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941章 较劲

作者:净无痕更新时间:
    林枫的目光却格外的平静,只是在宇文静身上看了一眼便移开,没有半点的波澜,宇文静根本无法揣度林枫心中在想什么。

    宇文侯也在来人之中,眼眸在林枫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心中暗叹,此子天赋可怕,成长太快了,今日乃是银族银瑞寿宴之日,圣城中州的一些势力前来贺寿,不知道这林枫来此所为何事,林枫虽是战王学院门生,但在并非是圣城中州的哪一古族之人,和银族并无什么关系。

    顺着那台阶踏入银族府中,来到寿宴之地,琳琅满目的酒桌已经备好,宽阔的地带有着许多人群,有老有少,都是前来贺寿之人。

    “傻小子。”一道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只见台阶上的银月美眸朝着林枫身旁的无伤望来,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格外的天真,使得林无伤也憨笑了起来,的确透着几分傻气,也难怪银月会称他傻小子。

    “嗯?”银瑞眉头微微皱了下,见到银月的神色他的目光微微朝着林枫这边瞥了一眼,深邃的眼眸中隐隐有着几分不悦,对着身旁之人传音道:“这两人是何身份?”

    “我去问问。”银瑞身旁之人悄然的退后了一步,随即也步入了人群之中,银瑞寿宴,虽说大摆筵席,然而没有身份的人依旧是不会被放入的,这两人虽然他没有见过,但想必也是有着一些身份的人才能到这里。

    林枫感觉到了一缕缕冷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只见他的目光转过,随即便看到了姬江他们,一双双锋锐之眸透着寒冷气息。

    除了姬江他们,裴东青的目光也格外的冷,扫向了林枫身旁的林无伤,目光中透着一抹讽刺的意味,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也来贺寿了。

    林枫目光没有在姬江他们身上停留太久,而是打量着此次到来的人群,皇榜问道日将临,今日银瑞的寿宴之上,倒也有一些非凡青年人物在,昔日他在姬家所见到过的邪月以及霍九阳便都出现在了这里,邪月的目光依旧邪气,而霍九阳一身纯阳之气,给人以强烈的阳刚之感。

    还有一四处敬酒之人,这人身披银色衣衫,一双眼眸如同银色,气质非比寻常,这人乃是银月上次提高的银族青年一辈的一位天才人物,排名皇榜第七的银古天,实力非常强劲。

    除此之外,有一名身披金身袈裟的佛道修士让林枫多看了几眼,这人虽然僧人,然而身上却有强大的斗战之气息,仿佛乃是强大的战斗僧。

    “圣城中州有一迦南佛寺,其中的修佛之人俱都善战,为斗战之佛修,如今皇榜第四之人为斗战僧,便是出自这迦南佛寺,这佛道修士,应该便是斗战僧了。”林枫心中暗暗说道,他所猜没错,这身披袈裟之人正是迦南佛寺斗战僧,战斗佛法非常强横,斗战僧入世修行,还是亘古学院的门生弟子,在亘古学院极富声望,被人称为有封王潜质。

    “银族矗立圣城岁月无尽,今日银瑞前辈百岁寿辰,可喜可贺,后生晚辈裴东青,随同叔父前辈贺寿,略备贺礼,前辈笑纳。”此时,一道朗朗之音传出,顿时将闲聊的众人打断来,人群的目光一齐望向了裴东青,心中暗道此子终究是年轻气盛,没有耐心,今日诸多长辈都在此还未说话,裴东青先行奉上贺礼,无疑有抢风头之嫌,不过裴家本就为古圣族,实力强横,再加上裴东来入人皇宫,裴东青是随裴东来而来,众人便也不会说什么。

    裴东青奉上一锦盒,银瑞身旁有人顺着台阶走下来接过,而银瑞则是含笑说道:“东青贺礼,我便却之不恭了。”

    寿宴之日,宾客奉上贺礼实乃正常之事,主人一般不会拒绝。

    那接过锦盒之人走到银瑞身旁,将那颇大的锦盒打开,顿时一股恐怖的妖力弥漫而出,其中竟有一无比巨大的晶体,如同神龟般耀目,晶中似孕育神龟,仿佛有生命之意。

    “龟丹。”银瑞神色微凝,目光中遽然间绽放一道锋锐之芒,看向裴东来以及裴东青二人,道:“这贺礼有些贵重了。”

    “此龟丹乃是家叔不久前东海历练,斩杀万年龙龟而得,然则银瑞前辈百岁寿辰,区区贺礼,何足道哉。”裴东青含笑说道,顿时众人心中一惊。

    “龟丹显形,如孕生命,恐怕是妖帝龙龟吧,东来贤侄好厉害的实力。”银瑞惊叹一声,深深的看了裴东来一眼,紫气东来,昔日裴东来在皇榜之时便叱咤风云,位列皇榜三甲之中,名动圣城中州,如今多年过去,跨入大帝境界的他竟能斩东海妖帝龙龟。

