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2102章 坠入绝望

作者:净无痕更新时间:
    第二战的地点,温家矿脉所在之地,和冯家一样,温家以阵矿为战台,且为四家铸就了诸多座椅,使之悬浮于空,围绕阵矿战台,而其他前来观望之人,则站在远处观战。

    此时,荆家方向,他们的神色也颇为凝重了起来,第一战失利,他们保留了一些力量,这一战,必须要拿下了。

    “这第一战,谁有把握必胜?”荆家一位强者回过身,对着身后诸人问道。

    “等等看吧,温家率先出人,看到他们是谁,再想应对之法。”有人开口说道。

    “恩,无论如何,温家的阵矿,今日之后,一定要是我们荆家的。”

    荆家之人在商讨,而此刻温家之人也同样在商讨,最终,他们已经决定了第一战出战之人,温毅,温家年青一代最厉害的几人之一,然而看到他出战,荆家却是露出了笑意,既然是温毅,那么这一战没有悬念了,看来温家出动此人,也是没有太大把握,不敢将最强的那两人祭出来,而是先试探下他荆家。

    荆家,又有一披着斗篷之人走了出来,跨上了战台,使得诸人心中微颤,那隐匿在人群中的斗篷强者,在冯家之时并无人在意,然而现在诸人却都明白,那是荆家请来的强者。

    “是卢公子,离钩下,人头落,温毅要糟了。”人群心头一颤。

    “温毅,若是不行,便下战台。”温家之人喊道,温毅微微点头,卢公子的身体已然间冲出,温毅脚踏阵矿,恐怖的漩涡朝着卢公子吞噬而去,然而却见离钩勾魂,直接从漩涡中破出,钩向了温毅的脑袋,同时,那双眼眸射出令人心颤的勾魂邪意。

    温毅身形爆退,同时阵道不断轰杀而出,阻挡对方,眼睛闭上,朝着战台下飘去,快若闪电,他竟然不战,直接放弃了这场战斗,即便已经是必败,留下性命要紧,最终的战局没有悬念,荆家夺得了一场胜绩。

    “这一次阵矿之争,温家有些悬了。”诸人心中暗道,荆家得到了第一场胜局,主动权完全被他们握在了手中,看来此次荆家早有准备,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将那些厉害的人物都请了过来,这样一来,他们荆家本身最厉害的几人都留着对付虞家的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虞家,才是荆家最重要的目标,那一座阵矿,才是除荆家阵矿外最大的阵矿。

    第二战荆家走出的乃是荆家本家的一位杰出后辈人物,在荆家能排前面了,温家不得不出动了温家第二强的人物,才拿下了这一战。

    然而这一场战败,荆家并不以为意,只要对方先出人的三场战斗全部拿下,便有三场胜绩,三场胜利,足够拿下阵矿。

    此时,便看这第二战温家如何出人了。

    温家方向,只见一僧人走了出来,这僧人似有些粗犷,然而脸色安静、祥和,极为普通。

    “此人是谁?”人群目光微凝了下,青山城,没有这一号人物,至于温家,自然不会有僧人。

    “莫非温家这场战斗准备放弃,将最强的力量留给最后两战?”

    “不对,如今荆家的底牌未出,若是温家将最强的战力留下来给最后两战的话,恐怕还是会败。”

    “温家是否会和刚才的冯家一样,出现意料之外的强大存在?”

    人群窃窃私语,而此刻荆家却有些为难了,这场战斗,他们应该让谁上?

    “我们荆家接下来能出动的三人分别为荆南、荆北还有他,在拿到第二场胜利之前,他是不能出战的,荆南和荆北,你们谁去战这一局。”荆家一位中年开口问道。

    温家还有最强的一人没有出战,必须要防,所以,他们的底牌不可能在这场拿出来,否则的话,没有人能够对付温家的那一人,也就是说,下一场即便温家先出人,走要那人出来,他们就必败无疑,这样一来,最后一战还不知道温家还有没有隐藏的强者,所以,他们必须要留下一个底牌。

    “我来吧。”荆南平静的道:“这一场战斗也很重要,我来拿下他。”

    “好,你去吧。”荆家的强者微微点头,让荆南出战。

    “是荆南,般若大师,能胜吗?”温家的强者神色凝重,紧张,若是这一场再败,他们温家,便难了。

    他并不知道,在他身旁,站着的天痴以及剑盲,足以确保他温家守住阵矿了。

    荆南和般若的战斗,大开大合,荆南擅利用阵道,再加上神通攻击,战斗力强盛可怕,而般若不变应万变,佛光普照,脚踏狮身,如同万佛金刚,同时手持青莲,净化万物,斩罪之剑劈开了天地,虽不动,却斩诸天恶念,灭罪咒言引天地共鸣,荆南鏖战了一些时候,终究无法坚持得住,口吐鲜血,被轰下了阵矿,败得很惨,从头至尾便被死死的压制着。

