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十二章密室求月票

作者:夜落影更新时间:
    nbsp;栾一虽为修士,见识过各种,也知晓一些的秘术,但是像今晚这样诡异的一幕,却是第一遇*潢色小说 http:// WWw.LaWen2.Com/hwen/1.html见。眼看着在地上蠕动扭曲的鲜红舌头,令人头皮麻地缓缓爬来,而那树桩上漂浮着的孤零零长头颅,也瞪着一双惨白的眼珠,yin森森地看着他。栾一神sè一凝,手中灵剑翁鸣颤动,刚要施展,却见身旁的杨缺走了上去,无视那地上狰狞的长舌,左手一抬,一道黑sè爪影忽地而出,直接抓住了那颗正在森森狞笑的头颅。黑芒一闪,那颗长垂地的头颅猛然出一声惊惶的尖叫,“噗嗤”一声,黑雾弥漫,变幻成了一只全身漆黑的凶煞小鬼。而地上那截鲜红yu滴的长舌,也犹如幻境一般,忽地诡异消失。“这只厉鬼,似乎比在yin魂谷里捉到的那些厉鬼,怨气更重一些,难怪能够经常在这里作怪吓人,而不惧普通修士。”杨缺看着被自己的鬼影爪,禁锢在虚空中的鬼怪,感受了一番它体内散的煞气,暗暗道。那鬼怪自从形成鬼身以后,经常在这里飘荡,遇到许多修士,都是把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那些人却是无可奈何。此时骤然见眼前这少年,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禁锢住自己本是虚无的身躯,它顿时惊恐起来。双目猩红狰狞,满脸扭曲,身子拼命挣扎,却是无济于事。一旁的栾一见杨缺如此轻而易举地制住了它,不禁暗暗心惊,原来这才是小爷的真正实力,刚刚,他定然是故意没有出手。杨缺若有所思地看了那尖叫凶恶的鬼怪一会儿,方抬手动法,直接灭杀了它。怨气凝聚,既成厉鬼,就已经失去了轮回的机会,让它活着,也不过是徒增恨意,到时候永堕地狱。杀了鬼怪,杨缺走到树桩前,手中蓝光闪耀,沧海珠凝形成了一柄灵剑,他手腕一转,把剑插入了树桩内。顿时,光芒爆shè,院落震颤,那树桩缓缓裂为两半,从中间分开,一道深坑,赫然而现!秦可儿和栾一蓦然一怔,慌忙上前站在杨缺左右,向着坑里看去。深坑中,白骨森森,骨架狰狞,漫坑yin重的怨气凝聚成一片黑雾,犹如一朵黑云,在坑中悬浮飘动。而在白骨堆积的角落里,一具尚未腐烂完全的女子尸,瞪大一双惨白的眼珠,扭曲的面容上,带满了极度的恐惧与绝望。细细看着那些白骨的结构,竟然都是女子。“是她……竟然是她……”栾一看着坑中那具显然死去不久的女人尸体,脸上露出惊愕,目光复杂,喃喃道。“你见过她?”杨缺心中微动,转头问道。。栾一怔怔地看着那具尸体,点了点头,道:“大约是半月前,这名女子从别处来到荒罪城,刚进城,就被五爷盯上,连骗带威胁,把她带进了府中。”说到此,他收回看向那尸体的目光,眼中露出了回忆之sè:“当时五爷带她回来后,就开始原形毕露了,和其他四位爷整整玩弄了那女子十余天,方感觉腻烦,送给了我们这些府中的属下玩。”“好像是三天前,五爷当着我们的面把她送出了府,说放了她,当时我们也没有怀疑,反正大家都快把她玩的奄奄一息了,若是死了,咱们都得受到刑罚,所以也不在意。后来我留意了一下,那女子自从那ri出府后,就再也没有在荒罪城出现了,我还以为她离开了,却不曾想到,她竟然死在了这里。”他顿了顿,目光再次看向了那具尸体,道:“现在想来,五爷当时肯定是舍不得放过她,又把她偷偷带回来囚禁了起来,却没料到,她竟然被折磨死了,所以只得悄悄埋在了这里。”秦可人听得愤愤,道:“这坑里这么多女人的尸骨,那五虎真是心狠,活该他们被相公杀了。”栾一附和道:“小姐说的是,那五虎的确心狠手辣,不过咱们荒罪城的其他势力都一样,表面看起来遵纪守法,实则家里都囚禁的有女人,以供他们取乐,只是没有被现而已。”杨缺看着坑中的累累白骨,脸上倒是没有太多的情绪,沉吟一会儿,方道:“明带些人,把这些尸骨都挖起来,带到城外去分散掩埋一下,免得怨气过多凝聚,形成厉鬼。”栾一忙恭敬道:“属下明白。”