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1章 薛亚琪姐姐的挑逗

作者:春色如梦更新时间:
    这世上或许有极个别性子特别的暴烈有那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势但毫无疑问更多的人是欺软怕硬的性格。

    不然在抗战时期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汉奸走狗他们都是在死亡的威胁下屈服于日本做起了抗害同胞的勾搭。

    当然也有着一些为了自己能够过上好的日子而自愿坐上了(色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汉奸。

    这些人性格很软弱在面对比自己强的人面前往往像个孙子一样但是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他们又摇身一变从弱势彻底变成的强势。

    这就是欺软怕硬的意思。

    王三顺本家人也是这样本来他们以为对付何振东一个人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可是当何振东把衣服脱了之后他们被吓到了一个个都认为何振东是经历过大阵仗的甚至于是黑社会的大哥。

    好在薛程颐看出了王家人的进退两难上前做了一个和事佬给了王家人一个台阶两方人才没有动起手来。

    对于王家人的畏惧何振东不但理解而且身同感受。

    当年他刚到战场上的时候看到一些浑身上下肌肉狰狞手拿冲锋枪的老外他也会忍不住的两条腿颤抖。

    害怕。

    真的害怕。

    不过当在战争中经历的时间长了之后何振东不那么害怕那些面貌狰狞的老外了但他每当和那些老外起冲突的时候他还是会颤抖。

    明明已经不再害怕明明已经可以和那些身手恐怖的老外抗衡。

    为什么会还是忍不住的双腿颤抖呢?

    后来一个雇佣兵的老人为何振东解了疑惑其实那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基本上每个新人都会有这样的变化在和自己强的人发生冲突时候的颤抖那是真的害怕而后者却是兴奋兴奋的颤抖。

    说白了就是肾上腺急速分泌的原因。

    在解决了和王家人矛盾之后何振东和薛亚琪上了车当然薛程颐也上了车毕竟他是薛家的一个长辈。

    三分钟后何振东终于见到了薛亚琪的家两间小瓦房和一个土漆的厨房还有一条瘦的皮包骨头的土狗。

    第一印象很破很穷。

    除了这个何振东想不到其它的词来形容薛亚琪的家了。

    看到熟悉的家薛亚琪的眼泪第一时间的流了下来她下了车便急切的向家里走去里面很昏暗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妇女正拿着一块抹布仔细的擦拭着桌子动作很大以至于藏在衣服里面的胸部跟着手上的动作而不断乱晃着。

    而且何振东还看出来了这个中年妇女应该没有穿胸罩因为她的胸前清晰的印出了两个凸点。

    这是农村的习惯很多农村妇女都不会穿胸罩第一是夏天太热了第二是买不起也舍不得买所以她们便不穿胸罩只穿一层破旧的衬衫。

    何振东只是稍微瞥了一眼中年妇女胸前的凸点便把视线移到了别处毕竟这个中年妇女是薛亚琪的妈妈一直盯着人家胸部看不太礼貌而且薛亚琪的妈妈的胸部已经完全耷拉下来也没什么好看的。

    薛亚琪收起了眼泪走到中年妇女面前轻轻的喊了一声“妈……”

    话语很轻语带哭腔。

    “小琪?你怎么回来啦?”中年妇女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句而后看到女儿眼眶里的泪水之后心想女儿在外面一定是受了委屈回来的不然不会这样所以中年妇女把薛亚琪抱在了怀里拍着薛亚琪的后背轻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嗯。”

    薛亚琪重重的点了下头……

    两母女窃窃私语了一阵之后薛亚琪的母亲和何振东热情的打了两声招呼之后便拉着薛程颐走了出去。

    “薛二叔你也知道我女儿带着男朋友第一次上门我这个当妈的总得好好置办一番您能不能借我一百块钱?回头等庄稼卖了我就把小琪上次出去打工时借您的几百块钱一起还了。”

    薛程颐点了点头说“行不过我身上现在没带钱你现在跟我回去拿吧。”

    “谢谢二叔。”

    薛亚琪的母亲感激的谢了一句而后回到屋子里对着薛亚琪说“小琪啊你先陪小何一会妈出去一下。”

    晚上。

    薛亚琪的母亲坐了满满一桌子的菜有鱼有肉很是丰盛而这个时候屋外面走进来一个和薛亚琪长的很像的女人。

    她是薛亚琪的姐姐叫薛亚琳结过一次婚不过又离了。

    “妈听说妹妹带着男朋友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

    薛亚琳自顾自的来到何振东的对面坐了下来脱掉鞋悄悄的把脚顺着何振东的大腿向他的根部摩擦而去极其暧昧的笑道“你就是我的妹夫吧我是亚琪的姐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