    “呼,好强!”人群神色一凝,这僧人竟如此的厉害,在没有悟道的武皇人物中,恐怕能战胜他的人不多,荆家,虽是强大的阵道世家,但也就几人悟道而已,般若这样的人物,可以说没有几人能胜他了。

    “好,般若大师厉害。”温家诸强者脸上皆都露出了灿烂笑意,般若这一场战斗,几乎奠定了温家的胜局了,他如何能够不激动。

    相比温家,荆家的人面色都不大好看,难道温家的阵矿,也无法夺到手么。

    “这一战我来吧。”只见一道身影如同狂风般扫射而出,降落在阵矿战台之上,气息澎湃。

    “我去拿下他。”温家方向,一道气息冲天,看到那人,诸人瞳孔收缩,温家武皇第一人,温亭。

    “温亭,好。”荆家看到温亭竟然出战,不由得眸中闪过锋芒,本他们已经认为必败,没想到温亭竟如此冲动,踏了出去,这样一来,只要击败温亭,下一战,仍旧有希望。

    “温亭。”温家的人面色一僵,看到荆家强者面露激动之色,他们似乎感觉到了不对,然而此时温亭已经踏上了战台,想更改都不可能了。

    当那人的斗篷拿下,看清对方的面容,温家的人面色顿时格外的难看了起来,是血仇,此人擅长血之杀伐,极为离开的一个人物,温亭,太冲动了,这让他们刚才的兴奋顿时荡然无存,有些糟糕,本来若是知道是血仇,他们便让温亭下一战出场,这样便万无一失了。

    但是,现在只能希望温亭能够战胜血仇了。

    血仇和温亭都是领悟了道的强者,血仇的名声不弱于青山快剑,而温亭,是温家年青一代第一人,两人的碰撞非常激烈,谁都不肯言败,惨烈的大战使得那片阵矿不断的炸裂,若是单论实力,血仇显然胜温亭,然而温亭还擅阵道,这样一来,战斗一直僵持着,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人都看出来,温亭怕是要败了。

    “自寻死路。”荆家的人脸上露出丝丝冷笑,他们还以为这场战局也要败了,然而却没有想到峰回路转,温亭给了他们希望。

    果然,战斗依旧没有出现奇迹,血仇击败了温亭,当温亭被轰飞出去,大口咳血的时候,一声爽朗大笑声滚滚传出,只见一荆家强者淡淡的道:“最后一场战斗,该轮到温家先出人了。”

    听到此言,温家人群面色难看,而温亭,也露出惭愧之色,嘴角带着鲜血,面色苍白。

    “你回去养伤吧。”温家强者对着温亭说道,心中对温亭有些失望,到了这种境界,竟还如此冲动行事。

    “这一战,我们该让谁出手。”

    “天痴大师,一切,都只能靠你了。”温亭目光看向天痴道,温亭战败,需要靠最后一场战斗才能决定整个战局,他没有了把握,这关系到他们温家的矿脉,也是命脉。

    他对天痴的实力不是太了解,但此刻,他只能寄希望于天痴,因为,他温家,至少没有人能够比天痴强。

    “放心。”天痴脚步一踏,出现在了阵矿战台之上,看到又是一位僧人,人群瞳孔微微收缩了下,荆家也将兴奋之意收敛了些,这又是一名外援强者,这一战,还不是那么稳。

    “荆北,我们荆家接下来还要准备和虞家的战斗,这一战,都在你身上了。”荆家诸人的目光都看向荆北,这一战,决定阵矿归属的一战,胜者,将拥有阵矿的掌控权。

    “好。”荆北深吸口气,提气纵横,跨步而出,直接朝着天痴滚滚而去,天际云滚滚而动,风在咆哮,仿佛诸天都在动荡,天穹似在怒吼。

    “风云动,双系法则,风云摧天掌。”人群看到这恐怖动静,心头震撼,无比狂暴的压迫力量,疯狂的辗压天痴而去,荆家面露激动之色,这一战胜,便夺下一矿脉。

    天痴化金身法相,如同古佛,矗立如山岳,天际之间,万丈金光涌,有一尊尊古佛现,双手合十,音震千里。

    “好。”温家强者看到这股气势,眼中闪过锋芒,有希望。

    风云始动,法则咆哮,无上掌印摧毁一切,朝着天痴压去,这一刻,天穹都被淹没。

    万佛朝宗,法相佛身,金光湮天,万佛交融,只见天外有古佛之手压迫而去,威震九霄,无上的力量碰撞,云碎、风止,荆北的身体被轰得飞出了几里之地,这一幕,荆家的人只感觉心头仿佛憋了一口血气般,从天堂,到地狱,一掌,让他们绝望。

    争夺温家的阵矿,再度失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