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690章 天衍棋盘

作者:净无痕更新时间:
    ——

    家有小女初长成

    林枫离开之后立即换了一张面孔和长袍,而且,他依旧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客栈之中,然而却赫然发现,秋月心竟不在客栈里面,不由得露出一抹疑惑之意。

    “或许只是出去转转了。”林枫心中暗暗想着,选择了隔壁的院落居住,并踏入院落房间的密室里面。

    望天古都的一些人物许多都是非常厉害的,居住客栈甚至都需要花费不小的代价,而客栈也会提供修炼的密室与外界隔绝,以免修炼被人打搅。

    密室很大,林枫到来之后直接取出那尊雕像,神念在雕像中扫荡而过,并没有什么发现。

    一道大地掌印陡然间从林枫手掌当中轰出,一道爆裂声响,这尊雕像直接粉碎掉,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了,重要的宝物不可能会被这种级别的力量摧毁的。

    那尊雕像被轰成尘埃,但地面之上,却出现了一副棋盘,散发着淡淡的青黑光芒,如同活物般。

    “天衍棋盘?”林枫瞳孔收缩,这尊棋盘和地下工作中间那尊雕像手掌中所托棋盘相似,不过那一尊是在表面上,这一尊却藏在雕像之中,在当时那种情形之下,任谁都会去抢夺中间那尊雕像。

    心念微动,林枫强横的神念之力侵入到棋盘之中,陡然间,他的神念疯狂的渗入其中,竟然无法自拔,使得林枫心头猛的颤动,仿佛有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将他的神念吞没到里面去。

    片刻之后,林枫已经感觉不到了外在的身体,此时的他仿佛置身于天衍棋盘之内,站在无尽虚空之中,周围天地空旷、大气,拥有无尽棋子,这是一幅天地棋局。

    无尽的棋子陡然间没入到站在虚空中的他脑海当中,顿时使得他和这天衍棋盘产生了一股莫名的联系,仿佛这天地棋局,他为主。

    “天衍、这就叫天衍,天地为棋子,衍生万物。”林枫闭上眼睛,这种奇妙的感觉太好了,心旷神怡,心境空冥,仿佛他处在顿悟之中。

    “衍!”林枫心念一动,顿时天地棋盘陷入无穷推衍之中,前方一道道天地棋子疯狂而动,不断进行着变迁衍化,林枫瞳孔凝视那衍化的棋盘,在他的脑海当中仿佛有无数种衍化方向,他不断的尝试、有失败有成功,这种推衍仿佛无穷无尽、永不止息。

    片刻之后,虚空当中出现一浩瀚大阵道,光芒大盛。

    “好可怕,他能助我推衍。”林枫心头微颤,阵道可推衍,那么其他力量呢,是否如同修炼了天衍圣经的强者一样,可以推衍天地万物。

    那天伪装成独孤不败和他一战的青年强者,可是衍化出了各种力量与他交锋。

    阵道、剑术、奥义融合攻击、林枫尝试着各种力量的衍化,他发现,借助天衍棋盘的力量,他真的可以更强的推衍一切。

    “我也如何成皇?”林枫心中暗道,借助天地棋盘,开始疯狂推衍,一道林枫的身影,在疯狂大战;同时,另一道林枫身影,又在闭关苦修,忘却一切;还有林枫的身影,在苍茫大地当中漫步、无欲无求,天地棋局,出现无数林枫身影,在做着不同之事。

    “轰!”天地棋盘破裂,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

    “推衍失败了。”林枫神色微凝,这天衍棋盘果真奇妙无穷,恐怕只有真正拥有过它的人才能够感受到他的厉害,可以推衍万物,刚才那一刹那,他推衍了各种形态下的自己,虽然最终失败了,但依旧不可否认天衍棋盘的可怕。

