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924章 言词羞辱

作者:净无痕更新时间:
    林枫目光扫了诸人一眼,他能够感觉这些人身上非凡气质,姬家设宴,非天才之辈不敢来。

    “冥王宫冥子,这几位是冥子朋友吗?”此时,只见一人开口问道,对林枫三人倒是有些好奇。

    “恩。”君莫惜微微点头,步入人群之中,心中暗叹,今日所来之人果然非凡,酒宴还未开始,竟已有这么多的强者。

    “既是冥子朋友,尽可随意。”姬无忧目光朝着这边往来,对着君莫惜以及林枫等人微微点头,然而林枫看向他的目光却带着几分漠然,使得姬无忧微微皱了皱眉,这林枫的眼睛,好冷,不过林枫为客,他也不好计较什么,继续招呼众人。

    接下来,陆续有人降临,都是圣城中州的一方天才人物,要么是皇榜强者、要么是潜力惊人之辈,一时间使得这片空间变得越来越热闹。

    除在这边的院落中聚集了许多强者,在院落前方的大殿里面,还聚集了一些长辈的人物,只见此刻,一姬家的强者踏步而出,对着众人微笑道:“诸位都是圣城中州的天才人物,能够来我姬家,自是姬家荣幸,我姬家设宴邀诸位前来,有人言乃是为了造势,然而我姬家子孙姬殇封王,已是人尽皆知,圣城动荡,这是姬殇荣耀,也是我姬家荣耀,我何须再多次一举再造此势。”

    虽说此话颇显狂妄,然而众人却都无言,对方所言的确为真,姬殇封王,本就圣城中州皆知,何需造势。

    “因此,此番邀诸位天才前来,只是想看看如今圣城中州的英杰天才人物,有多少悟道,又入何道,姬家大胆借今日天才聚集之日一问,姬殇封王,然而未来,何人之道能为青宵王。”这姬家强者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对着众人开口道,他姬家,想要看看如今圣城中州的天才青年人物,有多少领悟了道的力量,又是何种道意。

    “诸位大可说说自己的看法,或者谈论自己的道,若是愿意和在场的任何人切磋道意,相信对方也不会拒绝。”姬家强者豪迈开口,只见一桌桌酒宴开始摆放在两列,整齐划一,顿时那强者大手一挥,豪爽笑道:“来,诸位请坐,后来之人也不再用报名号,请他们入座。”

    人群看着两列整齐的酒宴,顿时纷纷席地而坐,甚至,大殿之中的一些长辈人物也都出来,品茗酒宴,他们也想要看看,如今的圣城中州天才盛况。

    “诸位,请畅所欲言。”那姬家强者坐在了首位,对着众人举杯,非常豪迈。

    众人纷纷举杯,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随即只听一人开口说道:“圣城中州,当今之世,天才英杰,除却姬家姬殇,唯有一人封王,嬴成,皇榜第一人,他之道,乱天之道,可破解一切力量,克制天地万法万物,甚至你的一切攻击,他之道,能否成为青宵王道。”

    “你之所言未免太过武断,嬴成封王,位列皇榜第一人,然而那不仅是因为他的道,还因为他本身的武皇境巅峰实力,再加上各种神通手段,方可称为武皇第一人。”只见一身穿白衣长袍之人缓缓开口,微微抿酒一口,道:“我和嬴成虽有不小差距,然则我之道,如若对敌,千变万化,身外化身可相互转化,一人战斗,如同千人同战。”

    这人身影落下,顿时一股道意弥漫而出,顷刻间,人群只感觉他所在之地,出现了千万道幻化而出的身影,模糊不清,身上有着鲜明的战意弥漫。

    “千幻之道,的确了得。”姬家的那强者浅浅一笑,对着那说话之人酒杯,两人隔空一饮,那人神色平静,不再多言。

    “千幻之道?”一道低沉的冷笑之声传出,似乎透着一缕阴气,只见一身穿灰色衣衫的男子低头,阴测测的道:“姬殇崩灭之道,能直接让你千万化身全部都崩裂,如此之道,也妄想青宵王道。”

    那千幻之道的青年目光朝着这边往来,瞳孔中闪过一道寒芒。

    “这人乃是邪月,皇榜前十的强者,修炼的道被人称为妖蚀,非常邪恶的一种道意,能够蚕食一切力量、甚至血肉生命神魂,非常可怕。”君莫惜对着身旁的林枫说道,林枫微微点头,今日来的许多人物有不少人未动声色,但他们都是名震圣城中州的一些青年一代人物。

