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章少男初吻

作者:风中啸更新时间:
    【澳大,需要大家支持噢^=^】

    接下来的几天,艾尔华如愿地没有受到惩罚,甚至没有被爱丽丝说一句重话。

    他到处打听,听那些修女们说,白羊圣女这些年来,从未向修女们发过脾气,也未处罚过什么人,如此纯洁软弱的少女,真的是天下绝无仅有。

    因为她的纯洁善良,*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白羊宫的修女们从来不敢因为她的软弱而欺负她,反而常常心生怜意。因为对圣女的崇敬,她们只要看到她露出一丝难过的表情,就会让她们感觉到自己罪孽深重,跑到忏悔堂中痛哭流涕地向忏悔修女们认错,并发誓永不再犯,永远不惹得白羊圣女难过。

    几百年来,白羊宫中一直持续着这样的情形。软弱的圣女,与虔诚的修女们,就这样继续着平静的生活。可是在这一天,当一个不信神的少年闯入了圣洁的修道院,一切都将改变。

    这几天,艾尔华除了专心修炼控兽之术以外,就是在白羊宫努力工作,将爱丽丝照顾得无微不至。时间一长,爱丽丝看着他的奇异目光也渐渐消失,化为温和关切,就象他们初见之时。

    这天中午,艾尔华懒洋洋地午睡起来,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感觉到日子过得真是逍遥自在。

    和他住在一个屋里的西莲不在床上,大概是出去帮别的修女干活去了。说实话,象艾尔华这样懒的修女,在白羊宫中还真找不出来,其他的修女都是虔诚而勤劳,能有劳动的机会绝不放过,而艾尔华除了对照顾爱丽丝有兴趣之外,其他的活是能躲就躲,想睡多久就睡多久。而爱丽丝性格软弱,也从不责备他。

    艾尔华披上修女的白袍,走到里间,想看看午睡的白羊圣女是不是起床了。他和西莲住的房间,跟爱丽丝的卧室紧挨着,算作是一个大套间,这样修女们才更方便照顾她。

    白羊圣女卧室的陈设,简单而精美。虽然圣女修道院不崇尚奢华,但是作为圣女的房间,当然不能随意地布置,几百年来多次的修葺,以及历代白羊圣女对白羊宫的布置,让这里充满了神圣的气息,如果是一个心中有神的虔诚信徒,只是走到这里,就会忍不住跪在地上感谢生命女神,让自己能够进入传说中的圣地。

    艾尔华不是信徒,所以毫不在意,大模大样地走进去,来到爱丽丝的床边,掀起雪白的纱帐,探头进去,看到十五六岁的纯洁少女,正盖着被子,侧身躺在床上,沉沉地熟睡着。银色的柔滑长发从头上披下来,散落在枕上、被子上面。

    在她的身上,只穿着雪白的丝制内衣,又没有盖好被子,大片的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之中。

    睡梦中的少女,脸上带着一丝微笑,静静地沉入睡眠之中,是如此的美丽祥和。艾尔华站在床边,默默地看着她,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美丽的少女侧身躺着,高耸的酥胸无法被薄薄的抹胸遮住,大半的**都露了出来,而内裤更只是小小的一片薄布,雪白的香臀从内裤外面露出,刺激着艾尔华,让他的心剧烈地跳动。

    他如梦游一般,缓缓地在床边坐下来,俯下身子,接近了白羊圣女的脸庞。

    她的容颜纯洁而美丽,略带着几分稚气,睡梦中的樱唇微微翘起,象在索吻一般。

    艾尔华的习惯一向是乐于助人,对于这样的要求更是不可能拒绝,于是他缓缓俯下身去,嘴唇轻轻地印在爱丽丝的樱唇之上。

    双唇轻触,艾尔华清楚地感觉到她樱唇的温软湿润,一股淡淡的幽香从她唇上传来,艾尔华的舌尖,从自己口中伸出,轻轻舔着她温软的香唇,神魂飘荡,不知所之。

    这样轻吻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抬起头,看到爱丽丝还在熟睡着,只是樱唇微动,发出轻微的呢喃,唇边带着一丝微笑,象是做着什么好梦。