    林枫只见那无尽的天地棋子闪烁着亮光,或许那根本不是棋子,而更像是无穷无尽的天衍念力。

    心神微动,陡然间,那些天衍念力涌入林枫脑海之中,仿佛要与他的神念融合。

    “真的可行。”林枫心中微颤,他竟然真可以吞天衍之力。

    “这天衍棋盘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宝物,若是真能助我推衍天地万物,岂不是堪比天衍圣经的力量。”林枫心中微有波动,神念沉入其中,渐渐的忘却一切。

    望天古都,许多古圣族的人都在寻找两个人,一个道士,还有一个林枫,那臭道士似乎很了解天衍圣族地下宫阙中的一切,他拿走的那尊雕像当中恐怕会蕴含天衍圣族最珍贵的宝物,天衍圣经,至于林枫,即便不杀他,也要让他将得到的东西交出来,毕竟琅邪可是说过,杀林枫就是与古界族为敌,这样一个古老神秘的界族,即便是古圣族都不愿去招惹。

    此时还有人都意识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望天古都的诸强者,到底是被谁坑了,真的只有那臭道士?

    他们当然没有忘记,古圣族圣帝强者以及那些恐怖大能人物会去破阵,都是因为伤心府邸的广寒宫阙的仙子和妖族圣女青凤破了小阵道,虽然这似乎没有必然的联系,其他人无法左右那些大能强者去破阵,但是人群却有一个疑问,广寒宫阙的仙子,为什么有破小阵道的能力,而天衍小阵道被破,为何天衍大阵却使得诸古圣族强者狼狈而归,直到好几天后,那些古圣族的大能级别强者才纷纷归来,听说他们被传送到非常遥远的地带去了。

    这一切,都只能是谜了,那些古圣族的人都没有去找广寒宫阙,其他人也只能在心中揣测一些他们想到的东西而已,至于真正的真相,恐怕那些大能强者心中有数。

    更何况,如今那些古圣族的强者和广寒宫阙的仙子交往甚为密切,时常在一起出没,畅谈风月,隐隐有成为情侣之势。

    月夜之下,正是风月之时,琅邪所居住的房间之中,除了琅邪之外,还有一道身影,此刻正赤着身体躺在床上,胸口微微起伏,那雪白的双峰有着浅浅的手印,不断的起伏着,充满了无穷魅惑,那张美丽的容颜此刻娇艳欲滴,散发出的魅力让人着魔,唯独她那双眼睛,依旧是那么清澈唯美。

    琅邪看着软床上充满无穷诱惑的酮体,目光不经意间扫了一眼那一滩处之之红,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莫名感觉。

    “为什么?”琅邪看着那张清澈美丽的眼睛,眸子中透着不解,她为了让他沉沦真的可以牺牲自己的身体吗?她当然是第一次,是那么的娇羞、但却心甘情愿,用爱火将他的心仿佛都点燃了。

    “你现在问我为什么?”女子清澈美丽的目光看着琅邪,随即她从床上起身,随意披了一件长袍,眼角分明已经泛起了一缕水雾。

    “你若不爱,此生不复相见。”女子缓缓打开窗,一缕月光照射在她完#**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美的娇躯之上,随即只见她的身体微微一闪,如同仙子般飘飞而去。

    琅邪没有挽留,缓缓的走到窗前,看着女子消失,他分明看到了一滴泪从虚空中往下滴落,随即,那身影终于再也看不到了。

    胸口微微一痛,琅邪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是凡人,即便武道之心再坚韧,天赋再强,他还是一个人,一个男人,年轻、血气方刚的男人。

    是人,皆有情。

    “道是无情、人岂能无情。”琅邪看着窗外喃喃低语:“即便你真的别有目的,我也不允许其他人再碰你之身。”

    说罢,琅邪的眼眸中射出一道无比锋锐之意,瞳孔深邃无比。

    多少人问情为何物,或许,只是刹那间的触动、昙花一现的心灵震撼,琅邪此刻心知肚明,无论对方为何如此做,但已经在他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他不是无情绝义之人,所以他做不到忘记一切,更做不到他的女人被其他人碰。

    ps:兄弟们鲜花冲刺下,一号抢占先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