杨缺不再多说,转身把目光看向了那间房屋,道:“我们进屋里看看。”秦可儿点了点头,抱着他的手臂,心中没有丝毫畏惧。栾一收起灵剑,也跟了上去。“吱呀”,房门打开,一阵yin风呜咽吹来,三人走进房间,细细查看了一会儿,并没有现任何异常。“相公,这屋里好像有女人,不止一个。”寂静中,秦可儿忽然开口道。栾一闻言,脸sè微变,左右看了一番,见屋里空荡荡的,甚至连杂物都没有几件,哪里来的女人呢。“难道又是鬼魂?”他神经紧绷,暗暗jing惕起来。杨缺转眼看着身边的少女,奇怪道:“怎么说?”秦可儿双眸清澈,亮晶晶的,听他问,却是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相公知道的,我生在女儿国,对女人的气息,一般都很灵敏的。”杨缺心中微动,看着空落的房间沉吟片刻,翻身拿出养魂屋,祭出了灵鬼,吩咐道:“穿墙入地,寻找生人气息。”那灵鬼相貌狰狞,双眼血红,浑身隐隐散的气息,更是让旁边的栾一脸sè微变,它恭顺地向着杨缺点点头,身影忽地模糊,消失不见。感受到那只鬼怪的强大,栾一暗暗咂舌,想起刚刚那院落里的鬼怪,与之一比,简直就像小丑一般,他顿时更加心悸起来,对杨缺的畏惧,再次加深。不到片刻,那只消失无踪的灵鬼忽地出现,看了杨缺一眼,全身光芒一闪,身躯直接涨大,抡起两只灵光闪耀的拳头,就对着地面疯狂砸去!嘭!嘭!嘭!一连串的巨响,整个房屋剧烈震动,令人感到惊异的是,那看起普通至极的地面,在灵鬼气势汹汹砸动下,竟然灵光微颤,没有半点裂痕。“这里有禁制!”看到这一幕,栾一吃惊道。杨缺双眸微眯,看了灵鬼暴躁地捶打了片刻,手中金芒一闪,烈ri赫然而现,他道:“让开。”其实不待他说,那灵鬼方一感觉到烈ri的灼热气息,就立刻鬼脸一变,双目露出惊惧之sè,身影一闪,急退到房间的角落里。杨缺眼中jing光闪动,抬起烈ri,竖在胸前,左手放在刀刃上,微微颤动,顿时烈ri金光闪耀,一轮太阳缓缓升起,却是没有脱离刀身。“嗤!”一声轻响,杨缺手持烈ri,轻轻一划,光芒璀璨,热浪翻涌,刺眼的刀芒带着那轮太阳轰然向着地面劈斩而去。“轰隆!”一声巨响,脚下大地震颤,白光爆shè,一股清香的气息,突然弥漫而出,扑进了三人的鼻子里。噗嗤,一道ru白sè的光罩忽然从地面出现,在刀芒的轰击下,以肉眼可见的度,支离破碎。同时,一道华丽的玉石阶梯,赫然在地面出现,通往着幽深的地底某处。待光芒消散,禁制被蛮力彻底破除后,杨缺方收起灵鬼,带着秦可儿和栾一,顺着阶梯,走了下去。“相公,真有女人的气息。”秦可儿跟在他的身边,看着一路上,阶梯和墙壁上jing美而奢侈的装饰,不禁有些惊奇。栾一跟在两人的身后,也是目光怔,住在府中多年,竟然从来都没有想过府里还有这样的地方,五虎的行事,果真是小心之极。走不多时,三人来到了一处幽深宽敞的洞穴,四面的墙壁上都镶嵌着玉石,散着各sè的光芒,璀璨夺目,照亮了每个角落。“咦,相公你看,那里有好多密室!”秦可儿寻着感觉向前,很快现了一排紧紧关闭着的石门,连忙对杨缺道。杨缺神sè一动,带着两人走了过去,细细观察了片刻,方行到门前,伸出手,推动开了石门。轰隆,石门轻而易举地打开,同时一股奇异的香气扑鼻而来,里面的情景,赫然而现。宽敞的密室中,一名身材婀娜的少妇,身穿粉sè纱衣,高耸的若隐若现,正被一条红绳捆绑在角落里。她乌黑如瀑,垂在胸前,一双玉足玲珑,踩在毛耸耸的雪毯上,一只脚脖处,还戴着一件金sè钢圈,上面窜满了小巧的铃铛。“女人。”杨缺心中一动,走了进去。密室中,香气浓郁。地面铺着厚厚的雪毯,四处洒满了红sè的花瓣,在少妇的身旁,竖立一张高大的木架,上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器具。看起来五花八门,让人目不暇接。那少妇感觉到有人进来,娇躯忽地一颤,双眸缓缓睁开,她抬起头,一张动人,却是充满疲惫的脸颊,从凌乱的秀中露了出来。……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