站着两排修女,都是面无表情,虽然美貌,可是看上去却让人心生敬畏。

    艾尔华低下头,默默地回忆着从前听说过的,关于这位圣女的事情。

    莉博丽拉,天秤宫圣女,从血缘上来说,是爱丽丝的亲姑姑。

    她的年龄,比爱丽丝要大上十几岁,进入圣女修道院也比她早得多,可是当上圣女却比她晚上三年。

    爱丽丝六岁的时候,生命女神发下神谕,宣布她是新的白羊圣女,那个时候,莉博丽拉还是天秤宫的一个高级修女。三年后,老天秤圣女归天而去,神谕发布下来,莉博丽拉成为了新的天秤宫圣女。

    在一个贵族家庭里面,能够出两个圣女,这简直是神赐的最高荣誉。于是,莉博丽拉和爱丽丝的家族,迅速成为了圣安王国最着名的家族之一,即使是那些传承数百年的庞大家族,也对她们的家族恭恭敬敬,国王的封赏也大肆赐给他们,让这一家族,成为了圣安王国实力强大的新贵。

    天秤圣女,一向是掌管刑律。圣女修道院的修女犯了错误,或是有什么罪孽,都将由天秤圣女宣布刑罚。这一次她去探望侄女,却亲眼看到两个修女在床上行淫,不由大怒,立即把她们带回天秤宫,宣布了对她们的处罚决定。

    艾尔华低着头跪在地上,心里估算着现在的形势:“这位莉……什么来着,唔,名字太难记,就叫天秤圣女好了——她可是爱丽丝的亲姑姑,长幼有序;而且以爱丽丝那样软弱的性格,多半也不敢反抗掌管刑律的天秤圣女的判决,想指望她来救我,似乎是不大可能。这下可糟了,好象除了去服苦役以外,就没别的法子了。”

    就象他想的那样,很快他和西莲就被几个执行刑罚的修女带着离开大殿,到天秤宫后面的一片采石场上去干活。

    天秤宫后面,矗立着一座小山,上面的石头都是纯白色的,远远看去,整座山岭就象覆盖着白雪一样。而圣女修道院就是靠着上面的石头才建起来的,经过这些年的开采,山上的石头已经被采去了一小半。

    站在山岭间的采石场上,艾尔华放眼望去,只见有近百名修女都在努力地干活,拿着各种工具将白色的石头从山上砸下来,放在背篓里,背着它们,一直背到远处的车上,让车把这些石头运到别处去,作为建筑材料,来修建圣女修道院里的各处设施。

    远远望着那些美貌女子辛苦地干着这样的重活,艾尔华不由义愤填膺,低声怒吼道:“真是太过份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们?她们长得那么瘦弱,要是累坏了怎么办?”

    西莲依偎在他的身边,低低地哀声叫道:“不要再叫了,我们都是有罪的人,能够到这里来赎罪,不被直接赶出圣女修道院,已经是女神的恩典了!”

    艾尔华转过头,看着她漂亮的大眼睛,只从里面看*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到了哀伤和惶惑,好象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

    “这傻女人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逮到这里来吧?她现在多半还在迷糊,为什么白羊圣女教给我们的修炼方法,会被天秤圣女说成是犯了淫罪,不过以她这样狂热信徒的智商,恐怕也不敢多想是哪个圣女错了,只能认为自己天生有罪——这么好的信徒,我也想要,哪天我也混个女神或是圣女当当好了……呸呸呸,我是男的,怎么

    会想要去当女神?”艾尔华心里胡思乱想着,在负责监督罪人们工作的修女带领下,去领了一个背篓,背在身上,然后去帮着那些修女背白石头。

    他勤勤恳恳地干着活,偷眼打量那些美貌修女,见她们虽然体弱,却也都奋力劳作,没有人偷懒,即使旁边没有人监督也是一样。在她们看来,自己在圣女修道院犯了错误,就是很大的罪孽,能够被天秤圣女派到这里做苦工赎罪,已经是格外的恩典了,哪怕是累死在这里,也比被赶出圣女修道院,让亲人蒙羞要强得多。