    艾尔华咽了一口口水,只觉唇上香甜至极,纯洁少女香唇的滋味,果然是让人回味无穷。

    他小心地将手伸过去,抚摸着爱丽丝的脸颊,触手柔滑,微微有些发烫。

    他的手,渐渐地从她的脸上滑落,抚摸着她的雪颈,直至酥胸,触手处无不柔软滑嫩得令人叹息。爱丽丝的肌肤,如此之好,简直比婴儿的皮肤更加柔嫩。

    “这样的肌肤,应该算得上是极品了吧?不,应该说,这个少女,是真正的人间极品,美丽得简直超过了天使,我真是幸运,能够碰触到这样极品少女的肌肤,想想从前那个世界的女明星,和她比起来,简直就跟垃圾一般!”艾尔华兴奋地想着,手指小心地捏着少女的**,感觉到少女香乳是那么的柔软丰满,让他忍不住垂下头去,在

    她的**上轻舔起来。

    雪白柔软的**,口感非常之好,舌尖上,感觉到香甜的气息。能够舔到白羊圣女的**,对于整个圣安王国的百姓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而艾尔华把这当作自己最大的幸运——不,也许这幸运,还不是最大的,接下来,他将会把这幸运扩大,直到达到自己能够拥有的极限。

    艾尔华抬起头,小心地看着爱丽丝。她依然在沉睡,丝毫不知道自己纯洁的少女**已遭狼吻。艾尔华唯一惋惜的,是她的抹胸虽然窄小,却系得很紧,没有办法在不弄醒她的情况下,把抹胸脱下来。

    不过那没有关系,艾尔华相信自己会把它脱下来的。他兴奋地微笑着,手指从高耸的少女酥胸上抹过,当碰触到丝制抹胸下的娇嫩**时,睡梦中的少女忍不住娇躯微微颤抖,口中发出无意识的昵喃声。

    她的内衣,是两段式的。雪白平坦的小腹,也是那么的柔滑,艾尔华趴下身,在她的小腹上轻吻舔舐,舌尖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滑过,给她带去丝丝凉意。

    艾尔华的手,坚定地伸向那一处常出现在他梦中的圣地。纯白色的丝制内裤,触手柔滑,爱丽丝身为圣女,虽然不崇尚奢华,但是她的衣着,仍然不是普通的女子可以相比的。

    少年的手指已经按在两条雪白粉嫩的大腿中间,隔着内裤,轻轻用力,在内裤上凹陷下去。处女花园的柔软,即使隔着内裤,也让艾尔华阵阵晕眩,将脸趴在爱丽丝的小腹上,轻轻地喘息着。

    在睡梦中,仿佛感觉到自己处女的花园受到侵袭,爱丽丝的娇躯微微颤抖,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艾尔华的手指,坚决地活动着,隔着内裤揉搓她的私处,渐渐地,丝制内裤里面,有丝丝的液体溢出,给内裤留下淡淡的湿痕。

    艾尔华瞪大了眼睛,慌忙伏下身去,颤抖的双手抱起少女的香臀,掌心感觉着她的柔滑,用最慢的速度,小心地将她的内裤褪了下来。

    美丽的处女花园,出现在他的面前。艾尔华心头如遭巨锤撞击,双眼紧紧地盯在雪白柔嫩的美腿中间,呼吸急促,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将最崇敬的湿吻,献给那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他梦中的美丽花园。

    光洁无毛的处女花园,淡粉红略带紫色的娇嫩裂缝,被他的嘴唇印在上面,轻轻地颤抖着。艾尔华的舌头,迫不及待地从唇中伸出,舔在圣女最珍贵的裂缝上面,清楚地感觉到内壁嫩肉的娇嫩,以及刚才他的手指造成的丝丝清澈液体的味道。

    少女纯洁的蜜汁,还是第一次从她的体内流出。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包括她自己会对这里进行爱抚。满心虔诚与圣洁理想的少女,对此一无所知,即使是洗澡时,也仅仅是和对其他的肌肤一样清洗,而不去多加碰触以求快感。

    能够让她流出蜜汁的,艾尔华是天下的第一人。在以后的许多年里,每当想到自己做下了这样的功绩,艾尔华都会感觉到无比的自豪,对自己胯下的白羊圣女**得更加猛烈,听着她娇喘呻吟的声音,微笑着与她一同回忆青涩少年时的快乐往事。