    果然,那千幻之青年虽露出怒容,但也不敢叫战这邪月,即便他也排名皇榜前三十席位。

    “这皇榜之上的强者,有多少人悟道?”林枫对着君莫惜问了一声。

    “据我所知的,前三十余位,皆都是悟道之人,而且大多数修为都是武皇境的顶端了,今日来了也有将近半数之人,这邪月,便是其中佼佼者。”君莫惜对着林枫说道,林枫微微点头,皇榜乃是整个圣城中州的武皇境强者排名,囊括了四大学院已经各大古族以及强横宗门势力在其中,皇榜前面的人物,意味着乃是整个圣城中州的武皇巅峰实力人物,也仅才三四十人悟道。

    “当然,也有一些厉害的妖孽人物,他们还未踏足上位皇便悟了道意,因此他们有的排名皇榜后面,也有人悟道尚浅,甚至未上皇榜。”

    “王者体质之人,天赋卓绝,的确更易悟道,还有如楚春秋这种人物,若是都加起来了,圣城中州以武皇境便悟道的人物,恐怕在五十人之上。”

    “姬家既邀诸强前来,是否也该有点诚意,姬殇身为主人,又将封王,竟也不出来走走么!”邪月阴测测的说道,目光看向那姬家强者。

    “姬殇一直在聆听诸兄论道,既然邪月兄要见,姬殇自当出来。”姬家府邸,一道滚滚之音飘渺而来,人群只感觉天地间陡然间有着一股崩灭之威压,好似天地都要被倾轧覆灭,要崩灭一方世界,虚空一颤,一道身影漫步而来,赫然乃是姬殇。

    “崩灭之道,修炼至极致,据说可崩灭一方世界,不知是真是假。”邪月缓缓说道,随即他的身体站了起来,顷刻间,一股恐怖的灰色气流疯狂的弥漫而出,天地之间全部都是可怕的灰色力量,整个虚空好似都被笼罩在其中。

    一股可怕的灰色风暴朝着姬殇席卷而去,然而凡是降临姬殇身周的灰色道意,都突兀的崩灭破碎掉,无法入侵。

    “邪月兄,你的道意,似乎还不够。”姬殇声音滚滚,仿佛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股可怕的崩灭力量如同海啸般冲击而出,天地之间席卷的灰色气流全部崩溃,邪月神色一滞,嘴角露出一抹阴冷之笑:“不愧是封王姬殇。”

    说罢,他的身体便缓缓坐下,两人身上弥漫而出的恐怖道意,在顷刻间消失于无形。

    “崩灭之道,好厉害。”众人神色微凝,那千幻之道的青年隐隐感觉,他若是使用道意化身千万,依旧也要和妖蚀道意一样,溃散破灭,根本无法近姬殇之身。

    “听闻姬无忧也已悟崩灭道意,姬殇绝代双骄,谁与争锋。”只听人群中有一人低声说道。

    “姬无忧,战王学院,不是两度战败吗!”就在此时,一道淡漠的声音传出,使得姬殇和姬无忧瞳孔一凝,目光朝着某一方位射去,随即只见琅邪轻饮了一杯,刚才的话音,正是从他嘴中吐出。

    座位之上的姬无忧神色一僵,面色颇为不大好看,两次战败,第一次败给林枫,第二次败给林枫之妻,的确是他的耻辱。

    “琅邪兄想要一试吗?”姬无忧冷漠说道。

    琅邪抬起头来,嘴角淡漠:“今为论道,道虽有相生相克之道,然则强大与否依旧要是看人,人强道则强,姬无忧和姬殇一样领悟崩灭之道,不是完全被冻结之道压制吗,若是他人强,崩灭之道一样可压制冻结之道吧。”

    姬无忧神色更冷了几分,琅邪之意,无疑是在说他人不行,所以道弱。

    姬无忧站起身来,脚步踏出,对着琅邪冷漠说道:“还请琅邪兄赐教。”

    “不必了,我若和你战,必不会手下留情,到时伤你,便不好了。”琅邪瞳孔中透着一道寒芒,诸人目光都落在琅邪身上,莫非这古界族的界王体,如今也领悟道之力量不成。

    “琅邪兄言之有理,我听说战王学院月门和天台一战,月门被人压制,姬门插手,后又请岩门强者对付天台,那还是在战王学院,若是在这姬家,琅邪兄做出伤了姬兄之事,结果如何,更难想了吧。”君莫惜接口说道,两人一言一语,顿时使得姬无忧面色铁青了起来,一阵羞愤。

    战王学院发生的事情,在场众人也都有所耳闻,君莫惜和琅邪当然也是知道的,不过他们知道林枫未死,林枫可是有神念寄于他们玉简之中,那神念未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