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887章 强势问道

作者:净无痕更新时间:
    天道昭昭,刚才他以生死之道叩问道天碑,天碑之上,生死与天地共鸣,死意直叩他的神魂,使得他险些身死,直接抹除他的神念魂魄力量,何其霸道。

    道问生死,以他之道,夺他之命,神不孕道,以何问道。

    “进得容易出去难,我之生死之道霸道非常,因此问道天碑的回应同样霸道无比,要我性命。”林枫心中暗忖,越是霸道的道念,这股反噬将会越发的恐怖。

    林枫盘膝而坐,眉心之处神光大放异彩,仙阙悠悠,问岁月流逝,时光蹉跎,好似印证了那道话音,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神念宫阙之术,似乎已经断层了,接下来恐怕需要我自行推衍。”林枫心中低语,如今神念宫阙已成,神念防守强横,岿然不动,仙阙悠悠,即便道叩生死,都被这仙阙之音抹去了死亡道念。

    当然,林枫还修九幽魔曲,曲不灭、意不灭,想要抹杀他的神魂,也不那么容易。

    看着前方问道天碑,林枫盘膝而坐,只见那墨色长发之人眼眸锐利,朝着林枫射来,冷冷说道:“我出去之前,不得再叩问道天碑。”

    林枫目光看向对方,眉头一挑,眼眸中闪过锋芒。

    随即他的目光看向前方,手中托举生死光环,又是一道攻击朝着问道天碑轰了过去,天碑变幻,风云失色,一阵可怕的死亡道意如同巨浪般铺满这片虚空,朝着众人席卷而过,林枫首当其冲,死亡道义直入神魂。

    “生生不息!”林枫这一回早有所备,生之力量笼罩周身,永恒不死,然而那嗡鸣之死道如同天音,直接倾洒在他神魂之上,一股死亡之意无法抵抗,林枫只感觉神魂被烙印上了死亡印记,随即眼前一黑,竟然又昏死了过去。

    仙阙悠悠,再度响起,死亡烙印被触动,随即奔溃掉,林枫眼眸再度睁开,死而又生,生死相间。

    “你找死。”那墨色长发之人冷冰冰的喝了一声,眸中杀意奔腾,直扑林枫。

    林枫道叩天碑之时,整片虚空都会受到影响,天地间似有死意,这里的人皆会受到波及。

    不少人朝着林枫投来冷漠目光,然而却见此事,林枫手掌往大地一颤,顿时生死光环疯狂衍化,太极生死图出现在地面之上,恐怖生死之意陡然间凝聚而生。

    “轰、轰、轰!”林枫双掌连续颤动,顿时光芒耀目,生死光环涌现周身,将他身躯笼罩。

    “来此不问道,何以成道。”林枫手掌一颤,顿时两道生死光环狠狠的轰击在了问道天碑之上,嗡的一声恐怖力量滚滚弥漫而出,好似有一股死亡的流光照耀虚空,这边的人群豁然间全部睁开眼眸,锋芒毕露,意念之光大盛,只见死亡道意席卷天地,如同无形的洪潮,要烙入人群的神魂之中。

    “以死叩道门。”林枫感受到这股无形的死亡波动,身上的生生不息之意到达极致,当死亡烙印要烙入神魂之时,一股强烈的求生之年滋生,仿佛要花掉这死亡的烙印,让他成为生之烙印。

    然而这股死亡烙印太过霸道,直入神魂,仙阙光芒大盛,九幽曲音奏响,林枫眼中豁然间涌现恐怖神光,欲不死不灭,对抗这死之烙印。

    其他人在这霸道死亡力量之下,全部都瞳孔冰冷,神念之光滚滚释放,那墨色长发之人冰冷吼道:“你必死。”

    “诛杀此子。”一道道寒音滚滚,刺入林枫脑海之中,一股狂暴杀气席卷虚空。

    “神不孕道,一死一问。”林枫站起身来,眸子冰冷,一双瞳孔之中,都是滔天可怕的生死之光,只见他站起身来,九幽曲音奏响,神念之光大放,身上涌现滔天生机,将他身体包裹其中,双手之中,尽都是一道道生死光环。