    当然,现在他还不会想到将来会发生的事情,只是虔诚地用嘴唇深吻着处女花园的娇嫩裂缝,轻轻地吸吮着,将她第一次流出的初蜜,吸舔到自己的口中。

    传说中的少女蜜汁,他终于品尝到了。并不象从前听说过的,有些不好的味道。爱丽丝终究是白羊宫的圣女,体质不同于常人,花园中流出的蜜汁,香醇甘美,微微带着一丝甜味,简直比最醇美的烈酒更加醉人。

    艾尔华迷醉于处女的幽香,以及圣女的初蜜,脑中一片昏昏沉沉。他贪婪地吮吸着,舌尖深入她的裂缝之中。他的脸,埋在少女的两腿间,雪白滑嫩的大腿贴在他的脸上,温暖的香气,盈满了他的鼻中。

    他的鼻子,顶在少女的私处上方,呼吸出来的热气,打在少女私处之上。鼻尖轻顶着爱丽丝的柔嫩皮肤,她在梦中低低呻吟着,一颗小小的红豆,从裂缝的顶端伸展出来,如嫣红的蓓蕾,等待着雨露的滋润。

    艾尔华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这颗红豆,兴奋的炽烈目光几乎要将它融化。或者,这就是传说中,少女的阴蒂吗?

    他的舌尖颤抖地抵在上面,和同样在颤抖的红豆亲密地接触着。嘴唇也跟了上来,吻住这颗红豆,将它吸吮在口中,舌尖和嘴唇,轻轻吮吸着它,温柔地舔舐着,吸吮着少女私处流出来的越来越多的美味蜜汁。

    他的舌头伸得很长,深入少女花园的娇嫩裂缝之中,吸吮着香蜜,并制造出更多的蜜汁。就在他兴奋得不能自已的时候,忽然感觉到爱丽丝的娇躯动弹了一下,心里明白,这位纯洁的圣女,终于在自己的毒舌攻击下,苏醒过来。

    在上方,爱丽丝用柔弱的玉臂撑在床上,支撑起自己的身子,瞪大美丽的眼睛,吃惊地看着伏在自己胯下的那个身穿修女服饰的人。

    从上面看,这位修女的脸埋在她的两腿中间,看不清楚,头发却是黑色的短发,爱丽丝知道,在自己的白羊宫里,长着黑色头发的,只有爱尔莎修女一个人,平日里她总是甩动着一头黑色的短发,看上去飒爽俏丽。

    可是现在,她趴在自己两腿之间干什么?爱丽丝虽然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可还是羞得满面通红。

    她可以感觉到,爱尔莎的嘴唇在温柔地轻吻着自己两腿之间的方寸之地,湿润的舌头灵巧地在那里动作着,给她带去阵阵温热的触感。

    剧烈的刺激从那里传来,爱丽丝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颤抖的呻吟声,让艾尔华听得心中大爽,舔舐得更加温柔。

    爱丽丝满面通红,贝齿轻轻咬住嘴唇,羞涩吃惊地叫道:“爱尔莎姊妹,你在做什么?”

    艾尔华用嘴唇含住她花园上方的小豆豆,抬起眼来,微笑着看向她。他的脸,也涨得通红,毕竟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不激动是不可能的。

    他含着处女纯洁的阴蒂,舌尖轻舔,温柔地吻吮着圣女的花园。让爱丽丝又忍不住低低地尖叫起来。

    爱丽丝惊讶地和他对视着,而艾尔华正含吮着她的阴蒂,眼中激动兴奋的笑意,让她觉得恐惧。

    阴蒂被人含住吮吸,爱丽丝很难在这种情况下和他好好谈话,只觉得脑中一阵晕眩,颤抖地伸出软弱的手,推着艾尔华的头,断断续续地叫道:“爱尔莎姊妹,不要,不要再舔那里……”

    她第一次遇到了不肯听话的修女。艾尔华索性对着她的小裂缝狂吻起来,舌头如毒龙般飞蹿,在**口舔得更是激烈。

    爱丽丝双颊通红,低声尖叫着,无力地倒在床上,口中发出断续的娇弱呻吟,已经无力再去推拒。

    艾尔华的舌头越来越快,飞速地舔着,爱丽丝终于尖叫一声,柔软的大腿用力地夹紧艾尔华的头部,娇躯剧烈地颤抖着,已经在他的毒舌攻击下,达到了人生的第一次**。

    大量的蜜汁从圣女的花园中淌出,艾尔华用力地吮吸着,将它们吮入口中咽下,如此美味的汁液,他一滴也舍不得浪费。

    突然,一股热流从他的腹中涌起,通过血脉,向周身流去。不多时,这股热流便已流遍了四肢百骸,让他的身体,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圣女的蜜汁,难道还是难得的补品吗?”艾尔华没有类似的经验,只能惊讶地想着。