    艾尔华干了一会活,背着那么重的石头,感觉到有些劳累。

    他的习惯,是能偷懒就偷懒,千万不能累着自己。开始时摸不清情况,只好努力干活;干了一阵,发现那些有罪的修女们都在自发地努力工作,好象要把自己累死一样;而负责管理她们的那些来自天秤宫的修女,都离得远远的,并不注意谁在偷懒,要是有这么好的机会再不趁机休息,那就不是艾尔华了。

    于是,艾尔华的背篓里的石头,立即减少了一半,慢悠悠地走到车边,看看没有人,就把小半篓白石往车上一倒,然后再悠闲地走回去,背上一点石头,往车那边走,走得悠闲自在,简直就把这苦工赎罪当成饭后的散步了。

    突然,风声袭来,艾尔华还没来得及回头看,肋下就传来叭的一声,一股剧痛从腰间袭来,艾尔华惨叫着扑倒在地,身上的石头从背篓中滚出,向前冲来,砸得他头晕目眩,捂着腰间伤处,身体缩成一团,痛苦地呻吟着。

    在他身边,站着气质高贵的天秤圣女,手中提着长长的皮鞭,满面怒色,冷冷地喝道:“大胆!犯了淫欲之罪,还敢不努力赎罪,当罪加一等!”

    说着,又是狠狠一鞭抽下,霎时抽破了艾尔华的衣服,在他脊背上留下一道深深的鞭痕。

    艾尔华疼得捂着腰打滚,天秤圣女却仍余怒未息,在他大腿上狠抽了两鞭,喝道:“起来去干活,再敢偷懒,定然重责!”

    艾尔华痛苦呻吟着,勉强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向石山上走,身上的鞭伤火辣辣地疼,让他走几步,就恨不得一头扑在地上,再也不爬起来。

    可是身后天秤圣女还在提着皮鞭,冷冷地看着他,目光如刀锋般刺在他的背上,让他挨了鞭伤的后背隐隐生疼。艾尔华相信,只要自己再走慢一点,天秤圣女就会大步奔过来,乱鞭将自己打翻在地上了!

    为了不挨冤枉皮鞭,艾尔华只能尽力加快脚步,身上的伤处被脚步牵动,疼得钻心,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挨过这么狠的鞭刑,不由暗处咬牙。

    “站住!”清脆冷冽的喊声从后面传来,艾尔华立即站住,听着天秤圣女在身后喝道:“把鞋脱下来,赤脚赎罪!”

    “啊?要在这样的地上光脚走路?”艾尔华低下头,看着满地的碎石,心中胆寒,若是光着脚在上面走,岂不是要被硌得很疼?

    可是身后的女煞星更让他害怕,他飞快地脱下鞋,扔到背篓里,大步向前走去,心里知道,要是再脱慢一点,皮鞭就要打下来了!

    他蹲在一个满头大汗开采石头的修女身边,心中暗恨:“这算什么圣女啊?简直就是罗刹恶鬼嘛!用鞭子用得这么顺手,不会是虐待狂吧?”

    装了满满一篓石头,艾尔华背起来大步走着,虽然身上很疼,还是不敢放慢脚步。

    天秤圣女看他被吓怕了,冷哼一声,提着皮鞭在采石场中到处巡视,看看还有谁敢不认真干活,努力赎罪。

    艾尔华的赤脚踩在碎石上,很快就磨出了泡。那位爱德华王子好象也不是什么热爱劳动的好青年,脚上细皮嫩肉的,哪堪这样折磨,不一会血泡被磨破,鲜血流出,洒在路面上,把地上的白色碎石染得片片鲜红。

    天秤圣女远远地看着他,见他走过的路上,都带着一个个的血脚印,冷漠美丽的脸上升起一丝快意的神情,提着皮鞭,冷冷地走远了。

    虽然她走了,艾尔华还是不敢再偷懒,谁知道这位虐待狂圣女什么时候会悄悄地钻出来,来到自己身边,再举起鞭子给自己狠狠来一下子。于是这一天,他干得十分努力,简直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到了中午吃饭时间,他终于可以停下来歇息,坐在采石场的空地上,和那些犯了错误的修女们挤在一起,吃着粗糙的食物,只觉难以下咽,可是却只能努力吃下去,不然的话,下午就没有力气干活了。