    “叩!”林枫嘴中吐出一道声音,顿时那一道道光环全部轰击在问道天碑之上,顿时人群大惊,死死盯着林枫,此人疯子。

    “嗤……”天地共鸣,死意到达极致,倾洒而下,无论是林枫,还是这片天地之人,皆感觉有一股死亡天音直入神魂,种下死亡烙印,要夺他们性命。

    林枫仰头看天,死亡之意引发天地共鸣,让人悠然生出一股死亡之念。

    “生死两级,死之极,为生,我之道,岂能灭我。”林枫神念之中,似陡然间涌现一股生机,化作无尽生之光华,如同仙乐般,林枫瞳孔忽明忽暗,忽生忽死,仿佛在进行生死交替。

    “嗤!”一道锐利之光直刺虚空,林枫身上生死光环疯狂转化,这一刻,生之力,全部化为死之力,太极生死图独剩死气,滔天可怕。

    “竖子敢尔!”墨色长发之人几乎是咆哮了起来,此刻一股无形的杀意席卷虚空,全部都朝着林枫而来,然而他们神念受困死亡力量当中,不敢分神,否则他们会真的死在其中,这股死亡之力量与天地之共鸣,太过霸道。

    林枫心无杂念,未曾理会诸人,双瞳之中,唯有生死之光。

    手掌挥洒,顿时周围人群眼眸遽然间全部大变,闭上双眸,神魂力量大放,全神以待,一声嗡鸣,林枫全盛的死亡力量叩在了问道天碑之上,以死叩道门。

    “这疯子。”此时人群杀了林枫的心思都有,他们平日间问道,互有平衡,任谁都不得太过张扬,然则林枫刚入这里,竟然强势叩道门,而且不顾他们之生死,难道他就不怕道不成,却被他们所杀。

    “嗤……”死亡的力量瞬间将整片虚空都淹没掉了,天地化作灰色,陡然间全部暗淡了下来,一股股无形天音从天而降,如同无数死亡烙印,要灭人神魂。

    只见一位强者面色瞬间化作死灰,道意降,灯灭人死,他的身体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然而却已然没有了半点气息,成为死人。

    若是他们知道林枫会如此强势叩道门,而且还是生死道意,他们会在林枫刚入这里的时候就诛杀掉,不至于此刻祸及自身。

    这股天音降临林枫脑海的刹那,林枫眼睛都要闭上,然而无比强盛生机使得他有着可怕的生之**,死之极为生,他的生命之力疯狂的绽放。

    “生死之道,生死异位,死即是生、生即为死,以死叩道,以生求道,岂惧死亡。”林枫长啸一声,声浪滚滚,陡然间冲入他神魂当中的死亡烙印仿佛要化作生之烙印,生死两极,生不灭、即为不死。

    林枫的神魂经历着生死的挣扎,他的那双生死之瞳中透着恐怖的执念,双臂举起,陡然间滔天死亡力量疯狂凝聚成漩,随即猛然间朝着轰杀而出,以死叩道门,不入死道,怎入生道。

    “咚!”问道天碑一声滚滚颤响,死亡的天地洪波直接淹没了虚空,只见一道道身影直接倒了下去,也有人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他们的实力境界都比林枫强大,然而在这种问道天碑共鸣滋生的死亡天音之下,神魂烙下死亡之印,生机被抹灭掉,死。

    这一刻,更加可怕的死亡力量直入林枫神魂,如同一道道恐怖的死亡烙印般,然而此时林枫目光清明,一字吐出:“生!”

    陡然间,那虚无中的死亡烙印陡然间化作充满了生机的力量,使得林枫整个人身上都被一股生命之光沐浴,光芒耀目。

    “生死之道,再叩问生死。”林枫眼眸中陡然间射出一道璀璨的生死光环,朝着问道天碑叩去,遽然间,问道天碑光芒大盛,生死两级之意交替辉映,仿佛亘古如此。

    “生死之道,雏形已成,再问心道。”问道天碑涌现强盛之光,仿佛重新化作一面古镜,林枫看着前方那面问道天碑,他已经叩过了此门。

    林枫目光转过,看向这片天地,只见此时地面之上有着一具具尸身,然而依旧还有几人活着,没有在他叩道门之时而死。

    然而林枫并未从他们的眼眸中看到杀意,只见一人眼眸中神光闪烁,一片清明,仿佛豁然开朗了般。

    “叩道之路,何惧道威,唯有成道,方可破道。”那人心中怅然,随即看向林枫,竟对着林枫微微欠身,道:“多谢阁下指教。”

    林枫愣了下,随即露出一抹平静的笑意,道:“无心之举,何足道哉,岂不见他们都因我而死吗。”

    说罢,林枫脚步朝前踏出,径直踏过了这一扇问道天碑,再问心道,又为何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