    龙龟防御极强,又擅水、大地、各系强横力量,想要杀之极难,裴东来能够做到,实力必已经是非常可怕了。

    “裴家好大的手笔。”众人心头又是一颤,妖帝龙龟,这龟丹必蕴含龙龟精华,壮大精气神,强盛生命之力,使得武道修士生机澎湃,精气神更进一步,这对于人类武修而言绝对是重宝,能够助银瑞在武道之路上往前迈进一步。

    “既是一片心意,我便厚颜收下了。”银瑞含笑说道,使得不少人心惊,恐怕这将是今日最贵重的寿礼了,难怪裴东青这家伙要抢风头,此次裴家送此大礼,不知道所图为何,毕竟这种寿宴往来时常会有,意思到了,表达友好便足够了,太重的寿礼,除非是另有目的才会相赠。

    “我无龟丹厚礼,然则有清心古佛经一部,以表心意。”斗战僧含笑说道,双手贡献一部佛道经书。

    “斗战贤侄一片心意,我却之不恭了。”银瑞依旧含笑,宠辱不惊。

    众人开始纷纷献上寿礼,倒是显得其乐融融,非常之热闹,此时裴东青目光朝着林枫和林无伤这边往来,淡淡的开口道:“两位陌生的很,不知出自哪一古圣族,我竟未曾见过。”

    “你似乎对家世门第看的很重,第一次见面之时,你也是如此。”林枫看着裴东青,平静的说道。

    “强族出妖孽,偌大的圣城中州,多少妖孽天才,然多数皆都是古族中走出。”裴东青淡笑说道,林枫听到他的话嘴角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随即摇了摇头,转过目光,没有再看他。

    “你笑什么?”裴东青对着林枫问道。

    林枫没有理会裴东青,一路走来,类似裴东青这种拥有优越感的人他见得太多了,然而越是这种人,他们的心志越是不坚韧,一旦被人击碎,便万劫不复,反倒是如同剑盲这种人,你根本别想击溃他的武道之心。

    裴东青被林枫无视,神色渐渐的寒了下来,讽刺说道:“假装深沉?银族银瑞前辈寿宴,竟被你这等宵小之辈偷了进来,倒是有趣。”

    林无上怒视裴东青,道:“你放屁。”

    “无伤,有些人根本不值得你动怒,甚至无需去理会,你明白吗?”林枫教训说道,使得林无伤愣了下,随即点了点头:“哥,我知道了。”

    “嘻嘻。”银月对着林无伤眨了眨眼睛,露出一抹笑意,她还以为林枫会受气,看到是她多心了,林枫根本不屑裴东青。

    “我侄虽略显轻狂了些,然而阁下也好大的口气,我裴家之人,竟不值得理会?”裴东来缓缓开口,顿时一股紫气扑来,林枫目光转过,看向裴东来,平静说道:“裴东来,圣城裴家之人,武皇境巅峰之时,最高畏惧皇榜第三席位,被两人压制,后入人皇宫,如今已成大帝。”

    裴东来对于林枫知道自己并不意外,神色依旧平静,道:“原来你知道我。”

    “的确有所耳闻,不过在武皇境最巅峰的时候依旧被两人死死压制,一直位居第三,虽然还行,但也不过如此而已。”林枫平静的说道,使得众人的神色俱都微凝,盯着林枫,这家伙好狂妄的语气,皇榜第三,在他嘴中说出竟然只是勉强还行,不过如此的评价,好生放肆。

    这时候,一人对着银瑞传音一声,顿时银瑞目光看向林枫,露出一抹有趣神色,原来是他。

    “看来你在皇榜榜单的位置比我高了。”裴东来讽刺说道,皇榜前三之人他都认得,自然不可能是此人,甚至前十都绝对没有他。

    “别人现在的修为才是中位皇境界,你让他和你武皇巅峰境界的名次相比,你身为古圣族之人,按照裴东青的说法,同境界的时候应该比他出众很多才对,裴东来前辈,你在中位皇巅峰境界的时候,在皇榜多少位?”银月笑着问道,神色颇为调皮。

    “中位皇巅峰之境时,已入皇榜之上,排名四十余位。”裴东来开口说道。

    “和当时的皇榜三甲之人相比如何?”

    “中位皇境界,自然无法相提并论。”裴东来实言道。

    “哦,这么说来,古圣族的弟子反而不行了,和你说话的人他现在还是中位皇,而在一年多以前他就已经比你当初中位皇巅峰境界的时候排名高了,而且还和皇榜第二的姬殇有过一战,并没有吃亏哦。”银月笑嘻嘻的说道,使得众人瞳孔微微收缩了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