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6章 疼的直嚷嚷

作者:春色如梦更新时间:
    买房在农村来说是一件比较大的喜事是需要请客吃饭办酒席的何振东在知道了这一规矩之后便直接在县城的一家大酒店订了五桌的酒席开席的当天来了好多人拖家带口的往往一个人出礼钱参加酒席他能带上老婆孩子三四个一起来这就差不多占了三四个座位。剑侠提供

    眼看着就要没地放坐了而参加宴席的人还在源源不断的赶过来没办法何振东只好又加了三张酒桌对此本来一直合不拢嘴嘴的薛妈妈有些不高兴她认为这些村里人带的人实在太多了一般出席酒宴都是最多两个人来哪里有像他们这样三四个一起来的?这不是明摆着让主家亏本吗?

    不过还好或许出于想要巴结何振东的缘故村里一些王家和薛家人竟然有人出手豪爽一给就是五百块钱红包薛妈妈数到最后惊喜的发现新加了三张酒席不但没有亏本反而赚了很多因为有些人不请自来直接就带着礼金就上来了都是乡里乡亲的薛妈妈也不好拒绝便通通(色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安排地方让其坐了下来想不到居然多赚了一两千的红包。

    酒席办完之后。

    薛亚琪家在村子里也出名起来大家都知道薛家在县城里买房了三十多万呢这得赚多久才能赚这么多钱?所有人的眼里都是**裸的羡慕与嫉妒。

    对此薛妈妈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也更加的疼爱起薛亚琪来要知道家里人之所以能够在村里人面前抬起头这可都是沾了二女儿薛亚琪的光啊。

    就这样。

    何振东见把薛亚琪她们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便开始准备回苏州可是也就在这时何振东他们突然接到一个消息那就是薛亚琪的亲生爸爸薛三炮被人打的进医院了。

    这可急坏了薛妈妈和薛亚琪他们虽然说她们平时都挺恨薛三炮的不愿意跟他来往但他毕竟是她们的男人与父亲现在真出事了自然急的跟火燎一样。

    一行人赶到了县人民医院。

    薛三炮被人打的浑身青肿骨头也断了两三根一副凄惨可怜兮兮的样子薛妈妈见他暂时死不了心里松了口气嘴里却忍不住的讽刺薛三炮说“怎么没让人把你打死啊?”

    薛三炮浑身疼的直嚷嚷哪里有心情搭理薛妈妈的讽刺?尤其是在他看到何振东的时候本来就够疼的身上好像疼的更厉害了。

    他有点害怕何振东那天他想耍无赖逼何振东给钱结果想不到何振东居然不但不给钱而且把他给打了。

    这世上有这样的年轻人吗?第一次上女朋友的家门就把她爸给打了不是应该买烟买酒好好伺候的吗?

    总之在何振东面前薛三炮老实多了以前的痞性也完全收了起来尤其是在这次被打之后何振东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薛三炮心里真心有点不喜欢这个未来老丈人。

    但是看他现在凄惨的样子又确实有点可怜。

    何振东叹了口气向薛三炮问道“说吧他们为什么打你?”

    薛三炮犹犹豫豫扭扭捏捏半天不肯说后来在他老婆发火要打他之后他才吞吞吐吐的说出实情“我在场子里借钱没还上所以被吴晓华的人给打了他们说一个星期内我要是再不还的话就要拿我们家房子抵债……”

    一听薛三炮借钱薛妈妈急忙问道“你借了人家多少钱?”

    薛三炮犹豫了一下说“五万。”

    “五万?”何振东冷笑了一下“那是本金吧连本带利多少?”

    薛妈妈一听何振东的话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她盯着薛三炮的眼睛不敢相信的问“还有利息?你该不会去借的高利贷吧?”

    薛三炮此刻就像孙子一样大气也不敢出的点了点头薛妈妈见薛三炮点头气的差点晕过去然后便要伸手去打薛三炮但是看薛三炮浑身青肿的样子最终没有下得去手。

    薛妈妈叹了口气说“算了既然他要我们的房子那就给他吧回头我们会村里把东西收拾一下。”

    薛三炮小声说“不是乡下的那个房子那个破房子谁要啊他们说的是县城里的房子……”

    县城里的房子?

    薛妈妈刚开始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她直接就一巴掌抽在了薛三炮的脸上“你怎么不被人打死呢?祸害家里还不够居然连女儿的房子也惦记上了。”

    何振东也不由气得冷笑连连他给薛亚琪买的房子还没几天就被人惦记上了他倒想看看到底是谁居然敢不知死活的惦记自己给薛亚琪买的房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