    西莲坐在他的身边,怯生生地吃着东西,脸上依然是惶恐困惑的表情,象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般田地。

    艾尔华吃着东西,勉强提起精神和修女们搭讪。旁边几个修女和他闲聊起来,原来她们犯的都是一些很小的错误,例如祈祷不及时,或是浪费了食物,在被天秤圣女发现后,就被抓了来,在这里干活赎罪。每个人的刑期有长有短,等到刑满后,再进行评估,如果表现还好,那么还有希望回到十二宫的外围去,继续在圣女修道院修行。若

    是表现太差,说不定会被天秤圣女赶出圣女修道院,那样的话,失去荣誉的痛苦就让她们生不如死了。

    艾尔华倒是希望天秤圣女快点把自己赶出圣女修道院,免得在这里还要挨鞭打、服苦役。可是天秤圣女没有发话,他就只能在这里苦捱苦受,直到服苦役期满为止。

    “奇怪,为什么她们有刑期,我和西莲没听见有?”艾尔华突然想到这里,出了一身冷汗:“该不会是天秤圣女恨我们这些搞女同的修女,想把我们关在这里一辈子,直到累死为止吧?”

    想到这样悲惨的前景,艾尔华不寒而栗。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午饭时间就已经过了,他只能拖着伤痛的身躯,和修女们一起去干活。

    到了下午,鞭伤好象不太疼了,可是脚上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地上的碎石,有些比较尖锐,在他的脚上划出了大量的伤口,鲜血流淌出来,在地上染出了一个个的血红脚印。

    只有犯了大罪的修女,才会被判令脱鞋赤脚在碎石地上走路,以加重痛苦来赎罪。艾尔华就这样苦熬了一下午,脚上已经鲜血淋漓,疼得几乎走不了路。

    看着一个短发俏丽的高个少女背着大号的背篓,脚上流着鲜血,艰难地在布满碎石的道路上行进着,修女们都露出不忍的神色。可是天秤圣女的命令,没有人敢违抗,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艾尔华在痛苦中挣扎。

    终于到了晚上休息的时候,听到管理修女招呼她们一起去吃饭的声音,艾尔华一头扑在地上,身心俱疲,再也爬不起来。

    几个美貌修女过来扶起他,让他坐在路边,好生休息一会。

    艾尔华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想不到自己会落到这般惨境,第一天就这么难熬,再过几天,只怕要活活地被天秤圣女折磨死了!

    两个修女赶来向他施展治疗术,跪在他的脚边,虔诚地念起祈祷文,祈求生命女神赐予力量。

    圣洁的光芒在她们的身上涌起,她们的手上,升起灿烂的光团,飞向艾尔华的双脚。霎时间,艾尔华就感觉到脚上涌起清凉的气息,如刀割般剧痛的双脚立即减轻了疼痛,伤处结痂,血也不再流了。

    “这就是传说中生命女神信徒的治疗术吗?”艾尔华惊讶地想着:“这倒是一个很有用的技能,如果我学会了,将来逃出圣女修道院之后,靠着这样的技术,还能当个医生混口饭吃;至少也可以给自己治伤,省得象今天这样,受了伤也只能自己熬着。”

    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被皮鞭抽得破衣烂衫的惨状,又不禁感觉到深深的悲凉:“算了吧,象我现在这么惨的样子,还不知道能活几天——天秤圣女下手还真是狠哪,是不是一定要折磨死我,她才甘心?”

    另外一名修女端着盆从远处赶来,将盆中的温泉水倒在艾尔华的脚上,帮助他脚上伤口的痊愈。

    脚上的伤很快就不疼了,艾尔华站起来,用他中性的嗓音,向几位帮助自己的修女道了谢,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跟着修女们,一起去吃晚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