    他的欲火,也因此而高涨。很快,他就不以吮吻着这一处为满足,舌头渐渐地向上面移动,阴蒂上方的平坦小腹,在他的舔吻中,渐渐地沾满了他的唾液。

    在上面,爱丽丝低低地哭泣着,虽然她贫乏的知识不能告诉她刚才是怎么回事,可是那么羞耻的地方被宫里的修女用口舌吮舔,还当着她的面泄身,这足以让爱丽丝羞得无地自容。

    哭声惊醒了艾尔华,他迅速地爬上去,压在圣女纯洁的身体上面,轻轻吻着她脸上的泪珠,嘴唇向下移动,贴在她的樱唇之上。

    爱丽丝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不了解接吻是什么意思,可是艾尔华的动作,还是让她震惊。她清楚地感觉到,艾尔华的舌头,毫无顾忌地钻进她的嘴唇,挑开贝齿,钻进了她的口中,与她的舌纠缠在一起。

    纯洁少女的嘴唇,柔软湿润,艾尔华轻舔着她的贝齿,挑逗着湿滑的香舌,用力地吮吸着,将她口中的香津吸进来,与刚才她流出的**混合在一起,咽入腹中。

    爱丽丝的香舌惊恐地躲闪着,可是在小小的樱口中,怎么能躲得过艾尔华霸道的舌头,柔滑的香舌最终被他俘获,交相纠缠。

    从未有过的强烈刺激,让她意乱情迷,情不自禁地回应着他的吻,香舌也被吸入了他的嘴里,让他紧紧地吮吸着。

    艾尔华吮舔着她小小的香舌,也是心神飘荡,无法控制自己。他的手抚上了爱丽丝的**,渐渐深入花园,手指在花园中抚动着,挑逗着她的**。

    而他的另一只手,索性伸入了丝制抹胸之中,抚摸着少女的**。初次接触的柔软滑腻,让他的心跳得几乎要从口中蹦出来。

    受到上中下三方的猛烈攻击,爱丽丝剧烈地颤抖着,虽然忍不住想要尖叫,可是香舌被他咬住,只能唔唔地呻吟,他的吻、乱动的手指如同有魔力一般,让她兴奋得简直要发狂,终于从琼鼻中发出一声悲嘶,娇躯陡然变得僵直,生生地因兴奋而昏了过去。

    她的身体,变得有些发冷,手脚冰凉。艾尔华抬起头,迷乱的眼神看着她的娇躯,缓缓举起手,在指尖上,有着闪闪发亮的粘液。

    他低下头,看着爱丽丝绝顶美丽的容颜。纯洁稚嫩的脸上,带着火热的红潮,隐约有一丝淫荡的表情,初次经历**的少女,看上去是那么的性感诱人。

    艾尔华忍不住轻吻她的樱唇,心里在暗暗地想着:“这是我的初吻吗?或者,刚才吻她下面那张嘴,才是真正的初吻?”

    刚才这一吻,对于苏醒过来的爱丽丝来说,确实是她第一次有吻的经验。而对于艾尔华来说,刚才吻着她的神秘花园,才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专心亲吻,而以舌头能挑逗得圣女**,更是他最骄傲的事情之一。

    可是在这之前,他已经轻轻地吻过爱丽丝的嘴唇,那时,她还在睡着。也许那才是他们的初吻吗?

    艾尔华微笑着摇摇头,不愿再想这些事。反正他的初吻,已经在今天向爱丽丝付出,到底吻了她的哪一张嘴,又有什么关系呢?

    趁着爱丽丝昏迷,他伸手去解她的抹胸。这抹胸虽然不大,却遮住了她的**,让他不能趁心如意地抚摸那一对美妙的玉兔。

    可是就在他努力去解的时候,爱丽丝悠悠醒来了。觉察到他的用意,慌张地用手推拒,带着哭腔叫道:“爱尔莎姊妹,不要这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